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识方面比较擅长。但这种问题实难回答上来。不禁同事都将目光停留在了王枫的身上。

  “你们泱泱大国竟将别人的文字,祖先当做自己的。这简直是欺世盗名!”小日本亢奋地讲述完毕,坐下来冷冷地盯着王枫等人。他们都准备了几个月,要是连几个小教师都对付不了,那就真是生不逢时了。而且王枫给他们的印象太坏。原本是没打算这么直截了当地讽刺顺便侮辱他们。此刻哪里还能忍住,个劲地诋毁漫骂中国,他们似乎忘记这里并不是日本,而是中国。

  学生们与沐晚晴等人都紧张地盯着王枫,日本人的提问太过刁钻刻薄,句句都在诋毁中国。他们都怕王枫等人会回答不上来,却只见王枫猛地拍桌面,怒叱道:“简直派胡言!”

  众人惊愕万分,王枫立马又道:“我中国乃泱泱大国,岂是欺世盗名之辈,就韩国那些蝌蚪文也算得上是国文?狗屁不通。孔子若是韩国人,那么他的这么多门徒怎么都在中国建功立业,我告诉你们,孔子定是中国人,要不要我找出万条证据来证明你所说的纯属扯淡?你们作为亚洲强国,竟会相信网络上的些垃圾消息,真是荒天下之大谬。还有,别拿我们的文字说事,实话告诉你们。我们的文字是全世界最强大,最全面的文字。韩国那些受精卵还未进化好的蝌蚪文也敢班门弄斧,真是可笑之极。还有,端午节之类的节日也不会是韩国的。我们中国人吃粽子划龙舟的时候,那群韩国棒子还在原始状态奋斗,让他们多学学朝鲜人的不耻下问才是正途,盲目自大,歪曲历史是可耻的行为。你们不但不弄清楚事实,还在这儿大放厥词,简直是不知所谓。作为国家代表,像你们这样的人才真是不多见。也难怪,什么样的国家出什么样的人才。个以影片作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国家,智商有你们这么多,也算是大奇迹了。如果你们想和我们讨论文学,我乐意奉陪,哪怕是指点你们二,也未尝不可。但你们这些纯粹狗屁不通的东西就别拿出来炫耀,你不丢人,我还替你们丢人!”他连珠炮般骂出来,长长出了口气,坐下来,震耳欲聋的掌声响彻操场。学生们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王老师简直太帅了,那语气,他挥手间指点山河的架势,真是让人惊艳啊!

  小日本被王枫的番说辞诋毁的不知所措,交头接耳了半天,另外名女性代表站起来,不屑道:“正如你们国人样,在强大国家面前,你们永远卑躬屈膝,点儿主见都没有。甚至于对凌辱过你们的国家都无动于衷。东亚病夫不是白来的。这就是你们现在的病态,完全没有点儿中国人应有的骨气。王先生,我说的对么?”

  她冷冷地坐下,王枫脸色大变。他妈的,赤裸裸地挑战,老子日你全家!

  王枫站起来,敲打了几下桌面,冷笑道:“这位可能拍的女士,你这些话都是无稽之谈,中国有史以来就是文明大国,我们并不是没这个能力去反击。只不过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各国的友好来往,我们直都十分的谦虚。”他话锋转,冷哼道:“不像你们日本人,成天想着大战,点本事都没有。美国小弟还在我中国人民共和国叫嚣,真是不知死活。实话告诉你,就你们那点弹丸之地,我们随便扔个核武器过去,你们就得全军覆没了。对了,听说你们现在全部是平房,都不敢住楼房啊?是不是都怕自己的家园随时被别人攻占,所以弄个平房,到时候好逃跑啊?”

  众人哈哈大笑,尽避王枫的说辞中漏洞百出,但贵在他将对方的话题接过来,而且狠狠地打击了对方的嚣张气焰。

  “你”那日本女人脸色苍白,手指乱颤。

  “我什么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王枫断喝道:“前几天我看了部名字叫做‘合家欢乐’的日本,我可以断定里面扮演女儿的就是你,别以为你蒙着脸我就看不出来了。中国有句古话:别以为你披着马甲我就认不出你来了。你这种做法无疑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像你这样的垃圾,破烂最好是滚回老窝永远不要出来。你很想?你很想和你儿子,和你儿子上床?抱歉,我中国是文明大国!不屑与你这种社会的渣滓为伍!”

