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纤细,不善交流。可以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您看看她现在,她是三年二班第美丽的女孩,她无所不能,她是个全才。星海第才女。她美丽大方,充满了知性美。您能想象她当初与现在的差距之大么?”陈冲嘴角嗫嚅地说。

  王枫微微皱眉,难以想象。在他的心中,柳如烟应该从小就是万众瞩目的类型。怎么可能小时候会是那般光景?

  “是的,柳如烟在高时候,尽避她同样极为美丽,但没人会主意到她的存在。甚至,就算她哪天忽然不来上课了,也没有同学会去在意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陈冲仿若是在问王枫,又仿若是自己问自己,又道:“因为莫言,莫言,这个天才,这个无所不能的神般存在。他在次放学之后与柳如烟聊了个小时,自那之后,柳如烟变了。尽避任何人都不觉得她哪里变了。但她就是变了,变成万人瞩目的女孩。她的漂亮,她的美丽,她的才华,与以前样,她没有刻意去炫耀,没有刻意去打扮自己。但她成了三年二班第美女,星海第美女。所有人都震惊,她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星海的,甚至许多学生都以为她是忽然转到学校来的。您能想象么?只是个下午的谈话,柳如烟就成以前那个灰姑娘变成了万人瞩目的小鲍主,她的美丽,她的气质让全班男生情难自禁。你能明白么?”

  王枫的脸上表情丰富之极,他不知道用什么来表达心中的激动与难以理解。

  “起初的年班稀疏平常,没有任何个有特长的学生,我们如同群被学校,被世界遗忘的学生,我们毫不起眼。”陈冲喃喃自语,接着道:“但他在天之内让当初的年二班变成了现在的魔鬼班级,你能想象么?我记得有天,他面色冰冷地从教室外走进来,手里有个笔记本,他走进来之后,来到秦少峰面前,对原本懦弱,毫无主见的秦少峰说了句话‘从今天开始,年班由你掌握,你的领导能力,是全班最好的。”

  “就是这样,秦少峰变了,变得心思慎密,变的冷酷,变得领导能力超群。您知道么?他当初只是个懦弱的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不敢说的人,您能明白那句话对秦少峰有多大影响么?”

  “‘从今天开始,你们将由自己掌握命运,任何人,都无法控制你们,因为你们是有史以来,最强的魔鬼班级!’这是他临走前说的句话,他离开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他从哪里而来的。他在学校,就是个无人知晓的神秘存在。老师害怕他,学生害怕他,哪怕他在学生心中,如同神般的存在。但做为个神般的存在。谁不会对他产生强烈的恐惧呢?他走了,永远没有回来,但他留下的话还在,从那以后,年二班变了,从起初的默默无闻,变成了全校最强的班级,所有学生的特长在夜之间如同雨后春笋彻底爆发,我们参加学校的活动,市举行的活动。任何活动,三年二班的学生都能成为佼佼者。这就是个曾经是都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年二班,群几乎是废人所创造出来的神话!”

  “年二班在进入高二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人变得目中无人,所有人都是最强大的存在,只要我们愿意,我们能做到任何事情。尽避我们从不学习,尽避我们从不听老师上课。但您能察觉出点吧?苏菲菲的理综,段虎的数学,秦少峰的英语,我可以打包票,如果您想让他们成为星海第,乃至于华新市第,他们都能在个星期之内给您满意的答复。因为,他们都有共同的信仰,他们都有天才般的天赋。只因为,曾经莫言说过句话,这是你们的天赋,相信自己,你们都可以!”

  王枫感觉自己的嘴巴干涩无比,他连续不停的吸着香烟。整个房间不知觉中已被烟雾所笼罩。王枫没有回过神,陈冲也仿若精神恍惚,失去了自我意识。

  他简直不敢想象,莫言,你究竟是人么?还是,你只是老天眷恋这群学生,特意安排下来,拯救这群可怜学生的使者?

  “神般的存在。”

  王枫总算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这样的存在不正是神般的存在么?这个消息对王枫的冲击太大,他有点儿回不过神来。良久,他忽然双眼冒出精光,对着陈冲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陈冲简洁明了地回答。

  “那么,你们怎么才能将他找回来对付我呢?”王枫有点儿兔死狐悲的凉意。

  “他给了我们个邮箱。他说过,魔鬼班级的权威如果被挑战,他们回来的。”陈冲的面上露出丝歉意,毕竟,王老师待他还是不错的。尽避他与王枫相处时间不长。但王枫所表现的实力与所有切,他都觉得王枫是个不错的老师。至少,他不会让陈冲有压迫感。但莫言,他会让陈冲憋得喘不过气!

