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习习之声,那大自然与她所弹奏出来的声音融为体,实在是让人震撼心扉。

  夜风吹乱她的发丝,那精致古典的五官,恬静惹人注目的气质,白衣飘飘,若是在她周边制造些烟雾,端的是遗落人间的仙子。

  曲结束,学生们都大呼过瘾,让她再来个。柳如烟心平气和,应了学生们的要求,连续弹奏三首曲子,和亲自演唱首歌之后,柳如烟才回到学生当中。

  第百零六章~古典美~

  柳如烟不但模样柔美古典,声音也如同黄莺出谷,空灵无比,那空明仿若天际传来的声音让王枫感受到了丝心灵的震撼。

  听完柳如烟的表演,所有学生的心情都平息下来。仿若硝烟后的顷刻平静,让他们感受到异常的舒服。

  “好厉害的古筝啊”沐晚晴惊诧地说,她是音乐专业出身,对音律方面的了解自然要比王枫这种人厉害很多。单凭做到柳如烟那份恬静,毫不受外界影响,便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而她才这么小点,便能透彻到音律中的精髓,简直是个天才啊。

  学生们相互打牌扯淡,女生们谈论化妆美容,明星八卦,个个好不热闹,王枫歪着脑袋走过去,秦霜与沐晚晴给他空出个位置。刚坐落,段虎忽然叫道:“王老师,不如你唱首歌给我们听听吧。”

  “呃,我也要唱啊?”王老师挠了挠头,脸尴尬。

  “当然要了,大家都表演过了,就差你了哦!”学生们笑嘻嘻地看着彪悍的王老师。在学校的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让他们震撼。魔鬼核心绝对不相信他是那个懦弱不堪的教师,他们对王枫的警惕达到了空前地步。

  “要不然我给你们唱首我最拿手的金陵。秦淮夜吧?不过这首歌是男女合唱的,你们谁出来和老师合唱。”王老师站在中间,颇为尴尬地说。

  下面议论起来,苏菲菲原本想上去。她却没听过王枫所说的那首歌,无奈之下,她也只能将机会给别人了。

  大约等了两分钟,沐晚晴从人群中走了出去,她听过这首歌,而且十分喜欢。学生们见沐老师出去,男学生都咬牙切齿。段虎甚至低声道:“早知道让应天航出去了!”

  手牵手,柳如烟为他们伴奏,下面的学生静谧地听不到丝声音。

  旋律乍起,那轻灵柔软的旋律响起。王枫清着嗓子,那低沉沧桑,充满了无限抑郁的男中音轻轻响起。

  “石桥细雨画舫里伊人谁依研磨粉底执笔手勾勒眉宇金陵城城墙斑驳记忆碾碎回忆金陵城风雨飘散回忆湮没花雨。”

  曲金陵。秦淮夜在两人的倾情演奏中完成,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王老师低沉的男中音配合沐老师轻灵优雅的女音竟会如此的美妙。尤其是这首浪漫中略显悲怆,华丽中,充满幽怨的歌曲,更是让他们的配合达到了最佳地步。

  王老师暗自得意,看来老子也不是点本事都没有,至少唱歌还不算很差。

  剥火晚会十点左右便结束了。来是大家都玩闹了天,比较累了。二来,新鲜感渐渐消失,倦意上涌。

  王枫走进自己的帐篷,刚欲拿着换洗的衣服去洗澡,忽然从帐篷中冲出来,嘶吼道:“谁拿了我的内裤啊?别开玩笑,会出人命的!”

  “喂,你们谁把老师的内裤拿走了?”苏菲菲冲到躲在海边的段虎等人身边,厉声质问。

  “不是我。”段虎摆了摆手。

  “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秦少峰正色道。

  “应天航,如果让我发现是你,你就死定了!”苏菲菲气呼呼地离开,段虎呢喃道:“哎,苏菲菲已经彻底抛弃我了。”

  “没事,大丈夫何患无妻,我们要共建魔鬼班级,到时候我给你介绍美女,绝不比苏菲菲差。”秦少峰趁此机会将段虎拉到自己团队。

  “可惜我只爱小菲菲。”段虎虎目滑下两行清泪。

  王枫在帐篷旁左右走动,心中焦急不已。今天运动了天,全身騒味难耐,却不想内裤被别人偷走了。用屁股想都知道是那群小兔崽子干的。节约的王老师就这么条换的内裤,现在倒好,洗澡也洗不了。

  “王老师,不如你去找卢友年老师借条吧?”苏菲菲从远处跑来,小脸羞红地说。

  “不行!”王老师义正言辞,大义凛然道:“天知道那小子有没有梅毒,老师我可是纯情小处男,不能被他祸害了。”

  “”苏菲菲俏脸绯红,咬唇道:“那那你怎么洗澡呢?”

