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气愤地说。

  “来了,里面有人出来了,可能是老师后悔想把鸡蛋拿回去,他贪小便宜的脾气大家都知道。快,躲在角落去,他出来就砸死他!”

  卢友年急忙忙地出门,他才不相信学生会有这么好心。肯定是拿了什么好处才会帮他演戏。刚出门,却看不见方才那名学生,左右打量了几眼。

  忽然!

  脑袋后猛地传来阵劲风!

  “啪啦”,阵阵嗡嗡的声音传来,他摸了摸后脑勺,股黏黏的感觉传到手中,那黄|色充满腥味的蛋黄被摸在手中,他心中阵恶心。旋即,他脑袋转过来的瞬间,十几个鸡蛋同时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正当秦少峰等人兴奋之时,却发现被击中的竟是卢友年。他们心下慌,想到卢友年在公车上大出风头,也是觉得有仇报仇了。

  出门便没来由地被群鸡蛋砸中,他哪里不知道是王枫的那群学生所为,却个人影都看不见,他后悔不已,暗想这些鸡蛋绝对是来砸王枫的,不想被自己接手,他真是冤枉死了!

  “如果不出意外,卢友年老师回来的时候绝对满脸蛋黄”

  王枫的话没说完,卢友年已经怒意满面地走进了咖啡厅。

  “扑哧!”

  沐晚晴还没等王枫的话说完,卢友年的进来已经验证了他的话。即便再矜持,此刻也是忍不住嗤笑出声。

  “卢友年老师,你怎么点都不注意形象啊。我是救学生,你不会调戏卖鸡蛋的大婶,被人家用鸡蛋砸了吧?”

  “你!”

  卢友年有气没处撒,恨恨地走进咖啡厅的洗手间,拼命地揉搓着脸颊,心中暗想,王枫,迟早有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个小小的教师竟在本少爷面前耍横,简直不知死活!

  他平日里说自己父母是小鲍司工作,这自然是骗人的,若是真将老爸的底子给掏出来,这份安逸,追求纯情美女的工作恐怕是没机会了。

  既然你王枫想和我作对,很好,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

  出洗手间的时候,王枫与沐晚晴谈笑风生,卢友年暗自生恨,别怪我卢友年不仁义,是你太过嚣张。

  “嗨,卢友年老师,发型很帅嘛。”王枫潇洒地摆手。

  “比不上王老师的鸡窝头型。”卢友年冷笑声,坐在沐晚晴的旁边,柔声道:“沐老师,会儿我们去餐厅吃饭吧,我定好了房间,绝对比和那群学生吃烧烤强。”

  “喂,卢友年老师,你说的什么话,大家起出来,你总不能只请沐老师个人吃吧?要么就别吃,要么就请所有学生教师吃。”王枫吊儿郎当地说道。

  “废话!”卢友年薄怒,“我是在海滨龙宫顶级餐厅,两个人吃就至少花费三十万,你请沐老师个人吃吃?”

  “哼哼!”王枫心下哑然,这小子挺有能耐地么?看来是小瞧他了,估计背后也有着不小的势力。懒散地道:“我要请么,大家可能还不去,但卢友年老师请,我想大家应该很给面子的。”

  “要请你自己请,我只请沐老师!”

  哪怕卢友年脾气再温顺,此刻也有点儿暴走了。更何况他点儿都不文雅,平时的伪装不过是为了赢得沐晚晴的好感。

  “呵呵,这你就太小家子气了,要不这样吧,会儿我请大家起去龙宫吃饭?”王枫的话刚说完,门外忽然窜进来群学生。为首的段虎大声叫道:“好啊,我们定给王老师面子。”

  身后群学生均是大声喧哗,眼看去,竟全是魔鬼核心成员。

  王枫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妈的,你们没必要落井下石吧?

  原来段虎等人偷袭成功之后并没离开,见卢友年愤怒地走进去,知道会儿绝对有好戏。所以直都围聚在外面看热闹。知道王枫大大咧咧地甩出这句话,他们才轰然进来,显得他们的支持王枫般。

  “呵呵,王老师,你的学生确实是十分支持你,如果到时候你无法做到这么大的排场,我会考虑资助你点的。”虽然丢脸,但总能打击下王枫嚣张的气焰。他卢友年手段倒是有点,却也没强横到定下龙宫顶楼,这绝对不是般人能够支付得起的。

