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怕是难以安睡的。

  “嗯,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上班别迟到了。”秦霜想走进房间,王枫忽然叫道:“秦组长,等下。”

  王老师越听她这种语气,越是不爽。妈的,老子怎么就得罪你了?不就是说错句话么?有必要每逃谠自己板着脸?

  原本还打算与她少接触就可以了,但现在事$,尽在文学网情已经不试曝制。两人在个办公室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决定将事情问清楚。

  “怎么了?”秦霜美眸中抹过丝好奇。

  “我想问下,为什么你好像对我发生了百八十度的大逆转,我做错什么事情了么?还是当时打电话我说错话了,如果是这样,我向你道歉。但你别天到晚对我冷冰冰好么?”

  其实他并不知道,秦霜在他没来之前,对任何人都是冰寒无比,只是对他格外的温和而已,王枫却并不知道,还以为她故意针对自己。

  “我没必要向你解释什么,而且我向来对人都是这样副面孔,你讨厌就少和我说话!”秦霜冷声哼了句,便走进了房间。

  我靠!

  王老师暴跳如雷,妈的,你果然拽,得了,哥哥我以后不和你说话就成,当老子很在乎你似的。他想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却不自觉地抹过丝怪异的感觉。当下也不在意,无奈地走出了客厅。

  秦霜走进房间,全身颤抖不已,居然还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我以前是这样对你的么?方才原本已经回房间了,本想早些睡觉,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睡不着,思来想去,她忍不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房间里传来王枫与沐晚晴暧昧的娇笑,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甚至在想为什么对沐晚晴这么温柔,每次对我却不会这样呢?难道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乐意了?

  想到这儿,秦霜感觉咽喉有些哽咽,眼眶儿都有些发红了。

  王枫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秦霜在房间不断地扔着枕头,良久才累坏了休息。

  寒风凌厉,王老师开着哈雷回家。他郁闷坏了,妈的,老子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怎么就要这样对我呢?

  他与秦霜都有着相同的思维,却都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样对待自己?

  秦霜是因为他与沐晚晴的感情日益良好,却与自己渐渐疏远,这让原本站在同起跑路线的秦霜有些不是滋味。而初期秦霜还直帮着沐晚晴与王枫打下基础。想不到现在自己却难受了。

  罢回家,王老师便打开了电脑,他心情不好,睡觉恐怕也睡不着,晚点再休息吧。大不了明天去办公室打瞌睡。

  打开电脑,登陆,两个头像在闪动,王枫加了不少人,却唯独与两个女孩聊过。个是云淡风轻,个是唐雅倩。唐雅倩给自己打了段话:哈哈,王老师,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了吧,哼,谁叫你直欺负我的,小心我下次继续陷害你,等着吧。祝你做晚上的噩梦!

  王老师哭笑不得,又是个爱捣乱的女孩,她的头像已经灰暗,应该是睡觉了吧。而云淡风轻的头像却还是亮着的。她发过来的信锨:在么?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觉得爱个人,又或许说喜欢个人,是不是特别的痛苦?

  “呃,老子怎么知道是不是痛苦,有胸部和屁股摸那比什么都好,不过若是说痛苦的话,那就是在我想摸的时候摸不到。”王老师自言自语,他神经大条,十六岁便进了监狱,恋爱经验几乎为零。在监狱中切都是自我为中心,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现在与群女孩接触,他也几乎都是这样,有时候想到要顾及她们的感受。但没过会儿又给忘记了。这也是他以后会出现些感情风波的根本原因。

  “还在么?”

  王枫试探性的问了句,天知道人家是不是挂着在升级自己去睡觉了。

  “在。”对面马上便回答了。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如果喜欢个人,那就尽力去爱吧,就算以后会后悔,但曾经也拥有多,对么?如果对方还不知道你爱他,那么,用你的全部胆量去告白,哪怕失败,你也死而无憾了。”

  王老师故作恋爱专家,其实这些都是以前看过的中经常看见的话,若不然以王老师这种恋爱小菜鸟哪里能说出这番话出来。

  “可是,如果我爱的人是我的老师呢?”

  第两百十九章柳如烟心死

  王枫虎躯震,手指放在键盘上愣愣出神。

  老师?

