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您说的人已经来了,不过他软硬不吃,看来不是个善渣。”

  “你自己看着办,那群人你能收服就收服,不能收服就废掉他们,而这个人,如果有把握就干掉他。成功了,我给你笔你辈子都挥霍不完的钱。”

  “五哥放心,这件事情我定搞定。”

  豪华办公室,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面色沉稳,深邃的眼眸中抹过丝阴冷,呢喃道:“暴徒王枫,难道你就想帮乔老四与我为敌?”

  “暴徒王枫?”

  他旁边的名男子脸色变,恐惧道:“他想与我们为敌?”

  “是的,六年前的暴徒王枫,我想你没有忘记吧。传言,谁能得到王等的支持,便能少奋斗十年,这或许并不是空|岤来风,难怪乔老四会这么勤快地伺候他”

  “那你还让那群蠢蛋去杀他,小心牵动他背后的势力。”邹局长面色铁青,他对龙五的这个决定异常不满。

  “放心吧,他们还没这个本事,如果他们真能杀了暴徒王枫,那只能说明他在监狱那六年把锐气全磨灭掉了。不过你放心吧,我见识过他的能量,我让他们动手只不过想提醒下他。”

  王枫心平气和地走进铁门,门刚打开,四周自由活动的劳改犯都将视线停留在了他的身上。豹子头等人被几名狱友背出来在出气,见进来的竟是王枫与老虎,他面色激动地叫了声:“枫哥!”

  几百名狱友都疯狂了起来,王枫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观察了下情况,有边大概有五十多人,他们面色狰狞地盯着自己,这群人恐怕就是老虎所说的刚进来的人。而与豹子头坐在椅子上的还有十几个人,他们大多四肢无力地搁在椅子上,显然是被人挑断了手脚筋,最可怖的便是豹子头,他的双腿用纱布包裹着,膝盖以下的部位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

  他气血顿时翻滚,拳头捏在起,缓缓地走了过去。

  “枫哥枫哥,你可回来了!”

  “枫哥,你怎么又回来了?”

  不少狱友关心地问道,而那群人却推开狱友,名为首,大概米九的大汉拍着王枫肩膀,冷笑道:“你就是暴徒?”

  “拿开你的狗爪子!”王枫头也不回地脚踹出去,那人被王枫踢中小肮,连续退后三米,才堪堪站稳。

  第百六十七章~炼狱场!!~

  他旁边干兄弟正欲冲上来,王枫这边的票人蜂拥冲上去,吼道:“他妈的,你们过来试试看!?“

  那大汉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压住暴怒的兄弟,淡淡道:“暴徒,今晚八点我向你挑战。”

  “随时奉陪。”王枫轻蔑地看了他眼,对老虎等人道:“让他们滚蛋吧,别影响我们团聚的心情了。”

  那大汉临走前阴冷地扫了王枫眼,王枫也不介意,将豹子头抱进五十人同住的大号子,群人围聚在起,冷冷道:“龙哥在哪里?”

  “他被监狱长关在单人间,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老虎道。

  “哦,这群人恐怕和监狱长是伙的,到时候没我的命令你们都别轻举妄动,我会给兄弟们报仇的。”王枫将烟头捻灭,脸上闪过丝毒辣。

  王枫将所有受伤的兄弟都看了圈,坐在床铺上暗自出神,香烟叼在嘴角都忘记去吸。

  龙五与乔四爷在黑道上火拼,居然跑到监狱来闹事。从乔四爷的口气来看,在监狱闹事是龙五先挑起的,而龙五现在在这里立威理由只有个,将他们都拉到自己那边去。要知道,监狱的这群匪徒可有不少在道上都是有名气的黑道大佬,他们都关在这里并非完全是因为犯罪。华新市的体系不是般人所能理解的,在这儿,黑社会的分量之大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可以这么说,龙五与乔四爷这样的黑道巨头哪怕是当街行凶,也顶多是去警署喝杯咖啡,就可以恢复自由。他们被关在这里,大多都是因为势力不均衡,实力出现分裂,才会被关起来的。

  王枫当年进来主要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受不了外面的氛围了,尤其是那段时间他有点精神分裂,经常会有杀人的冲动,他怕在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崩溃。监狱的几年他不但将多于的体能发泄掉了,更是将暴徒性格隐藏了起来。般情况他都不会发飙。但尽避如此,他时而还是会忍不住想暴走。

  这倒不是说他有什么毛病,在这样高速发展的社会,脾气暴躁的大有人在。只不过王枫暴躁的有点过头,而且他爆发力惊人,举手投足就能将人打成残废。所以他这样的存在就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了。

  王枫将思绪都分析了遍,老虎给他送来瓶啤酒,苦笑道:“王枫,你打算怎么处理这里的事情?”

