第 16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握住他黏糊糊古怪滑溜的手心,王枫好奇问道:“你的手怎么这么滑?”

  “哦,忘记告诉你,刚才在看苍井空的新片,还没洗手你就来了”

  王枫:“!”

  出了酒吧,王枫与莫言在大街上闲逛片刻,莫言却是句话都没说,面容严肃淡然,王枫是个话罐子,旁边站个人不说话他有点难受。

  “莫言啊。你有没有打算和东方菁菁结婚?”王枫邪恶地问道。作为老师,问学生和学生的感情问题,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有才了。

  “呃。这个”

  莫言尴尬,俊朗的脸上竟抹过丝羞赧,老王拍大腿,笑哈哈道:“想不到你也会脸红。不简单啊。”

  “呵呵。我不知道是否会结婚,但我对她,始终如。永不变心。”

  语气决然,不由得老王心中凛。

  莫言这种人,只要他说的出,那就定做得到。可就不像自己了。身边美女如云,每个都有点暧昧。他却始终无法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就好像,每样菜他都爱吃,却是不知道在吃完后,会有怎样的下场,是拉肚子,还是皮肤过敏

  微微叹息,老王抬头挺胸,“问世间,谁是英雄,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莫言本想让老王与他起回到酒店,王枫却不愿意回去。让莫言回去照顾东方菁菁后,老王也在路边拦了辆的士,告知司机后,旋即闭目养神。

  京华市有着风格朴质的小巷弄,青石街道,充满古风的巷弄中,王枫轻轻摩挲,那布满痕迹与岁月的石板上,永远无法磨灭的便是用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纯朴。

  并非每个城市都存在这样的景点。在京华市,这个浓缩了许多古典风格的地方,不少游客来这儿之后,都会被这里的名族氛围与风格所感染。

  会当凌绝顶,览众山小。那王者的气势从未騒。

  将功成万骨枯,打来的山河却在不断地衰落。任凭列强凌辱,眼睁睁看着名族气节被慢慢消磨。每个有血性的国人都为这儿通信,悲怆。

  穿过巷弄,王枫的心情渐渐平静。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幢恢弘的府邸。

  晚八点。

  天空星辰闪烁,霓虹闪烁,那府邸前时而会有豪华轿车停下,也时而会有豪华轿车离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京华市第家族。夏家就是这儿吧?

  以夏家为中心,向四面八方,乃至国外,势力数不胜数,在个政治权利中心,能拥有这样的地位,可想而知夏家掌权人拥有多强横的铁血手腕。

  而在这个权利政治中心。有多少势力窥视着夏家的财力与人力呢?

  想知道夏家人的手段,夏雪宜便已经告诉王枫。个不过十八岁的女孩儿。却拥有个三十岁甚至更大年龄的女人才可能拥有的成熟与稳重。她的心,时刻提防着任何个人。她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经过细心研究,甚至是每步都琢磨透之后才做的。

  就好像自己从红花会开始,她已经把自己拉上了这条贼船。

  “谁!”

  王枫突感后方阵寒风涌来,他猛地转身,却发现是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蔡大宝

  “你怎么在这里?”王枫吐出口浊气,轻松问道。

  “因为这儿是我的家,若是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里呢?”大宝笑眯眯地说道。

  “老小子,想不到你是夏家的人,居然在星海中学当保安。真是大材小用啊。”王枫叹息声道。

  “你不是也样。再说了,我可不敢和你这个红花会第人相比。”大宝扔给他支香烟,两人蹲在地上笑呵呵地聊天。

  “你是什么时候去星海当保安的?”王枫问道。

  “在你上班的前天。”大宝笑眯眯地道。

  “我日。你他妈怎么直接当老大?”老王很不服气。

  “因为我有王者之气,而你没有。”大宝吐出口烟雾,接着道:“其实我去星海就是和你套关系。小姐早在你出狱的时候,就盯上你了。”

  王枫并没说什么,拍了拍大宝的肩膀。“不论如何,你也算我朋友。虽然你接近我有目的。但我可以看出来,你倒没刻意去靠近我。”

  “谢谢你的谅解。不过这次你单枪匹马来京华市,不觉得太胆大了?”大宝有些好奇地问道。

  “胆大的人也不止我个。这个世界上胆大的人不算少吧?尤其当别人主动惹上我之后,我绝对不可能让他好过的。”

