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时候我打着关二爷的旗帜将他们的武学全部收回来,不能让他们再次为祸人间了!

  “苏菲菲同学,老师知道你是担心老师这张英俊潇洒的脸被打坏,你放心吧,到时候如果老师真被人家打毁容了,你借点钱给我去韩国整容,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更帅气,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韩国那个金城武的,我觉得他是个超级大帅哥啊!”

  “老师,金城武不是韩国的!”沈若雨笑嘻嘻地道。

  “呃,可能是老师太想为国捐躯太兴奋了吧,其实老师知道他是中国内陆的,是这样的吧?”

  “也不是。”苏菲菲无奈地摇头,不知道装什么牛逼啊,哎,真失败。

  王老师顿时冷汗涔涔,妈的,以后不能装潮流了,再这么丢脸丢下去,老子非被他们鄙视死!

  他微微看了眼柳如烟,轻柔地道:“柳如烟同学,你究竟怎么回事?如果心情实在不好,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要不要老师送你?”

  “我没事,你别管我!”柳如烟黛眉微皱,仿若心情十分不爽。

  时间,不但是王老师,连学生都是瞠目结舌,这可是柳如烟第次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啊,而且还是对全班人都敬佩的王老师

  张张照片从传真机中传出来,秦霜紧张万分,双手不停地颤抖,她看了张又是张,而且她还是不相信,她将英雄们的介绍都看了遍,依然没有任何个当年是十六岁的,只剩下最后张了!

  秦霜娇躯紧绷,手心微微冒出汗珠,将那张轻轻地从传真机旁边拖出来,她定睛看,俏脸顿时动容,美眸中流露出震惊万分之色

  第两百三十章少年英雄!!

  这是张泛黄的黑白照,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照片有些模糊,唯独那张脸庞尚且还脑拼清楚。

  秦霜的美眸紧紧地盯住那张稚嫩却充满了阳光的脸庞,这个人如此像王老师?

  她娇躯紧绷,瘫软地坐在椅子上,将黝黑的传真纸张拿在手中,纸张轻轻颤抖,她的眼神渐渐迷离,这个人,莫不就是王老师

  六年前的王老师,那么的纯情,眼神略显清澈,唇角的笑容天真无邪,六年前为何他出院之后便消失不见了?当年整个华新市都为之轰动,抗洪英雄无故失踪,记者手中唯的资料便是群英雄在脱离危险后的合照,那时候尽避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笑意,或许全身都伤痕累累

  而住院之后,王老师去做什么了呢?为什么到了六年后的现在,他才忽然出现在华新市,这六年,他有过怎样的经历与磨难?

  秦霜不是简单地女人,她眼光毒辣,看人入木三分。她脑拼出王老师绝非那个吊儿郎当的猥琐大叔,他的体内,还隐藏着另外面个性,只不过,他始终不愿暴露出来

  六年后的王老师成熟沧桑,六年前,那个稚嫩的男孩,尽避外貌上发生些变化,但那眼神,终究无法改变,那气质,依然存在。秦霜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王枫!

  他真的是抗洪英雄!

  他真的是那个当年让华新市轰动过的王枫!那么,六年前,他为何无故失踪,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要知道,他当年的战友们,现在无不是国家高管亦或得到丰厚的福利,唯独王老师,在六年后,他仅在华新市当名看似普通,却并不普通的魔鬼班级班主任

  王老师微微愣,他不论如何也未曾想过柳如烟会忽然语气冰冷无情,仿若个冰寒仙子,宛若个九天仙女不含丝感情。

  他的心情十分糟糕,不知为何,柳如烟的心情烦躁,他也会异常烦躁,他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与云淡风轻失去联系之后,他的心中就直处于阴霾,尽避他没表现出来,却的的确确是直存在的

  苏菲菲仿若感受到王老师纷杂烦躁的心情,她的表情也压抑万分,这会儿,整个魔鬼班级仿若都陷入了平静与压抑。

  “柳如烟同学,你的心情似乎真的不太好,不如老师送你回去吧?”王枫依然面容和蔼,语气温柔,段虎等人也不明所以,王老师表现太过诡异,太过异常。柳如烟也反常态,竟用这么冰冷无情的语气与王老师说话。要知道,柳如烟从出现在他们视线中之后,从来都是温柔软语,哪怕是生气之极,她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太奇怪了!

