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心想,要是被你们把耳朵叫破了,老子以后看片只有画面没有声音,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啊。

  伴随着歌迷们疯狂地尖叫,大量白色烟雾在舞台上腾腾冒出,无数的细碎彩带漫天飞舞,优美柔和的音乐徐徐响起。体育馆顿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慕容水月从逃邙降,雪白色服装着在身上,那曼妙多姿的娇躯如同九天仙女下凡。看得所有歌迷痴呆片。那甜美空灵的声音响彻整个体育馆。曲毕,歌迷们兴奋尖叫,无数掌声伴随着狂热的嚎叫起来。

  “水月水月我爱你”

  “水月水月!”

  拌迷扯着嗓子狂叫,手中摇晃着荧光棒与巨大牌匾。王枫看得瞠目结舌。妈的,太有杀伤力了吧?在海滨她就那么显摆几下,倒不觉得如何。此刻配合着伴舞与豪华配乐整容。简直是个天上个底下啊。兀自嘴硬:“个卖唱的你们激动个屁。群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白痴!”

  “老师,不许你说这种话!”靠他最近的苏菲菲抓住他的胳膊狠狠地摇晃。

  “事实上,她唱的也不差。”

  慕容水月的歌曲首接首,直到最后高嘲迭起,下面的歌迷粉丝越发激动。

  “大家的热情让水月涸篇心。现在做个节目,水月想请位朋友和我合唱首歌。不知道谁愿意?”

  下面顿时哗然片,没人敢上去。在他们的心中,慕容水月如同女神般,他们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哪怕是多丝的猥亵思想,都是种不可饶恕的罪恶!

  就在此时,王枫忽然感觉身后阵巨大的力量涌来,他吓的跳。步伐在走道上几个踉跄,待得他站稳之时,聚光灯均投在了他的身上。十几万观众仿若幽灵般瞪大眼睛盯着他

  他妈的!谁推的老子!?

  第百四十章~演唱会动乱~

  “这位先生,请上来吧。”慕容水月微微皱眉,这家伙难道还会唱歌?只知道他吹牛扯淡,漫天打屁流,却不知道他竟有这个胆子敢与自己合唱。不经历过的人不知道情况。站在这种舞台上,如果是般新出道的菜鸟,都会被吓个半死,哪怕是慕容水月这种天生在舞台上具有掌控能力的人第次上台也会双腿颤抖。

  “这个人是谁啊?长的难看不说,全身衣服还都是地摊货,真是丢人现眼!”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说,不少人都窃窃私语,毫不留情地对王枫进行人身攻击。

  想退回去是不可能了。王枫丢不起这个人。此时状态,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去。迈着紊乱不安的步伐,王枫这刻的心情比领取诺贝尔文学奖还要紧张。后背渗出大量汗珠,他的衬衣已经湿透,脑袋上冒出豆大汗珠,仿若个刚从河里爬出来的暴徒。

  紊乱焦躁地走上去,王枫结果主持人的麦克风,那主持人对他投来丝鄙夷的眼神。显然是对他实在是不看好。

  王枫心下狠,忽然伸开双臂向慕容水月求抱。

  这个动作无疑引起了十几万粉丝的强烈抗议。慕容水月皱着眉头和他轻轻拥抱下。王枫在他耳畔低声道:“给个面子,你的歌我都不会,会儿唱首简单的。”

  待得两人分开,秦少峰愤怒万分,生气道:“老师太无耻了,简直就是个败类!”

  “我会让他这举动付出惨痛的代价!”应天航阴冷着脸。

  “我也对他深深地失望了!”苏菲菲小脸上满是落魄。

  王枫站在舞台上,面对着那十几万观众的子,他如同被人扒光了衣服与他们裸聊。这种感觉实在不妙,原本潇洒自然的动作在瞬间变得憋足怪异。面部表情僵硬得仿若石膏。手脚阵抽搐,标准的个羊癫疯患者。

  “大家安静下。”慕容水月控制着场面,她微微笑,道:“不如我就和这位先生唱首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外婆的澎湖湾吧?”

