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荣幸,当然,我只是个人经验,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希望前辈们多多指教。”

  “首先点,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将自己当成学生的长辈,而应该平辈对待,这样才能让学生们觉得我们平易近人,容易接触。才能更了解学生们究竟在想什么,究竟在怎么对待学业。其二,不应该太过保守,应该尽量开放点,上课不用按部就班,不同的教学方案能让学生们感受到新鲜感,这样能更好的调动学生们学习的积极性,与学生互动是必要的。如果我们味死板的上课,自然会引起学生的反抗心理,甚至是厌学。这样对学生点好处都没有。其三,针对每个学生因材施教,别用同样的办法来对待每个学生,他们的生活习惯,生活环境与性格都不同,用不同的方式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而更不能冷淡了某些不出色的学生,我的学生李可就是典型的代表。我只不过任教半个月,他就觉得我冷淡他了。但其实并非如此,只不过我暂时在处理些问题学生,或许忽略了他的感受。以至于他起了亲生的念头,当然了,学校只是个方面,他在别的许多方面也受到了许多的刺激。但如果我能给予他更多的关心与照顾,相信前天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嗯,所以我觉得教师们不应该守旧,应该多做家访,不辞辛苦地了解所有学生的家庭环境与学习环境,这样才能让学生感受到老师的关心与慈祥”

  王枫夸夸其谈,说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那群教师们都感觉他实在是应该下来了之后,王枫才接着道:“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希望前辈们指点,我定不耻下问,虚心接受。”

  在片掌声下缓缓走下演讲台,王枫洋洋得意地对秦霜道:“我表现的还不错吧?”

  “嗯,不错不错,不过你说的和每个老师说的都差不多,但坐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秦霜得意地笑道。

  “呃。”王枫摸了摸鼻子,接下来的教师几乎都是这么说的,王枫大有跳河的冲动。妈的,还真和秦霜说的样,每个教师的说法都自己都大同小异,甚至有名无耻的教师干脆照搬就套,把自己说的话重复了遍。直听的王枫有脱掉大头皮鞋扔死他的冲动。

  好不容易熬到大会结束,王枫总算是解脱了,解散,王枫便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妈的,这鬼地方不是人待的。那群猥琐男还说要夸奖自己。妈的,自己上去了牛皮大堆,好像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到,哪里还管得了自己。

  沐晚晴与秦霜并肩而行,秦霜笑嘻嘻地道:“沐老师,看你心情不错啊?中午吃饭都还愁眉苦脸,没点食欲。我觉得你现在能吃掉大只烤||乳|猪了。”

  “哎呀,哪里有啊!”沐晚晴娇羞地嗔了声。

  “嘿嘿,没有么?”秦霜严肃地道:“哎呀,你这个坏蛋,真讨厌,不理你了。”

  “啊,你居然偷看”

  “哼,不和你说话,真是的,就知道欺负人家。”秦霜得意洋洋地调侃着沐晚晴。

  “秦姐,你太坏了,不许看,这可是人家的隐私”

  王枫出校门,便被苏菲菲拦住,王枫心想,妈的,老子可是抛弃了大堆倒贴的极品美女陪你,你要是不让老师摸几下胸部,太真是太对不起老师的良苦用心了。

  “老师,怎么这么晚啊?快走吧,我们先吃饭,然后去看灯会。”苏菲菲爬上王枫的哈雷,着急地说。

  “哎,没办法,刚才开全体教师大会,老师直被表扬,想临阵脱逃也没办法啊。”

  “快走吧,先去吃饭。”

  炳雷溜烟地闪了出去,瞬间便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顿饭只吃了十分钟,王枫手里还抓了个鸡腿准备啃下去,却被苏菲菲强行拉走了。

  “我的大小姐啊,老师的肚子还是空的。你怎么这么着急啊。不就是个灯会么?要是迟了老师明天给你单独开个。”

  “哼,老师你这头猪,灯会要在人多的地方看才有意思。还有,你刚才都吃了三大碗河粉,又喝了两碗排骨汤,还不够啊?”

  “呃,老师为了教导你们心力交瘁,多吃点补充营养是应该的。”

  西街唐人街是条比较古老的街道,虽然经过长年累月的新时代建筑影响,也保存了不少原汁原味的古典建筑。

  此刻唐人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灯会还没开始,早已经人山人海,人头攒动。王枫的手被苏菲菲拉着,他左右欣赏着美女。心想,妈的,老子真是来对了,这里的美女真多啊。要是窝在沐晚晴她们的家里对着两个美女吃饭,那多无趣,而且还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倒不如来这儿多欣赏美女的胸部和屁股。真是美妙啊!

