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音。王老师渐入佳境,尽避那破烂录音机还经常卡壳,却不影响王老师的发挥。句句悲凉的歌词从王老师的嘴里蹦出来,形成了那美妙之极的歌曲。学生们也渐渐地沉寂了下来。泳池旁边除了王老师的歌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唱这首歌,王老师想到了在监狱的那几年生活。与群狱友修葺茅草屋,清扫厕所,些污秽不堪的事情他几乎都干过。不论是厨房小弟,还是洗衣房大工,他无所不能。想到这些凄凉的事情。王老师悲哀外露,此刻更是发挥到了极佳境界。

  “啪啪”

  曲唱毕,学生们惊喜地鼓掌,太棒了!想不到老师竟也能唱出这么好听的歌曲。男生还不怎么感觉。但女生们听到老师那磁性充满了安全感的声音,个个小心肝都跳了起来。老师真是个有安全感的男人,太完美了。

  王老师装腔作势地咳嗽声,柔声道:“同学们,老师觉得这下还没发挥出真实水平。不如再来遍吧。”

  学生们手中的皮球毫不犹豫地砸向了他。

  王枫只脚放在游泳池,舒爽地吸着香烟,忽然感觉到后面传来阵危险的气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块巨大的蛋糕扑面而来。王老师下子就失去了视线。耳边传来学生们大声喧嚣。他暗自不爽。妈的,老子在这儿故作沉思,没打搅你们吧?

  个好听的声音响彻耳畔,“王老师,我帮你擦擦吧。”

  是沐晚晴,这美女永远都是那么的恬静,声音柔美动人。模样儿更是极品小家碧玉,说不动的惹人怜惜。

  香风飘来,王枫忍不住耸了耸鼻子,脸上传来柔软的感觉。蛋糕被拭擦掉,王枫用游泳池的清水摸了几下脸庞,苦笑道:“学生真是太顽皮了。”

  “呵呵。”沐晚晴淡淡笑,说道:“你怎么不和学生起玩啊?”

  “别胡说,为人师长,怎能和他们嬉皮笑脸,我要保持形象。嗯,在他们心中建立个高大威猛的形象。”王枫严肃地说。

  还威猛?你在他们心中早已破烂不堪。她也不点破,只是掩嘴轻笑,道:“王老师,我和想问你啊,你到底认识什么人。他竟有这么大的面子,可以让你住在龙宫,还请来超豪华的皇家乐团。”

  “这个”王枫苦笑声,轻声道:“这件事情要从年前说起,当初我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个孱弱的老奶奶,出于救死扶伤的革命精神,我扶了她把。结果她给了我张名片。说是我不论有任何需要,她都会满足我。我当时以为只是开玩笑。不曾想到真的有用。下次你要是碰见老奶奶过马路,定要去扶把。说不定她还能给你个帅气的老公。”

  这家伙!

  总是喜欢胡扯,沐晚晴没好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道:“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正儿八经地说几句话。”

  这亲昵地拍肩,让远处的苏菲菲看了个正着,她手中的瓶汽水险些捏爆,心想,沐老师是个騒狐狸,竟敢勾引我的王老师。哼,定要让你好看。要不然以为我苏菲菲是菜鸟了。

  “哎哟,我们的苏菲菲大小姐怎么板着脸啊,谁欺负你了?”沈若雨笑语盈盈地问道。

  “哼,不要你管,本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苏菲菲将瓶汽水扔出去,酸溜溜地坐在旁的椅子上生闷气。

  第百十八章~打倒小日本!!~

  王枫与沐晚晴美美地聊了会儿,这才爬起来。

  见苏菲菲脸气愤地坐在旁的椅子上不做声,而那群学生都兴高彩烈地胡闹。不禁好奇地走过去,含笑道:“小鲍主,谁欺负你了啊?”

  “哼!”苏菲菲别过头,给他个不理睬。

  “哟,小鲍主生气了啊?告诉老师,老师帮你把他扔进海里喂鲨鱼。”王枫坐在苏菲菲身边,义正言辞地说。

  “就是你,你个坏老师!”苏菲菲小嘴微微嘟起,说不出的可爱动人。

  “我?”王枫挠了挠头,莫名其妙地道:“老师今天好像没偷看你的内裤颜色吧?”

  “色狼!”苏菲菲忽然掐住王枫的脖子,气呼呼道:“你这个坏蛋,大色狼,我掐死你!”

