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陈冲身形晃,拳头狠狠地朝王枫攻击而来,而段虎也从另外侧攻击过去。

  王老师面色不变,轻描淡写地躲避过去,森然道:“段虎,你的胸口!”

  王枫冷喝声,在王枫还没有动作的时候,段虎身子猛地扭,全然副拼命架势,吼道:“王老师,你的小肮!”

  两人几乎在同时动手,王枫面色微变,堪堪后退两步,与他错开,笑道:“过关!”

  他的话刚说完,王枫快捷地朝陈冲冲了过去,冰寒的声音在陈冲耳畔响起,“陈冲,小心呢!”

  他的拳头快到肉眼难以看清楚,陈冲却心静如水,眼神变得模糊,在王枫攻击过来的时候,他的身子猛地闪,堪堪躲避过去,拳朝王枫砸过去,王枫把捏住他的拳头,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过关!”

  陈冲与段虎脸上露出兴奋之色,王老师的句过关给了他们莫大鼓励,他们兴奋道:“老师,我们有没有实力对抗秋水了?”

  “秋水可以把你们捏死。”王老师点燃香烟,蹲在石壁上吸着香烟。

  “什么?”

  两人同时惊呼,想不到苦思冥想了晚上,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训练,王老师居然给他们这么句话,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但你们也可以在他把你们捏死的同时,捏死他!”王老师这才猥琐地笑了起来。

  “操!”两人狠狠地比了个中指。

  王枫缓缓站起来,淡淡道:“你们昨晚的突破超乎我的想象,我也不想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总之,如果你们全力以赴,在经过上到四场决斗之后,等到和秋水站,相信你们不会被秋水打倒。”

  王枫算计过,最后剩下的四个人,只有三个人能够出位。也就是说,学校也安排好了,如果最后个人和秋水拼斗,被秋水击败之后,而另外两个人打成平手,那就有三个人能够出位。不过他们的想法与王老师迥然不同,王老师的想法是,个人与秋水打成平手,另外个人,将他的敌人招击败!

  这就是王枫的决心!

  王老师的绝招,雷霆击!用暴露破绽的办法击溃对方强硬的防线,不在乎自己是否受伤。当实力相当的两个人决斗,不怕死的人才能胜出!而王枫,已经让他们训练出这种心态了!

  段虎与陈冲重重地点了点头,凛然道:“老师放心,我们会起去参加世界武术大赛的!”

  “有这样的想法是最好的。如果你们到时候要是给老子丢脸,小心你们菊花不保”王老师随手丢掉香烟扬长而去。

  他心想,这两个家伙天赋怎么这么高?妈的,老子当初都是经历了大半年才领会到其中要领,他么居然晚上就能够明白。莫非这个世界上比老子天才的人还有很多?无耻啊!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已经帮陈冲他们打好了底子,他们只是需要自己去消化,去理解。这种方式绝对般人所能了解的。也只有王枫这样的暴徒才会用这种方式打架。陈冲他们起初就算听了他的说法都不敢相信,只是在后期王枫番惊人的爆发力之后,他们才深受体会。若是让他们自己去想,去琢磨,那绝对是艰辛万分的!

  陈冲两人凝视着王枫沧桑的背影,对视眼,陈冲犹豫道:“你发觉没有,王老师仿若还有另外个性情。”

  “什么意思?”

  “他如果我的感觉没错,他绝非个简单的教师,也绝非我们所认识的和黑道有些关系,我从他的眼神,仿佛脑拼到团熊熊火焰”

  第两百二十九章抗洪英雄王老师!!

  风騒的王老师刚离开他们的视线,连忙揉了揉脸庞,妈的,刚才老子表现出强烈的战斗欲望,应该能激起他们的血性吧?

  还好老子平时喜欢看小兵张嘎等爱国电影,里面那些解放军叔叔的眼神和神态还能模仿下。不然今天肯定不能装得如此生动形象。

  上午

  第二节课就是语文课,王老师要准备下讲义,当他经过三年二班的时候,却发现前排的柳如烟竟趴在桌子上休息。不对啊?平时她下课也会是百万\小!说之类的,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王老师走进办公室,将柳如烟旁边的学生拉开,坐下来,轻柔地拍了拍柳如烟的肩膀,柔声道:“柳如烟同学,你怎么了?”

