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友年接触,但毕竟是同事。且在王枫出现前,他们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但那晚沐晚晴对卢友年的看法发生了极大变化。

  若是说卢友年没有去阻止那群小流氓,恐怕再正常不过。毕竟他已经受伤,而且卢友年也不可能制止的了。但偏偏王枫的出现,让整个场面发生逆天大转变。以至于在沐晚晴的心中,王枫简直就是盖世英雄。卢友年自然便成了衬托他高岸的猥琐形象了。

  卢友年舌灿莲花,虽不及王枫胡乱扯淡,却也能使得美女眉开眼笑。

  王枫暗自嘀咕:“妈的,吹牛的本事这么垃圾,还敢乱秀,真是没见过什么才是宗师级别的吹牛大师。”

  学生么各自游玩去了,海滨与华新市的气温有所不同,这里白天的温度可以达到三十来度,晚上却可以低到零下。所以现在天气燥热,不少女学生将自己的泳衣拿出来下海游泳。王老师摸着下巴,呢喃道:“美女学生多真是优势啊。嗯,沈若雨虽然身材苗条,长相也相当不错,但屁股似乎小了点。胸部应该是36,罩杯。有待加强。东方菁菁胸脯巨大,面容可爱,无敌萝莉类型啊。很适合王老师我的口味。”

  他坐在块礁石上指点着学生们的身材,嘴角叼着支香烟,吹着淡淡的海风,颇为舒爽,心想:如果每天就是欣赏美女,吹吹海风,晒晒太阳,那人生就太美妙了。

  “王老师!”

  远处,秦霜穿着依稀雪白色的性感比基尼走了过来。王枫转身,差点被喷血两道鼻血。

  如果说沈若雨等人的比基尼造型带给王枫的惊讶,那么,秦霜此刻的衣着带给他是便是震撼与诧异了。

  秦霜平时衣着得体,不会刻意打扮自己,看起来,总有股冷面女人的感觉。

  但此刻的她,套雪白色性感比基尼仿若柳絮般包裹着娇躯。型娇躯透出娇媚勾人的味道。波浪式长符在脑后,胸前对白玉兔呼之欲出,形体极为诱人。

  “嗯?秦组长有什么事情?”王枫模样装逼,叼着香烟,以副极为轻挑的目光盯着秦霜那饱满的酥胸。

  “我我想和你学游泳。”秦霜略显羞涩地说。

  “呃”

  老騒货王枫脸色正,严肃道:“秦组长,游泳很有难度,而且你要忍受很多痛苦。比方说你喝水的时候千万别挣扎,因为你会影响到我的正常发挥。还有,到时候你千万别乱叫,你也知道,在水中,我摸到你什么地方,那绝对不是故意的。”

  “这个我知道。”秦霜下定决心地点了点头,接着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王枫将香烟扔掉,双手遮住眼睛,极为騒包地说:“现在正好,阳光明媚,是游泳的好时间。”

  第百零八章~扮猪吃老虎!!~

  王枫那叫个过瘾,手拖住秦霜美臀,轻轻地揉捏,另外只手放在她的胸前。他在想,谁他妈创造教游泳的办法啊,简直是天才!

  半个小时之后,王枫终于教会了在语文方面是天才。但在运动方面绝对可以算是白痴的秦霜。

  王枫在旁边照顾着秦霜,透过水面,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她胸前的那对极品玉||乳|,微笑道:“秦组长,你动的时候,双手幅度尽量开些。这样能够更快,更远。”

  他心中还有句话没说:“我看你的奶子也能更清晰。”

  正当王枫在享受辛苦后的果实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阵尖叫。

  王枫猛地听到是自己班学生传来的尖叫,应天航边朝王枫这边跑来,边大叫道:“老师,段虎大腿抽筋了,您快点过去啊!”

  “在哪?”

  王枫心下紧,妈的,抽筋可是大事,要是人落下水底,就难救了!

  他心微微沉下,拼命地朝尖叫声传去,那是块比较远的地方,四周遍布了不少的礁石水藻。妈的,你们怎么来这儿游泳了。

  差不多五分钟,他瞧见远处的海面不断冒泡,心中焦急万分,奋力地那边冲去。

  海岸上也传来了群学生围观者的尖叫,秦少峰躲在人群中,对旁的四眼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不会,段虎那小子还是华新市青少年游泳大赛第三名。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苏菲菲气冲冲地走到几人面前,冷笑道:“以后整王老师别把我的人带上!”