  下面掌声片。

  拌声响起,慕容水月起头,王枫接下来唱。原本磁性深沉的声音因为过分紧张变得颤抖不已,唱腔也算上乘的他因为紧张五音不全,发音完全走调。但没人会取笑他。

  面对十几万观众,个普通的歌迷能做到他这个份上已经十分不错。尽避他肢体僵硬,唱的不堪入耳,下面的歌迷依然平淡地对待他,换位思考下。他们觉得自己唱上估计不尿裤子都能算无上荣耀了。

  首歌唱完,王枫全身湿透,那感觉就好像被万名如花强犦般,悲怆凄凉。王枫大脑片浆糊,完全没有任何思索的空闲。全身紧绷起来,双腿时不时地打颤。慕容水月瞧着他这模样,心中好笑,平时不是很能扯的么?怎么上来就好像个精神病患者了。

  她也算是客气,大庭广众地称赞了几句,便让王枫下台了。

  王枫下台之后,过了好半天,他才猛地叫道:“妈的,我刚才做什么了?”

  “老师,你刚才犯了众怒。”

  演唱会持续到十点整,王枫坐在椅子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股脑子地希望演唱会快些结束。受不了,他感觉自己有点崩溃。你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些人嘲笑不屑的神情。

  “妈的,老子不会是精神分裂了吧?”他兀自嘀咕句,就在这时,主持人忽然说演唱会即将结束。下面的歌迷顿时暴跳如雷,个个大声喧嚣起来。而与此同时,不少观众已经从后面蜂拥向前,希望能与自己的女神多面对面片刻。

  这闹,后面的人向往前,前面的人就算能理智分析问题,也毫无办法的冲向前。不过瞬间,保安的防线彻底崩塌。慕容水月站在舞台上惊慌失措,那名主持人妄图用自己多年的经验控制场面。

  “大家别激动,别”

  他的话没说话,不知道谁忽然砸过来双皮鞋,径直塞进了他的嘴巴。

  慕容水月站在舞台上花容失色,下子慌了神。灯光也在歌迷们的疯狂咆哮冲击上阵闪动,旋即彻底失去了光线。

  王枫见状,大骂声:“妈的,站在这儿等死啊!”

  说着箭步冲上台,凭借着自己在暗中的视力逮住她的手臂,冷声道:“跟我来!”

  “啊你是谁?”慕容水月挣扎几下,王枫低声道:“是你大爷!”

  也不顾她反抗,王枫凭借记忆拉着她朝后台冲去。后台也是片漆黑,不少工作人员也慌神,如果慕容水月出了什么事情,他们恐怕是保不住饭碗了。个个虽然焦急万分,却也不敢去前面。十几万观众,这么大的场面谁脑曝制?

  不小心摔倒在地,可能就会被踩成肉饼。

  罢才在出事之后,段虎等人已经护住那群女孩朝旁边的通道冲去,所以他并不担心,当王枫带着她来到个小空挡的时候,他冷冷道:“给你经纪人打电话,我可不想陪你死。”

  华姐在保卫室焦头烂额,刚才已经给警局打了电话,最多五分钟警察就会全部过来。但这五分钟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手机忽然想起,华姐暴躁地接通电话,刚欲骂人。对面传来了慕容水月的声音。

  “喂,华姐,我没事,你赶紧报警吧。歌迷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慕容水月紧张兮兮地说。

  “啊,水月你没事啊,上帝保佑,我明天定要去龙王庙感谢龙王,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王枫将打火机点燃,只见慕容水月脸色苍白,抽笑道:“刚才不是很拉风的么?怎么忽然之间变得如此紧张?哎,没见过大场面的孩子。想当初我个人去非洲看见人吃人的场面,都没有点的紧张。”

  慕容水月懒得和他顶嘴,毕竟是他救了自己。而忽然感觉自己的手心还被她握着,俏脸飞红,羞涩地挣脱掉。王枫也感受到了,妈的,刚才被发觉这柔软的小手直被自己握着,在挣脱的瞬间,他才发觉。哇,好滑啊

  大约过了五分钟,外面已经传来阵阵警笛,而灯光也渐渐亮了起来。两人相视眼,慕容水月心下舒缓过来。和他在起,刚才其实没多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她在那会儿给了自己难以言语的安全感。种很奇特的感觉。

  “水月,水月”

  走道上传来华姐的叫声,慕容水月走出去,欣喜道:“我在这儿。”

  王枫也跟随着走出去,华姐忽然见到王枫竟与慕容水月在起,不禁疑惑地问道:“王先生,你怎么也在这儿?”

  言辞之中的质问不满之色不言而喻。

  “我还要问你呢!”王枫破口大骂:“你作为慕容水月的经纪人,她出现了这么大的危险,你怎么不用你的残花败柳之身给她遮风挡雨,而是个劲地躲在安全的地方祈求上苍不要祸及池鱼,你根本不配做个经纪人。在你的红牌最为难的时候,你选择了躲避而不是义无反顾的献出自己残破的身躯!”

