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们身上有炸弹!”

  王枫身躯颤,这畜生太狠心了,居然在学生的身上绑着炸弹,简直不是人!

  “呵呵,你小子倒是有骨气,居然这个时候还为你老师着想!”卢友年脸色大变,阴冷地喝了声。

  “哼,你杀了我吧,只要你杀了我,我老师没顾及了,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陈冲面色铁青,脑袋仿若猪头般,显然是被他们暴打了顿。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竟敢在这种时候还说出嘴硬的话,王枫心中赞赏。这小子果然有胆识。

  只见他们五人被挂在架晾衣杆上,由于晾衣架大概只有米二左右,他们的手腕都被拷在晾衣杆上,双腿无法站直,此刻双腿虚跪,手腕已经渗出血丝。沈若雨与四眼的稚嫩脸庞上流露出惊慌之色,沈若雨的泪水都已经沾满了脸庞,想来她内心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极致。

  秦少峰被冷水泼醒,惊恐地叫了声:“姐姐!”

  “少峰!”秦霜想冲过来,王枫把拉住她,冷冷道:“别过去,危险!”

  “王老师,你定要救我弟弟”秦霜泪花已经滚落出来,王枫安慰地点了点头。

  沈若雨等人被泼醒之后,心中充满了恐惧,全身湿漉漉的,寒风灌进衣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几名学生除了陈冲兀自嘴硬,就连段虎都面露恐惧之色,他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腰间绑着“土炸弹”,他害怕的全身冷汗涔涔,他知道,如果炸弹爆炸,他将会被炸的血肉模糊。

  王枫却冷静地点燃支香烟,由于寒风太大,火机打了几次才点燃香烟,他吸了口香烟,只手在脑袋上抓了几下,对卢友年冷笑道:“卢友年,你把我引到这里来究竟想做什么?”

  第百七十四章~断臂之耻!!!~

  他观察了下周围的情况,十二名黑衣大汉显然都是好手,天台背后可能还隐藏着俩名狠角色,王枫势单力薄,想将他们救出来几乎不可能,而且,陈冲等人的身上还有炸弹,这绝对是件让王枫头疼之极的事情。

  “呵呵,王老师,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想做什么吧?”他说着,将风衣中的只手拿出来,他的那条被王枫砍刀的胳膊上镶着个铁管,铁管的末端竟打造了个铁钩,铁钩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分外刺眼。

  王枫面色变,冷冷道:“不知死活,当初不是你爸爸哀求我,你现在已经轮回转世了!”

  “呵呵,这就怪你心慈手软,不过我现在掌控了游戏的生死大权,我让你生,你就生,想你死,你就得死!”卢友年面色冰寒地笑了起来,在黑夜中显得那般的诡异,可怖。

  他已经变了,他已经彻底疯狂。当个人变成神经病之后,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王枫现在却无所作为,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动手。

  身影被白炽灯的照耀下无限拉长,此刻的卢友年仿若个幽灵般,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怨气仿佛从天际滚滚而来,充斥了整个天台。

  “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学生,你想怎样都行。”王枫将心横,冷冷地道。

  “哎呦,我们的王大老师居然肯为学生这样做啊?”卢友年阴笑地用另外只手在铁管上拍打了几下,着实让人感觉恐怖异常。

  “卢友年,你别错再错了!这样做只会让你越陷越深,赶紧回头吧!”沐晚晴面色苍白,此刻的情景已经超乎她的常理,她简直不敢相信直都温文尔雅的卢友年竟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贱人,你闭嘴!”卢友年脸色泛起层杀意,阴冷道:“如果不是你,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我的手断了,我成了个废人,我甚至连大门都不敢出,你知道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么?生不如死!炳哈,谁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你,你们这群混蛋!”

  他脸色狰狞扭曲,眼眶仿若要裂开般,口森然的牙齿实在是让人感到阵心寒。

  王枫拉住沐晚晴,低声道:“他已经疯了,你和他说再多都是废话。”

  “是的!我是疯了,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们害的,王枫,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我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我也不管你究竟有什么能耐让我爸爸这般怕你,你今逃诩要死!”卢友年咆哮着,全身不断打颤,似乎要生吃了王枫。

  “只要你放我的学生离开,我任凭你处置!”王枫淡淡地道。

  “是么?呵呵,不过涸粕惜,你们今天个都别想离开,因为你们都必须死!”卢友年青面獠牙,那条被王枫斩断的手臂不断挥动,他转身从腰间拔出把匕首,缓缓走到陈冲面前,在他脸上滑动几下,冷冷道:“你刚才不是还很嚣张的么?不如我在你的脸上划几刀,然后将你的手脚都砍断好不好?”

