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师的为人么?他不但胆大,而且温柔体贴,哼,也只有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学生才会看不起王老师。”

  进了警局,王枫与李可都录了份口供,警灿谠王枫道:“兄弟,以后多关心下学生,现在的些家长实在不像话。孩子都起了轻生的念头,他们竟还不闻不问,真是没办法。”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出了警局,王枫对紧张地李可道:“李可同学,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啊,我还是去上课吧。”李可的脑袋微微低垂下来,今天的事情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原本死了之也就算了,却不想王老师将自己救下来,还还了次警局,他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自己没死而感到高兴。

  “不用了,我给你请假了,走,我送你回去。”王枫心里做了打算,从李可的言语来说,他的家人对他肯定也不好。也就是说李可是典型的问题学生,去他的家里家访下是有必要的。要不然以后再来次跳楼时间老子可抵挡不住。今天的事情让他大出了把冷汗。好久没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了,今天差点让他崩溃。

  “好好的。”

  王枫的哈雷没开来,他只能忍痛打了辆的士,当他知道李可的家庭住址之后,他恨不得拉着李可跳下的士。居然在东湾,妈的,这么远的地方,打的可得两百啊。老子的银子啊

  看着不断跳动的价表,王枫肉疼不已。当数字显示为两百二十块的时候,的士总算停了下来。抹掉额头上的汗水,王老师心想,以后打死也不坐的士了。老子宁愿坐拖拉机过来。

  李可的家庭环境并不算差,而且还算华新市比较富有的家庭了。只要看见前方的那幢小洋楼,都不会觉得李可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但王枫怎么看他穿的衣服都不觉得他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难道是人家领养的孩子,没得到公平的对待?

  李可敲了敲门,过了好半天,里面才传来个声音:“谁啊,等等,会儿就来。”

  这等就是十分钟,王枫差点没脚将门踹开,抽搐地问道:“李可同学,你自己的家都没钥匙么?”

  “我没有。”李可低垂下脑袋,满脸的颓丧。

  靠,这他妈是怎么狗屁父母啊,自己的孩子连钥匙都没有?

  “什么人啊?这个时候找我,不知道我正在打麻将啊。”个化妆画的像个鬼似的中年女人从房间走了出来,她见是李可,不禁恼羞成怒道:“李可,你这个死孩子怎么回来了?不是在上课吗?别告诉我你是逃课回来的!好啊,我和你爸爸辛辛苦苦挣钱供你读书,你却不思进取逃课?”

  她股脑地戳着李可的脑门破口大骂,良久才发现王枫的存在,脸疑问道:“你是谁?”

  “我是李可同学的班主任。”王枫冷淡地道。

  “哦,是他的班主任啊。那请进来吧,你们当教师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拉着学生起逃课。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她边朝客厅走去,边淡淡地说道。

  李可畏畏缩缩地跟着王枫走进客厅,只见客厅的中央摆着张巨大的麻将桌,三名与她差不多的打扮的妖艳女郎各坐方催促着她快出牌。

  “东风!”她排出张麻将,对李可道:“还不给你班主任倒杯茶,真是个死孩子。”

  李可连忙走到饮水机旁边给王枫倒了杯水,请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害怕地站在旁,王枫也不说话,连续喝了三杯茶,那女人竟句话都没与他说,只是与那群女人打着麻将。

  “她是你的母亲?”王枫转过头淡淡地问道。

  李可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

  “你怎么了?”王枫微微皱眉,他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她是我的后母,我妈妈前几年死了,爸爸和她结婚的。”李可嗫嚅地说。

  原来如此,如果是他的亲生母亲,恐怕也不会在自己儿子的班主任来了还不闻不问吧。王枫在等待着,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会理自己。

  大约过了个小时,她似乎才发觉王枫还坐在沙发上,不禁淡淡地问道:“班主任,你姓什么啊?”

  “哦,我姓王。”

  “王老师,不知道您来我们家有何贵干?是不是又要收什么费用啊,如果是这样,那你晚上再来吧,他爸爸不在,我也做不了主。”她说着,尖叫道:“哎呀,我胡这张字,你们什么时候打出去的?”

