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效果。”王老师脸严肃地说道。

  “啊”柳如烟俏脸绯红,嗔道:“不要!”

  “呃,那算了,其实老师也只是提个意见,你不答应没关系。不过”王老师摸了摸下巴,副猥琐大叔的模样,担心地道:“小柳柳,老师今天那样做,你不会生气吧?”

  “不生气,如烟知道老师是为我好。”柳如烟玉脸绯红地低垂下脑袋。

  “但是你以后怎么和你爸妈相处呢?”王老师现在也有些担心了。妈的,当时暴徒性格爆发,也不管小柳柳同学以后怎么和她的家人相处,现在后悔也晚了。

  “这个啊”柳如烟沉吟了片刻,忽然抬起头,坚定地道:“老师你会照顾如烟么?”

  “呃,怎么照顾?放心吧,如果小柳柳以后要老师帮你洗衣做饭老师肯定义不容辞,而且还会帮你挑选男朋友的。这样好不好?”心中却道:“给你洗衣服,到时候就能偷小柳柳的几条纯白小内裤,然后我说是晾衣服的时候被风挂走了。他妈的,老子简直就是天才啊!”

  “不是这个。”柳如烟摇了摇头,接着道:“如烟说的不是这个,老师你不知道么?”

  “那”王老师尴尬地挠了挠头,苦笑道:“小柳柳同学你问的是哪个呢?”

  “老师!”柳如烟美眸微红,可怜地咬了咬柔唇,良久,她忽然问道:“你有想过喜欢如烟么?”

  “喜欢?”王枫瞠目结舌,额头上瞬间冒出大量汗珠,身躯发颤,支吾道:“什么喜欢?”

  “你”柳如烟俏脸苍白片,方才老师说过不网恋,此刻又说什么喜欢装糊涂。老师难当你真的没想过娶如烟为妻么?

  “哇!”地声,柳如烟捂住胸口吐出口鲜血,整个人仿若被掏空般。原本几天的积郁便直隐藏在身体里。长时间的没有得到休息与食物的补充,她虚弱无比,且心烦气躁引来丝虚火。此刻思绪混乱,胸口堵塞,呼吸困难。压抑不住翻滚的血气哇地吐出口红艳艳的鲜血。

  “柳如烟你怎么了?”王枫刚欲用手去扶柳如烟。柳如烟手掀开王枫的手臂,颤巍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脸凄凉地瞧了王枫眼,泪花从美眸中滚落出来,呢喃道:“老师你知道么?如烟喜欢你,好喜欢,可是你却不喜欢如烟”

  她说完奋不顾身地冲出客厅,将门拉开跑了出去。

  “柳如烟!”王枫回过神,全身发汗,疯般地跟了出去,却发现楼道上哪里有柳如烟的人影。冲下楼四周打量却哪里有柳如烟的人影。他急的满头大汗。喜欢?喜欢我?为什么要喜欢我?我是你的老师啊!

  王老师的确猥琐,但是面对柳如烟这样的女孩儿,他顶多意滛下,哪里敢当面说喜欢她?哪怕是苏菲菲,王枫也能口个喜欢,口个爱。却无法对柳如烟说出来。她太完美,太纯洁,毫无瑕疵到王枫不忍心去亵渎她。

  他站在楼下到处张望,哪里还有柳如烟的影子。他着急万分,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王大官人啊,你说句喜欢不就得了?为什么就他妈这么胆小?妈的,现在把小柳柳同学气跑了,你还害得她不能回家。你他妈怎么当人家老师的啊!

  他仿若神经质般到处问人,却没个人告诉他。尤其是他的服饰实在不敢恭维,几乎所有人见到他都躲避,哪里敢去靠近。

  个阴暗的角落,泪流满面的柳如烟瞧着老师发疯样地寻觅自己。她心中好舍不得,老师,如烟舍不得你。可是,为什么你不喜欢如烟?为什么?

  柳如烟心性纯良,对许多事情她都想不明白。她极少接触世俗事情,面对所有人都微笑面对,且如她这般完美的女孩儿,几乎没有人会打她主意。辈子太过平淡,许多事情她毫不了解。可以说是毫无心机。却遇到王枫这样大大咧咧的男子。她终于熬不住心中地悲怆离开王枫。

  或许是倔强,或许是对王枫的不满,或许是对王枫这种敷衍自己而感受到被冷落。或许因为爱的太深,第个悄悄进入心扉的男子。她如何能够面对王枫的什么是喜欢?这样的话儿对个情根深种的纯洁女孩,是多么大的打击?

