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发就是抓胯裆。每次说话也是如此的彪悍,问就是有没有带扳手。若是承受能力不强的人与老师接触,不崩溃也会成傻逼。

  “中方选手目前还没有名失败,相信少年队的三强应该至少有两名会出自我们中方,而青年”段虎摸了摸下巴,脸滛秽地盯着王老师,邪恶地道:“就看王老师的表现怎样了。”

  “哎,小老虎,不瞒你说,他们这群人还不够我热身,老师和他们打实在是有些难为情。就好像科比与我在台球上对阵,贝克汉姆和我打兵乓球,施瓦辛格和我跳绳,完全构不成点威胁。”

  柳如烟轻笑道:“老师,那你就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拿下冠军了?”

  “别这么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也没什么是百分之百的。就好像夫妻俩行房,就算他们做好了切安全措施,谁能保证他们就不会怀上?”

  王老师猥琐无耻,哪怕举例子都是这般的滛荡下流。

  比赛还在继续,此刻上台的是中方青年选手,他经过场场的残酷决斗,现在的体力大不如以前,而对方是个泰国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泰国人虽然在身高上不占据优势。但人家的肌肉好像爆炸性般,充满了爆发力。王枫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场,他必败无疑。

  “喝!”

  中方选手暴喝声,飞般地朝敌人攻击而去。他的爆发力尽避强大,但长时间的劳累已经让他没有多大的能量。而对方似乎很轻松地接过他的第拳,脚踢出!

  尽避中方代表已经失去了先机,但终究是名高手,能闯到现在,没有几下真功夫怎么可能。他的腰身猛地摆,躲过对方弹腿,拳头再次攻击出去,当他的身形靠近对方的瞬间。王枫的眼睛猛地睁大!

  怦!

  不知何时,泰国选手原本还处于毫无落地姿势的膝盖竟来了个飞快的大转弯,直直地撞在了中方代表的胸膛!

  “哇!”地声,中方代表狂吐口鲜血,脸色仿若金色,眼眸失神,显得疲惫至极。

  下面的观众都为他捏了把冷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论是体力还是战斗力,中方代表都要虚弱太多,简直达到了个极限!

  长时间的争斗对个人的耐力考校是极大的。当他失去了个平衡点,人会变得异常许多。

  “加油!”

  王枫爆吼声,他知道,此刻的中方代表需要的是动力,需要的是精神力量。当个人的体能上枯竭之后,唯能让他再次坚挺起来的只有精神力量。精神力量对于个人,对于个体脑戚竭的人,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臂众们顿时轰然大叫,声高过声。中方代表单膝跪在地上,脸上充满了不甘与斗志。他缓缓站了起来,身子仿若磐石般稳稳地站在了擂台上。

  “好!”

  臂众们尖叫连连,个个如同打了兴奋剂般,充满了与火热。

  泰国选手露出的是敬佩之意,他知道对方在长时间的打斗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能,而自己,前面的几场比赛要比他轻松许多。这个比赛过程,不算十分公平,因为比赛都是自己抽签。谁的实力比较弱,谁的实$,尽在文学网力比较强。这是很难说清楚的。而偏偏,中方代表便处于倒霉的状态。他的每个敌人都是强劲无比,充满了战斗力。他每场都是艰辛胜出。打到现在,他的身体早已经支撑不住。这场,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倒下。

  他对自己说过句话:倒下,也要在擂台上!

  他缓缓站起来,抹掉嘴角的血渍,爆吼声,再次朝对方攻击过去。泰国人的膝盖是最强大的攻击部位,他每次撞击都能让中方选手的手臂发麻。

  “好机会!”

  王枫惊叫声,与此同时,擂台上的两人正打得难分难解。而在个瞬间,泰国选手的身子不知为何忽然朝后个踉跄,也就是这个顷刻之间,中方选手脸上闪过丝兴奋,他疯狂地击出拳头。每拳,都是他最后的潜能。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但哪怕累死,他也会坚持下去!

  这不是他个人战斗,是整个民族,整个中国在战斗!

  疯了!

  泰国人感觉对方疯了!

  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在减弱,但那狂风暴雨的攻击让他无所适从,太疯狂,太速度,他几乎无法反击!

  太快了!

  打的太快了!

  中方代表的身形不断加快!不断加快!

  可是

  王枫的脸上已经抹上丝遗憾与敬佩,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潜能,他已经败了,哪怕泰国选手不再攻击,他也必败无疑

  停住了!

