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来,笑脸上抹腼腆微笑,口齿伶俐地说:“大家好,我叫沈若雨。我的爱好就是吃零食,目标是减到九十斤以下。”好家伙,长的真高,估摸着也有米七五,不过胸部太小,脸部线条也略显稚嫩。不会吧,还要减肥?你是在为非洲大饥荒努力节食吧?

  每个学生都有各自不同的性格与特点,总是来说,他们对自己还算恭敬,并没出现蔡大宝等人与自己得到的资料上面显示的那么夸张。他不禁信心十足地环顾眼每张稚嫩的脸庞上,咳嗽道:“从今天开始,我将带领你们走完高中最后年的生活,迈进大学这个让所有学子都向往的天堂。”

  出乎意料之外,没个学生露出兴奋之色。倒是好几个学生都了无生趣地说:“大学有什么,还不就是谈恋爱打架,太弱智了。”

  “呃”王枫没想到他们的想法倒是高见,也不在意,刚欲说什么。个女孩子忽然站起来笑道:“老师,你也自我介绍下吧?增进交流嘛。”

  “哈哈,我也要说啊?”王枫挠挠头,“我喜欢学习,喜欢语文数学地理历史生物化学;我还对艺术特别有兴趣,比如音乐美术雕塑书法摄影,另外运动也是我的爱好之,足球篮球排球网球羽毛球游泳跑步骑自行车;还有家务,洗衣做饭煮菜照顾家人,我也爱玩,去郊游去旅行,玩赛车街舞时装购物”滔滔不绝说了大对,肚子里加上句:“说着玩而已,很多我都只是听过名字,连见都没见过。”

  “哗”学生们惊叫片,纷纷说:“老师兴趣好广泛啊,那个街舞,老师能不能指点我几下啊?”

  “老师,我想学吉他。”

  “老师,再过几个星期学校就会举行球秋游,到时候你教我们些野外常事吧。”

  “野外生存嘛,小意思,当年我个人在沙漠也连续作战了个月。有人喜欢美术吗?关于野兽派印象派我也略有涉猎。”

  王枫洋洋得意,反正吹牛不花钱,至少让这群学生觉得自己博学,干咳声:“安静安静,现在是上课时间,这些事情都下课再说,总之只要大家配合我的工作,我定会让大家玩的痛快,不过前提就是大家的成绩要略有长进才行。”虽然他知道三年二班有几个成绩极其优秀的。比如柳如烟秦少峰在全年级都是前几名。但偏偏其余的票学生都是跛腿的厉害,有的甚至专攻门,这门几乎可以拿满分,但别的学科却只能拿个位数。这个是王枫头疼之极的。

  虽然老师的薪水不错,但如果全班总分最低,到时候别说分红,薪水都会被扣掉不少。

  “好啊!我最想去海边了,有比基尼美女可以养眼。”

  “到野外露营比较过瘾。”

  “明天就是周末了,我们明天去吗?”

  与其他教师第次见面就摆出威严的姿态不同,王枫的生涩和胡吹大气给了二年二班另番感受。

  课堂最后几排在递纸条和发短信,他们隐蔽迅捷的动作总会在王枫转头抑或眨眼的瞬间执行,王枫只有双眼,自然无法发现。

  “有点意思,看来菲菲的敌人也不是那么无趣。”

  “哼,这家伙就胡吹大牛,我看他就是个神经病。”

  “没事,先观察几天,菲菲的仇是定要报的。反正他现在是我们的班主任,不怕没机会。”

  第三十四章继续观察

  这节课老师学生均是兴致盎然,王枫心情愉悦,胡吹大牛道:“如果这学期第个月的测验大家能够达到百分之八十的及格率,秋游的时候我擅自做主,领着大家去露营。记得上次城南那边的荒郊我还发现了块清澈的温泉,据说是潭天然泉水,女孩子泡了可以美容,男孩子可以壮阳。”

  “老师!什么天然泉水啊?哪里的温泉是菲菲的爸爸开采出来的旅游胜地,女狠了当然可以美容啦,我都去过好几次了。”

  “呃,时间太长,城南那边的旅游胜地和荒郊比较多,或许是我记错地方了吧。”王枫神态自若,但后背却冷汗涔涔,老子六年前明明记得那儿就是块天然泉水,怎么现在成旅游胜地了?还是苏菲菲那丫头的老爸开的?

