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你忍耐下,我给你制造点效果。”

  “嗯。”李可坚定地点了点头。

  “屁股转过来。”王老师严肃地说。

  “呃。”

  “少废话!”

  王枫对准李可的屁股就是脚,李可顿时被他踢飞出$,尽在文学网去,摆出个狗吃屎的姿势,王老师将他抓起来,严肃道:“这就是老师是苦肉计,会切听号令,今天老师给你报仇,定让你捏你妹妹的咪咪和屁股!”

  “好,我定听老师的话!”长期以来受到的屈辱在瞬间迸发,血性充斥李可胸腔,吼道:“我定要羞辱她们!”

  “好样的!”

  王枫拉着李可脚踹开大门,吼道:“男人站左边,女人站右边,呃,人妖站中间,如果这里有人妖的话!”

  王老师气势汹汹,面色凛然,颇有股悍匪的味道。李可却是更加紧张了,老师太彪悍了,这么坚挺的防盗门他居然脚就给踢开。其实不然,王老师那臭烘烘的脚此刻阵生疼,但为了撑面子,他只能装逼的忍受。

  客厅坐着三个人,两个臭三八王枫知道,就是李可的后妈和后妈的女儿,他们的中间坐着个男人,那男人略显苍老,仿若昨晚和他老婆大战五个小时般,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他们见王枫怒火冲天,嚣张无比的脚将大门踹开冲进来,面色骤变,两个女人坐在他的身边吓的全身发颤,眼中流露出惊惧之色,拽住男子的胳膊不肯放松。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住宅,你再不出去我会报警!”男子模样虽然憔悴苍老,当声音却无形透出股威严,恐怕只有个上位者才会释放出这样的气势。

  “我是你儿子,哦,不,我是你不当成儿子的儿子的班主任,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会成为我向居委会投诉的证据。”

  “你你是我儿子的班主任?”李可的爸爸脸色微变,瞧见李可面色苍白,脸庞红肿,脏兮兮的,十分可怜,不禁好奇地打量王枫。

  “是的,我今天来是给李可讨回个公道,我想问你,作为李可的爸爸,你为什么要殴打他?”王枫面色铁青,既然他打算羞辱这两个臭八婆,他就会忍耐自己暴躁的脾气。若不然,他此刻直接冲过去,狠狠地暴打两个臭八婆顿了。

  “哼,这个畜生偷他妹妹的内裤,老师,你觉得这样的小孩子如果不好好管教,以后成何体统!?”不说还好,说他就来气,本以为李可是个老实的好孩子,直都很疼他,却想不到他居然已经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他心痛万分!

  “爸爸我没有”李可胆小地叫了声。

  王枫严肃道:“那如果是别人陷害的呢?你有没有想过你儿子的人品如何?他的胆子如何?你认为他会偷他妹妹的内裤么?好吧,我现在给你看点东西,看过之后,你就会明白你儿子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

  他说完拉过李可,将他按在沙发上,把扯开他的裤子,吼道:“你他妈过来看看,看看你儿子的屁股,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么?”

  男子面色变,颤抖地道:“怎么会这样?我只不过扇了他几巴掌而已”

  “还用问,就是那对狗日的贱货!你肯定直不在家吧?这对贱女人成天羞辱欺负唯可以给你养老送终的儿子,而现在你还帮她们打你儿子,你觉得你这个爸爸成什么样子了!”王老师火冒三丈,他本来是个火爆脾气,此刻关系到自己学生的面子与尊严,他被被人欺负,就好像自己被人家扇耳光子样!

  那两个女人此刻花容失色,脸上苍白片,李可的后妈更是全身颤抖,若不是她女儿搀扶住她,恐怕早就不堪重负,栽倒在地了!

  “他说的是真的么?你们真的是这样对待我儿子的?”

  男子猛地转身,脸上闪过丝凶残!

  第两百十章报复!!

  “我们”李可的后妈颤抖不已,脸上惊惧万分,倒是李可的妹妹牙尖嘴利道:“爸爸,别听这个老师的胡说八道,他上次还打我和妈妈,千万不要听他的胡言乱语,其实我们涸粕怜的”她的话还没说完,已是泫然欲泣,表情丰富之极,眼眸红肿,眼泪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

  男子面色渐渐平稳,王枫见状,心想,好个臭三八,演戏的功夫果然牛叉,不过你遇到了我这样可以竞争金像奖影帝的人物,你的演技生涯算是走到头了。

  “老子胡说八道?”王枫豁然站起来,把将李可抬起来,指着他的脸庞对李可的爸爸道:“你看看你儿子现在这德行,这两个女人没来之前,他是这样么?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儿子现在是不是变得特别郁郁寡言,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活泼开朗了。我再告诉你件事情,你儿子上次在学校差点跳楼!”

