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但王枫那忧郁诗人般的气质,深邃古井般的眼眸,任何人看来都不会觉得他是个色狼。

  王物,也只会找些文静漂亮的女孩。这样泼辣的对象王枫不是傻子,他暂时还不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众人的取笑,王枫的声不吭,更是让女孩儿的怒火达到了巅峰,丰满的胸脯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俏脸绯红。王枫偷瞥眼,那也是别有番风味。

  的天性。更何况,此刻这小女孩说的并不是空|岤来风。但偏偏王枫那泰然自若,心神淡定的模样让人认为其实他是个正人君子。再加上他那成熟斯文的外表,忧郁诗人般的气质。所以这战女孩儿铩羽而归。

  好容易熬到站点,正当王枫转身下车的时候,那女孩儿也跟随着下车。没两步却跑到王枫的前面了。王枫根手指在鼻梁上抬了抬眼睛,微笑地从车上走了下去。

  王枫刚从公车上下来,他前面的女孩却猛地转过身,恶狠狠地盯着王枫,气呼呼地道:“你这个混蛋,干嘛跟着我?”

  第十章向我道歉

  “我跟着你?”王枫眉头微微挑,此刻四周没什么人,方才在车上他还装绅士,现在没那必要了。将黑框眼镜取下来,轻蔑地打量了她眼,冷笑道:“别长的天使点就自以为是,漂亮小妞我见多了,还真没见过你这烂脾气的人。”

  他。但这并影响他用外表去迷惑别人。女孩儿在车上的时候原本已经不再生气了。也知道他是先要下车。自认为王枫应该是个老实人,所以下车就想骂他。却没想到自己刚问了句,他反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心下暗恨不已,挺起饱满的胸脯,粉嫩红唇微微撅起道:“那为什么我下车你就下车?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如果不向我道歉,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小太妹也不会如她般牙尖嘴利。从口袋掏出支香烟点燃,慢悠悠地吐出口烟雾,四下打量几眼,淡淡地道:“你看这四周只有在百米之外有所中学,现在应该是上课期间,我想不会有人会进出。而路边也没见到什么人。如果我把你拖进巷子,你还能怎么着了?”

  他说完,脸上露出丝狰狞之色。

  女孩儿听他这么说,脸色顿时大变。想不到自己找的个托儿眼就被他看穿,心中不禁打鼓,这混蛋不会真把自己拖进巷子了吧?

  笔作蛮横,露出点儿都不害怕的神情,女孩儿撇嘴道:“有本事你找我兄弟单挑,欺负我个弱小女子,你算什么男人?”

  “那你还要我道歉么?”王枫冷笑不已。

  认深刻了。女孩儿心中暗暗纺,别让我再碰见你!

  “呵呵,这样最好,以后如果想找叔叔谈心就在这儿等叔叔。”王枫猥琐地笑,转身朝星海高中的方向走去。

  而他却没见到那名女孩儿恨恨瞪了他眼,偷偷摸摸地转到个转角攀上星海高中的围栏跳了进去。

  王枫信步来到星海中学边缘,大门前有块开阔地,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私家轿车,虽是马路周边,但这块空阔地足以保证出校学生的安全。校门两旁栽种了陈列的梧桐树,时值初秋,柔软的秋风清拂,卷起几片枯叶。走道每二十米便矗有盏如同七十年代欧洲油灯的路灯,整条走道别致雅兴,当真是条兴致勃然的林荫小道。

  王枫大步跨进校门,两名保安人们立马从保安室冲出来,拦住王枫的前路,疑惑地问道:“现在不是放学时间,您有什么事情?”

  态度还算端正,王枫将口道中的那张名片认出来,微笑地说:“我是李股东介绍来的,如果不出意外,明天我们就是同事了。”

  那两名保安凝视了王枫眼,确认了名片之后,对他道:“你等会吧,我们头刚出去喝酒了,估计还得会才回来。”

  “哦,那我能去里面随便转转么?”