  “没有啊,城南那边没多少荒郊旅游胜地的。老师是不是又记错地方了?你说的那些地方好像都是在华新市附近的城郊吧?附近的林湖县才有这些旅游胜地,华新市的旅游胜地可没有哦!”

  “呵呵,其实只要是人少的地方,抑或能让人心旷神怡的地方都可以成为旅游胜地的。”王老师绕过了让他头疼的问题,这群学生怎么都这么聪明?妈的,老子好像不能和说话,说话就被挑刺。

  “啊,是啊,只要能与心爱的人在起,不论是什么地方,都是很美好的!”花痴男女们开始騒包了。

  王枫清了清嗓子,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够了,板起面孔道:“大家安静下来,我刚刚担任班主任,还有许多的事情尚待处理,这样吧,这个月的测试如果达到了我的要求,我会在假期带领你们出去游玩的,你们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

  同学们有的兴奋大叫,有的目光闪动,有的了无兴趣,并没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不过上任班主任留下来的班费好不少,到时候偷鸡摸狗还能贪污点,嘿嘿

  下课铃声响起,王老师刚欲离开,那群学生哗啦声冲到王老师面前,将他团团围住,味道:“王老师,为什么你的发型这么帅啊?”

  “王老师,为什么你的身材这么好啊?”

  “王老师,我们班有好几个女生都想找男朋友,你能不能帮忙介绍下啊?”

  “王老师”

  学生还真热情,可以从侧面体现出师生关系的水||乳|交融。王枫欲走不能,留在讲台上与学生继续东拉西扯,偶尔有女生滑腻的肌肤接触到他,顿时大感兴奋,人也仿佛骤然年轻了好几岁。班长秦少峰递给他个精美的礼物盒。微笑道:“老师教书这么辛苦,请接收我们的礼物。”

  “干什么?我刚任教你们就玩这套?”王老师脸孔板,把夺过秦少峰手中的礼物盒,揉搓了几下,满脸生气道:“以后别搞这套了,好好学习才是你们的关键。”

  “这家伙不但能吹牛,还能贪便宜,应该不难对付。”

  “嗯,学校没有他的资料,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当我们的班主任,不过昨天在校门口还是很神勇。对了,段虎,你昨天问你老大没有?这么多人打不过个人?你老大是吃屎的啊?”

  “靠,我怎么知道,我老大平时别说群人打个,哪怕他个人打群人,也没手软。昨天确实是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好了,现在外敌当前,我们别内讧。这家伙看起来似乎没点本事,而且极度猥琐,喜好装逼贪小便宜。我们再观察段时间。”

  “四眼,你去查查他的底细,实在不行去人肉搜索,我就不信查不到他的资料。”

  “好的,大家都散了,现在同心协力。三天之内如果还不能让他彻底沦陷,那就太有损我们魔鬼班级的光荣传统了。”

  王枫心情舒爽,第堂课就与学生们的关系交涉的水||乳|交融。而且苏菲菲他们也没找自己麻烦。看来自己还是能做好这个班主任的。他路行来感受别人的注目礼,志得意满地回到办公室。才进门口,何亮忽然走过来,惊叫道:“小王,你的裤子怎么这么大条口子?”

  他闻言低头瞧,他妈的!

  连忙捂住胯间狼狈坐在办公椅上,满脸尴尬地左右看了几眼,心中怒火横生,谁他娘的把老子全部家当买的牛仔裤割了这么大条口子?

  第三十五章恶搞老师

  他猛地想到,好像下课的时候那群学生拥住了自己,而且还时不时地摸几下,那时候他兴奋不已,浑然不知周遭事物。难道就是那会儿?

  暗自牙咬,他妈的,枉费老子如此信任你们,让你们摸来摸去!

  干脆里面还穿了条内裤,要是还像以前有不穿内裤的习惯,那老子跳进黄河都难以洗干净身上的污垢。

  骂了顿那群小兔崽子,王枫忽然瞥进桌子上的礼物盒,何亮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以后小心点,你所带的那个班的学生都很顽皮,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如果条牛仔裤无法感化他们,我愿意再献出我的内裤。”

  他用手去摸了下精美的礼物盒,这里面究竟包裹的是什么呢?柳如烟的纯白小内裤?还是根古巴雪茄?

