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太稳定,尤其是沐晚晴,她的脸上直挂着丝担忧。那血淋淋的手臂跌落在地上,被割断的手臂还在轻微地痉挛。好可怖,还吓人

  他没有离开,给她们倒了两杯温水,长时间的惊吓与方才那阵子的血淋淋镜头肯定对她们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王枫决定照顾她们晚上。至少不能让她们太过焦虑。

  “王枫,当时你砍他手臂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秦霜问道。

  “哦,没什么感觉啊。我小时候在乡下经常要砍黄瓜的,我就当砍黄瓜了。”王枫大大咧咧地笑了笑。暴徒性格内敛,他吹牛装逼的性格再次浮现。

  “去,怎么可能是砍黄瓜。”沐晚晴娇嗔声,似乎也有点儿被王枫的情绪带动。

  “实话告诉你们吧”王枫忽然吸了口香烟,用那磁性低沉的嗓音道:“在非洲的那段时间,我每逃诩要和人争斗,虽然没杀过人,但也伤害过不少人。因为我知道,我不伤害对方,对方就会杀了我。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要有人想对我不利,我会雷霆击,让他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

  前段还是在吹牛,但后面的话的确是王枫的至理名言,他出道以来,直信仰着这个道理,现在依然如此。

  这晚上王枫用他风趣幽默的话语逗得两美女心情愉快了许多,她们似乎也忘记了这晚上的不愉快,在王枫的强制性压迫下,美女们嘟起小嘴不满地回房睡觉,王枫轻轻关上大门默默地离开了。

  周二早上八点整,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阳痿与老花带着群小翟篇着哈雷朝第个目标而去。昨天他们听从王枫的意见在城南大肆炫耀,众人均知道菊花堂在其中搞鬼,但他们丝毫没有办法。每个团队都有其自己的作战办法,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没有能力,就会被社会所淘汰。

  阳痿腰间别着把砍刀,直到他们出现在白虎帮堂口的时候,几名小弟慌忙地冲进去将大门关上,老花跳下车脚踹开大门,大声嚎叫道:“张世荣,你他妈想好没有,是不是要老子捅你几刀子你才能肾上腺快速分泌?”

  张世荣等帮白虎帮头目都哭丧着脸围坐在地下室的桌子上,见阳痿等人冲进来,哀求道:“阳痿哥,花哥,再给我们点时间吧,要是我们第个归附,会被道上的兄弟取笑的。”

  “嘿嘿,是么?”老花忽然刀捅进张世荣的大腿上,狠狠地旋转了圈,阴冷地道:“现在还怕他们取笑么?”

  张世荣脸上青筋暴跳,疼的脸庞都歪曲不成样,双手捂住老花啄木鸟刀捅进去的地方防止鲜血外流,哼哼唧唧地道:“我我答应就是了。”

  “呵呵。”阳痿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道:“这才像样子么?早点答应也不用受这么多的皮肉之苦了。你们还不把你们的老大抬去看医生。哦,对了,以后你们就是菊花堂的外部成员,只要对菊花堂忠心,有能力,自然会慢慢升迁的!”

  那群人愤愤不平地瞪了阳痿几眼,这才抬着张世荣离开。

  老花与阳痿咧嘴笑,下属将这儿砸得支离破碎,干人等飘洒地朝另外些堂口冲去。

  王枫刚进学校大门,就听到了些传言,据说今天小日本准备和群学生交流跆拳道。

  他挠了挠头,妈的,怎么现在的交流都变成群殴了,不行,这会影响我们学校的风气,此风不可长。如果他们定要比,我陪他们练练就是了。

  进教室,王枫点起段虎道:“听说小日本向我们挑战,交流跆拳道?”

  “是的,我已经参加了,学校派出五名选手,他们也是五名。”段虎兴奋地点了点头,看来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妈的,就你这点身手还不够老子捏,和小日本去打能不能打得过啊?

  不过话说回来,小群小日子就都是群矮骡子,他段虎身高米八,体格粗壮,就算技巧上差点,应该也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想到这儿,他敲了敲脑瓜子,严肃道:“很好,段虎同学,祖国的荣誉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定不辜负党和组织的希望!”

  回到办公室,王枫将讲义往桌子上扔,秦霜恰恰从外面进来,瞧了王枫眼,面上露出丝温和的微笑,昨晚的事情宛若没有发生般。

  喝了口菊花茶,何亮忽然窜到王枫办公桌前,严肃道:“王老师,你们班上的段虎同学接受了小日本的挑战,听说今天下午会尽兴跆拳道比赛?”

