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方在通话,在通话

  就是这个通话的人拥有老师的项链么?定是,定是她!

  这个人是谁?我能告诉老师么?等等与老师在彩虹桥上相遇,为何会忽然心酸难当。我们当时好幸福,好开心。若是那个人能感应到,她不应该也会开心,也会幸福的么?

  为什么会忽然疼痛难当?是因为她。因为她难受,我与老师才会难受

  这个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要这样?苏菲菲,你怎么了?老师惹你生气了么?”若是只因为这段话,王枫顶多苦笑声,暗叹苏菲菲小孩儿心性。此刻的他,心里有了柳如烟,这么个完美的女孩儿。哪怕只是喜欢,谈不上爱。他也会去照顾,怜惜柳如烟。现在的柳如烟,需要自己。

  但为什么苏菲菲说出这番话,心情并非如此?为何如此难受,心痛,心虚,压抑,气闷。千奇百怪的愁绪从心田涌出来,太多太多的味道下子涌进心扉,王枫难以寻味,也无法理解。

  “因为”苏菲菲脸蛋儿苍白毫无血色,她坐在床边,泪水滴答在手机上,另外只小手儿抓在被褥上,娇躯轻轻发颤。老师,菲菲喜欢你,可你不喜欢菲菲,菲菲祝福你,希望你快乐,开心,永远祝福,老师,菲菲不能陪你,你有柳如烟,菲菲会在远处祝福你,永远

  “我不喜欢老师,再也不会喜欢老师,知道么?菲菲有男朋友了,菲菲的男朋友很疼菲菲,老师,菲菲不能喜欢你了,就是这样子,老师,菲菲要和男朋友去吃宵夜了,再见。”

  第两百六十八章小菲菲的男朋友?

  王枫脑子轰地声仿若炸开。她究竟怎么了?挂掉电话,委靡不振地瘫软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实在想不通苏菲菲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百八十度大转弯。太诡异了,心中的疼痛越发厉害,怎么会这样?是因为苏菲菲的心情而导致的么?

  “嘟嘟”

  电话响了,王枫连忙接通,“喂,是菲菲么?”

  “老师是我。”柳如烟心下颤,果然是苏菲菲。她心中隐隐感觉老师的另外半条项链便是给了苏菲菲。而此刻,老师的电话挂掉,自己打过电话他的第句话便是苏菲菲。看来,老师的另外半条项链就是给苏菲菲了。

  “哦,小柳柳啊,这么晚找老师有事么?你怎么还没睡着啊?”王枫心烦意乱,点燃香烟狠狠地吸了口,心中说不出的压抑。

  “老师,你刚才是给苏菲菲打电话?”柳如烟心中的难受也是不可遏制,她犹豫了,该不该告诉老师?或许,当时在彩虹桥上,他们忽然落泪,便是因为苏菲菲的伤心欲绝,若不然,岂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嗯,是的。”王枫心情压抑,苦涩地笑了笑。

  “哦,她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柳如烟不敢告诉,也怕告诉。告诉么?告诉了老师会如何想,而且,这些只不过是自己的猜测。黑血项链的神奇她已经领悟到了,从此刻老师的口吻来看,他的心情肯定十分糟糕。自己的心情也会伴随着老师压抑。究竟是苏菲菲影响了我们么?切的切,柳如烟都不肯定,她只知道,若是老师的心情不好,她也会不好。这似乎便是黑血项链从中作祟。黑血项链,究竟是不是个好东西?尽避能让人与人之间通灵,却又好像。几个人的心都紧紧地系在起,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本应该属于个人的隐私。

  “没有呢,刚才和我聊了会。小柳柳,你有事找老师?”

  “哦,没有,我刚做了个噩梦,现在有点儿不想睡觉了。”柳如烟没有说,她真的害怕。若是说了,老师会怎么想?说我们的心情不好是因为苏菲菲,这样老师会看不起自己么?会以为自己是小人么?老师会认为自己在挑拨离间?认为自己想让老师离开苏菲菲?

  柳如烟深深地陷入了矛盾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又显得复杂无比。告诉或许会让老师从心烦解脱出来。但是,如果告诉了,首先点,老师会相信自己的话么?再者,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测。老师真的是为了苏菲菲而心烦么?若不是,老师会怎么看待自己。认为自己心思狭隘,太过自我为中心,只想将老师牢牢地困在自己身边?若真是这样,不告诉老师,让他直心烦下去?