  王老师声势逼人,咄咄逼人,口气十分嚣张。那群小日本不论用什么来攻击王枫,他都振振有词且在情在理地反击回去。且还能顺便问候下那群人的全家。下面学生听的热血,差点抱住王枫大腿失声痛哭。

  “你你”

  “别你啊你,是不是要死了?要死了我给你介绍家火葬场,他们的火化技术很先进,定会让你连渣都留不下!”

  “好!”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声大叫,所有学生都尖叫起来。太爽了,哪个老师敢这样对待日本友人?哪个老师敢如此的口齿伶俐且十分之不闻名。就连何亮刘大为在上面都听的热血,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

  那群日本人委靡不振地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如同斗败公鸡失去任何斗志。

  王枫冷笑声,朗朗道:“别以为学了点皮毛就能来我国嚣张,告诉你们,像你们这样弱智的人只适合去那些原始社会传教,在这儿,你们还不够格!”

  火葯味渐浓,起初小日本的挑衅让王枫着实十分恼火,妈的,连我们国家都骂起来了。老子要是再不反抗,那不成软蛋了?

  王枫系列攻击极强的说辞打击地回答咂舌不已。不论他们说什么,王枫都能在第时间内将对方逼回去。这样来,学生们更是激动万分,最后甚至有学生疯狂地吹起口哨。甚至于不少学生还拿出手机不断地拍摄王老师英姿飒爽地酷毙姿态。

  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如何,个日本人坐的直忽然‘蹦跶’声,缺了个脚边,整个人顿时坐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众人见到均是‘哈哈’大笑,王枫言辞尖刻地道:“说你们不对,你还真给我得瑟了,你这种人太过虚浮,不肯脚踏实地的学习工作,最后的下场就好像你们国家样,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发展!”

  尽避王枫不止次提到日本,但现在的学生又有几个学生没听过这个名字呢?是以王枫所说不太文雅,却也得到了学生的大力支持。

  下面掌声片,自然全是给王枫等人的,而那群小日本仿若萎靡般,失去了任何斗志。王枫脚将面前的桌子踢开,冷冷道:“你们这样的废物我不屑与你们同台!”说完大摇大摆地离开,留下了群脸惊愕的小日本。那群学生也个个鄙视地瞧了小日本眼,豁然退场。

  训导主任心下暗恨,王枫太不知好歹了,竟如此对待日本友人。简直不可饶恕!

  学生们交头接耳,方才王枫所言有如神来之笔,句句生动形象,充满了趣味。而且攻击性极强,他们幻想,王枫上语文课也绝对是精彩绝伦。不少学生都开始打听三年二班是否还会收人。如果还收的话,他们绝对会涌进三年二班。

  王枫刚进办公室,同事们大声欢呼,抬起王枫如同甩泥鳅般扔来扔去。待得王枫脸色铁青,惊吓万分这才将他松开。

  “妈的,王枫,你简直太神了,口才这么好,老胡怎么不派你去做外交啊。”刘大为开起了玩笑。脸上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第战他们大胜而归,小日本个个被王枫气的脸色煞白,估计没半天是回不过神来的。

  王枫臭屁地掏出支香烟,何亮连忙帮他点燃,他吸了口,笑眯眯地道:“他们那群杂碎其实没什么本事,还以为我们中国人和以前样,只会任由他们凌辱,绝对不会还口。他们想错了,现在的中国早已摆脱东亚病夫的称号,在亚洲,我们才是至强无敌!”

  “说的好!”

  办公的同事们都兴奋万分,个个拳头紧握,王枫坐在办公桌上,微笑道:“那群傻蛋来这儿算是他们倒霉了,就我班上的那群小兔崽子绝对会把他们往死里整,你们就坐着看好戏好了。”

  “哈哈”

  滛贱猥琐男们开心地笑了起来。

  这战,王枫在星海中学彻底走红,他以不可抵挡的人气压住了星海四大校花。校园论坛更是专门为他开了个专题。枫哥粉丝团。俱乐部开办不到天,便有五百多名学生加入。成了校园论坛当之无愧的第俱乐部。

  俱乐部共享上传了王枫在辩论大赛上的各种潇洒倜然的精美照片。不少高手甚至将图片美化了发布上去。而那群小日本便化身乌龟王八蛋跪在王枫面前,忏悔不已。王枫高达威猛的形象传十,十传百,几乎全校师生无人不知王大官人大名。

  “妈的!”

