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除非你用奇滛合欢散。这样或许能让你多坚持三十秒。”

  “靠!”乔四爷骂道:“老子是让你帮忙,不是来让你打击老子的。”

  “好吧,我承认,我见到你的衰样就忍不住想打击你。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不过事先说好了,伤天害理,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我是打死不敢。没有好处,不能让我摸女人的胸脯和屁股的破事,我也不会干。”

  乔四爷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猥琐地低下头,道:“很简单,她开演唱会的时候,你帮我送点东西给她。呃,不管你是在舞台上,还是在休弦。只要你能做到,那么我们就算是扯平了。”

  “这么简单?”王枫不可思议地盯着乔四爷。妈的,老子在海滨花了你好几千万,你就让我当会邮差,太让人崩溃了吧?

  “就这么简单,希望你别让我失望。我对慕容小姐的心日月可鉴。”

  “滚开,别恶心老子,老子吃的东西还没消化完。”王枫骂了句,将手上的油水在他身上擦了几下,忽然拉着他走到走廊的角落,低声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哦,还好,我和龙五暂时还不敢妄动,毕竟他的实力和我相当,我们谁都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平衡只是暂时的。上面马上就要向我们施压,要么就是我们失败方,或者两败俱伤,总之现在是有点头疼了。”乔四爷面色难看,想到这些问题,他的心情就极为不舒服。

  “废话,谁他妈叫你和龙五发展的这么迅猛,你们完全打乱了华新市的秩序,我想这次的命令肯定不是单方面决定的。龙五恐怕和你差不多,你们平时本来就水火不容,现在被他们逼迫,更加要拼个你死我活。你活该倒霉。做事低调点多好,干嘛这么彪悍。”

  “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上面那群混球就想看着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狗日的,要是等老子爬上去了,非得爆他们菊花。”

  “这种艰巨的使命就让龙五去完成吧,爆菊花是他的最爱。”王枫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

  “听说你那群兄弟现在混的不错,菊花堂,妈的,他们该不会是龙五找的托吧?”乔四爷面色紧张兮兮地说。

  “滚!你他妈自己找把他们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查出来了,还问老子?”

  “呵呵,我这不是关心你的兄弟么?好吧,事情就这样,拿好,这是我上次托人从欧洲个部落弄来的,极品黑血项链,可以辟邪的。花了我千多万,不容易弄到手啊。你帮我送给慕容小姐,我们俩之间就谁都不欠谁了。”

  “好吧,你滚吧,我去欣赏会美女。”王枫说着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四爷,您帮他这么大的忙,就是做这么点事情?”名男子走到乔四爷身边,低声问道。

  “呵呵,是啊,只要他能送到,龙五就知道王枫站在我这边,他就更加不甘轻举妄动。说不定因为他的存在,龙五的实力都被我吞掉了也不稀奇。所以我在他身上花费了千多万,不但值得,而且赚大了。”乔四爷脸上的肥肉因为滛笑唰唰乱颤。

  “暴徒王枫真有这么大的能量?”那名秘书极为疑惑地问道,他跟着乔四爷才五年。对于六年前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他”乔四爷的脸上闪过丝崇拜,冷冷道:“在华新市,他想谁死,恐怕还没人能逃脱他的手心。包括我”

  王枫手里揣着条黑血项链,心中兀自不信乔四爷的话。妈的,老子怎么感觉是串狗屎啊?还辟邪?狗日的。老子肯定这就是串狗屎。

  他走出来,发现苏菲菲竟不见了,左右打量了几眼。见苏菲菲正与名西装笔挺的站在阳台边有说有笑。

  王老师大为吃醋,走过去的时候听那男子说:“苏菲菲小姐,我觉得您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我第眼看见你,就被你的美丽所打动。请允许我的失态,事实上,如果谁能与你共进晚餐,那将会是毕生荣誉。”

  “我觉得你就是坨狗屎,黑黝黝的坨,所以你不配和美丽大方的苏菲菲小姐站在起,赶紧滚蛋!”

  王老师义正言辞地出现在他们身后,苏菲菲惊讶之情溢于言表,而那名男子被王枫番呵斥,忙不迭地离开。

  “老师,你干嘛啊?人家不过是夸奖我几句嘛。不用这么生气吧?”苏菲菲挽住他的手臂,亲昵地说。

  “哼,要夸奖老师比他能耐多了。奶奶的,美丽不是夸奖出来的。是用行动证明的!”王老师振振有词地说。

  “那为什么老师从来没夸奖我呢?”苏菲菲笑嘻嘻地问道。

  “怎么没有?”王枫眉头跳,“老师今逃诩还夸奖苏菲菲同学胸脯饱满。”

  “色狼!”