  我靠,又是个学生暗恋老师?看来现在很流行师生恋嘛。其实我觉得爱就爱吧,顶多让老师摸摸你的胸,捏捏你的屁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好像苏菲菲同学也经常给我摸胸捏屁股的。老师其实也很痛苦。

  “那么你是真的爱你的老师么?”王老师装逼地问道,其实他狗屁都不知道,哪怕是苏菲菲,他时间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感情。只不过他觉得和苏菲菲在起很舒心,涸篇心。这样难道还不足够么?

  “我”

  对面犹豫了片刻,紧接着打了句话:“不知道,但是我时时刻刻都想见到他。尽避许多人都不喜欢他,但是我喜欢,尤其是他静下来想事情的时候,那样子很让我着迷。你说我这样叫喜欢么?”

  老子怎么知道,王枫点燃香烟吸了口,心想,其实我应该问下苏菲菲同学的,如果知道她对我是什么感觉,现在肯定能很好的回答。当下大吹牛皮:“如果你时时刻刻都想见到他,那么见到他之后,你又是什么感觉?”

  “有些紧张,但我会冷静,但是他做的事情总会让我波涛汹涌,我冷静不下来。在我看来,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老师。”

  我靠,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出现个比老子还优秀的人了?王老师很想扒开窗户夜观星相,看东方究竟是不是真的出现颗比自己还要闪亮的星星。

  “按照你这么说,这个老师应该很多女孩喜欢吧?”王老师大为吃醋,找机会定要和这个老师,要不然真当老子星海第教师是白来的了?

  “呵呵,是啊,喜欢她是女孩很多,但讨厌他的也不少,而我也是喜欢他的个。”

  这个女孩很坦白,值得教导,他盘算了片刻,疑惑地打字:“你应该也是星海中学的学生吧?”

  既然是在星海校园论坛见到的,王老师觉得她应该也是星海中学的学生。虽然逛星海校园论坛的未必就是星海中学的学生,但如果不是,也不会这么经常在这儿灌水吧?

  “不是。”

  对方涸旗回答,王枫心下跳,妈的,不是啊

  柳如烟面色苍白,老师为什么要这么问我呢?我能告诉他么?苏菲菲那么喜欢老师,班上的学生也有这么多女孩都对他有好感,柳如烟本就是个修养极好,心如止水的女孩儿。让她对王枫在网络上吐露心思已经是极限。她断然不会对王枫说出自己真实身份的。

  “呃,其实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喜欢你的老师,那去勇敢的表白吧。至少说了之后,不论答应不答应,你问心无愧,以后就可以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了。”王老师本想着继续装逼,却不知道这句话彻底伤害了柳如烟。

  “以后可以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了。”柳如烟顿时面如死灰,呵,是啊,老师,你必然是不会答应我的了,若我还这样缠着你,那岂非要受你轻视了?

  此刻柳如烟心如乱麻,尽避她知道王枫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但这句话她已经当做王枫对自己的决绝之语,她的心点点沉下来,玉手麻痹地敲出几个字:“呵呵,抱歉,我很累了,再见。”

  躺在床上的柳如烟泪水肆无忌惮地从脸蛋上滚落下来,第次欣赏个男人,对个男人有好感,还没有任何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吐露,便已经毁灭。她第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挫败。尽避她受万人瞩目,且还只是个学生。但她从没得意过,从没骄傲过。她只当自己是个普通女孩。只不过,她得到过莫言的指点,在自己的身上挖掘出了无限潜能。她却从来只将自己当成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儿。

  可是

  她脑海里回味着王老师的那句话,以后,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吧。哪怕拒绝了,也没关系。

  第次为了男人落泪,第次,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

  王枫的心情感觉很压抑,他不知道为什么,当对方冷淡地结束了两人的聊天之后。他的心阵抽搐,好疼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难受?王老师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他自然不会知道方才那番话伤害的是他最为欣赏的女孩儿,柳如烟。个充满了古典美,个全身都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儿,她是多么的优秀,优秀的让人不敢有丝亵渎的想法。哪怕是王枫这样极度猥琐风騒的男人,也不敢对他做过多的意滛。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女孩完全只能用全部的温柔去呵护,去疼。

  心烦意乱,他始终无法安静下来。波涛汹涌,他感觉自己的心下子被埋进了黄土,被活生生地憋住。他感觉自己在这刻仿若丢失了极为重要的东西。

  可是,这究竟是什么呢?