  “改朝换代。”王枫冷不丁地冒出这句话。

  “呼”

  老虎倒抽了口凉气,他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但他相信王枫,六年前进来的王枫年仅十六岁,不到个星期,他用暴力征服所有狱友。那些黑道老前辈无人敢小看尚未成年的王枫。

  晚间八点,监狱炼狱场充满了吵闹喧哗声,铁楼上站满了狱友,甚至些狱警都站在旁边观看,监狱长沉着连坐在二楼的走到上,旁边壶二锅头,几碟下酒菜,正惬意地喝着小酒。

  他旁边站立着八名手持警棍的狱警,防卫相当森严。数十名持枪狱警在悬梁上林立,若发生任何暴动情况,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用机枪扫射。

  黑石监狱有个习惯,每晚八点都会有场决斗,如果有什么矛盾,或者不可调协的分裂,可以在晚上八点在这里决斗,可以使用任何冷武器,没有任何规定,将对方打倒为止,生死无常,死者不会被任何人同情。

  这就是黑石监狱!个充斥暴力与血腥的地方!

  王枫上身是件牛皮外套,下身的牛仔裤到处都是破洞,他没换狱服。这是乔四爷为他做的善后服务。任何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习惯,牛皮外套,破烂牛仔裤,大头皮鞋。乱糟糟的头发,但正是这样个人,让整个华新市黑道大亨都对他颇为忌惮。

  王枫出场,四周响起喧嚣之声,狱友们个个狂吼:“枫哥加油!操翻他们!加油”

  “枫哥,干死这畜生!为兄弟们报仇”

  王枫缓缓走上个刚刚搭起的米高的台子,四周皆是喧哗吵闹,对方的那名结识大汉也走了上来。他全身武装,拳头上绑着白色裹布,面色肃然,全身都散发出股凌厉的气势。

  王枫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眼前的对手是个强劲的敌人,他的肌肉紧绷的如同钢板,青筋暴露,站在面前,仿若座巍峨的高山。

  脚步轻轻挪动,王枫终于动了!

  他喜欢暴力,喜欢雷霆击,性格决定切,对方明显要比王枫谨慎的多。

  速度快极,王枫的拳头破空而出,空气仿若都被挤压的哧哧作响,当他拳头砸过去的瞬,对方身形猛地后移,王枫冷哼声,双脚踢起,那速度,那身形哪怕是体操冠军都会汗颜无比。

  在对方惊恐停滞的瞬间,王枫个跃身翻过对方腰间,拳击打在他腰身,咔嚓声,破骨之声轰然响起,在王枫脚再次踹出的同时,对方已经后退几步。脸色苍白,单手捂住腰间,他没想到王枫速度之快,变招之迅速如此惊人。他起初便不应该等他攻击。如果让王枫这样攻击下去,别说和他拼斗。恐怕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他轰炸成渣!

  四衷拼着王枫系列的动作,都惊呆了,老虎他们知道王枫厉害,但没想过他竟可以在短时间爆发如此强大的威力。那拳击打出来,他们分明听到对方肋骨断裂的声音。

  太恐怖了!

  拳竟将对方的肋骨打断,这样的爆发力委实恐怖。

  那大汉却将手中布条绑在腰间,眉头微微拧,又到到咔嚓声,他整个人再次仿若磐石站在王枫对面。

  “不错,居然会自己接骨。”王枫冰冷地笑,身形弹射过去,单拳击中,那强大的爆发力甚至爆破出团劲风。

  对方也知道王枫爆发力强大,在王枫攻击过来之时,他猛地转,躲避过去。王枫毫不犹豫地侧褪踢出,对方见状,双臂狠狠地拦截,王枫身形无法控制,掌按在地面,身形急速旋转三百六十度,个回旋踢将对方的脑袋踢中。大汉整个身子猛地下坠,双腿都被王枫踢得弯曲。

  身形站稳,王枫连环踢腿,那次次的攻击夹杂着波涛汹涌之势,大汉手臂被王枫强势的力量踢的发麻,胳膊如同被电击般,渐渐失去了知觉。

  “嘿!”

  王枫猛地抱住对方脖颈,膝盖次次地顶过去,大汉虽然反应够快,但却也没能抵挡王枫连环攻击,在次胸口被击中之后,“哇!”地口红艳艳鲜血喷洒而出,整个人飞了出去。

  “好!枫哥厉害!”