  这绝不是自己愿意见到的。好头疼

  “哦,那你喝杯牛奶,喝完了就能好好休息了。这几天你身体直不好,早点休息吧。小心身子出了什么大问题就糟糕了。”王老师语气温柔,充满了关心。

  “嗯,我会照顾自己的,老师也你早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苏菲菲穿着件薄衫,将窗帘拉开,美眸红肿地盯着漆黑的天空,繁星点点,她多么希望有朝日能相伴老师在夜晚仰望星辰。靠在老师的肩上,嗅着老师身上那特有的味道。那种味道,让苏菲菲着迷。淡淡的烟草与男人特有味道,总是会让女孩儿沉醉。

  寒风猛地吹在娇躯上,苏菲菲双手抱住双臂,娇躯轻轻颤抖,好冷心,更冷

  老师直都与柳如烟在交往么?或许,他直都在隐瞒着自己?那为何还要与自己在起呢?是在安抚自己?想让自己成为个乖乖的好学生么?

  哀上玉脖上的黑血项链,老师,你不是说菲菲不开心的时候,你都会让菲菲开心的么?菲菲现在好难过,为什么你却与柳如烟在起,不陪伴菲菲呢?

  走到书柜旁边,苏菲菲将冰寒的黑血项链取下来,靠在温润的脸蛋摩挲了几下,呢喃道:“老师,这条项链,菲菲不敢戴着了,老师的心已经给了柳如烟,忘怀了菲菲”

  放入书柜,她的泪水再次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

  第二天大早,王枫眼眸红肿地揉了揉眼眶,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做了宿的噩梦,王枫心情极度不爽。他妈的,老子平日里除了摸摸女孩的屁股和兄弟,那个女鬼压了老子晚上?

  烦闷的心情下子仿若好了许多,他能感受到。郁闷与压抑在渐渐消退。轻松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忙不迭地扭动几下身子。

  “咦?没事了?”

  他兴高彩烈,冲下来吃了几根油条,又喝了碗豆浆,这才心满意足地与柳如烟打了个电话。

  “小柳柳同学,昨晚梦见老师没有?”王老师脸猥琐地问道,他此刻后悔啊,为什么昨晚我要装正人君子?若是提出与小柳柳大被同眠,相信她不会拒绝的吧?那么然后王大官人我就趁机摸摸小柳柳同学的酥胸和小美臀,其实我很久以前在次小柳柳同学蹲下来捡铅笔的时候就发现小柳柳同学的小美臀那真是弹性十足,诱人万分啊。哎,看来我还是太过严肃,不行。这样以后很难泡妞,下次若是再送小柳柳同学回家,定要提出这个要求。

  “为什么要想老师啊?昨晚我做了晚上的噩梦呢!不过现在心情好像好多了,也不像昨天那么压抑了。”柳如烟慵懒地伸了下蛮腰,打了个哈欠道。

  “啊,你没想老师,哎,老师昨晚想了小柳柳同学晚上,你居然没想老师,真是太受伤了。”王老师抓了抓胯裆,穿好牛仔裤,又道:“老师来接你吧?会儿还要去天弧顶比赛。哎,今天又要大显神威了。”

  “嗯,好啊,我收拾下。”

  币掉电话,王老师心猿意马地开着哈雷$,尽在文学网嗖嗖冲到小柳柳的家,刚进门,却发现小柳柳同学俏脸慵懒,全身只穿了件浅浅的睡衣,王老师眼力好,甚至看见小柳柳同学里面的纯白小内衣。

  “老师!”柳如烟俏脸绯红,娇嗔地白了王老师眼,撇了撇柔唇,心道:“老师好下流,居然偷看我。”

  “呃,小柳柳同学,你的皮肤这么好,平时是不是用的玉兰油?”王老师挠了挠头,脸严肃地问道。

  “没有啊!”柳如烟心想,老师还是这样,好像他从不将件事情放在心上。昨逃诩还如此的温柔绅士,今天又变成怪叔叔了。

  “那你快点去换衣服吧,会儿老师带你去飙车。”王老师坐在沙发上,扭动了几下身躯。柳如烟缓缓走进卧室,王老师盯着小柳柳同学的美臀猛看,心想,好美妙的小屁股啊。要是让老师捏几下,啧啧

  柳如烟换了套休闲运动装,小脸蛋儿白里透红,说不出的青春活泼,漂亮的大眼睛灵动充满活力,精致的五官,朝气蓬勃,长发在脑后挽了个马尾,见王老师脸猪头,笑道:“老师走吧,比赛快要开始了。”

  “呃,好,好。”他抹掉嘴角的哈喇子,心想,小柳柳同学淑女的时候好比九天仙女。稍微打扮下,简直是潮流的代表,引领时尚的领军人物啊!

