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学生正看稀有动物般地围观自己,王枫连忙对他们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白痴!”

  学生们说完都满脸不屑地走进了学校。

  而此刻也有不少豪华轿车停在学校外面。这个王枫略有所闻,星海中学不但在华新市首屈指,在全国也是鼎鼎大名。不但华新市的名流贵族子嗣来这儿读书,即便是其他省份的学生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

  王枫伴随着学生起走进学校,那群学生投给他的都是极度不屑鄙夷兼好奇的眼神。他们不知道这个看似颓废,满脸胡渣,服装邋遢的年轻人来学校干什么。

  很明显,他不会是学生。那不是学生应该就是家长。星海中学的教师都极为注重自己的仪表。并不是他们想注重,而是学校的规定。

  而眼前这家伙显然不会是教师。

  王枫无视掉这群学生好奇的眼神,径直地走进大门侧边的保卫室,保卫室的门窗都是透明质料。外面可以轻而易举地瞧见里面的事物,而里面也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外面的情况。当他进保卫室的时候,蔡大宝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小王,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还早?”王枫抬手瞧了眼时间,苦笑道:“只有几分钟就该上班了吧?”

  “嗨,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现在的学生差不多都是好学生,他们进出学校我们门卫是没有什么事情好做的。但等到九点时候,门外才起到真的作用。”蔡大宝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呃,九点之后有什么事情要做?”王枫摸了摸下巴,与蔡大宝起坐在椅子上,顺手给他派了支红河,却没想到蔡大宝摆手笑道:“兄弟,来,抽这个。”

  王枫定睛看,竟看是软中华,他顿时把辛酸泪,他妈的,差距啊,老子五块钱包,人家都是好几十。这日子混的真他娘窝囊。

  点燃了软中华,王枫吸进口浓浓的烟雾在肺部循环了圈,舒爽地吐了出来。好烟润肺,真不是盖的。

  蔡大宝见他副爽歪歪的模样儿,不禁好笑地道:“兄弟,看你也是个老烟枪了,没必要这么大反应吧?”

  “呵呵,见笑了。”王枫苦笑声,弹掉烟灰,蔡大宝刚欲说什么,校门外忽然传来阵极为刺耳的摩擦声。

  他脸色微微变,旋即站了起来,对房间内另外名门卫道:“出。”

  第十八章训导主任

  “好,宝哥。”

  王枫也站了起来,跟着蔡大宝起走了出去。

  人潮般的学生大多已经进入校门,零星几点的学生还在校门外闲逛,而此刻的马路的远处竟同时奔驰而来了十数量的哈雷摩托,没人均是穿着银白色的服装,甚至有两名车手的身后还夹带着两个学生妹,姿态要多酷有多酷。

  “哇!星海车神就是帅啊。”名满脸横肉的女学生顿时原形毕露,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帅,帅的掉渣,老子要是能有这实力,那星海四大美女谁还能逃脱我的手掌。”名戴着眼睛的男生将背包抬了抬,满脸羡慕地盯着马路上的摩托车。

  辆辆闪烁着银光的摩托车在太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而每辆摩托车都十分嚣张地围聚在了校门口。

  车手们均是从车上跳下来,将头盔摘下来的瞬间,长发飘逸潇洒,把将背后的学生妹抱下来,极为绅士地道:“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我电话,随叫随到,呵呵。”

  被绅士,够风度,王枫肚子嫉妒,摸了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老子也是长头发啊,为什么甩不动?他还很不爽地甩了几下,结果虽然没甩下头皮屑,却也点儿飘逸的感觉都没有。

  “喂,你们怎么又迟到了啊,下次可别这样了。”蔡大宝满脸严肃地说。

  “呵呵,宝哥,开门吧,我们还等着去上课呢!”名皮肤与阳痿有得拼的学生冲着大宝笑了笑,顺手从前额摸了下自己的发型。那姿态,说不出的风騒。

  “下次可别这样了,要是让训导主任发现不但你们倒霉,我也不好过。”蔡大宝说着让身旁的个门卫将铁门打开,行人刚准备从进去,名年近中年,身体沃的大胡子突然从旁边的侧门开着奥迪缓缓过来。他的车门没有关,眼就瞧见了这群阴阳怪气的学生。脸色顿时大变,连忙将车停下,拉开车门走了出来。边走过来,边对他们吼道:“干什么,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学黑社会,想当老大?看看你们,个个打扮的稀奇古怪,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是来读书的,不是来给你们泡妞耍帅的。不想读书都给我滚回去,这里不欢迎垃圾。陈天赐,别以为你老爸是大老板,财团总裁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想读书就滚蛋!没人稀罕你那几个臭钱。你是出国也好,去你老爸那儿吃软饭也好,别在学校捣乱。个个打扮的人模狗样,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

