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举动都被他监视,唯对我忠心的只有老管家。”

  “哦?”王枫眉头挑起,淡淡道:“这么说,这个老管家应该是你爷爷的死忠了?”

  “嗯,他跟着我爷爷几十年,我爷爷生前最信任他。”

  “先和我说说你爷爷的那封信里面究竟说了些什么。想来他肯定也知道他过世之后,段家会成现在这番光景吧?”王枫不是白痴,涸旗就能分析出其中道理。段家现在除了段虎这个货真价实的门主。唯有能量的就是段二叔。他在美国发展的很迅猛,实力非同般,哪怕是老爷子在世恐怕也不敢拿他怎样。而现在老爷子过世。段二叔在段家声名远播,相信他声号令,整个段家的门人都会惟命是从。

  “信”

  段虎的身躯猛地颤,眼神渐渐朦胧道:“爷爷的信不到百字,可是,说出了段家的个惊天大秘密”

  “赶紧说。”

  “段家原本不姓段,段家祖先铁塔杨成协,原青旗帮帮主,后加入红花会,用单鞭,擅横炼功夫。这是爷爷在信中对爷爷的段家前身的解释。而红花会,老师,你知道么?”

  “当然知道,当年和天地会样的性质,打着反清复明的口号,不过后来少总舵主陈家洛不知道怎么消失不见,所以红花会也就落寞了。妈的,你该不会是说,你的祖先是红花会的个分舵老大吧?”王大官人瞠目结舌。他并非不知道红花会这个组织,只不过,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红花会组织竟会是几百年前的那个红花会。第次参加红花会的场景历历在目,他猛地想到,灵牌上写的不就是红花会的标语么?

  “是的,红花会!现在所谓的红花会议,那便是当年的红花会,少总舵主陈家洛被叛徒暗杀之后,红花会也被朝廷瓦解。但老师可以假象,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红花会当年实力遍布天下,岂能说毁灭就毁灭?是的,它并没有毁灭,因为总舵主的暴毙变得后来四分五裂。悠悠数百年,红花会再次发展壮大,但每个当家都有了自己的势力。他们越来越融于现在的社会,每个当家人都有了自己的家族。这代代的传承下来,也就形成了现在的红花会议十五大巨头!”

  太他妈震惊了!

  王枫差点没从椅子上栽倒下来,点燃香烟冷静了下,继续问道:“按照你这么说,现在华新市那个极度牛叉的红花会议便是当年陈家洛那个潇洒哥遗留下来的红花会?”

  “千真万确!”段虎面色严肃道:“我起初也不相信,不过爷爷的信中说的很清楚,我们段家祖先,便是当年红花会的八当家,也就是现在红花会议的大巨头。”段虎咬了咬嘴唇,继续道:“老师,苏菲菲的爸爸,苏振南,也是红花会的巨头之。”

  “靠!”

  王枫阵龇牙咧嘴,但睬没想过苏振南的身份,上次龙五去找苏振南,王枫就隐约感觉到了其中的猫腻。只不过他对红花会没什么兴趣。上次去过次,本以为只是个瓜分华新市势力的会议。想不到竟有着这样的历史。真是太过骇人惊闻了!

  “还有没有别的同学也是红花会巨头的后代,妈的,你次说完,老子的小心肝已经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了。”王枫脸无奈,若是这样,那么,今年的红花会,自己还能不去插手么?

  哪怕单单是苏菲菲与段虎两个巨头后代,也主义$,尽在文学网让王枫插手红花会议。而且,哪怕他不想去参加。红花会议恐怕也容不得他不去。今年的红花会议,注定是有史以来,最为规模壮大的。核心议员已经发生了巨大的矛盾。出现的神秘人物也让整个红花会仿若潭死水中扔进了块石头。想风平浪静是不可能的。

  常之武的暗杀,这无疑颗重磅炸弹扔进红花会议。现在的红花会议,早已经滔天翻滚

  “你爷爷还有没有提到别的什么事情?”王枫紧张地问道,看来段虎这小子知道的事情不少,从他所知道的再与自己所知道的融合起来,这样应该能知道不少内幕消息。

  “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老师段二叔的阴谋。”段虎面色平稳地道。

  来了,说到重点了

  “什么阴谋?”

