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睛,瞧了眼留着鲜血的拳头,疯狂地冲下楼,从厨房抓住六个盘子,叠在起,朝空中高高抛去,他的身子立定站稳,当盘子纷纷落下的瞬间,他的身形动了!

  拳个!

  当盘子从天空纷纷跌落而下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击出拳头!

  破碎的声音响彻夜间,陈玉娇站在窗户口瞧着下方陈冲那瘦弱却仿若磐石般的身影,心中担心,难道他有什么心思需要发泄?找个时间和王老师好好谈谈,陈冲是陈家唯的希望,她从来没有忘记爸爸临死前的句话:“好好照顾冲儿,悠悠几百年了几百年,我们就在等现在的机会”

  这句话,她从没对陈冲说过,尽避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爸爸这番话必定关系陈冲与陈家的将来与命运!

  “就是这样的!”

  陈冲仰天怒吼,胸腔仿佛充满了力量,他知道,他发现了王老师让自己明白的道理。

  很简单!

  敏锐力!

  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你未必要用眼睛去观察四周的事物,用心足够了!

  王枫出手,速度快到令人乍舌,而且,出手稳妥,毫无任何错位。这绝非简单地用眼力能够观察到的!

  要知道,视神经传入中枢神经,然后发出指令让你去做个动作,那是需要时间的!

  而真正的高手,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他们用心,用切能够感受到危险的能力去感受!王老师要打自己哪里,他就能打到!只因为,他能够看出自己下个动作会是什么!这绝对不是用眼睛去看的!

  陈冲的心中热血,这刻,他想到了自己与王老师对决的时刻!是的,他知道,自己完全可以躲避过去!

  当热血恢复平静,陈冲感觉全身酸楚不已。他不禁苦笑声,自己是不是变化太多了,而且,太过疯狂了。

  走进家门的时候,陈玉娇紧张地盯着他,柔声道:“小冲,你怎么了?”

  “呃,没什么,刚才看那几个盘子不太卫生,我去扔了。”陈冲说出来顿感尴尬,妈的,连王老师百分之的口才都没有,以后不但要从王老师那里学习到搏斗技巧,更要学习口才。要不然是没办法让女孩开心的。

  “哦,这样的,小冲,你真的没事吧?”陈玉娇依然不敢相信陈冲的手掌都流出了大量的鲜血,他却浑然不知。这段时间,小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懂得体贴自己,而且懂事了很多。她开心的同时,也隐隐感觉有些诡异。

  “哈哈,没事没事。”陈冲挠了挠头,突然调笑道:“姐姐,王老师近段时间直失魂落魄,不如你明天和我起去学校看看他吧?说不定我的漂亮姐姐去看王老师,他就会生龙活虎了。”

  “呸,你这个混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陈玉娇俏脸绯红,心慌意乱地白了他眼便走回房间了。

  “难道”陈冲微微愣,摸了摸鼻子,呢喃道:“王老师的魅力真不是般人能够抗拒的,如果我是个女人,不知道会不会喜欢王老师”

  第两百二十七章王氏口头禅

  抱着小菲菲躺在床上的王老书虎躯震,全身猛地打了个冷战。

  “老师,你怎么了?”苏菲菲同学俏脸酡红,第次与男人相拥而睡,闻着王老师那成熟的味道,苏菲菲心慌意乱,将头靠在王老师的肩膀上,心中说不出的温暖

  “没有,刚才我虎躯震,我觉得应该是有两条巨龙腾飞,看来以后华新市要出现三龙大战了。”王老师满嘴胡说八道。

  “不是两条巨龙腾飞么?怎么不是双龙大战?”苏菲菲抬起可爱的小脑袋,好奇地问道。

  “呃,难道你不觉得老师也是真龙天子?”王老师脸惭愧地问道。

  “没感觉啊,老师应该是真龙天狼,哈哈!”

  “不许侮辱老师,老师要摸你胸部惩罚你!”

  第二天大早,王老师便将娇嫩的苏菲菲从床上拖下床,肃然道:“别睡了,再不起来就迟到了。”

  “好困”苏菲菲慵懒地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

  “困也不能迟到,大不了上课的时候你打瞌睡。”

  王老师穿好衣服,两人双双下楼,他心想,我怎么感觉是被别人包养的金丝雀?太可耻了,想我十里街纯情小郎君居然被小菲菲迷惑了晚上,堕入了温柔乡。以后不能这样,如果和她大被同眠多了,说不定自动产生受精卵,到时候老子可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在群管家与仆人的好奇眼神中,王老师大义凛然与苏菲菲出了庄园。

  “苏菲菲同学,你说他们刚才看我是用什么表情?”王老师摸了摸下巴,脸沉思地问道。

  “什么表情?”

