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尴尬地爬起来,心想。妈的,为什么老师说脏话就没事?老子说就被打?社会太黑暗,哪里还有点公平啊!老子明天定要向居民协会哭诉,太不能原谅了!

  诸人吃喝会儿,王老师心中还是感觉小菲菲同学从昨晚到现在表现的太古怪。难道是因为我以前摸她胸部的时候没有用力,让她不开心了?嗯,个人认为很有可能,不过

  王老师猛地发现柳如烟的玉脸上阵黯然,难道她知道怎么回事?

  “柳如烟同学,你怎么了?”王老师温柔地问了句。

  “啊”

  柳如烟娇躯颤,支吾道:“没没什么啊。”

  “真的?”王枫眼神深邃,面色温柔,那模样让柳如烟心下惭愧,小手儿在衣角上扭动了几下,这才嗫嚅道:“老师,我想告诉你件事情。”

  “呃,什么事情?”王枫心下颤,难道你怀了我的孩子?不是吧?我们两没接吻啊?我以前上网听人家说接吻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怀孕几率。难道我们上次在彩虹桥差点接吻成功也算数?我靠,太邪恶了!

  段虎等人也是神情严肃,心想,莫非老师和柳如烟有情?肯定是了!看看老师那猥琐模样,肯定是想染指柳如烟同学,不行,不能让他的计得逞,秦少峰等人决定阻止老师,这种引起公愤的事情若是做了。王老师绝对会被星海中学的全体师生狂殴致死!

  “老师,你知道苏菲菲为什么不开心么?”柳如烟鼓起勇气道了句。

  “呃,什么?”

  “因为”

  嘟嘟

  嘟嘟

  柳如烟的话刚说了半,王老师的手机响了,他不耐烦地将电话挂掉,打算继续催促柳如烟说下去,电话又响了。

  “他妈的!”王老师大为气愤,骂道:“什么事情?你要不说个因为所以来,老子马上扔个原子弹过去把你轰炸成渣!”

  “王枫,是老子,上次我给你的黑血项链你还在么?”乔四爷紧张地问道。

  “在个毛,老子送给女朋友了。怎么了?你不是想要回去吧?”

  “呃,其实也不算要回去,我只是想问借用下,我老婆这几天经期不太稳定,我想让她带在身上,给她庇护庇护!”

  “我汗”王老师冷汗涔涔,嘀咕道:“你他妈连这都能想出来,简直无敌了,干脆你去弄大碗黑狗血吧?那更能辟邪。”

  “哎,兄弟,其实我是有别的事情和你商量,黑血项链的事情就算了,虽然能通灵,不过对我这样的粗人没作用。对了,你刚才说你送给你女朋友了?我告诉你啊,如果你和你女朋友的感情很好,那么她要是伤心欲绝了,你就定能感受到,这是千真万确,我以前有朋友就确认过!”

  轰!

  王枫在听到最后句话之后,他整个人在瞬间傻掉了

  第两百七十二章

  “喂,喂?”

  乔四爷那边紧张地问道,他能听到王枫沉重地呼吸声。

  若是对方伤心欲绝,自己也会相应牵连,柳如烟的心情不好,我会如此。那么当时我与柳如烟在桥虹桥上忽然变得伤心欲绝,莫非,就是因为苏菲菲而至?

  他脸色阴晴不定,柳如烟发现他接了个电话,仿若傻了般,担心地望着老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段虎等人也察觉到了王枫的怪异,他脸上浮现的是种难以琢磨,无与伦比的疑惑,转瞬又变得古怪,豁然开朗。

  “难道老师昨晚过期春葯吃多,现在葯效起作用了?”段虎对陈冲嘀咕道。

  “去你的,别胡说八道,老师可能是遇到心烦的事情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老师的女朋友刚给他打电话,说要和他分手。”沈若雨撑着小巴脸专家地道。

  “不是吧?”秦少峰下巴差点掉下来,“就老师这样的人物还能有女朋友?如果真的有女朋友了,还可能被甩掉?”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老师这样的男人般女人是无法看上他的。但如果看上王老师的女人,基本都会有点儿自虐倾向。而且喜欢生活在泡沫的梦境中。”陈冲摸了摸下巴,脸严肃地道。

  王枫心如死灰,下子仿若跌入了深潭,下又好像被抛上了高空。他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了。起初他本以为是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其实不然,这全都是黑血项链从中作祟。柳如烟和苏菲菲与自己已经心心相扣,只要任何方心伤难受,另外两人都会有心灵感应。

  “好恐怖”王枫抹掉额头上的汗珠,早知道就不给她们了。老子郁闷了这么长时间原来就是黑血项链作怪。但是,苏菲菲为什么会忽然变得如此伤心呢?

