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定要完完整整的回来。我会等你们的。”东方菁菁从卧室出来,她的玉脸上有担心,有信任,有决然。

  眼角轻轻抽出,她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她知道,这次出去,定与莫言有关。温柔笑,“傻丫头,老师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恩!”

  清晨的京华市有些冷冽,寒风凌厉,两列轿车停息门外,在王枫从酒店出来的刻,大量西装男子也从轿车里出现。数百名西装男子整装待发。这是屠夫两人给王枫的大礼。他们不可能亲自出面。京华市,自然有京华市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他们顶住压力给王枫制造最良好的环境,已经是很够义气了。

  正在此刻,辆火红法拉利从街道口扬长而来,名劲装性感的美少女从法拉利出来,她的脸上粉嫩红润,令人想入非非。

  “他们在哪里?”王枫转头看向她。淡淡地问道。

  “在个适合谈判的地方。”夏雪宜重新上车,王枫也钻进辆豪华轿车。

  时间,整条街道震动了。无数量黑色轿车如同猛兽窜出去。地面扬起灰尘,少量行人看到这场景,以为是某位大人物出巡。

  京华市从古到今,大多处于政治中心,在个政治中心,并非所有人都可以胡作非为。没有定实力,没有强大的实力。就算你能胜利,可最后,终于会出现个黑洞吞噬你,连骨头都不剩。

  水至清则无鱼。

  坏人多的地方,也很难找到个好人。

  做多了坏事,自然而然地,会出现个让许多人都害怕的地方。而这样的地方,最后成了专门做见不得人勾当的地方。

  第八百零八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近百辆轿车,足以开个大型车展会的空间。灰尘吞噬着人的视线,前方几乎看不清。

  刷拉声,王枫拉开车门从轿车走出,他的皮衣上沾满尘土,前方仿佛汇聚风暴般,从风暴中走出来的西装男子,每个人均佩戴副墨镜。他们的身上,除了灰尘,还有枪械。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个信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到了这步。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丝丝在狂风中都能嗅到的恶性臭味,股股刀子般的凌厉寒风。人站在这块巨大的荒郊,这块让人看不见东西的土地上。单单站在这个地方,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这儿的风太大了,你们京华市的人真装逼,没地方可以选了么?”王枫嘀咕声,懒洋洋地走过去。

  身后跟随的人,有好几百。西装笔挺,气势宣扬。

  夏雪宜跟在王枫身后,他居然点都不紧张?在这样的场景下,个普通人不是应该流露出点紧张的表情么?就算伪装,也绝对不可能表现得和个没事人似的。

  辆重型卡车开开,原本渐渐平静的灰尘再次掀翻而起。

  “为什么总喜欢装逼?好好的用什么卡车。这又不是拍电影。不需要这么大的场景。”王枫喃喃自语,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掏出支香烟,点燃,吞吐烟圈。

  前方已经出现几个熟悉的人。夏子豪,小白。他的身边站立着莫言,莫言的双手被捆缚着,全身上下,被宽厚的铁链点点地绑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莫言现在等同于砧板上的肉。宰割听候发落。没半点反抗的机会。

  冰颖呢?

  为什么她不在这儿呢?

  “现在男女平等,难道你有轻视女人的心理?这个态度非常不好。做大事的人不应该重男轻女的。”

  王枫吐出口烟雾,狂风吹打他的眼皮子,他的眼睛眯成条缝隙。

  “王枫,你知道我让你来这儿做什么?”夏子豪平静得如同来了大姨妈,脸上除了愤恨,还是愤恨。

  “如果我只到你是想杀我的话,我肯定不会来了。”他吐掉烟蒂,揉了揉手臂,“要不然这样吧,我们换个茶馆喝喝茶,聊聊天,什么事情都能解决了。哦,对了,你的表妹在这儿。她也可以陪我们。”

  夏雪宜脸色变得古怪,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完全无法理解。不过两天不见,王枫好像变得与以前接触的完全不同了。

  “”

  夏子豪在上流社会的交际也不是天两天。这会儿,他也没弄明白王枫葫芦里卖的什么葯。居然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闲心情开玩笑。这个在华新市闹得翻江倒海的家伙。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哦,如果不想去茶馆,随便找个五星级酒店啊,咖啡屋之类的也不错。”王枫抓了抓裤裆,待得风平浪静,实现扩散开来,看清楚其实这儿的人至少有五六百之后,才道:“这儿也有五六百号人。每个人家里保守估计三个人,那就是千多人了。如果开战的话,说不定死伤无数,最后剩下的就没几个人了。什么钱财啊,恩怨啊,都能笔勾销。是不是?”