  “不需要,您上课吧。”柳如烟的绝世容颜渐渐平淡,心中生出丝愧疚,不知为何,此刻面对王老师,她说不出的烦躁不安,仿若忽然之间要失去什么东西般,胸口的黑血项链也仿若感受到柳如烟的心情,隐隐散发丝温热

  “哦,这样啊”王老师丝毫不介意地点了点头,面露微笑地开始上课。恐怕,没有任何人能从王枫那深邃的眼眸中发觉抹心疼与无奈,或许,哪怕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这无意中出现的情绪波动

  节课在死气沉沉中度过,王老师的幽默风趣不复存在,学生们也心不在焉,仿若每个人都充满了无限的心事。

  下课后王枫直接走出教室回办公室,他的心情烦躁到了极限,但却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苏菲菲的心情也时刻都能影响到他。上次,苏菲菲决然离开自己,他的心情也出现过丝情绪波动,杨紫雪的忽然出现,才让他渐渐恢复正常。而且,他与苏菲菲之间的感情原本深厚许多。而柳如烟,尽避王老师对这个绝世璧人充满了欣赏与喜爱。却也没达到那样的地步。但为何这次柳如烟的心情压抑,竟会比上次与苏菲菲挠别扭还要压抑呢?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吧?”

  王老师嘀咕声,苦笑地走进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工作了会儿,王老师渐渐恢复正常。情绪的波动被强制性压迫下来,刚打算点燃支香烟,秦霜忽然从办公室冲出来,王老师吓的跳,香烟差点掉在胯裆,脸夸张道:“亲爱的秦组长,难道你老公怀孕了?就算怀孕也不用这么紧张吧。心情别太烦躁,不然会影响胎气的。这是我多年前帮个妈妈接生后的心得。”

  “王枫!”

  秦霜面色激动万分,娇躯颤抖,仿若有什么话要说,$,尽在文学网却始终无法说出来,而吊儿郎当的王枫却让她将想要说的话活生生憋了回去。她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个人,是秦霜倾慕多年的英雄,尽避秦霜知道,自己要比那个少年英雄大几岁,却并不阻碍她对少年英雄的敬佩与爱慕。

  当年的始终,更是让秦霜心碎意决,多年来,她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那个失踪的少年英雄。这不过,是个少女时期的春心萌动,却实实在在,让秦霜直保存了下来。

  而面对此刻的王枫,那个少年英雄。她竟有种说不出的苦涩与心酸。这个人,还是当年的少年英雄么?在电视上见到那个在猛兽般的洪水中搏斗的少年英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的心滔天翻滚,苦涩,失望,欢快,空虚,遗憾瞬间充斥了她的心房。因为那个少年英雄,秦霜拒绝了无数的富家公子,她的心中,始终为那个少年英雄留着个位置

  可是,为什么少年英雄会变成现在这个猥琐下流无耻的王老师!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她此刻忽然想起,自己在第次见到王枫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丝莫名其妙的心悸,此刻,她总算明白过来。

  哪怕王枫做的错失再多,再无耻下流,嚣张跋扈,她的内心,始终都是偏向于他的。现在,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秦组长,你是不是生病了?还是被男朋友甩了?或者大姨妈来看你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这么无力?”王老师脸无耻下流地问着,却不曾想这番话更是让秦霜心痛欲绝。

  个奋不顾身保护华新市的少年抗洪英雄,个猥琐下流极端无耻,充满了邪恶的王老师。他们为什么会是个人,秦组长的泪水肆无忌惮地从俏脸上滑落下来。

  王枫更是吓的跳,为什么要哭啊?老子没偷看你内裤颜色吧?刚才你也说不怪我没陪你吃饭,现在还哭?难道是想我摸下你的胸部你才会好?

  他无耻地想着,却不知道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形象与秦霜理想中的少年英雄相差甚远,他更不会知道,十六年岁的自己,竟是秦霜这个大美女的爱慕对象。以至于,他越是表现的猥琐下流,秦霜越发伤心难过。

  “王王老师”秦霜抹掉俏脸上的泪水,呢喃道:“你以前也是这样的么?”

  “以前?”