  般情况龙宫顶楼都只有华新市的几大富豪才有资格,而且,这几大富豪基本都是海滨的股东。当然了,海滨幕后的老板压根就没几个人知道。

  此刻话已出口,不论如何,王枫也不能堕了面子。他原本喜好装逼,此刻不少人都盯着自己,尤其是沐老师那担心的模样。王老师将心横。自信满满地说:“卢友年老师,我没你这么衰,会儿我定会让你住进总统套房的。呵呵”

  第百十章~极品装逼~

  王老师要请他们去龙宫顶楼吃饭的消息传来,所有学生都兴奋地跑了过来。秦霜满脸疑惑,她虽然只是学校的个组长,但对于这些事情也多少了解点。不明白这家伙吹牛怎么吹得这么大,所有学生都知道了,不知道他准备怎么处理。

  苏菲菲将王枫拉到角落,焦急地问道:“老师,你这不是自讨苦吃么?龙宫顶楼你能预订?”

  “小菲菲同学啊,会你定要帮老师,你老爸不是这儿的股东么?让他帮帮老师吧。”王枫差点抱住苏菲菲的大腿。

  “不行!”苏菲菲眉头微蹙,严肃道:“我爸爸不过是个小鄙东,没这个权利。再说了,谁让你没事吹这种牛皮的。现在好了,看你怎么办!”

  老师太喜欢吹牛,不让他吃点苦头不知道厉害。哼,我才不会帮你了!

  其实苏菲菲也的确是没办法。海滨股东中,苏振南不过占了不到成的股份,而龙宫是整个海滨最有价值的消费场所,他自然没办法帮王枫。且,就算他有这个能力。他也不会帮王王枫这个吹牛不打草稿的人!

  “哎,老师还是自刎以谢天下好了。”王老师的眼角强行挤出滴眼泪。

  “王老师,要不然我帮你向大家道歉吧?”苏菲菲脸心疼地说。

  “当然不行!”王老师严肃地说:“老师什么都能丢,甚至是内裤都没关系。但面子是绝对不能丢的!”

  “但是你能办到么?”苏菲菲气呼呼地跺了跺脚。

  “小傻瓜,今天你等着做公主吧。”王枫慈祥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说道。

  苏菲菲好幸福,不论老师说真话还是假话,瞧着王老师成熟的脸庞,淡定的神情,她心中充满了暖意。这样的感觉让她甜蜜不已。

  “王枫!”

  个声音从远处传来,王枫转过头,只见对男女着着盛装脸惊异地朝王枫走过来。待得他们看清真是王枫之后,男子假装亲热地拍了拍王枫肩膀,瞧了眼他的衣着,鄙夷道:“王枫,当年你这么厉害,现在怎么狼狈不堪了啊?”

  “万新,拿开你的臭手。”王枫淡淡地撇了他眼,点燃支软中华,懒散地说。

  “哦,呵呵,是啊,您这可是品牌,我可不能碰坏了。”他毫不介意地笑了笑,挽起身旁艳丽女子的臂弯,轻笑道:“王枫,她是我女朋友,陈依依。曾经你还说她水性杨花,不过我不介意,反正我是男人,她是女人,她就是我的衣服,我想换就换。而她,也只是在乎我的钱,呵呵。”

  赤裸裸地挑衅,苏菲菲有些生气地走前两步,刚欲说话。王枫微笑地拦住她腰身,严肃道:“苏菲菲同学,被和这种垃圾般见识,我们是斯文人。”

  “哼!你是斯文人。在学校打老师,欺负学生,成天收保护费,和外面的混混鬼混,你也算是斯文人?”万新脸庞扭曲,冷笑地说道。

  苏菲菲目瞪口呆,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王枫,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丝什么东西。

  “我是什么人轮不到你来管,至少我知道你不是个好鸟。”王枫拉了拉苏菲菲的手臂,淡淡道:“苏菲菲,我们走吧,这种人的周围,空气是浑浊的。”

  “嗯。”苏菲菲点头,跟随着王枫准备离开。

  “等等!”万新连忙叫出王枫,冷笑道:“你当年不是说过我们就是群垃圾么?不是说过你以后绝对要比我们混的好么?现在看来你说的话都是假话,你才是个真正的垃圾!”

  王枫身子僵,缓缓转身道:“土包子,我告诉你,你犯贱别犯在我头上。当初从三楼滚下去的惨痛历史忘记了么?”

