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社会就是如此,没人能够以己之力做多大的改变。

  “那请问你们找谁?是学生还是老师?”王枫挠了挠胯下,淡淡地问道。

  “王枫,你们学校的门卫,让他出来见我们,否则别想让我们离开。”另外名绿毛混混极为嚣张地将钢管往地上砸,‘怦’地声发出巨大的响声。

  王枫眉头挑,香烟叼在嘴角,缓缓将墨镜摘下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转过身瞧了眼紧闭的学校大门,对躲在保卫室的蔡大宝等人做了个手势让他们别出门。而在转眼的瞬间,他已经瞧见了上百的学生躲避在林荫之下盯着这边。

  “群狗日养的,居然请这些混混来对付老子,存心想要老子命啊?”王枫心中暗自气的牙痒痒,决定给他们点教训,至少要做到立威的作用,要不然还真以为自己是个软蛋了。以后直找自己麻烦,那自己就没法安静工作了。

  瞥了眼四周的混混,坐在摩托车上的有二三十人,没有摩托车的四十来人,他奶奶的,段虎还真下的了手,这次竟请来了七十多人。王枫没把握应付过来,不过他也不能落了微风。既然警察不管,而且以前学校门口就直有人收保护费。那么就让王枫来做回英雄吧。

  他含笑地走到对面两名为首的混混面前,微笑道:“请问你们找王枫有什么事情么?”

  “少废话,叫他出来,不然你们学校就别想放学!”绿毛混混脸色发狠,似乎想在气势想吓到王枫。

  可王枫是什么人?当年十里街的小霸王,眼前的这群人连阳痿他们都靠不到点边,更别谈自己。

  也不再说话,手忽然伸,将辆摩托车上的根细铁棒抽了出来,冷笑道:“我就是王枫,你们要找的人,就是我。”

  “是你!他妈的,老子砍了你!”那混混说完大吼声朝王枫冲了过来,王枫轻蔑地撇了撇嘴,细铁棒轻轻晃,便将混混的手臂击中,混混吃痛之下,手中的钢管跌落下来,王枫却毫不留情地冲过去脚踢中他的胯间,拧住他的衣领,阴笑道:“你在哪条道上混的?”

  “我呸!”那混混支吾了声,忽然口唾沫喷在了王枫的脸上。王枫也不生气,只是只手将脸上的唾沫抹掉,在他的脸蛋上重重地拍了几下,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不生气,你小子最好别惹怒了我,我不管你这里是有七十多人还是七百多人,只要我发火,你们个都别想跑。”他说完,胸口的衣领微微露开点,胸前条赤红色,维妙维肖的巨龙纹身赫然映入了那名混混的眼中。

  求收藏票票哦,大家看着满意放入书架吧,谢谢

  第二十六章装逼的癖好

  “你你是暴徒?”那名混混脸色顿时苍白无色,这瞬间,王枫的眼角微微抽搐道:“我不是暴徒,我是这间学校的门卫,不过如果你想继续和我打的话,我可以打个电话给阳痿他们,相信他们很愿意收拾你们。”

  他差不多看出眼前这群混混的门路,从他们的服装不难看出,他们应该在城南带混迹,而从他们的口音来看,也是土生土长的南城人。

  “阳阳痿老大”这名混混已经被王枫的话语彻底吓蒙了。这名混混绰号刀疤脸。虽然不是菊花堂的内部成员,却早已拜了阳痿做老大,在南城另外块地区混的不错。前两天老大还告诉他老大的老大出狱了,最近在找工作,当时他出去砍人,没有去给老大接风。后来知道老大已经回家了,心中懊恼不已。要知道。暴徒这个名号当年在十里街风靡时,无数小孩都拿他当偶像,当然了,都是群扶不上墙的烂泥。眼前的这名混混与王枫年龄相仿。却也在黑道混了三四年。只不过他混的时候,王枫早已蹲进了号子。所以直无缘见他。此刻哪里知道自己小弟说被个门卫欺负,而且承诺只要帮自己出了这口气,就给他十万的回报金。却没想到自己要打的人竟是暴徒。

  其实这并不能怪刀疤脸,他也是近端时间才拜在菊花堂的,所以只听老花他们有个老大叫暴徒。而他当年也略听过暴徒的牛逼事件。并不知道他的真名而已。般混混在黑道上混响的名号都是绰号,极少是自己的本名。所以刀疤脸不知道王枫就是暴徒并不奇怪。

  而此刻当他瞧见王枫胸口的巨龙之后,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他的脑子阵晕眩。紧接着,他的双腿开始发软。