  王老师挠了挠头,苦笑道:“哎,和你说几句掏心窝的话吧,其实我当年风流潇洒,玉树临风,号称十里街白马王子,喜欢我的女孩从西环直排队到南城,你可以想象我当年多么受人欢迎吧?而且我还有个别名,王大官人。这是因为我乐善好施,见义勇为,乡亲们给我的尊称,虽然我直不愿承认。做好事不留名。但你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身,对吧?哎,这些事情我直都不愿对别人说,希望秦组长你能给我保守秘密,我不愿靠这些去吸引女孩,我觉得靠我现在的气质和长相,吸引几个漂亮小女孩应该不难。”

  他得意洋洋,口若悬河,秦霜却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她的心已经冰凉到了极限。这个王枫与当年的少年英雄差距之大,已经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但偏偏,他们就是个人,都是同样的那个人,唯不同的就是,那张照片上面对他的介绍,名字叫做林枫,而他现在,叫做王枫

  秦霜不顾王枫诧异惊讶的表情冲回办公室,王老师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心想,莫非她承受不了我强大的气势?所以铩羽而归?嗯,以前我应该低调点,不能太过锋芒毕露,这样会让她感觉全身不自在,早知道我不应该将王八之气显露出来的。王老师深刻的理解到,人越是嚣张,越是牛逼。越是不讨人喜欢。以后坚决不再像现在这样牛逼。不然以后交不到朋友可就悲哀了。

  秦霜冲进办公室,便趴在办公椅上轻声哭泣起来,她的心里好难受,她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她只知道,看见王枫现在的样子,再将他当年的挺拔身躯,刚毅的脸庞融合起来,她的心就好像裂开般,非常难受

  王老师刚想继续吸烟喝菊花茶,苏菲菲忽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她见办公室只有王枫个人,不禁大声娇嗔道:“王老师,你是不是摸过柳如烟的胸部了!?“

  第两百三十二章三人紧系

  “别胡说八道!”王老师吓了跳,严肃道:“老师昨天其实想摸的,不过她心情不好,所以没有提着个要求。”

  “呸!”苏菲菲娇嗔声,冷冷道:“那为什么柳如烟这几天好像越来越虚弱了?我感觉肯定是老师对她做了什么事情。要不然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苏菲菲也有些古怪,柳如烟平日里临危不论,不论什么事情,她都不会紧张害怕。但现在,她好像完全变了个人,点儿也没有往日的气质了。

  “老师也知道,我觉得她应该是这个月的大姨妈错乱了,你也知道女人这玩意来了情绪就会失控,老师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王老师脸悲怆。

  “去死!”

  苏菲菲俏脸通红,十分生气地道:“老师你别胡闹了好不好?难道你不觉得柳如烟现在好像变了个人,而且,我感觉她越来越决然,生命力越来越弱”

  她几乎不敢再说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偏偏,她以前与柳如烟并没什么接触。更甚者,她还有些嫉妒对方。而现在反而对柳如烟充满了怜惜与担忧。

  “生命力越来越弱”王枫身躯颤,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点燃香烟狠狠地吸了口。心中烦乱不安,他能感受到,柳如烟的心情他感同身受,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明白柳如烟究竟怎么回事。但从她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若是去问她,她断然不会告诉自己。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竟会出现这种状况。这让王老师大感头疼!

  “老师你怎么了?”苏菲菲紧张地问道,她也看得出来王枫心情不佳,还有种微妙的感觉,苏菲菲感觉王老师与自己还有柳如烟三人之间,仿若有什么微妙的东西牵引在起。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可是,是的确存在的。

  王枫自然不清楚这种事情,他只知道柳如烟的心情不好,他也会跟着不好。种很奇妙是感觉

  “苏菲菲同学,你回去上课吧,老师有时间会找柳如烟谈谈的。”王老师苦笑声,还有两逃谖虎他们就要参加学校的比赛了。先把这件事情搞定,妈的,老子培养出来的猛男肯定不会比秋水那群装逼份子差。

  王老师走出办公室,训导主任极为守时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王枫笑眯眯地看了他眼,得意洋洋地道:“训导主任,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

  “哼,你打算去哪里?”训导主任面色铁青,冷哼声。

  “哦,我打算去上厕所,怎么?训导主任要起去?”王老师郁闷万分,妈的,这胖子阴魂不散,成逃冖着老子看,太邪恶了。老子纯情小处男都被你盯的不好意思了。

  他摸着下巴,懒洋洋地盯着训导主任,脸庞上抹过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别想溜出学校,否则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训导主任冷哼声,灰溜溜地离开了。

  “你全家都是国足的啊?妈的,和老子就这么有深仇大恨?老子不过是当初在网络上发了个骂国足的帖子而已,你至于这样吧?”王老师嘀咕着走进厕所,刚拉开拉链,手机在口袋里嘟嘟响个不停。

  “我靠,差点把老子震阳痿了。”王老师拿出手机,边嘘嘘,边不满地骂道:“谁他娘的给老子打电话啊?”