  中方代表在只拳头伸出去的同时,他整个人呆呆地站立在擂台上,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任何动静。泰国选手的只手握着对方的拳头。他脸疑惑地盯着对方,中方代表脸色苍白,嘴唇枯涩,仿若个大病初愈的病人,他精神萎靡,呼吸微弱。整个人,就这么呆立在擂台上。

  裁判等了十秒钟,他缓缓地走了过去,瞧了中方选手眼,只见他面如死灰,唇角泛起丝淡淡的笑意,他没有倒下,至少,哪怕他输了,他也依然站立着,如同磐石,如同擎天柱!

  “这场,没有胜败!”

  泰国人朝中方代表连续三次鞠躬,用那并不标准的华语道:“我敬佩我的选手。”他的手掌伸出去握住中方代表的拳头。中方代表唯能做的动作便是爽朗地笑了笑。

  “中国万岁,中国万岁!”

  疯狂地尖叫,是的!他没有输,哪怕身体抵挡不住,他的精神还在。他点都没有输。他是中国人的骄傲,哪怕战斗到最后刻!他也没有输。这样的选手,如何能不让对方敬佩?如何能不让对手敬重?

  台下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不少观众泪花肆意,感动。是的,这就是感动。这名中方代表让他们享受到了最刺激的视觉震撼,也同时。用行动证明了中国人民的心,永远都是不会战败的!

  “王枫,我要先走了,下面的战斗,就靠你了!“被抬下来的中方选手说完这句话微微闭上眼睛,脸上荡漾抹自信,抹骄傲。只因为,他是中国人

  第两百七十六章枫叶红花令

  “看见没有,这才是中国人啊!”王老师把鼻涕把泪,全都抹在了段虎的身上。

  段虎忍着恶心,无语道:“老师,要是你打不过人家了,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赚观众的眼泪。”

  “滚!”王大官人脚踹开他,恶狠狠道:“老师我怎么会打不过人家?开玩笑!”

  “嗯,你的确不会打不过,你是直接不打,摇白旗投降!”

  扯淡番,秋水他们的比赛已经结束了。秋水的表现依然那么惊艳,他的对手几乎抵挡不住他的三分钟攻击。他不但花样百出,而且都极具威力,敌人根本防不胜防。王老师摸了摸下巴,心想,秋水不但战斗力强大,而且爆发力刚猛,更是采取不同打法制敌。他这样打起来,别人根本摸不透他究竟会用怎样的招式。实在是个强劲的敌人。

  比赛完毕,王老师挥手道:“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继续,不过老师很担心大家的学习,不知道这几天你们有没有认真学习。”

  “放心吧老师!”段虎吼道:“虽然我看起来很蠢蛋,其实我就好像张飞样,还是很心细的。每晚回家我都会用功读书三个小时,就算停电了,我都会凿壁借光。”

  “什么叫看起来很蠢蛋?”王老师指着他的鼻子道:“你根本就是个蠢蛋!凿壁借光?妈的,人家都停电了你借个毛啊?”

  “呃。”段幌尬地摸了摸鼻子,心想。妈的,为什么老子吹牛总是这么多破绽。不行,以后多注意王老师吹牛的技巧而套路,这样才能成为新代牛皮大王。

  王老师交代了番,便温柔地对柳如烟道:“小柳柳,老师送你回家吧?”

  “嗯。”

  在群帅男靓女嫉妒的眼光中,王老师屁颠屁颠地与小柳柳离开了。

  段虎刚想与沈若雨等美女聊天打屁,电话响了。

  “喂?”

  “喂,小虎啊,你快些回来,你爷爷快支持不住了。”

  “啊!”

  段虎面上流露出恐慌之色,沈若雨等人关切地问道:“段虎,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先回去了。”他狂奔上辆的士,心情焦急地回家。

  还没进门,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别墅里那难以自拔的压抑,愁云惨淡,仿若每个人都会瞬间沉沦。

  疯狂地冲进家门口,他心慌意乱地朝爷爷居住的房间冲去。还没到门口,已经听见里面传来的呜咽声,他把推开门,只见群西装男子与漂亮的在旁边守候,而段云也声泪俱下地站在旁。所有人的脸上都抹上似真似假的心伤。

