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菲首次在沉默后对王枫说话:“老师,明天就是慕容水月的演唱会了。到时候你可别迟到了。”

  “放心吧,老师还准备去指导下慕容水月的唱功,不会迟到的。”王枫还想继续与苏菲菲同学调侃。她却头也不会地离开了。

  “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老子变难看了?”王枫坐在哈雷上对着镜子左右打量了几眼,心想,还是这么帅啊?没任何异常。怎么就对老子这么冷淡了?

  他莫名其妙的驱车离开,半路上忽然碰到陈玉娇,许久没见到陈玉娇了,王枫猛地看见,开心地打招呼道:“陈小姐,回家啊?”

  “是啊。王老师,您也下班了吧?”陈玉娇甜甜笑,笑的王老师骨头都酥了。麻痹了群学生木头脸蛋,猛地看见陈玉娇那甜美温柔的俏脸,王老师如沐春风,呵呵道:“陈小姐,我送你回家吧,反正也是顺路。”

  “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就好了。”陈玉娇婉言谢绝。

  “没事,我正好有点关于陈冲的在学校的情况找你商量,别客气。”王老师再次猥琐地利用自己教师身份来诱惑纯情美女。

  “啊,这样啊,那好吧。”陈玉娇说着走到王枫面前,王枫手将她提上车,猥琐道:“做好了。”

  说完,整条道路上的坑洼越发的深陷下去。

  来到陈玉娇的家,王枫大大咧咧地坐在客厅,接过陈玉娇送来的茉莉香茶,严肃道:“陈小姐,陈冲近端时间在家里有什么异常么?”

  陈玉娇脸色变,疑惑道:“是不是小冲在学校做错什么事情了?”

  第百三十八章~大明星的演唱会~

  “去死!”杨紫雪娇嗔声,“人家回来都这么久了,你都没陪我吃顿饭。”

  “吃饭可以,不过要你付账,还有,我不吃西餐,我觉得作为中国人连中国经济都不支持,怎么对得起党,对得起组织。”

  “谁告诉你西餐厅全是外国人开的?”

  “呃。”王枫挠了挠头,推开杨紫雪的纤腰,平静道:“以后对对我动手动脚,我可是黄花小处男,若是让别人看见,我以后还怎么处对象?”

  王枫成功转移话题,杨紫雪懒得理他,接到个电话,便收拾好东西,对王枫道:“晚上我给你电话,千万别忘记了,要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下午都在房间里挥霍掉,晚上准七点,王枫邋里邋遢下楼坐上哈雷。他没忘记今晚是慕容水月在华新市体育中心的演唱会。慕容水月在华新市所举办的演唱会规模,相比当年的清纯玉女董舒婉,丝毫不显逊色。

  体育馆人声,喧哗片。会馆中心散发出夺目的光华。慕容水月的巨大海报充斥着王枫的视线。他心下嘀咕,其实她未必比我上镜。不过多了对咪咪就这么得意。哎,看来女人也是有很大优势的。

  将哈雷停好,王枫握着门票走进体育馆,走道比较阴暗,他险些没被人绊倒。骂道:“妈的,搞什么氛围,要是慕容水月你在这儿摔倒,那就过瘾了。”

  他眼看中四周的人群,妈的,掐了掐大腿,他心惊胆跳。华新市有这么多人?老子第次见到的。

  能坐不下十万人的体育中心此刻人头攒动,人声,遍布了大量的慕容水月粉丝。声接声的尖叫狼嚎此起彼伏,差点没把王枫的耳膜给震破。

  “如此好的嗓子,不去练狮子吼是少林寺的损失。”

  放眼望去,黑压压的片人头。据说体育馆只能装十万人,结果门票有十二万张。也不知道其余两万歌迷究竟是蹲在地上,还是挂在墙上。

  吵闹声之大喧嚣万分,他耳边的声音几乎没有秒低于百分贝。

  王枫手中握的是超级会员座位,依据他从没看过演唱会的经验之谈,应该是在最前方。

  被无数粉丝极为火爆的拥挤下,王枫拖拉着那残花败柳之身总算挤到了最前面。眼望去,恰恰瞧见了三年二班的群学生。

  苏菲菲第个看见王枫,朝他招了招手,叫道:“王老师,我们在这儿。”

  王枫严肃走过去,道:“老师不是瞎子,早看见你们了。”

  作为安排的很诡异,座位门票是在秦少峰的授意下安排的。他坐在柳如烟的左侧,而柳如烟的右侧又没有学生了。而段虎与苏菲菲比较靠近,沈若雨在远处不断眺望秦少峰,似乎对这样的作为安排十分不满。