  “老师你真的不喜欢,不爱如烟么?”

  王枫颓废地回到家,整个人仿若被抽调灵魂般充满了数不尽地悲伤与无奈。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更是不知道如何去考虑柳如烟。对柳如烟的惭愧充斥心扉。他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心中的难受无法宣泄,他能感受到柳如烟的难受,感受到她的心死。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能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柳如烟的心情?

  对!

  我知道了!

  黑血项链。何亮他们说过,黑血项链能够让两人心意相通。若是对方不开心,或者难受,两人的心灵便会产生点摩擦,或许大,或许小。哪怕是苏菲菲,她也能感受到柳如烟当初的心情。不正是因为黑血项链么?

  王枫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如此伤心,如此难受。不就是因为黑血项链么?她伤心,自己就会跟着伤心。

  “唔”

  在家上网的苏菲菲俏脸猛地苍白片,好难受,为什么会这样?老师出事了么?为什么心里不舒服,好难过,好伤心。怎么回事

  苏菲菲冲到床头拨打王枫的电话,给她的提示是关机。苏菲菲慌神了,怎么回事?老师的手机全逃邺十四小时都没关机的。怎么会忽然关机?

  “老师!”

  苏菲菲手里拽着黑血项链,老师说过,如果我遇到了危险,他会第时间赶来,那么,现在我的心情好烦躁,脑海里全是老师的影子,是因为老师出事了么?

  她冲下楼,仿若神经质般地跑了出去。

  “菲菲!你去哪里啊?”苏振南正坐在客厅看报纸,见女儿如此晚还像神经病般冲出去,他心中担心万分。

  “我要去找老师!”她的声音开始抽泣,她心中好难受,好担心,老师,老师你出事了么?菲菲来了,等着菲菲啊!

  “去找老师?”苏振南脸色微变,对旁的仆人道:“送小姐出门。”

  苏振南坐回沙发上,拨通了个号码,平静地问道:“查到底细了么?”

  “查的不明确,但是有点很重要。”对面传来了个冰冷的声音。

  “什么?”苏振南眉头微皱,他决不允许女儿与陌生人,尤其是王枫这种神秘的陌生人交往,如果不查清楚,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六年前的华新市风暴,与他有直接的关系。”

  第二百六十五章第

  “什么?”苏振南脸庞顷刻为之动容,六年前的华新市风暴

  他的眉头皱成了个川字,这个形象恶搞的竟与六年前的华新市风暴有关?

  “是的。这是最新资料,现在有几个家族都得到了这个消息,今年的会议,或许又要添加股心的暗涌。”声音依然冰冷,并没因为苏振南的动容有任何改变。

  “好了,我知道了,尽量追查他的底细。”

  “对不起,我们能查到的只有这么多,有些东西我们无法碰触,也不敢碰触。”

  “呵呵,那就这样吧。”

  币掉电话,苏振南的脸上浮现抹震惊,这个王老师,究竟是什么人?个小小的星海教师,竟能让这么多家族关注,而且,从方才那个人的信息可以知道,他竟会成为今年会议的暗涌。不可思议

  “老爷,有什么事情可以为你解忧的么?”名绝色女人从楼上下来,见苏振南面上抹过丝愁容,关心地坐在他的旁边,轻柔地问道。

  “方姨,六年前的风暴你还知道吧?”苏振南点燃支雪茄,苦涩地问道。

  “这个”方姨那俏脸上闪过丝震惊,诧异道:“老爷,怎么忽然想到这件事情了?”

  “我刚收到消息,菲菲的班主任和六年前的风暴有关。”苏振南吐出口烟雾,瞧着那弥漫在空中的烟雾,重重地呼吸着。

  “啊”方姨娇躯猛地颤,抓住苏振南的胳膊道:“难道他想”

  “我也这么想过”苏振南苦涩地笑了笑,道:“不过从下面人得到的消息,这个王老师似乎只是心意地想做好教师。而且,他为了学生,可以干出惊逃诏地的事情。另外,他虽然和菊花堂交往慎密,也许菊花堂在华新市有现在的地位也离不开他的指导。但我脑拼出,他绝对不会想理会今年的会议。”

  “不论怎样,菲菲都是我们的孩子,总不能让菲菲跟着这样的危险人物吧?”方姨紧张地道。

  “呵呵”苏振南地脸庞上闪过丝睿智,淡淡地道:“或许,菲菲不但没有危险,可能还能带给我们许多的帮助。”

  “不要这样!”方姨娇躯颤,激动道:“菲菲是我们的孩子,你怎能用她去做交换条件!?”