  王枫与苏菲菲在这里瞎逛了会,便离开了。

  这种地方王枫不太喜欢。他现在是教师,喜欢和年轻人在起,这样他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许多。

  出了酒店,王枫很娴熟地坐在哈雷离开。

  “苏菲菲同学,你该回家了,要不要老师送你。”王枫腼腆地问道,其实他就是想苏菲菲同学那柔软的胸部多给自己的后背按摩。

  “当然要了。不过”苏菲菲古灵精怪地道:“老师,其实我直想问你个问题。”

  “哦?什么问题,其实老师知道你想问什么。老师直接告诉你吧,老师绝对是处男,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呸,谁问你这个了!”苏菲菲小脸涨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是想问,老师你是不是大富豪的儿子?”

  “呃”王枫无语道:“你怎么知道的?”

  “真是啊?难怪了,我觉得老师的外表虽然很邋遢,却经常做些让人傻眼的事情。我觉得你家里肯定很有钱。”

  第百三十四章~魔鬼班级的异变!!~

  “你说错了!”王枫义正言辞地说:“其实老师不是有钱人的儿子。只不过,老师是从清朝穿越来的。知道满清吧?他们入关留下了大笔钱财,老师就是留守钱财的将军,后来个闪电把老师劈到这儿,老师顺便抓了大把黄金,所以才这么有钱的。”

  “去死!”

  将苏菲菲送回家,痛心拒绝苏菲菲同学去她闺房喝咖啡的邀请。王老师驾车回家,妈的,你的香闺太撩人,内裤到处放,还都是粉红色,黑色的情趣内裤,老师不是圣人,老师有七情六欲,如果再被你挑逗。指不定你就成菊花残了。

  回到家的王枫累坏了,和乔老四大干了场。王枫全身酥软,洗完澡刚想睡觉。隔壁那原本是养猪场,现在住着大美女郭颖的房间又大叫起来。

  王枫个机灵从床上跳下来,急忙冲过去,大门紧闭,他也不敲门,脚将门踹开,只见几名牛高马大的黑社会份子正抓着郭颖,推来拉去。郭颖面色惊慌,见王枫冲进来,表情更是恐慌不已。

  刘庆转身见王枫又冲进来,不禁怒喝道:“你来的正好!”他挥手,身后几名牛高马大的黑社会份子朝他冲去,王枫眉头拧,脚踢出,腰身微微摆,抓起旁的茶杯朝名黑社会份子的脑袋上砸去。

  “啪啦”声,那黑社会份子被王枫砸碎鼻梁,清脆的破骨声音响起,王枫动作更快,把拧住他的头发,狠狠地砸在白色墙壁上。

  哗啦!

  鲜血沾满了白色的墙壁,刺眼恶心的艳红血液飞溅而出,那几人还没反应过来。这名黑社会份子早已被王枫打得不形。

  整个脸庞如同被火星表面,坑坑洼洼,鼻子眼睛都仿若黏在起般,失去了线条。

  扔掉那名黑社会,王枫拍了拍手掌,冷冷打量站在远处不敢过来的黑社会份子。

  “给你们三秒钟,不想滚的我可以给你们松松筋骨。”

  般黑社会份子都是好勇斗狠之辈,普通情况,他们是不会被对方的威慑吓住。但王枫那雷霆攻击却让他们内心被强烈的震撼到。行云流水,毫无停滞的动作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打架!不是,是狂殴!

  名黑社会份子似乎忍受不了王枫那猖狂的语气,抑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狼嚎声,抓起旁的椅子冲了过来。

  王枫微微皱眉,忽地起身,大头皮鞋迅捷踢出。

  “咔嚓”声,那椅子瞬间成渣,他的动作并未停止,脚踢中对方脸颊,身形下落,在对方尚未飞出之时,把捏住对方的咽喉,膝盖硬顶上他的面门。再次响起残忍的破骨之声,将那名黑社会份子软软的身躯扔下,拍了拍手上的血渍,龇牙咧嘴:“妈的,老子的名牌牛仔裤都被你们弄脏了。”

  那几名黑社会份子看着王枫雷霆般的攻击,寒意从头顶蔓延到脚底,心下发颤,这种残暴的攻击他们不敢抵挡,也抵挡不了。两名同伴被他们击倒,面容尽数毁掉,以后恐怕只能做个丑八怪了,想到这儿,他们身心皆俱。惊恐之意油然而生,连忙扔掉武器拉着同伴疯般地冲了出去。

  刘庆想叫他们回来,此时此刻,他已没有任何勇气面对王枫,他阴狠,毒辣,仿若阿修罗爬上来的魔鬼般。

  “刘庆!”王枫大步走过去,抓起他的衣领,冷傲道:“你他妈还敢跑来。上次是不是没把你打够?”

