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伪装淡定,可在这样个漆黑的地方待了这么长时间。普通人绝对抵挡不住这样的压力。

  “呼。终于有人来了。”莫言只是眼睛被封闭,他的嘴巴还能说话,当小白将他的眼罩摘下来的时候,莫言微微闭上眼睛,慢慢适应强光。

  “你知道我们抓你来做什么么?”小白淡淡问道,他自顾着点燃支香烟,喷出个烟圈。

  “如果我知道,你就没机会抓到我了。”莫言苦笑声,嘀咕道:“能不能给我支烟。”

  “你吸烟?”小白愣,望着这个不到二十岁,却仿佛有着双三十岁深邃眼眸的男子。根据情报,他好像是不吸烟的。

  “不吸。我只喜欢香烟的味道。”

  第八百零二章网络上的熟人。

  含着烟嘴,莫言双臂背扣在椅子上,他唯可以动的只有脑袋。而小白却坐在他对面,两人在房间对视片刻。莫言苦笑道:“莫非你觉得你可以用眼神杀死我?”

  “我不会杀你。”小白喷出口烟雾。

  “那你抓我来这儿做什么?”莫言问道。

  “我抓你来肯定有我的目的。不过暂时不能告诉你。”小白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说你喜欢做条狗?”莫言话锋转,问出这个极有可能令对方暴走的话。

  “做狗也有狗的好处,做人,未必有狗那么轻松。”小白并不反驳。

  “那你的意思是,给你个机会做人,有得选择的时候,你也会做狗?”莫言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想不通眼前的这个男子,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按照他的思维,做狗,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有什么人,有人做不愿意,而愿意做狗?

  “其实做人和做狗又什么区别?人拼搏在社会这个大染缸,只为生存。狗样,也是为了生存。”

  “人有目标,有理想。他可以实现理想。”莫言反驳道。

  “愿意做狗的人。他也是想实现他的理想。完成他的使命。”小白不置可否地道。

  “”

  莫言无言以对。若真如他所说。为了完成任务,实现理想,连人也可以不做,甘愿做狗。这样的人,他是否真的不如人呢?或者说,这样的狗,是否真的比人差呢?未必

  许多人,辈子碌碌无为,苟延残喘。他生存的价值,恐怕连狗都不如。至少没人会施舍他任何食物,狗可以。他只要摇尾乞怜,就能得到足够的食物。甚至可以辈子不愁,只要跟随着主人,他就能安逸度过生。

  那群挤破脑袋,使劲要挤进个不属于他的圈子。等到他进去后,却发现不仅失去了尊严,失去了人生意义。在实现理想,却丢掉了人的所有价值后。他岂不是也样。做了条狗。只不过是条人们不敢轻蔑鄙夷的狗。他是高高在上的狗。他是条内心污垢,外表金辉的狗。

  而对面的这个男人。从他的言语与语气来将,他仿佛甘愿做条野狗。条为了丁点儿食物,就可以放弃切的野狗。他不伪装。不虚伪。不因为被看做是条狗而羞愤。相比那些看起来高高在上。极力伪装的狗。他或许会显得可爱些。

  “你放心吧。你只是个外人,或者说。你想深入进来,可目前为止。你还是外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们的目标是你的老师。他已经进来了,等事情结束,我会放了你。你可以去实现你的理想,完成你的人生意义。”

  小白缓缓站起来。莫言不明白他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说这些,对自己有什么意义呢?他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是想找个倾诉,想找个排解内心的寂寞?

  “我想知道你为何无缘无故来找我?将我关在这儿,等计划开始的那天,我的利用价值也就实现了。”莫言深深嗅了下仅存点烟味的香烟,淡淡问道。

  “只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

  王枫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午休,他的心情很放松,思来想去,左右无事的他决定上网聊天。但发现台笔记本放在面前,他却不会用。无可奈何敲打东方菁菁的房门,大声尖叫:“打雷了,下雨了,收衣服拉!”

  “啊啊”

  东方菁菁飞快冲出来,脸惊愕未定道:“老师,你鬼叫个什么啊?衣服都晾在室内。”

  “哦,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想上网,却发现我不会用这个超薄型笔记本,东方菁菁同学。你能不能帮老师把网络连好?”

