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耍威风!”王老师滛荡地走进去,再次与几名学者大战起来,王枫唾沫横飞,险些将讲义扔向他们。而那群老学着也完全不顾形象,个个挽起袖子与王枫大战连连。

  “妈的,你们是下定决心不向老子道歉了?”王枫森然吼道:“你们在学校迷惑我的学生,不道歉就说明你们毫无修养,点素质都没有!”

  “老子还向你道歉,你他妈简直就是社会败类人渣,老子打死也不会向你道歉的,你放心吧!”

  学生们早已经瞠目结舌,这就是曾经直在电视上看见的那个温文尔雅的大学者,大研究者?简直不可思议!

  秦霜这次也算是看清楚这群道貌岸然的所谓的大学者了,不过此刻她开始担心王枫的境况了。这群学者势力之大,足以让王枫毫无立足之地。

  “很好,我很想看看你们摇尾乞怜的样子!”王枫冷笑声,话刚说完,杜锋的电话响了。

  看竟是教育部部长打来的,他脸庞猛地变,极为暧昧风騒地道:“喂,部长,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坐在他旁边的秦霜娇躯颤,这老家伙,真是恶心的要命!

  “你他妈立马向现在的老师道歉,给你三分钟,如果不能让对方檄,那你也可以卷铺盖走人了!”部长毫无来由地阵怒骂让杜锋瞠目结舌,妈的,难道吃过期春葯了?

  “部长,这个好像直都是他在侮辱我们,我们没必要道歉吧?而且,这个人将我们教育局骂成垃圾,整个华新市的学者都是垃圾败类。”杜锋恬不知耻地编造谣言。

  “就算把你全家都骂干净了你也给老子道歉,他妈的,你们不道歉集体滚蛋,老子不养你们了!”部长说完啪啦声将电话挂掉。

  杜锋哭丧着脸,看了眼洋洋得意的王枫和怒目而视的学生,心下感慨,早知道老子刚才就不放厥词了。现在真是骑虎难下啊。

  他和孙婷他们商量了下,诸人脸色大变,个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学者大人们,别担心,王枫交给我来惩罚,我会给你们个完美的交代的!”训导主任拍马溜须,副滛荡猥琐的模样实在让人恶心。

  “怎么惩罚?王老师说的很对啊!王老师骂我们也很对,经过王老师的番喝骂洗礼,我顿时感觉人生道路豁然开朗,前途片光明!王老师的教学方案也是我见识过最新颖,最为有效的方法。周主任,以后定要多多提拔王老师,这样的年轻有为,有责任心的老师全世界都找不到几个了!”

  第百八十七章~十里街动乱!!~

  杜锋这突如其来的大逆转在瞬间让气氛变得怪异之极,训导主任原本还想拍拍马匹,为以后的仕途着想,却不曾想这拍竟拍到马腿上了,顿时羞愤万分,情难自禁。

  杜锋合唱不是羞辱万分,自己好歹个大学者,大社会评论家,竟向个初出茅庐的混小子道歉。而且还破口大骂,几十年的修养毁于旦。但限于自己这份薪水极高,能带来极大荣誉的工作,他也只能忍气吞声,毫无任何办法。

  “杜锋同学,你说的很对,我直认为我是比较有才华的。而且,我觉得你们虽然派胡言,狗屁不如,至少还没到朽木不可雕也的地步,以后有时间少去拍上司马屁,也别去听信像训导主任这种墙头草的马屁,他们只会让你们越陷越深,多来听听我上课,我相信会对你们的世界观,感情观,金钱观都得到巨大的提升。还有,如果你们的孩子都读高三的话,尽量让他们来我的班,三年二班不敢说是全校最好的,但学习氛围绝对是最良好的。”

  王大官人此刻也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尽避秦霜等人都是老脸尴尬通红,却也极为莫名其妙。

  学生们个个更是瞠目结舌,太不可思议了吧?方才好像对方杀了自己全家般对簿公堂,此刻竟好像王枫就是他们的亲娘老子,不对,比对亲娘老子还要恭敬,还要低声下气!

