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刚想再次臭屁,秦霜走过来,焦急道:“王老师,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莫言回来了,我在想怎么把他的屁股打开花。”王枫义正言辞地道。

  “莫言”秦霜脸色大变,娇躯忍不住颤抖,呢喃道:“他终于还是回来了”

  “呵呵,放心吧秦组长,我用我坚挺的人品保证,我定会把他的屁股打开花!”王老师极度风騒地说道。

  “呵呵,好的,我相信你,不过今晚就是晚晴的生日晚会,你可不许迟到哦。”

  “呃,放心吧,有没有猪肉吃?我是在是太久没吃猪肉了。”王枫挠了挠头,脸的痛不欲生。

  “汗”

  秦霜华丽丽地败退。

  王老师在办公室苦心经营了天的计划,但感觉是在是没有条能行得通。

  在门板上放盆污水,让他进教师就淋个狗血淋头?不行,这样老子就对付不了他了,不能让他有任何躲避的机会,对,我要勇敢面对切黑暗势力,王老师我是无敌的。

  在他坐的板凳上涂层万能胶?让他坐上去,然后我点他回答问题,那样他就站不起来了?不行,妈的,老子可是老师,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卑鄙了。

  上语文课找些十分难的题目,让他回答不到?

  包加不行,老子自己的语文底子就这么点,要是让他知道老子是个浪得虚名之辈,那就显得没有大家风范了。

  “哎,想我王老师世英名,怎么就被个小兔崽子给强犦了啊,老子不甘心啊!”王老师坐在椅子上郁闷万分,莫言是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王枫有种赤裸着身体坐在石头上的感觉,以卵击石啊!

  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节语文课上的也是漏洞百出,仿若个刚学会认字的人让他念诗般。

  苏菲菲等人心中焦急,王老师这样的状态怎么抵挡莫言的强势攻击?

  他们现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王枫的身上,就连秦少峰这种魔鬼班级的坚实拥护者都不愿意莫言再回来,但他们心中的信仰已经不是天两天了。哪怕不是对莫言的信仰,哪怕莫言不再出现,秦少峰都不会屈服。

  “老师,你是不是很紧张?”王枫刚出教室,素菲菲便跟了过来。

  “呃,别开玩笑了!”王老师大放厥词,“以我这种天纵奇才,还真不知道紧张是什么意思。不过嘛”王老师打量了苏菲菲几眼,严肃道:“苏菲菲同学如果能用美色将莫言引进桃色陷阱,老师就真的没点后顾之忧了。”

  “去死!”

  总算是下班了,王枫打算什么事情都先别管,好好的轻松晚上,下班,秦霜便提醒王枫要准时到,王枫心想,如果你们开人体晚会王老师我肯定是会准时到的。尤其是有烤||乳|猪,王老师我会更加兴奋。

  罢走到校门口,蔡大宝从门卫室钻出来,拉着王枫道:“今天碰到什么奇怪的人没有?”

  “奇怪的人?”王枫挠了挠头,“还有人能比你奇怪?”

  “少装蒜。妈的,莫言回来了,星海中学必将大乱!”蔡大宝眼中流露出惊恐之色。

  “其实我直有个疑问,他不过是个学生,为什么你会这么害怕他?”王枫低声道。

  “他”蔡大宝脸上闪过丝忧虑,苦笑道:“你是没有见识过莫言的厉害,他刻意不动声色地将名老师看崩溃,我以前和他对视过眼,这眼,老子失眠了三天,比看部‘人与动物’还要恐怖。”

  “呃,难道就看了眼你就爱上他了,所以相思了人家三晚上?”王枫苦笑声,至少从目前为止,他除了在气质上让王枫感受到了霸道冰寒之外,也就能解除炸弹危机,在别的方面,他似乎还没有多大的能量。当然,这只是王枫纯粹的自我安慰。他知道,明天,将是真正的炼狱场!

  打了个电话了解下老花那边的情况,在王枫的示意下,城南在夜之间,被菊花堂控制了百分之八十的黑道,而乔四爷那边也没多少消息,相信他现在应该在养精蓄锐,个月后的红花会议,将会是场巨大的龙卷风。红花会议的重新洗牌将会让不少人无所有,也会让不少人夜暴富。这就是红花会议的主旨!

  王枫了无兴趣地驾车去沐晚晴的家,个生日而已,有必要搞的这么大派头么?老子在监狱过生日的时候都是拖监狱长送个红鸡蛋进来,妈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是无限放大了啊!