  这中年人下车就满肚子火气地冲他们大发雷霆,副金丝眼镜也在他那肥硕的脸蛋上乱颤,让人十分怀疑眼镜会不会因为他的颤抖而掉落下来。

  反观回来,这群方才还嚣张无比的学生此刻都如同哑巴般声不吭地低着头。尤其是方才那名最嚣张的学生此刻脸色发青,嘴角层扭曲。他应该就是中年人嘴里所说的陈天赐,而蔡大宝的脸色也十分难看,知道这回自己肯定要被骂了。

  发完脾气,中年人扶了扶眼眶冷哼道:“都滚进去,以后别迟到,早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来学校可以坐私家车,你们个个开着摩托车来,学校的车棚哪这么多位置?”

  “知道了。”陈天赐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刚准备坐上摩托车,中年男子又道:“开什么开,大家都在上早自习,推进去!还有,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开车进学校,我保准给你们没收了。”

  陈天赐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个个听话的像哈巴狗样。方才的嚣张气焰顿时萎靡,虽然满脸的气氛,但也没个人敢开口反驳。

  中年男子见他们个个都安静地推车进去之后,旋即转头对蔡大宝道:“你这个保安主管也真是的。怎么就这么放纵他们,你是来维持治安的,学校花钱请你们来,你们总不是为他们几个混蛋服务的吧?”

  “是,是,下次我定不会放过他们。”蔡大宝老实巴交地点着头。中年人又瞧了眼王枫,淡淡地问道:“你就是新来的门卫?”

  “是的。”王枫淡淡地回答。

  “你以后也尽职点儿,学校请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吃白饭的。”

  他说完也不待王枫他们说话便钻进自己的奥迪扬长而去。

  蔡大宝狠狠地吐了口气,苦笑道:“真他妈倒霉,这群兔崽子今天怎么比平时来的早了啊?”

  “这胖子是什么人?”王枫与蔡大宝走进了门卫室,其余人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铁门也自动的关上。几名门卫都遁着抽烟的抽烟,打屁的打屁。

  第十九章师生美女极品

  “他啊,学校的训导主任,学生最害怕的人。”蔡大宝淡淡地笑了笑,又道:“这家伙仗着自己的亲哥哥是市政厅主任,嚣张的不行,完全不讲这群学生放在眼里。平时对待他们哪里像是学生啊,完全当他们不是人。”

  “这么嚣张?”王枫微微愣,问道:“这群学生看起来似乎很嚣张啊?难道点本事都没有?”

  他有点纳闷,看起来似乎天下无敌了,个训导主任就将他们骂的大气不敢出,是不是太没用了点啊?

  “呵呵,兄弟,你刚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他们可不是你想象的没本事,刚才这十来个学生有三四个都是大财团的少爷,更有几个的家长是政府高官。他们的实力可大着了。而他们忍气吞声自然是有原因的。”蔡大宝副深谙此道的高深模样。

  “什么原因?”王枫的味道被他彻底吊起来了,不禁好奇地问道。

  “首先点,训导主任的背景确实强大,他们也并不是点忌讳都没有。其二,他们打算熬到毕业的时候彻底将训导主任打成残废。其三,也是最重要的点,刚才那几个家伙今年已经在这个学校待了五年了。”蔡大宝十分猥琐地笑了起来。

  “什么?”

  王枫差点屁股坐到地上。

  “五年?”他差点没崩溃。高中原本是三年,他们竟读了五年,真他妈人才啊。

  “嗯,高他们还算是好学生,高二他们就变坏了,高二的时候因为泡妞打架,被学校休学了年,而高三也是同样的理由,再次休学。所以他们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要知道,这儿每年的学杂费都是十来万,可不是普通家庭能支付得起的。”蔡大宝感叹地说道。

  靠

  王枫暗自吃惊,这他娘的都是群什么学生啊?居然读就是五年,而且还是这么的有计谋,有远见,忍气吞声就是为了对付训导主任。

  “等下,难道他们不为自己的将来着想,既然他们的家庭环境都这么好,休学了就换个地方读书嘛。没必要在这儿死耗着吧?”

