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性的声音响起,“菁菁,知道么?我不许他们玷污你,哪怕是看你眼,也是对你的亵渎”

  东方菁菁娇躯猛地颤,眼神朦胧迷茫,大大的美眸中层水色渐渐扩散,痴痴地盯着王枫,脚尖踮起,失神呢喃道:“那你为何要离开我?难道不能因为我留下么?你可曾想过我这几年是多么的思念你么?”

  呃,王老师顿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为了配合东方菁菁的话语,嘶声惨笑:“国家的繁荣需要我,社会的进步需要我,西部大开发更离不开我,我能顾及儿女私情么?菁菁,忘记我吧,我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东方菁菁猛地醒悟,娇嗔道:“老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俏脸瞬间羞红片,贝齿轻咬红唇,端的了是娇羞迷人。

  王老师大叫冤枉,老子可是配合你啊。凭我精湛的演技虽然拿不到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但怎么也能拿个金像影帝吧?你竟这样伤害我,太受伤了。

  东方菁菁已经彻底醒悟,心想,老师真是个无赖,连自己的学生都开玩笑,不行,不能和他靠近,不然什么时候被他欺负了都不知道,对他招手道:“老师,我先回去了。”

  “等等!”王老师严肃道:“还是老师送你回去吧,你这么晚个人回去老师不放心。”其实他不过想来次背后按摩,东方菁菁的同学胸部发育的很完美,王老师目测应该是罩杯36大小的吧,可比小菲菲的大多了。

  “不要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明天还要上课,老师你也早点休息吧。再见!”苏菲菲溜烟钻上了刚经过的市内车。

  目送她离开,王枫面色微微淡定下来,方才的嬉皮笑脸瞬间消失。

  她方才那眼神,那失神若哭的表情是对谁表露出来的呢?不是个很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么?不是个惹人怜爱的小美人么?怎么仿佛她的心中隐藏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呢?

  “那你为何要离开我?难道不能因为我留下么?你可曾想过我这几年是多么的思念你么?”

  王老师眼中猛地闪过道灵光,莫非,离开她的这个人就是莫言!

  第百八十三章~暴力美学!!~

  脑子里猛地钻出这个想法,王枫自己都觉得可笑之极,从三年二班干人等嘴里得到的消息。莫言简直就是个神的存在,他会与东方菁菁这样清纯可爱的女孩发生点感情么?

  无奈地摇了摇头,切皆有可能,王老师我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努力教学,认真工作,将这群迷途羔羊拉回现实才是王道。

  “为何会如此像?仿若发生在昨日般”

  透过的士车窗,东方菁菁的眼神渐渐迷离,方才那会儿,她如同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夜晚。同样的喝酒,同样的偶遇,同样的痛打小混混。

  但为什么今天出现的会是王老师么?

  “菁菁,知道么?我不许他们玷污你,哪怕是看你眼,也是对你的亵渎”

  这句话仿佛此刻还萦绕在她的脑海,东方菁菁心神颤,连忙将思绪从迷失中拉回来,微微叹了口气,他只不过是我的老师,我怎么会联想到那个人呢?真是可笑。

  但偏偏,王老师说的话为何如此熟悉,为什么在那片刻,自己竟迷失了呢?是因为王老师同他样,都是能如此强烈的吸引自己?那沧桑的脸庞,深邃的眼眸,尽避总是副嬉皮笑脸,永远都没个正经,但在同学们出现困难,出现为难的时候,他都会在第时间出现。或许,他真是个好老师吧。

  第二天大早,王枫极为騒包地出现在校门口,将塑料带里的最后个狗不理扔进嘴里,刚打算叫喊蔡大宝开门,却发现陈冲与段虎从后面窜了过来。

  “我操!你们走路怎么没声音?”王枫差点从哈雷上栽倒下来。

  “嘿嘿,王老师,今天我总算跟上陈冲这小子的进度了,妈的,快累死了!”段虎抹掉额头上的汗珠,陈冲含笑拍了拍他肩膀,无奈道:“加把劲吧,如果我们有天能只用三个小时跑完路程,我想可以挑战秋水了。”

  “汗”

  王枫冷汗涔涔,脸抽搐地道:“你们真他妈有种,妈的,打死老子也不会跑,对了,陈冲,如果你想进步提升爆发力与速度,最好是每逃诩段虎单练个小时,相信我,当你们之间都感觉对方的出手变慢之后,就可以去挑战秋水了。”

  两人瞧着王枫的背影,心想,果然是高手,不过是几句话,就把我们说的可以打败秋水了。不过能打败秋水,那绝对是星海中学所有男生想表现自己的目的。

  开玩笑!