  他缓缓地拆开来看,虽然那群学生把自己的裤子给割破了,但肯定没必要继续耍自己吧。

  当他双手灵巧地将精美礼盒打开的瞬间,股炙热的气流喷洒而出。“怦”地声,王枫感觉自己的脸颊仿若被火烧般,整个办公室飘荡起股浓烈的火葯味。硝烟消散之后,群同事只看见头黑氟立,满脸焦黑的猛男。

  而这位猛男自然便是王枫。

  王枫怒吼声,发疯般冲进了洗手间。

  狠狠地揉搓着脸庞,他感觉都快揉掉了层皮,好不容易将脸色揉的白了点吼,对着镜子看,他险些惨叫出来。

  眼睛红肿,脸庞鼓胀,干脆眉毛还没烧掉多少。仿若画眉般漆黑黑的衔接在了起。最夸张是当属他的嘴唇了,两片肥厚的嘴唇如同挂着两片肥香肠般,让人想到了东邪西毒里的欧阳锋

  股从没有过的挫败油然而生,这刻,他想到了上吊。这刻,他也想到了跳河。这刻,他还想到了割脉。这刻,他甚至想到了将全班美女学生强犦之后之首

  太可恶了!

  王枫心头股熊熊烈火燃烧起来,他决定报复。不!不是报复,他要让他们成为好学生。让他们崇拜自己,让他们永远信服自己!

  既然我无法用温柔地手段去制服你们,那我就用最残暴的手段让你们个个地乖乖听话,做全校最好的班级!

  他是个争强好胜的人,不论什么事情,他都有不服输的精神。他说要做好人,他就绝对会做好人。那是混黑道,他也要做个好混混。而既然他选择了做老师,那么他就要做全校最让人尊敬,最让人崇拜的老师。他不管用什么办法,用暴力也好,也偷鸡摸狗的办法也好。他都要做好!

  抹掉脸上的水珠,出了洗手间,群同事投来的是可怜与恶意的神情。他妈的,总有天,让你们知道老子其实是很彪悍的。

  “王老师,你进来下。”磁性甜美的声音从侧面传来,秦霜面色平静地站在办公室门口,对她示意了下便再次走进了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王枫结果秦霜递过来的杯白开水,无言地说:“谢谢。”

  “没什么事吧?”秦霜的美眸中浮现丝关心。

  “没什么,教师任重而道远,我会永不气馁地走下去。秦组长请放心。”王枫满脸的义正言辞,虽然他的表情和猪头没区别。

  “嗯,那就辛苦你了。”秦霜微微点了点头,忽然歉意地说:“王老师,其实”

  “不用说了!”王枫猛地拍桌面,满脸决绝地喝道:“我是不会辞职的!你放心,我有信心教好他们。不论他们如何折磨我,我永远都有个火热的心,祖国需要他们,人类需要他们,历史齿轮的滚动离不开他们。身虽残,心更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秦组长,请你给我时间,我定能将他们教育成国家栋梁,社会未来!”

  他眼眶湿润,肥香肠般的嘴唇微颤,身躯微韦动,颓然道:“对不起,我先出去了。”

  秦霜满脸发痴地瞧着王枫转身离去的背影,呢喃道:“我什么时候要你辞职了?”

  王枫大步踏出来,继续伏案工作,他要将这群学生的性格与生活作风习惯摸清楚。且不管他们如何,至少自己不能再吃亏上当。他要步步地将他们防线击溃,让他们认识到,我王枫才是他们最后终结者。

  哼!群小兔崽子还能让老子在阴沟里翻船?

  这天王枫都没出过办公室,来他这造型实在不敢抛头露面。二来,他将三年二班所有学生的劣迹都分析了遍。最后的总结就是除了柳如烟之外,其余任何名学生都可以称之为极品人渣!

  他们简直无恶不作,不但是整蛊玩到极限,甚至不惜色相来恶搞老师。

  第三十六章脑子不够用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王枫所得到的资料中有个典型的标榜例子。

  前任女性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场语文考试中抓住名男生作弊,男生被抓了个现形,他二话不说,推开语文老师,吼道:“我这儿也带了小抄!”他扒开自己的裤子,原来那玩意儿上竟贴满了小抄,整个赤裸裸地挑衅。

  那语文老师经此刺激,只要见到男人都会不自觉地朝男人的下方看去。显而易见的,她被那名男生整崩溃了。

  别说是学生,哪怕是在办公室的,只要有男人从她旁边经过,她都会情不自禁地朝对方胯间瞄去。自然的,在经过将近个月的观察之后。华新市福利疯人院多了张床铺,名被祖国花朵所残害的曾经的祖国花朵。