  “老师,你盯哪儿看呢?”苏菲菲不满地声音传来,王枫连忙将视线收回来,淡淡道:“老师在想为什么这群女孩子的身体都这么瘦弱,难道瘦才是没么?我觉得女孩丰满点,体型匀称点才是美。这样的骨架子点都不能吸引老师。”他说完还抹了把嘴角的哈喇子。

  “哼,为了表示你的诚心,请我吃冰糖葫芦。”

  “老师没钱”

  不理会王枫的抱怨,苏菲菲已经抓起两个冰糖葫芦,送了颗在王枫的嘴边,笑嘻嘻地道:“老师,吃了这颗就去付账哦。”

  王枫很想拒绝,但瞧着小美女的哀求,他忍痛用两根冰糖葫芦的钱换了颗冰糖葫芦,怨念

  王枫如同个小女孩般四周游玩,不少卖假面具的商贩大声吆喝,还真有点儿背景小胡同的味道。

  两人逛了大约个小时,王枫双腿早已麻痹,全身酸楚不已,而苏菲菲热情不减,待得七点半,天色渐渐灰暗,四周的古典建筑上循循地挂上了不少的五颜六色的灯笼。几乎在同时间,所有的日光灯都熄灭,整个唐人街充满了古代大街的味道。四周不少少男少女兴奋地围着灯笼欣赏。而不少十几人围聚在起的应该是在猜灯谜了吧。

  苏菲菲四周观看着灯笼,期间直惊叫连连,王枫心想,如果你看见老师的大家伙,肯定小嘴会张大十倍。

  苏菲菲哪里知道王枫龌龊的思想,拉着王枫钻进群人中,只见名老者穿着布衣,坐在灯谜的旁边,微笑不语地注意着人群。

  “老师,你去试试吧,很。”苏菲菲大有上前试的冲动。

  “别去了,你没看旁边写着五十块钱次么?有这闲钱猜灯谜,还不如全部贡献给红十字协会,那还能帮助几个穷困地区的学生。”王枫脸严肃地说。

  “呵呵,这位先生。老朽在这儿赚的钱都是捐给红十字协会的。”那名老者双眼微眯,含笑地说。

  “老师,听见没有,人家才不会像你这么市侩,去试试吧?”苏菲菲哀求地道。

  “好吧,既然你定要见识老师的风采,老师就大展神威了。”他从口袋抓出五张十块的扔进去,暗自骂这个老头要钱要疯的,奶奶的,老子个星期的早餐就这么抛海里了。

  第百六十四章~偶遇大明星!~

  他随手点燃盏灯笼,只见灯笼上显现出两行古典味道十足的诗句。

  “十里平湖君不见,浩瀚长河东流水。”

  老者将这对诗句念出来,笑呵呵地道:“先生,这对诗句打的是个典故,限时十分钟,现在开始计时。答对了可以得到老朽亲自做的莲花宝灯。”

  王枫心中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还莲花宝灯,你干脆做个宝莲灯给老子啊?再不济来个西方神灯让老子实现三个愿望也好。”

  苏菲菲痴痴地看着那句诗句,拉了拉王枫的胳膊道:“老师,你快想啊,我想不到。”

  “你能想到才怪。”王枫心道:“肯定是没有答案的,你不论说什么,人家都给你反驳回去。我肯定他的莲花宝灯都只有盏,那完全是用做台面的。”

  不过话虽如此,王枫也不想五十块钱白给,挠了挠头,苦思冥想起来。

  七八分钟在王老师苦思冥想,浆糊灌顶中度过,待得苏菲菲等不及抓他手臂的时候,王老师猛地睁开双目,精光爆射,旋即耸拉着脑袋道:“还没想到。”

  “汗”苏菲菲那叫个心寒,刚看王老师那彪悍无比的表情,满以为他已经想到了,却不想他竟来这么句话,她有了脚将王枫踹下旁边那条风平浪静的河流了。

  那老者笑眯眯地盯着王枫,似乎对他颇有兴趣,待得十分钟到,王枫两步跨过去,严肃道:“我已经想到了。”

  苏菲菲跳,刚才都没想到,现在就想到了。还真是出人意料。那老者双眼微微睁开,仔细打量王枫几眼,笑呵呵地道:“那可以回答了。”