  “你我”

  “我你妈个头!”王枫把将他扔在墙壁上,在他的人还没落下来之时,坚硬的椅子朝他脑袋上砸去。

  “啪啦”声,椅子彻底破碎,而刘庆的脑袋也如同开花般,飞溅出大量鲜血。

  冰颖尖叫声,紧张道:“王先生,您放过他吧。这样会打死他的!”

  “呃。”王枫愣,好歹他是人家的男朋友。自己似乎做的有点过分了。把松开他,狠狠踹了脚道:“再让我看见你,我把你菊花给踢爆,滚吧!”

  刘庆哪里还敢稍作停留,捂住冒出大量鲜血的额头,飞般夺门而去。

  见他们离开,王枫微韦摆下腰身,妈的,刚才力度过大,差点把腰给闪了。长时间没做这种高难度动作,还真有点儿吃力。王枫点燃香烟吸了口,自顾着帮郭颖把房间倒乱的家具安置好,对她淡淡道:“说了有事就叫我,你这么忍让下去,迟早被他害了。”

  蝼蚁尚且偷生,她这么大个人却点脾气都没有。又或者他对刘庆还存在丝的希望,并不想将事情做绝,哎,可怜的女人。

  王枫回到家,洗漱番便坐在床上百万\小!说。金瓶梅他直都没看完,床头的精装版看了许久,依然还只看了半。

  迷糊中,脑袋上盖着金瓶梅睡着了。

  办公室依然荤段子满天飞。王枫觉得很失败,作为名语文老师,竟与这群猥琐的老来騒讨论两性知识。其实王老师觉得这种话题是应该找柳如烟苏菲菲这种美女学生谈论的。老师还能趁机对她们的生理发育阔论高谈。

  他却不知道,办公室的风气都是他的到来才恶化到这个地步。以前他们是有色心没色胆。别说是在办公室看片,就算是谈论点荤段子都不敢。在王枫肆无忌惮地欣赏片,满嘴荤段子之后,他们耳濡目染,彻底被他带坏了。

  秦霜对这些并不太介意。又或许她觉得这群闷騒男不来点荤段子,上课都没。反正她在里面工作。关上办公室大门,耳根干净。

  倒是有几名女教师在办公室经常发大娇嗔,滛贱客们依然我行我素,毫无半分悔改之意。

  王枫无视他们的阔论高谈,他下定决心戒掉上网站的恶趣味。其实他不是不想看,只是每次看了之后都要在是不是要找小姐这个决策上的问题纠结许久。于是他决定以后不再上网站。听着他们那猥琐下流的荤段子。王老师心下感慨,哎,群老滛虫啊。想我纯洁小郎君都被你们带坏了。实在是令人发指!

  语文课上,王老师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变化。他们不再像当初那般活跃,个个死气沉沉,如同语文课下了便是世界末日。

  “苏菲菲同学,请问李白同学是怎么挂掉的。”王老师忽然问道。

  片宁静,没有声音。王老师嘴巴差点掉下来,敲了敲桌子道:“苏菲菲同学,苏菲菲同学!”

  “啊!”苏菲菲忽然惊醒,疑惑道:“老师,什么事情?”

  “没事,你坐下吧。”王枫莫名其妙,按理说苏菲菲应该很配合自己才对。但从她刚才的表现来看,她心里有很多心事。至于是什么心事,他也不清楚。不过秦少峰,东方菁菁,四眼等人都是满脸的阴郁,如同他们都有很多心事般。

  奇怪了,难道是王老师我人品大爆发。引导他们开始思索社会性问题了?以至于个个神志不清,纠结起改革开放多年来对中国创造的各种福利以及同创小康社会的艰巨使命来?

  王老师不明白他们究竟是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沉闷,瞥向柳如烟陈冲等人的时候,他们表情都十分压抑,他甚为奇怪。见鬼了,个个鬼附身?昨晚看鬼片看多了?