  “是啊,王老师的教学手段实在是让我们大为惊讶,星海中学竟出现这样奇迹般的老师,简直不可思议。难怪我几天夜观星象,遥远的东方有颗原本暗淡无光的星辰忽然爆发璀璨的光芒,四周的星辰顿时暗淡失色,想来这必然是王老师的诞生带来的天机变化!”孙婷那涂满胭脂的老脸堆起来的笑容比麻花还要麻花,团团肉唰唰颤抖。

  王大官人双腿发软,差点从讲台上栽倒下来。不狼写小说的,妈的,吹牛吹到这个份上,他已经举世无双了!王老师心悦诚服。

  “孙大作家,你也不必太过夸张我,虽然你的小说有缺伦理事实,也并不是无是处,至少你的文笔十分华丽,当然了,内在是空虚的。我介意你去西部大开放几年,然后去北大荒经历几年的岁月,再写部书,绝对能大红大紫,而且广受好评。”

  “是是”孙婷羞愤不已,这家伙太目中无人了。但畏于部长的威信,她也只能低头回应。

  这转瞬间的大逆天让不知情的在场所有学生与校领导教师充满了无限的迷惑与感慨,几个直都很崇拜的学者在这会让彻底失去了他们的追捧。秦霜低头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苏菲菲小脸蛋上满是激动之色,老师真是太伟大了,他无所不能,天下无敌,神功盖世,千秋万代啊!

  段虎等人热血,仿佛刚才经历的不是场口舌之争,而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而王老师,显然就是那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超级b,陈冲段虎等人对他的崇拜之情再次提升到了个巅峰状态!

  秦少峰等人也是心下激动,尽避与王老师之间的关系尚未达到像陈冲这样死心塌地,但次次的强势爆发让他们对王枫也多少有些敬佩与崇拜。强者无敌,就是这个道理!

  王枫并不曾想过自己这么次神经质的爆发竟能让学生对自己的好感加深到这个地步,他纯粹只是讨厌这群老杂毛,老子上课你们唧唧歪歪个毛,简直是自寻死路!

  “周大胖子,以后你少说三道四,你听见没有?人家大学者,大作家都认为我是有才华的人,你居然说我是败类,我看你才是最大最难看最恶心的败类,赶紧滚出去,看见你就影响我教课的欲望!”王老师怒目瞪视,训导主任险些栽倒在地,好小子,你有种,老子迟早要找回场子!

  训导主任灰溜溜地离开之后,王老师又指点山河,颇有君王降临之势地点拨几个老家伙番,直叫他们连连点头,听话的如同哈巴狗,尽痹期不对心,但能起到这样的效果,王老师还是洋洋得意,志得意满了。

  “下课!”

  王老师双手背扣,极为风騒地朗声道。

  待得老杂毛们滚蛋之后,段画吼声:“操!王老师,你简直就是老子的无敌偶像,请接受小弟拜!”

  他说完故作装逼地双手叩拜,十分逗趣。

  “王老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错!是我漫漫人生路里追逐的目标,有你当我的领航灯,我的天空充满了希望,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啊!”陈冲的表情更为丰富,如同王老师比他的亲爹娘还要伟大!

  苏菲菲尖叫声:“王老师,我爱你!你太伟大了!”

  本来王老师还在洋洋得意地听着学生们的赞扬,苏菲菲这话出,王老师顿时从讲台栽倒下来。学生们哄堂大笑,说不出的兴致盎然。

  “妈的,这么牛逼的场面老子居然双腿发软,简直不能饶恕!”

  王老师边走进办公室,边愤慨地怒骂着自己的无能与临危则乱。

  “王老师”

  秦霜的声音从背后响起,王老师面色正,转身道:“秦组长,你不用夸奖我,虽然我表现的十分之相当出色,但我不会接受你的表扬,我认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秦组长实在是觉得要鼓励我,那送我五十斤猪肉吧,现在猪肉涨价越来越高,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吃上顿猪头了。”

  “汗”

  秦霜冷汗涔涔,故作抹汗地道:“少给我臭屁了,明天发薪水,记得去财务部领取,对了,还有,晚晴明天生日,我们在家里开宴会,请了不少的朋友,你要不要来?”

  “呃,其实我觉得沐老师应该和我单独庆祝才好,毕竟两个人的交流若是旁人太多,我会害羞的。”

  秦霜再也懒得理会,冰冷冷地扔了句:“记得明天晚上去我们家,迟到了就不开门了!”

  态度怎么忽然变了?莫非我说错话了?没有啊,刚才我所说的句句是属,天地良心啊

  又被群闻风而来的滛贱客猛称颂赞扬番,愣是让王老师感觉自己的光辉形象足以铸造部史书以供后人阅读。

  吃过午餐的王老师在办公室吸着香烟,喝着菊花茶,了无生趣地与滛贱客们吹牛打屁,十分快活。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十里街的家豪华酒吧,刀疤脸与数名小弟在酒吧里欢快畅饮,除了他们,别的客人都被他们赶走。他真为自己的英明抉择而兴奋万分。如果当初没有跟着菊花堂混,现在哪里能这么威风?现在只要随便上街,就有数十名小弟为自己护航。若是想砍人火拼,扯嗓子就是上百人蜂拥而出。这种风光的事情岂不是所有道上混的梦想?