  秋水作为星海中学第高手,他的身手之强大,哪怕是华新市武术队高手也未必能打败他。传言秋水曾经与华新市的名太极宗师对阵,都能打个平手。这种罕见的实力绝对可以征服任何人。

  罢进办公室,滛贱客们纷纷围拢过来,见王枫脸喜洋洋,不禁打趣道:“王老师,我看你容光焕发,是不是捡到狗屎了啊?”

  “我觉得应该是牛屎。”刘大为摸了摸下巴。

  王枫懒得理会他们,群老騒包,没事就喜欢和老子调侃。整理了下讲义,他坐在办公室上有点儿出神。此时此刻,莫言是他最大的敌人,而且,也是最大的个对手。这样个传说中的人物即将回来,他代表谁?三年二班大多数学生的心都归附自己,他回来凭什么和自己对着干?

  但他不敢小觑莫言的实力,走了两年都能让学生们对他的信仰达到巅峰,这本身就是个神话。思索了片刻,他忽然想起东方菁菁昨晚的表情,旋即,他联想到在三年二班宣言中看到的莫言说的句话,朦胧中,他对所有人说话都是冰寒无情。可是,他似乎对东方菁菁说的句话十分的温柔。

  咯噔!

  王老师心下猛跳,难道他与东方菁菁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妈的,好小子,老子的纯情小痹乖你都敢碰,太不给老子面子了。你等着,老子绝对要把你屁股打开花!

  三年二班的学生这几天表现的比较平静,秦少峰等魔鬼核心处于等待状态。他们虽然对王枫表示了自己的心意。却并不代表会完全支持王枫。毕竟,莫言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不可能在短时间被撼动。那么,如果王枫拿不出相应的实力,他们会彻底将王枫赶出去!

  魔鬼信仰。绝不会因为王枫的几句话,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所撼动!

  苏菲菲,陈冲等人抵死跟随王枫。他们对王枫的崇拜已经达到了不可限量的地步。尤其是发生卢友年那件事情之后,段虎等人对王枫这个神秘的教师充满了好奇。

  依稀间,段虎听见王枫在离开天台的时候,他对崇拜已久的花老大说过句话:“把他活埋了”

  那瞬间,他似乎没有任何知觉,惊慌失措与紧张让他失去了反应。但时候,他回忆的时候,脑海仿佛轰炸开来般,活埋!

  他还是老师么?

  尽避他听的不清楚,却依稀听见些,哪怕不是太明确,但卢友年绝对不会活下来。

  血腥与兴奋在瞬间充斥段虎的心,他本就是个喜欢暴力美学的家伙。尽避王枫并没表现的太露骨,可是陈冲对他的崇拜简直比莫言还要大。而陈冲在当年就被莫言限定他会在黑道上出头。

  现在他反而跟着王枫,那只能说明,他相信王枫有绝对的实力!

  东方菁菁从上课到现在,就直在出神,仿佛灵魂出窍般,没有任何反应。化学课上老师叫了她三声,她都没反应过来。不禁让化学老师瞠目结舌,平日里表现的乖巧听话的学生怎么忽然之间也变得不听话了,心想,魔鬼班级果然还是魔鬼班级,变化起来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王老师大大咧咧地走出来,抓了抓鸡窝头型,瞧了眼比平时乖巧多的学生,心想,看来老子的魅力越来越大了,这样发展下去,别说是莫言,就算是老胡主席过来,恐怕也撼动不了老子班主任的地位。

  “上课!“王老师得意洋洋地喝道

  学生们稀稀疏疏地站起来,王枫微扫眼,感觉所有学生都心怀心思,他猛地喝道:“苏菲菲同学,昨晚什么时候睡觉的?”

  学生们片哗然,妈的,老师问学生什么时候睡觉?太狗血了吧

  “我十点。”苏菲菲俏脸紧张不已,眼神不敢与王老师对立。

  “不行,以后九点就睡觉吧,女孩子要想皮肤好就得早睡早起,你总不希望出了高中校门就成黄脸婆吧。”

  在段虎等人愤怒的眼神中,王老师洋洋得意地拍了拍手掌,义正言辞地道:“同学们,老师现在要向大家宣布件事情,如果大家能圆满地完成,我给你们所有人天批假的机会,如何?”