  王枫边浏览着论坛,嘴角牵起得意的笑容,脸庞笑得扭曲,那模样简直比寡妇生孩子还要夸张。

  “老子总算火了。”王枫抓了把胯裆,吸着香烟洋洋得意。

  “王老师,你进来下。”秦霜忽然在办公室门口叫了句。

  “唔”

  三头两头叫老子进去,这样会被人家误会的。你这个小美女真不懂事,可以问我的家庭住址,然后深夜拜访啊。直在学校找我进办公室裸聊,人家会害羞的。

  第百二十三章~美女被绑架!

  进了办公室,秦霜脸微笑地说:“王老师,这次你表现的很不错,虽然言辞有点过激,但也达到了董事会的要求。董事会非常高兴,他们决定给你发奖金。”

  “多少?不过我觉得没必要,作为个中国人,捍卫国家的荣誉是应该的,换做任何个人都会义正言辞地痛打落水狗。”王枫义正言辞。

  “哦,那这样我和上面反应下,不给你发奖金了。”秦霜笑眯眯地说。

  “千万别”王枫挠了挠头,尴尬道:“这几天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薪水又还没发,我就差上街乞讨了。还有前几天我在北大荒领养的几个小孩给我写信。他们现在都还没有读书工具和铅笔盒,我还要给他们购买些读书工具。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乐善好施,看见个乞丐都会把钱包的钱给完,你可千万别这样做。”

  秦霜无奈之极,摇头道:“和你开玩笑的。这么紧张做什么。不过奖金也不多,只有五千块。你自己凑合着花吧,最好去买套像样的衣服,每天穿这种破烂,有损教师形象。”

  “放心吧,我明天打算去买套耐克运动装,肯定酷井足。”王枫夸张地点了点头,副我很谦虚的模样。

  两人又随意交谈了番,秦霜问道:“王老师,你最近多多观察下卢友年。他回了学校之后有点儿反常,还不断騒扰晚晴,你多去关心关心她。尽量开导她,也注意点卢友年老师,我怕他报复你。”

  哼,报复我?老子把他菊花都给爆了。妈的,竟然騒扰沐大美女,当老子是空气么?王老师大为吃醋,虽然他与沐晚晴并无任何关系。但关系到全校牲口们的利益,王老师自然勇敢前进,推倒卢友年老师。

  出了办公室,已经是下午五点,还有半个小时下班,王老师正洋洋得意地欣赏着论坛上夸奖他的帖子。应天航忽然贼头贼脑地钻进办公室,从口袋掏出个彩色信封,微笑道:“老师,慕容水月的演唱会门票,前场会员的哦。到时候可以最近欣赏慕容水月的姿容。”

  “靠,在海滨不是见过她也听过歌了么?你还这么兴奋干嘛?”王枫莫名其妙地问道。

  “话不能这么说的,慕容水月的演唱会是华人明星中最为豪华阵容强大的演唱会,场场爆满,最关键的是我们听的时候,她并没做任何准备。而且穿的也很普通。但演唱会不同,那种震撼的效果是很难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那是老师教你的语文知识你没学好,天地之大,还有老师教的语文不能描述出来的东西?”王枫纠结地喝道。

  看了眼演唱会门票,上面是张巨大的海报。慕容水月绝世容颜,俏脸上抹过层淡淡的慵懒笑容。说不出的勾魂夺魄,王老师想着,如果她躺在床上呻吟给自己听,那应该也是另番享受。

  夜无话。

  第二天大早,那群小日本便开始在学校展开了行动,他们扬言要找回在王枫面前丢尽的颜面,将星海中学彻底操翻!

  王老师坐在办公室冷笑不已,妈的,你们群小杂毛当自己是救世主还是耶稣了?耶稣也还不是给烧死了。我看你们是想被老子给虐死。来吧,让王老师尽情蹂躏你们的屁股!

  语文课上王老师口若悬河,唾沫横飞,眉飞色舞,甚为潇洒。学生们听课也极为带劲,所有学生如同变了个人样,个个津津有味的听讲,仿若与王枫的深仇大恨瞬间烟消云散。课堂上老师与学生互动,讨论的极为热烈。柳如烟瞧着三年二班不断地提高,不断地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她的脸上始终都保持着丝迷人的笑意。

  王老师也发现了这点,心下暗自想着,柳如烟同学难道觉得我太过潇洒,所以也春情荡漾,想找老师秉烛夜谈人生理想?嗯,晚上回家准备下材料,定要让大才女对自己刮目相看。最好是能送老师条纯白小内裤

  下课铃声响起,学生们意犹未尽,仍是与王枫讨论到下节课的老师在外面兀自徘徊了半天,王枫这才施施然地下课离开教室。

  罢出了教室,就瞧见训导主任陪同着那群小日本四处参观学校,心中破口大骂,狗日的,你个老杂毛,好好的中国人不当,去给小日本当狗。无耻之极!

