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赵天明在办公室工作了天,出办公室便看见老板$,尽在文学网竟与名他最讨厌的王枫挽着手臂走进去,他眼珠子差点瞪出来,瞠目结舌地道:“不是吧?难道我眼花了?”

  也难怪,王枫全身上下从哪里看都好像个捡破烂的。居然能与高贵的老板挽着手臂共进晚餐,简直不可思议!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他眼睁睁地看着王枫与老板走进餐厅包间,肚子邪火没地方发泄。整个人如同爆炸般。

  陈侍者将披肩脱掉,露出娇嫩仿若奶酪般的玉肩,微笑道:“请坐。”

  好美啊

  那娇俏的面容仿若朵娇滴滴的花朵,从她那完全的娇躯上,散发出来的雍容华贵无疑是男人的必杀技。若是她这样的美女在大街上随便逛圈,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流地的口水。

  菜肴涸旗便上来了,陈侍者喝了口红酒,美眸朦胧地盯着王枫,笑道:“王先生,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爱好?”王老师微微愣,笑道:“作为人民教师,其实我的私人时间很少,就算有点都用在补充文化知识,不过上网聊天也会有的,但很少而已。”

  “你也喜欢上网聊天?”

  “嗯。平时要是实在是工作疲劳了,偶尔会。”

  “哦,这样啊”

  “陈小姐,不如你把你的号码告诉我,我们有时间可以通过电脑聊天。”王老师其实是想问对方的手机号码。但对方显得太过高贵,王老师想步步的来,要是太着急,要是让人家误解我是怪叔叔就不好了。等以后要到手机号码,我肯定每天深夜给她打电话。据说女人在深夜的时候如果睡不着,那肯定是有点寂寞难耐,那时候和她电话。啧啧搭配上她这么磁性熟美的甜腻声音,不知道会多销魂。

  “呵呵,好的。”陈侍者将号码给他之后,笑道:“我平时般都是深夜上,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叫我,不过我未必在线,有空我会回你的。”

  “没问题,我也是夜猫子。”老子是夜猫子才怪,如果十点你不现身,老子就闪人睡觉了。

  两人闲聊了会儿,陈侍者似乎喝的有点儿多了。那绝美的俏脸上抹过丝红晕,看的王大官人身子发热,太撩人了。为什么美女喝醉酒了都能让我好像吃了公斤的过期春葯,欲火难耐啊!

  “王先生,我想问你个人。”陈侍者犹豫再三,嗫嚅地道。

  “谁?”

  “你听说过林先生么?”陈侍者紧张地望着王枫。

  “听过啊,据说是个很牛叉的人物。不过我觉得他应该要比我稍逊筹,只是他打拼的时间比较长而已。”

  妈的,怎么都在老子面前说林先生,难道他真有这么神气?

  “嗯,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我第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感觉你和他有点相似。”

  “呃,你今天不就是第次看见我么?”王老师挠了挠头。

  “呵呵,其实上次你来公司的时候我就见过你了,只是你没注意而已。”陈侍者醉酒有些说错话,又道:“如果有机会,或许你能与林先生见面。”

  “哦,这样啊。希望吧,其实我对他还是很好奇的。华新市好像都很畏惧这个林先生,也不知道他是真有本事还是浪得虚名。”王枫摸了摸下巴,看时间居然都九点半了,心想,小柳柳同学啊,你千万要等老师,可不要睡着了。老师还打算和你在天愿作比翼鸟的啊!

  “呵呵,王先生,我有些醉了,你能送我回家么?”

  “啊”王老师下巴差点掉下来,我的妈的,现在要我送你回家,老子怎么送啊?

  “你有事?”陈侍者的美眸中流露出丝失望。

  “呃,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们刚认识,你让我送你回家有些不妥。”王老师挠了挠头,脸嘎嘎。

  “做自己的事情,问心无愧就好。”

  坐在哈雷上,阵寒风吹来,马路上的霓虹灯显得有些凄凉,陈侍者在这二十多年来第次坐摩托车,心情难免有些激动。玉臂轻轻揽住王枫腰身,轻声道:“可以走了。”

  嗖!

  炳雷猛地飚射而出,王老师感受到后背的两片柔软,心想,妈啊,胸部好柔软,要是能用手揉几下就好了。

  陈侍者却俏脸通红,心道:“这个家伙也是这么无耻,和他真是太像了”

  小雪从公司走出来,美眸中露出抹好奇,呢喃道:“林先生为什么要枫哥哥和老板认识了,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道理?还是,林先生想利用枫哥哥?”