  沐晚晴的家此刻灯火通明,王枫将车停放在外面,敲了敲房门道:“沐大婶,王大叔来了,快开门啊!”

  沐晚晴将门拉开,没好奇地道:“我说你就不能正儿八经点啊?”

  “笑话!”王老师走进房间,大大咧咧地道:“我直都是严肃的教师,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正经了?”

  罢进门,只见房间布置的十分精妙,而秦霜嘴里的不少人怎么个都没看见啊?王枫挠了挠头,见头扭过去,好奇地问道:“秦组长不是说你请了很多亲戚么?怎么就你个人啊?”

  王老师心想,不会是大家都威慑于我的王八之气,所以不敢过来,想让我和沐大美人畅谈人生理想吧?

  “啊”沐晚晴俏脸微红,美眸中抹过丝惊讶,旋即笑道:“等等吧,或者他们有什么事情不能来了。”

  “哦,沐老师,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先送点上来吧,我坑邛死了。”俗话说回生二回熟。上次来她们家王枫表现的十分君子,异常的温柔。但这次他就不会了,来与沐晚晴的感情愈发友好,而来,他们之间现在基本上已经处于朋友与知己之间的关系。其实王老师十分想与沐老师发生点超友谊关系。不过鉴于小雪妹妹那柔嫩香喷喷的酥胸,王老师犹豫了。好像沐晚晴老师的胸部和小雪妹妹的不相上下啊?为什么我总感觉小学妹妹的要挺拔许多?难道那丫头经常用丰胸胶囊?这可不好,听说以前别人用这个丰胸胶囊都出现||乳|腺癌,我的妈啊,明天去和小雪妹妹好好商量下,要不然以后得了||乳|腺癌,||乳|腺肿块之类的,那老子摸小雪妹妹的胸部就是在摸石头了啊?

  “王老师,我们走吧!”沐晚晴甜美的声音在后面响起,王老师猛地转过头,只见沐晚晴换了套高贵的礼服,俏脸上略施粉黛,模样说不动的动人娇媚,王老师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妈的,妖精

  “沐老师,你穿的这么隆重莫非是去参加传说中的相亲?不对啊,你相亲叫我干什么?我可不是红娘,而且你也没见过我这么朝气蓬勃的红娘吧?”王枫义正言辞地道。

  沐晚晴俏脸嫣红,娇嗔道:“少胡说八道,我带你去见我爸妈!”

  “我靠!”

  王枫吓了跳,连忙后退几步,脸警惕道:“怎么?你这么快就想让我去你家做倒插门?等等吧,沐老师,虽然我们情投意合,但你不觉得这样太快了么?而且,你想想,我们之间还没谈恋爱,也没拍拖,连打啵都没有,现在你却让我见家长,我会害羞的”

  沐晚晴冷汗涔涔,我只不过说了句话,这家伙却能扯出大堆,简直太崩溃了,她捂着额头,崩溃道:“我妈妈只是听说过你的名头,想见见你,没你想的这么复杂,再说了,你想去我家倒插门,我还不愿意呢”

  第百九十四章丑媳妇见公婆

  王老师幽怨地被拉出房间,看着厨房的烤||乳|猪暗自咬牙,小猪猪,等着哥哥,我会回来的。

  上了摩托车,王枫无奈地道:“沐大小姐,你爸妈是做什么的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头?我觉得我做的还不够太出色,怎么现在都认识我了?”

  “哦,我爸爸在市政厅工作,妈妈是星海中学的股东之,所以知道你这个号人物,到时候表现好点,别给我丢脸。”沐晚晴俏脸紧绷,充满了警告性的味道。

  “呃,我想问下,我以什么身份去?”王老师觉得这么去太过唐突,至少要让我有点心理准备吧?此刻王老师的心情就好像丑媳妇要见公婆,那般的虚伪,那般地紧张。

  沐晚晴爸妈居住的地方离她居住的地方不太远,王枫大概开车二十分钟便到了。这里是间不太豪华的小型洋楼,尽避不豪华,但两旁的林荫道让整个洋楼充满了欧式味道,那淡淡的清新味道让老师着迷,他心想,住在这种地方的人品味应该都很高,我是不是要表现出点点的严肃或者斯文?再不济老子装逼点,直接句话都不说,除了点头就是摇头?这样总不会犯错了吧?

  下了哈雷,王枫与沐晚晴携手而行,小手儿握在王老师的手中,阵阵柔嫩的感觉传来,哎,不知道沐大美女的胸部会不会比手儿更滑腻,以后有机会定要借她的胸部摸几把。

  沐晚晴敲了敲门,两人这才松开手心,王老师忽然有种很强烈的羞涩感。妈的,老子真多的很有种错觉,这是老子第次见丈母娘,心想,老子好像还没有带点礼物?他们会不会看不起我?