  “还要打么?”王枫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蛋。其实他也是装逼,他并不清楚刀疤脸是菊花堂的人,也不知道他为何知道自己的身份。按理说,华新市身上有这么大纹身虽然不多,但十个还是有的。王枫胸口的条巨龙是阳痿他们告诉刀疤脸的。为什么会告诉他。主要是因为阳痿和老花都对王枫身上的巨龙极为羡慕。而且在华新市的黑道上有个规矩,敢在自己身上纹像王枫这么大纹身的人都是绝对牛逼的黑道人物。当年王枫纹身的时候,在城南没人敢反对。而眼前的刀疤脸竟知道的绰号,确实是有点意思。

  松掉他的衣领,冷冷道:“为什么叫我暴徒?”

  “老大,我我错了,其实我老大是阳痿哥,这次来其实是学校个叫段虎的学生让我打你顿,我可以拿十万的报酬。可能您不知道,两位老大直听从你的指导毒品军火这些东西从来不碰,也就收点保护费,菊花堂早已快揭不开锅了。我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刀疤脸说完把辛酸泪,倒是让王枫有点过意不去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知道我是谁就成,别到处叫,至于你们收保护费也不用来学校收吧?学生难道有很多钱。找几个夜总会之类的总比要学生的保护费容易多了吧?”

  “不是啊。老大,您不知道,当初阳痿哥也不然我收学生的保护费,但近段时间别的些帮派也把手伸向学校了,所以我们也只是分杯羹而已,再者,阳痿哥他们直都在和白虎帮争三岔口的地盘,没有太多的人马去夜总会收保护费了。”

  “哦,原来这样。”王枫摸了摸下巴,忽然脚踹在他的胸口,低声道:“配合老子下,会老子打你顿,你立马带着人跑。等我拿薪水了请你吃饭!”

  刀疤脸暗骂王枫不是东西,不过他是老大的老大,说的话自然不敢不听,王枫第二脚踹过来的时候,刀疤脸立马将钢管扔掉往回跑了。

  嘴里还在大喊:“妈啊,这牲口太无耻了,居然摸老子咪咪,兄弟们赶紧撤,这牲口是变态!”

  说完他屁股坐上摩托车飞快地窜了出去。而那群小弟也不知道什么事情,只是见到老大与王枫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了番,就被王枫踹飞了回来。不过既然老大走了,他们继续待在这儿也没多大意思。不消分钟,原本人头攒动地校门门口清清楚楚地只剩下彪悍雄伟的王枫个人了。

  他极为潇洒地甩了下脑袋,将黑框眼镜带上,冲那群跑出很远的混混大声道:“你们群小兔崽子,要是以后有时间来听叔叔讲课,虽然叔叔我是做门卫的,但讲课的水平也很不错。以前那个叫啥贝多芬的就听过我的体育课所以才能拿到若贝尔文学奖”

  第二十七章香屋洗头

  蔡大宝十来名门卫连忙打开大门冲到王枫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关心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我能有事?没见我刚才占据多大的优势?你们群无耻之徒怎么不给我多带几条麻绳来?也让我逮住几个抓进警察局领个全市十大好青年!”王枫满脸惨痛地拍了拍蔡大宝的肩膀,又道:“刚才给我拍照没?”

  “拍照?”蔡大宝满脸痴呆地盯着王枫。

  “看啥?老子好不容易英勇表现回,你不拍照我拿什么纪念啊!哎”王枫自怜自哀地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在瞥眼瞧见那群小兔崽子的时候,他心中冷笑:“妈的,迟早把你们整治顿,真当老子是大蒜了!”

  其实从起初他想本本分分的做人,到现在的心态发生微妙变化,完全只是因为苏菲菲他们行人把自己逼急了。不过若是不出现老花那件事情,相信他也不会爆发。不过既然已经爆发了,那就随遇而安吧。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这群小兔崽子似乎不敢将自己打他的事情揭露出去。或许他们也不想将事情闹大。

  想到这儿,王枫心情愉悦,走到大街上的他忽然感觉阵刺鼻的香水味道迎面而来。

  他刚侧头,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媚女郎靠在了自己身上,抹得像个鬼似的嘴唇发出声,低声道:“先生,要洗头么?”

  “洗头?”王枫微微愣,旋即摸了摸自己鸡窝般的头发,吐掉嘴角叼着的劣质香烟,拉了拉衣领严肃道:“多少钱洗个?”虽然问价钱很丢脸,但他瞟了眼街道旁的那家大型发型屋,心中捏了把冷汗,妈的,该不会次性把老子刚从阳痿那要的五百块花光吧?

