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身边的人可能会得到幸福么?

  能力越大,他所表现出来的傲慢与自大就越明显。从莫言的身上就脑拼出来。东方菁菁现在每天魂不守舍,仿若傻了般。

  而另外个人就是柳如烟。这个纯洁的水儿般的女孩为什么也会时而发呆呢?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莫不是得了什么重病,还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蹶不振?王老师也觉得有必要和她好好聊聊。这个个漂亮优秀的女孩王老师可舍不得让她这么堕落下去。

  胡思乱想间,语文课就这么下了,王老师刚走出去,苏菲菲便跟了出来,低声道:“老师别忘记今晚去我家,放学我在校门口等你。”

  “好的,老师不会忘记的。”王老师微微笑,刚欲离开,陈冲也走了出来,王老师没说话,只是朝后方的林子走去,待得他们走远之后,段虎也跟了出去。

  王枫在林子里吸了口香烟,将他们都满脸期待,淡淡道:“你们想从星海中学这么多高手中脱颖而出并非不可能,但难度也很大,希望你们能够明白,现在考虑退出还不晚。”

  “王老师,我们不会退缩的。这回不但是给三年二班争面子,$,尽在文学网更是给我们中国人争面子!”段虎满脸激动,若是自己真的参加了这个少年武术大赛,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以后家里的长辈肯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还有那个从来都看不起自己的哥哥

  “嗯,这样最好,陈冲你呢?你也决定了么?”王老师吐出口烟雾,他在学生面前从来都没有表现出丝老师应该有的模样,尤其是陈冲段虎两人,上次去酒吧喝酒已经让他们之前除了师生关系外,多了份朋友之情,尽避感情还很薄弱,但也依然是存在的。

  “当然,我和段虎样,很久以前我们就知道了,这次定要为魔鬼班级,为中国出口气!”陈冲回忆起以前看过的小日本侵略中国,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录像,眼眶顿时冒出血色,脸庞铁青。

  “很好,你们两现在开始攻击我,不要留任何情面,如果你们不用全力,到时候被我打成残废别怪我。”王老师扔掉香烟,冷冷地盯着他们。

  第两百二十三章魔鬼训练!

  这就是王枫的办法,让他们找自己挑战。若是他们脑乒得住自己的击打,那他们的就是铜皮铁骨,王枫的爆发力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脚可以将个活生生的人踢断所有内裤。拳头可以打裂人的脑门。这样的爆发力,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绝无仅有!

  陈冲与段虎对视眼,长时间培养出来的默契让他们同时让王枫攻击,尽避他们暂时不清楚王枫这样做的目的,但既然是王老师让他们做,他们就会毫不留情面地攻击!

  凌厉的风声刚要碰触到王枫的脸颊,他的腿个晃动,段虎与陈冲顿感小肮阵灼热,整个人凌空弹了回去。跪倒在地上,气血阵翻涌,他们几乎没看清楚王枫是如何出手,也不知道王枫是何时出手,只感觉眼前花,然后就被踢了回来。

  “再来,你们的速度太慢,有时候察觉对方的攻击未必就要用眼睛!”王枫面色冰寒,仿佛在瞬间变成了另外个人般!

  “操!”段画吼声,抹掉嘴角的血渍冲了过去,陈冲也随后而去,他们前后,狂风暴雨般朝王枫攻击,王枫虽然动作粗陋,但每次都能化解对方的攻势。

  “小心我的拳头!”王枫拳朝段虎肩胛砸去,段虎猛地将肩胛沉,堪堪夺过。

  “小心我的脚!”

  王枫脚同时踹出,段虎忙不迭地同双手遮挡,刚碰触到王老师的皮鞋,双臂猛地麻痹,整个人连续后退了四五步这才堪堪站稳。

  “陈冲,我要踢你小肮!”王枫身子转,猛地脚踹出,直直地朝陈冲小肮踢去。

  陈冲急忙后退,但王枫哪里肯让他退后,冷冷道:“太慢了!”

  脚击中陈冲小肮,陈冲小肮仿佛被踢凹进去般,难受异常,简直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他后退数步,嘴角冒出大量鲜血,段虎见陈冲竟被王枫踢的鲜血直流,从内心深处泛起丝凉意,看来老师是点都没留情面。但是他可以看出,王老师就是要用这样的魔鬼训练在短时间来提高自己的实力。他爆吼声,疯狂地朝王枫攻击而去,王枫微微愣,他想不到段虎居然还有力气,稍作调整与他单练,不到分钟,王枫轻蔑地踢开他,冷冷道:“动作太慢,力道太小!