  “哦,原来如此。”王枫大致上已经明白,淡淡地道:“你随便写点东西上去吧。不管如何,他在你们心中是神般的存在,在我面前,他屁都不是。”

  “你”陈冲第次从王枫的身上感受到种王者的霸气。是的,王者的霸气!

  这种感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的。莫言给过他这种感觉,如今是王枫,也同样让他有这种感觉。这不是恐惧,不是惊吓,只是单纯的想顶礼膜拜。

  “放心吧,我期待着莫言同学的归来。我会让他知道,其实,他就是坨狗屎,我会把他的屁股打开花。”

  第百四十六章~王者之战!!~

  陈冲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王枫已经离开,他的耳边直回荡着王枫离开前的哪句话,其实,他就是坨狗屎。

  这种长时间存在的信仰与他新的偶像之间擦出的火花让他心中既兴奋,也恐慌。那是种难以言语的感觉。从王枫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让他险些崩溃。他并没做作,也没刻意。只是那种轻描淡写地,用最简短的话语表现出来。

  而莫言呢?

  至少,在陈冲的心中,他直都保持着份神秘。他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再搭配上他那让人难以琢磨的身份,让陈冲心中对他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两个他最敬佩的人之间所拉开的场拉锯战,陈冲的心了

  王枫大摇大摆地从陈冲家里出来,飙车的快感将方才那头疼的烦躁清楚,他简直不可相信个学生能有如此大的能力。让个班的学生都将他当做了精神信仰。最让他吃惊的更是柳如烟真如陈冲所说,在短短的天之内,由灰姑娘蜕变成万人迷?

  不可思议!

  王枫没有回学校,反正此刻已经是中午休媳间,他回到十里街和老花他们打了个电话。独自进了碧海蓝天喝酒。酒吧震撼的音乐让他心情舒缓了许多。名娇滴滴的啤酒妹靠在他的身旁,笑嘻嘻地道:“帅哥,再来打啤酒吧?”

  “嗯,可以,来,把胸部给哥哥摸几下。”王枫作势扑过去,那啤酒妹娇笑声,逃也似的离开。

  大约喝了三瓶啤酒,心中的烦躁烟消云散,揉了揉眉心苦笑道:“妈的,不就是个学生么?他能和老子十里街小霸王抗衡?他奶奶的,不知道是不是当教师当太久了,连点基本常识都没有。居然会将学生之间的小把戏看的太认真。”

  “老大,你怎么有时间叫我们来喝酒啊?”老花潇洒地走过来,手里抱了个头盔。扔在名小弟的手上,脸上说不出的得意与嚣张。

  “呃,大爷我心情不好,想找你们喝几杯。快点,给大爷多叫点好吃的。海鲜之类的个别少,妈的,老子已经啃了好几天方便面了。”王枫大大咧咧地骂道。

  好酒好菜上了大桌,王枫什么也不说,个劲地稀里哗啦吃着美食,挑出块蚌肉,吸掉汤汁,啧啧道:“比方便面强百倍。”

  “老大,没钱了和我们说嘛,最近活动不少,老花也赚了不少,让他给你送点钱过去。”阳痿笑呵呵地喝了口啤酒,脸的滛荡。

  “滚!”王枫大骂道:“老子是什么人?人民教师?怎么能收你们的黑心钱。嗯,我的银行卡号是别给多了,给个百来万我就够花了。”

  “我日”

  两人给了他个中指,这牲口太黑了,菊花堂拼死拼活才赚了那么点点,他开口就是百万,当老子们是开银行的啊?阳痿无可奈何地摊手道:“十几块二十块的零花钱我们还是给的起,至于你的百万如果是冥币的话,我考虑下安全问题,然后给你送过去。”

  酒过三巡,王枫微微有些醉意,嘀咕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还好,白虎帮的张世荣,些小帮派基本都归附了我们,现在只是考验他们忠心的时候。另外几个抵死反抗的帮派相信凭借我们菊花堂的手段,想将他们收服不成问题。”

  “嗯,不跟着党个组织走的,男人全部干掉,女人送到妓院,对了,有水灵的送到我家里去。”王枫大大咧咧地擦了擦嘴角,面色含笑地说。

  太他妈无耻了!