  “呃,其实,我觉得吧,苏菲菲同学的小内裤借条给老师啊”

  王枫的话还没说话,苏菲菲已经脚踹飞了他。

  好不容易在海滨买了条内裤,王枫全身舒畅地躺在帐篷内欣赏着海滨夜景。

  海滨是海上块漂浮的城市。不过它却不是真正的在漂浮。经过商家们的构造,它已经固定在了海中。海滨面积不算很大,但聚拢了太多的新鲜玩意。例如海上冲浪海上排球,海上赛跑,海上过山车,等系列刺激兴奋的游戏。

  当然了,海滨还有座华丽美好的水晶城。名字叫做“龙宫。”叫做龙宫,却点不为过。龙宫顶部颗巨大的金黄|色“龙珠”璀璨夺目。雪白色的龙宫在黑夜闪闪发光,耀眼的光华在海滨上充满了魅力。

  海滨四面沿海,大多数游览者都喜欢在海滩上漫步,观看夕阳美景。诸多游玩道具都是与水有关,故而,大家都称海滨为水上城市。

  王枫的眼睛有点儿迷迷糊糊了,不消会儿,他趴在帐篷内,眼睛再也睁不开了。

  “呜呜”

  “呜呜”

  貌似风声,又似呜咽之声。王枫扭动了几下身子,被这刺耳的声音惊醒。

  将头探出来,天色早已全黑,仿若整个天空都被掏空般,漫天无光。而那呜咽之声渐渐传来,伴随着海风,隐约让人感觉阵难以言喻的恐惧。

  海滨片漆黑,仅有的几盏白色路灯闪烁着光芒。海边早晚温差极大,他们都在片葱郁的林地打地铺,四周大大小小上百个帐篷林立而落。那雾气与白色路灯产生的氤氲画面夹带着那鬼哭狼嚎般的呜咽,王老师忍不住打了个颤抖。全身阵哆嗦,妈的,难道老子遇到鬼了?

  他将头缩回去,本想继续睡觉,但那声音越发变大,王枫忍不住还是穿好副走了出来。四周大大小小帐篷都紧闭着,层白雾弥漫其中,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妈的,怎么这么大雾气?

  他捂住鼻子,雾气还有点呛鼻,此刻的王枫哪里想到究竟是为什么。他缓缓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

  忽然!

  他眼前闪过道白茫茫的影像。

  紧接着,影像忽地消失,王枫揉了揉眼睛。妈的,难道老子见鬼了?

  越走声音越大,王枫手心早已渗出汗珠,他意识到了事情的危险性。他不能害怕,不能丢脸,天知道什么时候学生忽然醒来见到自己害怕的样子会不会鄙视。

  他忍耐着惊惧步步地走过去。

  就在他扒开对杂草的瞬间,个披头散发的白影缓缓地朝他旁边飘去

  表!

  王枫双腿发软,差点没尖叫出来。

  “火加大点,效果明显点。对了,录音机声音调大点,还有,让段虎和应天航两个人去吓老师。”

  秦少峰躲在草丛中不断地煽风点火,整个草丛都烟熏片。

  王枫越发感觉不对劲,妈的,怎么这么大的烟雾了。就在个白影飘过来的瞬间,他差点没被呛出眼泪。连忙捂住嘴巴咳嗽,而那个白影也咳嗽了起来。

  他惊,连忙站起来,大喝声:“他妈的!表也会被呛住!?”

  猛地冲过去,把将他推倒在地,顿猛打,直打的他乱叫不已,王枫也没停手。此刻他已经知道是那群兔崽子捣鬼,不过他也不会手软。妈的,扮鬼吓老子。当老子白痴啊?

  他下手不手软,地上的人被王枫打得哀嚎不已。

  段虎痛苦死了,原本直都是应天航扮鬼,自己刚加入,却不想烟雾太大,竟咳嗽出生被发现。他痛苦啊。第次露脸就被发现,实在是太郁闷了。

  可怜他被王枫打的鲜血狂吐,却还不敢直呼其名。

  直到秦少峰几人冲出来,王枫这才将手中的石头扔掉,故作不知道:“秦少峰,你把这家伙绑起来,我认为他是海滨的无聊人士,居然来这儿扮鬼吓人,会儿给110打电话,把这家伙给抓去严刑拷打。我去睡觉了”

  王枫说完转身便走,妈的,在打的时候他就知道是段虎了,不过他可不会手软。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要抓住,要不然真当老子白痴了。