  “我”华姐被王枫番尖刻刁钻的言辞羞辱的毫无还口之力,王枫继续喝骂道:“你什么你?难道我说错了么?如果慕容小姐出了什么事情,你对得起她对你的信任么?如果我是你,现在就找个高的楼上跳下去死以谢天下了!”

  “你算什么东西!”华姐终于爆发,“刚才这么黑,我怎么知道你们在哪里?再说了,我不是第时间就报警了么?我还要怎么做?外面这么多人?我出去能顶用?”

  王枫跺脚道:“懒得和你废话,还不快去安排下外面的事情。如果让那群暴徒们冲进来,我们都会成为他们脚下的亡魂!”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慕容水月的休弦。留下群目瞪口呆的经纪人和慕容水月。

  慕容水月苦笑声,对华姐道:“华姐你别生气,他就这臭脾气,你去安排下吧。今晚的庆功会就免了,我很累,先进去休息下。”

  第百四十章~神般的存在~

  王枫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吸着香烟,见慕容水月进来,严肃道:“小水月,给我倒杯水。”

  “什么?”慕容水月刚进来,便听到王枫的命令,当下质问道:“我凭什么给你倒水?”

  “我刚才救了你,作为回报,你给我倒杯水应该不算过分吧?哎,你们女人真是点情意都不讲。我刚才将你从虎狼之窝救出来,你知道冒了多大危险啊?算了,既然你这么无情无义,干脆给我笔钱好了。”王枫只是开玩笑,并没当真。

  但慕容水月却脸色骤变,冷冷道:“哼,我就知道你没好心。你放心,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会我会让经纪人给你笔酬劳,你可以走了,我这里不欢迎你!”

  呃,怎么忽然变脸了?

  王枫也不介意,站起来,懒洋洋地道:“算了,本大爷我暂时不缺钱,等我有钱了你再给我吧,我还有事,先走步。”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休弦。

  慕容水月美眸微微朦胧,她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回想以前求学音乐的时候,不论什么地方别人不是需要大量的金钱便是让自己用身体交换,后来好不容易遇到个好心人,她才有了现在的成就。王枫刚才无意句话却戳中了她内心最为愤怒的事情。以至于忽然翻脸不认人。

  王枫漫无目的走出体院馆,大部分歌迷被警察疏散。这次演唱会虽然比较暴动,却没有多少人受伤,幸亏警察来的急事。如若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歌迷会被活活踩死。

  罢步入停车场,手机忽然响起,他接通,对面尖锐的咆哮声传来:“王枫,如果十分钟之内你不赶过来,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他心咯噔声,见鬼,忘记小雪要和自己吃饭的了。

  抬手看表都已经十点。妈的,让小雪等了这么久,不知道他会不会暴走。驾车哈雷飞快地冲向约定好的酒店,王枫心急如焚,心想,如果小雪要惩罚自己。自己也认了,顶多将我的小处男之身交代在这里。

  急匆匆地来到酒店,刚进去,左右打量几眼,这才发现小雪的踪迹。刚准备冲过去,却只见小雪的身边竟还坐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那年轻人似乎早讨好杨紫雪,而杨紫雪只是给她个冷面,句话也不说。

  王枫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对杨紫雪招手道:“小雪妹妹,哥哥来晚了,别生气。刚才实在是扶了百多个老奶奶过马路,没办法,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爱心泛滥,实在是不忍心她们这么晚了还要走夜路。”

  他走过去,杨紫雪俏脸上露出丝欣喜,旋即被生气替代,冷冷道:“你还舍得来么?”

  “呃,实在抱歉,刚才确实有事。这样吧,今晚我们开个房间,我这残花败柳之身任由小雪妹妹处置。”

  他们两对话,完全没将旁的年轻男子放在眼中。他忽然冷声道:“这位先生,希望你注重下仪表,不要出口恶俗。”

  “关你鸟事?”王枫冷眼以对,轻蔑道:“对了,你坐在这儿干什么?我同意你坐了吗?还不给我滚起来!”

  王枫盛气凌人,完全副大哥大表情。

  那年轻男子脸色骤变,阴冷道:“我是杨紫雪的同事,我还想问你是我什么人呢!”

  “他是我男朋友,难道你不服气?”小雪忽然挽住王枫的胳膊,亲昵地说道。

  “呃,看见没,你别在这儿打搅我们如胶似漆,识相点,赶紧滚,要不要哥哥给你两块钱坐公车回去?”