  万新身躯猛地颤,但随即恢复过来。长时间的高层生活造就了他的心理素质。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见到混混就吓得全身哆嗦的土包子,也不再是每天只吃顿饭,拼命百万\小!说,却对陈依依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苦苦痴恋的废物。

  “王枫,口舌之争不是男人所为,不如这样吧,当年我们个寝室的同学这次都来了。我们在龙宫三楼聚会,原本是没打算找你的,既然你来了,大家起聚聚吧,也好诉说下这些年来我们所见识过的,经历过的。怎么样?”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当年在王枫的滛威下,他忍辱偷生了三年,现在机会来了。他定要好好地回报王枫当年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

  “三楼?”

  王枫微微皱眉,轻蔑地笑道:“不好意思,我今天带着我的学生去龙宫顶楼聚餐,你们要不要来参加?”

  “顶楼?”

  这回不但是万新,就连他旁边那位打扮地花枝招展地柳依依地樱桃小子诩变成了字型。

  “是啊,我老师这次要请我们全班四十五个学生,还有三个教师起去,如果你们怕打破顶楼的酒杯赔偿不起,我老师是不会勉强你的。”苏菲菲皱了皱瑶鼻,脸鄙夷。

  她是个聪慧的女孩,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老师旧识。此刻似乎就是来打击王老师的。处于上流层次生活的苏菲菲自然懂得见招拆招,了解如何配合老师。

  “呵呵,小女孩牙尖嘴利,这样吧,到时候你去三楼找我们,我给你引荐以前的同学。”万新自言自语,全然没将王枫的话放在心上。开玩笑,龙宫顶楼在华新市都鼎鼎大名,真正能在顶楼抬起头的台面人物不超过二十个。

  他才不会相信王枫能请这么多人去龙宫顶楼去聚餐,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么?

  “土包子!”王枫冷笑声,轻蔑道:“难道你没听到我学生说去龙宫顶楼么?以前你只是脑瓜子不好使,现在连耳朵也不好使呢?”

  “你!”万新对王枫土包子这个称呼极为厌恶。当年王枫而再再而三地称呼他为土包子,就是因为他直穿的垃圾不堪,而且行动过于猥琐。有色心没色胆,更是被王枫指出了所有缺点,被同学取笑。王枫将他暗恋校花陈依依来说事,用不正当的手法希望能够骂醒万新。却没想使得万新怨恨至今,今日找到机会,他不好好羞辱番王枫,是绝对不会舒坦的。

  “很好,王枫,我倒是要看看你王枫究竟混到什么程度了。哦,小女孩,你是他的学生,那么,他就是你们的老师呢?呵呵,不错啊,当起人民教师了?有没有被学生打啊?就好像当初你打老师样,哈哈”万新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走吧,人和狗总是难以交流。”王枫摆了摆手,忽然转身道:“你,永远都是土包子,不论十年二十年,不会因为你多长了几根鸟毛而改变。”

  “王老师,他是你以前的同学。”

  两人站在甲板上,王枫懒散地吸着香烟,任凭着海风吹打着脸颊,心中说不出的郁闷。

  “嗯,高同学。”弹掉烟灰,脸上露出丝黯然。

  “你以前经常打他?”苏菲菲有些紧张地问道,这些都是老师的过去,虽然她迫切地希望知道,有怕老师会生气,不禁有些楚楚可怜地瞧着王枫。

  “呵呵”

  王枫吐出口烟雾,无奈地说:“他这个人,平时没什么本事,上课看黄小说,下课在厕所旁边偷看女生上厕所。这些也就算了,不过是人品差了点。他却偏偏喜欢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女人次次地欺骗他的钱财,他却毫不在乎,每天在宿舍魂不守舍。有次我气愤不过,拉着他下楼去看那个女人在和别人亲热,击碎了他仅存的幻想。还狠狠地打骂了他顿。结果他变得十分好学,我本以为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开始努力学习了。不曾想到,他这样做的目的还是为了那个女人。甚至有天晚上跪在那个女人的面前哀求她。我发现之后,冲过去把那个女人打了巴掌。他后来怀恨在心,直想报复我。而且还对那个女人抱着幻想,这些也就算了,我对他的怀恨无所谓。毕竟不是个世界的人,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机会碰面。不过就是因为这样,他在学校有了土包子这个称号。因为他天到晚的学习,不注意自己的行为。经常天就吃两个包子。而且身上直有股怪味。土包子的称号也就传开了。或许是他认为这是我手造成的。所以这些年来,他肯定对我的积怨越来越深。”

  解释完的王枫重重地嘘了口气,香烟已经焚尽,王枫转身,却发现苏菲菲脸神秘地盯着自己。不禁苦笑道:“你怎么了?”