  王枫的位置与苏菲菲在起,他坐下来,便扯着嗓子道:“这啥鬼地方啊,黑乎乎的,其实我比较喜欢帕瓦罗蒂演唱的意大利歌剧。在音乐厅正大光明,也不会这么漆黑片。要是谁摸老师的屁股,老师都抓不到歹徒评理。”

  “我还以为你只喜欢扭秧歌,演唱会要的是气氛,看来请你来是决策上的失误。”沈若雨难得地调侃道。

  学生与老师之间的关系突然变得融洽,不再像在学校那般冰冷无情。王老师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华,装出音乐大师口吻道:“歌剧是外国传统,扭秧歌是中国传统,我两者都喜欢,没什么分别。你不要以为扭秧歌就很俗气,那同样是种抒情的艺术方式,而且很讲究技巧。在外国人眼中,他们就仰慕得不得了。我还记得前几年的文化节,群老外围着扭秧歌大妈索要签名的场景。”

  苏菲菲咯咯笑道:“老师,你的口才真是太好了,如果你不当老师,去当个演说家,我想你会红遍大江南北。”她是对王枫死心塌地的敬佩。不论什么事情在他嘴里总是那么的有道理,实在是让人咂舌不已。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曾经在和美国开战的时候,他邀请过我,那时候老师家的麦子大丰收,十分繁忙。所以拒绝了他的请求。”

  还有整整半个小时演唱会才正式开始,看台已经騒动不安,王枫后排的几个男生喊得声嘶力竭,个印有“水月”字的塑料牌举了半天也不嫌累,另外有群人则在齐声合唱:“我等你的瞬间,变成光年”开始还很微弱,渐渐地越聚越多,演变成万人大合唱。

  王老师烟瘾来了,刚点燃支就被身后的小朋友阻止。他尴尬地捻灭香烟,搓着手掌,悲愤道:“慕容水月耍什么大牌啊?我们十几万的人等她个人,她还好像丑媳妇见公婆,扭扭捏捏,太不上路了。太摧残人了,王老师我如此有品味的人竟在这儿陪着你们等个卖唱的来扭屁股。早知道如此我应该回家去听越剧的。”

  不用学生们整自己,关是这种时代上的代沟足以让他坐如针毡。王枫不喜欢流行音乐,他酷爱传统的东西,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却在下意识抗拒当前的流行方式。比如卡门那种在时下来说显得亢长罗嗦的歌剧,他听得如饮甘酿,而很多流行歌曲,他都视为折磨。

  越坐越不是滋味,王老师的尿意渐渐涌来,烟瘾也犯了。站起来左右观望许久,体育馆黑压压片,分不清东南西北,厕所在哪里啊?

  “老师,你在找什么?”苏菲菲见王枫满脸焦急,关切地问道。

  “憋不住了,我想尿尿,苏菲菲,要不要和老师起去?”王枫憋的难受,口不择言地说道。

  “什么呀!”苏菲菲俏脸飞红,“好像是在后台吧,不过人太多了,很难找。”

  话没说完王枫已经个箭步冲了出去。

  从前排座位到后台要拐个大弯,幸好歌迷多少讲究素质,没有到他们的大明星休息的地方来起哄,所以这里比外面的人要少上百倍。只有两三名保安在小闸门外巡逻,样子比外面的保安悠闲多了,小闸门上写道:“闲人禁入。”

  左右找不到地方,不如寻个阴暗的角落痛痛快快拉泡算了。

  王枫左右观光几眼,只见前方的走廊上个大大的房门里面人头攒动,时不时地传来阵唏嘘叫闹之声。他懒得理会,刚走过去,两名保安拦住王枫道:“先生,这里闲人免进。”

  “哦,我不是来观光的,我找个厕所。”王枫笑呵呵地掏出两支香烟,道:“行个方便吧,要是会儿我看见慕容小姐太过亢奋,小便失禁那就麻烦了。”

  见王枫态度谦恭,他们也不好阻拦,严肃道:“就在里面,快去快去。用完了记得冲水。”

  后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三十多个单间用木板隔开,中间的通道非常狭窄,堆满乱七八糟的道具。其中有音响室服装室休弦化妆间等等,演唱会还剩下二十多分钟就要开始,工作人员来往极为匆忙,在过道里碰翻了箱矿泉水,散得七零八落,也没人去收拾。