  匕首散发出来的阴寒气息让陈冲面色发青,电脑阅读他只不过是个学生,尽避比段虎他们要坚强些,但此时此地,他内心还是涌起强烈的恐惧。尤其是卢友年那狰狞的脸庞更是让他害怕到了极致。匕首上寒气惊人,十分可怖。

  “卢友年!”王枫怒吼声,冷冷道:“你的手臂是我砍断的,你的仇人是我,与他们无关,放了他们,我给你个满意的答案!”

  此刻的卢友年已经彻底疯狂,他失去了理智,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王枫不想他错手伤害这群学生,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与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甚至于,他们都是群天真活泼的孩子,他们都没有错

  “怎么?害怕了?你砍断我手臂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今天?你是不是认为全世界只有你个人才是人,别人都是畜生?啊?”卢友年猛地转身,将匕首扔到王枫脚下,阴寒道:“先砍掉你自己的条手臂再和我说话。”

  “啊”秦霜沐晚晴惊恐地叫了声,害怕的脸色苍白,她们已经神志不清,惊慌失措,听到卢友年要王枫砍掉胳膊,她们仿佛发疯般抓住王枫,不愿他这样做。

  王枫做着强烈的内心挣扎,如果砍掉手臂,他们将没有个人能活着离开,他们手上都没有枪械。华新市黑道对枪械管理的十分严格,像他这样的小混混是不可能搞到枪械的。如果自己主动攻击,虽然没有十成把握将学生们救出来,但也有得拼,不过现在的关键是炸弹的开关在卢友年的身上,只要他按下去,学生将会在自己面前被炸的粉身碎骨,他不敢乱来,此时此刻,他已经陷入了双重矛盾。

  但手臂脑瞥么?

  砍断之后,他们会在这里长眠

  任何敌人王枫都不会害怕,他的雷霆击可以毁灭所有站在他对面的敌人。但偏偏,此刻他无能为力,内心深处涌出股无力感,他知道,今晚必将是个群魔乱舞的夜晚

  “还不动手!真的想让我送这群学生下地狱?”卢友年狰狞地吼叫着,他的眼中透出寒光,他已经彻底疯狂了,他脑子里唯想到的就是报复,报复王枫,是他将自己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王枫身躯微微颤,他凌乱的长发下,那深邃的眸子如同星辰般闪烁着光芒。他矛盾地捡起地上冒着寒光的匕首,那匕首如同把利刀深深地切割着王枫的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将这群无辜的学生救出来。他是个教师,他的责任便是教导学生成才。但因为自己的愤怒与鲁莽,让他们陷入了这个万劫不复的漩涡。第次,他感觉自己做为个教师太失败了!

  与此同时,阳痿带领着数十名菊花堂成员疯狂地朝鸿基大楼赶来,摩托车的声音响彻整条街道,所有看见他们的人均是心惊胆跳,若是被这样的车速撞到,绝对会被撞成肉泥。

  当他们出现在鸿基大楼下方的时候,隐约看见天台上的灯光,老花刚欲冲上去,阳痿拉住他的胳膊,冷静道:“情况不对劲,老大如果都不能处理还,我们去了可能是添乱,这样吧,你带批人去支援老大,我带批兄弟从房间爬上天台,或许,这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什么,爬上天台?”老花差点没崩溃,这可是都三十几层啊,这么高爬上去,如果失手掉下来,那真的连渣都留不下了。

  “废话,难道老子能飞上去?你们到了天台顶楼之后与老大配合,我带几个兄弟从边缘爬上去,见机行事!”阳痿冷静地分析着情况,他的脑子比老花好用得多,知道现在情况绝对十分危机,若不然王枫也不会亲自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帮忙,而且还是天台,他脑海里想到了副极为恐怖的画面

  “还是我爬吧,我身体比你好,摔下来可能还能留个全尸。”

  “少废话,你他妈满脑子大便,让你去爬说不定还没上去就掉下去了!”

  “可是”

  “别说了,见机行事,你们去了尽量稳住情况,老大如果不是遇到棘手的事情是不会主动找我们帮忙的。”

  “好的,你自己小心点,如果挂了,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多烧几个美女的,你千万别托梦给我,我不喜欢和男人约会。”

  “操”

  第百七十五章~把他活埋了~

  寒风凌厉,王枫的身子在黑暗的天台如同磐石般坚定,他不敢迟疑,卢友年随时都可能暴走。但他也不敢砍掉自己的手臂,砍掉手臂,他会彻底失去作战能力,那么,他们将个都无法活着离开!