  王老师风騒无比,四射的上完语文课,学生们毫无反应。他无奈走出教室,临走前和陈冲打了个手势。

  “陈冲,学生们都怎么了?”王枫点燃香烟吸了口,满肚子问号。

  “我我也不清楚。”陈冲有些畏惧地说。

  “呃,你是不是不想学我的功夫了?如果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下午放学我就教你几招,绝对可以个挑战你两个老大。”王枫开始发难。

  “这个”陈冲的脸上闪过丝兴奋之色,但随即黯淡下来,无奈道:“老师,我很想和你学功夫,但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回去上课了。”

  不可思议!

  王老师站起来,搓着手掌迈开步伐左右走动,眉头皱成川字

  “喂,小王,你大姨妈来了?这么紧张?”刘大为猥琐地问道。

  “滚!老子大姨妈早不来了。”王枫没功夫和他扯淡,吸着香烟,心头焦躁不安,他仿若也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但偏偏就连对自己最忠实的陈冲都不说,他觉得事情太过蹊跷。难道三年二班准备彻底发难了?

  有可能,从自己进入三年二班到现在。初期他们表现的比较活跃,整蛊个接个。现在他们明显减少了许多。甚至出现逃诩没任何动作。他本以为他们都乖乖学好了。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不是学好了。而是在策划场惊天大阴谋!

  而这个阴谋,恐怕连陈冲,苏菲菲等人都不会告诉自己!

  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他时半会也不知道。再等等吧,到时候肯定能找到些破绽。相信凭借我的火眼金睛想从他们的身上找到点东西,绝对不难!

  王老师想通这些,紧张的心情不免好转了些。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他心中苦笑不跌,自己怎么了?不就是群学生么?犯得着这么紧张,他们能有多厉害?难道还比道上混的更狠毒?老子在道上挥诩从没怕过任何人。害怕这群小兔崽子了?

  其实他并不是害怕,只是从内心深处珍惜这份工作。当教师尽避有许多不爽的地方。但大体上,他觉得这份工作不断有趣。而且能让自己暴徒性格渐渐磨灭下来。至少,他不需要每天毫无章法的生活。现在的他不再失眠,不会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当初在道上混,他就没过过天正常人的生活。昼伏夜出,这种日子他实在厌倦了。也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而今天小日本离开学校之时,盆狗屎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蔡大宝用自己的行动给他们上了堂生动的课。同事们说到这儿,都是眉飞色舞,津津有味。

  群同事见王枫焦躁不安,旋即又满脸堆笑。不少人都觉得他可能是旧病按发。何亮关心地道:“小王,你身体不好就回去休息吧。我认识个精神科医生,很有本事,我推荐你过去?”

  “呃,老子没神经病!”王枫挠了挠头,对他们“哈哈“笑道:“为了证明我是个正常人,今天请你们去吃大餐怎么样?就当是我新人对你们前辈的番孝敬。”

  “吃大餐?”何亮等人眼睛泛光,不可置信道:“你的大餐不会是在路边蹲着吃盒饭吧?”

  “靠,这么小看老子?”王枫拍了拍胸膛,严肃道:“我请你们去‘柳暗花明’,想吃什么随便点,我绝对不会皱皱眉头。”

  “我想问下,不会是你请客,我们付账吧?”刘大为摸着下巴问。

  第百三十五章~大美女红姐~

  原本是打算将几名女教师和秦霜都拉去的。但人家说不愿意与他们这群猥琐男靠太近,结果刘大为只得扼腕叹息。毕竟有群女教师陪着多少还有点乐趣。

  “没事,他们不去我们正好叫小姐。哈哈”王枫心下想道,妈的,老子好久没过瘾了,虽然不会将自己的小处男之身给她们,摸摸胸脯,揉揉屁股还是可以的吧?

  干人等在王枫的带领下,潇洒地走进了柳暗花明。

  柳暗花明是西环比较出名的场所,里面桑拿酒店娱乐场所应有尽有,可以这么说,不需要太多的银子,也能得到至高享受。自然而然的,这样的场所必然会有黑道的人撑腰,否则,他们是很难在华新市闯出名堂的。

  王老师带着几名诚惶诚恐的人民教师来到包间,点了大量的好菜,王枫心想,力敌小日本,学校给了五千大洋,应该足够付账了吧?

  名妈妈桑走进房间,涂满水粉的老脸堆笑,层层的水粉唰唰下掉,看的王枫心惊肉跳。妈的,华姐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坨老鼠屎和坨狗屎的差距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