  和他们喝了点东西,王枫摸了摸微微凸起的肚子,嘿嘿笑道:“大爷我继续从事我光荣的人民教师这个极具挑战性的职业去了,你们该偷鸡摸狗的偷鸡摸狗,该回家看片打手枪的就回家打手枪。没事别出来瞎溜达,怪丢人的。”

  偷偷摸摸地回到办公室,刚进门,训导主任猛地从旁跳出来,指着他跺脚大骂:“王枫,你死哪去了?啊?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上班期间不许外出,你真是死不悔改。不用说了,这次我定要像董事会举报,你行为不检,满身酒味,我可以肯定你是出去鬼混了!”

  王枫刚欲还击,秦霜忽然冷面走出来,冰冷道:“训导主任,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你别在这儿大吼大叫。王枫是我叫出去的,他些文件放在家里。所以回家去拿,你别天到晚在这儿叫闹,很影响我们工作的心情。”

  “这个”训导主任脸色通红,他没想到秦霜竟会来此招,看来是和王枫个鼻孔出气,冷哼声,恶狠狠地瞪了王枫眼,气急败坏地走远。

  “谢谢秦组长,您简直是我的偶像。千万颗星辰都不及您万分之的光辉耀眼,您就好像我人生路途上的明灯,让我对社会和前途充满了希望与目标。”

  “少贫嘴,我找你说点事情。”秦霜撇了撇柔唇,没好气地道。

  “哦。”

  进了办公室,秦霜关好门,坐在办公椅上,静静地凝视了王枫几眼,看得王枫心中直发毛,心想,她该不会是想和自己在办公室做苟且之事吧?我王老师堂堂人民教师岂能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不过如果她实在忍不住,那王大官人我就可怜可怜她吧,毕竟是自己的上司。相互之间都交流交流是有必要的。最关键是秦组长身材丰满,苗条诱人。那娇嫩的柔唇轻轻撇,风情万种,万花失色。

  “王老师,最近发现你们班上的学生有什么不对劲了么?”秦霜面色谨慎地问道。

  “还好啊,变得比平时乖巧多了,不论上课下课都没人打闹嬉闹。”王枫说的太过委婉,上课下课都不打闹嬉闹,顺便也没人听他上课。

  “真的?”秦霜面色微变,严肃地问道。

  “呃,有点问题。他们都变得死气沉沉,不像以前那样活泼了。以前虽然调皮点,但多少都有表现欲望。现在个个像等待世界末日般,我也有点烦恼。”王枫低垂着脑袋,认错态度绝对端正,面上流露出丝为了表示诚心,容忍你强犦我的决心。

  “那你们班的学生都是如此?”秦霜的面容上露出丝难以置信的神情。

  “基本上如此。”王枫悲痛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是为什么么?”

  “我怎么知道,或许是他们起心情不痛快吧。”王枫焉能不知为何,但这种事情他也不想说,秦霜终究是个女人。这种事情他自己去处理就好了,没必要牵扯出这么多的麻烦。

  “哦,这样啊”秦霜唇角嗫嚅了几下,低声道:“那么,秦少峰现在的表现怎样?”

  “秦少峰?”

  王枫苦涩地笑了笑,这次魔鬼行动恐怕就是他举行的。也就是说他是罪魁祸首,他自然是最让王枫头疼的。但为了表现自己的容量之大,微笑道:“他是班长,自然会和同学站在同条阵线。”

  “哦,原来如此。”秦霜谅解地点了点头,俏脸上满是释然。

  王枫却心下跳,秦少峰?秦霜?

  同个姓氏,而且,秦组长对秦少峰的关心似乎有些过于迁就,不禁哭笑不得地问道:“组长,你该不会是秦少峰的姐姐吧?”

  “啊!”秦霜的表情顿时变得尴尬不已,俏脸浮现抹嫣红,旋即嗫嚅道:“你怎么知道?”