  王枫没来由的阵羞辱使得男子愤怒无比,阴冷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全身加起来不到五百块,我随便喝杯酒水就能抵上你几套衣服,你根本不能给杨紫雪幸福,希望你自己聪明点。”

  “干!”

  王枫猛地站起来,脚将他踹下椅子,骂道:“你他妈哪这么多废话,让你滚还唧唧歪歪。再不滚老子灭了你!”

  那男子被王枫没来由地脚踢的全身发颤,钢牙紧紧咬住,而杨紫雪却调侃地搅拌着果汁,丝毫不关心他的事儿,不禁恼羞成怒道:“你有种,给我等着!”说完急匆匆地离开了酒店。

  其余人瞧见这边的动作,也没做理会。这种事情时而发生,他们若是连这么点承受能力都没有,也就没必要在世上苟且偷生了。

  王枫原本就心情不爽,慕容水月的忽然变脸让他极为不爽。暴徒性格忽然发作,没瓶子砸烂他的脑袋已经是很给杨紫雪面子了,气呼呼地坐下来,兀自骂道:“他奶奶的,真当老子是小白脸了。”

  “嘻,其实枫哥哥你确实很像小白脸。要不这样吧,以后跟着小雪混,小雪养你。”杨紫雪的气已经消了大半。以前王枫爽约迟到是常有的事情,现在也只不过再辉煌的历史上添上轻描淡写的笔,无伤大雅。

  “成啊,哥哥我要求不高,每个月给个百八万的零花钱,个星期换个女人,你若是能答应我,让我做牛做马都没问题。”

  “去死!”

  原本是打算吃晚餐,因为王枫的超级迟到,此刻只能吃宵夜了。

  两人点了大桌的好菜,王枫分卷残余地吃了大半,喝了口红酒道:“小雪,你在做什么工作啊?怎么银子好像用不完?”

  王枫实在是好奇,她不过刚毕业。就算本事大,也不可能有挥霍不完的钱啊?而且,从她的时装与生活作风来看,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奢侈的生活。

  “呃,枫哥哥,你别问我的事儿好么?反正小雪以后是定会和你在起的。以后总会有机会告诉你。”

  既然她不肯说,王枫也不强求,只是淡淡地道:“我只希望你别杀人放火就成了。”

  回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这是他任教三年二班以来,第次这么晚回家。他没让杨紫雪跟自己起回去。不是不让,是不敢,这么晚了跟自己回家。王枫真怕干柴烈火点就着。小雪妹妹还很年轻,他不能害了别人。虽然王大官人现在急需女人的慰藉。但小雪妹妹他是不好意思下手的。

  如果让王枫知道杨紫雪的心意是非他不嫁,不知道他会不会仰天哀号。

  第二天起来的很晚,反正起来也无所事事,王枫倒不如睡个懒觉。等他洗漱完毕,已经是中午两点。早已经是饥肠辘辘,王枫吸完支香烟。去楼下买了份河粉,吃完了他琢磨自着自己放假还能去干点啥呢?

  吧脆去买台电脑,嗯,这个想法不错,自己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现在唯会的就是上几个网站,实在是有点丢人。想到就做,学校给的那五千奖金因为红姐的关系他还没用掉。五千块钱买台组装电脑应该足够了。

  去十里街的商业区逛了群,王枫如同傻帽般地听着对方噼里啪啦地介绍,不耐烦地将五千大洋往柜台上拍,潇洒道:“你自己看着办。”

  销售员释然,原来是碰到个电脑白痴了。

  所幸这家电脑城还算实在,没太宰王枫这个菜鸟。当他抱着组装电脑兴冲冲地抱回家,接通电源,却发现原本畅通无阻的校园网竟不论如何也打不开。他个电话打过去,对着那销售员通狂骂,说是老子花五千大圆买了台电脑,为什么连网络都没有。

  两人纠缠了半天,后来销售员忽然问道:“您的宽带连接好没?”

  王枫傻不拉唧地回问:“宽带是啥?”

  于是,王枫又从自己所剩无几的生活费中抽出五百装了半年宽带,叹息:“改革开放让我们共赴小康,老子却连吃饭的银子都没了。”

  接上宽带,拨号上网,王枫边啃着方便面,打开校园网,放假论坛原本应该是比较清冷的。但因为不少学生都观看了慕容水月的演唱会,而更有甚者,不少学生吹嘘自己给慕容水月献花,将自己形容的如同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