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暴徒份子!

  既然不能用慈祥的手段将你们收服,那就用暴力吧,王枫在心中无力地哀叹

  下课铃声响了,王枫的心情渐渐平淡,现在已经与学生们彻底闹翻。他不怕学生们会对自己有什么过激的手段。即便自己不爆发,不反击,他们依然不会放过自己。心伤莫过心死。当个人没有后顾之忧后,他会选择背水战,王枫现在就处于这种状况,他不能不如此做,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样,迟早会被学生赶出去。

  你们想让老子走?

  门都没有!

  第百五十二章~不育英才,誓不成神!!

  王枫是个极为倔强的人,这与他从小的生活环境分不开。越是做不到的事情,他越要做到。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性格,当年在黑道上也吃了不少的苦头。但也闯出了番名堂。

  回到办公室,王枫脸色铁青难看,同事们见他如此表情,想来关心下,却也有些不敢。虽然平时表现的十分风趣幽默,但也知道王枫的脾气不太好,惹怒了他对谁都没好处。

  沉沉地吸了口气,王枫缓缓地打开讲义,点准备教案的心情都没有。那群学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中,而想到莫言,心中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秦霜见他心情似乎不太好,走出来关心问道:“王枫,出了什么事情?”

  “哦,没什么。”王枫当着她的面点燃香烟默默地吸了口,俨然副痞子模样,秦霜微皱眉头,却也没有阻止,只是轻声道:“是学生的问题么?”

  “呵呵,嗯,除了他们还能是谁。”王枫无力地哀叹声,今天虽然给了他们个警钟,他也知道与他们就更难融洽的交流了。这样的下场只有个,学生越来越讨厌自己,而自己必将被他们孤立。到时候莫言再来的话,大势已去,他也无力回天了。莫言是他们的精神信仰,也是民心所向,自己现在不但不与他们打好关系,反而对他们如此粗暴,他们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好感。月考,海滨旅游,挑战小日本等系列的举动点点地得到他们的好感。现在下就被自己摧毁了。颓丧与无力感蔓延至心底,他心凉之极。

  “没关系,慢慢来吧,教导他们原本就不是两天能达到的事情。以前的老师还没个能达到你现在的效果,你已经很努力了。”秦霜原本是想好心安慰他。却不知道这么说,王枫更郁闷,可不是了,自己好不容易在他们心中建立了点点的形象,那花费了多大的力气啊。却不曾想今天的暴怒彻底失去了学生对他的任何好感。而且,相比当初来学校恐怕更为恶劣。尤其是在秦少峰的带领下,他们恐怕对自己怨恨之极。

  但他没办法,他只能这样做。他已经知晓了整个事情的问题。如果自己不爆发,他们会直地对付自己。个月的时间涸旗就会过去。如果自己直隐忍不爆发,或许自己隐忍几天,他们觉得已经没办法将自己赶走了。莫言还是会来。

  那么这样,不如让自己逼迫莫言归来吧!

  秦霜原本还想与他聊会,却见他愁眉苦脸,也没什么心情,只得叹息地走进了办公室。

  这天王枫都没什么心情,他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过分。吴昊那小子就是欠打,才这么点,居然随身带着匕首,要是和人家言不合,将人家捅死那还了得?

  王枫忽然感觉自己以前的办法似乎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他们这群人都中毒太深,自己的大大咧咧与松懈虽然能短暂地赢得他们好感。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只要出现任何破裂,他们都会毫不顾忌地与自己撕破脸皮,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明,王枫明白了,他知道以前所做的切几乎都是无用功。私下与苏菲菲陈冲等人的交流算是成功了。因为他们都是自己找到缺陷个个击破,柳如烟是心性原本就与他们不同。所以王枫不需要费什么口水便能说服她。

  而他们呢?秦少峰等人绝难用这种办法击破的。他们都太顽固,就好像个食古不化的人,在他们心中,莫言就是神的存在,他们所做的切都是莫言所指导的。又或者说,他们所做的切,都是有因为这个存在,他们才会去做。

  当王枫渐渐觉得失去了耐心,失去了信心之后,他采取了现在的爆发。以暴制暴!

  既然他们喜欢暴力,那么就让暴徒王枫用暴力来达到目的!

  他们想用头脑的时候,自己就用头脑去应付他们!