  本来王老师想花五块钱买几个橙子,但沐晚晴却摇头说他爸妈都不喜欢吃橙子,然后王老师又打算花十块钱买半斤猪肉,沐晚晴摇头说他们家不缺猪头,结果王老师只能无奈地作罢,既然什么都不缺,那我去你爸妈家弄点东西出来吧。

  “是晚晴么?”

  房门被大开,个磁性优雅的声音传来,名中年美妇将门打开,见到王枫与沐晚晴之后,她那与沐晚晴有七分相似的脸蛋上露出丝微笑,向王枫道:“这位先生就是星海中学鼎鼎大名的王老师吧?”

  “不敢当,叫我小王就好了。”王老师极为谦虚地说。

  汗,总算没丢人,沐晚晴方才十分害怕王老师会忽然来句,本人正是星海中学的诚实小郎君,那他和自己恐怕会被老爸直接轰出家门,永世不得入境。

  进了房间,王枫四周打量了眼,心想,看人不脑拼外表,看房间也不能只看外面啊。外面虽然不怎么样,但里面五脏俱全,充满了书香门第的味道。只见张沙发上,名中年略显发福的男子正凝目盯着茶几上的象棋,沐晚晴推了王枫把,轻声道:“去陪我爸爸下棋,我帮我妈妈做饭去了。”

  “伯父好!”王老师虔诚地朝他点了点头。

  沐晚晴的爸爸却好像没听见样,王老师顿时尴尬无比,心想,你个老不死的,老子是为了摸摸沐老师的胸部在给她面子叫你伯母。想当年老子叫八十岁的老大爷都是小弟,你还给老子装蒜,简直不可饶恕啊!

  “伯父好!”王老师清了清嗓子,那老不死的这才反应过来,点头道:“坐吧。”

  奶奶的,如果你再不答应,老子就把你的家给砸了,然后从十里街叫百个兄弟来砸场子。

  王老师幽怨地坐下来,面色平静地看了眼$,尽在文学网棋局,自己这番的旗子还没有什么动静,而他那边的却少了个车,个炮。

  “陪我下局吧。”沐晚晴老爸淡淡地道。

  这个人打扮邋遢,点不修边幅,尤其是头发,简直比我当年还不如,不过我当年是因为要认真学习,所以经常会忘记梳头发。但他肯定不是,这种人我眼就知道绝对不是个好货色。不知道晚晴怎么就直吹捧这个年轻人了。

  若是王枫懂得读心术,绝对会冲过来和沐晚晴的老爸掐架,王老师我可是纯情小处男,岂能让你这般诋毁?

  王枫观看了下棋局,自己占据了绝大优势,他几乎没什么机会。也不知道这个老不死的是不是装逼,故意想这样打击老子,不过你既然想这样,那老子奉陪到底,看鹿死谁手!

  两人你来我往,不到分钟,王老师风騒地道:“将军!”

  沐正中脸色微变,眼角抽搐了下,心想,这家伙还有两下子,不狼女儿看中是人选。虽然长相和女儿有点配不上。但如果真有才华,也并不需要多少家世就是了。

  从起初的让王枫车炮到后来的只让炮,再到最后的不让,王枫都能将以边倒的气势将沐正中杀的片甲不留,王大官人心下暗爽。妈的,老子在监狱无聊就和狱友下棋,号称常胜将军,你居然想挑战我,简直自寻死路。

  下了十几盘,每盘都被王枫杀的片甲不留,沐正中下的吹胡子瞪眼,差点心脏病发作而亡,王枫却洋洋得意,浑然不知老丈人已经快要崩溃。嘴角浮出猥琐的笑容,心道:“老小子,和老子斗,你太老了!”