  场,草皮嫩绿,看起来定非常柔和,群男孩在太阳下挥洒汗水投入地踢球,周围围绕着条橘红色的跑道;右边是篮球场球场羽毛球场和网球场,在边上还有单杠双杠和跳远用的沙坑,基础设施相当完善。

  道路的尽头是栋七层高的教学楼,中央是个直径约有两米的大钟,再过去就是实验楼办公楼〕堂学生宿舍教师宿舍,花园$泉走廊雕塑,切好得超乎王枫的想象:“在这里工作,我可以多活几十年啊。”

  漫步在林荫大道,王枫心旷神怡地欣赏着学校的美景。体育课上的男孩们都奋力拼搏,女孩儿们都玩着橡皮筋之类的有利胸部发育的运动。那雪白校服下的酮体让王枫心下颤抖,鼻头阵发热。不乐意地转过脸,只手伸进胯下揉了几下,龇牙咧嘴道:“老子为什么还这么‘愤青’?不就见了几个小美女么?想当年每天看片也没这么大反应啊。”

  这么忽悠没多大关系,倒是王枫膀胱却传来的股尿意。尿意愈盛,王枫有点忍不住了,恰好此时对手持网球拍的妙龄女孩儿从走道上经过,王枫连忙过去,情急之下拍了拍她们的肩膀,还没待他说话。那女孩儿“啊”的声,网球拍反手就这么盖在了王枫的脑袋上

  第十章苏菲菲

  王枫吃痛之下,只手捂住脑袋,叫道:“喂,你们干嘛打人啊?”

  “啊,对,对不起啊我还以为”年轻女孩儿脸蛋上浮起抹潮红,羞涩地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就想问问洗手间在哪里。”王枫那叫个郁闷,问个厕所也会被打,社会真黑暗

  “啊,洗手间啊,你看见前面的教学楼了么?教学楼门口左转,然后再右转,你会看到条走道,走到的尽头就是洗手间。”女孩儿很详细地说完之后,对王枫招手道:“大叔,您去吧,我们去玩了。”

  小美人笑,王枫的小心肝微微颤,但旋即听到对方叫自己大叔。我很老么?虚岁都只有二十三,怎么也成大叔了?自怜自唉了番,他按照小美女的指示来到了后面的条走道上。

  “奇怪了,这么大的学校洗手间怎么在这么僻静难寻的地方?”王枫疑惑地挠了挠头,也没多想,来到走道尽头,前面果然有扇洗手间的门,王枫急忙推开门,刚准备走进去,上方猛地头凉水扑了下来。

  王枫心下震,身形微微缩,狼狈躲过头顶上的盆凉水,衣服还是被沾湿了些。而当他看清楚眼前事物之后,他明白自己是被刚才那两个看似清纯可爱的美女耍了。

  这里哪是什么洗手间,这扇门后面,竟是大片碧翠竹林,不甚翠绿的竹叶在柔风中摇曳。王枫阵头晕目眩。他奶奶的,这该不会是哪群牲口在恶搞吧?

  正当他满肚子郁闷地准备转身回头的时候,天空忽然传来阵轻微的响声,灵敏度极强的王枫忙不迭地朝旁边挪去,微微抬头,只见个泛黄的纸盒子从天空掉落下来。

  “怦”地声轻响,王枫听着声音,知道里面定有些东西。否则个纸盒不会发出如此强烈的声音。而抬起头的时候,顺眼着墙壁瞄上去,他瞧见了楼上扇窗户是打开的。却没见到个人。

  “谁他娘的想害老子啊?”王枫嘟囔地踢了脚纸盒子,那两个小美女竟把自己骗到这里来。如果是身手没那么灵敏的人,估计两下都中标了。

  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谁做的。挠了挠头,王枫蒋黑框眼镜带起来,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他却不知道,当他离开之后,五楼那扇打开的窗户之内,张俏丽的容颜从窗户中钻了出来。牙痒痒地盯着王枫的后背,气呼呼地道:“好小子,身手倒是不错。下次让我看见你,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这女孩儿后面名健硕的男孩却拉了下她的手臂,着急道:“菲菲,快走吧,训导主任快过来了。”

  女孩儿转过头,冷冷地道:“害怕就别跟过来,我又没强迫你。”说完脚踢在墙壁上的灭火柜上面,冲进条走廊进入了教室。

  这女孩儿正是王枫在公车上遇到的那漂亮女孩儿,在她翻进学校之后,赫然发现王枫竟也是来星海中学的。于是她从从后门溜进教室之后,急忙给在上体育课的姐妹发了短信,密切监视王枫的举动。而后来王枫的切猥琐举动自然没有逃脱苏菲菲的眼线。就连他用手挠胯下也被苏菲菲的眼前用手机拍了下来。

  苏菲菲气冲冲地走进了教室,如进无人之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啪啦”声用自己课本狠狠地盖在了课桌上。正津津有味上课的数学老师被苏菲菲地举动吓了跳,本想呵斥几句,苏菲菲却猛地抬头,瞪了眼已近中年的数学老师,冷笑道:“想本本分分地上课拿薪水就别惹我!”