  第两百九十四章少年英雄???

  眼前是幢巨大的别墅,大的让人咂舌,王枫嘴哈喇子。妈的,这简直就是奢侈的住宅啊。

  “走吧,陪我进去。”

  说者无意,听着中心,王大官人手脚发颤,陪她进去?莫非她小心肝儿寂寞难耐,想让王大官人狠狠地安慰他番?

  走进别墅,两名西装保镖将巨大的铁栏拉开,王枫跟随在陈侍者的身后走了进去。他能发现保镖脸上的诧异。得意地想道:“怎么样,是不是没见过你们主任带我这样的帅哥进来?”

  客厅的水晶吊灯充满了柔和的光芒,头发被寒风吹的略显凌乱的陈侍者微微拨弄下头发,对王枫笑道:“你先坐,我给你倒杯咖啡。”

  太客气了!

  王老师觉得她应该陪自己畅谈人生理想。

  接过咖啡,两人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王枫感觉有点儿怪异,这个女人太漂亮。容貌绝对精致,且身上的气质是王枫从没见识过的。哪怕是慕容水月这样的大明星,他也只不过感觉对方有种不可亵渎的感觉。而她。却有种让人神魂颠倒的高贵与雍容,让人不敢逼视。

  “王先生,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么?”陈侍者淡淡地问道。

  她的美眸依然充满了好奇,王枫已经隐隐感觉不对劲了。按理说自己才第次见她,她怎么会对自己表现出这样的神情,有点儿不可思议。尤其是她对自己的举动,都好像自己是她的老朋友。但我以前没偷看过你的内裤颜色啊?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啊?怎么感觉我欠了她辈子的债务?

  “没有,我从小被个杀猪的收养,他照顾我到十六岁就没管我了。所以我孑然身,无牵无挂。”王老师面露悲痛之色,说不出的凄凉悲伤。

  “哦,这样啊。”

  陈侍者微微愣,又道:“那你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你认为是你的亲人遗留下来的东西呢?”

  “呃。”王枫心想,你不会是想把老子身上唯的块玉佩给拿走吧?那可是老子出生唯留在身上的。不行,这个绝对不能告诉你。虽然你看起来还算纯洁,天知道你是不是在打我的主意。当下苦笑道:“我身无分文,身上更没半点值钱的东西。出生的时候好像就只有条红内裤在身上。别的的确什么都没有。”

  陈侍者的俏脸上浮现抹淡淡的失望,笑道:“既然如此,那也就罢了。”

  王枫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好像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他自己都不清楚,也无法告诉他。两人又闲聊了会儿,陈侍者见他直看手表,不禁问道:“王先生你有急事?”

  “嗯,有点,狗蛋同学爸爸住院,我还要去给他补习。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知道他睡觉没有。这孩子天资不高,但很爱学习,我不能让他以为家庭的事情而耽误了学习。每晚都会给他去补习个小时的。”王老师神情严肃,旁人看来也不像说谎。只不过他的确很着急,却是想着小柳柳的胸部而已。要是小柳柳等不及了,那可就不好了。女孩儿的生日若是只邀请个男人,那么说明这个男人对她是极为重要的,王枫不想小柳柳的第次邀请就爽约。

  “这样。那你就先回去吧,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聊。”陈侍者原本还想问他点事情,见他的确有急事,也不便再打搅,只能让他离开了。

  “嗯,下次我请陈侍者吃饭,再见。”他刚欲转身,陈侍者的电话响了。她将手机拿出来,刚看见来电显示,俏脸猛地变色。王枫也有点儿惊讶,什么人让她露出如此表情?哪怕是自己与她聊天大吹牛皮,她也不会是笑置之,没有露出太过严肃的表情。想不到此刻竟因为个电话而露出如此惊诧的表情。当下也不着急离开,只是微微走远些。

  “喂?”

  陈侍者的声音在颤抖,王枫听得出来,那是种兴奋,紧张,激动,惊讶,留恋的口味,颤抖的声音让王枫大为疑惑。那个人是谁?

  “是我,这些年还好吧?”声音不大,很沉稳,也很有力。句很低声的话语,却流露出强烈的威严。哪怕是王枫,也能从语气中听出他绝对是个高高在上的人物。否则,绝难说出这般话语。

  “好我很好,你呢?这些年,为什么从来不肯联系我?”

