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别生气,他也是担心学生的安慰,而且他本事很多,相信会起到点作用的。”

  王枫刚冲进去,从学校门口忽然出现名身穿淡灰色中山服年轻男子,他头上戴着顶鸭舌帽,身高大概米八左右,学生们浑然没发觉他的存在。当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蔡大宝将他拦住,淡淡道:“别进去,里面危险!”

  那男子忽然将鸭舌帽抬,唇角泛起抹弧线,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如何。蔡大宝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的身躯猛地颤,眼中闪现惊恐之色,脸上表情之丰富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男子推开他的手臂,仿若幽灵般地走了进去。

  几名刑警刚从王枫那里受气,见男子又走进来,怒喝道:“不是说了别进来么?你又跑进来做什么?滚出去!”

  “让开。”男子的语气冰寒的仿若深渊里的寒谭,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你别捣乱!”名刑警上前推了他把,却没想到刚碰触到他的肩膀,他整个人都仿佛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对不起,我只是想进去帮忙,你们的专家无法将炸弹拆掉。”

  蔡大宝直盯盯地看着他的背影,唇角不断发颤,几名与蔡大宝关系甚好的学生走过来,关心道:“大宝,你怎么了?”

  “啊”蔡大宝猛地回过神,面如死灰,呢喃道:“没没什么”

  第百九十章我叫莫言

  王枫焦急万分地朝三年二班冲去,此时此刻,他心乱如麻,妈的,千万别出事,要炸炸老子,别伤害老子学生啊!

  他不知觉地,早已将这群可爱的学生当成亲人,如果在某天忽然失去他们,他真怕会失去自我。当教室的时间越长,他越发不能离开三年二班。尽避他知道他们对自己的敌意要比友谊多的多,但是不能,他向自己说!

  道道的警卫线将教学楼团团围住,每层教学楼都有大量的刑警搜索,以防别的地方还有炸弹,当群在楼下守卫的刑警看见王枫之后,喝道:“你来做什么?”

  王枫口不择言,心慌意乱,着急道:“我是三年二班的班主任,我想他们!”

  “不行,太危险了,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你还是在下面等吧!”刑警的面上也流露出了强烈的不安,按照常理计算,此刻专家们应该将炸弹拆除,但偏偏从上面下来的兄弟脸担忧。仿若对专家们也失去了信心。他更不能让这名王枫进去送死!

  “操!”王枫把夺过他腰间的手枪,顶住他的脑门,吼道:“给老子让开!老子要见学生!”

  “先生!”另外几名刑警冲过来,安慰道:“别激动,别激动,我们是为你好,真的太危险了。不怕告诉你实话,炸弹随时会爆炸,时间不多了,专家已经尽力,如果到时候不行,专家会强行拆掉炸弹,能不能成功没有人知道!”

  “滚!”王枫怒吼声,咆哮道:“都滚开,让老子进去!”

  那群刑警将王枫态度坚决,也不再阻拦,王枫将枪送回他们手中,飞奔上楼。

  罢冲到走廊,只见列列的刑警站立在走廊两旁,几名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旁边有人在给他们擦汗。此刻他们的形象就好像是在做最危险的手术般。豆大的汗珠从他们的额头上渗出来。他们交流了会儿又开始琢磨,直到最后,他们仿若没有任何办法。

  前后门都有炸弹,而且都固定在房门口,他们无法将门打开,学生们都困在里面惊慌失措,早已经失去了主心骨。王枫连忙趴在窗户上,安慰道:“大家别紧张,别紧张,肯定不会有事的,定会把你们救出去的。”他已经有些语无论次,脸上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千万不要,千万不要爆炸

  苏菲菲等人冲到窗户口,握住他的双手紧张道:“老师,我好害怕,我不要死,我要出来!”

  “老师,你快救我们出来吧,我真的不想死”

  “”

  学生们个个神情恍惚,仿若已经失去了灵魂般。就连最坚强的陈冲此刻脸庞上也流露出强烈的恐惧!

  那“滴答”的声音仿若击打在每个人的心中,那种感觉透彻心凉!

  名穿着白衣大褂的中年人豁然站起来,声音冰冷地道:“保卫人员全部撤离,分钟后强行拆弹!”