  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终于还是憋了回去,他只是个小小的老师。这群学生却大多为名流富豪子女,他得罪不起,也不敢得罪。只得调整好心态准备继续上课。刚说了句话,又听到段虎那破锣般的声音。

  “菲菲,那小子走到操场了!”起先跟着苏菲菲偷袭王枫的那名男生忽然叫道。

  “真的?”苏菲菲连忙转过头瞧了眼段虎的可视手机,笑脸上顿时洋溢起兴奋之色,咬牙道:“通知操场上的人,让他们拖住那小子。段虎,把你的那群狐朋狗友都给我拉过来,本小姐今天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段虎面色微微犯难,尴尬道:“这样做训导主任会整我们的。”

  第十二章魔鬼班级

  “怕什么?”苏菲菲脸色变,冷冷道:“训导主任也不是每逃诩到处巡逻,你要是怕可以不去,不过如果你不去的话,以后别找我吃饭!”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哪里受得住自己梦中情人的激将,二话不说,立马拨打了几个电话,吼道:“我不管你们在上什么课,马上去操场!”

  他们在这儿肆无忌惮地嘶吼,完全没将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放在眼里。而数学老师也只是无力地叹息着。这样的学生?这样的下代?中国靠他们还能发展么?

  苏菲菲拍了拍段虎的肩膀,笑语盈盈地夸奖道:“好兄弟,走吧,跟我下去,帮我好好教训他!”

  段虎重重地点了点头,得到梦中情人的肯定,他心中浮起团抹不开的甜蜜。

  苏菲菲带着段虎与另外名死党女孩出了座位,对脸目瞪口呆地数学老师莫老师说:“我们去洗手间。”说完也不顾老师是否答应便大模大样地走了出去。

  莫老师苦涩地笑了笑,待他们出去之后,他缓缓地关上门,对下面的四十多名同学说:“好了,我们继续上课吧。”

  说完拿起讲义继续在讲台上勤勤恳恳地将自己肚子里的知识传授给听讲的学生。

  “苏菲菲究竟被什么人惹怒了,怎么感觉她更年期提前二十年到来了。”秦少峰收到条短信,瞧了眼身后的四眼同学,疑惑地笑了笑,回了条短信。

  “或许不是学校的学生吧。”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人惹她了?”

  “不清楚,不过她今天来教室就开始发短信,或许是在外面碰到什么人了。”

  “要不要去调查下?”

  “当然要,派个人出去,会儿给我消息。”

  秦少峰发完短信,将手机放会口袋,带上眼镜认真地听老师那枯燥却对以后有莫大帮助的课程。

  不会儿,名猥琐的男生捂住肚子向莫老师请假去洗手间,自然而然地,这又引起了同学们的番笑话。

  整个教室都恢复了平静,表面上看起来,大家都在认真听讲。但莫老师知道其实教室内部绝对各自提防。秦少峰的组织与苏菲菲的组织之间从来没有停止过斗争。作为星海中学最臭名昭著的三年二班,也同样是所有坏学生希望进来的班级。星海中学的校园网上,三年二班美女最多,帅哥最多,有钱人最多,唯独学习成绩好的最少。但偏偏,三年级总分第出自这个班。

  他们曾经有将老师吓的个星期不敢来上课的光荣历史。他们也有全班逃课,唯独只剩下个学生个老师在教室的奇迹。他们更有在华新市学校表演大赛时期,拿下舞蹈等奖,武术等奖,文艺等奖,包囊了所有的奖项。而所有奖项,都出自星海中学最臭名昭著,却同样最出名的班级,三年二班。

  校园网论坛上称其为魔鬼班级。

  个即将面临高考的班集体,在进入高三,第个月,便将三门老师整得辞职。最夸张的就是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段虎,这名武术世家出身的小少爷直接将体育老师打进了医院。体育老师出院的第件事情就是辞退了三年二班体育老师职。

  这样个班集体,不但为星海中学带来了巨大的荣耀,也为星海中学抹了天大的黑。

  而苏菲菲与秦少峰就是这个班集体的两大首领。人主持男生组织,人主持女生组织。当然了,男生组织与女生组织并非全部是男生或女生。男人加入女生组织是为美色所迷惑。而女生加入男生组织,自然是被帅哥勾引。

  当初两个组织在交战中,不时出现细,以至于现在组织的制度越来越严格,也越发的趋近成熟。

  当王枫走到操场的时候,他老远就瞧见了观众席下有洗手间,急匆匆地穿过操场,准备进洗手间的时候,忽然几名女生围住了王枫。

  王枫面色变,严肃地道:“找我有事?”

