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件事情事关魔鬼班级荣誉,他不敢擅自做主,尽避王枫带给他的震撼与感动多少有些。但长时间积累出来的信仰时间还很难解除。

  “当然可以。”王枫心平气和地说。

  “您认识菊花堂的老大?还有,上次车神大赛的时候,您是不是见到我们了?”秦少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尽避王枫伪装地很好了,但他还是很怀疑那个人就是王枫。

  “菊花堂老大我认识,他们以前和我是同学,不过你说的车神大赛老师还真不清楚,怎么了?你也去过?老师当年去过次,觉得太幼稚了,所以没兴趣。”

  “真的没去过?”

  “去过,以前,但不是现在。”王枫打死不承认,妈的,天知道你是不是在试探自己口风,要是顺着这条线索发现老子是个黑社会份子,到时候星海中学再也没有老子的容身之地了。

  “哦,这样啊”秦少峰犹豫片刻,低声道:“老师,我觉得你觉非池中之物。”

  “不错!”王老师面露严肃,淡淡道:“因为老师是地球生物,自然不是池中物。”

  倒塌

  秦少峰冷汗涔涔,这家伙依然吹牛扯淡,他微微叹了口气,无奈道:“老师,如果没有发生昨天事情,我们定会将你赶出星海中学,但昨天的事情对我们的影响太大,我也和沈若雨他们商量过了,暂时不与你作对,不过,只是暂时,因为不久的将来,你将会迎来个强大的敌人,到时候如果你依然能表现得让我们满意,那么,魔鬼班级将会以你为标准行事!”

  这些话听起来似乎幼稚可笑,但王枫却深深地震撼到了,他们的意思就是只要自己能将莫言干掉,他们就会听从自己的安排,不会再与自己为敌?

  这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王枫当下不露声色,淡淡地道:“作为老师,关心你们的安危是正常现象。不过,你所说的那个人是什么人?”

  他是在试探秦少峰,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知道莫言这个人的存在,所以这么问,至少能知道秦少峰的心意究竟是否属实,还是纯粹只是想诈骗自己。

  “这个人”秦少峰脸色顿时变色,呢喃道:“他是个恐怖的人。”

  “怎么恐怖?”王枫着急问道。

  “他”秦少峰忽然面色铁青地看了王枫眼,嗫嚅道:“你别问了,我暂时不想告诉你,不过你放心,只要有你信心打败他,我会帮你。”

  王枫总算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感谢番卢友年,他的出现实在是太是时候了,竟让自己无意中将秦少峰等人的心给收拢。也难怪,他们终究只是群孩子,没有大人那样的深仇大恨,莫言在他们的心中尽避是神般的存在。毕竟有太长时间没有出现了,在他们的心中,哪怕印象再深刻也会渐渐淡忘,而王枫的出现,再加上他系列的举动做出的些常人难以接受的恐怖事件,学生们对他有些崇拜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重重地嘘了口气,王枫点燃支香烟,给老花打了个电话,淡淡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按照你的吩咐,将那小子给活埋了,要不要对九纹龙下手,那老不死的占据两个地盘,平时也不太给我们菊花堂面子,最关键的是这老小子居然放纵他的儿子对付你,我觉得有必要给他点教训。”

  “呵呵,这件事情你们先按耐着,对了,十里街的势力你清理些,未必要赶尽杀绝,做人留线,或许以后会有定帮助。还有,有些重要决定,别擅自做主,你的脾气太暴躁,阳痿可以给你很多好意见。嗯,就这些,尽量安定城南,华新市四分天下的局面即将展开,接下来,还有重头戏!”

  “好的,我明白。”

  币掉电话,王枫在办公室和滛贱客闲聊扯淡了会儿,这才去吃午餐。午餐回来,秦霜对他使了个眼色,他无奈地走进秦霜的办公室。

  “王老师,今天少峰表现的怎么样?”秦霜关心地问道。

  “呃,还不错啊,比平时乖多了。”王枫严肃地说,秦霜今天穿的是米白色的职业套装,高耸的胸脯高高鼓起,那娇媚柔嫩的俏脸更是诱人,粉嫩红唇看的王枫有扑过去咬口的冲动。平定心神后,微微嘘了口气。

  “那就好,王老师,以后麻烦你多关心下少峰了,这孩子脾气很倔强,我说的话他都不听。”秦霜哪里发觉王枫的不正常表情,柔声道。

  “放心吧,他是我的学生,我会关心他们的。”王枫义正言辞地道。

  “对了,再过几天,你们班的公开课就要举行了,到时候努力表现,别出什么错误了。”

  “当然了,这可是表现我们三年二班的绝佳机会,我肯定会努力的。”

  “嗯,就这样,我要工作了。”秦霜俏脸上露出丝满足之色,王枫缓缓退出办公室。

  第百七十九章~主人与奴仆!!