  虽然星海中学是全国数数二的高中,但也没必要定要在这儿毕业吧?他们那群有钱小姐少爷难道就找不到比这儿更好的学校了么?

  “呵呵,如果单纯只是这点,他们自然可以换学校,但偏偏,学校有个超级无敌温柔大美女,学校的男生不少都是她的忠实追捧者,他们不肯换学校,这肯定也是其中原因之。”蔡大宝说的时候眼中透出狂热之色,王枫苦笑声,看来这家伙对那位超级无敌温柔大美女也是极为崇拜。

  “你说的那个大美女是学生还是老师?”王枫对这个比较好奇。

  “当然是老师了,星海中学的学生美女自然也很多,但却没几个是温柔的,当然了,有个是例外。总的来说,星海中学有位温柔美女教师,和个典娴雅古典美女学生,她们几乎是星海双绝。”蔡大宝详细地解说着星海中学的状况。

  “这样啊”王枫心中窃喜,美女越多越好,尤其是这种古典美女,更是他的最爱。在监狱读了这么多的书,他的品味已经不是般高了,非冰清玉洁清丽脱俗浑然天仙的女孩子,他是看不上眼的。当然了,他纯粹只是以自己高尚的眼光看待美女。

  两人在保卫室聊天打屁,时间倒是过得飞快,当王枫感觉自己屁股已经麻痹之后,这才发觉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对蔡大宝笑道:“大宝,我们吃饭也是和学生样在食堂么?”

  “哦,不是,我们吃饭是在食堂,但学生大多都是自带的食物,也有些家庭普通的学生是在食堂吃,毕竟不是每个学生的家庭都十分有钱的。”蔡大宝微笑地回答。

  “呃,你这话是不是有问题啊?自带食物就叫有钱?在食堂吃就叫没钱?”王枫阵麻痹,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啊?

  “啊,哈哈这个你也不知道啊,星海中学的食堂啊吃饭是免费的,你想想他们学年都要交好几万上十万,在食堂吃饭自然是免费的了。”蔡大宝拍了拍王枫的肩膀,笑道:“走吧,我们去好好喝顿。”

  由于学校是封闭式教育,中午学生不许回家,只有晚上才能回家吃饭,而原本许多的外市学生大多都是在校居住。当然了,星海中学给学生安排的公寓堪比三星级酒店,所以家长们也都很放心。

  这当儿到了吃饭的时间,校园四周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若不是王枫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想象这群学生就这么正大光明的谈情说爱,甚至连当众接吻也不乏尔尔。当王枫瞧见对丑男女当中接吻之时,他双腿软,差点被栽倒在地。

  揉了揉大腿,嘴里嘀咕:“妈的,对帅男靓女还情有可原,你们这么拙还出来丢人现眼,真他娘的没有自知之明。”

  第二十章菊花头牌

  当行门卫来到号餐厅的时候,餐厅内零零散散没有几个人,王枫感慨,想来这所学校还是有钱者居多吧。

  餐厅都是四人餐桌,餐桌表面铺着洁白的桌布。个个陶瓷饭碗看起来极为精致小巧,王枫与蔡大宝围坐在张餐桌上,另外几名保卫坐在了另外张桌子上。明亮的餐厅内来来往往的人虽然不多,但却极少发出喧哗的声音。看来这里的素质都很高嘛。王枫心中欣慰,像苏菲菲段虎这样的人应该不多吧。

  蔡大宝点了四个小菜,另添了几瓶啤酒,微笑道:“上班期间不能喝的太多,不然被上面发现了我们没好果子吃。”

  “呵呵”

  王枫无所谓,十六岁的时候,他已经是千杯不倒,何况只是些啤酒。

  两人边喝着啤酒,边聊天打屁。当王枫忽然侧头的时候,他猛地瞧见了不该瞧见的人,连忙将头低下来,慢慢地喝着啤酒不敢抬头。蔡大宝瞧着王枫那怪异的模样,好奇地道:“王兄弟,你怎么了?”

  王枫摆了摆手,没有说话,也示意他别说话。

  而他哪里知道,从苏菲菲进餐厅的第眼,便已经瞧见他了。而且,她进这儿就是打算来找王枫的。他想躲哪里能躲掉。

  餐厅不会儿便进来了十几个学生,有男有女,脸色都不太正常。学生们见他们都是朝王枫这方向来的,连忙都端着自己的饭菜走到别的地方去了。而蔡大宝也发觉了不对劲,这群人似乎是朝自己这边走来的。待得他看清楚走过来的人是苏菲菲之后,他脸色大变。星海第小魔女,我好像没得罪她吧?