  “很简单,段二叔想统红花会议。他不想在寄生在红花会,他想将杨家当年的青旗帮彻底扭转过来,他要让整个红花会议都知道,他段二叔,可以凭借己之力,让段家站在最巅峰。而以后,也不再会有红花会议,只有青旗会议!”

  “妈的,神经病!”王枫听完段虎的话,给出了三个字的结论。这畜生简直是白痴,红花会议岂是他个人想统就能统的。单凭是每个家族势力的强大程度,也绝非他段二叔所拥有的能力可以抗衡的。何况现在的红花会议纷乱不堪,他想做到这点更是难上加难。

  不对!

  段二叔的的想法简直就是自掘坟墓。这绝对不是他个人做能做到的事情。若是林先生呢?

  王枫的脑子忽然蹦出这个想法,他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吓了跳。若是林先生来做,他是否能做到?

  这些不是王枫所关心的,他现在需要关心的是段虎和苏菲菲,他们现在的危险度绝对是十分高的。

  王枫感受到了紧张。想不到自己当老师也会与红花会联系上,真是天地之大,几乎没有我王枫的容身之地了。

  “老师,您怎么了?”段虎见王枫面色变化的丰富多彩,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对了,这几天你别回段家了,最好是去苏菲菲家里住,我和她的爸爸交涉下,你回去我怕你那个段二叔对你不利。”

  “这样不好吧,若是我不回家,他岂不是要起疑心了?”段虎眼神飘忽不定,仿若有什么难言之隐。

  “难道你爷爷交代给你什么事情了?”王枫见他犹豫不定,知道他肯定是得到过什么暗示。

  “是的,爷爷告诉我,在必要的时候,让段二叔的计划破产。他不想见到段二叔将祖宗累计了数百年的基业朝散尽。”段虎咬牙道。

  “这样啊”

  王枫微微愣,想不到段虎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这个大野心家的身边待着。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段虎的想法不错,可是,他有这个实力么?

  “那个老管家是不是可以帮助你?”王枫猛地想到段虎方才提到的老管家。

  “呵呵老师你不狼我的老师,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就想到了问题所在。是的,老管家在爷爷身边跟了几十年,爷爷的许多生意与势力都已经转交给了老管家,他是忠心于段家的。到时候等段二叔锋芒毕露,与红花会的某些家族出现矛盾之后,老管家会采取行动,让段二叔的计划彻底破产!”

  “好小子,想不到你现在变聪明了。嗯,你的想法不错,是老师太过小心谨慎了。不过如果你出现了什么危险,第时间给老师打电话。知道了么?”

  “放心吧,老师,有你这样的超级高手,我没什么好怕的。”

  瞧着段虎那坚定的脸庞,他心中颇为感慨,这小子是自己步步看着成长的。种从没有过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当老师,难道定就是教知识?

  或许,人生观世界观,处事待人能让个人在社会上更好的生存下去吧。若是按照这样的道路走下去,相信不久的将来,段虎成就定不在他爷爷之下。

  第两百九十七章莫言的真实身份!!

  载着段虎来到学校,依然碰见了跑步而来的陈冲,他面上微微渗出少许汗珠,见段虎坐在王枫的哈雷上,笑道:“段虎,今天怎么不锻炼了?”

  “哎,言难尽,会儿我请你喝酒,和你谈谈泡妞的诀窍。”

  王枫脚将段虎踹下车,拉过陈冲,“最近多照顾下段虎,他不太安全。”

  陈冲眼眸中闪过丝好奇,唇角嗫嚅了几下,笑道:“放心,我不挂掉,段虎也不会挂。”

  尽避不知道王老师为什么这样说,但瞧着老师紧张的神色,他知道段虎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而且,前段时间段虎就因为家里面的事情没有来比赛,他估摸着应该和那件事情有关。

  “很好,你们去上课吧。”

  王枫与他们告别,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只见滛贱客们个个愁眉苦脸,他好笑地道:“猛男们,你们的老伴昨晚集体更年期了?”

  “哎,秦组长进来上班就大发雷霆,也不知道是谁偷了她的内裤,现在是火烧城池了啊!”刘大为脸幽怨地道。

  “呃,可能是昨晚我没有摸她胸部,她生气了吧,没关系,下次我多摸两把,她就会温柔大方美丽动人了。”王枫摸了摸下巴,坐在办公椅上工作。

  时间过的涸旗,上午

  第三节课,王枫夹着讲义来到办公室,面上露出抹严肃,走进教室,见学生们都埋头学习,肃然道:“上课!”