  “我知道你会这样的。不过我也希望你明白,小姐虽然请你帮忙,但他不希望你对夏家造成太大的伤害。毕竟,她是夏家的正规掌权人。尽避她的势力没夏子豪那么大。”大宝作为夏家的元老级人物,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放心吧。既然我是来帮夏雪宜的。我肯定不会让他难堪,但找我麻烦的人,我不会放过他。你应该听说过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间豪华的房子,名英俊的年轻男子手握红酒,轻轻摇荡几下,对旁的小白脸道:“他们来了吧。”

  “已经来了老板。”

  “想不到啊这两个人居然身手也这么好。难怪在红花会搞出这么大的风浪。不过没关系。既然来了京华市,我会让他们明白,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可是小姐今晚也回来了。”

  “哦,呵呵那更好了。人都到齐了,也犯不着我个个去找。小白,计划可以开始启动了。”

  “是。”

  夏子豪起身,走到窗户口,望着夜晚的美景,呢喃道:“京华市,也有很多年没出现过大事件了”

  第七百九十七章夏子豪的阴谋

  王枫与大宝告辞,大宝告知他切。在接下来的日子,京华市将会出现近十年来,最波涛汹涌,烽火四起的岁月。

  生平世,无斗心。

  乱世,方出英雄。

  这是恒古不变地道理。唯天下大乱,豪杰并起,方能成就大业。

  个祥和的年代,个烟花弥漫的世纪,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出现旷世英豪?

  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夜间十点,莫言与东方菁菁坐在客厅看电视,两人神色古怪,动作诡异,王枫进门,反锁,好奇道:“你们在干什么啊?”

  “看电视。”

  男女同时回答,王枫愣,不明所以,吐出口浊气,苦笑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睡觉啊?”

  “我向没有睡这么早的习惯。”东方菁菁微微撇嘴。

  “我也是。”

  莫言很配合。

  王枫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也懒得管,从麻袋取出衣服,洗澡去了。

  莫言却与东方菁菁毫不认识,两人只盯着电视看,也不多说句话。直到老王洗澡出来。他们还是大眼瞪小眼看电视。老王觉得不对劲了,撬开瓶啤酒,身上披着浴巾。摸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两人旁边,条腿搁上茶几,好奇道:“你们搞什么鬼啊?感情破裂,打算各奔东西?”

  “哼!”

  东方菁菁嘟起小嘴,给老王来个不理睬,王枫摸了摸脑袋,心想,我好像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干嘛这样对我?转头看向莫言,却发现他哭笑不得,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是东方菁菁发小姐脾气。

  “哎。这个世界有种女人。得到的东西不懂的珍惜,只有失去才会后悔莫及。”他嘀咕声,灌几口啤酒,剥开花生有滋有味吃起来。

  “莫言,走,我们去睡觉。不理他。”

  东方菁菁脸色微变,搂着莫言胳膊,向卧室走去。

  “等等!”

  老王差点没口啤酒吐出来,瞪着两人不可思议道:“你们睡个房间?这儿不是有三个房间么?”

  东方菁菁玉脸微红,嗔道:“莫言给我整理床铺,行不行?”

  “行。当然行,你们自便。”

  老王扭过头看电视。再不敢搭理怒火中烧的东方菁菁。

  小美妞永远都有小姐脾气。不论心性再好。在自己喜欢人面前。她都会露出幅彪悍无比的神情。可偏偏,若是对方旦有不对劲的情况。她马上撰于为安,不敢再有半分得瑟。现在的东方菁菁现在就是这样。经过老王番提点,登时明白自己所做事情影响将会是不可估量的。

  且不提莫言是个怎样的男人,单单东方菁菁对他的情意,已不是丁点。没有她。东方菁菁真会活不下去。

  事实上,女人就是这样奇妙的动物。越是喜欢的人,越容易生气,越容易撒娇。她会变得奇思妙想。变得难以捉摸。若不然,怎会有句:女人心,海底针。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直到临晨两点,王枫手机嘟嘟响起,阅读短信后,披衣出门。

  凌晨的京华市虽不必华新市热闹,却也有着另番风味。这是个政治权利中心,个代表权威的城市。

  来到谐趣园,谐趣园原名惠山园,是摹仿无锡寄畅园而建成的座园中园。全园以水面为中心,以水景为主体,环池布置清朴雅洁的厅堂楼榭亭轩等建筑,曲廊连接,间植垂柳修竹。池北岸叠石为假山,从后湖引来活水经玉琴峡沿山石叠落而下注于池中。流水叮咚,以声入景,更增加这座小园林的诗情画意。

  夜幕中,道人影晃动,王枫没来由觉得这个地方,实在不适合与她见面。她那样的人,在这儿,岂不大煞风景?什么样的人。去什么样的地方。就连自己来这儿,他都觉得是对这个地方的侮辱。

  “你怎么会想到在这儿见面?”