  出了办公室,王枫懒洋洋地吸着香烟,在办公室熬了下午,也就下班了。刚出学校,陈冲段虎便将他拦住,王枫愣,严肃道:“干嘛,难道想抢劫老师?”

  “呃。”陈冲苦笑声,道:“老师,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和你说点重要事情。”

  “哦?什么事情?如果是想和老师起去泡妞就免了,老师是纯情小处男。”王枫得意洋洋地说。

  汗

  段虎两人冷汗涔涔,王枫见好就收,道:“那就去前面的咖啡厅吧。你们请客。”

  咖啡厅音乐舒缓,充满了情调,不过和两个男生在起,王枫感觉别扭之极,刚欲说什么,段虎连忙将头凑过来,低声道:“老师,我想告诉你件惊逃诏地的大消息。”

  “嗯?”王枫面色变,低声呢喃声。

  “秦少峰他们打算投靠你了。”段虎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叫投靠?你们都是老师的学生,难道不应该听老师的话么?”王枫面色变,极为不爽地说。

  “呃,不是这个意思,现在三年二班风起云涌,不少学生都觉得跟着你,但现在情况还很不明确,而且,我发觉,马上就会有大事情发生。”段虎得意洋洋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莫言马上要回来了?”王枫当下不再隐瞒,反正现在这件事情差不多都是公开的事情了,他也毫不介意。

  “你知道了?”段虎脸色大变,仿若吃了大便般难看。

  “呵呵,其实你们的点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老师,说吧,你不会想告诉我的就是这么点消息吧?”

  “当然不是!”段虎连忙表明态度,道:“其实我要告诉你的是关于莫言的事情,这些事情全班就我个人知道,别人绝对没有我知道的多。”

  “你知道什么?”王枫心下紧张,这可是重要消息,说实话,他知道莫言这个存在已经很久,但点关于他实际情况的事情都没有,只是在学生们的眼中是个神般的存在。就好像被许多神秘的因素所掩盖,他无法得到点关于莫言的确切消息。

  “莫言”段虎脸色微微怪异,低声道:“他是个变态!”

  “呃,变态?”王枫无奈之际,妈的,不是个神般的存在么?怎么成变态了?

  “是的,他不论是智力还是体能,都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存在,恐怕连老师都不是他的对手。”段虎面色肃然地说。

  “哦?这么厉害,你见识过?”王枫当然不会相信,智力他点把握都没有,他纯粹就是个风騒的拽逼男,没什么真才实学,但身手他却充满了自信,虽然近几年没怎么磨练了,有些下滑,比不上当初的巅峰状态,不过个学生厉害能有多厉害,王大官人不值笑。

  “当然”段虎似乎心有余悸,低声道:“我只见过他次出手,而且,我敢保证,星海中学见过他出手的只有我个人。”

  “怎么样?”王枫的好奇心已经被他调到了极限,妈的,你丫的快说吧,废话大堆。

  “他”段虎吞了口唾沫,呢喃道:“你认识秋水吧?就是上次和小日本决斗,跆拳道会长。”

  “不认识,不过他身手了得,十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王枫此刻也不忘挖苦段虎。

  “我承认,秋水是星海第高手,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不过他挑战过莫言,而且,输的败涂地”段虎低声道。

  王枫心下微微有些好奇,秋水的实力的确不容小觑,哪怕是自己,恐怕也不是轻而易举能够降服的。尽避王老师对自己有信心,但他不是白痴,他有信心将秋水打败,不过想要完胜,也不太可能,毕竟,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秋水怎么败涂地的?”王枫问道。