  “早打出去了。”名女人得意地笑了笑,仿若计得逞般。

  “靠,真是倒霉!”她说着冷不丁地瞧了李可眼,冷冷道:“李可,还不给我们冲几杯咖啡。”

  “哦”李可连忙站起来,王枫把拉住他,对李可道:“你没必要给他们倒茶。”

  第百五十六章~大逆天!!~

  李可惊疑不定地看了王枫眼,旋即忐忑地坐了下来。

  见李可竟动不动,那女人破口大骂道:“我叫你给我们冲咖啡你没听见啊?是不是今晚不想吃饭了?”

  李可脸色骤变,身子极为不自在地扭动了几下,好似十分害怕那个女人发飙样。

  那女人似乎看出是王枫指使他的,不禁豁然站起来,冷笑道:“王老师,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你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李可给你冲咖啡?”王枫淡淡地回了句,将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口。

  “你!”那女人脸色发青,几步走到王枫面前,轻蔑道:“王老师,这里似乎不是学校,我让我儿子做什么需要你来管么?”

  “你当他是你儿子?还是你仅仅将他当成个奴仆?”王枫豁然站起来,脚将面前的玻璃茶几踢翻,脸怒容。

  从进来到现在,王枫直憋着,他难以想象李可在家里竟是此种地位。难怪他有轻生的想法,这恐怕也是其中个重要因素。

  “你干什么你?这里是我家,你想是想耍横去大街上,你给我滚,再不滚我报警了!”

  没素质的表现,王枫自然不会去介意,不将素质是王枫的强项,既然他准备发飙就没打算给这个泼妇任何机会。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以后好好对李可。第二,我现在打你顿。”

  “你敢!?”

  “啪!”

  她的话说完,王枫巴掌已经扇了过来。暴徒性格瞬间爆发,对另外三个瞠目结舌的女人吼道:“看什么看,还不滚?”

  那几个女人惊慌失措地抓起钱包冲了出去,个个神色慌张,仿若王枫就是个恶魔。

  “你这个混蛋,老娘和你拼了!”他说着便欲扑过来,王枫轻描淡写地闪过去,女人的身子扑在沙发上,闹扭成怒下,他抓起个茶杯就朝王枫砸了过来。

  “如果你不想让我在你的脸上划几刀最好老实地坐下!”王枫的语气平淡,但透着不容置疑的气势。那女人微微愣,惊吓地捂住脸庞,瞧着王枫手中的啄木鸟刀,紧张地后退几步。

  王枫不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发生李可这样事情之后,他甚为心慌意乱,如果不将他的环境处理好,以后他还会不会自寻短见无人可知。他要尽最大努力让他生活在个良好的环境。

  此刻的李可早已目瞪口呆,他不曾想王枫竟会打这个自己极为讨厌的女人。平日在家里他都是个奴仆般的人物。爸爸在家的时候,她还故作对自己很关心。爸爸离开,她便本性暴露,与她的女儿起欺负自己。他又哭不敢诉,长此以往,也便养成了现在这种自卑自闭的性格,

  “如果我是杀人犯,我第个将你杀了!”王枫破口大骂,恶狠狠地道:“你他妈算个鸟母亲,有你这样对待儿子的么?你儿子在学校的情况你知道么?在家里就当他是狗样使唤,做人做到你这份上,你怎么不去死?”

  女人被王枫的番喝骂骂的嘴唇发颤,脸色苍白,如果不是畏于王枫手中的啄木鸟刀,她恐怕会不顾切地扑过去了。

  “我今天只想和你说件事情。如果以后李可在家里还被你欺负,我会找你算账。下次找你就不是简单的打你巴掌!”他说着将啄木鸟刀刷地下射进墙壁,啄木鸟刀在墙壁上嗡嗡作响,后井足。

  女人被王枫番暴徒动作吓的全身发颤,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恐惧。

  “老老师,你别吓我妈妈了。”李可有些不忍地拉了拉王枫的胳膊,嗫嚅地道。

  “嗯,放心吧,我不会将她怎样的。但如果她以后还敢欺负你,你第时间告诉我,我会让她知道被欺负的下场。”王枫说完,拍了拍李可的肩膀,刚欲让他上楼休息,门铃忽然响起,王枫示意他去开门。

  苞随在李可后面进来的是个花季少女,打扮的花枝招展,进客厅,便娇嗲地道:“妈妈,给我万块钱”

  她的话没说完,脸色顿时愣住了。客厅片狼藉,母亲脸色苍白,衣衫不整地卧坐在沙发上,她尖叫声,对李可吼道:“是不是你带外面的人欺负我妈妈,你这个混蛋!”