  “咯咯当然不会贵啦,很便宜的,进来吧,保证你满意。”妖媚女人拉着王枫的胳膊走了进去。

  王枫也怪难为情的,从小就没什么机会碰女人,现在居然有女人主动搭讪,他很自信的认为是自己长的太过朝气蓬勃,斯文得体。

  进得发型屋,王枫立马被里面的摆设吸引住了眼球,那幅幅撩人香艳的彩图活色生香。名名娇滴滴的妖媚女郎也各自騒首弄姿,她们都站在块光洁的镜子面前给沙发上的男人按摩洗头。

  房间内的温度很温润,股清香飘进鼻端,他忍不住耸了耸鼻子。

  “先生,您来这边坐下吧,我给您按摩。”王枫被拉他进来的妖媚女郎按在了靠背沙发上坐下来,微微有些不自在,这儿的环境太过暧昧。他有点不习惯。刚坐下来,拉他进来的娇媚女孩儿风騒地靠过来,双手在王枫额头上轻轻地揉了几下,娇媚道:“先生需要全套服务么?”

  “全套?”王枫脸色变,疑惑道:“怎么全套?”

  “就是嘻这个您就别问了,如果需要全套,保证您过瘾。”女孩的只手继续在王枫的额头上按摩了几下,另外只手却伸到了他的胸口摩挲。

  “唔”王枫哪里承受得住女孩这样的攻势,此刻表情极为怪异,想拒绝女孩的抚摩,却又舍不得那来之不易的快感,他的内心做起了天人交战。

  而渐渐的,王枫感觉自己头晕脑胀,后脑勺大片柔软温香侵袭而来,他的血液有点儿了。

  半晌,王枫神智顿时清醒,全身个哆嗦道:“我是来洗头的,你给我按摩干嘛?”

  “哦,我去给您叫洗头妹。”那娇媚的女孩说着撇了撇红唇扭动着美臀缓缓地走开。

  名看似文静的女孩儿带着特殊的手套从里面走了出来,满脸羞赧地站在王枫的后面,轻柔地问道:“先生是需要干洗么?”

  “嗯,当然。”他奶奶的,不干洗老子跑你这儿来干什么?

  会儿之后,女孩儿似乎不太好意思这么冷淡下去,有些尴尬地问道:“先生您在哪儿工作啊?”女孩儿使劲全身力气给王枫按摩。

  “唔星海中学。”王枫支吾地应了句。

  “啊,您是星海中学的教师啊?”女孩儿脸色微微变,小手儿也有些尴尬起来。

  大家喜欢就收藏个,投票推荐哦!

  第二十八章人民教师

  “哦?你也知道星海中学?”王枫疑惑地问道。

  “知知道,星海中学在华新市可是鼎鼎大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女孩儿说的时候,只手从王枫的脑袋上抽了出来,说道:“先生您等下,我在您的头上洒点清水洗头。”

  “嗯”

  洗头的感觉很舒爽,那种手指温柔的力道在脑袋上的各个|岤位按摩,直叫王枫昏昏欲睡,脑袋也忍不住朝后倒了下去。

  还好女孩儿的反应够快,要不然那脑袋的泡沫就全沾在她的胸脯上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王枫的脑袋已经被清洗的干干净净,女孩儿边给他整理着头发,继续问道:“先生,您在学校是教什么的?”

  王枫不动声色,严肃地说:“我是教语文的。作为名严格的老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是对我的真实写照。我的责任肩负着国家的命运,地球的运转,不论发生任何意外事件,哪怕是外星人攻占地球,我也会奋斗在第线。”

  “扑哧!”

  女孩儿听着王枫的话,忍不住娇笑出声。王枫在平面镜中瞧见女孩儿那娇羞粉嫩的俏脸,又说:“你叫什么?”

  “陈玉娇。”女孩儿略显难为情地说。

  “哦,玉娇啊,其实你脸上的粉底打的太厚,眼线也太重,最好别用假的眼睫毛,其实你的睫毛挺漂亮的。还有,你的嘴唇很丰润迷人,抹点淡紫色就不错了,没必要整成红色。”王枫义正言辞地说。

  “啊”陈玉娇瞧见镜中的王枫正瞬不瞬地盯着自己,连忙将头低垂了下来。王枫也不在意,此刻的他已经恢复正常,微笑道:“你在这儿工作应该收入不少吧?”