  王枫的言语中夹杂丝质问。

  他的确是想不通,尽避他不认为在这儿,的确是个非常怡人舒适的地方,可事实上。在这样个舒适的地方,若谈论的并非风花雪月,却又让人心情糟糕了。

  “难道不能在这儿么?这个地方,是我直都喜欢来,却很少会来的。”

  夏雪宜手中竟端了瓶酒。瓶仿佛古人那般的瓶装,王枫顿觉怪异。个现代得不能再现代,政治得不能再政治的女人,竟也会赏花弄月么?

  “那你叫我来这儿。除了想与我喝酒,还有其他?”

  王枫端起杯酒,饮而尽,入口香滑,股纯朴连绵的香醇从口齿蔓延而入,暖暖的酒意驱除寒意。全身舒坦不已。

  “若是你不想,那我们今晚只谈风月。不谈其他。”夏雪宜饮而尽。她俏丽的脸上,有丝憔悴与落寞。尽避强作温柔,可那颓废的味道,终究是掩盖不了。

  “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我也没多大兴趣与你谈风月。不如说说夏家现在的情况。我还想快些救我的朋友。”

  王枫虽不是太担心郭颖的安慰,可毕竟在敌人手中,他想不担心是不太可能的。他相信对方不敢真的伤害郭颖。不过这只是他厢情愿。对方的做事手段如何。谁也不敢肯定。

  “那么好吧,我告诉你。郭颖很危险,非常危险。”

  这句话听在王枫耳朵里,仿若晴天霹雳。

  “能不能说得清楚点?”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以王枫料想,即便是夏子豪抓了郭颖。他也未必会对夏子豪如何。毕竟,夏子豪可以利用郭颖来威胁自己。那么夏子豪为什么要对付郭颖呢?

  而且夏雪宜所说的危险,究竟是怎样个危险法。王枫握着酒杯的手指轻轻颤抖。

  “夏子豪打算利用郭颖来引你出面,或者说他打算利用郭颖,让你钻进个陷阱。这样来。你恐怕只能认命了。”

  夏雪宜说的时候,目光中跳动着丝光彩。瞬不瞬地看着王枫,迫切地希望知道他想如何应付这件事情

  第七百九十八章莫言的“理想”

  王枫微微笑,道:“你的意思,他打算利用郭颖逼我就范?”

  夏雪宜点点头,说道:“他知道你不是好惹的。所以从开始,他就将你的底细给调查清楚了。这样来。他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掉你这个天大的问题。”

  这话说的

  也不知道是忽然来了灵感还是老王觉得事情实在是太不顺利,他摸着下巴,好笑道:“我始终觉得,他好像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

  “哦,怎么个简单?”夏雪宜的唇角微微嗫嚅,好奇地问道。

  王枫却并没说什么,沉吟着点燃香烟,呢喃道:“既然他想和我玩,那么我就和他玩吧。”

  “你打算怎么办?”夏雪宜满脸担心地问道。

  “呵呵。这好像属于我的私人事情。没必要向你通告吧。你放心,该帮你的,我会帮你。这件事情,我可以自行解决。”王枫的眼眸中跳动着丝难以捉摸的光彩。

  “我只是觉得既然你是因为我才会被夏子豪威胁,我有义务帮你。”夏雪宜的头微微低垂下来。

  “好了,现在只谈风月。不谈其他。”王枫微微笑,再也不与夏雪宜谈论这方面的事情。

  或者说是没心情,或者是王枫有绝对信心。

  不论如何,王枫的实力摆在这儿,而对方既然想玩这招,他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壶酒涸旗接近尾声,夏雪宜粉脸微红,或是寒风拍打,或是暖酒所致,张本就粉饔卩姿的玉脸此刻更娇艳万分,迷人之极。

  “其实若你是个普通女孩。倒也很受人欢迎。”王枫笑呵呵地看着夏雪宜,说出句看似轻佻,却又绝非虚伪的话语。

  “人生有几次能自主选择?每个人,不过是老天的颗棋子,他可以随意安排你的未来与命运。”

  王枫摇头道:“命运靠自己。谁也无法安排。若是你现在被人砍了刀,而前方,有家医院,你是否会接受命运,停止求生的脚步,让最后滴鲜血流尽?”