  “唔”

  王枫见状,连忙把将她拽到角落。若是让那群小兔崽子发现,老子形象将会荡然无存。任凭苏菲菲掐着自己的脖子,双手搂住她的小蛮腰,笑呵呵地道:“苏菲菲同学,你要是再不放手,老师要体罚你了。”

  “哼,给你打死算了,反正我没人疼没人爱!“苏菲菲小脸粉红,贝齿咬着樱唇,说不出的诱人。

  “好了好了,究竟怎么回事?”王枫叫苦不跌,小美妞撒娇,他可抵挡不住。

  “不告诉你!”苏菲菲冷哼声,不再与王枫说话。

  “呃”王枫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苦笑道:“要是没事,那老师就出去了。”

  罢欲转身,苏菲菲急忙拽住他的胳膊,气呼呼道:“不许走,在这儿陪我。”

  “呵呵”王老师心中得意,小丫头想和哥哥我斗,你还是太嫩了。

  坐在阳台上,王枫吸着香烟,吹出个烟圈,神情怡然自得。苏菲菲坐在他的身旁,挽住他的手臂,模样说不出的乖巧动人。见王枫似乎有些出神,苏菲菲低声道:“老师,在想什么呢?”

  “没。”扔掉烟头,他淡淡地道:“如果我们能辈子住在这儿,其实也挺不错的。”

  “是啊”

  苏菲菲兀自将头靠在王枫的肩上,轻声道:“老师,你说菲菲陪你辈子好么?”

  说着,那双明朗美丽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王枫。

  “呃。”王枫愣,瞧着苏菲菲那副认真的模样,傻呵呵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不可能的。你还要读书,老师还要工作。不过是幻想下而已。”

  “不是,老师,我是认真的,我陪你辈子好么?”苏菲菲倔强地说。

  “”王枫挠了挠头,捏了捏她粉嫩的俏脸,笑道:“小傻瓜,你以后毕业了要工作,还要找男朋友,结婚生孩子。那时候老师也老了,你怎么能陪老师辈子呢?”

  “不要!”苏菲菲将头靠近王枫怀中,轻声道:“我不要找男朋友,也不要结婚生孩子。辈子都要和老师在起。”

  王老师心下跳,他心中微微犯难,小丫头春情荡漾,可不能让她越陷越深。老子可不是个好东西。见到美女就会流口水的家伙,岂能害了人家纯情小美女。

  哀了抚她的脑袋,柔声道:“苏菲菲同学,我们只是教师与学生的关系,你别想太多了。老师照顾你是应该的。”

  “什么!”

  苏菲菲豁然将头抬起来,美眸中蕴含了大量的泪珠,嗫嚅道:“老师你说什么?”

  “呃,老师是说,我们是师生关系,也可以是朋友关系。但是你也被想太多了。你还小,需要认真读书。”王枫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地说。

  “那”苏菲菲顿了顿,接着道:“当初老师不是答应做我的男朋友了么?”

  “傻瓜,都说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再说吧。”王枫苦笑不迭。

  “但是”苏菲菲话锋转,问道:“老师你不能找别的女人好么?或者老师找别的女人别让我看见,不然我会伤心的。”

  “呃。”这丫头,说的些什么话啊,老师找女人都不行了?难道想我憋死?

  王枫轻笑声,点头道:“放心吧,苏菲菲同学这么漂亮大方,聪明可爱,老师当然不会找别的女人了。”

  “嗯!”苏菲菲喜上眉梢,抱住王枫的脑袋,亲昵地将头靠过去,小脸上春情荡漾,羞涩地将红唇印在王枫的嘴唇上,王枫身子僵,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苏菲菲,心中难受无比。妈的,老子不行,老子忍不住,满天神佛都别怪老子,老子已经忍了很久了。只是小小地亲热下,你们别用雷劈我啊!

  苏菲菲得寸进尺,粉嫩香舌悄悄度过去,王枫愣,旋即咬住那娇嫩的小香舌。唇舌相交,方才两人的那丝身份尴尬顿时烟消云散,苏菲菲瑶鼻喷洒出灼热的气息,情欲渐渐化开,娇躯软软倒在王枫怀中。

  香甜美妙,王老师乐此不彼,尽情挑逗苏菲菲那可爱香舌。苏菲菲被她撩拨得欲望难当,双腿紧紧夹住王枫腰身,轻轻地摩擦起来。

  “唔”

  王老师知道不能继续了,要不然苏菲菲同学非得走火。

  连忙与苏菲菲分开,瞧着她那娇媚动情地俏脸,王老师舍不得啊!