  “小柳柳同学,要不要吃早餐?老师知道个地方的大龙虾特别好吃,对了,如果你带了信用卡老师就带你去吧。”

  “不吃了,早上吃油腻的会变胖的。”柳如烟笑靥如花,全身散发着青春的魅力。

  王老师“哦”了声,点头道:“那你挽着我的腰,我要开快车了。”他说完嗖地声,车已经飞出去老远。小柳柳同学胸前的美妙丰盈便在猥琐王老师的刻意安排下,挤在了他的后背。

  好爽啊

  王老师老脸涨红,小柳柳的胸部真柔软,哎,可惜还没找到下手的机会。决定了,以后若是找到机会摸了小柳柳的胸部,王大官人我三天不洗手。

  尚在天弧顶里开外的地方,便能听见天弧顶传来的疯狂尖叫,数万人的狂吼震耳欲聋,显是比赛已经开始。

  待得王老师将哈雷放入停车场,牵扯小柳柳的玉手走进观众席,三年二班的学生见柳如烟的打扮,个个顿时傻眼。段虎甚至揉了揉虎目,尖叫道:“柳大美女,你这套衣服是什么时候买的啊?我怎么没见你穿过!?”

  此刻的柳如烟在王枫的眼中当然算不得什么,主要是因为这牲口不太会懂得欣赏。其实柳如烟的这套衣服若是穿在普通人的身上自然是没有任何味道可言。但在柳如烟的身上,却能显示出其天生丽质,而且,平日里柳如烟都不喜欢穿太过紧身的衣服。此刻的运动装颇为紧身,难免将她凹凸有致的美妙娇躯勾勒出来。

  柳如烟见群同学竟露出如此神情,不禁俏脸泛红,低声道:“许久就买了,只是很少穿。”

  “喂!”王大官人喝道:“段虎,你不用比赛了啊?这么盯着人家美女看,美女会不好意思的!”

  “呃,我只是看看而已,又没摸柳女神的胸部。”段虎嘀咕声,挠了挠头将目光转移到擂台上,余光却时不时地偷看几眼柳如烟。今天本来受了极大的刺激,此刻小柳柳番安慰让段虎郁闷的心情得到了填补。

  “喂!你这个家伙做什么?干什么搂着苏菲菲同学的手臂。松手,再不松手我捅你菊花啊!”王老师大大咧咧地走到苏菲菲旁边的小白脸身边,脸凶神恶煞地吼道。

  “老师,你做什么啊?他是我的男朋友。”苏菲菲脸平静地道。

  “男朋友?”王老师眉头微皱,脸疑惑地打量起黄毛,把将他抓过来,严肃道:“你什么时候认识苏菲菲的?”

  “我我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小白脸见王枫全身邋遢,好像个魔鬼样,心下颤,身子害怕的有些颤抖。

  “哦?认识多久了?十二分钟还是十二个小时?”

  “十年了。”

  “我靠!”王老师提起他的衣领,怒目圆睁,“老子看你这德行也才二十来岁,十岁的时候你会吃饭说话吗?还十年前。”

  “老师!”苏菲菲俏脸紧绷,冰寒地叫了声,“你闹够了没有?别对我男朋友这么粗俗。他是斯文人。”

  “呃,”王老师心下跳,昨天说有男朋友,现在真把男朋友带来了?妈的,不会是故意想让老子吃醋吧?哎,真是傻瓜,老师怎么会吃醋了。其实你找到男朋友老师开心都来不及。只是以前不能摸小菲菲的胸部了。

  王老师如此安慰着自己,松开小白脸的衣领,微笑道:“既然你真是苏菲菲同学的男朋友,那以后要好好对待苏菲菲,她是个好女孩,知道么?”

  “放心吧,我会好好对待菲菲的。”

  他听到菲菲两个字,心中猛地痛,故作潇洒地转身对陈冲等人道:“会儿的比赛老师在你们前面,呃,陈冲,扳手和铁板带好了没有?对了,还有白旗,如果打不过的话就摇白旗。嗯,就是这样的。不然打毁容了老师可没钱给你们去整容。”

  他个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学生们不断点头,柳如烟的美眸中却流露出丝心疼。他是在故作潇洒装冷静?其实,他的心已经乱糟糟了么

  第两百六十九章风马蚤的发飙!!

  王老师番呵斥,待得学生们都信心十足之后,他抓了抓胯裆,毫无形象地抬起拳头吼道:“星海必胜,中华无敌!”