  段虎扑过去,爷爷脸色苍白,褶皱的脸庞让段虎阵心酸。只记得,小时候爷爷时而会带自己去院子里练功。若是练的不好,爷爷就会打自己屁股,练的好,就会给自己糖吃。那时候多么的开心,多么的幸福。每次与爷爷在起练功吃饭,小段虎都会显得特别好动,活泼的厉害。夜夜也只是慈祥地盯着自己的小孙子。那种家庭的温馨感永远都埋藏在段虎心中。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幸福的感觉并没消退,反而越发难脑粕贵。但人大了,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活泼好动,对爷爷也没有了以前那般的依恋。但此刻瞧着爷爷那苍老无力的脸庞,段虎知道,爷爷已经好老了,老到了生命如同残灯般渐渐消失。不知觉中,爷爷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段虎还没来得及好好的陪伴爷爷天,爷爷便已经失去了人生最宝贵的段享受家庭温暖的时光

  “爷爷!”

  埋藏的情感与压抑瞬间爆发,段户声痛哭,这$,尽在文学网刻,他心酸难当,仿若整个世界都倒塌,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明。段虎的爸爸妈妈从小离婚,各自都在外面有了新的家庭,他与爷爷相依为命,叔叔伯伯虽然待他不错,但段虎知道,他们不过是窥视着段家的财产,并非真的关心自己,疼爱自己。

  而段虎的爸爸,是爷爷的长子。爷爷将他赶出家门,段虎便是段家的长孙,唯的继承人。所以那群叔叔伯伯才会可以讨好段虎,与他打好关系以便以后能够分享到更多的好处。

  “小虎”

  段爷爷紧闭的眼眸无力地睁开,瞧了段虎眼,眼中流露出怜惜之情,抚着他的脑袋,无力道:“爷爷要走了,以后不能照顾你,陪你练功你会怪爷爷将你爸爸赶走么?”

  “不!不会!爷爷最疼小虎,小虎不想爷爷离开!”段户声痛哭,房间里所有人都被段虎的情绪所带动。老爷子生行侠仗义,朋友满天下,行得正坐得直,是武林界的名奇人,尽避年老,依然得到大多学武人的尊敬。只可惜现在生命走到了尽头,而他们担心的便是老爷子会将段家数亿家财交到谁的手中?

  而段云唯想要的便是段家掌门人之位。老爷子自开上门,广收门徒,如今桃李满天下,若是能成为段家掌门人,势必成为许多武林人士的领袖。尽避现在的武术界在中国并不像古代那样流传广泛,但却依然有着极强的号召力。而这群门徒,也大多在社会上混迹的非常出色。有这样群门徒,何愁以后豪情难酬?

  “傻孩子”老爷子摸了摸他的脑袋,断断续续地咳嗽道:“扶我起来。”

  “啊!”段虎惊叫道:“爷爷你要做什么,小虎帮你。”

  “不用,扶扶我起来。”

  段虎小心翼翼地将爷爷扶起来,担心道:“爷爷,你要做什么?”

  “走,陪爷爷去院子里。”老爷子只手扶住后背,眼神忽然闪亮,整个人都充满了精神,除了段虎,所有人都知道,这便是回光返照,老爷子这张油灯已经发出了最后道夺目的光芒

  段虎精神为之震,爷爷容光焕发,仿若病情神气恢复,他脸上洋溢出丝傻呵呵的笑容,扶着爷爷走下楼去。

  群人都跟随在他们的身后,当段虎扶着爷爷来到颗魁梧的梧桐树下后,老爷子坐在旁的石凳上,石桌上有点心和香茗,他端起来喝了口,慈祥地笑了笑,道:“小虎,去把段家拳打遍,爷爷看你有没有进步。”

  这场景,不就是十年前每逃诩会出现的么?当年的段虎并没多大的感触。直到年龄越大,他才会偶尔回忆当年与爷爷相处的那段时间,那时候,无忧无虑,是段虎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嗯!”段虎重重地点了点头,走到院子中央,展开拳脚,呼呼有声地打了套拳法,老爷子兴高彩烈地拍了拍手,道:“好俊俏的功夫,再打套洪拳!”

  “好的!”

  段虎展开身法,动作行云流水,颇有代大侠风范,老爷子眼神朦胧,仿若想到多年前的自己。又仿佛想到了在哪个乱世出英雄的年代,那时候,听爷爷说,先祖是何等威风,何等意气风发,可惜啊现在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了,而自己可怜的孙子待得自己离开人世,会被那群畜生不如的叔叔伯伯如何对待呢?