  宿,王老师都没睡着,他十分想休息会儿,但却无法入睡。

  第二天他头疼欲裂地去上班,刚进办公室,便瞧见了秦霜那冷眼无情的脸蛋,他无暇去理会,径直地坐在办公桌上埋头工作。他头发凌乱不堪,脸色苍白,眼睛红肿,仿若个刚从监狱里走出来的暴徒,个即将死亡的患了绝症的人。

  没有人会想到王枫竟是为了个网友,竟是为了个网友句冷淡的结束语而变成这样。就连他自己,都无法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偏偏,他不能自己,心情糟糕透顶。

  秦霜见王枫脸憔悴,仿若生了场重病。但想他是如何对待自己,只是冷冷地走回办公室。心中也依然无法平静下来。

  他怎么了?怎么变成这副德行。平日里来办公室不都是生龙活虎,总喜欢胡吹还聊的人么?难道是因为自己昨天的态度让他变成这样的?

  她想到这儿苦涩地笑了笑,他岂会因为自己而变成这个$,尽在文学网样子。可是,为什么看见他这个样子,自己的心还会是如此的疼痛了。她有点儿承受不住这样压抑的感觉。

  这刻,仿若整个办公室都宁静了下来,王老师面同憔悴,毫无生气,平时那风趣幽默的语气此刻荡然无存。整个人仿若丢了魂魄般,点生气都没有。

  第节课就是语文课,王老师准备了下讲义,便步伐紊乱地走进了教师。

  “上课!”

  王老师嘶哑的声音叫了声,学生们个个古怪地看着他,心想,王老师难道昨晚出去做采花贼了。而且还被人家关在小黑屋关了夜?

  苏菲菲发现王老师那憔悴不堪的脸色,心疼万分,老师怎么会这样?是不是生病了?不行,下课了定要去问问王老师,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如烟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她也宿没睡,她晚上脑子里都回味着王老师的这句话,她心酸万分,透彻心凉。流了夜的泪,她身形皆惧,仿若被抽空了灵魂般,今天来上课都是神智迷糊来的。

  天之内看见两个人都出现这么大的变化,直都心淡如水的柳如烟,嚣张跋扈的王老师,决然相反的两个人竟都是这般的憔悴,着实让不少学生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柳如烟同学,你的眼睛怎么红了?”王老师眼就看见柳如烟的憔悴脸庞,美眸中是略显红肿。尽避她今天上课前已经在打了些眼底,但依然脑拼出来。

  “没什么。”柳如烟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波动。

  王老师“哦”了声,无奈地挠了挠头,便开始讲课了。

  节课王老师漏洞百出,原本已经娴熟万分的讲义此刻竟是对着书本都讲解错误,次次的失望让苏菲菲等人大为皱眉,老师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若非如此,他断然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下课之后,王老师谁也没有理会,径直地走出了教室。

  “王老师!”

  苏菲菲甜美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王枫转过头,好奇道:“苏菲菲同学找老师有事?”

  “嗯,老师,你的脸色好难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苏菲菲俏脸上露出关心之色。

  “哦,没什么,昨晚打了晚的游戏,所以身体有点儿受不住。”王老师瞎编乱造地找了个理由,他不想苏菲菲担心,小菲菲越是关心自己,王老师感觉心里越愧疚。

  “老师怎么能这样!”苏菲菲俏脸粉红,美眸中露出丝心疼,嘟着小嘴道:“以后千万别这样了,身体重要,知道么?”

  “好的好的,小菲菲越来越八婆了。去上课吧,老师回办公室休息会儿。”王老师亲昵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无奈地走回了办公室。

  罢坐在椅子上,王枫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怎么回事。昨天刚心烦意乱,今天又感觉要出什么事情般?

  偏头看着天空,原本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怎么瞬间便布满了乌云

  第两百二十章彻头彻尾的暴徒!!