  “啊”陈玉娇俏脸微微涨红,嗫嚅道:“没没多少。”

  她以为王枫是看不起自己,也难怪,人家在星海中学工作,会瞧得起自己才怪,幸好方才自己没做的太过分,要不然此刻就真的难以见人了。

  “哦,这样啊,其实任何职业都有他存在的价值,作为老师的我,虽说是人类心灵工程师,但不论是在吃饭方面还是生活方面,其实也需要别人帮助的。所以哪怕你只是洗头的,也并没什么了不起,只要不做坏人,做坏事,那比什么都好。”王枫说着只手凑到陈玉娇的细嫩小手上,笑道:“把毛巾给我吧,我自己来擦。”

  好滑好嫩好有手感

  他总算了解金瓶梅上所诠释的女人种种的美妙,起初的他只认为是作者出来的,但此刻只是摸了下陈玉娇的小手,小心肝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陈玉娇听了王枫的话,心中多少有些释然,看来他对自己的职业并没有看不起。且她来这儿也只是为了弟弟的学费。爸妈死的早,她大学没毕业就退学工作供弟弟读书,浑不知金融危机危害,她个高中毕业的女孩子能找到什么工作?后来经朋友的介绍来到这儿,刚上班不到三天,就碰到了王枫。当初朋友告诉她,如果单纯的洗头赚钱并不多。如果能把他们当成凯子,那赚钱就容易多了。

  所幸陈玉娇原本是个温柔娴静的女孩子,来这儿无非是想多赚点钱让弟弟生活好点。但她直恪守着自己的原则,决不让客人占点便宜。好在这家发型屋的老板与陈玉娇的家里有些渊源,也没太强迫她做些不愿做的事情,只是单纯地在这儿洗头而已。

  “先生,头洗完了,还需要什么别的服务么?”陈玉娇见王枫挺有意思,其实不太好意思问。却又有点想知道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哦,不需要了,我得回家做饭了,会还得回家给两个学生补习。”他说完站了起来,笑道:“多少钱?”

  “五十。”陈玉娇见王枫如此的敬业,只得少收点了。原本来这儿最低消费都是百以上。但见王枫是个好人,他也不忍心收太多。

  五十!?王枫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老子不过洗个头,还要五十?早知道自己胡乱抓几下好了。见陈玉娇露出丝好笑之色,他摆手道:“你们这儿的价格真实惠,我上次在金碧辉煌洗个头要好几百。”他说着将钱掏出来递给陈玉娇道:“下次我还找你洗头。”说完转身离开了发型屋。心中却嘀咕,打死老子也不来了。妈的,两天的伙食费啊!

  今日三更,主角从轻度装逼到重度装逼,教师生涯也即将展开_

  第二十九章我的肩膀太纤弱

  回家的时候王枫摸了摸口袋,中午的那五百块钱现在只剩下三百五了,这日子不好过。干脆去买辆自行车电瓶车,这样来自己也好节省了车钱。虽然公车去来也只需要五块钱,但日积月累,那也不是笔小数目了。

  节省的王枫决定去二手车行看看。二手电瓶车车行。

  经过了番讨价还价,王枫以三百四十九的高价位拍卖成功辆二手电瓶车。心满意足地发动自己的坐骑,虽然速度形同蜗牛,启动也是阵刺耳的怪异摩擦声。但总得来说,王枫很满意了。

  将电瓶车停在小超市旁边,花了元钱买了两包方便面,回家用开水煮了下便稀里哗啦地吃完睡觉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王枫那叫个得意,开着自己的坐骑来到学校,四周已经遍布了许多学生。王枫将车靠在门口,刚准备进门,蔡大宝忽然走出来,对王枫道:“兄弟,刚才李股东找你。”

  “找我?”王枫心下颤,该不会是东窗事发知道自己打段虎那件事情想找麻烦吧?

  心念至此,王枫倒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不干这个工作了,老子要体力有体力,要本钱有本钱,最多听了小白脸的话去当鸭。

  飞快地点燃香烟吹灭火机,吐出烟雾问道:“他在哪里?”

  “哦,高三年级主任办公室那儿,听说是找你有急事。”蔡大宝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遗憾道:“兄弟,这回你得悠着点,训导主任也在,你多多小心。”

  “靠,老子为学校解除了这么大的麻烦,他们应该感谢我吧?”王枫也不理会蔡大宝,双手插进牛仔口袋,大摇大摆地朝教务处走去。

  星海中学环境优雅,鸟语花香,学生们却不思进取,成天打架斗殴,将校纪校规扔进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