  段虎下,陈冲马上又上,两人就这么训练了半个小时,连课都忘记上了,直到他们全身伤痕,累趴在地上,王枫才点燃香烟,扔给他们两支,道:“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回去好好想想为什么我都说了打你们哪里,你们都无法阻拦,好好想清楚,如果明天还是没点进步,你们就从星海最高的楼上跳下去死百了。省的给我丢人!”

  他抛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妈的,老子也心疼啊,孩子们,别怪王老师我心狠手辣,既然你们下定决心要为国争光,王老师会用尽全力让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将战斗力得到最大的提高。若不然你们是没点机会和秋水对盘的。

  既然只能进入三个人,那么,凭借他们的能力,最后绝对会有个人会与秋水对打。但这个人是谁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既然都有可能,王枫务必让他们在短时间将战斗力提高到最强。

  秋水的能力王枫知道,他不是故作清高,秋水的能力尽避不及王枫十分之,但这样的人才已经极为少见。他的身手灵活快捷,而且从他还没显示出来的爆发力来看,他的爆发力恐怕也不容小觑。到时候如果是段虎与他对决,绝对会被他打得半死。段虎比较擅长的是技巧性的攻击。尽避在技巧方面,他也烂的塌糊涂。总的来说,他比较擅长的还是技巧。

  而陈冲就是典型地走自己教导的路子。如果到时候是陈冲与秋水对决,王枫相信在这几天的时间内,他有信心让陈冲与秋水打成平手。至少,不会败!

  段虎与陈冲艰难地爬起来,陈冲对段虎喃喃道:“你刚才发觉王老师的变化没有?”

  “嗯?什么变化?”段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也不清楚,但方才,王老师的眼中流露出丝心疼,我想,应该是心疼我们吧”陈冲揉了揉受伤的肩膀,低声道。

  “陈冲,其实我直想问你,王老师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你与他接触的时间长,知道的肯定比我多,我总感觉王老师好像是个迷,他做的事情总是出乎意料之外。”段虎迷惑地问道。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尽避我接触王老师的机会比你多,但我点也看不透王老师。我打个比方,莫言,就好像是刻意伪装自己,让我们无法看透他。而王老师,却好像是并没隐藏自己,我们依然看不清楚”陈冲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的意思是”段虎面色微变,“王老师比莫言还要恐怖?”

  “我没说,不过我感觉,如果王老师与莫言真的发生战斗,我绝对会站在王老师这边,他带给我们的,绝非莫言所脑瓢比!”陈冲眼中透出坚定之色。

  “很显然,我也与你样。”他们相视笑,单手握在起,齐声道:“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定能让王老师大吃惊!”

  王老师走回办公室,干熬苦等了个小时,总算是下班了,待得学生们都走完了之后,王老师才施施然地出了办公室。秦霜也不知道何时跟在自己身后,王老师猛地转身,她好像被吓了跳,王老师好奇道:“秦组长,你干嘛跟着我?”

  “我我哪里跟着你了,这条路是你的么?”秦霜俏脸微微泛红,表情甚为紧张。小手儿捏在起,如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般。

  “根据科学研究,当个女人说谎的时候,她的眼睛多会对别的地方看,而且,她的脸会变的很红,手要么是紧紧地握在起,要么就是捏着衣角。而你三样齐全,所以我可以肯定你应该撒谎了。”王老师义正言辞地道。

  “你”秦组长面露无奈之色,苦笑道:“你永远都是这么能扯,好吧,我想请你吃饭,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吃饭?”王老师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尽在文学网名的诚实小郎君,若不是我直比较低调,比较严谨,早不知道被多少美女泡了。她前几天和我冷战,今天忽然和我和好,相信应该是欲擒故纵。让我感觉她忽然对我变好了,然后趁机想把我拖进幽暗的巷子非礼百次。

  我王大官人绝对不能上当。更何况今天苏菲菲盛情邀请我吃晚餐。说不定趁机还能偷几条小菲菲的粉红内裤。嗯,这次拒绝她,看她以后怎样行动我再步步地化解。

  王老师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天才,居然连这么华丽的想法都出来了。他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嘴角身子冒出丝哈喇子。

  “王老师,你不答应么?”见王枫猥琐地笑着,秦霜心想,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坏事情。

  “哦,不是不答应,不过我今天实在是没时间。前几天狗蛋同学的爸爸刚病愈,今天又复发了,所以我要去给狗蛋补功课,还要帮他收拾房间,所以实在是没时间,不如下次我请你吃皮蛋瘦肉粥吧?听说外面地摊有个地方的皮蛋瘦肉粥非常不错。”