  “什么叫你的人?段虎他是自愿的。你找我们干嘛?”秦少峰冷笑声,苏菲菲对待王老师的态度发生了极大变化,他们已经没对苏菲菲做太大指望。三年二班宗旨,班主任绝对不能在三年二班超过个月。否则,三年二班将会出现极为恐怖的人物。

  “哼,反正你们小心点。若是再找段虎,别怪我不客气!”

  王枫心急如命,他拼命地朝冒泡那边游去。

  靠近了!

  把抓住段虎的只手臂,刚欲拽住他的胳膊,对面传来阵巨大的力量,王枫心神松动,被股巨大的力量拉下去。他心中寒,妈的,中计了!

  罢落下去,段虎只脚踹过去,王枫侧身闪过去,翻身脚踢过去将他踹开,只见东方菁菁正在水中嬉笑地瞧着两人。好啊,居然算计老子,妈的,你们是不是不要命了?这里随时都可能出现“鸡窝”鸡窝,是种俗称。在水中相当于太空中的黑洞。吸引力巨大,如果被拽下去,如果没人帮忙,是很难自己摆脱那强力吸引力的。到时候,如果自己出现稍迟,他们可能就真的死定了。

  王枫气不打处来。他妈的,你们这么喜欢在水里玩,好!老子陪你们!

  在段虎再次冲过来的同时,王枫把勒住他的脖子,不断地朝下方涌去。你游泳很厉害么?老子让你认识到你自己就是只井底之蛙!

  王枫胸口烦闷,不断地将段虎玩下面拖去,段虎原本只是想打击下王枫。而且他对自己水中的功夫有击打的信心。在陆地上未必能斗得过王枫,相信在水中应该能干掉他。却没想下子就被王枫控制住了。速度涸旗,王枫下子就将他拉下十米之深。东方菁菁有点儿害怕,但她已经忍耐不住,浮出水面呼吸了几下,旋即落下去。却只见段虎在水中不断挣扎,而王老师却死死地伏在他的身上,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大约过了两分钟,东方菁菁有点儿害怕。

  却只听啵地声,王枫与段虎起缓缓浮起来。只见段虎脸色苍白,眼眸浮肿,仿若具死尸样。王枫冷冷地瞧了她眼,拖住她的腰身缓缓游向海岸。

  爬上去,王枫挣扎着将段虎扔上去,然后与东方菁菁起上岸。

  在海中,段虎想打击下王枫,却没想到王枫下子就将他止住。直直地将他闷了两分钟。起初段虎想欲反抗。但哪里想到王枫的手臂如同钳子般勒住他,他动都不能动。大约半分钟之后,他开始慌神了。嘴里兀自冒出气泡。人便是如此,如果占据主动优势,他倒是不会紧张。若是在这种情况,他绝对会十分紧张,而且心慌意乱。以至于出现生命危险。

  王枫脱掉皱巴巴的衬衣,露出线条优美的明朗肌肉,在段虎的胸前用力击打了几下,段虎的嘴里不断冒出海水,仰头对学生们说:“谁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学生们都后退了几步,见没人上前,柳如烟主动过来,却只见秦少峰连忙冲过来道:“我来,我来”

  王枫大出口气,若是柳如烟给他人工呼吸了,王枫怕自己会忍不住脚将段虎踹下海。

  秦少峰冲过去,在空中狠狠地吸了几口气,抓开段虎的嘴巴呼噜呼噜地灌气。

  大约分钟,段虎的嘴巴里不断地冒出水泡,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只见张男人的脸庞正不断地亲吻着自己。

  他胃里阵恶心,惨叫声,大骂道:“老子的初吻!”冲到海边狂吐不止。

  “妈的,还好老子不是初吻。”秦少峰龇牙咧嘴,脸的不爽。

  “都别看了,该干嘛干嘛去,在这凑什么热闹!”

  王枫大手挥,飞快地将学生们敢开。

  “老师,老师”苏菲菲冲过来,关心地道:“老师,你没事吧?”

  见王枫脸色略显苍白,苏菲菲心中有些担忧。

  “没事,当初老师还是华新市的游泳健将呢!”王枫抹掉身上的水渍,刚想穿上那湿漉漉的衣服,苏菲菲忽然问道:“老师,为什么你的身上这么多伤疤?”

  王枫脸色僵,旋即微笑道:“小时候在乡下经常被小黄欺负,被它咬的。”

  “小黄?”