  “呵呵,并非如此,或许,会有天,我会回华新市的,只不过,暂时我也不肯定,许多事情我还没做完,现在我有点时间,才特意给你打电话的。”

  “那姐姐她们还好么?”

  “很好,不过时局混乱,她们比我都要忙,我恐怕是最清闲的人了。她们几个这段时间到处奔波,我也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对了,我让你调查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还还好,他现在就在我这里,要不要和他说几句?”陈侍者语气激动地道。

  “呵呵,还是不要了,我暂时也摸不清楚情况,当年我年少气盛,不应该责怪她的。现在后悔莫及,可惜已经晚了。等等吧,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要回来了。你也注意下身体,别没日没夜的工作。我知道你这些年试凄了。等我回来了,我还是希望看看你那俏皮的笑容。呵呵”

  “我”

  陈侍者美眸微微红肿,轻柔道:“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你还能如此待我,我已经涸篇心了。但是,你真的会回来么?”

  “不清楚。我也无法告诉你,现在华新市不比美国好多少。听说红花会已经加入了许多势力,连美国这边也惊动了。相信今年的红花会会有很大的调整,大洗牌是不可避免的了。希望到时候我能帮点忙吧。”

  “嗯,那就这样吧,我以后能给你打电话么?如果我想你了”

  “不用。”对面声音有些冰寒,旋即轻声道:“我最近段时间都没时间,你也别直联系我,对你没好处,如果有机会,我会打给你的。还有件事情,别让他们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呵呵,这次如果不出意外,我定然会回来帮你。”

  “我知道了。”

  陈侍者委靡不振地挂掉电话,俏脸苍白片,她微微抬起头见王枫站在远处瞠目结舌,轻轻地呼出口气,笑道:“你怎么还没走?”

  “给你打电话的就是林先生?”王枫抓了抓大腿,那个声音太他妈的霸道了。只是简单的些话语,就给人种摸不透的感觉。比老子的声音还要磁性啊!太无耻了!

  “这个”陈侍者无奈地笑了笑,道:“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从开始,你就在隐瞒我,所以我暂时还无法对你透漏什么。不过我想你知道,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或许,如果我知道些事情之后,还会帮你。”

  “呃。”王枫尴尬地挠了挠头,也不说什么,淡淡道:“那我先走步了。”他刚走了两步,又转过头,笑道:“陈小姐,刚才你的模样很有种让我搂紧怀中怜惜的冲动,哈哈”

  听着放荡形骸的笑声,瞧着王枫那厚实的背影,陈侍者苦笑声,这孩子,我比他大这么多,还要胡思乱想。

  “是啊,我都已经老了,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傻丫头了。为了时之气,竟离开了他,现在后悔晚矣”

  王大官人崩溃了啊。现在都他妈十点半了。哈雷如同火箭般飞奔而出,路人只感觉眼前花,哈雷已经飞奔出老远。

  大约花了半个小时,哈雷的轮胎都快跑飞出去,王大官人风尘仆仆地将哈雷停在旁,冲上了小柳柳的房间。

  房门紧闭,从门缝发现里面有灯光,王老师心急如焚。妈的,小柳柳该不会生气了吧?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因为我不来,割腕自杀了?别啊,我的小痹乖,老师会心疼的,你的胸部老师都没摸过,你怎么能这样抛弃老师啊

  王枫又重重地敲了几下,房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王老师等不下去了,掏出万能钥匙将房门打开,只见温馨的客厅被装扮的十分柔和,到处都是淡雅的装设,王枫差点看眼花。小柳柳真是别出心裁啊。

  旋即看见小柳柳竟趴在客座上睡觉,王大官人心下疼,我的小痹乖啊,老师让你久等了

  他走过去,坐在小柳柳的旁边,瞧着柳如烟那娇嫩白皙的脸庞略显红嫩,卷长的睫毛轻轻颤抖。黛眉微皱,瑶鼻轻轻地呼吸着,柔美的樱唇轻轻抿着,说不出的迷人诱惑。王老师很有咬住她柔唇的冲动。但想人家好歹是学生,我这个做老师的要是做这种事情,那就太禽兽不如了。他脱下皮外套,刚打算给柳如烟盖上,柳如烟的美眸却微微睁开了。

  “老师”她轻轻地嘘了口气,可爱的揉了揉美眸,柔声道:“你怎么才来啊?”