  “这还看不出来?”王老师仰天打了个哈哈,旋即严肃道:“我觉得他们应该认为我是你的男朋友,然后用看待少爷的身份盯着我。对了,你老爸有没有什么绝症之类的?或者先天性心脏病?”

  “去死!我爸爸身体好的很。”苏菲菲拍了下王老师的肩膀,娇嗔道。

  “那真是可惜了,我还打算如果你爸爸的寿命不到年,打算等你高三毕业了就和你去婚姻事务所登记,到时候我就能得到大笔的遗产,完全可以环游世界了。哈,环游世界,享受全世界的美女可是老师我的毕生梦想啊!”

  苏菲菲差点晕厥过去,抱住王枫的腰身坐上哈雷扬长而去。

  罢来到学校,又被群猥琐的滛荡学生强犦了无数遍。王老师心想,什么时候如果我和苏菲菲同学裸奔而来,不知道他们不会不下巴都掉下来。

  与苏菲菲告别,王老师独自走进办公室,风情万种,仿若个刚被百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非礼了万次般。

  刘大为摸着下巴,咳嗽声,肃然道:“王老师,我觉得你今天特别风騒。”

  “是么?”王老师满脸猥琐,心想,老子昨晚被苏菲菲同学破掉了般的处男之身,风騒点无可厚非。王坐在办公椅上,秦霜也从办公室外走了进来,王枫点了点头,秦霜却冷哼声,走进办公室。

  啪啦声,办公室的门被狠狠地带上。王老师微微愣,心想,莫非我昨晚做梦非礼了她?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王老师,看看吧,说你太风騒了,连秦大美女都对你极度不爽了。”何亮洋洋得意地笑了笑。

  “放屁!”王老师点燃香烟狠狠地吸了口,“你群没文化的家伙,没学过化学?不知道女人在某个特定时期,很容易爆发?”

  “呃,应该是生物吧?怎么是化学了?”美莲插嘴道。

  “你看看你!”王老师跺脚喝骂:“真是没文化,亏你还是经常被大姨妈关照的美女,难道你不知道大姨妈来的时候,都会给你们带点化学物质么?哎,和你们说这些真是伤神。”王老师故作风騒地揉了揉太阳|岤,脸无奈。

  “汗”

  刘大为等人冷汗涔涔,何亮从桌子上拿起个小本子,微笑道:“王老师,你看看吧,这些都是竞选星海中学三名代表的名单,总共有三十多人,你们班的陈冲和段虎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竞选上的啊。这群人都是体育队或者是跆拳道的高手!”

  王老师懒洋洋地道:“笑话!我王大官人教导出的学生岂能是他们可以堪比的,王大官人队必胜!”

  王老师面发騒,面将那个小本子上面的名单都物色了遍。

  基本上来说,段虎和陈冲所要面对的敌人就是秋水和另外名上次秋水前面人与小日本对战的跆拳道高手。据说他是秋水的好朋友。两人经常相互切磋,深得秋水信任。这次秋水也扬言要将他带入世界少年武术大赛。

  “嘿嘿小白脸,让段虎用他那坚挺的体魄强犦你百遍吧。”王老师嘴角列出丝猥琐的笑意。他相信陈冲和段虎,段虎的领悟能力尽避没有陈冲强,但他的基础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王枫大致了解了陈冲。

  他是个怎样的人?

  隐约中,王老师感觉陈冲的潜力不可限量。单单$,尽在文学网从他的决心,居然每天从学校跑到校门口,妈的!简直是个畜生啊!让老子跑公里,估计就得阳痿,他居然直接跑他妈的几十公里。畜生,禽兽不如!

  “姐姐,你快点吧,我快要迟到了。”陈冲面色微红,路从家里跑来,虽然气息还有些紊乱,但昨晚他思索了夜,终于将自己发觉的东西融会贯通,他相信今天绝对能够接住王老师的雷霆击。

  当然,只限于接住。若是王枫发第二招,他绝难再抵挡。

  王枫是谁?