  “既然前方有医院,那也是老天安排的。我会顽强地求生。”夏雪宜肯定地回答。

  王枫不再多说什么。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觉得。只是被夏雪宜反驳得语塞。

  香烟烧尽,美酒见底,王枫拍拍屁股,笑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补觉,明天开始,好戏就要开始了。”

  “希望你不会有事。”

  夏雪宜淡淡句,转身离去。

  “喂。”

  酒店楼下,个隐秘的地方,王枫极为深沉低压道:“帮我去调查下这个人,这件事情。还有。最近所做的切。”

  “包括身份,与做某些事情的意图。呵呵。既然让你调查,自然不会是平白无故的。好了,别多问,按照我说的去办。”

  币掉电话,老王面上浮现抹淡淡的忧伤,将手机放进口袋,大步走进酒店。

  清晨第缕阳光倾洒而入,王枫揉了揉红肿的眼眸,大概四点才到家,八点就被东方菁菁叫醒。因为王枫回家的时候,在冰柜上贴了张字条,定要在八点叫醒自己。

  如果不是有自己的旨意,他现在就冲过去将东方菁菁的屁股打开花。

  “妈的,才睡了四个小时,还让不让人活了。”

  王枫委靡不振,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嘀咕句:“早餐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老师,快点来吃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东方菁菁腰间围着条白色的围裙,老王眼睛亮,大叫道:“女仆装?诱惑啊,迷人啊,惹人犯罪啊!”

  “去死!”

  东方菁菁俏脸微红,啐句,转身逃离。

  老王摸着下巴,点燃香烟走出去,莫言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王枫偷偷摸摸走过去,看是时事衷漂,不禁好笑道:“你还看这玩意?”

  “显得无聊,看点东西总对自己没坏处。”莫言微笑道。

  “恩,你说的不错。所以我打算这件事情搞定,我就看完所有日本艺术动作片。”王枫坚定地说道。

  两人正谈话间,东方菁菁千娇百媚地娇声道:“两位帅哥,吃饭啦。”

  来到餐厅,的确是很丰盛地早餐,老王吃了口香肠,嘀咕道:“香肠有点老了,再嫩点就好。刚吃的荷包蛋般人喜欢三分熟,你却弄了个五分熟,还好我不是太挑剔。面包奶牛放过了,太腻。牛奶煮的太嫩,差点火候,不过还好。我这个人不挑剔。菁菁同学,其实老师不想批评你。你这顿早餐如果是给般人吃还可以,但老师我这样的人吃,可就问题大了。搞不好就要拉肚子三天三夜。还会自动减肥三十斤。你于心何忍凌辱老师这样的人民教师?”

  “你不是说你不调戏的么?”东方菁菁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疯狂跳动,血液在不断。肢体在不断扩张,她感觉自己在下刻就会变成超级赛亚人。

  “话虽如此。般的东西老师是不会挑剔的。但早餐这对人的天有着极为重要的第顿。每个人都会挑剔。”老王面不红心不跳,接着道:“事实上,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和你解释。”

  把最后口牛奶喝完,王枫转头与莫言进行刚才没聊完的话题:“莫言,你打算以后做什么去?”

  “什么以后?”

  “当然是大学毕业后,难道是你行将就木后啊?那以后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做好准备,找副好点的棺材板,自个儿躺进去,不做二不休,咬舌自尽。”

  两学生瞠目结舌,被王枫夸张得不像话的言语抵触的句话都说不出口。

  良久,莫言叹息声:“老师,我打算毕业之后去做木匠,专门做棺材板,以免以后棺材板供不应求。”

  “说的好,有志气!”老王拍案叫绝,东方菁菁却道:“绝对不行,你答应我陪我环游世界的!”

  “呃。”莫言顿时语塞,老王却道:“东方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