  他隐约记得,当初,自己与柳如烟在彩虹桥的时候。他们同时心里仿佛受到重击般难受异常,连从来都不会流泪的王老师都忍不住落下了泪水。他明白了,并不是他变得软弱,变得多愁善感。切都是黑血项链!

  谜团揭开,王老师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能处理好事情。他冲柳如烟笑了笑,忽然猥琐道:“小柳柳同学,你要告诉我的事情就是黑血项链吧?”

  “啊”

  柳如烟娇躯颤,不可思议地呢喃道:“老师你知道了?”

  “嗯,这条黑血项链是乔四爷送给老师的。当时也告诉我有心灵感应,不过我直认为像我这样神经大条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想不到居然被你们两的心都牵扯住了。”王老师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深邃的眼眸中浮现抹惊喜,莫非她们都对自己死心塌地了?

  好事情啊

  以后她们的胸部屁股还不任由我王大官人肆意妄为地揉捏掐?

  “老师其实如烟早就想告诉你的,但是你老师你胡思乱想”柳如烟玉脸上抹过丝歉意。

  “傻瓜。”王老师温柔地笑了笑,道:“老师知道你在怎么想,你心地善良,没有心计,不明白人世间的些阴险狡诈,老师希望你能直保持下去。做个纯洁的女孩儿。”

  “嗯!”柳如烟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叉!”

  段虎揉了揉鼻子,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柳如烟与王老师,诡异地道:“妈的,柳如烟大美女怎么和王老师这么亲热,难道他们有情?还是柳大美女已经怀了老师的孩子?在考虑结婚还是把孩子打掉?!不!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段虎抓住脑袋,呢喃道:“柳大美女是我的女神,任何男人都不能玷污她,我会做她的守护神!”

  “段虎,你以前喜欢苏菲菲,现在喜欢柳如烟,你家里的那位媳妇儿不要了?”陈冲贼眉鼠眼地问道。

  “滚!”

  段虎脸不屑地道:“我家里的那位是当老婆用的,小菲菲和小柳柳是我的精神食粮。个人需要物质食量个精神食量相互调节才能享受到美妙的人生。知道么?哎,看你就不知道,也不知道你这个黄花小处男什么时候才能破,等你破掉了哥哥才和你秉烛夜谈人生理想。”

  秦少峰阻止打算丢人现眼的陈冲两人,低声道:“我觉得现在情况有变,如果我没猜错,王老师应该处于三角恋关系。也就是说,柳如烟,苏菲菲,王老师,他们三人之间应该发生了巨大的矛盾和感情升华。对了,你们今天不是发觉苏菲菲奇怪了么?昨天她还很平常,没有点怪异,我认为,昨天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肯定发生了许多耐人寻味的故事。”

  “秦大官人说的不错!”段虎揉了揉鼻子,坦诚道:“我承认,我昨天跟踪苏菲菲了,她晚上和王老师幽会,后来王老师还摸了她的屁股。最后居然把小菲菲的粉红小内裤给偷走了。他们暧昧了番,苏菲菲真空回家,而王老师却又与小柳柳同学去幽会,他们风花雪月,畅谈人生理想,最后王大官人以西门庆强犦潘金莲的经典动作,将筷子掉在地上,然后偷偷摸了几下小柳柳同学的小腿儿,最后干柴烈火,点就着,于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就这么渐渐拉开了帷幕”

  段虎同学脸悲怆地诉说着昨晚的所见所闻,端的是怅然泪下,神形俱碎。

  “不对啊,就算是这样,苏菲菲为什么会这么伤心?”陈冲摸着下巴问道。

  “呃,其实这个事情又是另外个故事,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段大官人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菊花茶,悠闲地拍着大腿道:“说来话长。当时苏菲菲回去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小内裤被偷了。当时娇羞万分,知道是老师偷走了,心中虽然娇羞,却也不敢去找王老师去要回来。毕竟女孩儿都是很要面子的嘛。不过她还是很好奇,想知道老师把自己的小内裤拿去做什么。你们也知道,女孩儿的小内裤总要比男人的内裤来的有味道点”