  十里街暴徒!爆发力之强大,足以打穿层五公分厚的“铁板。”尽避别人不相信,王老师却直将铁板挂在嘴边,以便彰显他过人的爆发力。

  “小冲,你每天这么早起来,不会就是跑步来学校吧?”陈玉娇从公车上下来,脸诧异地问道。

  “是啊,锻炼身体,老师说过,这样可以培养我们吃苦耐劳的能力。”陈冲可不敢说实话,若是让王大官人听到陈冲竟将责任推卸到他的身上。不知道猥琐的王老师会不会脚将他踢到阿根廷。

  “你是不是疯了啊?这几十公里,你每逃诩是跑来的?”陈玉娇瞠目结舌,她万万没想到陈冲从小就体弱多病,竟能长时间坚持下来,简直不可思议啊!

  “哈哈,没关系的,王老师也是从家里跑来,他比我跑的还要远哦。”

  正在喝着菊花茶的王老师忽然口喷出来,摸着下巴古怪道:“妈的,谁在咒老子被个黑黝黝的非洲女人非礼?真诡异!”

  段虎也在这个时候跑到校门口,见陈冲旁边个穿着白色衬衫,风韵迷人的大美人儿,他双眼泛光,对陈冲吼道:“好小子,不会是新交的女朋友吧?妈的,这也不和老子说,亏老子当你兄弟,不行,定要让我摸摸胸部!”

  “呃。”陈玉娇俏脸通红,皱眉道:“这位同学,我是陈冲的姐姐,希望你搞明白。”

  陈冲更是冷汗涔涔,妈的,段虎这畜生几句话就将老子有女朋友和平日里学王老师说话的语气全都暴露出来。

  “哦,对对不起啊,我还以为您是陈冲的女朋友。对了,陈姐姐,陈冲现在学习成绩超级厉害啊,我们的班主任也经常表扬他,说他以后绝对脑萍上华新大学,到时候他肯定能给你涨面子的!”

  段虎胡吹大牛的本事虽然不及王老师十分之,但应付天真无邪的陈玉娇也是没点问题的。

  “陈姐姐,你真漂亮,皮肤好白啊。不知道用什么化妆品,以前我暑期打工做过化妆品推销员。”段虎继续胡吹大牛道。

  怎么他们都做过化妆品推销员?王老师当初也和自己说以前干过化妆品推销员,见鬼了,难道他们是全班起去兼职的?

  王老师若是知道段虎竟拿自己的惯用理由去泡妞,他绝对会将段虎的任督二脉全部封死,让他成为个彻底的废人。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段虎,我姐姐是去找王老师的,走吧,要迟到的。”陈冲早已冷汗涔涔。妈的,近段时间段虎直模仿王枫,虽然自己也时而模仿下,但没这个夸张。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在酒吧泡妞的时候被王老师教自己的手法震撼到了。现在他随便和个女孩谈话,都会口的“王氏泡妞对白。”

  陈冲牵着陈玉娇走进学校,见学校环境优美,空气新鲜,陈玉娇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叹道:“陈冲,这里环境真好,在这里学习肯定涸篇心的吧?”

  陈冲暗自惭愧,以前两年都虚度了,而且点悔改之意都没有。总算现在在王老师的教诲下,明白自己以前就是个废物。他决心好好学习,不能辜负姐姐对自己的片心意。尤其是有次王老师偷偷地带着陈冲去看陈玉娇工作的环境。

  尽避对着些面貌丑陋的男人,美丽的姐姐依然要面露笑容。他当时差点哭出来,王枫却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冷冷道:“这就是你姐姐供你读书的途径,你还直当自己大款,以为家里的钱来的多容易。以后你要是还这样,小心老子废了你!”

  第两百二十八章熊熊烈火

  正是在王枫的番暴力威胁下,陈冲终于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些事情都是猪狗不如了。所以他不但乖乖地听王老师的话认真学习,更是听从王老师的所有话,不论王老师说什么,他都觉得是对的。

  段虎与姐弟俩分别,陈冲领着陈玉娇朝办公室走去。心想,王老师看见姐姐来了,不知道会不会高兴的神经失常。

  王老师浑身颤,端在手中的菊花茶险些泼出来,心想,莫非我要走桃花运了?这就是前兆。

  “王老师,我姐姐来了。”陈冲脸猥琐地笑了笑,走进办公室,陈玉娇怯生生地跟在他的身边,显得有些拘谨害羞。

  “哦,是陈小姐啊,请进请进,要不要喝杯菊花茶?现在天气干燥,总感觉要喝点什么才好。对了,陈冲,你去上课吧,你姐姐找我肯定有关系国家命运的事情,赶紧,别妨碍我们商讨国家大事。”