  “哼,你难道不会看来电显示啊”沐晚晴好听的声音响起,似乎有点儿生气。

  “呃,沐老师,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手机没来电显示的功能?哎,太伤心了,怎么说我们两情相悦,情不自禁地将对方当做红粉知己,你连我的这么点小秘密都不知道,简直太伤害我了。”王老师语气低沉,十分不满地道。

  “哼,懒得和你废话,我怎么听到你这边有水声了?”沐晚晴好奇地问道。

  “哦,你说水声啊,我在厕所打扫卫生,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懂卫生对个生命体的意义了,这样不行,我以后打算开个‘保护环境,美化社会’的专题讲座,让学生们清晰地认识到环境对个人的健康是十分重要的。”王老师哆嗦下,将拉链拉起来,全身猛地颤,爽啊!

  “少胡说八道了,你过来我这儿,我问你点事情。”沐晚晴娇嗔声,便将电话挂掉了。

  咦?怎么脾气变的不好了?妈的,今天好像很多女孩都来大姨妈了。不行,我要去问问她们大姨妈探亲的准确时间,要不然以后要是都起来,我找谁玩呢?

  来到沐晚晴的办公室,刚进去便发现沐晚晴正趴在桌子上出神。那娇嫩的俏脸上,妙目闪闪不停,粉嫩柔唇微微嘟起,模样说不出的诱人。王老师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心想,如果现在是在我的家,我肯定要把你强吻二十四个小时。

  “晚晴,找我有什么事情?快说,我日理万机,公务繁忙,维持着社会的发展,把持着国家的经济命脉,你耽误我分钟,就是想让国家生灵涂炭,尸横遍野。死后会下地狱的!”

  “少贫嘴。”沐晚晴回过神,气呼呼地站起来,走到王枫的面前,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地摇晃道:“你是不是欺负过秦姐姐啊!”

  “别开玩笑了!”

  王老师表情夸张,脸无辜道:“秦组长长相夸张,气势滔天,手握大权,我个小小教师哪里敢欺负她?她不对我下阴招我就求神拜佛了!”

  “哼!”沐晚晴松开王枫的脖子,兀自呢喃道:“那为什么今天秦姐姐心情这么不好?”

  “呃,你什么时候去找过秦组长?”王老师瞠目结舌。妈的,老子直在办公室看守,别说你个大活人,就算是只苍蝇想飞进去都不可能。莫非你们已经通灵,交流是用传说中的神交?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和秦姐姐无聊的时候会发短信玩的。今天给他发了四五条她都没回,后来打电话才知道她心情不好,哼,少岔开话题,到底是不是你欺负秦姐姐的?”沐晚晴作势又要掐王枫。

  “当然不是!”王老师面色凛然,心想,你们在同个学校居然都要发短信聊天,太邪恶了,莫非你们是短信聊天?电话也是电话?不行,下次我定要把你手机偷来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惊天大阴谋就是从你们的短信中诞生的。

  “昨天秦组长想请我吃饭,我怕晚晴你生气,所以严词拒绝,还告诉她朋友男朋友不能调戏,或许是因为这个她生气了吧”王老师说完惭愧地低下了头。

  “啊”沐晚晴娇躯颤,再次掐住王枫的脖子不断摇晃$,尽在文学网道:“你这个坏蛋,秦姐姐请你吃饭你为什么不去,你可知道她昨天是想你帮忙对付个花花公子,哼,你这个混蛋,秦姐姐直这么关照你,你居然还不帮秦姐姐这么点小忙,简直太可恶了!”

  “停停”王老师头晕眼花,严肃地盯着沐晚晴,忽然握住她的小手儿,放在自己胸口,双目浑浊,语气低沉道:“晚晴,我对你的心意可表日月,天地可证,如果我去帮秦组长的话,若是秦组长被我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外表所吸引住了怎么办?难道到时候让你们姐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