  “老师好!”

  稀疏的声音响起,王枫微微愣,怎么都这么没精神?

  “喂,你们昨晚是不是都通宵学习?怎么个个好像战败的小表子?”王枫脸好奇地道。

  “哎,老师,你有所不知,我们忽然想到了件天大的事情。”苏菲菲撑着可爱的小下巴,脸愁容地说道。

  “呃,究竟什么事情?”王枫脸苦笑,妈的,老子今天心情本来很好,被你们群小兔崽子都搞的压抑起来了。

  “传闻个月就快到了”苏菲菲脸神秘兮兮地盯着王枫,见他脸着急,幽幽道:“老师,你没忘记莫言吧?”

  “没有啊,就是那个装逼的蠢蛋?他怎么了?前天偷窥女孩洗澡被发现打成猪头,想找你们借钱去韩国整容?不用的,我觉得他那副长相实在不怎么样,人家把他打成猪头,就当是整容了吧。”

  “他要回来了”苏菲菲面色黯然地道。

  “什么?”

  王枫差点从讲台上掉下来,脸瞠目结舌地道:“这个月才过了半,他怎么就要回来了?”

  “我哪里知道,今逃讷方菁菁来学校之后,说了句话便离开了,据说是去机场。”秦少峰忽然开口,他的神情略显紧张。尽避对莫言的恐惧在王枫的帮助下减弱了许多,但现在忽然听到莫言要回来,他还是显得十分的紧张。

  “说了句什么?”王枫挠了挠头。脸色也变得紧张起来。若说点都没将莫言放在心中是不可能的。但是妈的,老子怕他个鸟蛋,不就是个只会装逼的蠢蛋么?老子拳砸烂他的脸蛋,让他以后变成猪头。还强行勒令他不能去韩国,看他找谁整容。

  “莫言今天中午十二点来学校”四眼嗫嚅地道。

  “汗”

  王枫双腿软,妈的,怎么比大姨妈来的还要急事。不用这么着急吧?总得等老子睡个好觉了再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啊。老子昨晚可是失眠啊。太他妈无耻了!

  见王枫也是冷汗涔涔,段虎等人更是难以言语心中的压抑。苦笑道:“老师,你说该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就是。”

  “呃。”王枫摸了摸下巴,对秦少峰道:“东方菁菁去机场接他了?”

  “嗯,看她那高兴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秦少峰点了点头,双手微微渗出汗珠。他们谁都不怕,但唯独对莫言充满了无限的恐怖。尽避现在在王老师的带领下,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和理想。也依然无法让他们对莫言的信仰降低多少。若是他不出现,或许他们会辈子的安心生活下去。只要他出现,整个三年二班,整个魔鬼班级将会再次

  王枫心中暗自计量会,不知道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等红花会出事之后,他就出现。还有,段虎的家族已经出现了内乱,龙五找过苏振南,而别的许多方面,他还不是很清楚。会儿去找乔四爷问问,现在红花会肯定乱的不像话。妈的,莫言这个时候出现,会不会与莫文泰有什么关系?

  他隐隐感觉莫言和莫文泰绝对不会点关系都没有,或许,他们是个人都不稀奇。

  同样的鸭舌帽,同样的令人感觉神秘万分,同样的

  太过相似的地方,王枫脑子片混乱,他想冷静,但听到莫言要回来,他始终无法冷静下来,难道,这就是莫言所拥有的能量?

  同学们见王枫的眉头深深地皱在起,个个也不禁为他担心起来。若真是如此,他们也不禁担心王老师究竟能不能将莫言击败。现在他们自然是站在王枫这边的。但若是王老师输了呢?

  他们怎么办?