  王枫快速穿好衣服,得意洋洋地道:“老师家里的条大黄狗,身高米八,体重两百斤,村里的人闻风丧胆,老师经常牵着他从村头逛到村尾。”

  “段虎,不是让你去整他的么?怎么反而你被他给整了?”秦少峰满脸愤慨地说道。

  “别提了!”段虎干呕了声,脸痛恨地说:“王老师是只老虎,他下水就把我按在水底喝水,速度之快简直不可置信,我们以后小心点,千万不能让王老师给算计了,我现在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扮猪吃老虎了。”

  段虎心有余悸,王枫在水底表现出来的能力让他咂舌,那神情仿若能此人般。而联想他以前的种种,他深信王枫绝对不是般人。

  “果然如此。”秦少峰微微皱起眉头,呢喃道:“我早就在怀疑了,若雨,当时你在水底,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沈若雨回过神,嘀咕道:“我当时都没看清楚,只感觉王老师好像很发飙般将段虎压下去,然后我在旁边看了几眼,段虎似乎想挣扎,但王老师点机会都不给。”

  她的表情有点害怕,似乎当时的情况的确是这么恐怖。

  “的确如此,我当时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老师个劲地按住我的脑袋,我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段虎脸上露出惊悚之色。

  “王老师任教已经个星期。按照他现在的发展进度,个月恐怕很难将他赶走”秦少峰苦涩地笑了笑,忽然对他们道:“如果我们真的不能将他赶走,那么”

  “不会!”段虎断喝声,怅然道:“不论如何,我们都要将他赶走,既然走了,那就永远走吧,我不希望三年二班再回到从前。”

  秦霜走到王枫的旁边,微笑道:“王老师,你刚才游泳的速度真快。”

  “呵呵,般般吧,其实我小时候很小去和鲨鱼比赛,后来听说鲨鱼病了,我才没去成。”王枫点燃支苏菲菲塞给他的香烟,美滋滋地吸了口。小丫头真懂事,知道老师喜欢抽烟。还特地送给自己盒软中华。比起自己五块钱的红河要好多了啊。

  秦霜眉头微皱,这家伙似乎永远改不掉吹牛的坏毛病,支吾着道:“王老师,你怎么不去找沐老师啊?”

  吧嘛?人家对在那儿卿卿我我,我去了还不当电灯泡?

  王枫懒散地站了起来,抬头瞧了眼碧海蓝天,微笑道:“人家双宿双栖,我还是认真做我的教师吧。”

  “晚晴,晚上我们去海滨餐厅吃晚餐吧,听说那儿的大龙虾很出名。”

  咖啡厅的个安静角落,卢友年微笑地问道。

  “不去了,还是和学生们起吃吧,大家都是起来的,吃饭当然要起。”沐晚晴撩拨下额前青丝,轻柔地说。

  “没必要啊,你也不是他们的老师,再说了,他们做的食物太难吃了,你还是和我去海滨餐厅吃吧?”卢友年不依不饶,似乎不想沐晚晴与王枫在起。

  “喂,你他妈说话大声点,哑巴啊你!”

  沐晚晴刚欲说话,个湿漉漉的人影从外面走进来,大大咧咧地坐在个角落点了杯咖啡,扯着嗓子吼道:“阳痿,你他妈给老子记住,千万别让老花他们冲动,现在切按部就班,到时候自然大把的好处,别说是张世荣他们,南城的切恐怕都归你管了!”

  妈的,这群败类竟忍不住想亲自出手,简直个白痴。王枫差点飞过去给他们人几脚,再吊在九十九层的秦淮楼曝晒三天三夜。最后凌迟处死。

  “看见没有,王老师太粗鲁了。不但不注意自己的形象,还在公共场所大放厥词,简直有辱斯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教导自己学生的。这么大的个人竟穿这样的衣服来咖啡厅这样优雅的地方,简直是太不应该了。”

  卢友年恶言讽刺,沐晚晴眉头微皱。来她对王枫的这种态度实在是有点儿不高兴。二来,卢友年这种人也让她不开心。个大男人在女人的面前说男人的坏话。这绝对不是大男人所为。而且王枫与沐晚晴早已冰释前嫌,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误会。也算是朋友了。卢友年说他的坏话,她自然不会高兴。

  “别废话了,你自己掂量着,别有事没事想出风头。这么大个人了,怎么点分寸都没有?”王枫破口大骂,“你记住,你们不是在大街上耍猴戏。”他忽然瞥见沐晚晴等人,连忙斯文地说:“切都要斯文的做,大家都是斯文人,不能太暴力了知道么?如果那些奶奶大叔们不开心,你们要尽量帮助他们的家人,千万不能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对了,你们晚上别回家睡觉,到处看看别的受难者吧。”

  阳痿对在对面听的愣愣,老花耸了耸肩膀将电话挂掉,古怪地说:“老大疯了。”

  第百零九章~鸡蛋盖大脑!~

  “嗨,没想到你们也和我样有品味啊。今天风和日丽,天气不错,喝杯咖啡也很不错。”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沐晚晴旁边,湿漉漉地裤子坐,飞溅起几道水珠。

  卢友年阵恶心,沐晚晴也是微蜗尬,王老师怎么点都不注意自己形象啊?