  “少废话!”

  夏子豪脸色阴沉下来,看了眼夏雪宜,“妹妹。我们夏家的事情,你有必要请外人帮忙么?”

  “外人?他不是外人,我以后会嫁给他的。”夏雪宜倒是点不害羞,直截了当地道。

  “那是以后的事情?即便嫁给他,依然是外人。夏家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插手了?”夏子豪脸冷酷,手臂轻轻挥:“既然来了这个地方,总会有人要死的。”

  辆小型轿车从远处开来,郭颖在两名西装男子的控制下,缓缓走了过来。

  “王枫,如果你肯跟我合作的话,我或许会考虑下放过她。若不然,她会成为我们开展的第根导火索。”夏子豪冷冷喝道。

  “导火索?”

  王枫嘀咕两句,笑道:“其实开火不需要导火索的。随便找个人就可以了。我可以释放给你看看。”

  他掏出把银白色沙漠之鹰,对准夏子豪的脑袋,淡淡道:“只要我按动扳手,你的脑袋就会开花。”

  时间,数百名西装男子全都掏出枪械,在这惨淡的天空交错成道冷酷的画面。很多人喜欢看暴力电影,因为它们像追求刺激。可如果让他们面对真实的暴力,真实能嗅到血腥味的暴力,他们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

  每个人的血液中,都会暴动因子。般的人,是无法将其无限壮大的!

  王枫可以。

  “不论如何,只要我开枪,你努力了这么多年,花了这么多心思得到的东西,在顷刻之间将会无所有。人死了,切都带不走。”

  夏子豪脸色惨变,王枫说的不错。人死了,什么都带不走。努力了十几年,他不可能被颗子弹结束。他豪情万丈,他有远大的抱负,他有许多的理想。他个都还没有实现。他不允许自己死去。

  “是不是很害怕?”王枫轻笑声,对旁的夏雪宜道:“我告诉你个很有学问的东西。个人,爬的越高,野心越大,想得要的东西越多,可偏偏他的胆子会越小。他担心的东西会越多。你也是这样。不是么?”

  夏雪宜脸色骤变,身躯轻轻颤抖。

  蔡大宝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中,他的脸上流露出丝无奈与悲痛,更多的,却是落寞。

  “王先生,你的大道理的确很多。而且,还真是有些道理。不过你别忘记了。你的生命,我也可以顷刻之间夺取。”

  小白的手枪对准他,脸上闪过丝阴冷。

  “可能你不知道,我的老师从来都不畏惧死亡。他只害怕寂寞。”莫言在这个时候,忽然蹦出句话语。而郭颖,却在远处担心害怕,她被抓已经好几天了。这个小白制造出来的纷争,让她饱受痛苦。她好想念王枫,好害怕会永远都见不到王枫,可当她见到王枫后,她更加害怕了。

  当初,小白建议抓王枫身边的女人。夏子豪不同意。只因为,他没有小白那样的气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条狗,生命远远不会比个人的命值钱。”

  第八百零九章再坚固的堡垒也有漏洞

  时间,气氛比之方才更显凝重。

  王枫的目光转向小白。“你这个狗奴才不太称职。”

  “要如何才算称职?”小白反问。

  “主人没下命令,你便擅自做主。这样的奴才,主人应该不会太放心交给你太重要的任务。主人,永远都不会让条狗走在他的前面。”

  王枫的言语中充满了不屑与讽刺。

  “并不是每个主人都讨厌这样的奴才。”小白的枪口指着王枫,“至少我现在可以保护我的主人。”

  “小白!退下!”