  这个问题同时在所有学生的脑子里蹦出来$,尽在文学网,他们都不清楚,不知道若是王老师真的败了该怎样。

  “好了,大家认真百万\小!说,现在还只是十点,还有个小时,老师去准备下讲义,会给你们上课。”

  王枫面色严肃地走了出去,他出去,便拿出手机打通了乔四爷的号码

  “老师也害怕了”

  秦少峰呢喃地道。

  “可是,我相信老师,不论是谁,都无法将老师击败”段虎与陈冲起道。

  “那么就让我们起见证老师的成功?”柳如烟缓缓站起来,面色平静地道。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柳如烟,他们想不到柳如烟此刻竟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她的美眸中透着坚定,透着让所有人都能心安下来的身材。苏菲菲,她的心顿时柔软下来,她知道,柳如烟此刻与自己眼,断然会站在老师这边,不论任何状况

  “乔老四,上面怎么样了?”王枫蹲在厕所吸着香烟问道。

  “乱透了,巨头们都开始到处拉势力,基本上处于拉锯状态,只要有第个人忍不住,其他巨头都会爆炸开来,现在几乎没有个人能够冷静了。王枫,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乔四爷摸着冷汗,着急地问道。

  “担心个毛。”王枫懒洋洋地吐出口烟雾,低声道:“现在你什么都别做,常家肯定是第个忍不住暴走,他的兄弟被人暗杀,他会不惜切代价找到凶手。这不但是因为常家的面子,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他与他常之武的关系极好。”王枫分析着情况,接着道:“另外,那个莫文泰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那个神秘的家族少爷?”

  “嗯,就是他,他现在有没有状况?”王枫紧张地问道,他始终绝对这个人和莫言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或许,他们之间对于魔鬼班级的控制有着某种定程度的意义。

  脑子里闪过这道灵光,他再也挥之不去。极有可能,极有可能

  段虎,苏菲菲,他们都是巨头后代,那么,莫言如果真与莫文泰有什么关联,他来三年二班究竟是为什么?

  “个人再无用,那么是废柴,他也必将有他本身的价值。”

  “他们都是天才,王枫,我将群天才交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他们”

  “我是你们的信仰,魔鬼信仰!”

  “轰!”

  王枫的脑子下子炸开了,魔鬼信仰。难道,他来到三年二班就是为了让苏菲菲他们成为他的奴仆?而且他们都是些巨头后代,若是控制了他们,是否代表着他控制了这些巨头呢?

  若是这样,那莫言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

  “等等”王枫猛地惊叫声,电话那头的乔四爷猛地问道:“怎么了?”

  “几百年了,依然是盘散沙,那群老家伙该下台了,新的血液必将取代他们。”

  “秋水秋水”王枫眼中猛地跳过道光彩,是的,秋水,他会在瞬间以种奴仆的眼光看向莫言,那么是否说明秋水也是如此?他也与红花会有关。

  不错,极有可能

  王枫的心仿佛下子乱蹦起来,段虎所说的,莫言当初所说的那番话,让秋水彻底城府。为什么会城府?秋水这样的人物,他会城府于谁?

  但为什么莫言说出那番话之后,他就彻底对莫言再也起不了丝的反抗。莫非,正因为他们都是红花会的后代?

  或许,的确就是这样。但为什么都是红花会的后代,他们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为什么秋水就会害怕莫言?段虎呢?段虎也是,苏菲菲也是,是因为他们当初都不知道段虎,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王枫的脑子混乱不堪,思考的东西太多,头疼欲裂,他使劲地揉了揉

  “少总舵主被人暗杀,所以出现了红花会的四分五裂经过了几百年,依然是盘散沙,或许,新代的血液要取代他们,不能在这么维持下去了”

  难道?

  王枫面色激动万分,他的脑子猛地跳出个强烈的意识,“莫言是总舵主的后代?”

  第两百九十八章莫言归来

  脑子里出现这个答案,王枫全身冒出大量的汗珠。时间汗流浃背,自己这个假象是否是真的?

  若不是真的,秋水为何会对莫言流露出这样的神情?按照段虎当时的说法,主人奴仆,那么,也就是说,莫言在秋水的心中,那就是主人般的存在。

  恐怕,自己的假象是唯能够存在的合理理由了吧?

  咚咚

  下课铃声响了,

  第三节课就这么在王枫的苦思冥想中下了。他此刻焦头烂额,十二点莫言就会前来,现在还有时间,还有个小时。他知道,他还有机会知道莫言的真实身份,这个知道他身份的人。整个星海中学,乃至于整个华新市,在王枫认识的人当中,恐怕只有秋水了

  他疯狂地冲出洗手间,电话也没关掉,直接冲到了三年班。

  秋水感觉心里烦闷的厉害,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