  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没人理会王枫,不管他是来撒尿的还是来当小偷的。

  淋漓尽致拉了炮尿,又神情得意地吸了支香烟。出厕所时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因为区间分割密集,每条过道都有三条岔路,何况到处都是那么凌乱昏暗。想找个人来问问,自己没有佩戴工作牌,被人误会是坏蛋就不好了,他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

  “这个门,打开就是外面了吧?”王枫找了半天,拧着把手推开扇门。

  但他涸旗发觉错了,这是个宽敞的化妆室,两边化妆台摆满密密麻麻的瓶子刷子盒子镜子,架子也到处乱放,挂满了绚丽多彩的衣服裙子。

  化妆台边坐着个人,看她斜斜的姿势,长发散在边,这个人定很疲惫。她说:“不说交代过你们了,演出前不要来烦我,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王枫道声对不起,刚要退出,那女人又说:“等等,帮我倒杯水。”

  “啊?倒水?”

  “快点,罗嗦什么?”那女人语气中的命令让人不容拒绝。

  见她似乎真的非常疲惫不堪,王枫心道:“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事我也干过,算不得什么。”于是走到饮水机边盛了杯水,放到化妆台上。

  “没事了,出去吧。”那女人回过头来,两人照面,都呆住了。

  这是张完美无暇的脸蛋,打上粉底,让她的脸色看起来红嫩诱人,眼睫毛细细烫过,又长又卷,衬着水汪汪的眼睛更显迷人。鲜亮的唇彩细腻的眼线,即使经过精心的化妆,她的脸仍然会让人窒息。

  “你怎么在厕所旁边?”王枫下巴差点掉下来。

  “什么叫厕所旁边?”慕容水月黛眉微皱,脸不爽地问道。

  “哦,我刚才在旁边上厕所,以为这道门是出厕所的地方。原来你在这儿,如果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辈子在厕所呆着了。”王枫将送过去的茶水收回来,自己喝了口,懒洋洋地说。

  “你”

  慕容水月心情实在差极,年来几十唱演唱会让她筋疲力尽。但公司安排她又不能不服从。但每次演唱会之前,她都会心情极度烦躁。上了舞台,她还要表现的笑容满面。只是想做音乐,并不想举办这些累人的演唱会。她名气再大,也只是个明星。能量再大也是公司捧出来的。是以别看她风光无限,私下烦恼几多却没几个歌迷粉丝知道。

  “我什么?刚才我看见个大房间里面有群人在乱叫,他们不会是在筹划着将你卖到猪肉场吧?”

  第百三十九章~谁推老子??~

  妈的,个卖唱的居然还要老子端茶倒水。老子可是人民教师。你只不过是个荼靡小学生的卖唱的。奇耻大辱啊!

  慕容水月原本心情极差,此刻还碰到王枫没来由的打击,更是心情差到了极致,豁然站起来冷冷道:“王枫,你算是什么东西?别以为我给你三分颜色还真开起染坊来了。你擅自闯到这里,我只要随时叫,至少百个保安将你抓到警察局去!”

  变脸了?

  王枫暗自理亏,胡吹大牛的性格难以纠正,习惯他风格的人自然是没关系。但慕容水月好歹也是超级大明星。起初对他的容忍只是好奇与他的车技不错,故以对他的放肆胡闹没放在心上。却不想他见自己就恶言相对。心情坏透的她忍不住爆发了。

  “别以为我害怕,你忘记我是干什么的么?”王枫冷言冷语,尽避理亏,王老师臭屁的性格难以转变,严肃道:“我可以在你叫保安进来之前对你采取顿暴打。我看你怎么出去见那十几万歌迷粉丝。”

  “你”

  慕容水月彻底崩溃,她还真见过如此胡搅蛮缠的人。微微叹了口气,无力道:“你出去吧,让我个人静静。”

  “呃。”王枫也不曾想她竟是如此反应,不禁挠头道:“你没事吧?我听说女人来大姨妈会比较脾气暴躁。看你的表情,不会是真的大姨妈来了吧?要不然这样,我去舞台上向你的歌迷说下,你今天来大姨妈了,个星期之后再举行演唱会怎么样?”