  “是的,那小子身手不错,相信不会是个软蛋。”王枫笑眯眯地说。

  “不是啊。我昨晚在出学校的时候见过小日本练功。妈啊,他们竟脚将后山的碗口大的竹子脚踢断,我那你学生会吃亏。”

  “扑哧”

  王枫口菊花茶喷出来,下巴差点掉下来,揉了揉僵硬的脸颊道:“真这么猛男?”

  “是啊,我眼前所见,所以我还是觉得你别你学生去了,毕竟是个学生,身手再好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刘大为也走了过来,他们脸上露出丝担忧,若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干脆就被去参加什么跆拳道,简直有辱斯文!

  “这个嘛”王枫摸了摸下巴,摇头晃脑道:“我那群学生你们也知道。好狠斗勇的心非常强烈,这么说他们肯定是不会答应的。算了,让他们去吃点苦头吧,顶多我们在旁看着,不然他们出大事就可以了。”

  王枫并不担心,段磺跆拳道高手。他的身手其实算是很不错的了。只不过他遇到了自己这种极品流氓打法,哪怕你身手再好。碰到王枫这种流氓式打法,也发挥不错多大的威力。王枫打人准则,无比雷霆击,下手绝不手软,专找你的死|岤下手。

  像他这样的打法般人是难以承受的。所以道上许多人都十分害怕王枫,这也是其中个重要因素。

  和群猥琐男们聊天扯淡了将近个小时,王枫给陈冲打了个电话,学生们正在给段虎打气。甚至有几个夸张的家伙拿了根虎鞭给段虎补充能量。

  王枫差点没把肚子笑破,妈的,这群学生太能搞了。不过也能从侧面表现出其实他们还是很团结的。尤其是在这种有外敌的情况下,他们更是将力量凝聚在块。

  时间涸旗便到了下午,跆拳道比赛是在学校的室内体育馆,体育馆十分大,可以容纳至少上千人。里面所有器具都有。据说当年建造这么所室内体育馆,花费了学校至少千万。此刻里面人潮汹涌。不少学生甚至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同学加油,同学天下无敌,神功盖世,统江湖,唯我独尊。

  王枫刚进体育馆,差点没个跟头栽倒在地。挠了挠头,他左右打量了几眼。妈的,难道老子走错地方了,怎么个个都他妈像是天龙八部里面丁春秋的门徒啊?

  不少学生看见辩论大赛上的主角王枫的到来,甚至好几个女学生冲过来,尖叫道:“王老师给我签名吧,王老师我爱你!”

  “爱我就给我你的初夜。”王枫在心中嘀咕,面上露出迷人微笑道:“大家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忍受着群男学生投过来可以他的眼神,硬着头皮走到三年二班的专用区域。学生们和他打了招呼,王枫走到段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刻段虎穿了声洁白色的比武专用服装,脸上露出紧张之色,正暗自打量着远处的矮骡子。

  “段虎同学,别紧张,放松点,老师精神上是支持你的。如果你被他们打毁容了,老师出钱让你去韩国整容。”王枫慷慨陈词。

  “去死,我还没开始,你就诅咒我打不赢啊?”段虎气的牙痒痒,老师实在是太混蛋了。就连苏菲菲都恨不得脚将他踹飞,这家伙真是口无遮拦,点儿素质都没有。

  王枫旋即严肃地道:“你们知道什么,我这是给段虎同学压力,不能让他轻敌,要不然到时候若是因为轻敌失败,那你可以死以谢天下了。”

  “放心吧,我定把他的卵蛋捏爆!”段虎龇牙咧嘴。

  整个体育馆至少也有八百学生,四周遍布了大量的学生,个个都兴奋地观察着场上的动静。

  王枫瞥了眼那几名小日本选手。妈的,个个心淡神怡,仿若他们就必定会赢般,愣是让王老师有股操起板凳砸死他们的冲动。

  星海中学的五名选手有名是段虎,其余四名都是跆拳道协会的会员,也可以说是跆拳道最厉害的五大高手了。段虎在其中排名第二,还有个会长是身手最好的。他此刻表现得也很淡定,似乎没有半点紧张。王枫能够看出他在偷偷地瞧着那群人,以他的水平来看,他自然是要挑个实力最强劲的开赛。

  王枫粗略估计了下,段虎挑对方最差的个是稳赢。而如果挑对方最厉害的个,估计会死的很惨。学武不是朝夕可以达成的。这需要漫长的修炼与磨练。而段虎这种心浮气躁的人虽然是武术世家出身,武术的造诣也十分有限。倒是那名跆拳道会长的表情让王枫有些心淡,从他身上扩散出来的气势来看,他应该不会比对方任何个差。对方的小日本也有名选手直盯着他,看来差不多,他们两应该是对手了。

  王枫拍了拍段虎的肩膀,轻声问道:“你们这个会长应该身手不错吧?”