  王枫听到这句话心下子降到了冰点,而那群学生也尖叫连连,恐慌之情不言而喻。王枫猛地冲过去,抓住那个发号施令的中年人,吼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不是拆弹专家么?怎么会没办法!?”

  “对不起,先生,我们的设备不够,而且这颗炸弹$,尽在文学网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定时炸弹,我们暂时想不到办法,而时间已经只剩下两分钟。实在抱歉”

  “那能不能把窗户上的钢筋砸断,让学生出来!?”王枫面色狰狞,他的心恐慌到了极点,这辈子,他都没这么紧张过,哪怕第次拿刀子捅人,他也可以冷静镇定,但此刻,他感觉眼眶都红了,他也同样害怕!

  “不行!这个炸弹感光性,感动性太强,只要受到强烈的震动或者炙热的光线,他都会自动爆炸!”两名拆弹专家已经做好了与学生们站在同阵线的决心,他们是职业人士,他们的性命早在进入这个行业便交给了群众。

  “先生别紧张,还有分钟,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强行拆弹的!”

  王枫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有分钟了,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转身问道:“强行拆弹有多少把握不爆炸?”

  这是最关键的,这是王枫唯的机会!

  “不到成”拆弹专家脸上露出遗憾之色。

  “让我来试试吧”

  个冰寒的声音从远处走道尽头传来,男子戴着鸭舌帽,身淡灰色的中山服,鸭舌帽将脸庞遮住了大半,但尽避如此,哪怕只看到他的下巴,都能感受到他是个极帅气的男人!

  王枫猛地回过头,只见名男子空手而来,他走路的步伐很稳定,方才句淡淡的花语表达出来的意境竟是让任何人都不能拒绝。哪怕是看他眼,王枫都感觉他有种王者之气,种常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教室的学生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所有人的表情在瞬间凝固,他们仿佛在回味刚才那句话是不是真的以前听过,还是,这只是在临死前产生的幻觉!只有东方菁菁俏脸上莫过丝诧异之色,在瞬间,她紧张的心情好转了许多,小手儿捏在铁杆上久久不肯放松!尽痹拼不见人,但这个声音却让大多数学生的心情都平静了下来。

  那几名拆弹专家疑惑地看了他眼,他已经缓缓走到后门的炸弹面前,专家想去阻止,哪怕强行拆弹,也还有成机会,如果给不懂得拆弹的人来拆弹,那简直是自掘坟墓!

  “让他试试吧!”王枫拦住专家,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不论是从他说话的语气,还是他走路的模样!

  专家无可奈何,既然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别无选择。而且他们也隐约感觉这个年轻人十分不简单,刚才那句话传进耳朵,他们的心仿佛都在颤抖。那是种有顶礼膜拜的颤抖!

  “这种炸弹是美国最新制造的鱼雷炸弹,普通炸弹都只有三根导火索,但它有四条,不论哪条,都不能剪,随便断条,星海中学将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男子蹲下来,自言自语了番,朝拆弹专家伸出只手,“剪刀,探测仪。”

  男子蹲在地上,双修长白皙的手灵活地旋转,过了良久,他忽然叹了口气,呢喃道:“果然,这里还有第五根线。”他轻轻地呼了口气,用剪刀将那条细线剪断之后,那“滴答”刺耳的声音瞬间消失,时间指示在二十秒!他的面上也流露出丝淡淡的笑意。

  走到前面,在经过窗户的时候,他的动作似乎十分快速,学生们只感觉眼前花,男子已经走了过去。

  同样的办法,他将另外个炸弹也的第五根线也剪断了。

  “居然是这样!”两名拆弹专家如同如释重负,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对男子道:“想不到居然有第五条线,这次真是感谢你了!”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男子忽然将脑袋上的鸭舌帽摘下来,王枫与两名拆弹专家顿时流露出震撼之极的神情!

  这个男人的五官已经我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略显凌乱但并不是王枫这种凌乱的头发下,深邃仿若星辰般的眼眸毫无任何感情,轮廓分明的脸庞上,充满了阳刚,却又仿佛有丝淡淡的温柔。这是种很难说清除的感觉,只能说,在看见这个人之后,王枫从内心深处生出丝淡淡的自卑。但偏偏,他的年龄自己竟看不出来,不论从任何地方看来,他都不会超过二十岁,却给王枫种他至少三十岁的感觉!