  想通这些关节,他的心情舒畅了许多。出了校门,陈冲在校门口等他,见王枫出来,陈冲忽然招手道:“王老师!”

  “嗯?怎么了?”王枫停下哈雷,好奇地问道。

  “我姐姐请你吃饭,去不去?”陈冲眨了眨眼睛,脸神秘地说。

  “呃,你姐姐干嘛无缘无故地请我吃饭?”王枫挠了挠头,脸迷惑。

  “这还用问啊,还不是我现在成绩有了很大提高,姐姐认为是您的功劳,所以定要我请您去我家。去吧,我姐姐煮菜可是流哦。”

  其实哪里是陈玉娇请王枫吃饭,这完全是陈冲哀求的。今天王枫表现出来的能力太过惊人。在短时间将吴昊与四眼征服,极有可能就是用暴力。而且他也决定站在王枫这边,所以尽快与他亲近,这样对以后的发展才有好处。至于莫言那所谓的信仰,原本对自己就没多大的用处。让他见鬼去吧!

  王枫不是陈冲肚子里的蛔虫,固然不可能知道这些,听到可以和美女用餐,心下愉悦,白天上课的不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笑眯眯地道:“好吧,上来,我也好久没吃你姐姐煮的菜了。上次那道糖醋排骨让我怀恋了好久。”

  来到陈冲家的时候,陈玉娇已经在厨房忙活了起来。被弟弟哀求了阵,她自然答应了。而且她心中也似乎愿意见到这个风趣调侃的王老师。他虽然邋遢不拘小节,但给自己种亲切温暖的味道。并不像别的男人见到自己便是上下打量。当然了,并不是说王枫就不打量,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并没有亵渎的念头。

  王枫进来便与陈玉娇打了招呼,陈冲陪着王枫,陈玉娇在厨房忙活了起来。

  “老师,今天你打过吴昊了吧?”陈冲偷偷地塞给他包软中华,贼兮兮地问道。

  “呃。”王枫毫无愧色地接受陈冲的贡税,严肃道:“老师是斯文人,怎么会打吴昊同学了,他自己都说了,是不小心上厕所的时候摔倒的。”

  “切,当我白痴啊,他脸上那伤痕可能是摔的么?”陈冲撇了撇嘴,脸无辜道:“王老师啊,我和菲菲姐可都站在你这边了,你透露点消息给我吧,我也好给你参谋参谋,莫言随时可能被秦少峰叫来,到时候才是真正挑战你的时候!”

  陈冲似乎幻想到了王枫与莫言两大高手的摩擦,在陈冲的心中,莫言是神般的存在无疑。而王枫在他心中,也好像座庞大无可撼动的大山。两大强者的对决,必然是精彩纷呈的。

  “靠,你是不是很想我和莫言斗啊?我觉得莫言绝对是你们虚构出来糊弄我的。好让我知难而退。放心吧,王老师我蜡炬成灰泪始干,不将你们教育,誓不成神。”王枫面色坦荡地说。

  陈冲阵无语,王老师实在是太能扯淡,他知道自己不论如何也是无法从王老师的嘴里得到点消息。旋即转移话题道:“王老师,你什么时候教我几招啊,也算是给我加强进化,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帮你点小忙。”

  “呃,这个啊,嗯,好吧,会儿再给我条软中华,我考虑考虑。”王枫思索着点了点头。

  我靠

  陈冲差点崩溃,条软中华可得花掉自己半个月的零花钱,咬牙,拼了,妈的,等王老师教会了自己,到时候随便找个学生敲诈笔那就回来了。不禁大义凛然道:“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社会的进步,我决定给。”

  “你维护什么和平啊,你别拖社会后腿姐姐就答谢满天神佛了。”陈玉娇娇笑地端着几盘菜肴走出来。

  “哈哈”王枫爽朗地笑了起来。

  三人吃饭,陈冲很配合,飞快地吃了碗便形同乖乖宝上楼写工作,王枫陈玉娇相视笑,也不介意。

  原本是顿家庭便饭,王老师愣是吃了两个多小时。知道菜冷饭凉,王枫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在灯光的辉映下,陈玉娇那娇俏柔美的脸庞实在是迷人万分。他暗自将陈玉娇与被的些接触过的女孩比较了下。相比柳如烟,她的古典味道显然是不够的。但比之苏菲菲这样时尚潮流的女孩,她却多了份说不出的娴静柔美。而比之慕容水月,她又少了份惊艳,多了份踏实的温馨感。

  王枫的脑子门猛地窜出个想法,这样的女孩,不就是做老婆的最佳人选么?