  “这样啊”秦组长无奈地笑了笑,道:“那等你有时间了我再请你,就这样,我先回去了。”

  “好的,下次我定请你喝皮蛋瘦肉粥,那里面可有很多猪肉啊”

  秦霜心下恶寒地离开了。

  王老师刚开着哈雷出门,便见到个俏生生的靓影站在门口等自己,入秋了,傍晚的温度比较低,小菲菲俏脸被寒风吹的通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王枫,见他出来,欢快地跳过去,笑吟吟道:“老师你总算出来了。”

  “哎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凉?”王老师摸了摸小菲菲的小手儿,冰凉片,连忙将自己的皮外套脱下来穿在她的身上,严肃道:“你这个傻瓜,怎么不多穿点,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见王枫如此关心自己,且四周没有什么人,她开心地将头靠在王枫的肩膀上,心满意足道:“不怕,我生病了老师照顾我。”

  “傻瓜”王老师猥琐地摸了摸小菲菲的屁股。

  “老师,走吧,我好冷”苏菲菲撒娇地道。

  “好的,你是坐前面还是坐后面?”王老师坐上哈雷,凛然问道。

  “坐前面!”

  第两百二十四章晚餐

  那娇嫩的美臀在大腿上伴随着哈雷的晃动不断扭动,苏菲菲喜欢穿比较潮流的衣服,以至于那细嫩的娇躯几乎与王老师在做亲密接触。这简直要了王老师的老命啊。他那不该有反应的地方竟情不自禁地“坚挺”起来

  “嗯”

  苏菲菲猛地感受到臀部传来丝异样的感觉,她轻轻地扭动了下,感觉那异样的感觉越发强烈,她猛地醒悟,心下大羞,老师大色狼,简直太下流无耻了。

  王老师那叫个难受啊,从侧面能够看到小菲菲那红潮满布地俏脸,粉嫩地仿若能滴出水来,王老师心想,小菲菲的脸蛋儿为什么这么红?为什么我害羞不会脸红呢?这是个充满了艺术的问题,以后定要好好研究下。

  艰难地来到苏菲菲的家,那豪华的庄园再次让王老师扼腕叹息。

  “苏菲菲同学,你爸爸不在家么?”王老师拍打着巨大的铁门,好奇地问道。

  “不在啊,今晚就只有我和老师两个人哦!”苏菲菲俏脸晕红地道,“老师,有门铃的,怎么又敲门啊?”

  “早和你说要节约能源,中国的能源虽然处于世界前列,但人口太过密布,人均能源却属于极为贫乏的国家之,所以我们能省就省,不能因为家里有钱而浪费资源。”王老师慷慨陈词,满脸严肃地道。

  “好拉好拉,真是受不了你,天到晚喜欢胡吹牛皮。”待得铁门打开后,苏菲菲兴高彩烈地挽着猥琐王老师的手臂走了进去。

  在众多仆人和保安的子下,王老师有种天下之大尽在我手,君临天下般的感觉。这种快感油然而生的同时,王老师心下却想,不行,我这样太轻浮了,我应该视金钱为粪土。不能沾沾自喜,金钱与我何干?只要有女人,我可以创造出无数的财富。

  苏菲菲见王老师表情僵硬,四肢紧绷,关心道:“老师,你很紧张么?”

  “不是,老师是觉得在这样庄严肃然的地方,应该严肃点,不能显得焦躁和不安,要不然就堕了面子。”王老师冷汗涔涔,他妈的,不就是个豪华庄园么?想当年王老师我连白宫都住饼几天,虽然后来被人赶了出来。但好歹也享受过至高无上的地位。

  苏菲菲也不点破,笑嘻嘻地挽着他的手臂走进了别墅。

  当初在海滨的时候,王老师让自己有了公主的感觉,从那刻开始,苏菲菲对王枫的感情越法烈,在那种感觉,他都能义无反顾,让自己成为主角,成为公主。显而易见他对自己应该是极为关心与疼爱的。想到这儿,苏菲菲的俏脸浮现丝满足之色,粉嫩的俏脸更先嫣红。

  “小菲菲,你感冒了还是发烧?怎么脸这么红?是不是老师的皮外套太厚了,你很热,那脱下来给老师吧,老师这可是鳄鱼牌皮外套,很名贵的。”