  她说着便在李可的脸上抓了几下,那修长的指甲在李可脸庞上留下几条痕迹。

  “住手!”王枫冷冷喝了声,心想,妈的,你恐怕也是和你妈妈蛇鼠窝,欺负李可欺负惯了。以前老子不知道情况,你们可以嚣张。现在老子知道了,看你们谁还敢欺负李可。

  李可捂住脸庞,有点害怕地退后了两步,她的身高与那名女孩其实差不多,不过女孩穿了高跟鞋,相比之下,李可就要显得瘦弱了许多。

  “你是什么东西在这儿大吼大叫?”女孩泼辣蛮横,双手叉腰冷声问道。

  “我不是东西,我只是李可的班主任,你应该是李可的妹妹吧?”王枫轻蔑地问道。

  “呸!”少女冷声道:“我才没这么没用的哥哥,本小姐想要哥哥随便招手就是大堆。”

  王枫上下打量她几眼,见她走路的时间双腿略显微张,与苏菲菲她们有着极大区别,冷笑道:“你所说的哥哥,恐怕是你的性伴侣吧?”

  “怎么样?那还不是本小姐的本事!”

  她脸色微微变,旋即得意洋洋地说道。

  “呵呵,是啊,拿自己的肉体当本钱,你说你和外面的野鸡有什么区别?啊,还是你喜欢养小白脸,拿家里的钱出去找牛郎?”王枫语气难听之极,他原本便是黑道上的地痞流氓。碰见这样的主,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听的话。

  “你!”女孩脸色骤变,张牙舞爪地朝王枫扑过来,骂道:“你居然敢骂老娘,老娘和你拼了!”

  “蠢货!”

  她靠近,王枫便巴掌扇了过去。

  她下子就被王枫打懵过去,眼中冒出星星,这对母女被王枫残暴地整治了番,变得老实许多。王枫坐在她们对面,让李可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美滋滋地喝了几口,笑呵呵地道:“好了,现在可以开始谈判了。我给你们个忠告,我是李可的老师,你欺负他们就是不给我面子,以后如果你们不能对他好,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王枫此刻的姿态如同个黑社会老大在关照自己小弟般和对方谈判,看得李可那叫个震撼无比。

  “听见没有!?”王枫脚踹在茶几上,杯子里的咖啡被掀翻,飞溅在母女俩的身上,她们敢怒不敢言,只是连连点头。

  “这样就对了,哦,忘记告诉你们了,我认识菊花堂的斧头帮和十三太保,若是让我知道你们欺负李可的话,我想他们是不会介意帮我教训你们的。”王枫又开始吹牛皮了。

  那李可后母倒没什么多大反应,她是个标准的宅女。当然了,绝对不是大家所理解的那种美女宅女,而是大婶级别的。李可的妹妹温碧芳却反应极大了。她高读完就辍学了,这两年直在社会上混迹,认识了不少社会上的青年,自然也听说过斧头帮的大名。却不想自己弟弟的老师竟和斧头帮认识。她此刻已经被王枫所彻底吓蒙了。

  王枫见温碧芳的表情,知道自己这下吹牛吹对了,不禁洋洋得意地道:“我都说你们没本事和我争了,记住,好好对待李可,否则我让你们每天寝食难安。”

  他没说菊花堂主要是因为他觉得菊花堂的名气应该不够大,毕竟成立的年代太短,而斧头帮却是根基甚为雄厚的帮派,所以他才没报菊花堂的名号。若是他此刻直接报上菊花堂的名号,温碧芳恐怕直接晕厥过去了。

  王枫并不知道菊花堂现在不但在城南名声之大风靡时,更是在整个华新市都渐渐有了定的名声,第天是因为他们帮派名字够响亮。菊花堂,任何个猥琐的人都知道这个菊花究竟是什么意思。而菊花堂的做事风格出奇,在于雷霆击,这是受了王枫的影响。所以他们的名气越来越发不足为奇。

  王枫见他们已经被自己震慑住,对李可道:“你今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如果她们敢欺负你,给老师打电话,老师会体罚她们的。”

  第百五十七章~要离婚?~

  说完,他便站了起来,对温碧芳道:“去给你弟弟拿套衣服来,他要洗澡。”

  “凭什么”她的话还没说完,王枫刀子般凌厉的眼神扫过来,她乖乖地上楼给李可拿衣服去了。

  “李太太,你介意给你的儿子搓背吗?”

