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沐晚晴与王枫在林荫小道上散步,王枫还在沉思着那件事情,他总感觉这件事情有点不对劲,虽然他不是个喜欢管别人事情的人。但那个女人哀伤的表情此刻还深深地烙印在王枫的心中,他是在是忍无可忍,忽然转过头。

  “我想问你件问题!”

  “我想问你个问题!”

  王枫刚说出来,也同样在沉思的沐晚晴也同时说了句。

  “呃。”王枫无奈地笑了笑道:“你先问吧。”

  “还是你先问吧。”沐晚晴俏脸微微粉红,有些羞涩地看了眼王枫。

  “我”王枫挠了挠头,严肃道:“我想问$,尽在文学网“扑哧!”

  沐晚晴轻笑出声,无奈道:“你这个坏家伙,人家刚吃饭,怎么还吃的下去啊!”

  “哦,那下次我请你吃吧。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的么?是什么快说吧,我会儿还要去化身超人拯救水火中的人类。”

  “你闭上眼睛。”沐晚晴略显害羞地道。

  “呃,闭上眼睛?”王枫挠了挠头,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沐晚晴,眼中流露出丝疑惑。

  “是啊,快闭上吧!”沐晚晴俏脸通红,仿若十分不好意思。

  “好吧。”王枫乖乖地听话。

  他刚闭上眼睛,脸上忽然感觉阵热浪扑来,旋即,嘴唇上抹温润的感觉传来,他猛地睁开眼睛,只见沐晚晴正垫着脚,双手抱住自己的脖子,粉嫩的红唇咬在自己的嘴唇上,抹甘甜从唇上传来,王老师下子懵了过去。

  唇分,沐晚晴美眸含水地盯着王枫,羞涩道:“王枫,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

  王枫差点傻眼,挠了挠头,脸傻逼道:“我既没长相又没家世,你的条件这么好,怎么会喜欢我呢?我除了人善良点,有点点才华,为人谦和有礼,平易近人,工作负责,有上进心,真的没有什么优点了啊?”

  沐晚晴紧紧地保住王枫胳膊,亲昵道:“我就是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

  她的态度很坚决,美眸中露出哀求之色,仿若王枫不答应,她就不打算让沐晚晴离开了。

  王老师有点儿承受不了,这可是第次别人追求老子啊?俗话说的好,难追女,隔座山,女追男,层窗,老子要是不答应不是违背了古人的名言,当下点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我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答应你,不过”

  “不过什么?”沐晚晴紧张地问道。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三围,我感觉你的胸部很大,最好给我摸下,我现在感觉自己目测的能力越来越差了。”王老师义正言辞地道,仿若自己失去了项极其牛叉的功能!

  “去死!”沐晚晴娇羞声,嗖地从王枫怀中挣脱出来,跑了几米,忽然扭过头,兴奋叫道:“王枫,我好开心!”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好开心?”王老师挠了挠头,转过头,猛地大叫声:“妈的,老子谈恋爱了?”

  这刻,王枫忽然想到了小雪,妈的!老子怎么就这么答应了?答应了沐大美女,小雪以后会不会不给老子摸胸部?我靠,这可是个极为严肃的问题,他转过头非常想问下沐晚晴自己答应做她的男朋友她会不会给自己摸胸部。但刚打算回头的去追的时候,手机仿佛来大姨妈的响了起来。

  “谁他妈打搅老子拒绝别人的追求?”王枫顿时破口大骂!

  “王枫,是老子,你快点过来,上面出现动荡,现在情况十分危机!”

  第百九十六章莫言?文莫泰??

  乔四爷在电话那边大声吼叫,王枫微微愣,骂道:“妈的,现在上面怎么动荡来的比大姨妈还快,等等,老子会就过来!”