  “小王,听说你在学校现在都成红人了?不知道你教学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呢?”沐正中为了挽回面子,实在不得不转移话题,要是直下棋,那老伴给自己准备的糖醋排骨也就吃不下了。

  “哦,其实我不觉得需要什么特殊的办法,平日里和学生多交流,多做家访,与家长起关心学生。如果学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们老师不论是在工作还是私人时间,都应该无私的帮助学生。上个星期我有个学生爸爸重病,需要照顾他爸爸的生活,我还特意每天给他补习了个星期,月考的时候他也考的很好。”王老师吹牛脸不红心不跳,典型的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呵呵,原来小王还是这么敬业的老师啊,难怪小女会强力推崇你,看来的确有过人之处。”沐正中眉开眼笑,这小家伙有前途,简直有自己当年风范。

  沐正中心思端正,自然没有王枫这么多花花心思,若是让他知道王枫所说的基本上都是吹牛,不知道他会不会彻底暴走。

  两人又讨论了会,王枫将自己美化的无所不能,简直是人间极品。沐正中渐渐发觉这家伙好像是在吹牛,不仅眉头微微皱,淡淡地道:“小王,你对油画有什么见解?不如这样吧,我的书房也有不少好东西,走,我们起去欣赏心上。”

  “嗯,好的,那我就献丑了。”王老师双腿发软,冷汗涔涔,妈的,不会是发现老子吹牛了吧?不过没关系,以我的口才,相信糊弄这个老不死的应该不难。沐大美女,如果老子哄你老爸开心了,你可千万要给老子摸胸部啊

  书房很大,很恢弘,仿若还有丝书香的味道。王枫感慨道:“十年前我也幻想拥有这样间书房,想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可惜了”

  “呵呵,其实书什么时候看都可以,你现在有自己的工作了,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书房。”沐正中听着王枫的感慨,不禁想着,这小子似乎真的对书有很大兴趣,说不得到时候送他几本就是了。

  其实王枫百万\小!说只喜欢金瓶梅和玉蒲团这种类型,至于被的书,他还真没什么兴趣。以后在监狱看纯粹只是为了将来在社会上能够生存。所以才会发出这样是感叹。若是现在还让他憋在书房百万\小!说,他肯定自己会彻底崩溃!

  “来,看看这幅油画,你觉得这幅油画怎么样?”沐正中打开幅油画,当王枫的眼睛盯在上面的时候,眼神下子就傻了

  第百九十五章王老师谈恋爱了??

  “怎么样,我这幅画不错吧?”沐正中说的时候,脸上闪过丝痛苦之色,但既然想试探这小子,他还是忍不住拿出了自己的绝活。

  王枫却痴傻地盯着这幅画,浑然没听到沐正中说话。

  “小王小王”

  “哦。”王枫从沉思中醒悟,心中迷惑,但已久表现出欣赏着油画说:“这幅画的确是我见识过最真实的油画,不过油画的着彩与整个画面的意境很伤感。就仿佛对即将离别的情侣在哭诉衷肠,而从画面的那种感觉来看,或许这对男女已经彻彻底底地分离了。我能从画里面看出画者心中的那份伤感。”

  王枫心中却在想,这幅画为什么和当初帮柳如烟修古筝的时候,在那间古董店看见的模样,他心中升起股谜团。

  “呵呵,你说的很不错,这幅画的确是我在很失意的时候所画的。”沐正中的脸上充满了哀伤与无奈。

  “什么?”王枫猛地惊,大声问道:“这幅画是伯父你画的?”

  “是啊,这幅画的确是我画的,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沐正中对王枫的态度有点儿诧异,这家伙怎么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是因为被我的油画所震撼到了。

  王枫心中犹豫不决,他十分想将那个女子的手上也有幅画说出来,但他实在不敢,他怕那个女人或许和沐晚晴的爸爸有什么牵连活着关系,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这么捅出来,天知道会不会影响沐晚晴的家庭幸福,无奈之下,他只得随意敷衍几下。沐正中见他似乎兴致缺乏,也不在与他在这油画上面纠缠太多,刚从书房走出去,沐晚晴便从厨房走出来,满脸笑意道:“吃饭了,我妈妈的厨艺可是级棒的哦!”

  “呵呵,小丫头,别这么没大没小。”沐正中慈祥地抚摩了下她的脑袋,言语中充满了宠溺。

  “咯咯”沐晚晴笑嘻嘻地拉着王枫走进厨房,待得王枫坐在餐桌上之后,微笑道:“王老师,来尝尝我妈妈做的糖醋排骨,可是很好吃的呢!”

  王枫含笑点头,咬了口,顿感口齿留香,实在是不同凡响,称赞道:“伯母的手艺真的很厉害,要是以后能天天吃这样的菜肴,少活十年也没关系。”

  伯母被他称赞的笑开了花,四人其乐融融地吃了顿晚餐,喝完饭后茶,沐晚晴便送王枫离开了,临走前沐正中还交代他多来和自己下棋,王枫当即又是正马屁直拍的沐正中眉开眼笑,尽避知道王枫是吹牛,但老人家谁不喜欢年轻人夸奖自己呢?

  出了家门,?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