  “王枫,如果你再不动手,我就用你学生的手臂还替换。”卢友年手中出现把电锯,那刺耳的摩擦声如同道道电流灌进王枫心房,他吼道:“等等!”

  “哈哈,害怕了么?王枫啊,你当个狗屁老师,连自己的学生都保护不了,干脆从这儿跳下去了百了。”卢友年放肆狂笑,此刻胜券在握,他全然没将王枫放在眼中,而王枫却直盯着他腰间的那个按钮,只要能拿到那个按钮,王枫就有足够的信心主动攻击。

  咔嚓!

  天台大门被踢开,群菊花党成员冲了进来,老花等人咆哮地瞪着卢友年,阴冷道:“你他妈想干什么?”

  “菊花党花弄潮?”卢友年脸色变,阴冷地盯着王枫道:“是你请来的帮手吧?”

  “请你妈!这群学生是老子菊花堂的兄弟,你要是敢动他们根汗毛,老子砍了你全家!”

  老花先声夺人,表情狰狞恐怖,比之卢友年毫不逊色,他久经江湖,力量出副铁胆,全然没将卢友年放在眼中。而他对那群学生的顾及固然没有王枫这么多,所以此刻他倒是来便占据了有利的气势。

  “呵呵,花老大,这件事情不关你的事情,改明儿我定当登门拜访,只不过今晚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否则”卢友年虽然畏惧菊花堂的实力,但此刻自己依然占据了主动优势,他断然不会做任何退步。

  “不管?你要是砍了老子的兄弟,菊花堂以后还怎么在华新市扬名立威?啊?你要是今天砍了我兄弟,不论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要干掉你!”

  卢友年脸色大变,他身边的那群小弟也流露出惊恐之色,菊花堂在华新市风头猛烈,而且言出必行,别说是他们干人等,就连是个帮派得罪他们兄弟,他们也能在夜之间将对方灭门,这种帮派绝对不是好惹的!

  但卢友年知道这是王枫请来的帮手如何肯做任何退步,咬牙道:“花老大,既然如此,那我们划下道来,别以为我就怕你们菊花堂了!兄弟们,给我扔个学生下去!”

  这话出,段虎等人吓的肝胆颤然,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但那群黑衣大汉却不敢动手,他们都知道,如果扔个学生下去,不但这个学生活不成,他们也会彻底激怒菊花堂,他们唯的下场就是被菊花堂追杀致死!

  见他们都不动手,卢友年脸色大变,知道大势已去,吼道:“老子请你们来是干什么吃的?啊?还不动手!”他说着铁手砸名小弟的肩膀上,顿时鲜血飞溅,红艳艳的鲜血沾满了他的脸庞,那铁钩锋利异常,勾住那大汉的肩膀,不断喷射出鲜血,恐怖异常。

  那被他击中的小混挥谫时哀号起来,另外名混混抓过同伴,冷冷道:“卢少爷,我们不过收了你的笔钱,你无权取我们的性命,这笔帐下次找你算,我们走!”

  说完,他的群帮手都无视卢友年扭曲的脸色,毅然走到老花面前,低声道:“花老大,这次事情是我们不对,下次定当登门赔罪。”

  “滚吧!”

  卢友年眼见从起初的手握胜券到现在大势已去,他狰狞地咆哮几声,断臂铁手挥动几下,怒吼道:“老子让你们全部在这里陪葬!”

  他刚欲将腰间的遥控器抓出来,身后猛地个黑影窜出来,把扑在他的身上,从他手中夺过遥控器扔给王枫,而就在这瞬间,阳台下又翻上三名菊花堂成员,卢友年大惊失色,铁手朝阳痿的胸膛抓去,阳痿虽然躲避够快,肩膀依然被抓下大片血肉,他眉头拧,王枫也在瞬间冲过去,脚踏在铁手上,森然道:“你完蛋了!”说着,另外脚踩在他的另外只手上,卢友年凄厉地惨叫出来,手腕处彻底被踩碎!

  王枫呼了口气,在菊花堂成员的帮忙下,将群学生解救下来,秦少峰惊慌失措地扑进秦霜怀中,姐弟俩极为害怕都搂抱在起。而陈冲却冷冷地走到被捆住的卢友年面前,脚踹在他的脸庞上,冷冷道:“我说过,我老师会来救我们的!”