  “他妈的!”王枫气的全身颤抖,这群小兔崽子太过分了,老子今天第天任教就被他们整成这样。要再多上几天,指不定就缺胳膊少腿了。难怪被称之为魔鬼班级,看来点不假。

  既然如此,他准备小心心事,先把柳如烟拉到自己的阵地。多个朋友那就是少个敌人。全班四十二名学生如果轮番折磨自己,不死也得残废。

  待得下班时间来临,王枫依然伏案工作,他在上网看小说,专门找些关于老师与学生之间故事的小说。

  艰难地,他发现了本名为纨绔教师的滛荡小说。花了将近五个小时看完,王枫顿时如同奥特曼复生般瞬间充满了能量。小说里面专门有讲解老师应付整蛊学生的办法。他豁然开朗,朗朗道:“老子就不信治不了你们!”

  大约晚间八点,王枫这才滴溜溜地离开了办公室。此时天色灰暗,校园的路灯闪烁着耀眼光芒。来到停车场,他刚准备去推车的时候,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从停车场蔓延出来

  “嗯哦”

  隐隐传来勾魂夺魄的低吟,王枫心猛地跳。妈的,谁还在这儿鬼搞?

  神圣的学校是不容侵犯的!

  王枫鼓起勇气步步地朝前走

  “啊”

  声音变大,王枫的心中冒出个想法:为什么只有女人的呻吟?男人呢?

  “哦”

  王枫吞了口唾沫,我是教师,神圣的教师,我是不能有歪念头的。

  继续前行当王枫瞧见这画面之后,他的脸庞彻底抽搐了。这刻,他验证了句话:感情是躺在马路上供人践踏的!

  抬起这台黑黝黝的录音机,王枫的双手仿佛要把它捏爆般,谁他妈无聊在这儿放台录音机挑逗老子啊?

  取出磁带,他总算是明白了。透过路灯,磁带上面有小行字体:王老师,春梦了无痕。

  而这盘磁带王枫熟悉不已,竟是失传已久是十八摸

  回到家的王枫全身酥软无比,这教师不是人当的。尤其是他所任教的魔鬼班级。此刻的他有了种极为强烈的意识。如果能将这个班的学生教育成才,那自己可以去拯救地球了。

  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下定决心做好人,他就会坚持下去。就好像某位滛人所说的:坚持下去,银子会有的,女人会有的,高嘲,也会有的。

  为那群迷途羔羊祈祷了夜,当王枫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摸了摸口袋,那五块钱的纸币是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出来的。他感谢已经在疯人院幸福生活的老师,他是王枫的恩人。

  洗漱完毕的王枫冲到楼下,从长龙的尾端轮到他买小笼包的时候,王大婶满脸笑容:“对不起,今天卖完了,明天起早。”

  这刻,王枫心碎欲绝:当我历经千辛,迎接到世界第缕阳光的时候,王大婶的小笼包已经卖完了。

  风雨无阻地王老师驾着坐骑上班,看着旁边辆辆奔驰而过的极品跑车,他心态平衡万分:速度慢,危险小。我是学者,不喜欢太刺激的玩意。

  再次将蔡大宝准备下咽的馒头夺过来,王枫这次没有直接闪人,站在蔡大宝的面前,面色诚恳地道:“兄弟,积累到顿晚饭之后,我会请你。”

  王枫的牛仔裤已经补好了,他是个节约的人,况且他身无分文,他想换条裤子也不可能。虽然针线奇差无比,但至少能遮羞。皮鞋不算贼亮,却也堪比地板。鸡窝发型再次上演。王枫自我感觉良好异常。

  今天上午整逃诩没课,王枫早早来到办公室,开始准备下午第堂课的教案。自己的第堂课,人生的第堂课。他需要好好准备下。高三对于学生来说,比较重要的自然是文言文,至于白话文哪怕是头猪也看得懂。

  在监狱看的书籍也不少,文言文虽然晦涩难懂,王枫也略微涉猎。但他不想去给学生上枯燥烦闷的文言文。大凡学生,尤其是十六七岁的年龄,反叛心理严重,对上课有极大的厌恶。究竟要怎样上课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上课不会晦涩无趣呢?

  此刻的王枫倒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学点知识,至于昨日的恶搞整蛊,他全然没放在心上。而他所谓的报复无非用自己的手段让他们好好学习。苦思近个小时,王枫拍了拍脑袋,苦笑道:“妈的,老子的脑子怎么不够用了。”

  在办公桌上涂涂画画地上午,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