  老王面色诚恳地问道。

  “恩,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苏菲菲会说你是天字第号大傻瓜了。我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

  东方菁菁脸幽怨地揉了揉惺忪的眼眸,穿着人字拖来到电脑前,花了将近半分钟将宽带连上,拨号后,转头对王枫道:“老师,如果还有什么事情换下其他台词。这句话我会觉得你是唐三藏的。”

  “放心,下次定换。”

  王枫得瑟地来到电脑前,登陆后,他先上了下校园论坛,发现论坛基本上没有爆炸性新闻,于是关掉校园网,转攻。在线的人不少,王枫忽然明白原来聊友喜欢下午出没。正当他打算隐身的时候,忽然个消息发过来。他点开看,眼珠子瞪视愣住了。

  “是她?”

  老王的心颤,她还好么?身体还好么?当初在离别之时,她的眼神好朦胧,好无奈。现在,她居然还能上网,是否说明,她已经无恙了?

  “老师,你在哪里啊?”

  看着这个消息,老王连忙敲打出行字,“在京华市,你呢?身体还好么?”

  “恩,还多了。还在继续观察。老师你有想我么?”

  似乎脑拼见电脑对面,那张甜美靓丽的俏脸红透,王枫唇角抹过丝微笑。正当下意识打算回应的时候,他的手臂轻轻止住了。

  这么多女孩正是因为这样随和的心性和沾惹上的,可到头来,个都无法处理。王枫觉得自己不应该再这样了。再这样下去。他怕以后更加纠缠不清。

  “老师,你不在了么?”

  对方又发来句话。

  “在。”

  老王吞了口唾沫,嘴巴有些发苦,苦笑地看着屏幕,他却不敢打出那句话,老王是个很野的男人。是美女他就会想,可偏偏他只会开头,不会结局。他无法带给任何个女人快乐或者幸福。就连他自己,他都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如果定要用句话来形容他的话,他就好像个游侠。他能让女人感受到片刻的浪漫,却无法给她们幸福的归宿。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我是你的老师,怎么会不想你。”

  王枫忐忑不安地回了句话。

  丙然,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对方沉默了。

  良久,直到王枫以为她已经下线的时候,个消息发过来:“只因为你是我的老师么?似乎王老师你只是星海的老师,并不是我的直系老师。”

  的确如此,除了王枫是星海教师,她是星海学生,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瓜葛。仅此次的课堂见面,也只不过是帮沐晚晴教音乐理论知识的时候,与她有过面之缘。

  “除了这个,你认为还应该有什么原因让我想你?”

  第八百零三章唐雅倩。

  发出这句话,王枫有点儿彷徨,唐雅倩与自己,接触的太少太少。不明所以,老王实在搞不清到目前为止,为何会有女孩对自己有兴趣。天到晚邋里邋遢。恶心的不像话。这不是现在的女孩最讨厌的么?

  事实上。其实真正不是花瓶的女孩。喜欢的是有味道的男人。而不是那种徒有副臭皮囊,没点内涵的男人。那样的男人,等同于小白脸。

  “你真的只是这么想么?”

  医院中,坐在病床上的唐雅倩苍白的俏脸上抹过丝绝望与落寞。病房的葯水味令原本活泼开朗的女孩儿仿若林妹妹失去往日风采,活泼开朗的她眼眸朦胧寂寥。俏脸毫无血色,仿佛随时都会走到生命尽头般。

  “恩,我是你的老师。我想如果我们谈论别的,有点儿不对。”老王虚伪了。分明与苏菲菲柳如烟都有不正确的勾当,可偏偏面对唐雅倩,他却无法做到释怀。可真正的面对柳如烟,苏菲菲,他能完全释怀么?两个如此优秀的女孩。两个自己无法给予她们幸福的女孩。王枫头疼欲裂。究竟要如何处理?