  “放心吧”苏振南握住方姨的柔荑,轻笑道:“就是因为菲菲是我们的孩子,所以我才让她跟着那个人的。我调查过,虽然调查到的东西不多,但知道他是个厉害的角色。现在华新市暗潮涌动,我也不能直照顾你们,让她跟在王老师的身边,或许更安全。”

  “嗯,老爷说的有道理。”

  “呵呵,方姨,菲菲直不喜欢你,你还如此待她。这孩子实在是不听话。”苏振南地眼眸中浮现抹柔软之色。这样的女人,才是苏振南这样的男人最需要的。

  “哎,菲菲对我的成见太大了,我不怪她。她还是个孩子,等她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哈哈!”苏振南开怀大笑,把将方姨揽入怀中,在她粉脸上亲了口,笑道:“正好,今晚菲菲不在家,我们去休息吧。”

  方姨娇羞地靠在苏振南怀中,娇嗔声:“为老不尊!”

  苏菲菲坐在豪华轿车内不断催促着司机,司机冷汗涔涔,现在已经超车严重了。若不是晚上车少,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脑袋还在脖子上。

  “小姐,我已经够快了。”司机边抹着额头上的汗珠,边苦笑地道。

  “少废话,让你开快就开快!”苏菲菲小脸儿苍白片,他的心里越来越难受,仿若老师出了天大的事情。小手儿握着黑血项链,她的心房砰砰直跳,除了那抹压抑,还有强烈的伤心。是老师在伤心么?为什么会这么伤心?

  王枫点燃香烟吸了几口,坐在电脑面前,他的心情沉重到了极限。上的云淡风轻直没有亮,他好像与云淡风轻聊天,想从她的身上找到丝的慰藉。可是,我怎么好像害怕见到她?面,想云淡风轻出现。面,害怕。他彻底陷入了矛盾。

  “其实老师很讨厌网络上聊天的。这样简直就是浪费生活,挥霍时光。简直不能饶恕!”

  “老师上网般都是查资料。平日里还要家访,批改作业,几乎没有时间去上网聊天。”

  柳如烟坐在电脑桌前,脑海里回荡着在老师家听到的话语。她俏脸苍白毫无血色。老师不喜欢聊天,那为什么要与自己聊天呢?还要见自己面。

  老师你究竟想我如何?你究竟想如烟如何?难道定要如烟死去,才能永远留在老师的心中么?

  她还是忍不住,登陆了。她心中有种感觉,老师,应该在等着云淡风轻吧?

  亮了!

  王枫的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终于亮了。他夹烟的手指轻轻颤抖了几下,敲打出行字:“在么?”

  等待了良久,对方仿若十分犹豫,又仿佛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消息。就这样,等待了将近五分钟,才回答个字:“在。”

  “呼!”王枫不知为何心中仿若掉下块巨大的石头,整个人都轻松了大截。

  “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王枫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去。第次,第次对于女孩儿的心思,他充满了不解。为什么要喜欢自己?她不是自己的学生么?那苏菲菲呢?我喜欢她么?不知道,只知道,与她在起,涸篇心,很有意思。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年。时而耍点小流氓。仅此而已。

  “能。”

  还是个字,对方好像十分吝啬自己的言语,不想对王枫多说个字。

  王枫也不介意,敲打了半天,这才发出长长的段话$,尽在文学网:“我是名教师,或许,这是我第次对你透露。我想问你件事情。我有名学生,她今天忽然对问我,我喜欢她么?我犹豫了,因为我不知道如何作答。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欢。但不能否认,我对这个女孩存在种特殊的感情。我说不出来。因为她太完美。完美的我不敢亵渎她。完美的我觉得她应该永远处于天边,只能让人远观,不可以让任何人去亵渎她。我可以保护她,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可以去保护她。可是,我能喜欢她么?我不知道,请你回答我。”

  电脑面前的柳如烟看完这段话,她的泪水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从来从来没有为个男人落泪如此多次。老师是第个,直冷静理智的柳如烟面对王老师无法冷静下来。在他的面前,自己就仿若个无法遏制感情的小女孩,也只有在他面前,柳如烟才会如此失常。哪怕是爸爸妈妈,为了老师,她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投入老师的怀抱

  当个女孩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她会变得倔强,变得不再理性,变得任意妄为。这,便是爱情的力量。

  王枫等待了将近五分钟,对方才回答句话:“那么,你喜欢你的这个学生么?”