  王老师端过杯菊花茶,赶走汗流浃背的陈冲。

  “陈小姐,请坐,请喝菊花茶。”王老师面色凛然地让陈玉娇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心想,陈玉娇小姐的屁股这么挺翘,坐在我的椅子上,然后等她走了我再摸几下,不知道这叫不叫间接摸陈玉娇的美臀。

  陈玉娇略显拘谨地坐下来,见办公室不少老师都在工作,她紧张地问道:“王老师,我是来问下关于陈冲在学校最近表现的,我感觉他现在好像变了好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哪里啊!”王老师搓了搓手掌,笑呵呵地道:“陈冲同学还是像以前那样乐善好施,关心同学,爱护幼小,尊敬师长,昨逃诩看见他扶老奶奶过马路。怎么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哦,这倒没有,不过他现在好像很懂事了,也会体贴人了。前天还帮我收拾了下房间。”陈玉娇尴尬地道。

  好小子!

  老子都没进过你姐姐的香闺,却被你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不行,你小子绝对是偷你姐姐内裤去的,老子等会就把你暴打顿,然后把内裤要过来。收藏美女内裤可是王老师我的爱好之,坚决打击你这种犯罪分子。

  见王枫脸色阴晴不定,会儿滛笑,会儿暴怒,陈玉娇紧张道:“王老师怎么了?”

  “哦,没什么,弟弟关心姐姐是正常现象,你工作这么辛苦,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让她把你当成他的祖宗对待,对了,你的手这么白,洗衣服是不是直都用立白?上次我隔壁邻居个女孩就是用了不伤手的立白,结果把手给烧坏了,你以后也少用点,据说那个立白很不值得信赖,我洗衣服直都是用的纳爱斯。”

  陈玉娇黛眉微皱,这个王老师怎么又转移话题了。苦笑道:“王老师,其实我只是想知道陈冲现在在学校的变化。”

  “哦,很正常啊。不过有件天大的好事要告诉你,陈冲同学打算代表星海中学参加世界少年武术大赛大赛,如果能进前三甲,可以得十万的奖金。”王老师心想,他们说青年人也可以去参加,虽然奖金少了点,但也有八万,如果王老师我去参加,相信拿个花魁应该不成问题。八万啊。那可以买多少斤猪肉?

  “啊!”陈玉娇顿时花容失色,面色紧张道:“他要去参加世界武术大赛?”

  “是啊,你不用这么兴奋吧?为国争光是每个青少年应该做的。虽然这样可以光耀门楣,但也不需要这么激动的。”

  “不是我是说,小冲怎么去参加啊?他从小体弱多病,又没有练过功夫,去参加世界武术大赛,那不是去找死啊?”陈玉娇紧张万分,娇躯都轻轻地颤抖了下。

  “呃。”王老师倒是不知道陈冲竟体弱多病,只感觉这家伙有点儿怪味道,但是什么他也说不准,苦笑道:“没事的,反正学校还要举行次海选,到时候看情况吧,不过你要相信你的弟弟,他已经今非昔比了,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他的脸上流露出敬慕之色,仿若对陈冲爱慕万分。

  “这样啊”陈玉娇依然异常紧张,不过见王老师豪气干云,也不好再说什么。这几天陈冲表现的太过诡异,她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陈小姐,你先回去吧,如果陈冲出了什么问题,我会亲自登门拜访,保证不会让你担心。”王老师心想,到时候再和你秉烛夜谈,这应该算是个不错的方法,或许还能进你的香闺偷你几条迷人小内裤,我真是天才啊!

  待得送走陈玉娇之后,刘大为猥亵道:“王老师,你不会又看中这位美女了吧?不过她身材真是顶呱呱,很有女人味道,而且三围极佳,哎,我要是年轻二十岁肯定会去泡她的。”

  “那你二十年前干什么去了?”王老师暴跳如雷,“奶奶的,别打听老子私人事情,小心老子把你去柳暗花明的事情告诉你老婆,你那处于更年期的老婆绝对会把你大卸八块!”

  “呃,当我没说。”

  王老师在办公室等着学生们的早自习下,铃声响,他便施施然走到了林子里。陈冲与段虎站在那儿等他,见王枫来,他们面色紧张起来。王枫也改往日嬉皮笑脸,肃然道:“昨晚想通了么?”

  “差不多了!”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那好,进攻我。”王老师冷淡地道。

  “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