  沈若雨等人此刻也是吓傻了,个个白痴地站在王枫身后不知所措。

  沐晚晴见着如此血腥的场面,心中阵翻滚,十分苦难的呼吸着。

  王枫拉着群学生与沐晚晴等人走出阳台,对旁的老花低声道:“把他活埋了”

  下了鸿基大楼,王枫对旁的陈冲道:“不错嘛,这种情况还能保持镇定,有前途。”

  “嘿嘿,我说过不会给老师丢脸的,怎么样,还不错吧?”陈冲脸神气,忽然忘记方才的惊魂霎。

  “不错不错,值得表扬,你带四眼段虎去你家住晚,明天早点上课,知道吗?”王枫交代着人员安排。

  “好的。”

  待得他们几人走后,王枫对沈若雨道:“沈若雨同学,你的家在哪里,老师送你回去吧。”

  “我”沈若雨唇角微微颤抖,并没说话,秦霜等人也相继告别,秦少峰脸迷惑地瞧了王枫眼,沐晚晴却脸依恋地盯着王枫,这才缓缓离去。

  “怎么了?”王老师温柔地问道。

  “老师,我怕回家。”沈若雨低声地说道。

  “怕回家?”王老师眉头微皱,莫非你老爸是个恋童情结的变态?喜欢摸你的胸部和屁股?不对啊,有这种爱好的人除了王大官人我还能有别人?不可思议

  “嗯,我不想回家。”沈若雨忽然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盯着王枫道:“老师,不如我去你家住晚吧,听说苏菲菲以前也去老师家住饼。”

  “胡闹!”

  王老师脸色沉,冷冰冰道:“老师家太过凌乱,上次苏菲菲同学睡了晚上第二天打死也不去了,不如这样吧,老师送你去酒店,你在酒店住晚,明天老师送你回家好不好?”

  居然还想去老子的家住,就这么张床,你睡了我老子怎么办?我肯定你不会和我大被同眠,老子才不会这么傻逼。

  “住酒店啊”沈若雨小脸嫣红,忽然羞涩道:“老师,我没钱啊”

  “呃,这样啊,你还有别的亲戚在家里吗?不如我送你去他们的家吧?”王老师心想,你没钱总不能让我给钱吧?酒店啊,老子都没掏钱去住饼。

  “我爸妈都是京华市搬过来的,华新市没有亲人。”

  妈的!

  王老师极为不爽,貌似他们总有千般理由拒绝自己的好意,心想,算了,就去老子家吧,没准还能让我看到你的小屁股。嗯,到时候老师和你畅谈人生理想,最好是你给老师按摩,你也知道老师救你们很辛苦的吧?

  “好吧,不过下不为例,明天老师送你回家。对了,你为什么怕回家啊?”王老师忽然感觉这女孩和苏菲菲差不多,都是不想回家,苏菲菲是和家里的关系不好,她爸爸对她态度发生巨大改变不心情不好。沈若雨是为什么呢?

  “我爸妈经常吵架,我回家就不开心,反正他们也不在乎我在不在家,我干脆不要回去了。”沈若雨坐在王枫身后,双手搂住他的腰身,低声道。

  “哦,这样啊”

  滛荡的王老师极为风騒地将道路上所有坑洼都蹂躏了遍,心想,如果沈若雨同学的胸部再大点,那就更过瘾了。不过即便是这样,王老师也爽的老脸通红,真是舒爽无比啊。

  回到家,王枫刚想进门,隔壁的郭颖忽然从房间走出来,惊讶道:“王老师,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她说着瞥见王枫旁边的漂亮女孩儿,美眸中抹过丝讶然之色。

  “哦,晚上群学生请我吃饭,结果现在才回来,没打搅你吧?”王老师瞧了眼郭颖的装束,可能是要睡觉了,全身只有件薄衫睡衣,晶莹豆蔻般的脚趾露出拖鞋,看的王枫有些儿出神。

  “没打搅,王老师,我做了宵夜,要吃点么?”郭颖微笑地问道。

  “不用了,谢谢,晚上吃的太多,现在不饿了,你也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的。”王枫说完带着沈若雨走进了房间。

  这个女孩应该是王老师的学生吧?不过现在的学生真漂亮,长的都是这么有气质。郭颖在门口站了片刻便走进房间了。

  老师的家好乱啊

  这是沈若雨的第感觉,到处摆放着方便面的盒子,王老师大言不惭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