  “哎,刚才和红十字协会的群人聊天呢。他们都想上街去卖艺赚点经费为几位老爷爷大叔们换点棉衣,天气渐渐转凉了,没好衣服穿,老人们很难熬过冬天的。”王枫面色沉重,露出丝淡淡的忧伤。

  “哦,王老师真的有爱心啊。”卢友年面色铁青,这家伙吹牛不打草稿,简直神了。笑呵呵地道:“王老师,怎么你身上的衣服都湿漉漉啊?也不换件衣服,让学生看到了多难为情啊!”

  王枫脸色微微变,苦涩地笑道:“没办法,刚才两个学生在游泳的时候抽筋了,我下水就他们才这样的。来这儿也没带几条换的衣服过来。所以呵呵”

  卢友年心下鄙夷,还学生抽筋,你去救人?他冷笑道:“王老师,你还真是厉害啊,个人救两个人,真是了不起!”

  哪怕是沐晚晴都听出了卢友年语气中的嘲讽与不屑,王枫狼狈地点燃香烟吸了口,只脚放在椅子上,海水顺着椅子滑落下来,发出滴答的声音。他摇头叹息道:“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认真学习,别的方面我可以容忍他们的。”

  卢友年差点被暴走,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王枫的身手强悍,他早就抓起桌子上的杯子砸在王枫的脑袋上了。这家伙吹牛实在是没点度,让人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服务生,给我杯咖啡,加糖的。”王枫漂亮地打了个响指。

  沐晚晴也觉得王枫吹牛实在是有点过分,轻轻地咳嗽了声,他却不以为意地等待着咖啡。

  “王老师!”

  段虎忽然咆哮着冲进了咖啡厅,走到王枫面前,呜咽道:“王老师,今天如果不是您从海里把我救上来,我就完蛋了,感谢您,真是太感谢您了!”他说着竟拿出个篮子,里面装了十几个鸡蛋,“这是我刚从个老婆婆手里买来的,您定要收下,这是我的份心意。”

  王老师的脸庞阵抽搐,恍惚间,他想到了红军出发,那群老大叔大婶们个个手里捧着面饼,鸡蛋地朝红军狂叫,这刻,他感觉自己如同红军般威猛。

  “不用,傻孩子,把鸡蛋拿回去补补吧,你们才需要鸡蛋的营养。”王老师心中加了句,“你们给老师鸡蛋有什么用?给老师叫个野鸡,然后开个包间,老师就爱死你们了。”

  王老师赶走段虎,兀自笑道:“哎,学生们真是的,这点小事情也要感谢我。”

  沐晚晴心中好笑,原来又是自己错怪他了。看来他也并非是个喜欢吹牛的人。以后定不能再按照自己的思想来思考他了。他的确不是个平凡的人。

  卢友年心中愤愤不已,他怀疑那个学生绝对是王枫找来的拖,太夸张了点吧?居然还拿篮子鸡蛋来,太扯淡了!

  他面小肉不笑地说:“你们继续,我去上下洗手间。”

  他走,王枫摇头叹息道:“此人心术不正。”

  沐晚晴扑哧笑,没好气地问道:“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啊?”

  卢友年背后戳王枫脊梁骨,她心里不舒服,但王枫这么正大光明地说卢友年,她却仿若没有丝的不开心,只是觉得好笑。

  “你看不出来?”王枫面色正,诚实地说:“他看见我传的这么狼狈,就自以为很了不起了。然后肯定在你面前打击我,嘲笑我。当我说出我是救学生而如此的。他绝对不信,不过没办法,学生的出现击碎了他的想法。但学生的出现,绝对不会让他真的以为我是救了学生。他定是认为我故意找学生来演戏,他现在出去,说是去洗手间,我想绝对是去偷偷跟踪我学生去了。”

  王枫不是白痴,他虽然表面上装出很弱智,很颓废,很不堪的模样。卢友年的举动也没能从他的眼底逃脱。此刻他出去,绝对是去跟踪学生。

  段虎出门,秦少峰见他委靡不振地走出来,冲过去,着急地问道:“你这么把鸡蛋又拿回来了?”

  “老师不要,我能怎么办?”段虎气愤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