  “你去死!”沈若雨等美女俏脸粉红,个个张牙舞爪,恨不得将段虎给生吞了。

  “别打叉”段虎脸严肃,继续道:“可是,当她跟踪王老师来到彩虹桥的时候,发现老师竟是来与小柳柳同学约会的。当时她伤心欲绝,险些投湖自尽,若不是我以无上大法力扭转了她伤心欲绝的心情,现在我们的小菲菲美女已经香消玉殒。最后,王老师和小柳柳同学谈论风月,吟诗作赋,可惜没想到,王老师竟用最猥亵的方式不但偷了小柳柳同学的小内裤,甚至连胸罩都偷走了。”

  “扑哧!”沈若雨美女们个个娇笑连连,这家伙简直太能吹牛了。居然连三年二班的女神都这么玷污,简直太恶搞。

  “不和你们般见识!”段大官人揉了揉鼻子,接着道:“最后,小菲菲同学生气了,很生气。她在想,老师为什么只偷我的小内裤,而要偷小柳柳同学的小内裤也胸罩。难道老师喜欢小柳柳同学多点么?所以,场悲剧故事终于拉开了帷幕,场轰轰烈烈的三角恋也彻底展开了”

  “段虎同学,你的故事说的很生动,很有趣。”

  王枫冰寒的声音在段虎耳畔响起,他的身子猛地紧,脸紧张地转过头,见王枫脸笑眯眯,心下发颤,妈的,他这副模样就是要暴走的前兆,“老师,我刚才说的都是开玩笑的,您别当真,千万别当真。”

  “呵呵,我当然不会带真了。不过我现在想把你卖到当龟公,让你每天见识大量的美女,在待个月,你说故事的本事会更高。”

  “不要啊!”

  段虎抱住王枫大腿,哽咽道:“老师,我上有八十岁老奶奶,中有刚娶过门的媳妇儿,下有八个月的孩子,全家八十多口人都靠我养活啊!您要是把我卖了,他们该怎么办?”

  “没事,老师帮你们照顾。”王枫嘴角抽搐,两只手抓来两根鸡腿,恶狠狠地塞进他的嘴巴,骂道:“你小子以后吹牛打屁别把我带进来,老子最讨厌别人毁我的形象。想我星海第教师岂是你所说的这种人。段虎同学,从明天开始,每天孝敬我条软中华,拿不出来我捅爆你菊花!”

  陈冲等人冷汗涔涔。妈的,王老师太猥琐了,这么多女学生都在场,他居然点形象都没有。还正大光明找学生要孝敬,无耻啊!败类啊!禽兽不如啊!

  吃完丰盛的晚餐,王老师觉得有必要去找苏菲菲同学好好畅谈人生理想。方才段虎的番话并非点儿作用都没有。至少,这让王老师灵光闪,他隐约记得,昨晚好像直有人跟着自己,后来,苏菲菲还給自己打过电话,只不过自己手机没电。而当时他心想见柳如烟同学,心情太过紧张,没有太注意这些。此刻回想起来,他顿时茅塞顿开。妈的,老子还以为那辆轿车是哪位先生小姐在彩虹街打野战。按照此刻的情形来看,应该是苏菲菲同学在偷窥。

  哎,小孩子家家学什么不好,学偷窥。下次来老师家,老师正大光明地让你看个够。连摸都可以的。

  学生们个个酒足饭饱,王枫严肃地道:“同学们,你们快点去比赛场地吧,作为个中国人,尤其是个热血的中国人,为中国争光是必须的。到时候你们的口号就是中国无敌,老师万岁。听见没有!?”

  “汗”

  段虎等人华丽丽地败退,王老师猥琐的脸庞猛地温柔下来,对柳如烟道:“小柳柳同学,你是回家呢还是和同学们起去天弧顶?”

  “我”柳如烟咬了咬柔唇,低声道:“我想陪着老师。”她说完,双美眸可怜楚楚地盯着王枫。春心萌动的小女孩儿永远都是这样,对于自己喜欢的男人,恨不得刻都不要离开。

  “呃,这个恐怕不行。老师会儿要配合反恐特种队抓几个国际级逃犯,恐怕没时间照顾你。不如你和段虎他们起去吧?没事的时候就踹段虎同学几脚,掐掐他的脖子,老师没事做的事情就拿他当锻炼身体的工具,很有意思的。而且他还会惨叫,比打玩具有意思多了。”

  “呃。”柳如烟脸尴尬,段虎虎目含泪,老子什么时候成他的玩偶了?