  “真的么?老师连点机会都没有么?我有十八岁了。已经成年了”

  “不是成年不成年的问题。关键是,老师和你,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而且,你现在大病初愈。应该好好休息。不能想这些事情。”

  老王手指颤抖,毫不知道东方菁菁正步步朝他走来。

  “如果我的病好了呢?你能接收我么?哪怕天,天也足够”唐雅倩的内心充满苦涩与矛盾,天足够么?够了我还有多少岁月呢?若是能与老师在起,哪怕天,也是幸福的了。

  个女孩在年少时,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梦想,而梦想往往都无法与现实挂钩。不论年龄,财富,身世。这些都会让现实与梦想存在隔阂。明知不能爱,明知没结果。可又有谁能抵挡得住内心澎湃的感情呢?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傻瓜。少她个不少,多她个不多。

  每次见到他,总有种难以忘怀,无法逾越的感觉。那种感觉萦绕心头,无法潇洒。在离开华新市的那天,吻之约更让她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是的。王老师,我喜欢你,好喜欢。

  又是这种让人头疼的问题。王枫的脑子有点迷惑,有点儿不解。现在的女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想让别人知道你有多么的坚决,还是你的脑子出了问题。

  王枫是个现实的人。他似乎从不觉得这个世界存在什么浪漫。他也从未有过浪漫。如果问王枫身边的女孩。你们从王枫的身上,找到过点儿浪漫么?

  她们的答案都会是否定的。

  他虽然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是个很有安全感的男人。可不能否认。他绝对不是个浪漫的男人。

  “请不要问这样的问题。这不是用时间可以来衡量的问题。许多人都觉得天不算什么。可对于有些人,哪怕秒钟,都足够他拥有辈子的幸福。等你找到真正的幸福,你便不会觉得时间的长短会是那样令人不堪的了。”

  王枫敲打出行字,缓缓关掉电脑。他不敢再谈下去。他不是喜欢多愁伤感的人,不论有任何困难,他只藏在心中,不会让别人发觉。

  “老师。你怎么了?”

  耳畔传来东方菁菁甜美的声音,王枫微微回神,苦笑道:“没什么。刚和个学生聊天。”

  王枫点燃香烟,吞吐烟雾,揉了揉僵硬的脸庞。他现在十分害怕面对感情问题。就好像个人厌恶了件事情后。后知后觉,其实我并不适合与女人打交道。至多。和美女聊天打屁。这已是最大的下限。

  “我好像知道她是唐雅倩?她不是去了美国,而且在住院的么?”东方菁菁坐在老王身边,脸好奇地问道。她不是个有好奇心的女孩。在与莫言相处后,任何好奇都会显得幼稚,任何的不解都不再那么重要。她关心的是老师,王老师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仅次于莫言的。或者说,在某些方面。王老师比莫言更加重要。

  “恩,是她。她还在美国的医院。不过好像就快回来了。”王枫揉了揉眉心,拍了拍东方菁菁的肩头:“赶紧去做晚餐吧,我坑邛死了。”

  说罢转头走进卧室,东方菁菁在王枫离开后,她轻轻叹息:“老师您还不知道唐雅倩的心意么?而且她的病快好了?谁告诉您的是她么?”

  下午在卧室躺着睡觉,王枫抛出那些杂念,安心计划接下来的几天计划。经过这几天的调查,王枫了解到夏家在京华市的实力的确非同般。可以说,他们愿意。甚至能在京华市手遮天

  京华市。显然是与华新市拥有不同政治与不用法则的。而不变的是,在这个地方,他也同样属于个团体。政权,由人而定,也能因人而变。个城市不论如何,都会存在它的法则。没有法则的城市。不是个强大的城市。

  京华市包括诸多因素。他的复杂程度,相比华新市有过之无不及,个政治权利中心。个四面八方政客汇聚堂的地方。这个地方的水,比任何地方都要深。这个地方的阴谋,比任何地方都玩的灵活。稍有不慎,势必万劫不复。

  王枫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夏家在这儿所拥有的势力,足以搅乱京华市。而自己,却没办法控制这儿的混乱。就连华新市在开红花会的时候,都崩溃了好几天。这儿呢?他不敢想象。到时候,究竟会乱成怎样!

  “雅倩,你怎么了?该吃葯了。”名雍容富贵,却满脸憔悴。眼眶红肿的关切地问道。

  愣神的唐雅倩回过神,呢喃道:“妈妈,吃葯有用么?我讨厌吃着重要。”

  “可是孩子你不吃葯,会越病越厉害的。”的泪水又流了出来。从个星期前,医生鉴定不但是白血病晚期,且唐雅倩这样的骨髓找到的几率几乎没有后。她已经没有睡过天的好觉了。

  巨额医葯费压得他们家喘不过气,他们不知道究竟还能支撑多久。

  “妈妈,我要出院。”

  第八百零四章情深意重

  “什么?出院?”唐伯母震惊无比,惊愕道:“孩子,你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怎么能出院?”