  另外名青年参赛者先上场。现在已经是第三轮,王枫因为个人连续击败两名对手,所以直接晋级第三轮。可以说,第三轮参赛者的威力要比前两轮厉害很多。这群人都是每个国家中的精英。实力自然不会弱。第名中方青年代表上去耗费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将对手打趴。不过他自己也差点挂在擂台上。勉强站起来,当裁判宣布他入围第四轮之后,他的人已经快站不稳了。

  王老师摸了摸下巴,对陈冲道:“看见没有,我昨晚让这个猛男手里带把扳手,他不听我的话,现在吃大亏了吧?”

  陈冲冷汗涔涔,旁边的段虎等人也是汗流浃背。所幸四周的吵闹声巨大,也没几个人听见。若是知道王枫这个在擂台上英姿飒爽地高手竟说出这番话,不知道会不会狂吐十公斤鲜血倒地身亡。

  “王枫!威尔士!”

  王老师得意洋洋,威风凛凛地边与数万观众招手示意,边大大咧咧地走上擂台。本想把拉住擂台旁边的横栏跳上去,无奈脚下软,竟摔了个狗吃屎。观众们顿时冷汗涔涔。还几个热血男儿心里暗骂:“他妈的,没轻功就别显摆啊,装逼过头了吧?”

  王老师尴尬万分,连忙就地打滚,双手狠狠地搭在擂台边缘攀爬上去。虽然方才丢人,但这个动作也算是挽回了脸面。

  他刚上擂台,却发现对面站着的竟是个两米二左右的猛男,他双腿猛地软,他妈的,怎么这么高?他摸了摸身子,好像没带白旗。看样子是不能投降了。而身上也没带扳手或者铁锤。妈的,又要硬打。昨天装逼干翻个小日本个法国佬,他的胳膊也差点被人家拆掉。威风是威风了,可也是将他打成了残花败柳之身。现在他可不会如此傻逼地与对方强势。顶对在关键时刻装逼下。要不然王大官人会觉得有辱斯文了。

  “喂,裁判。这家伙的胸口这么多毛,不会是个猩猩伪装的吧?”王老师猥琐地问了声旁边的裁判。

  “呃,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应该不是。放心吧,会儿如果你被他打毁容了,我肯定出钱让你去韩国整容。”裁判对王枫很有好感,昨天战大大地为中方涨了面子,此刻也忍不住与他开了个玩笑。

  “滚,老子现在够帅了。还去整容,以后怕被人家当成明星天到晚索要签名,那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铜锣声响起,王老师揉了揉手臂,将皮外套脱掉,仰起头看了眼两米二高的威尔士,心想,他妈的,老子想打人家的脑袋还得跳起来。太没面子了。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将他打趴在地上,狠狠地踹他脸庞。

  “吼!”

  威尔士怒吼声,钵盂大的拳头朝王枫面庞砸来。他见过王枫昨天的爆发力。简直无与伦比,两名比他高个脑袋的小日本和法国佬都无法与他抗衡。他打算先下手为强,不然对方向自己发难,他就抵挡不住了。

  在着危急时刻,苏菲菲的俏脸上毫无表情,王枫的心没来由的阵痛楚,他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只感觉,全身压抑的厉害。脑子阵发晕,对方的拳头也在同时砸了过来!

  拳头夹杂着强劲的厉风,王枫那并不飘逸的头发都飘荡起来。待得拳头靠近,王老师猛地个转身,但烦躁的心情并没能解除,动作略显缓慢,尽避躲避速度够快,肩膀依然被威尔士的拳头砸中。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肩上传来,王枫身子猛地朝后退去!

  在场数万观众惊叫出声,他们哪里想到昨天还如此神勇的王枫今天竟

  第回合便会对方击中,太不可思议了!

  柳如烟小手儿紧紧地握在起,老师,你千万别有事,千万不要

  “怎么回事?王老师今天好像不在状态。”陈冲眉头微皱,心中思绪万千。不禁偏头看了眼面容冰寒的苏菲菲,心下思量起来。

  苏菲菲面色平静,心中却泛起阵阵涟漪,老师为什么你会这样,全力攻击啊!

  威尔士见王枫竟如此不堪击,心中大为得意,大步跨过去夹杂着极强劲力的拳头狂风暴雨般朝王枫攻击而去。

  不在状态!

  完全不在状态!

  这回不但是陈冲等知道王枫实力的高手,哪怕是般的观众都脑拼出王枫不在状态。昨天的神勇猛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精神恍惚,面色苍白。

  “怎么会这样!?”段虎瞠目结舌,冷汗从额头上涔涔滚下,老师不止这个实力的啊?

  “老师小心,不要啊!”

  就在王枫身形尚未站稳,对方的拳头又朝他$,尽在文学网脸庞砸来的时候,苏菲菲猛地尖叫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