  他现在可以肆无忌惮地吼叫声,在十里街,老子所有看着不爽人,你们见到老子都要蜷伏在地上!

  今日天气不错,他带着票以前的兄弟在酒吧喝酒,旁边群娇艳风騒的美女陪酒,自然是十分舒爽。

  但他却不知道,在酒吧的外面,此刻,群粗壮大汉正团团将整间酒吧包围,为首大汉手中把明晃晃的砍刀,在刀疤脸瓶啤酒吹完之际,酒吧门口蜂拥而至数名手持砍刀的大汉,他们面色狰狞,仿若阿修罗爬上来的魔鬼。

  进来,他们便疯狂地朝刀疤脸这边冲过来,怒吼:“砍死他!”

  刀疤脸脸色骤变,翻身弹起,从腰间抄出把匕首,他旁边的票兄弟也顺手抓起啤酒瓶檀木桌椅冲了上去。

  但他们手里几乎没什么武器,岂能是那群手持砍刀且人数多于他们数倍混混的对手,不消十五分钟,刀疤脸带出来的十几名兄弟尽数被砍挂,整个酒吧充满了血腥的味道,刀疤脸更是杀红了眼。刀捅进名混混的眼珠子,顿时红白相见的事物飚射而出。吼道:“操,干你们全家!”

  他再与冲进人群狂砍,仅存的名兄弟挡在他的前头,吼道:“刀疤哥,赶紧走,定要为我们兄弟报仇!”他说完将刀疤脸推出去,把将酒吧大门关上,刀疤脸被推出去,里面传来那名老兄弟的惨叫声

  刀疤脸几个踉跄,全身多处被砍伤,脖颈处道巨大的伤口正不住往外冒出红艳艳的血液。几名混混见刀疤脸冲出来,大吼几声朝他冲过来。

  刀疤脸早已杀红眼,这几名下属自然不在话下,几倒捅翻他们,抄起旁边的铁板往他们地脑袋上猛砸,顿时脑浆迸裂,血腥万分。

  马路上的行人见到这种血淋淋的场景,顿时惊慌失措地飞奔而去,哪怕是胆子大的也不敢稍作停留。天知道他们的砍刀会不会忽然朝自己脑袋上劈来!

  “哧哧”

  辆银白色的摩托车仿若闪电飞奔而来,车身上的车手猛地将头盔砸出去,吼道:“刀疤,上车!”

  刀疤脸眼看见老花,将手中铁板朝他们砸过去,踉踉跄跄地跳上了摩托车。

  “妈的!”老花吐了口唾沫,面色阴冷地飙车而去

  第百八十八章~四分天下!!

  王枫曾经预言:红花会议临界,华新市必将四分天下!

  城南城北西环东湾,这四大城区的黑道之争已波及整个华新市的经济命脉,但似乎,平日里警方还略去作用,此刻都龟缩起来,毫无任何作用而言。哪怕是打爆警局电话,也无法寻求到多少关注。

  自然,这些内幕华新市大多数市民并不知晓,黑帮之争不会正大光明上街斗殴,只不过多少会对市民有些影响!

  老花抬着刀疤脸冲进属于菊花堂的黑市诊所,把将他扔在床架上,吼道:“医生,救人!”

  票兄弟蜂拥而来,老花点燃香烟狠狠地吸了口,阳痿带着群小弟从外面走进来,见刀疤脸伤痕累累,眉头微皱道:“谁他娘干的!”

  “小刀会,他妈的!这群狗杂碎,老子明天把他们灭门!”老花阴冷地吼叫,刀疤脸在近段时间表现地十分卖命,砍杀永远冲在最前面,老花阳痿已经将他定格为第三把交易,想不到他们竟先想刀疤脸下手,老花肚子里的火苗奔腾而窜,仿若要喷出火来般!

  王枫坐在办公室挥霍了下午的光阴,滛贱客似乎十分喜欢与王枫吹牛打屁,王枫心想,你们群猥琐男不会暗恋老子吧?老子虽然喜欢美女的菊花,但你们这种老男人却也没半点欲望。打死老子也不会和你们胡搞的。

  “唔”

  他的心情忽然有些烦躁,不知道为何,他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心情变得异常郁闷。

  而就在此刻,手机响起,王枫接通电话,老花阵狂吼:“老大,我他妈憋不住了,操他妈的,我起初听你的话,放些帮派的活路,但他们现在开始反扑了,显然是想将我们干翻,老大,我要你句话,干掉他们?”