  秦少峰等人连忙将被道具绑住脸庞的段虎扶起来,揭开他脸庞上的道具,只见到张肥肿不堪的脸庞。几人差点脚将他踢飞,那模样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我被踢了五十八脚,七十三拳”段虎吐出口血水,脸悲愤。

  “王老师太残忍了”沈若雨全身个机灵。要是自己被打成这样,直接从这里跳下海自尽算了。

  “真是点同情心都没有啊!”秦少峰扼腕叹息。

  “我运气真好啊。”应天航谢天谢地。

  王枫刚回膨胀,苏菲菲娇俏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老师,这么晚你去做什么了啊?”苏菲菲浅笑声,温柔地问道。

  “老师去尿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睡不着啊。”苏菲菲坐在王枫旁边,说道:“王老师,不如我们去看电影吧?”

  “这么晚去看电影?”王枫眉头微微皱,好奇地问道。

  “是啊,现在才点半,恰恰是午夜剧场开播。”苏菲菲的声音有点娇弱。

  “这样啊,其实老师不太喜欢看电影啊。要不然老师给你按摩有利发育。”王老师露出猥琐表情。

  “不要啦!”

  苏菲菲俏脸酡红,推开王枫的怪手,哀求道:“好不好嘛,陪我去看电影。”

  “嗯,可以,不过你可别想占老师便宜,老师可是纯情小处男。”

  第百零七章~看电影~2

  海滨电影城,此刻正是午夜剧场,王枫买了盒爆米花,两瓶可乐,被苏菲菲牵着手心走进了电影院。

  电影院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人坐落在四周,以王枫精湛的视力可以看到,男士们的怪手几乎都在女士们的身躯上乱动不止。

  王枫的手心在苏菲菲的娇躯上滑过,叹息:“要是能在上面稍作停留会多好啊。”

  苏菲菲找到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坐下,王枫坐在她的身旁,捧着爆米花,视线转移到大屏幕,只见对男女正相互扭动,他阵尴尬,差点没破口大骂谁他妈在这个时候放这种禁片。这部片子可有来头了,传说中香港三级导演王晶的巅峰之作,玉蒲团。

  不但画面唯美,更是三级片经典之作,却见美女们娇躯上披着的那薄衫般丝衣,腰肢扭摆,仿若天仙。粉嫩酥胸樱桃外露,那点点粉红线条流畅,晶莹柔美。

  阵阵,勾魂夺魄。柔和灯光,极佳画面感,女子们那晶莹如玉的肌肤,粉嫩仿若奶酪,说不出的撩人完美。

  “唔”

  王枫吞了口唾沫,妈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午夜剧场?他差点没落荒而逃,却只见苏菲菲小脸绯红,娇躯轻颤,双腿紧紧夹住,樱唇微张,说不出的诱人。

  “喝汽水。”

  忙不迭将汽水扭开,递给苏菲菲道:“喝点汽水。”

  “谢谢”苏菲菲俏脸酡红地接过汽水,却也不敢去看王枫,王枫心情郁闷,怎么带老子来看这种电影啊?这不是要人命了?

  他也很无奈,想不到我堂堂人民教师竟与学生起看违禁电影。这恐怕也是华新市史无前例的吧?

  这部片子不但阐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古代男女行房之术,也讲解了古代女子并非人们所想象那般甘愿独守空房。潘金莲便是典型代表。

  大约两点左右,王枫已被这种暧昧气氛缓解地毫无倦意。四周也能隐约听到淡淡的低吟与暧昧的话语。

  王枫拉了拉苏菲菲的胳膊,低声道:“苏菲菲,我们走吧,这儿不太安全。”

  “怎么不安全啊?看电影而已嘛。有老师在这儿,我可不怕。”苏菲菲吃了几粒爆米花,轻轻地说。

  “老师不是说这个”

  他吞了口唾沫,艰难道:“你别告诉我经常看这种电影?”

  妈的,你才多大啊?当着老子的面看违禁电影,你不是吧?

  “呃”苏菲菲俏脸嫣红,扭捏道:“也不是啦,看过几次。”

  “请问苏菲菲同学。”王老师不忘自己身份,严肃道:“这种片子有什么好看的?”