  王枫开着哈雷闪电般地冲了出去,待得他来到乔四爷的公司之后,面色微微变,他的公司居然驻扎着不少的小混混流氓。这简直就是个奇怪的现象。按理说像乔四爷这样的黑道大亨般是不会让小混混驻扎这种地方的。毕竟这里可是乔四爷洗白身份的地方,尽避他没有必要洗白。但洗白后做生意等很多方面都会方便很多。所以他还是决定这样干。但现在居然出现了这么多小混混,实在是难以理解。

  钻进电梯,当王枫推门而入的时候,只见乔四爷坐在沙发上愁眉苦脸,仿佛老婆和人偷情样,面上说不出的痛苦。

  “妈的,你老婆被人了还是儿子在国外中梅毒了?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摆给谁看的啊?”王枫进门就破口大骂,这畜生破坏老子的好事,简直不能饶恕。

  “兄弟,你总算来了,快点帮帮我吧,我已经不行了。”乔四爷脸哀求地冲过来,痛不欲生地道。

  “怎么回事?”王枫脸无奈地问道。

  “红花会准备裁员,老子准备了六年,这不是全部泡汤了啊?”乔四爷脸痛苦地吼道。为了个月后的红花会,他已经蛰伏了六年,就等着个月后的红花会议鸣惊人。但现在忽然得到要裁员的消息,他自然会痛苦不已。

  “裁员你害怕个毛啊?那可是天大的好事!”王枫脸白痴地盯着他,心想,你他妈是不是昨晚房事干多了,连这么点常识都没有。

  “为什么啊?都要裁员了,他们还会给我们竞选的机会么?”乔四爷哭丧着脸道。

  “操!你他妈白痴个!”王枫鄙视地道:“你是不是当老大当傻了?红花会裁员肯定是用新血液去换那群老不死的,你这样机会才会更大。说不定等你竞选成功,直接晋级成为巨头之,到时候你就可以在华新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什么?”乔四爷满脸激动,紧张地道:“王枫,你对红花会比我知道的多,你告诉我怎么回事啊?”

  “这个决定究竟是因为什么得决定实施的?”王枫微微皱眉问道。

  六年前就有这样的消息流传出来,但直没见过他们有什么动静。永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但这次连乔四爷都开始害怕了,相信这个消息绝对假不了。不过出于什么原因让红花会做出这个决定呢?

  要知道,裁员会对大批老古董的利益造成极大的损害,他们绝对会百般阻拦,以前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能量才让裁员的事情次次拖延,每次都是无疾而终,这次似乎他们打算来真的了。但会是因为什么人在其中搞动作才能成功的?

  “你还记的我上次给你看的那个年轻人吧?”乔四爷眼中闪过道精光。

  “当然记得,不就是那个从网站上截图下来的么?”王枫懒洋洋地道。

  “内部消息,可能就是年仅十八岁的家族少爷做出来的动作!”乔四爷平静地道。

  “我日”王枫下巴差点掉下来,抹掉额头上的汗珠,无奈道:“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打了激素啊,妈的,个比个猛。对了,那家伙叫什么名字?老子下子想不起来了。”

  “文莫泰。”乔四爷淡淡地道。

  “文莫泰!”王枫眉头微微皱,猛地叫道:“照片还有没有?”

  “有啊,怎么回事?”乔四爷感觉王枫似乎发觉了什么般,他的心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赶紧拿出来给老子看下!”王枫心中猛跳,文莫泰,文莫泰,他也有莫

  “经历了几百年的岁月,到现在还是片散沙,是该用批心的血液取代那群老古董了”

  王枫的脑子里想到段虎说的那段话,他瘫软地坐在沙发上脸的失神,他感觉脑子快要爆炸了。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熟悉了,鸭舌帽,淡灰色中山服。这个人不就是今天所见到的莫言么?

  莫言!

  文莫泰!

  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抑或,他们本身就是个人?

  个人!

  王枫被自己这个想法彻底震撼了,三年二班所有人的精神信仰竟是在红花会举手投足便能指点山河的人物?

  太不可思议了!

  “王枫,你想到了什么?”乔四爷见王枫的表情丰富之极,以为他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计谋。

  “没有”王枫揉了揉眉心,他不敢想象$,尽在文学网,如果莫言真的是这个巨头的神秘少爷,那么,事情将会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是,王枫不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他个世家少爷怎么可能去星海中学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而且,还成为三年二班那群人的信仰?这实在是令人费解。

  就在王枫心情烦躁的时候,王枫的手机再次响了,他接通电话,无力道:“喂?”