  “呃。”王枫左右偷偷瞄了几眼,见同事们都在认真工作,捂住电话,走出办公室,冷冷道:“怎么回事?”

  “刀疤脸被砍了,现在还在医院,砍断了根不太危险的动脉,要不然他就挂定了!”老花的语气十分焦躁,想来心情极度郁闷不爽。但当初王枫交代他们要留些帮派,黑道,如果单纯只有个,那也会成为别人打击的对方。诸葛亮都知道三分天下,将曹操放走,王枫并不是白痴,他知道凡事不能做决,否则会招来灭顶之灾!

  “别着急,等我来了再说。”王枫冰冷冷地道了句,便将电话挂掉了。抬手看了眼手表,这才不到四点,离下班还有个半小时,必须请假。

  走进秦霜的办公室,王枫面色凛然,悲怆无比地道:“秦组长,我外婆死了,我必须回家送葬。”

  “什么?”秦霜面色变,钢笔从手中脱落,哀伤道:“你外婆怎么去世的?”

  “呃,昨晚心肌保塞去世的,我小时候外婆最疼我,长大了也没多照顾他,秦组长,批准我请假吧,我明天肯定能按时上班的。”王枫声泪俱下,要多悲伤就多悲伤。上学时期,他请假就是直外婆去世了。其实他连他外婆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若是他外婆尚在人世,而他这么说,不知道他外婆会不会活活气死。

  “去吧,对了,要不要我向学校多给你批假几天?”尽避王枫时而情节,但遇到这种事情,她也只能为他难过,天真的秦霜哪里知道王枫是个诈骗犯,这会儿都为他难过死了。

  “不用,革命尚未成功,还不是我功成身退的时候。”王枫说着转身离开。

  驾着哈雷飞快冲道十里街,到处都有小混混游荡,王枫眉头微皱,看情况,城南大战已经开始,是时候收拾他们了。

  来到聚集点,王枫走到刀疤脸的旁边,见他面色苍白,只手还抓着个梨子在啃,苦笑声,对站在旁边抽烟的老花和阳痿道:“情况怎么样了?”

  “很复杂,现在不少帮派都联合起来打压我们,虽然我们不畏惧,但他们想和我们打游击,事情有点棘手。”阳痿皱眉道。

  “别担心”王枫抓起个梨子削掉大半的果皮后,轻蔑道:“既然他们喜欢打游击,那你们就陪他们打,老花,带百个兄弟去小刀会总坛,见人就砍,阳痿,你分派几个得力小弟分别去几个比较有实力的帮派砸场子,阳痿,今晚你陪我去他们的总部,将他们网打尽!”

  怦!地声,手中梨子被砸在墙壁上,径直被砸得粉碎。

  周三夜晚,菊花堂倾巢出动,此时菊花堂小弟加外围小弟共计人数上千,每人辆摩托车。今晚,城南必将动乱!

  “来,喝杯,哈哈,菊花堂的三当家,他妈的,就这么点用,老子派了几个兄弟就把他给差点砍挂了,明天再去砍了老花和阳痿,城南以后还是我们的天下!”小刀会老大得意洋洋地端起杯二锅头,对旁边十几个老大“哈哈”大笑。

  “还是小刀会牛逼,居然举成功,以后大家都跟小刀会混了,菊花堂太无耻卑鄙,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让我们相互残杀,他们坐收渔翁之利,定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张世荣卑躬屈膝地道。

  他是个标准的叛徒,当初他投靠菊花堂之后,并没切切实实为菊花堂办事,而是直在联络其余和他的白虎帮样被菊花堂阴掉的帮派。虽然每个帮派的实力经过菊花堂的摧残减弱了八成能量。但聚集起来,能量也是不容小觑的。

  小刀会这个联盟是首领,起初小刀会比较隐藏实力,苟且偷生的事情他们没少干,以至于菊花堂直认为他们是个软柿子,根本就没费什么功夫去整他们。小刀会老大兴奋万分,现在除了菊花堂,整个城南他就是老大,所以他刻意寻找机会在菊花堂防备松懈之后,对刀疤脸动手。所以才发生了中午那件偷袭事件。而虽然刀疤脸最后逃离,但也将他砍成重伤。

  他们都知道,菊花堂的阳痿是智囊,老花和刀疤脸是两大猛将,现在两大猛将只有个,他们等于减弱了半的实力,如果再将老花干掉,菊花堂也只等着他们来蹂躏了。

  但是!

  他们似乎忘记了王枫,当年十里街的暴徒!年仅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