  “啊”

  柳如烟娇躯颤,见王枫坐在自己旁边,她的表情片黯然,淡淡道:“没什么,有点累,想休息下。”

  “哦,如果不舒服可以告诉老师,或者去医务室看看,或者直接老师送你回家,身子不好多注意休息,别硬撑知道吗?”柳如烟面色略显苍白,美眸有些红肿,仿若许久都没有睡好觉般。王老师不禁声音低沉,温柔体贴,心疼万分,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柳如烟听着王老师那柔软的关怀,芳心阵暖意涌过,但想到那日老师用对自己所说的话语,她的心又冷到了冰点,面色决然道:“我没事,老师你走吧,我要学习了。”

  王枫心神荡,这句话他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见过。仿佛就是前几天让他心情压抑到了极致的味道,怎么会这样

  王老师走出教室,柳如烟的面容又暗淡了下来,心神空虚,肢体无力。

  苏菲菲静观其变,柳如烟这几天的表情实在是太过凄凉,仿若个现代版本的林妹妹,肢体柔软,充满了决然。

  王老师走出办公室,心情难以平静下来,柳如烟的表现让他大跌眼镜,他仿若想到了什么般。这刻,他的脑子猛地跳过个名字:云淡风轻

  苦涩地摇晃了几下脑袋,老子什么时候成了个多愁善感的人了。我可是十里街白马王子。不行,我要找几个女人安慰下。这样堕落下去以后就不能见人了。

  坐在办公椅上点燃香烟喝着菊花茶,繁琐的心情让风騒的王老师略微平静不下来。但旋即想到苏菲菲那美妙的娇躯,丰盈的胸脯。王老师的嘴角再次露出丝猥琐的笑容。

  “王枫,你进来下!”

  秦霜冰寒却动人的声音响起,呃,好像很久都没叫我进去了吧?今天又忽然叫我进去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了。昨天她好像想请我吃饭,我没答应,不会是因为这个想批斗我番吧?

  走进办公室,王老师冷静地坐在沙发上,秦霜刚欲发话,王老师连忙道:“秦组长,昨天我实在是没时间,你也知道我多忙,那群问题同学太多了,我实在每晚下班都要去个家庭搞家访。这不,昨晚我就和苏菲菲同学聊了晚上,她现在总算迷途知返,知道老师和学校的良苦用心,知道她对社会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了。”

  秦霜微微愣,旋即无奈道:“你说这些干什么?”

  “呃,你不是来批斗我昨天不接受你的邀请陪你吃饭么?”王老师冷汗涔涔,妈的,难道老子估计错误?现在的女人都比老子大度了?

  “汗”

  秦组长冷汗涔涔,苦笑道:“你这个男人真是小心眼,谁会在乎这种小事情啊。”

  “话不能这么说的。或许你不知道,以前有几个明星邀请我吃饭,我本来答应了,结果因为扶了百个老奶奶过马路,耽误了约会的时间,结果她们差点就从十五层高的大楼上跳下来。其实你也知道我乐于助人,肯定要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后来若不是我英明神武,说了百条爱情剧的经典台词,现在也不知道要有多少歌迷影迷伤心欲绝,跳楼卧轨自杀。”

  秦霜顿感无言以对,崩溃道:“好了,你别称赞你的辉煌战绩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件事情,学校打算让你代表星海中学参加世界青年武术大赛。希望你到时候别王我们失望。”

  “什么!”

  王老师下巴差点掉下来,脸的瞠目结舌,赶紧道:“为什么要我参加啊?我觉得刘大为或者何亮老师都要比我出色千万倍,我前几天还见他们与歹徒火拼,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最何时的人选。”

  妈的,你们还真打算让老子去啊。老子可不想小处男之身都还没有破就为了国家捐躯。至少也得等到我破掉小处男之身,为王家留下香火吧?可是王老师我这几天心情不太好,而且没选中黄道吉日,绝对不会随便让我的后代出现,要不然肯定不会有老子的半智商和三分之的情商,那老子简直愧对王家的列祖列宗啊!