  学生们大眼瞪小眼,哪有这样的老师啊。居然拿批假当筹码,真是没见过这样无耻之极的老师。当下不少学生都表示配合,不过也有少数学生与王老师对抗。王老师也不在乎,眉飞色舞地挥动着手臂,柳如烟在下面看着王老师那神气活现的表情,心想,老师为什么总会有两种性格。与自己单独相处,他似乎显得十分的斯文与温柔,但在外人或者大众场合,却变得十分让人忍俊不禁。抚摩怀中的黑血项链,从未对男人动心的柳如烟心田也泛起丝涟漪。

  其实她不知道,不论是她,还是苏菲菲等人,都是如此觉得。王枫单独与她们相处,总是显得十分亲切温馨,让人有安全感。但在外面的时候,他又变得让人十分无奈。

  王枫就是如此的人,他有着双重性格,方面,他会肆无忌惮地大放厥词,行事乖张,暴力血腥。令人瞠目结舌。另方面,当他纤细的神经受到某些刺激之后,却又变得温柔体贴,简直比活王八还要柔和。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性格,在监狱的六年都无法改变过来,出来之后自然会变本加厉。斩掉卢友年的手臂,不惜答应帮助乔四爷也要侮辱他的老同学,这些事情都能彰显王枫行事乖张到了极致。只要是他愿意做的事情,哪怕是件再小的事情,他也会不惜切代价。如果不愿意,就算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眉头都不会皱下。

  “同学们,明天的公开课不但会有大量的学校教师来听课,连教育部都会派人来,如果谁敢不给我面子,嘿嘿”王枫将讲义打开,朗朗道:“段虎,昨天

  第三节课你做什么去了?”

  第百八十四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啊,我我肚子疼,上厕所去了。”段虎冷汗涔涔,想不到第个被打压的就是自己,老子的命真苦啊。

  “滚!你当王老师我是白痴啊?我分明看见你在和校外个女生眉来眼去,告诉老师,你们有没有打啵,别害羞,老师是过来人,不会嘲笑你的!”王老师面色不改,心想,老子前几天才丢掉初吻,也算是你的前辈了。

  苏菲菲气呼呼地瞪了段虎眼,直看得段虎别扭之极,老脸憋的通红,心想,那女孩明明是老子的表姐,不过他可不敢解释,这种时候解释只会越描越黑。而且凭借王老师的手段,想让自己就范实在是太容易了。悲怆地点头道:“誓死效忠王老师,明天我会好好表现的!”

  “嗯,坐下吧。”王老师在课堂上表现出来的悍匪气系在不容小觑,不少学生都热血。妈的,这样的老师才够劲道啊。以前的那些老师哪里有王老师半的风騒,太牛逼了!

  王枫连续将十几名经常旷课逃课的学生叫起来,学生们当下纷纷表示为了王老师甘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柳如烟同学,你是语文课代表,明天可定要好好表现哦。”王老师冲她挤眉弄眼。

  “畜生啊!”段虎心下暗骂。

  “妈的,对待咱们采取最暴力的手段,对待柳如烟大美人竟这么温柔,狗日的,你迟早出门被车撞死,屁股长痔疮辈子都只能趴着睡!”

  学生们暗地里义愤填膺,但畏惧王枫滛威,倒也算是安分守己。

  “定会捧场的。”柳如烟难得地说出句俏皮地话。

  那黛眉舒展,粉腮抹红的娇媚模样实在让王老师大为心跳。

  “哼,狐狸精。”苏菲菲暗地里哼了声。

  节课在王枫风騒的演讲下,大多学生义愤填膺的气氛下结束,王老师振臂挥:“为了我们的未来,拼啊!”

  罢出教师,杨紫雪打来电话,阵大发娇嗔为何不来找我如何如何,王老师耐着性质听完,柔声道:“好妹妹,等哥哥忙完了再和你共赴云雨。”心想,妈的,老子的处男之身何时才能破,这个问题实有待商议。不行,明天去查查黄历,今年可是老子的本命年,要是再不破处,实在愧对乡下的列祖列宗,不论如何,老家的祠堂都等着老子生个胖娃娃添上浓厚的笔啊。

  进办公室,刘大为立马扑过来,阴笑道:“王老师,我查过黄历了,今天是喝酒的荒岛吉日,再不请我们去次柳暗花明,对不起你王大官人的称号啊!”