  西环,九龙娱乐中心。

  这是西环鼎鼎大名黑道大亨龙五的产业。在整个西环算是最为豪华的娱乐中心。里面布置了超级豪华的运动中心,酒吧,洗浴中心,五星级酒店,娱乐场所,赌场,应有尽有,九龙娱乐中心共分为二十七层,尽避在华新市的所有大厦中。它并不算是最大的,但无疑,华新市比它更为豪华的几乎找不到三处。楼面九条金灿灿大龙龙飞凤舞,或隐或现,仿若随时都可能冲上九天云霄!

  这也正是龙五的心意所在!

  此刻九天娱乐中心宽达十米的大门口列开三十余名保安,他们手持电棍,炯炯有神,仿若个个彪悍的暴徒,若是有人敢捣乱,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将对方暴打顿!

  但凡进去过的人都知道,别看表面这么威严,里面的放荡形骸自是不为人所知。来来往往的人群鱼贯进出,龙五曾经嚣张跋扈地说过句话:九天娱乐中心每日的纯利润,足以养活万人个月。

  也就是说,如果个人个月需要三千块的消耗,也就是说,九天娱乐中心的日纯利润达到了三千万!

  而华新市的高速发展到现在,在中国几乎没有哪个城市可以与之抗衡,俨然成了全国第大金融中心。

  天空乌云滚滚,人们的心情也变得压抑异常。

  就在几名保安在两边巡逻的时候,上百辆面包车从商业大街从远处呼啸而来。那狂啸的声音仿若惊天之雷,平地而起!

  哗哗哗!

  上百辆面包车瞬间停在了九天娱乐中心巨大的门前,面包车内蜂拥而至数百名名手持砍刀棍棒之类的武器朝大门口冲来。

  群保安顿时傻眼,个个连忙呼叫安全中心。

  “喂喂,有情况,有”

  他的话还没叫完,脑袋顿时被无根钢管砸的血肉模糊,红白相间的脑浆从脑子里飞溅而出,仿若喷泉般!路过行人与刚打算进入九天娱乐中心的客人嘶吼着尖叫,仿若世界末日到来,飞快地冲向远处。

  几百人没有任何停留,门口的三十多名保安不消五分钟,便被个个砍得支离破碎,原本华丽恢弘的九天娱乐中心在瞬间变得鲜血淋漓,仿若炼狱修罗场般!

  几百名黑衣大汉将门口的保安全部毁灭,汹涌地朝里面冲去!

  他们的速度之快,让所有人咂舌,他们不伤害客人,却将那些名贵的古玩与豪华的建筑彻底毁灭,凡是敢上来阻拦的龙五下属都被打成肉末。从楼直砍到第八楼,龙五是大部队总算赶来,将他们包围住群狂砍!最后逃出的黑衣人不超过五十人。

  这是场壮阔,却充满了血腥与邪恶的战斗!

  “乔老四,老子定要砍你全家!”

  站在九天娱乐中心大门前,身西装笔挺的龙五仿若个猛兽嘶吼着!

  周三中午,乌云密布,华新市黑道打乱,乔四爷$,尽在文学网与龙五的所有势力全部出动,相互毁掉对方盈利最大的娱乐场所。

  谤据专家保守估算。两大黑道龙头的这场战斗至少损失十亿!

  王老师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对面色铁青的乔四爷道:“你他妈还真下的了手,这么场火拼让你损失了至少五亿,果然是大手笔啊!”

  “哎,王枫,你以为我想啊,妈的,时间越来越短,红花会要裁员,我如果不早点将他打压下去,恐怕以后就更艰难了。”乔四爷面色惨痛,这场战斗损失了他至少十亿,那五亿自然只是道听途说。当不得真。

  “是你的靠山指使你这么做的吧?”王枫摸着下巴,古怪地问道。

  “嗯,他们说现在红花会内部越来越紧张,我也不清楚情况。但每次见那几个巨头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都十分难看,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压迫般,问他们他们也不肯说,我现在是郁闷坏了,只想快点将龙五的势力打压下去,要不然红花大会将会对我十分不利。”

  “怎么说?”王枫挠了挠头,以前不是听他说他这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么?现在怎么又变成对他不利了。

  “哎,就是那个出现世家少爷,虽然他们不肯告诉我,但也透露了点,我知道绝对是他在其间做手脚,他会是个怎样的人啊?凭借个人的能量,竟能将整个红花会都搞的人心惶惶,现在我们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