  “呃。”秦霜故作抹了把冷汗,无奈道:“王老师,你不是直都很英勇的么?怎么这次变得胆小怕事了。晚晴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还打算好好的给你庆祝下,哎,想不到你这么胆小,真是太让人失望了。”秦霜面露无奈之色,扼腕叹息,美眸中却蕴含了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放屁!”王老师大义凛然地道:“我王老师顶天立$,尽在文学网地,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只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以我现在的能力,暂时还无法达到你们的要求,而且再过三天就要举行武术大赛了,这样我感觉还充满,我完全无法达到最佳状态。这样冒冒失失的就去参加比赛,不是我谨慎的作风。”

  这家伙不想去都能找出这么多理由,简直就是个只会耍嘴巴皮子的家伙。她黛眉微皱,淡淡道:“其实这是董事会的决定,你不去,学校的其他老师也不会去,如果实在不行,我们拒绝武术协会的邀请好了。”

  “这样啊”王老师悲怆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吧,不过我可实现提醒你们,说实话,我不想去是另有隐情的。”

  “什么隐情?”秦霜顿时来了兴趣。

  “哎,和你说实话吧,知道六年前的抗洪抢险么?”王老师面露回忆之色,仿若是件极为痛苦的往事。

  “当然知道,那时候差点波及华新市,还好群英勇的抗洪抢险人员将洪水活生生的挡住,华新市才幸免这场劫难的。”秦霜自然知晓这件事情。当时她还在读大学,每逃诩会关注洪水情况。

  “你说的不错,那群人当中就有我个。”王老师面色苍白,深深地吸了口气,悲怆地道:“当时我和群兄弟死守边关,可惜”他苦涩地摇了摇头,沉声道:“洪水就好像猛兽般击打着我们的肌肤,寸寸,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不亲自吃是无法理解的,呵呵。当时我们个连几百号人就这么活生生地被洪水吞噬得只剩下几个,所幸,我们坚守到了最后,但那群兄弟,却全部被洪水吞噬了”

  “再到后来,我们成了民族英雄,每天被多的记者采访,让我们描述当时的情况。可是,你觉得我们有心情么?说好起回家,说好起喝酒,起唱歌,起找小姐姐的战友只剩下我们几个,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心情么”

  “后来,我们这群人几乎都得了忧郁症,害怕见到闪光灯,害怕记者,只要看见记者,看见闪光灯,我的心就撕心裂肺的痛,因为我想到了我的那群可爱战友,你明白我为什么会拒绝了么?”

  “可是”秦霜唇角嗫嚅了几下,低声道:“我记得那几名存活的抗洪英雄中没有王枫啊?”

  “呃。”王老师临危不乱,淡淡道:“我改名字了,当时那是化名,你也知道我做好事不喜欢留名。”

  “可是我还是有问题,那几名抗洪英雄我都见过照片,没张和你长的很像啊?”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当时看见那些照片是不是有个非常帅气年轻的小伙子?别告诉我没有,不然我绝对相信你是在撒谎!”王老师义正言辞地道。

  “好像是有”

  “嗯,那就是我,那时候我是十里街鼎鼎大名的白马王子,集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身,所有女孩见到我都会尖叫,自从发生了这次事件之后,我去韩国整容了”

  王老师面色凄凉,说不出的哀伤。

  “你真的去过?”秦霜怎么听都感觉他是在吹牛,太不可思议了,这么个人竟会参加过抗洪抢险

  “呃,你可以怀疑我的某个器官没多少能力,但是你绝对不能怀疑我坚挺的人品!”

  “好吧,就当我相信你坚挺的人品,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参加,毕竟,你的身手我们有目共睹,除了你,我们实在是找不到被的人了。”

  “呵呵,好吧,为了国家的荣誉,我就献出我这宝贵的处男之身好了。”王老师眼神浑浊地走出了办公室。

  出门后,秦霜心想,这家伙肯定再吹牛,鬼才相信他是抗洪英雄,不行,晚上定要回去找找那些照片,幸好我还保存过!

  王枫走出办公室,面色微微变得惨淡,六年前,自己没有去抗洪抢险么?那幕幕滔天翻滚的波澜,寸寸地腐烂自己肌肤,那时候,我不是才十六岁么

  第两百三十章反常的柳如烟!

  不错,王老师平日里喜欢吹牛打屁,但这件事情,他还真干过。那时候,他热血。听说有个抗洪抢险的敢死队,他义无反顾,不理会家里那个她的哀求,投入了抗洪抢险。那时候,他才十六岁,是敢死队年龄最小的个未成年学生。

  但是!

  他所表现出来的能力绝对不比任何个人差!

  反而,他几乎是整个敢死队最卖命,最敢拼命的未成年!