  王枫最后句话近乎是爆吼出来的!

  “跳楼”

  男子身躯猛地颤,眼中流露出强烈的震撼,他再次看向李可,只见李可那楚楚可怜,仿若受了天大的委屈。回到起儿时那活泼开朗,聪明伶俐的模样,他的心仿佛被刀片刀刀切开般难受!

  “你可以不相信我所说的话!”王枫从口袋掏出古板手机,拨打当初警方留给他的号码,接通之后,递给他,冷冷道:“你自己问。”

  三分钟过后,男子彻底愣住了,他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正如王枫所说,自己唯养老送终的依靠,在这几年过的竟是这样猪狗不如的生活,这瞬间,他仿佛下子苍老了十几岁。身躯轻轻颤抖,走过去抱住李可道:“我的孩子,你试凄了,爸爸对不起你”

  男人的眼泪从眼中流出来,脸上说不出的痛苦悲怆,王枫微微嘘了口气,这老杂毛总算还知晓是是非非,没有老糊涂。

  “哇!”

  李可承受不住强烈的转变,个忍不住趴在爸爸的怀中嚎啕大哭。

  长年累月的压抑与心灵上的创伤让这个可怜的男孩心智上并没有成视卩少,此刻更是如同个小男孩嚎啕大哭。王枫在旁坐在沙发上点燃香烟慢悠悠地吸了起来。心想,老子总算又干了件好事。简直太过瘾了,以我风騒无敌星海第教师的称号,这种小事情简直手到擒来。

  李可的爸爸安慰住受伤的李可,冰冷冷地站起来,对李可的后妈与妹妹嘶吼道:“我供你们吃穿玩乐,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亲生孩儿?”

  “我”

  此刻李可的妹妹也无话而说,警方的话绝对假不了,她们也不曾想过李可竟会想不开自寻短见,时间她们慌神了,连忙抓住李可爸爸的手臂,重重地摇晃道:“我们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们次吧”

  “哼!”

  李可的爸爸推开她们,冰冷道:“你们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小月,枉费我待你如亲生女儿,你却联合你母亲这样对待我的亲生儿子,很好,我会让你们所做的切付出代价!”

  “李可他爸爸。”

  王枫忙不迭站起来,他没忘记对李可的诺言,既然小鸡鸡对那个小騒货捏过,定要抓咪咪找会场子,走过去,低声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帮你解决吧,你儿子还有个任重道远的远大理想需要完成,千万不要再让你儿子有什么心理阴影了。”

  “呃”李可的爸爸微微愣,苦笑地对王枫道:“王老师,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儿子可能直都会在这种饱受心酸的环境下生存。”

  “没事,我是李可的老师,这是我应该的。”心想,口头上的感谢有毛用,不如给老子百万的支票吧,这个可比感谢有用多了。现在猪肉价格上涨,老子好久没吃顿美味红烧肉了。

  “嗯,那多谢你了,我去书房休息会,麻烦王老师了。”他说完面色憔悴地走进书房,将房门关上。

  王枫滛笑地盯着两母女的胸脯,心想,胸部不小啊,不知道是粉红色还是什么颜色。不行,会儿让李可同学报仇了定要让他告诉老师是什么颜色。

  “李可同学,别哭哭啼啼的,忘记你答应过老师的事情了么?”王枫面色寒,将他抬起头,低声道:“你妹妹捏过你小兄弟,现在是报仇的最好时机,千万别错过,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我”李可抹掉脸上的泪水,不安地盯着王枫。

  “你什么你,作为个男人,连女人的胸部都不敢抓,$,尽在文学网你算什么男人?”王枫大义凛然,严肃道:“记住,定要用两只手,狠狠地抓,抓变形都没关系,现在隆胸技术先进,变形了大不了去整下就好了。走,带她们去你房间,老师告诉你怎么做。”

  李可吞了口唾沫,表情变得严肃,对那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道:“你们跟我上楼。”

  李可后妈与她女儿此刻哪里还敢违抗李可的命令,在他的带领下,两个面容还算不错的风騒女人被带上了楼。王老师也跟了上去,这小子太老实,没有老师的指点,他肯定不敢做。哎,如果这两个女人不是这么败类,老师肯定亲自给你示范天下绝学‘挤奶龙爪手’。

  两个女人哭哭啼啼地被带上楼之后,王枫也跟着走进了李可的房间。他的房间并不算大,却十分的温馨,很有个小处男的风范。王老师坐在柔软的床上,李可将房门关上,冷冷道:“李可他后妈的女儿,你是不是捏过李可的小兄弟?”