  “老师”苏菲菲俏脸嫣红,羞涩地低垂下了脑袋。

  “乖乖”王老师伸出狼爪,拥住苏菲菲的小蛮腰,扼腕叹息道:“苏菲菲同学刚才胸部顶到老师的小心房了。”

  “嗯”老师怀中的苏菲菲娇羞地扭动几下,美态百盛,甚为羞涩。

  连续三日,王枫展现出超强能力,不断将学生们逗的团团转,更是将卢友年同学打击的悲怆之极,王老师心想,和老子斗,你拍马也赶不上。

  在登上飞机回华新市的那天,王老师扭过头瞧着背后那华丽美好的海滨龙宫,心下哀叹。悲哀的生活即将开始,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哎呦!”谁他妈把老子绊倒了?

  瞧着群群捂嘴偷笑的学生,王老师心情郁闷。这还没回去就给老子下马威,太无耻了!

  苏菲菲也是满脸的笑意,并没给王枫任何提示。

  罢回学校,王枫还没来得及进办公室,便听到个极为让他震怒的消息。

  “小日本来学校访问三天,与华新市的莘莘学子比拼华夏文化与系列的古典名著。”

  “我日!”

  王老师猛地拍桌子,破口大骂:“他妈的,小小个弹丸之地,竟敢与我泱泱大国比拼,他们是不是找虐来了?狗日是,在家里被群牲口逼着吃屎吃傻了吧?竟跑到咱们星海中学还耀武扬威,同胞们,雪耻南京之难的好日子来了,以我们最大的热情回击他们!”

  “义无反顾,打倒小日本!”刘大为单手撑天。

  “为了十三万万同胞,不惜切代价踩扁他们!”老实的何亮被他们彻底带动了。

  秦霜在办公室里听到这个声音,不禁苦笑无语。自从王枫来到这里,办公室的气氛不再像以前那般死气沉沉,现在那群木瓜老师都变成了火爆。实在有趣活泼。秦霜假装冷酷地走出办公室,严肃道:“小日本是来学习我们华夏博大精深的知识,你们别听王老师胡说八道,他这个人总喜欢不务正业,你们别被他带坏了。”

  “呃,秦组长,这话就不对了,我刚凝聚起大家赤裸裸的民族自尊心,你这样让我很受伤!”王老师面露惨痛之色。

  “无聊!”秦霜撇了撇柔唇,淡淡道:“明天会有个语文交谈会,我会派你们其中的三名教师去,到时候不论你们用什么办法,都要将他们击败!”

  “秦组长,我报名参加,谁要是和我争名额,我会去找黑社会仇杀你们!”王枫龇牙咧嘴冲出来,面露哀求之色。

  “哼,你别乱说话。这里不是海滨,稍微注意下形象。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点没边。”秦霜苦口婆心,哪里还有半分冰山女强人的味道。

  “谢谢秦组长关心!”

  “王枫,这场海滨之旅似乎收获颇丰,老实交代,和秦组长发展到什么阶段了?如果有必要,我会给你们未出世的孩子准备份大礼,讨好上司开心,到时候也好升迁。”刘大为甚为开心地说。

  “滚蛋!”王枫踢开刘大为,严肃道:“老子和秦组长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你,还有你,别想的那么复杂!”

  “切,都男女关系了,能纯洁到哪里去啊?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保密。对了,做过b超没,是男还是女,男的干脆就叫王八蛋,女的叫王九蛋,嗯,我觉得这两个名字绝对符合你王枫的孩子的要求。”

  “我日”

  王枫终于见识到什么才叫山更比山高了。

  在办公室枯燥地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这才轮到他的

  第三节课,语文。

  夹着讲义走进教师,学生们几天的海滨之旅不显疲劳,精神面貌极好,王枫大大咧咧地道:“上课。”

  “老师好。”

  安静地坐下来,王枫将讲义放在讲座上,义正言辞地道:“同学们,告诉大家个热血的消息!”

  “什么?是不是从明天开始,持续性放假个月?我觉得每个星期放次太过间歇性,严重打击我们玩耍的心情。”

  “有可能是告诉我们从明天开始不用上课了,高考的时候来学校报道下就解决问题了。”

  王枫被学生们番胡言乱语说的有点儿崩溃,刚欲发飙,段虎豁然站起来,断喝道:“你们太幼稚了!”

  “哦,段虎同学,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王老师饶有兴致地盯着他。

  “我觉得应该是老师集体准备罢工,星海中学不再需要老师,大家想干什么干什么。高考的时候学校安排人帮我们代考,我们轻松进入华新大学。”段虎面色沉稳,慷慨陈词地说。

  “我日!”