  慕容水月啼笑皆非,哀怨道:“你这个混蛋别满嘴粗口好不好?我心情不好不关你的事,快出去吧,别影响我了。”

  “你这话不对了,快点,告诉我怎么回事,我那群学生还在等你的演唱会,你这个心情怎么去开演唱会。张门票千多,我可不希望你状态不佳让我个月的薪水扔水里了。”

  “你个月的薪水不是两千多的么?门票最贵才千五,怎么会花掉你个月的薪水。”慕容水月绷着脸,好奇地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上个星期狗蛋同学家里揭不开锅了,我向学校提早申请薪水,给了他千块,还有五百交给红十字协会了,以前个月都是给千。下个月还要补起来。你以为我看你次演唱会容易么我?”王枫满脸愤慨,似乎关系他的身家性命了。

  “呃。”慕容水月听着他番胡扯,心情顿时好转不少,轻蔑道:“没钱你看什么演唱会?”

  “靠,老子给你撑面子,你还装个毛啊?你,要是少了,歌迷就成个位数了,我加盟,立马变成两位数,你知道我对你的重要性么你!”吹牛扯淡,王枫看出她心情不太好,故而打屁的更加旺盛了。

  “扑哧!”

  哪怕慕容水月的心情再不好,被王枫这番胡言乱语也给逗笑了。这家伙吹牛还真不打草稿,这么大的吵闹声,歌迷是个位数?他还真是滑稽至极。

  “笑什么笑?实话告诉你,我是华新市居民协会会员,如果你敢让我觉得消费不满意,我会告你的。”

  “好了好了,你别扯淡了,出去吧。我要准备了。”

  王枫“哦”了声,见她心情好转不少,刚欲转身离开,尴尬道:“我不知道怎么出去。”

  “这么多路,随便找条。对了,别忘记答应和我的比赛。今晚上演唱会完了估计是不行了,你明天给我电话,我约你。”

  “水月,准备还没有啊?歌迷的情绪太激动,场面快控制不住了!”个声音传来,王枫心下急,妈的,不会是来抓老子的吧?

  王枫脸上闪过丝阴冷。干脆不做二不休,把进来的人全部干掉。然后扔进马桶,这样毁尸灭迹,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了。

  “哦,会就好了,你先去安排下。”慕容水月惊叫声,连忙招手王枫藏起来,现在外面虽然没太多的记者,但若是让工作人员看见,肯定也会发散思维联想通。到时候肯定又有不少绯闻了。

  这段时间除了演唱会的事情忙的她焦头烂额,也有不少的绯闻纠缠于她。而这些绯闻都十分莫名其妙。甚至矛头直指王枫。

  原本慕容水月是极少出现绯闻的。主要是她个人十分低调,且极少与些帅气的男明星有亲密接触。以至不少娱乐狗仔队想找她的麻烦都无从下手。不过这次却是土包子等王枫的老同学动了手脚。

  上次在海滨的时候,王枫强制性邀请慕容水月唱歌,以至于让土包子同学找到了下手的机会。他们当晚回华新市,便大肆利用自己的权利将王枫与慕容水月的照片流传不少。他们怕惹怒王枫,并没将王枫指名道姓出来,只是将慕容水月的照片曝光。自然的,慕容水月近端时间被绯闻缠身,心情想好也不太可能。

  所以现在的心情糟糕也是可以原谅的。

  不过,王枫的出口伤人也让她实在有些受不了。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胡搅蛮缠。随便句话都是打击自己。任凭慕容水月心性再淡定也时不时被他惹的火冒三丈。

  “我觉得你应该坦诚不公地说明我们俩的关系!这样直隐瞒我好累!”王枫满脸哀求。

  “坦诚不公?”慕容水月忙脑门黑线,无语道:“隐瞒什么了?”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再亲热点?”

  “呃。”慕容水月猛地醒悟,大骂道:“你怎么不去死!”

  “哈哈”

  在慕容水月暴走边缘,王枫趁机钻了出去。

  逗逗大明星其实也挺过瘾的。尤其是她生气的时候,那高耸的胸脯起伏跌宕,端的是分外诱人。

  回到观众席,王枫抓了抓裤裆,坐在椅子上满脸严肃。

  “老师,你笑什么呢?”苏菲菲好奇地问道。

  “哦,没什么,刚才我去找慕容水月,问她怎么还不出来唱歌,我的学生都等不及了。结果她不给我面子,我就把她拉进厕所打了顿。马上她就出来了。”

  “呸”

  所幸体育馆的尖叫声太大,歌迷都兴奋地大叫大喊,基本上没人能够听到王枫的叫嚣。若是不然,他们估计会把王枫从体育馆直打出去。

  名猥琐之极的支持人走上台,呼啦地叫道:“女士们,先生们,慕容小姐即将登场,大家的掌声在哪里?”

  拌迷们纷纷尖叫,声音之大,刺激得王枫捂住双耳,破口大骂:“他妈的,老子的耳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