  本想去调侃小日本几下,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

  “喂,老大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避说,妈的,我今天去你们学校逛了趟。妈的,你都火成这样了啊?”阳痿放荡的笑声传来。

  “嘿嘿,般般吧,王老师我在哪儿都是名人。嗯,你叫几个兄弟过来把训导主任的车给砸了,我希望明天看见他的时候,他会是猪头个。”

  币掉电话,王枫懒洋洋地回到办公室。办公室的人没几个,大多都在上课,王枫心情愉悦,刚想看看网页,门外忽然走进个靓影。见之下竟是沐晚晴,她美眸微红,似乎哭泣过。王老师心疼不已,走过去,柔声道:“谁欺负你了?”

  “我是卢友年老师,他今天带了几个不认识的人进来,让我陪他吃饭,我不愿意,他他竟还死皮赖脸地拦住我,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她说完俏脸上沾满了泪花,神态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我靠!”

  王枫手足无措地抓过几张纸巾递给沐晚晴,挽起衣袖,“那畜生在哪里,老子去砍死他!”

  “别去了,他们已经离开了,本来我是跑不出来的。后来个电话把他叫走了,他还告诉我不要对别人说,要不然他会对我不客气。”沐晚晴渐渐平静下来,但俏脸上的惊恐之色依然没有消失。

  “哦,这样啊,没事,这几天如果有什么事情你第时间告诉我。最好是没事就来我这边,不给他任何机会。”王枫心中冷笑,狗日的卢友年,居然还想硬来,老子早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对美女还这么粗鲁,简直不能原谅!

  “嗯。”

  秦霜将沐晚晴拉到办公室好好安慰了番,她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王枫觉得有必要给阳痿他们打个电话,自己不可能随时保护沐晚晴,叫阳痿派了几个小弟学校周边保护沐晚晴,他才略显安心。

  埋头工作了会儿,沐晚晴与秦霜便起去吃午饭了。王枫没有去,他还有点工作,直到下午两点,秦霜她们也没回来。王枫摸了摸下巴给秦霜打电话。

  电话关机,打不通,他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急忙和同事知会了声走出了办公室。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校园空旷无比,操场上也没上体育课的学生。整个学校显得空荡荡。王枫先去音乐系的教学楼找了遍,没有沐晚晴的踪影。他觉得事情不简单,走出教学楼,径直地朝校门口走去。

  罢出门,蔡大宝拉住他,严肃道:“小王,你准备出去?”

  “嗯,怎么了?”王枫莫名其妙地盯着他。

  “你注意点,外面有几个人直在这儿转悠,我怕是找你麻烦的。”学校能引来外面人关注的只有王枫,蔡大宝早感觉事情不大对,刚才会外面直有人走来走去,是群从没见过的陌生人,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见王枫神情慌张地走出来,这才认为事情不妙。

  “哦,这样啊。”王枫点燃支香烟默默地吸了口,淡淡道:“放心吧,我没事。对了,你见到沐老师和秦组长了么?”

  “她们很早就出去了啊,我也奇怪怎么现在都上班了还不回来。”蔡大宝挠了挠头。

  “操!”

  王枫总算明白了,如果不出意外,她们应该是被绑架了,而被绑架的人除了卢友年还可能是谁呢?这小子肯定是求爱不遂,起了狠心,想将她绑走。

  不再理会蔡大宝疑惑的眼神,他慢悠悠地走了出去,香烟叼在嘴角,神态自然洒脱。

  罢走到个巷子,忽然从四周冒出五六个魁梧大汉,王枫旋即转身,淡淡道:“做什么?”

  “哼哼,小子,只怪你不识抬举,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们是来给你松松筋骨的。”为首大汉狰狞笑,手中甩出把啄木鸟小刀,冷笑地朝王枫扑了过来。

  王枫不动声色,在他扑过来的瞬间,只脚猛地爆发,踹中对方胸口,身形快速飘过,把拧住他的头发,先声夺人,抢过他的啄木鸟小刀,“哗啦”声扎进他大腿上的大动脉,道鲜血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