  “老师,其实,我觉得你做的不错。你如果当初不那样做,或许他现在点出息都没有。至少他现在还能有自己的事业。虽然”

  “你是想说他现在还是和那个女人在起吧?”王枫摇晃着脑袋,无奈道:“他这个人死脑筋。不过想要欺负我,且看不起我教师这个身份,更是连我的小菲菲都敢得罪,我会让他大败而归!”

  苏菲菲忽然抱住王枫的腰身,娇声道:“老师,其实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的,只要你不讨厌我。”

  “傻瓜!”王老师的只手攀上了苏菲菲同学的小屁股蛋,那感觉,贼爽

  “老师讨厌!”苏菲菲绯红着脸从王枫怀中挣脱开,娇艳欲滴地说:“老师,我给爸爸打个电话吧,看他能不能帮你。”

  “不用了。你先回去,老师去做点事情。会儿会让你知道其实老师也很有钱的,嘿嘿”王枫摸了摸口袋那款黑屏手机,脸严肃。

  “真的不要我帮忙?”苏菲菲可以说是三年二班家庭环境最好的。虽然别的学生有的家庭的政府要员,但和苏振南这种商业大亨比起来,还是稍逊些。

  “不用,去吧,再不去老师要摸你屁屁了。”

  转身走到甲板边缘,王枫掏出了手机。

  “喂!”

  对面传来个破嗓子。

  “我操,你他妈别副公鸭子嗓子,当老子耳背啊?”王枫破口大骂。

  “王枫?”

  “少废话,我在海滨,会儿你安排海滨总经理和我见面,我要控制海滨龙宫餐厅。”

  “呵呵,车神王,其实这个忙我不是不想帮,只不过现在经营惨淡啊,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龙宫每小时给我赚的银子可是千万啊,你总不能让我血本无归吧?”

  “早知道你小子不会这么大方,说吧,你需要什么帮忙,我回华新市之后给你搞定。”王枫吐了口唾沫,找他帮忙就没指望能让他空手而回。帮忙是必须的。

  王枫是个神经病,为了件小事,他可以做出很大的动静。就好像那群老同学,他们想刺激自己,打击自己,王枫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从小就处于自卑状态的王枫不但不允许任何人看不起自己,他还要站在所有人的头顶。这样才能让小王枫在家庭所受到的空虚在学校弥补回来。所以在学校,所有老师都讨厌这个调皮的学生。尽避他成绩优秀。学生都害怕他,尽痹萍试的时候不论什么人问他,他都会帮忙。

  只因为,他比较暴徒,他会随便打人。

  所以,在卢友年的刺激与万新那般猥琐男的挑衅下,王枫不会退缩,哪怕吃点亏。

  “这才是好兄弟嘛,别忘记六年前我可是为你出了不少力啊。”

  “废话少说,你先帮我搞定,有什么时候回去再聊。”

  “成,就这样说定了。你的事情我会安排妥当。”

  第百十章~尴尬的装逼~

  家大型公司顶楼,名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阔开胸口的衣领,端起杯红酒灌进去,粗狂地对旁边的秘书笑道:“他妈的,王枫总算肯帮老子了。妈的,不容易啊,老子六年前就说要帮他逃脱罪名,让他帮我做事,却没想到他宁肯坐牢也不愿意。这回只要控制下海滨龙宫,不知道他脑子是不是灌水了。”

  “暴徒王枫?”

  “除了他谁还能让老子这么兴奋?”乔四爷得意笑,朗朗道:“在华新市混黑道,有了他的帮忙,我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

  “呵呵,恭喜四爷。不过据说暴徒王枫狡猾之极,他真的会帮四爷做事?”秘书不可置信地问。

  “这点你放心,我也没指望他能因为我帮他这么点忙而归属与我,不过我让他帮我点小忙还是没问题的,而且,只要有了开头,以后就好说话嘛。妈的,今天老子太高兴了。叫上所有股东堂口老大,老子开流水宴席!”

  王枫不曾想到自己个神经过敏的决定却让华新市南北两城的黑道教父乔四爷宴请所有下属大吃流水宴席。

  他走回学生集聚的地方,刚过去,学生们都围拢过来。段虎冷笑道:“老师,你不会害怕的不敢回来了吧?”

  “是啊,是啊,老师,你不是说带我们去龙宫顶楼的么?怎么还不带我们去啊?”

  “听说龙宫顶楼是除了九九秦淮楼最为奢华的顶级餐厅。那儿喝茶的杯子都是水晶做的。哇。太激动了。”

  王枫得意洋洋,摆手正色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