  “我”小月脸色潮红,咬着红唇,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道:“捏过。”

  “李可他后妈,你是不是打过李可的小屁股?”王老师继续问道。

  “我”李可他后妈虽然三十多岁,但身材风韵,皮肤洁白,毫不显老,此刻在王枫强势的逼迫下,脸色泛红,点头道:“打过。”

  “很好,我王老师向来睚眦必报,你们居然敢这样侵犯我学生的肉体,今天他就要找回场子。李可他后妈,会儿趴在床上撅起屁股让李可打三十下,知道吗?”王枫面色凛然,心跳却在加快,妈的,她的屁股肯定又白又挺翘,不知道打在上面是什么感觉。

  “你”她气的面色铁青,但抵不住李可他爸爸的威势,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李可他后妈的女儿,你会儿让李可同学摸胸部五分钟,知道吗?”王老师心跳更快,我日,这小妞风情万种,虽然年龄不大,但身材绝佳,胸部更是饱满圆润,哎,老子都忍不住想摸五分钟了。

  “好的”

  连母亲都同意了,她哪里还敢造次,只是羞愤地点了点头,不过她心种却想,哼,摸就摸,老娘也不是没被人摸过,要是把老娘摸来劲了说不定还能尝尝你这个小处男的味道。

  若是王枫知道她这么想,王老师不知道会不会想出更猥琐的报复方式。

  李可在旁听的面河邡赤,尴尬万分,但畏惧王老师的威势,句话都不敢说,只是低垂着脑袋,表情羞赧不已。

  “李可同学,老师能帮你的都帮了,你自己搞定吧,我去和你爸爸聊聊天。”王老师说完走了出去。

  房间内气氛顿时变了味道,李可心跳加速,他窥视妹妹的胸部许久,只不过有色心没色胆,而且妹妹经常洗澡后光着身子走出来。时不时地都脑拼见她美妙的身材,青春期的李可虽然被她们凌辱,但多少还是会春心萌动,此刻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他顿感口干舌燥。尤其是妹妹那娇羞可怜的模样,端的是诱人万分。

  “孩子”李可他后妈扭动着风韵的美臀走到李可的身边,拉着他坐下来,将他双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腻声道:“打妈妈吧,不过你可要轻点,我怕疼。”

  李可全身颤,后妈何时用过这种声音对自己说话,身躯顿时,再听着那暧昧之极的声音。李可身躯颤,仿若嗅到了后妈娇躯上的迷人香水味

  第两百十章假正经!

  王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李明脸迷惑地瞧着他,不知道李可在楼上和两个女人做什么。不过看着王枫那淡定的神情,猜想应该事情可以圆满的解决了吧。

  王枫在李明身后的书柜里发现了本精装本的金瓶梅,不禁猥琐地笑道:“李先生,原来你也喜欢古典文化艺术啊?”

  李明微微愣,旋即知道王枫所言之意,尴尬地笑了笑道:“呵呵,男人总有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嗯,说的不错,不过我很奇怪,像李先生这样的人怎么会与那样的女人在起?”王枫的确纳闷,不论从气质还是其他方面来看,他绝对不会是个普通的男人,从他身上,王老师能感受到丝上位者的味道,而这种气势绝对是在上层社会磨练出来的。

  “哎”

  李明叹了口气,苦笑道:“王老师有所不知,这只能怪我当年太过纯良,当时我情场失意,事业虽然达到了自己的巅峰,却每天失魂落魄,成天流连酒吧,后来碰见了这个女人,她当时的表现着实让我惊艳,我本以为是个可靠的女人,那时候李可那孩子的母亲过世了,所以我才将她娶回家持家,想不到竟是这样个女人,现在想起来真是悔不当初。”

  老色狼,妈的,别跟老子假正经,你无非是觉得那女人有张漂亮脸蛋,又风騒迷人,怎么可能是为了照顾李可,也不点破,笑呵呵地道:“其实我觉得李先生的妻子胸部比较大,应该经常得到李可先生的滋润吧?”