  “小虎,你过来!”

  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段虎过来。

  段虎走过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笑道:“爷爷,小虎的身手不弱吧?”

  “呵呵,小虎很有长进,不枉费爷爷的苦心教导。来,你把头低下来。”老爷子笑呵呵地说了句,待得段虎将脑袋低下来之后,老爷子说道:“小虎,你要记住,段家没有任何人值得你信任,他们所有人都想害你,你知道么?他们每个人都在窥视你的财产,爷爷在的时候他们不敢乱来,以后可就说不定了!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找个你值得信任的人帮你,让段家重新站立起来。这是段家的掌门人铁指环,你妥善保管,以后段家就靠你来发扬光大了。个月之后,将会有场红花会议,这是枫叶红花令,这关系段家以后的声望与利益,你定要为段家争气。哎,爷爷知道担子太重。但爷爷相信自己的眼光。他们那些人从来没有安好心,只贪图享乐,不会为段家做出什么贡献。段家的将来,就要你力承当了”

  段虎猛地抬起头,却发现原本生龙活虎的爷爷竟微微瞌上眼眸,永远地离开了他

  第两百七十七章段家门主!!

  “爷爷!”

  段虎扑通声,跪倒在老爷子面前,悲怆地大哭起来。走了,爷爷还是走了

  他手里握着枚铁指环,块枫叶红花令,咬了咬牙,坚定地道:“爷爷,小虎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小虎,爷爷刚才交代你什么了?”名中年男子脸悲痛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心地道。

  “没什么,爷爷让我好好地将段家发展起来,不能让断家堕落了。”段虎冰寒地道。

  “那铁指环呢?”

  “爷爷说我保管。”段虎将铁指环戴在食指上,转身道:“从今天开始,我是段家的家主!”

  尽避是句话,却代表着从今日开始,段家的家主从老爷子变成了不到十八岁的段虎。这个转变让所有段家长辈咂舌,他们想不到老爷子竟真的将段家家主之位交给了段虎。那群叔叔伯伯冷笑道:“小虎,不如我们帮你管理段家吧?”

  “你们?”

  段虎冷冷地打量了他们眼,将目光定格在段云的身上,轻蔑地道:“爷爷说了,段家,切都要听我的,谁不服气,可以出来挑战我。”

  “你!”段云不屑地笑了笑,拳头紧握道:“若是你输了,是否将掌门指环交出来?”

  “想要,也要有这个本事!”段虎冷哼声,将枫叶红花令放进口袋,疯狂地朝段云攻击而去。

  这段时间,尤其是武术大赛,让段虎的实力得到了个质的飞跃。这切不但有王枫的帮忙,也有陈冲这个榜样,更多的是他自己的努力。他的速度之快让在场的所有人咂舌,哪怕是段云也仿佛感觉段虎就是个机器人,次次狂风暴雨的攻击让他抵挡不住。

  “怦!”

  段云胸口被段虎拳击中,他猛地后退数步,脸色阴晴不定,太强大的爆发力。这是段虎?他怎么会忽然变得如此强大?那次反抗自己,便让他吃了大亏。而这次,他几乎是不给自己任何反抗的机会!

  “段云!”段虎冷笑声,不屑道:“你只是段叔叔的儿子,从长辈关系来说,我是你的师兄,以后若是再敢以下犯上,休怪我门规伺候!”

  “你”段云气的差点吐血,原本在家里,他是段虎的哥哥,但此刻他拿门规压自己。他是点办法都没有。而且爷爷将掌门大权和家族的切都交给他打理,他已经束手无策了。

  段虎不再理会他,转身对那群叔叔伯伯道:“各位长辈,爷爷既然将家主之位传给我,希望以后能在诸多方面都帮段虎,让段虎能将段家发扬光大。”

  他冷冷地扫了诸人眼,方才与段云的决斗,只是给他们个下马威。并非段虎真想与段云决斗。现在的段云,在段虎的眼中不堪击。以前他的确厉害,但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段虎突飞猛进,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尤其是王枫那种猥琐下流的教导下,哪怕是比段虎强的对手,他依然可以不落下风。

  群叔叔伯伯见着段虎的爆发力,知道今日他们就算想反抗也讨不了好。而且,他们这辈极少有人修习拳法。就算有,也用的时间太少。正因为他们都不习武,老爷子才让孙子辈的段虎等人加强习武,他不愿看着段家绝学就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