  “这位先生,你就是三年二班的班主任王枫吧?”男子忽然伸出只手,淡淡地道。

  “是的,我是三年二班的班主任,王枫。”王枫也伸出了只手,“请问你是?”

  “我叫莫言,年二班的班长。”

  第百九十二章战斗开始了

  莫言!

  他就是莫言?曾经三年二班的班长。

  王枫伸出去的手臂猛地颤抖,眼角微微抽搐,从内心深处,他感受到了丝强烈的不安。紧接着,他的唇角泛起丝淡淡的笑意,平静道:“原来是苏菲菲他们的老同学,欢迎回来。”

  “谢谢。”

  教室地门被打开,莫言缓缓走进教室,仿若他依然是魔鬼班级的班长样。当王枫进去的时候,他发现了个令人诧异的现象!

  所有学生在瞬间仿若丢掉了灵魂,瞬不瞬地盯着莫言,而莫言,也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们。

  良久,莫言忽然笑,淡淡道:“不欢迎我么?”

  “莫言”

  秦少峰倒吸了口凉气,他想不到会在这样意外的情况看见莫言,而帮他们解除炸弹危机的也同样是莫言。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着不同的感情,没有个人在这刻能够平静,绝没有!

  秦少峰的心情早已乱透,方才炸弹的危机,此刻莫言的忽然出现,让他下子接受不过来,面色苍白无比,眼睛直盯盯地瞧着莫言,他感觉自己在瞬间变得渺小,变得虚无

  东方菁菁唇角微微蠕动,她没说句话,双水汪汪的美眸盯着莫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菲菲表情古怪,没人能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了解她的王枫也不知道。

  柳如烟的表情淡定自如,唇角优雅地挂着抹浅笑,仿若面对莫言,她发自内心的开心,而也就在这刻,她瞥见了王枫那极度大便不爽的表情,心道,老师至强敌人终于出现,从这刻起,王枫与莫言的战斗恐怕彻底展开了

  陈冲等人都面露激动,两年了,整整两年了,两年前莫言的那番话依然在他们脑海中回荡,正是因为莫言的出现,让他们所有人都成为奇葩的莫言,个神级别的存在!

  “他妈的,你们都看什么呢?”

  王老师终于爆发了,妈的,简直当老子是空气了。

  学生们被王枫声暴喝惊醒,每人心中都开始思索问题起来。

  “王枫,你的心性太不平静,你这样是个不符合标准的教师。”莫言面无表情,平静地道。

  “别叫我名字,叫我王老师。”王老师面色正,很是严肃地道:“莫言同学,你是来找同学玩的还是想来上课?如果想回来继续读书,那先去财务部交学费,对了,顺便跟财务部的周大婶说下,下个月的班费我预定了。”

  莫言依然是面无表情,那俊朗的不像话的脸庞上看不见任何情感,“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做,你没权利驱动任何人。”

  我靠!

  别以为你救了学生老子就会给你面子,其实你不来老子也照样能找到那第五条线。王老师极度郁闷,他感觉自己在他面前,不但没有任何威严,连个最基本的老师光辉都不复存在。

  他也不再暴躁,冷淡地道:“在我面前,你就是只爬虫,驱动你,我觉得是件轻而易举地事情。”

  丙然,莫言的脸庞上闪过丝淡淡的波动,但旋即归于平静,“别用任何言语激怒我,你所做的切都是徒劳!”他猛地转过头,只手指向那群学生,脸上露出丝狂热,“他们,都是我的信徒,没有人能取代我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至于你,我奉劝你主动离开,我从来不喜欢与老师作对,包括你。”

  王枫几欲抓狂,但他知道,此刻不是癫狂的时候,他要保持绝对的冷静,不过是个学生么?不过是个像神样的学生么?不过就是个能拆拆炸弹的学生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王老师我也照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用。

  “给你两个选择,第个,你立马离开学校,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第二个,你在学校上课,但我会想尽办法让你丢尽颜面。”

  王老师下定决心和他斗就不会给他任何面子,他已经没将莫言当成学生。以前许许多多的传言加上今天的亲身经历,他相信莫言就是那个神般的存在。否则,自己为何会在看见他之后,产生强烈的不安感呢?