  “嘻,不给,晚上我给你洗洗晾干了你再穿回去吧。”苏菲菲小脸上满是得意,为老师洗衣服,这可不是三年二班每个女孩都有机会的。

  “不行!”王老师作势欲抢,严肃道:“皮外套洗了就没感觉了,老师还打算穿个十几年的。你这么洗,老师以后的沧桑男人味道就荡然无存了,赶紧还给我,要不然我可要砸你们客厅的家具了。”

  “啊这样啊”苏菲菲的小脸上黯然失色,心道:“想为老师洗件衣服都不行,真是的。”

  “要不”王老师恬着脸,凑过去,猥亵道:“小菲菲帮老师洗内裤吧,老师这条内裤都穿了好几天了,再不洗我怕会丑。”

  “啊!”

  苏菲菲俏脸酡红,娇嗔道:“老师是个大色狼!”

  “不允许你骂老师色狼,你这是对教育界的挑战,侮辱灵魂工程师,小心老师体罚你!”

  晚餐时间到了,苏菲菲支开了所有的仆人与管家,大厅的餐桌上摆放了道道精美的菜肴,顶部的琉璃水晶吊灯已经熄灭,几盏白色的蜡烛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辉映在苏菲菲那俏丽的脸蛋上,分外诱人。

  “为什么要关灯啊?我觉得在这么阴暗的环境吃饭太影响心情了,而且老师的眼力不太好,如果不小心吃进鼻子里了怎么办?赶紧了,把灯打开,老师坑邛死了。”王老师丝毫不懂风情,若是普通人面对王枫这么番话,势必会认为这个人简直就是个落后份子。

  但苏菲菲却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就是喜欢王老师这样的风趣幽默,他越是能说会道,苏菲菲越是喜欢,当下也不听王老师的,笑嘻嘻道:“如果王老师的眼力,不如菲菲喂你吃吧?”

  “呃,还是不要了,老师有手有脚,要是被你喂习惯了,以后就成个贪安好逸的人。像老师这种华新市十大杰出青年的候选人,怎么能让你喂老师吃东西呢?要是传出去,老师就算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这残花败柳之身了。”王老师说着抓起块牛排啃了几口,美滋滋道:“牛肉味道虽好,但还是比不是猪肉,哎,现在猪肉涨价,苏菲菲同学你家里都不吃猪肉了吧?”

  “扑哧!”

  苏菲菲见王老师满脸油水,吃的好不开心,汤汁飞溅的模样,忍俊不禁道:“老师慢点,会儿给你个大大的烤||乳|猪哦!”

  “呃,烤||乳|猪这么大,我怎么吃的完?苏菲菲同学大慈大悲,容许老师打包回去吧?你也知道老师是个省吃俭用,从不浪费粮食的纯情小郎君,若是浪费粮食,说不定死后会下地狱,还要被百个女鬼非礼,那我可就亏大了。”

  苏菲菲越是听王老师这嬉皮偷笑的言语,越是开心不已,笑嘻嘻道:“老师吃吧,吃不完给你打包,会儿去菲菲的房间,菲菲还要让你补习功课的哦。”

  “嗯,定定,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软,老师我两样都被你陷害了,晚上定给你通宵补习。”王老师心想,今晚我就不回去了,会儿让苏菲菲同学把烤||乳|猪放进冰箱,虽然现在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担保不准烤||乳|猪坏事不能吃。会儿再喝点红酒,等苏菲菲同学喝的有些微醉了之后,再和她讨论些人生理想的事情,说不得又可以多摸几把胸部和屁股,那就赚大了。

  “来,老师,菲菲和你喝酒。”苏菲菲那娇嫩的俏脸在粉红色的烛光下显得娇媚动人。王老师干吞了口唾沫,严肃道:“女孩子别喝太多了,顶多喝五瓶红酒,要是喝多了会醉的。”

  两人你来我往,喝的不亦乐乎,大约夜间十点,王老师感觉苏菲菲有些支撑不住,连忙道:“苏菲菲同学,不如老师去你房间给你补习吧,这里不太安全。”

  “为什么不安全啊?”苏菲菲好奇地问道,舌头有些打结,醉眼微醺,仿若随时都会醉倒般。

  “你想啊,我们孤男寡女在这儿喝酒,就好像干柴烈火,要是会儿你兽性大发,把老师非礼了怎么办?我觉得还是去房间那个隐秘的地方比较好,毕竟那儿你不敢乱来,要不然仆人发现你的房间变得乱糟糟,肯定会怀疑你的,这样你有了定的顾虑,就脑曝制住自己。”王老师面色凛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