  “哎,没办法,老师刚才在路上扶百个老奶奶过马路,所以才会迟到的。来,老师送你的生日礼物。”他说着从口袋拿出个棒棒糖,柔声道:“这是老师跑遍了整个华新市买的唯根百合味的棒棒糖,是老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小柳柳能希望。”

  “谢谢。”柳如烟轻轻笑,小脸上满是幸福,轻轻道:“老师,陪如烟吹蜡烛吧?”

  “好的。”

  根根的拉住点上,王枫数了下,咦,十八根,那就是说,小柳柳同学已经成年了?

  “老师”小柳柳脸陶醉地道:“你希望如烟许什么愿望?”

  “呃,这个啊”王老师尴尬地挠了挠头,他素来不是个浪漫主义者,除了摸摸女孩的屁股和胸部,基本上浪漫的事情与他无缘,无奈道:“不如祝愿我们明天中六喝彩吧?老师都抽奖几个月了,还次都没中过。”

  “不要!”柳如烟轻轻拒绝,婉约道:“如烟自己许愿”

  王枫瞧着她的绝世容颜,过了良久,待得柳如烟将美眸睁开,笑道:“你许的什么愿望?”

  “这个能说么?”柳如烟撅起红唇轻轻笑,道:“人家说愿望要是说了出来就会不灵验的。”

  “放心吧,别的愿望说出来不灵验,老师的不会,因为不论你许什么愿望,老师都会让帮你完成的。”王枫摆了摆手,脸得意洋洋。

  “真的?”柳如烟美眸中抹过丝促狭。

  “当然了,难道你连老师都不相信?”

  “好,我说。”柳如烟美眸凝视着王枫,柔声道:$,尽在文学网“如烟希望辈子都能陪伴在老师的身边,不论生老病死,富贵贫贱,永远不离不弃。”

  王枫脸色大变,我的小痹乖啊,我王大官人何德何能竟让你在成年的生日心愿上下这样的决定。老师我真的受之有愧啊!

  “老师你能让如烟实现么?”柳如烟小脸上满是紧张。

  “这个”王老师尴尬地挠了挠头,忽然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他说了般,柳如烟俏脸顿时苍白下来,王枫紧接着道:“但是不论如何,老师都会照顾小柳柳,如果有天老师要死了,如烟会陪着老师么?”

  “当然会!”柳如烟坚决地道。

  “小傻瓜!”王老师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屁股

  “讨厌”柳如烟被他揉了几下,俏脸顿时绯红片,娇躯软软地倒在了王枫的怀中。

  哎呀真销魂,小柳柳,你再多撒娇两次,老师我扛不住了

  小柳柳的娇躯越来越滚烫,王老师的呼吸也渐渐变重,他轻轻地瞧了眼柳如烟,只手揽住她的腰身,两人面河邡赤,呼吸渐渐紊乱。

  “老师”

  “小柳柳”

  甭男寡女情不自禁地吻在了起,王老师双手不断地在小柳柳的美臀上捏了几下,柳如烟娇躯乱颤,不消会儿,他们都憋不住分开,王枫喘息道:“小柳柳,我们这样不行”

  “怎么了?”

  “你还太小了。”

  “我成年了啊”

  “哪里有,你这是虚岁,其实你才十七岁,等你十八岁吧?那时候老师会很温柔的。”王老师心里已经憋的受不住了,不过时间不等人,会儿还要去见秦组长,现在要是和小柳柳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会儿老子还不双腿发软,四肢无力?

  不行不行我要以大事为重,不能为了欺负小柳柳而破坏今晚的计划。王老师如是想着,小柳柳搂住王枫的肩膀,轻声道:“那老师年后”

  “放心吧,老师肯定会负责的。”王老师搂着小柳柳的娇躯,坐在沙发上,滛荡道:“小柳柳,老师晚上还有事情,现在唱首生日歌给你听吧?”

  “好啊”

  “祝你生日快乐”

  滛荡风騒的王老师唱完整首歌之后,心想,老子以后想讨女孩子喜欢,可以直接唱几首情歌应该就没问题了。

  在小柳柳的亲自护送下,王老师忍痛离开了温柔乡。

  寒风,那叫个犀利。风騒的王老师再次化身蝙蝠侠冲向彩虹桥,彩虹桥秦组长正着急地等待着,时间已经过了许多,现在已经十点五十了。王老师怎么还没带着少年英雄而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