  王枫将桌子上的讲义砸向段虎,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这么想老子失业啊,告诉你,老子要是失业了也要拉你下水。奶奶的!”

  第百二十章~丢中国人的脸!!~

  疯狂地飙车出门,二十分钟之后,王枫出现在菊花堂总部,几名认识王枫的小弟领着他来到地下室,进门便见到阳痿刀疤脸诸人萎靡地坐在中间张大桌子旁边,脸上露出了疲惫之色,仿若被十八个女人般。表情痛苦不堪。

  “怎么回事?”王枫脚踹开老花,坐在椅子上,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

  从他们的表情看,应该是出了大问题。若不然群猛男也不会窝在起思春。

  “老大,计划很顺利,只不过”阳痿脸上露出丝悲痛之色。

  “什么?”王枫微微皱眉。

  “我们的计划太顺利了,结果几个帮派拼的你死我活,妈的,竟没留下几个守堂口的。搞的我现在肚子火没地方发泄。蹂躏那群毛都没根的小混混,我又有点不爽。所以想让老大主持大局,我们究竟是去金碧辉煌找十八个小姐大搞场,还是去踩扁他们?”

  他说完,王枫猛地抄起个盘子砸在他的脑袋上,破口大骂:“我操你祖宗,狗日的,老子冒着生命危险翘班,你居然告诉老子这个消息,你他妈不想在十里街混了句话,老子把你踢到阿根廷去!”

  老花与刀疤脸连忙后退数步,警惕地盯着王枫。只待他发飙,就打算夺门而逃。

  “哈哈。他妈的,老大,老子这不是邀你来起庆功的么?这次要不是你做军师,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将群中坚力量踩扁。你可是我们的福星。不请你来,我们就算抱着小姐在床上了,也没动力啊!”阳痿傻呵呵地笑了笑,给王枫扔过支软中华,道:“抽这个吧,哥们现在有点银子,五块的红河抽多了,换个口味。”

  “妈的!”王枫没好奇地点燃中华,将他们招过来,低声道:“现在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每个帮派的老大都在休养生息。拿出你们的看家本领。在南城横行圈,然后个个去找他们的茬,先和他们谈判。如果不肯归属你们,直接灭门!”

  阳痿挠了挠头,低声道:“但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我们怎么办?相信他们已经知道是我们在背后搞鬼了。”

  “呵呵,这个好办,谈判之后,派几个人盯着他们。有矣诏就攻击,绝不给他们任何考虑的时间。杀鸡儆猴你们知道吧?只要你们拿出点魄力,他们想不服从也难。”王枫潇洒地吐出口烟雾。

  这群兄弟有本事,自己在海滨潇洒了三天,他们就将事情搞定。华新市党派之分主要要经过次大洗牌,究竟谁才是最后的赢家暂时还很难说。十里街的菊花他那个,鹊桥接的白虎帮这些帮派只不过是外围帮派,并没有真正深入华新市的高级黑社会。不过只要菊花党能拿下所有外围帮派,到时候他们就有机会参加五年举行的华新市最大谈判会议所,那才是真正分割利益的会议,只要能进入这个会议,就能代表在华新市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

  “嗯,好办法,刀疤脸,带上三百个外围兄弟去南城逛圈,爱怎样就怎样,看见不爽的人就砍,明天开始办正事。”阳痿吩咐道。

  “好任务啊!”刀疤脸搓着手掌,走出了地下室。

  王枫冷眼瞧了他们眼,淡淡道:“他还不值得你们信任?”

  “暂时还在考验,不过也差不多了。刀疤脸很忠心,这次计划他也出了很大力气。这件事情过后,我们就打算拉他进入内部。”

  “嗯,最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样才能让他们真心为你们卖命。”王枫吐出口烟雾,淡淡道:“好好干,只要能把南城的外围堂口控制住,到时候你们就能争取最大的利益。”

  “老大,其实我觉得”阳痿吞了口唾沫,道:“如果你带领我们,肯定能参加红花议会。”

  “滚!”王枫苦涩地道:“老子当初进去就说过以后不混黑道了,除非万不得已,不然我是不会走这条路了。安心教书其实也很美妙。”

  “既然老大不愿意,那我们也不勉强。不过,嘿嘿今天是不是和我们去疯狂下?”老花满脸滛秽地说道。

  “不了,我还要回去安排些事情。妈的,小日本来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