  “我不介意。”李太太脸色煞白,在王枫这么混世魔王面前,她的嚣张气焰刻不敢迸发,那耳刮子的痛苦她现在还能感受到。脸颊上传来的火辣感觉异常难受,她只想这个魔鬼快点离开自己的家。否则自己会崩溃。

  两个女人忙活了会,王枫推着李可进了浴室,严肃道:“李可同学,从现在开始,你是她们的主人,如果她们不听你的话,随时给我电话,我让你们享受满清十大酷刑。”

  “老师”

  李可神情慌张,长时间被凌辱欺压的他此刻忽然来了个大逆转,他实在有点接受不了。眼神中流露出诧异与不适应,可怜兮兮地盯着王枫。

  “知道我是老师就听我的,老师给你撑腰,去吧,老师要回学校上课了。”

  王枫将他推进于是,对李太太道:“记住,认真擦边,就用你对打麻将的热情对待你的儿子。对了,别乱摸李可同学,他还是小处男,你都这么老了别残害祖国的花朵。”

  李太太险些晕厥过去。他真的是老师么?怎么有这种流氓老师啊。简直不可思议!

  王枫出了李可的家,相信这样的方法虽然无法让李可彻底从自卑中走出来,但走步算步。今天的大逆转相信对他有定帮助。那两个贱人实在是可恶。妈的,居然拿老子学生当奴隶。很好,老子就让你们成为真正的奴隶。要是你们敢反抗,小心老子剥了你们的皮。

  不经意间,王枫已经将这群学生当成自己人了。尽避他们都对自己极为没好感,而且自己也会打他们。

  但自己打他们是回事,别人欺负他们却是另外回事。他就个暴徒,个残暴的暴徒。他自己可以打,可以骂,但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他的学生,欺负他的学生,那就是对他这个班主任最高权威的挑战!

  回到学校的王枫接到领导的慰问,电脑阅读16说他今天表现的很不错。对于暴打训导主任的事情却只字未提,相信他们都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训导主任就他妈牲口,太让人愤怒了。若不是王枫的脾气已经好了许多,他现在恐怕就在医院躺着了。

  但尽避如此,训导主任还是感觉自己恐怕个月之内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下午没他的课,上午本来有课,因为这件事情,时间也耽误了,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点,他在办公室蹲了个小时,便大大咧咧地吃午餐去了。

  餐厅的人并不多,王枫刚与般同时有说有笑的步入餐厅。沐晚晴便出现在他视线中,她对王枫招了招手,在群滛贱客愤怒的眼神中,王枫大义凛然地坐在了沐晚晴的对面。

  “王老师,你没事吧?上午可把我给吓坏了。”沐晚晴心有余悸地拍了拍饱满的酥胸,那模样甚为勾人。

  “嗯,当时我也吓坏了。”王枫面色平稳地说。

  “知道害怕还这么大胆子啊?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居然为了学生敢不要自己的性命,如果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你估计连会摔成堆肉泥。”沐晚晴娇嗔地说。

  “呃,其实我当时只是在想,如果我死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沐老师了。而且我想沐老师肯定也会为我伤心难过。所以我激发体内的潜能,这才拖到了警察来救我们。”王老师恬不知耻地说。

  “扑哧!”

  沐晚晴俏脸绯红,娇嗔道:“你这个人就没个正经,天到晚胡说八道,真不知道你以后还能不能找到老婆。”

  “嘿嘿。”王枫猥琐笑,道:“没关系,以后若是我实在找不到老婆后,沐老师你就大发慈悲,委身于我吧。”

  “呸!”

  沐晚晴心房猛地跳,这家伙说话太直接了。不过回味着王老师的这话,她心中没来由的阵甜蜜。

  见沐晚晴那娇俏动人的模样,王枫只以为她害羞,也不在意,继续吹牛扯淡番,吃完午餐便会办公室工作去了。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王枫摸出口袋那条狗屎样的黑血项链,研究了半天,刘大为忽然跳过来,嘶吼道:“哦!老天,上帝,王老师,你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黑血项链?”

  “呃,你怎么知道的?”王枫摸了摸下巴,脸疑问。

  “废话!”刘大为双眼冒光地盯着黑血项链,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