  “妈妈”唐雅倩的泪水也忍不住宾落而出,“您也知道,我在医院,病情越来越重,您觉得还有继续呆在医院的必要么?爸妈照顾雅倩十八年了,雅倩却再没机会报答你们。雅倩不想临走,还要拖累你们。出院吧,爸妈,这样雅倩会好过些。”

  唐雅倩的爸爸也在这个时候冲进来,看着苍白得仿佛个随时都会死去的女儿。个充满才华,个让亲朋都羡慕的聪慧女儿,被病魔折磨得不形,哪怕是个铮铮男儿,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雅倩,你考虑清楚了?出院,你可能会离开的更快。在医院,还能多在这个世界生活几天。”

  唐雅倩的爸爸虽然伤心欲绝,却也明白。雅倩的病情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如果可以,哪怕花掉他们所有积蓄,他们也在所不惜,可事实上。这个奇迹,是不可能出现的了。而动手术的医葯费。也不是他们所能支付得起。

  “不行,就算只能多熬几天,我也不让女儿出院,你是怎么做爸爸的?女儿都病成这样了,你居然还说这样的话?”

  泪流满面,唐雅倩的妈妈险些晕倒。早前段时间,她已经慢慢适应女儿无法康复的事实。可此刻挑明了说。她还是无法承受。

  “哎,如果能治好,我会不答应么?可是你也知道,女儿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她或许还有些为完成的心愿。何不让女儿去实现她的理想呢?也至少,让她这辈子没有白忙,不是么?”

  唐爸爸看事情的能力比唐妈妈要厉害很多。眼便知道女儿是有想做的事情。趁着最后几天时间,她应该去做的。

  唐妈妈泪水忍不住宾落下来,而唐爸爸却将她送出去,而后转身回来,将房门关好。房间只剩下父女两。雅倩躺在床上,面色平静,看不出丝的难受与不安,反而恬静的让唐爸爸觉得女儿实在太坚强了。若是个普通人,在这个时候,他应该在痛不欲生,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美好的事物没来得及去享受吧。

  “爸爸还记得小时候,您带女儿和母亲起去游乐场,我们家三口,那时候多快乐,多幸福。可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您会不会怪女儿不孝?”

  唐雅倩脸歉意。略显伤感地道。

  “怎么会你永远都是爸爸的好女儿。爸爸为你的坚强而骄傲。那么女儿,你想出院。是因为那个教师?你想在最后几天,最后见他面?”

  案亲不是感情外露的人,可他却要比母亲更加细心。他不会将对子女的关怀表现出来。他只是默默地为儿女付出切。

  “恩。爸爸,可以么?女儿没有几天了。想在最后天,见到最想见的人。”唐雅倩苍白的玉脸上抹过丝微红,美眸充满渴望。

  “你不后悔?如果你想去见他,必须动手术,而动这个手术,你剩下的时间会更少了。”

  “用个星期换天,足够了”

  纽约市,家高级私人医院。

  对母女正满脸紧张地在手术室外等候。唐爸爸从结婚后便戒烟了,唐妈妈让他戒烟的理由是不要在以后带坏了孩子。尽避。那时候他们不知道会是女儿还是儿子。可为了能有个良好的环境。他还是这样做了。

  直到知道是女儿后。他依然没有再吸烟,可今天,他颤抖的手指上夹着香烟。深深地吸了口,烦躁不安恐慌伤痛悲怆的心情依然难以平静,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这辈子。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紧张过。自己的女儿,眼睁睁地看着她进入个减短寿命的手术室,却无能为力。

  “我这个爸爸,太不称职了。我无法帮女儿挽回生命。更不能让女儿得到幸福”

  手术室外的警报灯熄灭。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您的女儿手术成功。我们催化了她的生命力,不过您也知道,这个手术国家是不允许的。我们只能私下进行。虽然成功了。但您的女儿却减短了个星期的寿命。到现在为止,她至多还有两天可以时间。”

  这句话仿若晴天霹雳击中在唐父母的脑子里。两天

  哪怕是以前,医生也从未说过女儿还有多久,他们依然抱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