  “暴徒无人能敌,无所不能!”

  王枫兀自站在擂台上,面色发寒,对那群新进来的人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会被追杀到死!”

  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他们不曾想王枫竟会说出如此强势的话语,他冰寒眼神所扫之处,所有人的身子都唰唰发颤,仿若是被个鬼挥冖着不放般。

  “操!”

  个狱友从台下冲上来,手里抓着把小型匕首就朝王枫刺了过来。王枫也不躲闪,在他的匕首面临而至时刻,他的脚跟飞快提出。对方嗷地声惨叫,双手捂住胯间哀嚎起来。

  对方那群狱友都疯子般地冲了上来,而老虎干人等也疯狂地朝台上冲上来。

  大战即将上演,监狱长猛地掏出枪械对高空放了枪,森然道:“都他妈给我住手!”

  第百六十八章~大逆转!!!

  枪声响起,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监狱长气急败坏地走下楼梯,上了擂台站在王枫面前,肃然道:“你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我说过,我次就能吵翻你!”

  王枫却淡淡笑道:“就你这人模狗样,还能操么?”

  “混蛋!”他的枪把猛地朝王枫脑袋上砸了下来,王枫只是把捏住他的手腕,冷冷道:“你在我眼中,就好像爬虫样弱小,我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你”

  “扑通”声,王枫脚踢在他的小肮,监狱长如同只虾米蜷缩在了地上。

  那群狱警飞速赶来,个个掏出枪械指着王枫,冷冷道:“你他妈想造反么?”

  “把他关进单人间!”监狱长猛地从地上站起来,面色泛青地吼道。

  老虎等人作势欲挡,王枫示意他们暂且忍让,他并不是白痴,在这儿监狱长就是老大,他不会刻意去与监狱长作对,不过此刻的情况,他想见面龙哥,至少,他要知道龙哥究竟是死是活!

  被群狱警推进单人间,王枫懒洋洋地坐在床边,口袋的香烟还没抽完,他掏出支点燃深深地吸了口。方才强烈的运动让他有些适应不了,有段时间没如此猛烈地打架了,他感觉自己的体能在慢慢下降。或许是因为当老师的原因,那种舒适清闲的环境让他渐渐失去了危险感。

  名狱警走过来,见王枫在吸烟,凑近低声道:“暴徒,你悠着点,别让监狱长发现了。他正在想办法对付你。”

  “呵呵,放心吧,我要是怕他就不踹他了。对了,龙哥在哪里,带我去见见他。”

  “这个”

  那名略显肥胖的狱警为难地道:“暴徒,不瞒你说,若是以前的监狱长,我还是敢,但现在,他太暴躁了,动不动就打人,我怕被他知道了我没好下场。”

  “哦?”王枫微微皱眉,淡淡道:“知道整个监狱的狱警被调换了多少人么?”

  “不太清楚,好像大部分都换了,上任监狱长暴病后,不少老职员都被调走了,现在恐怕不多了。”

  王枫微微皱眉,看来龙五下了不少本钱,竟将华新市最大的监狱都给控制住了。他冷笑声,不管他想怎样,监狱的事情暂时还轮不到他来称霸!

  “那你告诉我龙哥现在情况怎么样吧?”既然无法去看,至少要只知道清楚的情况。

  “阿龙他”狱警犹豫了下,低声道:“听说过几天他们准备对龙哥下手”

  现在的情况出乎王枫意料之外,他本以为自己进来应该能够控制局面。但不想龙五下了太大的功夫,现在他感觉有些束手束脚,也不知道乔老四会怎么配合自己,如果他无法与自己沟通。到时候恐怕他也很难控制局面。

  这宿王枫都没睡觉,他思索了许多的办法。但似乎没条能行通,看来,只能用最后的办法了

  香烟已经抽完,他吞了口唾沫,这时候,阴暗的走廊上传来阵刺耳的撞击声,王枫微微抬起头,只见监狱长脸阴冷地盯着自己,王枫面上露出丝冰寒,淡淡道:“监狱长想找我聊天么?”

  监狱长也不理会他,冷笑声:“把他拉出来!”

  几名狱警冲进来架着王枫走出去,监狱长冷冷道:“你不是很厉害的么?我说过,我次就能操翻你!”