  “我觉得,这两行诗句应该描述的是倩女幽魂的典故。”王老师得意洋洋地说。

  苏菲菲猛地听,险些栽倒在地。这老师太无耻了吧,人家说是典故,他居然抓过部电影来扯淡,太邪恶了

  “倩女幽魂?”老者微微愣,旋即笑道:“那部电影是许多年前的了,经典了许久,但先生为何说这两行诗句是讲述那个典故呢?嗯,权且先当它的典故。”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王枫低吟道出这首诗,面色沧桑地道:“老先生你前面句,恰恰能对上我这首诗的第句,而后面那句恰恰是整个故事的框架,燕赤霞宁采臣等人在电影里面不就是与邪恶做斗争,更是将邪魔外道全部铲除,那岂不是浩瀚长河东流水,去不复返?”

  他声音低沉磁性,充满了伤感与悲怆,闻着皆为心颤。这部电影流传已久,在当时更是经典中的经典,尽避几十年过去了,仍旧有不少人知道那部电影。尤其是里面聂小倩的装扮,更是风姿卓越,乃是当时最漂亮的女鬼。而这这首诗,也是当时经典流传下来的。

  老者面色微红,咳嗽声道:“虽然有些牵强附会,却也说的有些道理,好吧,老朽很少见到你这么能说会道的年轻人了。这是莲花宝灯,送给你们。”

  苏菲菲兴高彩烈地接过莲花宝灯,惊叫道:“好漂亮啊。”

  “这有什么漂亮的,老师随便分钟就能做几十个。”王枫甚为不满地抓着苏菲菲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还好老子看这部电影也不知道看过多少遍,要不然还真被那老不死的糊弄了。

  看着苏菲菲得意洋洋地提着那盏灯笼,王枫阵肉疼,妈的,那可是老子五十块钱买来的啊,真是报应!

  天色越发黑暗,四周盏盏奇形怪状,优美华丽的路灯闪烁着柔和的灯光,将整条街道都照映的红彤彤,甚为迷人。

  王枫被苏菲菲拉着四周买着小吃,吃的他肚皮发胀,手里还有好几大袋。

  “奢侈,实在是奢侈!这么多东西怎么吃的完?”王枫心下暗叹,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知道节省啊。王老师深恶痛绝。

  就在两人打算去家首饰店闲逛的时候,门口忽然钻出两名女孩,她们的头上都戴着巨大的帽子,王枫正想着,这两个女人如果不是太难看,那就是装逼。大晚上的戴什么帽子。装自己很神秘啊?

  苏菲菲个不小心,竟与其中名女孩撞上,而她手里的灯笼也被撞到在地烧燃。苏菲菲俏脸寒,这可是老师送给自己的,她也不顾究竟是自己不对还是对方不对,当即娇嗔:“你这个人怎么走路的啊?不会看人啊?”

  对面两个女人似乎不想与苏菲菲争吵,道了句对不起便欲离开。苏菲菲却哼了声,“真是没教养,弄坏别人东西也不知道赔偿。”

  倒不是苏菲菲蛮不讲理,关键在这灯笼是王老师亲自送给自己,她自然格外珍惜,对方冷不丁地道句对不起,她固然是心情不太好。

  “什么教养不好?我们都说对不起了,何况还是你撞到我们,你还想怎样?”个熟悉的声音钻进王枫耳朵,咦,这么耳熟,莫非是我以前非礼过的女人?不过啊,声音太熟女,应该年龄不小了,我王大官人只喜欢小萝莉,对御姐可没兴趣。

  “哼,自己做错事情还要和别人争辩,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苏菲菲冷笑声,她可不是好惹的,三年二班首领之,若是没点口才,那岂不是浪得虚名了。

  那女人猛地将帽子摘下来,冷笑道:“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不讲理了?”

  她将帽子摘下来,轻蔑地道。

  “我日!”

  王枫看见这女人的面容,连忙拉过苏菲菲,低声道:“别和这家伙斗嘴,我肯定她更年期到了,脾气不太好。我们走吧!”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水月的经纪人华姐,那她旁边的肯定就是慕容水月了。也不知道个超级无敌大明星跑来这儿干什么。拉着兀自不爽的小娇躯便欲离开。

  华姐却森然道:“王枫,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就定要让我讽刺我?”