  第百二十七章~段虎发飙!!~

  “废话,他能打我五个。”段虎吐出口浊气,不断地做热身运动。

  “就你这种货色打你五个也不算什么厉害角色。”王枫心中惊讶,嘴里也兀自不肯服输。段虎虽然身手不是太狠,但也不算差了。按照段虎这么说,这家伙应该有着不错的实力。这样就好办了。另外几名选手与段虎都差不多,差也不会差到哪去。

  他拉过段虎,低声道:“你第三场上,注意,你这场十分重要。因为我们这边有两名选手是必败的。而另外三场也未必能赢,所以你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我现在告诉你点小诀窍。你的目标我已经给你选中,就是对方那个矮个子,他个子不大,不过十分灵敏。你到时候被和他墨迹,直就这么站着等他来攻击。你让他靠近你以后再动手,千万别焦急,因为你焦急,他就会找到你的弱点将你击败。到时候你这样”

  王枫这般这般,那样那样解释了五分钟,段虎脸上闪过丝兴奋之色,重重地点头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对付他了。”

  “好好打,打赢了我送你根棒棒糖。”

  这句话让周边的学生集体恶寒。

  第场上场的是三年五班的名学生,也是跆拳道协会的,看起来脚步稳健,不过王枫可以看出他必败无疑。首先点,他没有做到熟悉对方的准备,味的自大,是无法占据任何优势。反观对方,人家将他全身上下,估计长了几根荫毛都看出来了。这种实力差距不大,在心态上有着极大反差的对决,他必败!

  王枫不是不想去提醒他,只是没用。他这种人是经不起任何提醒的,尤其是自己这个教师,他或许并不熟悉。自己所说的话他也未必会信。反正王枫留有后招,他败了也并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

  丙然,如同王枫所料想的样,不到五分钟,他就被对方击败。最后以个狗吃屎的姿势展现在众人面前。

  他羞愤万分,愤恨地冲出了体育馆。不少女生都投过去鄙夷的目光。连个比他矮截的小日本都打不过,真是丢人啊!

  第场的失利让还没上场的几名选手都有些紧张起来。而对方却神情淡然,似乎胜券在握,点儿也没将他们放在心上。

  第二场比赛在学生上去之前,王枫觉得有必要提醒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学生错愕的瞧了眼王枫,王枫轻声道:“以快制敌,平手你就算赢了。”

  学生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缓缓走了上去。

  那学生听从王枫的意见,上去便宛若狂风暴雨般攻击而来,那名小日本有些应接不暇,在击中学生拳的同时,也被这名学生踹了脚。

  “好!”

  女生们尖叫连连,更有甚至叫着同学必胜,那小子听到鼓励,更是精力充沛,不断地采取最残忍的攻击手法,将所有的东西股脑地抛了出来。最后直到两人筋疲力尽,裁判才判定这场平手。

  尽避如此,但这场在学生们的眼中,算是打赢了。毕竟这名学生直处于优势,而那小日本直束手束脚,打得毫无斗志。学生们看的热血。那名濒临虚脱的学生下台,便被群学生抱起来高声欢呼。他这时也不忘回过头看眼王枫,眼中充满了感激。

  他还没上台就知道自己估计打不过对方。对方脚步沉稳,相信是下盘功夫极好。他正愁想不到办法对方。王枫语道破玄机,只要自己迅猛地快攻,他的优势将会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十分有效地打击到了对方的士气。他这场可以说是学生方代表的转折点。

  那学生的班主任猛地抱住他,感激涕零地道:“三毛同学,你实在是太伟大了,老师爱你!”

  学生更是老泪纵横。妈的,从小读书到现在,还没被老师表扬过。就算被打死也值得了。

  段虎紧张地捏了捏拳头,在王枫的番告示之后,走上了比赛场地。

  三年二班学生顿时大呼:“段虎!加油!段虎,最棒!”