  “这个”苏菲菲哪里想到王枫竟会问这个问题,犹豫了片刻,她抬起晶莹红润的脸蛋,嗫嚅道:“其实我就是觉得很刺激。”

  “哼!小孩子这么点就看片,什么刺激不刺激的?现在你是目的是学习,而不是看这种猥琐的片子。走吧,再不走老师生气了。”

  王枫拉着苏菲菲走出了电影院,这才重重地出了口气。妈的,差点在电影院推倒苏菲菲,还好老子忍耐力超强。要不然还真要犯原则性错误了。

  “老师慢点走啊。”

  苏菲菲紧随王枫身后,他刻都不想停留,这种地方他纺以后定只带能动手动脚的女人来。妈的,不是人干的事情。陪自己学生看三级片,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实话告诉你,老师很纯洁,以后别带老师来这种地方,不然老师要生气了!”王枫义正言辞地说。

  “是是。”苏菲菲捂住脸躲避王枫喷出来的口水,脸惬意地说。

  “笑什么笑?”王枫坐在游泳池旁边,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天色很晚,整个海滨也找不到几个路人,原本这里就很小,此刻更是空旷无比。苏菲菲见四周无人,缓缓走到王枫后背,双手抱住王枫腰身,将小脑袋靠在他的后背,亲昵道:“王老师”

  “呃。”王枫愣,感受到后背的柔软,尴尬地道:“怎么了?”

  “你讨厌菲菲么?”

  “当然不讨厌!”王老师摇头,“苏菲菲同学青春可爱,活泼漂亮,老师喜欢都来不及。”他心中有句:“如果你愿意和老师打啵,老师会涸篇心的。”

  “真的?”苏菲菲语气质疑。

  “当然,不信你摸摸老师的胸。”王老师言辞诚恳。

  “不要”

  苏菲菲转身走到王枫面前,面色温柔地盯着他略黑的脸庞,轻声道:“老师,如果如果我”她脚垫轻轻抬起,粉嫩红唇凑起来,胸膛靠进王枫胸口,双臂紧紧地箍住王枫的肩膀,王枫情急之下,紧张,脚步滑,两人顿时跌落在地。

  “唔”

  王枫的脑袋抬,好死不死地恰恰咬住苏菲菲粉嫩柔软的樱唇,抹甘甜涌来,呼吸顿时变得紊乱,他仿若下子失去了灵魂般,双手紧抱住苏菲菲的纤腰,浆糊灌顶地执行着下意识的行动。

  “嗯”

  阵勾魂夺魄的呻吟从苏菲菲瑶鼻传出,王枫顿时醒悟,连忙推开苏菲菲,紧张道:“苏菲菲同学,你没事吧,喂,你怎么能咬老师呢?下次可不许这样,小心老师打你屁股。”

  苏菲菲芳心乱跳,哪里听见王枫所说什么,只是个劲的点头,嘴角含笑,说不出的动人妩媚。王老师挠了挠头,莫非这丫头傻了?怎么我骂她她还笑?

  “老师,我回去睡觉了哦。”苏菲菲说着逃也似地离开。

  王枫苦笑地点燃香烟吸了几口,自己竟和学生接吻,这个事情有点严重。虽然苏菲菲同学漂亮可爱,但年龄太小了吧?才这么点,王老师我可是成熟男人。等她胸部发育的大了些之后,我会考虑下。嗯,现在先看情况。

  王老师满肚子猥琐思想地回到了帐篷,这觉,竟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

  他醒来的时候四周林立的帐篷早已消失大半。远处来传来袅袅炊烟,王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穿着拖鞋,上身件花边衬衫,下身条宽松短裤,走过去只见群学生正在煮着早餐,王枫苦笑地摇头道:“同学们起来的都很早嘛。”

  “王老师,你也醒了啊,我们给你还准备了乌鸡汤。”沐晚晴表现得很热情,王老师微微笑,对学生们道:“同学们,吃完了早餐,大家自由活动,十点到十二点团体活动,沙滩集合!”

  “好的!”

  学生们兴奋不已,昨天逃诩被王枫盯着,想去瞧瞧美女都没机会,今天总算有时间可以比基尼美女了。

  学生们热情度很高,王老师也表演了自己算不上精湛的厨艺。尽避他的厨艺顶多算是能吃而已,相比那群娇生惯养的学生来说,已经算是极为难脑粕贵了。

  喝了口香菇汤,秦霜黛眉微张,笑道:“王老师的手艺不错嘛。”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当了半年的大厨。如果不是次意外,我现在可能是某高级酒店的超级大厨了。”王老师扼腕叹息,半年前他的确在监狱做过半年厨子。他的任务就是切切黄瓜,点点火炉。

  早餐吃完,王枫涸篇心,原本他的计划是早餐个馒头,午餐两个馒头,晚餐三个

  现在能和学生们凑在起吃,实在是太爽了。他的几个馒头回去的时候恐怕就要生霉了。

  卢友年很猥琐,等沐晚晴吃完,他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逗美人开心。尽避沐晚晴不太乐意与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