  似乎受到王枫的刺激,夏子豪脸色有些难看。这儿的人实在不少。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古怪之色。

  没有犹豫,小白果断转移视线,是手枪的角度。他很沉稳地将手枪收回来。脸上甚至没有丝不悦。他只是条狗。

  “王先生,既然你肯来这儿,总不至于是来和我决斗的吧。拿出你的诚心吧。我是个合格的商人。”

  夏子豪的语气很诙谐,在这个时候,还能谈笑风生的人并不多。这能表现出个人的心态与沉稳。

  “你要我如何与你讨论现在的状况?”王枫持枪的手同样稳重,没有丝摇晃。谁也不敢保证,在下秒枪内的子弹会不会喷射而出。

  “你来京华市本身就是个错误,你不该来。如果你选择回去,所有的切都是个误会。我们可以握手言和。”夏子豪淡淡道。

  “回去?”王枫扭头看眼夏雪宜:“他让我回去,你说怎么办?”

  夏雪宜愣,淡淡道:“会不会去你自己决定。”

  “哎,其实我也挺烦人的。现在该怎么做呢,老实说,我自己都不知道。”王枫脸无奈,平静下来后,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凌厉。“夏子豪。我并没打算对你如何。只要你放了他们,我可以考虑下你的意见。”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若是没有王牌在手,你还会诚心与我谈判?”夏子豪冷笑道。

  “这个世界上有种人永远都不会成功。正因为他没有魄力。”王枫苦涩地笑了笑,“如果你能有你那条狗的魄力,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崩裂地声音在王枫言罢后响起,“其实你早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直留在你这儿。”

  莫言全身上下的铁链竟仿佛被强大的压力扯断般,他的手臂捏在夏子豪的咽喉,目中透彻寒霜。

  “现在可以认真谈判了吧?”王枫苦笑声,不屑道:“其实个如此危险的人站在你身边,你还能嚣张,不知道是你勇气可嘉,还是你胆识过人。相信你的那条狗应该提醒过你吧?”

  王枫的话语刺激到夏子豪,可无奈。莫言的手臂仿佛千万斤的铁箍钳住他的脖子。他的呼吸渐显困难。

  在数百西装男子的对峙下,王枫如入无人之地,而莫言更是点儿紧张的表情都没有。藏匿后的爆发,往往都是令人震撼的。

  “你觉得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莫言是个可以制衡王枫的王牌,可同时,也是个令自己失败的敌人。夏子豪错了。他应该听小白的话语,他的自负让他承担了失败。个男人可以自负,但是不能自恋,更不能自以为是。

  步,两步

  冰颖被送到王枫的怀中,搂着那微微颤抖的身躯,王枫温柔道:“没事了。不会再有任何人伤害你。”

  小白的脸上悄无声息地闪过许多表情,最后终于还是归于平静了。

  “其实来京华市这么久,我只是想解决些以往的事情。对于夏家。我从未放在眼中。”王枫转过头,看着夏雪宜道:“你觉得,你还有必要隐瞒下去么?”

  “什么意思?”

  “老师的意思很简单。从你接近老师到现在。你的目标其实都是很明确的。只不过你自己以为能永远保守这个秘密,直到利用完老师脚踹开。”

  莫言脸淡然地走过来,他松开夏子豪的咽喉,舒展下身躯,“事实上,我们只是被搅进来的无聊人士。真正想捣乱的似乎与我们无关。老师,您还是早点说清楚吧。我对这种完全没有技术性可言的阴谋不太感兴趣。”

  “阴谋?”

  夏子豪脸色骤变,从莫言暴走到现在。他们的对话,自己几乎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王枫却微笑道:“夏子豪啊。其实你这个人还算有点能耐。态度也不错,可惜了。你碰到了群怪物,或者说,你碰到了群比你更厉害的人物。你的那点手段在他们眼中。不值哂。”

  “王枫,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个破嗓子声音粗狂响起,群人回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大宝脸彪悍,十分生气。脸庞扭曲,两步冲到王枫面前,愤恨道:“王枫,你究竟在胡说八道什么?”

  “胡说八道?”

  王枫微微笑,也不介意,平声静气道:“其实事情很简单,这切,都是阴谋。所谓的夏家内部矛盾其实不是真正的矛盾。他们的真正目标是进攻华新市。”

  “华新市?”