  “我”王枫夹烟的手指颤抖了几下,我喜欢柳如烟么?不喜欢么?我为什么答不出来?

  “什么叫喜欢?什么叫不喜欢?”这个问题纠缠了王枫许久,当初的苏菲菲便是如此,他不知道如何作答,正因为不知道,苏菲菲当初便伤心离去,仿若永远都不会原谅王枫。所幸当时王枫的心情并没糟糕到现在这个地步,以至于他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多少的思考。而现在,柳如烟的离去,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压抑与心烦。他再次意识到,自己或许对于感情的理解,实在太过浅薄了。

  喜欢?不喜欢

  柳如烟俏脸上闪过丝迷离,丝疑惑。

  这需要解释么?喜欢,不就是与个人在起开心,快乐,温馨,时而都想着对方,想着对方的所有优点,想着对方让自己感动,让自己幸福的地方么?

  “你觉得喜欢或不喜欢需要解释?”

  不需要解释么?

  王枫的脸庞发生丝变化,连解释都不需要?他再次陷入了矛盾与困乏。喜欢真的不需要解释?还是需要解释?

  他手指翻飞,发出条消息,“若是我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情,这算不算喜欢!?”

  是的,这就是王枫的想法,为了柳如烟,他甚至可以将以前的老战友骗来。为了柳如烟,他可以不去理会世界武术大赛这样为国家荣誉争光的壮举。或许他并不觉得如何。可是,真正能做到的有几个呢?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个女孩,自己的学生,连被万人唾骂的危险都可以毫不理会。这样的心态,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他并不曾想过为了柳如烟自己能做到这样,此刻,他才知道,因为对方的句需要解释么?是啊,我为了柳如烟,能做这些,难道还不算是喜欢她么?

  “算,当然算!”

  柳如烟感动地泪流满面,老师,你真的喜欢如烟么?喜欢么?真的好喜欢如烟么?

  “那么,我知道我的心意了。”王枫咧嘴笑了起来,他的心下子从沉甸甸轻松过来,是的,我就是喜欢柳如烟的。

  “哼!难道你就喜欢你的学生不喜欢我了么?”云淡风轻发过来个愤怒的表情。

  “呃。”王枫尴尬地挠了挠头,苦笑道:“我只是想见你面,并不代表我就是喜欢你。我想对你说句话,希望你别生气,好么?”

  “什么?”

  “其实我直将你当成了我的那个学生,你们好像,真的好像。或许等你见到我这个学生,你就明白我心中的想法了”王枫说的是实话,从第次碰见云淡风轻,他就将云淡风轻当成了柳如烟。云淡风轻的忽然失去联系,柳如烟的心境跌落到低谷,这系列的变化险些让王枫崩溃。他从未想过这究竟是为什么。他只知道,或许,我是将他们当成同个人儿了吧?

  “你这个坏人!”

  柳如烟抹掉俏脸上的泪花,老师,如烟好高兴,老师如烟好喜欢,好开心。你竟能从个毫无任何信息可以得到的感觉到就是如烟,如烟在老师的心中真的这么好么?

  “我们现在见面好不好?”

  第两百六十六章心,在滴血,在哭泣

  见面!

  王枫的心下子仿佛被巨大的压力压住般,呼吸变得困难,全身紧绷,这刻,他犹豫了。当初,他多么的想见云淡风轻。甚至为了想见柳如烟,他做出了多大的努力。可现在当他知道自己对柳如烟是何种感情之后,他犹豫了

  我是将云淡风轻当成柳如烟的种寄托了么?是这样的么?若不是,为何我直都将她当作是柳如烟呢?

  “怎么?你不敢见我么?还是,你只喜欢你的那个学生,不想理我了?”柳如烟的心中充满了甜蜜,老师,你究竟是喜欢如烟多点,还是云淡风轻多点呢?可是,这不都是如烟么?你将你的心给了两个人,却全部都被如烟抢走了。如烟是不是好坏?

  “不是”王枫苦涩地摇了摇头,无奈地敲打出行字:“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现在不敢见你,我怕,我真的好怕”

  怕什么?王枫不知道,他只是好怕,隐隐地,他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