  他吓得跳,妈的,老子居然生出了这样猥琐的想法。实在是应该拖到天安门裸奔是圈,然后凌迟处死。

  两人谈天说地,王枫诙谐幽默的口吻逗得陈玉娇娇笑连连,楼上的陈冲撑住额头沉思,为什么王老师和我姐姐扯淡吹牛我没有丁点的嫉妒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震撼到了我?

  嗯,极有可能,王老师就是个标准的王八,如果不是,他也不会找我要条软中华了。

  陈玉娇在乎些小细节。吃饭给她夹菜,随意却不刻意,让人没来由的阵温馨。其实他很想和陈玉娇商量下,干脆以后每天送陈冲回家,天天在这儿蹭饭吃好了。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以我这样优秀的男人,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那般鲜明,那般夺目。若是某天吃饭的时候陈玉娇忍不住对自己哭诉衷肠,那自己岂不是麻烦大了。

  大概到了晚上九点,王枫这才心满意足地与陈玉娇告辞,陈冲出来下楼送他。出了家门,陈冲严肃地道:“老师,你什么时候教我几招,软中华我明天就给你,绝对不会欺骗你的。”

  “呃,这样啊,好吧,现在我就可以教你,不过我教你之后,切记不可胡作非为,更不能调戏良家妇女,否则我绝对废掉你的任督二脉,让你成为江湖所不耻的废人。”王老师大义凛然地说。

  汗,陈冲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心想,这些好像你都干过吧。我就算做也不会让你发现的。老师你放心好了。

  “好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显山露水的。”

  “孺子可教”

  第百五十三章~聊天的奥妙~

  两人走到旁比较漆黑的场地,王枫对陈冲笑道:“你现在来攻击我,用全力,不要有任顾及,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好!”陈冲应了声,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现在是把握机会的时候,当下也不犹豫,爆吼声,拳朝王枫面部攻击过来。

  王枫无奈笑,脚飞快地踹中陈冲小肮,不满道:“你的速度这么慢,怎么打别人啊?”

  陈冲揉了揉并不太疼的小肮,苦笑道:“老师,这已经是我最快的速度了,是您太厉害了。”

  陈冲惊讶不已,这是王枫第次在自己面前展现强大的实力。以前打自己的两个老大,他完全没看清楚。而王枫刚才那脚看似随意,却速度迅捷。明明自己知道他这脚会踹中自己小肮,但却偏偏无法抵挡,实在诡异。

  “我告诉你个速成的办法,你对待敌人的时候,不要有任何后顾之忧,想打敌人什么地方,尽避往对方这个地方攻击。也别害怕对方的攻击。你要相信自己,这拳打下去,哪怕对方也会击中你,但你可以将他打趴。这样,你就无人能敌了。”

  这绝对是王枫的心得,他就是这么过来的。但事实上,能做到这点的人并不太多。来,这样破绽太多,很容易让对方找到破绽。二来,如果速度不能迅猛,力量不够强大,这完全就是同归于尽地打法。

  而王枫却有着傲人的速度与惊人的爆发力。他拳的威力之大,实难想象。当年他拳竟直接将名对手的小肮打凹进去。那家伙被送进医院,医生给的结果却是内脏损坏太严重,甚至有截大肠爆裂,已经无葯可救了。

  这只能说明王枫的爆发力是多么惊人。他有暴徒这个称号,也与他的爆发力分不开。而他的速度也是极为让人惊讶的。这两点都是他在不断的磨练与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战斗中练就出来的。并非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陈冲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再试试。”

  他说着眼神坚定地盯着王枫的脸庞,豁然出手,虽然士气不大,相比方才也好了许多。如此训练了大约半个小时。陈冲全身酸楚不已,但也有了极大的提高。至少,他能逼迫王枫与他正面交锋。当他拳打出来的时候,王枫已经无法用方才那招将他踹出去。而只能用拳头与他相碰。