  “那是个放学的下午,我们练了会跆拳道,便洗澡准备回家了,因为我那天回去的比较晚,在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换衣室有声音传来,我本来没打算偷听的,但我忽然听到秋水愤怒的声音,他们两仿佛在讨论个人,我侧头去听,果然,他们在谈论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柳如烟,秋水似乎很喜欢柳如烟,只不过直不敢表白,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和莫言闹上的。最后大打出手,秋水自认为天下无敌,完全没将莫言放在眼中。而莫言也只是在智力上和心思上表现的极为出色,他瘦弱的像个斯文书生,我都不觉得他会有多大的力气。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段虎吞了口唾沫,呢喃道:“我透过玻璃窗只看见秋水拳轰向莫言,莫言动不动,当秋水攻击过去的时候,莫言忽然脚踢出来,毫无任何悬念!”

  “秋水竟被他脚踢出七八米!”

  王枫的身子颤,七八米

  那是个怎么样的概念?而且,还是秋水这种的超级高手。王枫自持有把握打败秋水,但要这么招制敌,那是绝无可能的。秋水的能力与定力他都清二楚,能如此淡定的与小日本的高手对决,而且完全取胜。这本身就说明秋水的实力。这么说,莫言的身手也已经强悍到了常人无法撼动的境界?

  “这不过是招”

  段虎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本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但秋水却仿佛没点事情般,缓缓地站了起来”

  “当时莫言也十分好奇,他没想到这脚竟没将秋水击败,‘想不到,跆拳道第高手竟还练就了生的铁布衫。’秋水也没有说话,他冰冷冷地看了莫言眼,将自己全身的衣服全都脱下来,我们都没见过秋水当着我们的面脱掉衣服,他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原本穿着衣服,显示很瘦弱,但我们错了,他不但不瘦弱,而且肌肉结识的程度让我诧异。他的胸口有个脚印,脚印很深,可想而知莫言的那脚对他的杀伤力有多大”

  “秋水对莫言的身手也十分好奇,他不顾切地攻击过去,可是他败了,毫无悬念,莫言只不过用了招,便将他制服”

  王枫心的心生向往,恨不得自己就在现场,连忙问道:“怎么败的?”

  “句话。”段虎呢喃道。

  “句话?”这回陈冲与王枫同时尖叫声,他们都对这句话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是的,就是句话,我直都不明白这句话究竟有什么含义,但就是因为这句话,秋水面如死灰,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而看向莫言的眼神也从起初的愤怒变成了恭敬。”

  太诡异了!

  “什么话?”王枫的心情已经激动万分了。

  “天王盖地虎。”段虎低吟道。

  “天王盖地虎?”王枫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抽笑道:“这不是黑社会的些堂口的接头暗语么?”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老师你觉得就这么句话能让自持甚高的秋水甘于臣服于人么?”段虎对王枫的质疑有丝不满。

  “不是。”王枫微微皱眉,问道:“他们接下来说了什么?”

  陈冲也异常兴奋,尽避他对莫言的崇拜程度达到了个难以自拔的高度,但偏偏对他点了解都没有,现在听到关于莫言的消息,他自然兴奋无比。

  “后来莫言没有说话,秋水也没有说话,但我脑拼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在瞬间变得好像奴仆对待主人那般恭敬,莫言临走前他说了句话‘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现在还是盘散沙,或许,应该用批新的血液去取代那些老古董了。’,而后,他掌击打在衣柜上,那掌,竟活生生将铁质的衣柜尽数打凹了进去!”

  主人与奴仆!

  第百八十章~巅峰会议!!~

  王枫简直不敢想象,他究竟有怎样的能量让秋水这样好高骛远,身手不凡的年轻人对他产生这样的情绪?

  而后面的那句话让王枫渐渐陷入了沉思。

  “经历了数百年,现在还是盘散沙,或许,应该用批心的血液取代那些老古董了?”

  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王枫隐约能想到些东西,但偏偏,他完全不敢想象,个学生拥有这样的地位,而且,还能说出这样充满了霸气的话?

  而他掌将衣柜给打凹进去,哪怕是王枫自持爆发力极强,也不敢保证能掌将其全部打凹进去。他这样做,无非只是想达到震慑秋水的效果!

  太不可思议了,王枫感觉星海中学的学生个个都是如此的神秘,神秘的让王枫头疼欲裂!

  尤其是莫言,现在他不敢再小看莫言,或许他真的是个神般的存在,至少,他在王枫心中的地位提高到了个空前的地步!