  段虎信心十足,全身肌肉紧绷,这场如果打败了,老子从九十九层的秦淮楼跳下来!

  对方的选手与段虎恰恰相反,他属于力量型,对方属于灵巧型。段虎毕竟是学生,在耐力与心态方面都要弱许多。不过方才在王枫的番讲述下,他已经基本了解了对方的实力。只待对方攻击过来,他就雷霆击!

  两人站在场上大约过了三分钟。段虎冷冷地盯着对方,动不动。而对方却也似乎忌惮段虎的身手,不敢冒然进攻。王枫在下面给段虎鼓劲,稳住,定要稳住。谁能稳住,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三年二班的群学生不知道老师究竟和他说了什么,平时都是个劲猛攻的段虎今天竟如同男人来大姨妈奇怪的动不动。只有跆拳道会长面上浮现丝舒心地转过头瞥了眼王枫,紧张的心情渐渐稳定下来。看来三年二班的班主任是个高手。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看出对方的破绽,不简单啊!

  段虎虽然忍不住,但为了像方才那名学生得到大家的认同赞扬,他坚挺地忍耐着。

  “八嘎!”

  对方忍不住了,他双腿灵活地攒动,凶狠地朝段虎攻击过来。王枫眼睛微微眯起,只见段虎只脚缓缓后挪,在对方脚提来的瞬间,他大吼声,身形迅速侧,肩膀疯狂撞在对方的胸前。而就在段虎准备下波攻击的瞬间,那名小日本竟飞快地在空中扭转身形,只脚豁然踢出,段虎胸口中标,两人堪堪后退,恰恰换了个位置。

  这惊心动魄的幕直看得学生们瞠目结舌,段虎胸口气闷,而对方也并不好受,两人脸色铁青,段虎依然听从王枫的忠告,保持着以守为攻姿势。不狼小日本!点儿忍耐性都没有,连段虎这个暴躁的学生都不如。只见他再次攻击而来,可能是学聪明了,段虎想攻击,他便远远退开。每次都只差点便能击中对方,但偏偏就是这么点,让两人直僵持到现在。

  学生们的手心都为段虎捏了把汗,他们都知道这场输的下场便是让对方立于不败之地。哪怕最后两场都赢了,他们也只是和对方打个平手。所以这场对士气与选手的决心都有极大的挑战性。所以段虎不能输!

  尽避胸口如同大海般翻腾,段虎依然平稳站在地面。他的拳头紧握,身上的套服早已经被汗水淋湿。这是自己第次真正做有意义的事情,绝不能败!

  王枫在下面也狠狠地为这小子捏了把汗。对方的实力他估测错误。原本以为第次就能让段虎得逞,却没想到对方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还能扭转乾坤。段虎撑到现在还能稳住心态,实属难得。看来这小子在这场战斗中能成熟不少。

  “老师,段虎的脸色好像很难看!”苏菲菲与段虎关系匪浅,两人从高就关系不错。只是因为王枫的参与而让段虎刻意疏远了苏菲菲,但终究三年的好朋友关系还是有着极厚感情的。所以此刻见段虎似乎有退败姿势,不禁紧张地问道。

  “放心吧,段磺个真正的男子汉!”王枫的脸上浮现丝淡淡的笑意。不论这场能否战胜,段虎都不会再是以往的那个段虎,他会有实质上的成熟与进步,这是必然的!

  段虎没有丝的害怕,越是到现在,他的心境越加平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以往,他早已暴躁如雷。其实他的身手原本不错,只不过心态直不能摆正,总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以至于不论是练功还是为人处事总是比较心浮气躁。相比较而言,秦少峰在这方面就要比他成熟不少。只不过他们都没用在正途上而已。

  那名小日本不断的攻击,不断的引诱。段虎总是临危不乱,颇有大将之风。起初几次段虎险些忍不住主动攻击。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他明白王老师说的点没错。他就是要引诱自己。自己的长处是力量大,比较稳健。但如果主动攻击。终究会露出许多的破绽。以守为攻是最好的制敌办法!

  小日本忍不住了,再这样耗下去他会崩溃,胸口被段虎撞击过下,此刻他的呼吸越来越紊乱。还如此引诱段虎,体能消耗也极大。所以他不敢再拖了,再拖下去,他必败无疑!

  在声怪异的尖叫下,小日本如同狂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