  大宝脸迷惑,转头看眼夏雪宜,只见夏雪宜的脸庞越来越冷淡。

  “很简单的问题。大宝你都动用派到华新市当保安,你不觉得奇怪么?作为家族元老级别的人物。哪怕家族内部真有矛盾。不是应该让你在家族内督促的么?无缘无故出去做什么?后来更加夸张了。居然连正主儿都出动了。我就纳闷。京华市的实力这么宽阔,需要我个外人插手么?而且。直表现得极为虚弱,好像没有我的帮忙就完蛋了。这让我有种强烈的不安感。直到最后,我见识到小白的能量后。我才明白。原来切都是错误的。我所见到的这么多东西,都是假象。他们真正想做的。只是将我引入京华市,然后进步控制华新市!”

  王枫口气说完,夏子豪彻底愣住了。小白与夏雪宜脸色突变,很显然,王枫说中了他们的心思

  第八百十章心似猛虎

  “其实有时候,明白的太多也未必是件好事。等被人愚弄够了,再回过头看。你才会发现,被蒙在鼓里虽然不好,但总比徒增烦恼好得多。”

  王枫微微摆手,身后数百名西装男子驱车离开,待得灰尘殆尽,王枫心情气和,“其实每个人的身份并不是那么难以琢磨。就好像小白吧。能为了主人当条狗,相反,他也能为了利益当另外条狗。或者说。他本身就是条狗。”

  “老师,你这话说的有点问题。狗永远都是狗。他无法变成个和人样,有自律的动物。只要有肉的地方,就会有他的存在,狗的鼻子,往往是比人更灵敏的。”

  “够了!”

  夏子豪仿佛发疯似的。转头看向小白,却发现小白脸傲然,浑然没有半点畏惧。“告诉我。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你还觉得你可以手遮天的话,我只能说你的智商低到我不敢想象的地步。”

  小白脱掉西装,身后那群西装男子均脱掉西装,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木讷,没有点动向。夏子豪落败了

  他彻彻底底落败了。无需夏雪宜东西。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应有的实力。当个老大,被条狗算计后,他唯剩下的只有消亡。

  “好。很好小白。你能不动声色将我的实力收为己用。的确是个强者应该具备的素养。不过你似乎忘记了。你的切,都是我给你的。你认为你可以夺走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角轻轻抽搐,身后那群西装男子在这刻。仿佛嗜血的屠夫,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股火苗。渐渐地,膨胀!

  “狗,终究是狗。小白,你没走步,都会留下印记。你的每个想法,都无法逃脱我的视线。包括你与夏雪宜的联盟。我只想问你。作为你的主人,作为向将你当成兄弟的兄弟。为什么要这样做?”

  “有利益的地方,我就有兴趣。兄弟值钱?条狗需要有廉耻么?”小白放肆狂笑,冷然喝道:“夏子豪,这战你赢了。”

  刷地声,寒光乍起,鲜血冲逃邙去。胳膊落在地面,小白脸色刷白,仿佛这条胳膊不是他的样。

  “我欠你的,次还给你。”

  小白缓缓走到夏雪宜身边,她的脸上布满怜惜,银牙紧咬:“夏子豪。这笔账,我会和你慢慢算清楚的。”

  深深吸口气,转头对王枫道:“这次你没有计算错误。华新市是块肥肉。不过有你占山为王,我想从中谋取暴利似乎有些困难了。”

  “呵呵,能让夏大小姐如此着急,三生有幸。”

  “不过你别开心的太早,终归有天,我会再去华新市找你的。”夏雪宜的面容上抹过丝淡淡的笑意,扶着小白转身离开。浑然不再将这儿的事情放在心中。

  “小白。你我世兄弟,哪怕你是狗,我也认了!”夏子豪的脸上抹过丝落寞。

  小白脸色微变,唇角轻轻颤抖。呢喃道:“心似野狗,神似虎,我欠你的。这辈子也无法偿还了。”

  待得他们全都走后,王枫笑眯眯地看着夏子豪。

  “王枫,这次你帮了我,下次你有难,我会放在心下。”夏子豪伸出只手。

  “哎,想不到我居然和个有条狗兄弟的男人做朋友。真是难为我了。”王枫伸出手,与其握住,又道:“他是野狗。你是雄鹰。雄鹰。当搏击长空。”

  “呵呵。比是豺狼,没人能从你的嘴里将肉叼走。而他”夏子豪转头看向莫言,“就好像条灵蛇,豺狼的身边有条无处不在的毒蛇,应该没人能够抗衡的。”

  大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