  “呃”李明汗流浃背,这是什么老师啊?居然当着我的面说这种污秽的话题。只是尴尬地笑道:“是是。”由于王老师所表现出来的神态让李明感觉他绝非个普通老师,且帮了自己个大忙,也不介意王枫口无择言。

  “其实我个人认为,女人的胸部要经过我们男人的手掌来抚摩,才会越来越丰盈,越来越圆润,不知道李先生有没有同感?”

  汗

  李明简直无语了,这个王老师简直太无耻了吧?不过他说的倒是实话,原本李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花花公子,若不然岂能与这样的女人结婚,在王枫的不断刺激下,两个猥琐男总算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开始瞎编乱造,王老师吹牛本事自认天下第二,那绝无人敢自称第。而李明也是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鲨鱼,两人针锋相对,端的是不亦乐乎。

  “李先生,你的太太身材很好,不知道平时你最喜欢用什么姿势?”王老师面色猥琐地道。

  “什么姿势都可以啊,不过我还是喜欢抱着她在自己的身上,那感觉贼爽”

  妈的,果然是猥琐男,居然连这个也告诉老子。看来你的确不是个好东西,要不然也不会找这样个女人回来。而李明也是爽快无比,什么都知无不言,简直将王老师当成了他的知己。王老师说话懂得变通,吹牛更是绝,两人你来我往,真是口若悬河,唾沫横飞。

  “啊”

  李可他后妈的臀部被李可重重地拍打了下,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那白皙圆润的臀部上便留下了个巨大的红印。李可他后妈声,娇躯猛地颤,樱唇微张,端的是十分享受的模样。

  李可却心只想着报复,你这个臭女人,居然直欺负我,我要报仇!

  他下接下的拍打将他后妈整个臀部都打成了粉红色,这才知道三十下已经到头了。

  “哎哟,好难受”李可他后妈趴在床上,美臀微微翘起,纤腰不断扭动,双手放在胸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自己。李可哪里知道她在做什么,当下也不再理会,气呼呼地走到小月面前,冷冷道:“小月妹妹,把衣服脱掉吧。”

  “嗯”小月娇躯微颤,方才看着妈妈那娇嫩的臀部被哥哥温柔的手掌打得粉红粉红,她芳心乱跳,如同每下都击打在自己的臀部上,不自觉地,她感觉自己的某个隐秘地方渐渐温润,端的是全身舒畅,难受之极。

  她故作羞涩地将衣领解开,旋即将胸罩的拉链拉开,那对雪白的白玉兔顿时蹦跳而出,李可眼睛花,呼吸渐渐困难。看着妹妹那水汪汪的美眸,他吞了口唾沫,心道:“王老师说她们不是好人,那肯定就是坏人。而且直欺负我,我定要报仇,如果连她的胸部都不敢摸,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嗯”

  小月娇躯颤,屁股缓缓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李可的手臂也跟着垂下去,双手用力地抓压,本以为小月会痛的叫起来。却不想自己越用力,从她脸上流露出来的满足神色越法烈。李可当然不服气,手中的力量越来越大,小月娇嫩的胸部都险些被他挤爆,她却依然是满脸娇媚,风騒万分。

  “哦哥哥,好难受”

  李可猛地颤,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好舒服?

  他简直不可思议!我用这么大的力气捏她,她居然说舒服!?

  若是王老师在这里,他肯定会说,李可同学,如果你用手指使劲地去捏她坚硬的地方,她恐怕就不会说舒服了。

  就在小月被李可摸的浑身发颤的时候,她的小手儿缓缓朝李可的‘兄弟’方向摸去,却想不到手只伸出半,就被李可巴掌扇开,“哼,你还想捏吧,别做梦了,如果你以后再敢欺负我,我老师定会打死你的!”

  李可报复完,气呼呼地冲出了房间。留下两个春心荡漾,却毫无办法的母女,她们俩香汗淋淋,个在沙发上,个在床上重重地喘息,却是点儿办法都没有。

  柳如烟坐在后台,还过两个人就轮到她上台表演了$,尽在文学网。此刻她心情焦躁不已,已经十点四十,不知道王老师还能不能来。过两分钟她就往外面看下。但偌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