  那模样,我的妈啊太迷人了。王枫有了冲过去咬住她的柔唇不放松的冲动,咳嗽声,将自己心中的歪念打住,严肃道:“基于你们俩是同个姓氏,而且你对他的关心似乎太多。上次我提到秦少峰的时候你也表现的不太对劲,所以,我可以肯定,你是他的姐姐。”

  装逼不犯罪,又是王枫的癖好,此时不装何时装。

  “这样啊”秦霜俏脸略显难为情,低声道:“王枫,你千万别到处说,不然少峰肯定要责怪我了。”

  “呃,责怪你做什么?”王枫时间摸不着头脑。

  “他不想别人知道我是他姐姐,以前和我关系很好,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得不喜欢我了。自主能力也短时间内强了很多,我直想弄个明白。但他也不说,我也没办法。”

  “他是不是在高的时候变的?”王枫猛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秦霜双妙目紧紧地盯着王枫。

  “哦,呵呵”王枫尴尬了下,苦笑道:“我猜的,科学验证,男生在上高中之后独立能力渐渐变强,许多事情都喜欢自主处理,不太喜欢让家人帮忙,而你在学校也算个不大不小的组长,他自然不想认你这个姐姐,恐怕是怕别人说闲话吧。”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从高就开始不喜欢我了。”秦霜恍然大悟,但她哪里知道,这不过是王枫是说辞。真正的原因恐怕就是莫言!

  “呵呵,没事的,等他大些了就知道你这个做姐姐的是做么关心他了。”

  两人又闲聊了会,王枫便告辞出去工作。

  坐在办公椅上,王枫的心却飘到了别处。莫言,你究竟有何德何能让这群学生对你奉若神明?尽避你的确很强大,但也没夸张到这个地步吧?

  但这些已经没必要继续纠缠下去了,只有等他回来,王枫从正面击败他,让那群学生的信仰崩塌,那样才能将这群学生从堕落中解脱出来。

  可是

  将莫言击败,就真的是将他们从堕落中解脱出来么?

  他莫言做了什么值得自己去击败他?他不过是点明了这群学生的优点与天赋,让他们对自己本身更加了解。这样只不过是他种本能的表现。如果自己将他击败,那群学生能容忍自己毁灭了他们的信仰么?他们会不会崩溃?

  王枫头疼的厉害,这种办法似乎太过危险。如果成功,学生们不会再听信莫言的切妖言惑众,认真学习。但如果失败,那么,他们可能会与莫言起崩塌

  这是个难以想象的下场!

  不过,王枫现在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如果不将莫言在他们心中建立的信仰击溃。后果只有个,自己卷铺盖滚蛋!这不是王枫的性格,他绝对不容忍在自己的地盘出现被的势力。哪怕他是强大到能成为所有学生的信仰,王枫也会将他彻底击溃。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绝对。

  暴力无法解决所有问题!但却是解决办法的种途径!

  暴徒王枫直这么认为!

  在办公室思索良久,王枫的心情好了许多。我王枫是谁?十里街小霸王,这辈子就没怕过谁!当初能将这群小兔崽子征服,难道还会怕你个莫言不成?

  第百四十七章~为什么不请我?~

  罢欲破戒欣赏会影片,门外忽然响起沐晚晴的清亮声音,王枫连忙将影片关掉,心想,为什么你每次出现都让我措手不及,真是我的冤家。

  “王枫,你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时间啊?”可爱精灵般的沐晚晴走进来,微笑地问道。

  “哦,作为人民教师,我般都是没有时间的。如果你想请我吃饭,或者看电影,我尽量安排下档期配合你,不过能不能抽出时间就不是我所脑曝制的了。你也知道我有多忙,每逃诩要去家访,晚上还要给学生补习功课。北大荒那边的学生每晚上都要和我通话个小时,我的时间实在不够用。”

  滛贱客听着王枫的大言不惭,心想,妈的,美女邀请还装逼,简直人渣败类。为什么不请我啊?我比王枫这小子可要斯文多了。

  “少胡说八道,我不过是请你帮忙,过来下吧,我几个学生在等着呢!”

  当下不由分说拉着王枫走了出去,这又是王枫握住沐晚晴娇嫩小手的机会,滑腻,柔软,温润,实在美妙。若是握住的是她饱满的酥胸,应该又是另外种美妙的滋味吧,王老师猥琐地想着。

  看清眼前的状况之后,王老师变得有点儿紧张,低声道:“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四周三十多个学生坐在起,王枫被拉在了钢琴台,顿时手脚无措,沐晚晴却轻笑道:“没事的。”

  “同学们,我请来了三年二班的班主任王老师,相信大家对他应该比较熟悉吧。王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