  其实,他算是好的了,他不知道,这群学生看见莫言。远非是不安这么简单,他们都有了顶礼膜拜的冲动。

  “王老师,他是我们曾经的学生,尽避现在不是了。”柳如烟面上带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笑意,王枫听到这话,他的心中猛地颤,她是在提醒自己?是的,她就是在提醒自己!

  反观莫言,他的脸上似乎闪过丝诧异之色,至少在那瞬间,王枫捕捉到了,他平静地对莫言道:“莫言同学,听见柳如烟同学的话了么?你现在还不是三年二班的学生,你无权在这里放任何臭屁!”

  “老师!不允许你污蔑莫言!”东方菁菁傲然地站出来,盯着莫言良久,冰冷道:“在我们的心中,他永远是我们的同学。”

  莫言的表情再次回复平静,王枫知道,这战,他们打平了。

  不过令王枫极度无语的是,这个时候,出现给莫言撑面子的竟是东方菁菁,他想到在就把见到的东方菁菁,那时候,她仿佛有着许许多多的心事,而正是因为这些心思,才让王枫有着强烈的预感,她与莫言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老师,我们要上课了,这个时候,凡事不是学生与授课的老师,请离开!”秦少峰的表态让莫言的表情再次变化,才进来不到会儿,他的表情已经出现了三次变化。他的眼眸始终没有丝变化,只是清冷地盯着那群学生,旋即,他轻笑声,“看来,你们的信仰已经动摇,明天,期待吧,明天我会来挽救你们,至少,你不能与王枫这样的教师为伍,他会让你们堕落凡尘,请记住,你们都有着天赋异禀,你们不是普通人”

  莫言就这样离开了,王枫还没来得及与他做任何交谈,他的离开,让王枫更加迷茫,而至少,他知道了点,学生们现在已经对他的信仰不再像当初那样痴迷,至少,已经有大部分的学生都站在自己这边。这点,是让自己欣慰的事情。

  但偏偏,莫言,这个神般的存在,王枫第次感到了心余力绌,他这个人实在是让王枫有种莫名的不安,不行,妈的,老子可是十里街小霸王兼白马王子,岂能被个小兔崽子打败?老子极度怀疑这家伙是去韩国整容了。妈的,长的这么帅太不正常了。

  “王老师,你怎么了?”苏菲菲大大的眼睛看着王枫,仿若有点儿紧张。

  “哈哈”王枫挠了挠头,笑呵呵地道:“没什么,老师在想下次莫言来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打他屁股,好了,大家准备上课吧,老师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王枫的心情再次沉淀下来,学生与教师们陆续回来,刘大为看见王枫在办公桌前发呆,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在想莫言?”

  “靠!”王枫脸鄙夷地道:“老子可不是背背山过来的,想他干嘛?”

  “呵呵”刘大为难得地没开玩笑,苦涩道:“这次,或许你真的会被他击败,尽避你在我心中,直都是那么的风騒。”

  “知道我是风騒的就好,以我这样风騒的人怎么可能被他打败?对了,今晚有没有时间,请你们去柳暗花明。”王枫脸麻痹地道。

  “呃,算了吧,你丫的别请我们去那里哭泣,我可不喜欢听男人哭泣,好好想个办法,不过我实在是想不出你究竟要如何去对付他,小道消息,莫言已经向校长申请了,明天正式来上课,就是你们三年二班。”刘大为说着便离开了。

  “妈的,校长太无耻了,怎么不经过老子同意就让他进来了啊?难道不怕老子把他折磨死?”王枫极度心虚地漫骂了声。

  他将头转向窗外,脸上猛地露出丝强烈的战斗欲望。真正的战斗终于开始了

  第百九十三章我会把他屁股打开花

  这刻,王枫十分非常异常想找个女人发泄,想到明天莫言会来他们三年二班上课,王枫的心中没来由的阵不安,那是种发自内心的不安。尽避他努力想表现出应有的滛荡风格,但他感觉不论如何,战斗力都提升不起来。

  在莫言没有出现之前,他已经表现出了个不是人所能办到的切。而现在,他的出现,更是让王枫见识到了手段。个年仅十八岁的刚刚步入成年人的年龄!他竟能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量,哪怕是与他对眼,王枫都有种强烈的不安感!

  “妈的!”王枫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