  “喂,我是莫言,或许,我们之间还有点可以聊聊的余地。”莫言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王枫的身子猛地颤,他现在对莫言已经彻底搞不懂,暂且不他不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那个世家少爷,但他与莫言之间的争斗是不可能停歇的。

  当下冷冷道:“你在哪里,我这就来。”

  “秋山山顶。”

  王枫疯狂地开着哈雷朝秋山山顶开去,他此刻的心情已经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以我王老师教语文的水平,这世界之大,还有语文不能形容的心情?

  但偏偏,王枫的心情的确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乱!乱的塌糊涂!

  原本个莫言就足够他头疼了,如果他还有另外个身份,王枫现在只有种感觉,崩溃!

  当他出现在秋山山顶的时候,秋山山顶除了莫言个人之外,还有另外个人,东方菁菁!

  第百九十七章莫言离去?

  寒风凌厉,莫言站在秋山山顶,他的眼神深邃幽静,仿若古井深潭,毫无半分感情。寒风吹着他的发丝,几缕头发飘洒在脸庞上,他还是穿着身中山服,如果是旁人穿这个老土的衣服,总会有种强烈的反差,种与社会脱节的土气。但穿在他的身上,王枫不但没有这种感觉,反而认为中山服就是为他而存在的!

  东方菁菁站在他的旁边,她的眼眸充满了迷恋与不舍,莫言动不动,他的眼神眺望着星辰,仿若想从这无边无际的灿烂星空寻觅丝他想要的东西。

  王枫很意外东方菁菁竟会与莫言站在起,尽避他们之间有点常人无法理解的关系,但王枫依然感觉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你终于来了。”

  莫言的头还是微扬,凝视着天空,唇角微微蠕动,如同个研究者在研究全人类最伟大的奇迹!

  “你找我来是想请我吹冷风?”王枫点燃香烟,他感觉如果自己不吸香烟,他会有强烈的不安,辛辣的烟雾在肺部循环圈,他的心情在勉强平复下来。莫言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大到王枫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惊惧!

  但是!

  王枫不会畏惧任何人,绝不会!

  任何人,包括所谓的红花会巨头,王枫也从不畏惧!六年前,六年前!六年前的王枫大杀四方,所向披靡,他会怕谁!?不畏惧任何人,敢于挑战任何人!

  “你是个风趣的人。”莫言转身,凝目盯着王枫,大约分钟后,他轻笑道:“你还是个神经病。”

  王枫愣,妈的,老子是神经病那你就是装逼份子,狗日的,天到晚装深沉,老子也会装。虽然演技还不如你出色,但拿个金像影帝应该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

  东方菁菁的脸上也闪过丝诧异,她不知道莫言为何会骂王老师是神经病,但她知道,莫言所说的每句话都绝非胡言乱语,两年前,他所说的每句话都会实现,任何件事情在不久的将来或者当时,都会成为件轰动星海的大事件!

  “我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却无法摸透你的底细,或许,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对手。”莫言仿若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对王枫说,王枫的表情渐渐阴冷下来,淡淡道:“终于有天,我会让你知道你的信仰已经崩塌,你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莫言!”

  “低微的生命喜欢用愤怒来掩盖心虚,王老师,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莫言只手在另外只手的中指上扭动了几下,王枫眼看去,他左手中指上有枚银白色戒指,这枚戒指很细小,不仔细去看,绝难发现。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并没去看眼王枫的表情。

  太诡异了!

  太压抑了!

  与莫言对话,王枫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尽避他不会畏惧莫言,尽避他认为自己能打败莫言,但此时此刻!王枫就是有种强烈的不适,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转念想,他觉得自己应该冷静,是的。冷静,面对莫言这样的敌人,王枫只能心平气和地去对待,他越是着急,越会失去理智。自己为何会有压迫感?来,学生们将他形容的神乎其神,在没见过他之前,王枫已经将他当成了神般的存在!

  但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有神存在么?答案是否定的。在王枫的心中,他自己就是自己的神,他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做到任何事情!