  他苦涩地笑了笑,都过去六年了,方才个不小心就将自己唯做过的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说出来。那些从未有过的光辉战绩尽避是吹牛,但这件事情,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干过。

  他已经忘记自己当年是怎么活着回来的了。他只知道,自己在医院躺了个月,他的肌肤多处被泡烂,救援人几乎是将他从泥潭中脱出来的。若不是王枫生命力顽强,恐怕早已经归西!

  回来之后,的确是接受过许许多多记者的采访。不过王枫没有在乎这些,因为这时候,他陷入了另外个风波。这个风波,实实在在,震撼了整个华新市!

  那件巨大的风暴漩涡,直接让王枫再次接受到了巨大的挑战,也就是在那年,王枫进了监狱

  秦霜此刻对王枫刚才走出去的那个背影充满了好奇,莫非,他真的去参加过抗洪抢险?

  可是,六年前的他才多大?还没成年吧?印象中,好像那群存活下来的几名英雄的确有名未成年。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其余几名英雄都被市民赞颂,他们若不是被国家引领进高层,便是得到了大笔奖金。唯独有人,在病好之后,记者打算采访的时候,他消失不见,失去了任何踪迹。当时人们还对此事津津乐道,成为茶余饭后的闲谈。

  难道真的是他!?

  秦霜越来越好奇,尽避此刻还没有下班,但他却忍不住想知道究竟王枫说的是否属实。

  急忙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喂,妈妈,你还记得我六年前存下来抗洪抢险那群英雄的合照么?”

  “记得啊,怎么了?你直都当做宝贝藏起来,我们想看眼都不让,你爸爸偷偷翻过次,你还和你爸爸冷战了好几天。女儿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给我传真过来,我想看看。”秦霜芳心扑通扑通乱跳,她的手心甚微丝汗珠,仿佛很紧张般。如果那名未成年真是王枫,自己该如何看待他?他还是那个爱吹牛皮,老不正经的猥琐王老师么?

  大约等了十分钟,传真机阵滴答的声音传来,阵阵黑白照与民族英雄的个人资料从传真机传了出来

  王老师不过需要分钟,就让心态再次恢复,会儿还要去上课。老子要纯情点,不能显得太伤感,要不然他们又觉得我是大叔了。其实老师我是纯情小处男,绝对不是他们认为的是个邪恶大叔。

  王老师风騒满面地夹着讲义走进三年二班。学生们都$,尽在文学网比较安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种气氛是从柳如烟这儿散发出来的。或许,他们都不忍心打搅这个璧人吧?

  王老师轻柔地道:“上课。”

  学生们稀稀疏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又悄无声息地坐下,王老师摸了摸下巴,不去理会柳如烟那张憔悴凄凉的绝美脸蛋,对陈冲段虎道:“还有两天就是学校的淘汰赛,希望你们能认真训练,到时候老师也会去参加青年武术大赛,希望不会给中国人丢脸。”

  王老师扼腕叹息,妈的,老子的对手要是个牛高马大,身高三米的巨人,那老子还是干脆举白旗认输好了。要不然把老子脸打坏了,以后还怎么混饭吃啊!

  “啊!”

  学生们阵惊呼,唯独段虎与陈冲面色平静,他们知道,王老师去参加是肯定的。在他们心中,王老师就是无敌的存在,绝对的无敌!

  “老师,你也要去参加?”苏菲菲小脸儿紧张地问道。

  “是啊,其实我去参加才能给中国人争光,你们想想,以我的王八之气,只要虎躯震,对手绝对不战而败,是不是?”王老师得意洋洋,口若悬河,又道:“其实老师是不想去参加的,但是学校实在是找不到个有气质的教师,所以老师只能再次出山了。”

  “好!老师,我们强烈支持你!”段虎大吼声,表情相当兴奋。

  “好什么好啊?”苏菲菲心系在王枫心上,她可不希望枫老师出现什么意外,不禁脸蛋儿露出丝担忧,低声道:“老师,你在文采方面我很佩服你,但是武力值,似乎不太高吧?”

  这只不过是恭维的话,若说文采,王老师简直个就是个乌龟王八蛋,狗屁不通。不过在武力值方面,他还是略有自信的。好歹老子能拳打破五公分的钢板,要是打在那群洋鬼子小日本的身上,估计能震碎他们静脉,毁掉他们任督二脉。嗯,就这样决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