  但这样陈冲却差点崩溃。王老师的拳头好像磐石般坚硬,他仿佛打在铁板上,手指阵麻痹,差点没狂叫出声。

  “好了,今天的训练到这里,你的力气还不够大,我建议你每天跑步去学校,你的速度已经有了进步,这样训练下去,相信不到三个月,你就有实力与王枫拼上下了。”

  倒不是王枫不想教他别的。但毕竟他年龄太大,骨骼的发育已经定型,那些劈叉之类的东西他是无法在锻炼了。选择这种办法,也只能让他相对普通人爆发力强点。而在王枫的世界里,雷霆击是永远的主题。任何敌人,王枫都会选择雷霆击,用最迅猛的攻击击溃对方的防御。

  “谢谢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尽避全身酸疼不已,小肮与手臂上传来灼热的疼痛,他依然兴奋万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提高。而且,这种打架的方式是以前从没听过的。先声夺人,是的,就是如此。陈冲心满意足地回家,陈玉娇见他满脸灰尘,却兴奋无比,不禁好奇问道:“小冲,你怎么满头大汗啊?”

  “哦,刚才和隔壁的大黑狗打架成这样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陈冲不自觉地学会了王枫的信口胡说。

  回到家的王枫打开电脑,然后冲进洗手间去洗澡。当他坐在椅子上点燃香烟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王枫登陆论坛账号,消息提示传来。他微微愣,原来是昨天那个风轻云淡的给自己发了条短信。

  “我忽然想到了个问题,就好像你昨天问我的,你无法让他们回头,那你是死心还是想别的办法去让他们改变他们的想法?”

  王枫微微愣,心下跳,瞬间脑子里仿若抓到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抓住。无奈地摇了摇头,敲打了行字:“如果是我,我肯定会用想尽办法,只要我觉得我是对的,哪怕是暴力也在所不惜,我不希望他们走进个难以自拔的误区。”

  “为什么要用暴力呢?难道没别的方法可以解决么?要知道,暴力知会激化双方的矛盾,其实起不到任何实质的作用。”

  对方还没下,王枫回消息,立马就收到了这么条消息。

  王枫觉得这样聊天实在有点费力,随着对电脑的熟悉,他的打字速度得到了质的飞跃,不禁发出条短信。

  “干脆你给我你号码,我们用聊吧,这样聊起来有些费力。”

  对方过了好久,才发给他个号码。

  王枫登陆了,将这个号码输入进去,名也叫云淡风轻。看来真是个心性淡雅的人。介绍里面显示的是女,不过王枫对这上面的介稍粕点儿把握都没有。当今社会,人妖当道,不少猛男喜欢伪装成女孩去靠近女性同胞,这是十分可耻的行为!

  “在么?”

  在对方同意自己的加好友之后,王枫发出个消息。

  “嗯,在。”

  “我们继续方才的那个话题吧,你刚才说暴力会让矛盾更加激化。但如果是双方已经没有协调的情况下呢?哪怕想继续保持沉默都可能。因为对方想将我彻底地遗弃,想抛弃我,难道我不能用我自己的办法来处理这个问题么?”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之间已经到了不能共存的地步了?”

  “不是,我是说,我必须将他们挽救回来,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必须履行的义务。但他们不会听取我的意见,还要将我彻底地遗弃,你觉得我还有别的办法么?”

  “呵呵,这样啊”

  良久,对方又发了段话。

  “其实我觉得,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你不定要用最极端的。哪怕对方想将你置于死地,你也未必就要用这种残暴的方式,不如你选择吃下别的方法,或者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王枫微微愣,他回忆了下云淡风轻的话,苦涩地笑了笑。她说的不错,苏菲菲与陈冲不就是被自己用别的方式扭转过来的么?他们现在很听自己的话,而且十分依赖自己。但每个人都可能是这样么?他们两自己都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将他们转变过来。

  而且逐个击破也是个十分消耗时间的事情,他们会给自己这么多时间么?答案是否定的。现在唯的办法便是与他们对着干,然后让他们请出莫言,到时候彻底击碎他们心中的信仰,或许这已经是迫在眉睫的办法了。

  他没时间和那群学生干耗,他们下定决心要将自己赶走。王枫绝对不会妥协。而他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第,自然是将莫言逼来。第二,他要立威。他要让那群学生知道,我王枫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般窝囊没用。他要让他们知道,他是可以取代莫言地位的人。而他现在唯能达到这个效果的只有用武力。这是他唯有把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