  “你似乎永远都是副高高在上,视生命如草芥?”王枫轻蔑地笑了笑。

  “个人,存活在世界上,必定有他的意义所在,我喜欢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能力,创造个天才,你不觉得是件很愉快的事情么?”莫言豁然转身,对着朗朗星空,低吟:“个生命的诞生,个新生儿的出现,天空必将会起闪亮颗炫目的星辰,它能否用生的时间,让光芒无限扩展到最璀璨的地步,这只脑瓶个人。你看”

  莫言面色略显激动,“那些毫无光芒,渺小到让人类忽视的星辰,就好像是世界上那些平凡庸俗的人,他们已经被社会遗忘,那么,谁来拯救他们?”

  王枫脸庞骤变,他不曾想过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竟会说出这种话,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他的脑子里难道想的都是不现实的有神论?

  但尽避王枫从来不相信有神的存在,此刻,他依然不$,尽在文学网相信,可是,对于莫言的所言,他无法否决。他自己本身,就如同个神般的存在。任何人,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

  “难道你能拯救?”

  “不错!”莫言脸色激动,只手握成拳头,“天生我材必有用,个生命的存在,都有其出现的价值,既然他们无法自己挖掘,那么,就由我来做他们的领路人,让我成为他们的信仰,至少,我能让他们对世界的认识达到个最巅峰的认识!”

  东方菁菁瞬不瞬地盯着莫言,她的内心充满了强烈的恐惧。莫言,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她相信莫言所说的切,他所说的每句话都会成为现实。魔鬼班级流传着句话,你可以不相信古老的传说,但你不能不相信从莫言嘴里说出的古老传说,任何传说,只要莫言承认,他毕竟能成为现实!

  从这点,可以想象莫言在三年二班的地位已经达到巅峰,他就是神,三年二班的神!

  王枫已经无话可说,如果是别人说这些话,他会冲过去爆打对方顿,然后将对方拖进天安门广场游行示威,口号是打倒功!

  但现在,他无话可说,抑或,他没有任何有力度的回应能够让莫言感受到丝的不快。

  这个时候,他只想说句话,句发自肺腑的话,“莫言同学,我期待你的归来,我会让你的信徒彻底抛弃你,我要让你创造的些都在瞬间变成浮云,你相信么?”

  “呵呵”莫言的手指再次在左手中指上旋转几下,呢喃道:“普通人永远都认为自己天下无敌,被功利性蒙蔽双眼。”他缓缓转身,凝视东方菁菁眼,轻叹道:“菁菁,个月后,我或许还会回来。”

  “啊”

  东方菁菁的泪水瞬间布满脸庞,她的娇躯猛地颤,可怜楚楚地盯着莫言,呢喃道:“为什么又要走,为什么刚回来,你就要离开?”

  莫言不再去看他,但从他的表情王枫看出了丝波动,“我还不属于这里,不久的将来,我会再次回来,但不是现在,我让你们成为天才,王枫能教你们做人的道理,或许,我以前带给你们的信仰并非完全正确,不是完全正确的信仰,我宁愿抛弃。不过”莫言看了王枫眼,淡淡道:“他能帮你们,也算是帮了我”

  东方菁菁已经离开,莫言只需要句话,她便悄然离开,不需要太多言语,她知道,这将是最后次见到莫言,下次,又不知道要到何时何地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王枫几步走过去,冷冰冰地吼道。妈的,把老子的学生当实验品?把老子的学生当玩物?

  “我本想逆逃邙行,无奈生不逢时,所幸有你的出现,让我的轨道不至于偏离太远”莫言僵硬的脸庞上竟浮现丝微笑,“我送你群天才,你帮我好好照顾,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会再回来,那时候,才是真正的战斗”

  莫言也离开了,他永远都是那般神秘,他所说的每句话都让王枫琢磨不透。

  “妈的!”王枫挠了挠头,心想,你个狗日的就装逼吧,老子天纵奇才,难道还怕你这个装逼的蠢蛋?

  王老师开着电脑回家,已经是凌晨,他却毫无倦意,抑或今天莫言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但是,他最后的那句不久的将来,才是真正的大战?那是什么意思?还是说,他从今天晚上开始,便要再次消失?

  莫言,你究竟是何许人也?

  文莫泰,你是莫言么?还是,你们之间有着什么关系?

  头疼欲裂,王老师洗了个冷水澡,期待吧,明天,他不来,就代表他已经离开。那么,王老师正常的教师生涯将会继续,他又可以吹牛打屁,风騒装逼。美女们,求求你们和王老师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