  “你是学生?”名花枝招展的女同学问的同时,不忘挺了挺那雄伟的胸部。

  痹乖,这哪里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啊,简直比母牛的还要坚挺,太美好了

  “你见过我这么大的高中生?”王枫反问句,视线却在几名女学生的胸部打了个转,顺便在心中点评了下她们以后的发展趋势。

  “以前没见过,现在见到你了。”另外个女孩冷笑声,眼中透出抹冰寒之色。

  第十三章“暴徒”对“魔鬼”

  王枫也发觉了气氛不对劲,四周不少学生都瞧着自己这个方向。与此同时,他瞧见教学楼楼道上十多名学生冲了下来。任教的体育老师远远地躲到旁蹲在地上抽烟。看都不朝这边看眼。

  他不是白痴,看出问题所在,这群女生是来拖住自己的。大部队应该随后就到。但自己似乎没对不住他们吧?仔细打量了眼几名女生的面貌,心中回忆起自己入狱前非礼过的小女孩。应该没有她们。

  难道是见我长的太帅,想泡我?

  不过这个想法在分钟之后,他彻底在内心扼杀了。

  因为操场对面在群男学生的簇拥下,名花季少女满脸寒霜地走了过来。他们所行之地,学生们都让出道来。显然对他们十分畏惧。这名花季少女王枫自然认识,不就是在公车上辱骂自己的那名美女么?

  想不到她竟是星海中学的学生,而且,她的势力似乎不小。王枫在考虑究竟是和他们动粗,还是委曲成全,说句对不起算了。群小屁孩为了这么点事情闹的这么大,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在损别人的时候似乎忘记自己当初也同样是不知天高地厚,才会惹官司蹲了六年监狱的。

  如果此刻的王枫想离开没人能拦住他。虽然那群跟着女孩子走过来的男生人不少。但十来个小男孩想拦住黑石监狱的“终极暴徒”,简直是此人说梦话。

  不过他是来这里工作的,与学生之间闹矛盾,以后工作起来难免多出些麻烦。微微笑了笑,从口袋摸出支五块钱包的红河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上口,潇洒地吐了口烟雾。

  他打算道歉,现在的自己早已不是当初的小混混,他的性格要平稳了许多。何况只是群小屁孩,他并没放在心上,顶多和她说句对不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待得苏菲菲走过来之后,王枫很是从容地招手道:“嗨,小美女,我们真是有缘啊,这么快就见面了。”

  打完招呼的王枫瞧见了苏菲菲身后还有两名可爱的少女,居然就是将自己引进那个假洗手间地方的女孩。不禁心下叫苦,想不到自己进学校就被他步步地引进陷阱了啊。心下感叹,这群学生的心机还真不的般的厉害。

  “哼!的确是有缘,不过你今天会死的很惨!”苏菲菲站在王枫对面,那群男生顺便便将王枫团团围住。

  “呃”王枫吐出口烟雾,苦笑道:“你们是在拍戏?”

  “拍戏!?”苏菲菲哪里想到这家伙此刻竟还如此的神情淡定,不禁冷笑声:“今天不把你打的内出血,你真不知道本小姐的厉害!”她说完对旁的段虎说了几句,段虎向那群同学使了个眼神,缓缓站出来,对王枫道:“就是你欺负了菲菲?”

  “哦?她叫菲菲?名字不错嘛,姓什么?”王枫弹掉烟灰,不去理会段虎的质问,转身对苏菲菲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苏菲菲气呼呼地呵斥道。

  “作为学生,基本礼貌你应该知道吧?别人为你姓名,你总不能不回答吧?再者,我比你大个四五岁,怎么算也是你的长辈,你告诉我应该没关系的吧?”王枫满脸严肃地说,丁点儿也看不出他是开玩笑。但偏偏,这话听在苏菲菲的耳中,她便感觉王枫还在嘲笑她。冷冷地哼了声,喝道:“给我打他!”

  “等等!”王枫连忙将香烟扔掉,哭丧着脸道:“这里这么多人,你打我,让人家看见了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到。”苏菲菲冷冷笑道,紧接着对段还了个眼色说:“动手。”

  “再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