  他哪里知道得罪苏菲菲的不是他,而是王枫。

  王枫的小心肝已经扑通直跳了。看来苏菲菲当初说的话不假,她的确是打算和自己干上了。而王枫却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身为保安,若是和学生过不去,那他也很难干下去。

  这里的学生与普通中学的学生不太样,他们都是富家子弟,不是自己能得罪的,他也不敢随便与他们过不去。起初纯粹是闹着玩,这才得罪了苏菲菲,却没想到她是个狠角色。此刻他真的后悔莫及。想做个好人,做点正常工作都这么难。也只怪自己秉性难改,无缘无故和人家小女孩开什么玩笑。闹得现在刚找份工作就出了这样的篓子。

  “叔叔,你怎么吃饭也不叫我啊?”苏菲菲忽然笑语盈盈地走到王枫的后面,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的温柔之色让蔡大宝脸色变,心中对王枫那叫个敬佩。

  罢来学校第天就结交了苏菲菲这样星海有头有脸的人物。

  要知道苏菲菲,星海车神陈天赐,秦海峰等都是星海中学的终极学生,他们党羽遍布整个学校,哪怕是校外那些帅气的混混他们也认识几个,所以说,对于星海来说,他们就是天,他们就是老大。

  而此刻的苏菲菲竟叫这小子叔叔,看来他们关系匪浅啊!

  “哦,呵呵,菲菲找我有事吗?”王枫眼角微微抽搐,将头转过去,嘴角还残留着几粒米饭,模样恶心之极。

  苏菲菲按耐心中的恶心,亲昵地坐在他的身边,笑嘻嘻地道:“叔叔,这儿的饭菜怎么会对你的胃口啊,干脆我请你去别的地方吃吧?”

  她说的时候,只小手放在王枫的背后轻轻抚摩了几下,那模样,太姿态,勾魂,忒勾魂。

  “唔”

  王枫嘴里的团米饭差点没喷出来,夹了筷子青菜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刚想说话的时候,口袋的手机忽然震个不停。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两个人,老花和阳痿。但昨天他知道要工作之后,已经警告过他们,不到生死相关的时候别找自己麻烦,却没想到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们竟然又来找自己了。

  没好气地将手机掏出来,接通电话吼道:“什么事情?如果你们的命暂时没有任何威胁,我会爆你们的菊花,让你们成为真正的菊花头牌!”

  第二十章怒打学生

  “枫哥,你别生气,听我说,老花出事了,我正在赶往三岔口,你也快点过来吧,老花被他们困住了。”

  对话那边伴随着强烈的引擎声与风声,阳痿的语气也很着急。王枫听完眉头皱,火急火燎地将电话挂掉,猛地站了起来,刚踏出步,前方忽然出现几名男子,为首的自然就是段虎。他满脸彪悍地盯着王枫,昨天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他自认为是自己太过疏忽在会被擒住。今天他打算以眼还眼,让他知道本少爷的真本事。

  “滚开!”王枫冷冷地道。

  “如果我不滚开呢?”段虎忽然从口袋中掏出把弹簧刀在手中把玩了几下,脸上露出丝讽刺之色。今日在场的有十几个兄弟,而自己武器在手,这臭小子还能翻天不成?

  “我再说次,滚开!”

  这句话直接贯穿了段虎的耳膜,他感觉自己的脑子轰隆声,仿若还能听到回声。而王枫的眼眸中也释放出丝冷酷之色,刀削般的脸庞,下方那略黑的胡渣让他整个人都冷酷无比。起初他所表现的懦弱与此刻的冷酷迥然不同。他的心微微有些紧张。

  而苏菲菲却脸痴呆地盯着王枫,在她的心中,王枫只不过是个会耍嘴皮子的小混混,根本就没什么本事。昨天将段虎困住也只不过是运气好,她根本就不曾想过个猥琐大叔竟能表现出这样的架势。此刻不禁有些愣神了。

  “他妈的,少给老子装蒜!”

  段虎承受不了从王枫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势,身形猛地窜,径直扑向了王枫。

  王枫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手中忽然抓起个啤酒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