  “好吧,老师,我去天弧顶,你做事完了就快点回来,我等你。”柳如烟俏脸绯红地道了声,便缓缓离开了。

  瞧着小柳柳同学那圆润弹性的小美臀,王老师双手在空中虚抓了把,“好诱人的小屁股啊,什么时候让我摸,掐,捏”

  傍苏菲菲同学打电话,对方关机打不同。嗯,我觉得她应该是生气,要不然是不会关机的。王老师出了大门,开着哈雷朝小菲菲同学的家开去,这当儿,路上的行人并不太多,想来大多都去天弧顶看比赛去了。尤其是今天天气燥热,王老师忽然想到老子要是推个冰柜去哪里卖冰棒,生意应该很好的吧?老子边吃着冰棍欣赏走来走去的美女胸部和屁股,边收银子。妈的,那日子可多滋润啊。

  猥琐地意滛着,王老师的眼前已经出现苏菲菲那豪华的庄园。在第次扼腕叹息之后,决定负荆请罪。老师喜欢小柳柳同学的屁股和胸部,可也喜欢小菲菲的屁股和胸部啊。尤其是小菲菲同学还摸过老师的小兄弟,可以说是和小菲菲有了肌肤之亲,老师不是忘恩负义的人,绝对不会让你投入虎口的。

  下意识地敲了敲巨大铁门,王老师刚打算扯着嗓子吼叫,大门被打开,几名西装男子脸阴冷地质问道:“什么人?”

  王枫吓了跳,眼看见他腰间鼓鼓,应该是藏有火器,心道:“难道小菲菲同学在玩?他们是她请的保安?”

  “哦,我是接到你们家的电话来修水龙头的。”王老师脸得意地道。他形象邋遢猥琐,若是说他是老师,别人倒不会相信,说是修水龙头的人家却深信不疑。

  “怎么没带工具?”名男子冷冷问道。

  “不能带啊!”王老师脸哀叹地道:“现在华新市紧张的要命,武术大赛正如火如荼,不能带冷武器上街的。要不然凡是作案工具没收,公司会让我赔偿的!”

  第两百七十三章别动我学生!!

  “呃。”几名西装保镖脸麻痹地盯着王枫,淡淡道:“进去吧,记住,不该看的东西别看,不该动的东西别动,否则小心你的小命。”

  王枫点了点头,心想。莫非真是小菲菲在玩?放心吧,我不会乱看的,如果小菲菲是变态女郎,我肯定和她好好交流。想当年我也是

  罢进入庄园,王枫便感受到了强烈的肃杀之意。这绝非般人所能散发出来的。

  笔作轻松,懒洋洋地向别墅走去。四周的西装男子不下百名,王枫眉头微微皱起,苏振南这老小子究竟是什么身份?这里所有的西装男子几乎都带着热武器。若非有什么重要人物出现,那就是苏振南受到了些威胁。

  他点燃红河香烟,懒洋洋地吸了口,吐出烟圈走了过去。

  “站住!”

  两名西装男子面色冰寒地拦住王枫道路,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修水龙头的。麻烦让下。”王老师把推开他,那男子胸口猛地震,这推王老师自然是下了手脚的,他不想与这些人纠缠。已经猜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别人还好,他在门外便看见了苏菲菲的私家车,想来她已经回来了。谁出事都没关系,我亲爱的小菲菲绝对不能出事。

  “抓住他!”

  几名男子猛地冲过来,刚欲将王枫擒住,王枫笑呵呵地对名远处的男子道:“小四,现在混的不错嘛?”

  那男子原本蹲在旁吸烟,猛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心下颤,抬头见竟是王枫,他连忙骂道:“都他妈滚开!”

  他冲过来几脚将几名西装男子踹开,吼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那几名西装男子似乎有些忌惮王枫口中的小四,脸不爽地走开了。

  “枫哥,你怎么来这里了?”小四诚惶诚恐地问道。额头上冒出大量汗珠,仿若对王枫充满了无限的恐惧。

  “没什么,我随便逛逛,就跑进来了。对了,上次你的腿被打断现在好了吧?”王枫笑呵呵地问了句,小四的身躯却猛地颤,紧张道:“谢谢枫哥关心,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走路有点不平稳。”

  “嗯,现在跟谁混?装备不错嘛?”王枫对着小四吐出口烟雾,笑眯眯地道。

  “跟着五爷,他对我有恩。”

  “呵呵,他也来这里了?”王枫的眼中闪过道寒光。他来这里做什么?苏振南这老小子究竟是什么身份?似乎与自己所想的普通商人不太符合。若不然,龙五断然不会来找他的。其实凭借王枫的手段想要调查苏振南的身份并不难。哪怕是红姐也能轻松地查出来。只不过他对这些事情没什么上心。他只想教好学生。当个好老师。

  “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