  此时此刻,苏菲菲也知道对方是谁,她心下后悔,不得了,我竟然骂慕容水月的经纪人,那她旁边的必然就是慕容水月。小心房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哦,其实我不是要讽刺你,只不过看见你打扮的像个鬼似的我就害怕。”王枫微微笑,大言不惭地说。

  若说华姐年轻时候也算是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个大美人,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成就。而现在虽然年老色衰,因为保养不错,尽避四十多岁,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认识王枫后,而再再而三地被她讽刺,哪怕她修养再好,此刻也难以忍受。

  “王枫,你够了没有?”慕容水月将帽子摘下来,冷冰冰地道。

  王枫连忙退后几步,只手放在腰间,心想,她不会是嫉恨自己上次没接受她的邀请去她房间喝咖啡而仇视自己,现在来报仇的吧?要不要我先捅她几刀,然后跑路?

  苏菲菲早已惊呆了,想不到在这里竟能见到永远都只能在电视上抑或演唱会见到的慕容水月,她内心的震撼无法用任何词语形容。慕容水月并没化妆,但那柔和水灵的脸蛋在这黑暗中都能惊艳四方,若不是人太多,没人注意,恐怕早被粉丝团团围住了。

  “水月,戴上帽子,别和这样的人般见识。”华姐连忙帮慕容水月戴上帽子,紧张地道。

  她们出来只不过想欣赏下唐人街的美景,顺便购物买点东西。却不曾想碰见了老仇人,现在冤家见面,分外眼红。王枫大义凛然地盯着对方,待得对方有图谋不轨举动,他便帘扑过去,捅她们几刀然后跑路。

  “哼!”慕容水月原本心情极好,但碰见王枫,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本来上次他救了自己,对他多少有些感激。不过王枫次次的刺激自己,她实在有些受不住。若不是自己声誉摆在这儿,她早就和王枫分庭抗礼了。

  王枫冷笑声,对苏菲菲道:“看见没有,没读书的人就是这种脾气,动不动就大发雷霆。哎,为了当明星连书本知识都不学习,这样的人除了会在舞台上乱蹦乱跳给观众看猴戏,实在是没什么别的作用了。”

  苏菲菲微微皱眉,老师说话太不给面子,她都有点听不过去了。

  “王枫,你这个混蛋!”慕容水月脸色发青,从出道到现在,她所听过的全都是赞美与称赞,还从没听过如此直白的侮辱与讽刺,她气的娇躯直颤,若不是知道自己没王枫厉害,恐怕想扑过去打他耳光了。

  “哼,懒得和你这种泼辣的女人扯淡,苏菲菲同学,走,老师在那边看见有人吟诗作赋,我们过吧,和她们多说句话都是对老师的玷污。”王老师大摇大摆地便想离开,却不想慕容水月忽然冲过来掐住王枫的胳膊,毫无形象地道:“你混蛋,无耻,下流,我掐死你!”

  苏菲菲与华姐顿时瞠目结舌,她们怎么会想到从来都是玉女形象的慕容水月竟会暴走。而王枫也是大为惊讶,妈的,你这样大喊大叫迟早被人家发现,到时候老子都要上报了,说不定还给我弄出点绯闻。这样老子可就晚节不保了。

  他严肃道:“慕容水月同学,请你放手,要是再不放手我就摸你胸部了。”

  “你”

  慕容水月虽然生气,但也松开了双手,怒目瞪着王枫,咬牙切齿道:“王枫你是个大混蛋,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成混蛋了?我可是纯情小处男啊。

  苏菲菲走到王枫面前,打量他几眼,不无幽怨道:“王老师,你还真有魅力啊,连大明星都被你激怒了。”

  “呃,其实老师只是想给你撑面子,她们定力不够,还不能与老师抗衡。”王老师尴尬地挠了挠头。

  苏菲菲懒得和他斗嘴,反正王老师做事不按常理出牌已经属于正常现象,她也只能哀叹声,继续拉着王枫四周游玩。

  东西实在太多,苏菲菲真是有点乐不思蜀,而王枫的腿已经感觉快要报销。直到晚上十点,苏菲菲的热情才渐渐消退,而四周游玩的人也少了不少。不少灯谜的周边只有零星几点的人们围观。

  “老大,可以回家了吧?老师还打算回家买几个月饼吃吃的。”王枫脸哀求地说。

  “嘻,不用啦,我给老师买好了月饼。到时候你带回去就成了。”苏菲菲说着又拉起王枫进了家精品店。

  王枫看着四周琳琅满目的小饰物,无奈道:“你不会又想买什么东西吧?”

  “不是啊,给老师买点东西。”说着也不理会目瞪口呆的表情,收购了不少的小饰物结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