  “王老师,我这些消息对你应该有点作用吧?”段虎话锋转,猥琐地笑道。

  “呃,不错,的确对我有帮助,你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吧,老师尽量满足你。”王枫摸了摸鼻子,这家伙绝对不会白痴到无缘无故告诉自己这么重要的消息。

  “老师,您教我几手功夫吧,陈冲这小子的进步太快了,我再不努力,就被他超越了。”段虎面色贪婪地道。

  “这个”王枫苦笑声,无奈道:“其实老师也没教他什么,只不过告诉他打架的时候什么都别怕,个劲地猛打,先声夺人你知道吧,要的就是震撼和气势,当你的气势压倒对方,就算他们比你的实力强悍,你也未必会败。”

  “就这样?”段虎脸惊疑不定。

  “你问陈冲吧。”王枫美滋滋地喝了口咖啡。

  “是的,王老师和我对打了个小时,然后说了这样的话。”陈冲严肃地点了点头。

  “不是吧?”段虎差点没崩溃,难道学功夫就是这么跑来跑去?

  “段虎,你是武术世家出生,应该知道欲速则不达,当然了,老师教导你的办法虽然有些偏门,但也有定的道理,不会是胡编乱造。最关键点便是你要有陈冲的这份决心,否则,你是很难有陈冲这样的进步。”王枫言辞诚恳地说。

  “好的,我明白了。”

  与他们告辞,王枫的心情略显波澜,莫言,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回到家随便弄了点食物吃,刚想上网聊天,王枫手机嘟嘟响个不停,无奈之下,接通电话,懒散散地道:“喂?”

  “王枫,是我,你现在有没有时间?”乔老四的声音略显紧张,如同要说件惊天大事件般。

  “有,不过你没重要事情别找老子,老子现在来大姨妈了,没闲工夫和你扯淡。”王老师刚登陆,可不想被他坏了兴致。

  “十分重要,异常之重要,如果你不来,绝对会后悔。”乔四爷语气紊乱地说。

  “我日,莫非你老婆被人爆菊花了?”王枫猥琐地臆想。

  “滚,老子老婆好的很,你来不来,不来可别后悔!”乔四爷差点没崩溃。

  “等等,我就过来”王枫龇牙咧嘴道:“你要是没什么好消息告诉老子,老子绝对爆你老婆,呃,不对,你女儿菊花。”

  王枫忍痛关掉电脑,急匆匆地下楼驾着哈雷扬长而去。乔四爷的公司在华新市算是顶尖超级财团,当然了,单凭他那间保健品公司肯定是不可能的。他的丰隆保健鲍司不过是个据点,这老小子喜欢蹲在这种地方,干脆将总部都迁移过去。他在影视界,娱乐圈,房地产,开发区,饮用行业都有极大的资本,可以这么说,他在华新市是个排不上名,却比那些排上名的富豪都要富有的富豪。

  开玩笑,他这种黑社会份子自然不会太过嚣张。做人必须知道,枪打出头鸟,但偏偏,这次他与龙五的斗争却过火了,以至于上面对他们下了最后通牒,两者无比只能存其,而且,王枫认为,他们之间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范,他们应该在等待个月后的红花回忆,这场会议将会是他们最后的场决斗,结局会如何,无人可知!

  罢进丰隆保健品公司,王枫径直上了电梯。

  乔四爷坐在沙发上眉头深深地皱在起,旁边的秘书似乎感受到乔四爷的心情并不太好,本想劝慰两句,用她那丰满迷人的娇躯挑逗乔四爷。乔四爷却把将她推开,冷冷道:“滚出去!”

  秘书面色僵硬,害怕地走了出去。

  王枫恰好走进来,见秘书竟没戴胸罩,满脸隐晦地偷窥几眼,啧啧道:“奶子真大啊。”

  走进办公室,王枫大大咧咧地坐在真皮沙发上,脱掉皮鞋,条腿搁在沙发上,淡淡地道:“乔老四,有什么屁赶紧放,都这么晚了叫老子来,莫非有什么特殊活动?”

  “王枫,最近华新市发生了巨变。”乔四爷没与王枫开玩笑,坐在他的旁边平静地道。

  “巨变?”王枫摸了摸下巴,严肃地问道:“难道预报华新市近期将有大地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