  “说的不错,对了,刘大官人,你再帮我查查黄历,看什么时候破处是黄道吉日。”王老师面色严肃地说,这绝对是大事。以前听人家说要不是黄道吉日。不但受精卵进化缓慢,而且还会影响智商,老子王大官人的孩子自然要举世无双,女孩要国色天香。男孩,呃,能达到我半智力与情商就可以傲视群雄了。

  “汗,王大官人,你想破处每天找个小姐,总有天是黄道吉日的。”刘大官人冷汗涔涔,王大官人实在太滛荡了,居然破处都要找黄道吉日。

  “滚,老子是自己破处,又不是去破别人的处,别把老子想的这么不堪。小姐就不是人他妈生的啊?再说了,他们的那层薄膜天知道是不是花五十块钱弄的个透明塑料片,老子才不会上当。”

  吃过午餐,下午就这么在办公室挥霍掉了。期间滛贱客们时不时地提醒王老师快下班了,柳暗花明就在眼前了。听的王枫不厌其烦,不就是顿柳暗花明么?老子虽然请不起,但献出胸部给华姐摸几下不就有了?太瞧不起老子了吧?

  总算,下班的铃声响了,滛贱们们阵狼嚎,女同事溜烟地冲出去,对这群滛贱客们,她们实在不敢恭维,平时都表现的正儿八经,碰见王枫就秉性暴露,也不知道是不是集体从背背山翻山越岭而来的猥琐男。

  “走吧,哥们我请客,大家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切开销我用胸部掏!”王老师恬不知耻地狂吼。

  “王老师,在神圣的学校请注意你的态度!”训导主任如同来大姨妈般出现在他面前,冷声喝道。

  “训导主任,话不能这么说,下班就应该好好享受,上班才能精力十足,像你这样的人我觉得应该多找几次小姐,不然脸上的色斑会越来越多。哎,我也是看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才提醒你下,人家都说四十岁的女人豆腐渣,四十岁的男人朵花,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就像坨黑黝黝的狗屎啊!?”

  王老师歪理大堆,训导主任被他气的佛出世二佛升天,怒目吼道:“王枫,你再敢说遍我就像董事会投诉!”

  “呃,训导主任,其实你也知道我和李董事长的关系,我可是有后台的人,不怕你搞点偷鸡摸狗的事情,兄弟们,咱们杀向柳暗花明!”

  丙不其然,进柳暗花明,红姐便仿佛个幽灵出现在他面前,那俏丽柔美的脸庞搭配熟女味道实在让刘大为滛贱客们大吞几口唾沫。不过看见红姐身后的威猛保镖,他们再有色心也没那色胆。

  “红姐,今天我自投罗网,好吃好喝的招待。”王老师大义凛然,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

  “咯咯臭小子,又来骗吃骗喝了吧?”红姐也不介意,给他们安排了大堆的美女,美酒佳肴上了大桌,本想请花姐陪上几杯,不过怕被红姐风騒入骨的暧昧挑逗出欲望,王老师忍痛放弃了。面对红姐,他如同个猛男面对群赤裸裸的同性恋美女。是那般的充满了苦涩与无奈。

  酒桌上觥筹交错,人人尽兴,滛贱客们的双手在小美女的身上乱摸不停,王枫心道:“妈的,群伪君子,平日里道貌岸然,现在比牲口还牲口,还怎么为人师表啊?”

  酒过三巡,滛贱客们均是尽兴万分,刘大为等人若是因为家里的老婆管教太严,恐怕都舍不得回去了。

  王枫喝了不少的美酒,他本是个喜欢灌酒的酒鬼,有群志同道合的滛贱客们陪同,喝的多自然不在话下。大约凌晨十二点,滛贱客们这才志得意满地与美女们吻别,王枫心想,你们群老杂毛,嘴口臭还在这儿玷污小美女,实在是有辱斯文。

  在王枫也打算偷偷离去之时,红姐幽灵般出现在他面前,笑语盈盈地盯着王枫,直叫王枫胆战心惊,冷汗涔涔,“呃,红姐,你怎么还没去休息啊?”

  “嘿嘿,,小子,跟姐姐上楼。”红姐也不废话,拉着王枫便往楼上走去。

  “花姐,拉我上来有事么?”王枫脸警惕地与红姐隔开三步之遥,他不敢靠得太近,花姐可是当年十里街鼎鼎大名的“爆菊手”,王老师暂且不想变成菊花残。

  “小枫枫,别害怕啊,来,让姐姐抱。”红姐俏丽的脸蛋上抹上丝蜜意,十分风騒地道。

  “是爆还是抱?”王枫当下退后数步,眼中充满了紧张之色。

  “靠,少废话了,姐姐就想和你说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