  王枫被带进间封闭的小黑屋,监狱长与几名狱警跟了进来,王枫冷笑地看着他们,手腕虽然有手铐,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活动。

  “暴徒,你只不过在那群蠢蛋的心中地位很高,但在我心中,你就是个废柴。”监狱长冷哼声,警棍朝王枫闷了过来!

  王枫腰身摆,双手握住他的手腕,狠狠地扭,听得咔嚓之声响起,监狱长尚未发出惨叫,王枫抓起他的警棍朝他嘴里捅了进去。

  顿时,几道鲜血从监狱长的嘴里飞溅而出,王枫迅速地从他腰间抽出钥匙,将手铐打开,把抽出木棍,冷冷道:“我也和你说过,我等你!”

  将钥匙扔掉,那几名狱警不知道该怎么办,王枫阴冷道:“我给你们个选择的机会,现在你们大势已去,如果你们想继续为他卖命,我敢保证,外面的那群劳改犯会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那几名狱警见头都被王枫征服,连忙将警棍扔掉,哀求道:“我们不敢”

  王枫脚踩在监狱长的脸颊上,淡淡道:“是龙五让你来干掉我的么?呵呵,龙五啊龙五,我原本还不想与你彻底作对,既然你这么想我死,很好,我会回来找你的!”

  那名狱警此刻早已心惊胆俱,他连是谁指使自己的都知道,绝对不是个小人物。他连忙哀求道:“暴徒兄弟,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牙齿被搅掉了不少,说话嘴里也漏风,但王枫哪里会相信他,警棍闷在他的脑袋上,顿时鲜血横飞,监狱长被王枫棍子打得头晕眼花,睚眦欲裂。

  那几名狱警见王枫竟如此残忍,个个心下恐慌不已。若是将监狱长打死了,他们也得受牵连,名狱警连忙低声道:“暴徒,你放了他吧,将他打死了对你也没好处。”

  “哦?”王枫轻蔑地笑了笑,警棍再次闷了下去,淡淡道:“我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连续闷了十几警棍,监狱长已经蜷缩在地上动不动,起初还连续痉挛,现在却点反应都没有了。

  王枫本不想这么干,不过他知道如果不早点掌握局势,他们绝对会向龙哥下手。在王枫心中,龙哥相当于他的兄弟,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

  那几名狱警早已吓破胆,这家伙太恐怖了,竟将监狱长活活打死。不过看他轻松的表情,似乎点都不担心,狱警们虽然恐慌,但也渐渐平静下来。反正切事情都是他干出来的,与他们无关。

  “走吧,带我去找被你们关押在单人间的人。”王枫说着抓起钥匙缓缓站了起来,看也不看眼监狱长,平静地走了出去。

  王枫对这里熟悉不已,他已经是单人间的常客,在狱警的带领下,他走到扇铁门前,里面的男子静静地躺在床上休息,膝盖下面两条血红色纱布包裹着,站在外面还能嗅到浓郁的血腥味。

  “将他抬出来。”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里的环境他知道知道,阴暗潮湿,龙哥还受了重伤,放在这里不消几天,不用他们动手,龙哥恐怕也会死掉。

  看着男子剑眉深深地皱在起,王枫摆手道:“送他去医院吧,伤没好别送回来,知道么?”

  “好的。”

  咚咚咚

  第二天中午,铃声响起,这是紧急集合,不论你在做什么,都必须在分钟之内赶来,否则下场之严重不是般人所能承受的。传言当年有个黑道大佬刚进监狱,嚣张气焰还没磨灭掉,装逼地在床上睡大觉,当时的监狱长警棍直接打在他的老二上,痛的他冷汗涔涔,而接下来的顿猛打差点把他打死。

  在监狱,任何人多必须遵守原则,这就是监狱,毫无人性可言的修罗地狱!

  当所有人都出来之后,王枫懒洋洋地站在擂台上,轻蔑地瞧了眼那方的群狱友,点燃支香烟,无视掉他们瞠目结舌的表情,指着那群原本十分嚣张的新进狱友道:“从现在开始,你们有三分钟的时间躲避在监狱内的任何个地方,三分钟过后,我会全力追杀你们,至死方休!”

  他的话响彻在每个人的耳中,那群人个个面如土色,王枫的声音不大,但充满了气势,他们简直不敢想象个刚进来的狱友进敢说出如此嚣张的话。而监狱长呢?为什么他没出现,还有,狱警们怎么都听从他的话,这实在是让人难以寻味。

  “你凭什么杀我们,告诉你,在这儿,只有监狱长说的才算,你别在这儿充老大!”名狱友嚣张地吼道,妄图用监狱长的威势压倒王枫。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