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声音,王老师王枫,林枫啊林枫,你简直就是个畜生啊。秦组长这样的大美女你都要让她伤心。老子晚上回去割了你的小弟弟!

  “哦,没什么大事情,就是秦少峰出了点状况,我想来问问你。”王老师瞎编乱造,要是说没事找她,人家肯定不想搭理自己了。

  “哦,那进来吧。”

  王老师推门而入,只见秦霜双手撑着额头,神情痛不欲生,真如沐晚晴所说的那样,简直副不想活的样子。王老师坐在她的对面,严肃道:“秦组长,秦少峰这几天有点不对劲,上课直没精神,整天魂不守舍,尤其是今天,显得特别难受,好像都不想活了。早上我看见他脸色苍白无力,真的是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啊”秦组长美眸中透出关心,紧张道:“少峰怎么会这样啊?”

  “哎,我也不清楚,他今天早上趴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睡着了,我看他脸色不太好,也没去打搅他。后来他忽然尖叫声,嘴里叫着姐姐,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做梦梦到姐姐,说姐姐不要他了”王老师面色悲伤,端的是演戏演全套,那模样真是无话可说。

  “真的啊”秦组长嘴角嗫嚅几下,叹息道:“这个傻孩子,姐姐怎么会不要他。王老师,你去帮我安慰安慰他,说姐姐很疼他的。”

  “这个不是我能说清楚的。小时候在乡下我请老奶奶说亲人之前有很强烈的灵感察觉。我举个例子吧,就好像前几年我奶奶去世,我前晚就做梦梦到奶奶来找我,他告诉我要我好好照顾身子,以后不能经常照顾我了。我还以为是自己想奶奶想多了,结果第二天乡下的乡亲就托人告诉我我奶奶第二天去世了。”

  王枫表演天赋极佳,此刻说到这种伤心事情更是声泪俱下,旁人哪里脑拼出他在说谎。若是某知名大导演知道王枫是在演戏,绝对会拉着他大吼:“妈的,下年的奥斯卡影帝绝对是你!走吧,跟我混,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真的?”秦组长面色微微变,她今天的心情的确跌落到了深潭,的的确确有了轻生的念头,也难怪,六年的思念在夜之间化为泡影,要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而且,像秦霜这样的女孩性格倔强到了极致。下子想不通情有可原。

  “当然了,绝对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对了,我还告诉你点,若是双方之间的心情直这么压抑下去,会很影响另外番对他的感情。就好像你吧,如果你的心情直不好的话,秦少峰以后对你的态度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王枫瞎编乱造,个劲地将秦霜引诱回来。

  丙不其然,秦霜的俏脸顿时好转了许多,低声道:“王老师,虽然知道你是想劝导我,但我还是感谢你,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也麻烦你帮我转告少峰,姐姐不会让他失望的。”

  “嗯,这样最好了。”王老师摸了摸下巴,好奇地问道:“你昨天见到林枫没有,那家伙昨天回美国的时候好像很伤心,还说她伤害了个女孩的心,不过他也没办法,毕竟他是有家室的人。难道你想他抛弃家室和你在起?如果他真是这样的男人,恐怕你也不会喜欢他了吧?”

  “嗯,你说的不错,他告诉我,不应该活在过去,应该向前看,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呵呵,王老师,我今天才发觉其实你也有感性的时候,谢谢你。”

  “什么啊?”王老师大为不满地道:“其实我直都很感性,你今天才发现?”

  “好了好了,不和你胡扯了,我要工作了,今天郁闷了上午,大堆的工作没做呢!”

  “好的,对了,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去看午夜剧场。”王老师贼眉鼠眼地问道。

  “去死!”

  “怎么样了?”沐晚晴见王枫出来,脸担心地问道。

  “你看看我的脸。”王老师指了指自己的脸庞。

  “没事啊?除了肥肿点,看不出任何怪异的地方。”沐晚晴摸了摸下巴,脸古怪地道。

  “我靠,没见我印堂光亮啊?知道这象征着什么吗?当然是大胜而归。我的小晚晴,放心吧,王大官人我出马个顶两,秦组长已经没事了,现在已经在满脑子问号的工作了。对了,什么时候去我家,上次去了我们俩还没亲热呢。”

  “去你的,等有空吧,既然秦姐姐没事,那我也回去工作了。”沐晚晴偷偷地在王枫俏脸上亲了口,笑嘻嘻地离开了。

  我的小痹乖,为什么就不能多亲几下啊。让王老师我多享受下你的香吻吧

  在办公室墨迹了会儿,滛贱客们都回来了,点半,王老师的心情开始紧张,妈的,下午的战斗老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这绝对是件非常严峻的考验!

  “王大官人,感觉怎么样?紧张么?”柳大为脸猥琐地问道。

  “很紧张。”王老师诚实地回答。

  “湿了么?”何亮更加猥琐。

  “有点”王老师满脸惭愧。

  “放心吧。我们做你最坚挺的精神后援。对了,你的遗产继承人填好没有?”刘大为神情严肃地问道。

  “呃,我的遗产都在枕头下,应该还有五毛八分,怎么了?”

  “呃,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刘大为脸无奈地$,尽在文学网走开,妈的,这畜生简直是个穷光蛋,老子最穷困的时候私人财产也有五块五,你居然才五毛八分,简直禽兽不如啊!

  调整好心态,王老师脸得意洋洋地走出了办公室。

  “我可以肯定,他会落败而归!”刘大为等他出去,便大声叫道。

  “刘大官人,你就不能支持下王枫啊,虽然我也这么认为,但咱们最多在心里说下,嘛。”美莲脸笑意地道。

  “哎,美莲大美女,你有所不知,我和何大官人赌了把,如果王枫脑骗旋归来,我就要请他吃个星期的早餐,输不起啊!”

  “汗”

  美莲冷汗涔涔,继续埋头工作。

  王老师站在班级门口,狠狠地咳嗽了声,妄图用这蓄满能量的咳嗽让莫言心惊胆跳,待得他进来的时候,只见所有学生都脸紧张,而莫言却带着耳机不知道在听什么音乐。他大为气愤,妈的,老子这咳嗽居然没起到效果。太猥琐了!

  “莫言!”王枫将根粉笔扔过去,骂道:“还不把耳机摘掉!”

  莫言微微偏头躲避过去,淡淡道:“老师,你这样的做法我可以告你侵犯学生的人生权利,如果我告到校领导,他们会处罚你的。”

  我靠

  王枫满肚子郁闷,心想,老子会儿整死你!

  “上课!”

  学生们都紧张兮兮地站起来,旋即坐下,王枫见莫言面色平静,眼神仿若古井深潭,看不出半分颜色,心想,难道这家伙灵魂出窍,爬上讲台打算给老子个下马威?

  他左右踹了几脚,学生们见王枫如同神经病样到处乱踹,个个冷汗涔涔。段虎心想,妈的,他不会是在热身打算会儿和莫言单挑吧?

  “老师,我想上厕所!”四眼紧张兮兮地道。

  “去吧。”王枫点了点头,四眼出去之后,他面色肃然道:“同学们,今天的课题是,我的王老师。”

  学生们顿时轩然大波,苏菲菲举手发言道:“王老师,你的意思是我们每人写篇作文,作文名字是‘我的王老师’么?”

  “嗯,苏菲菲同学真聪明,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你说错了,不是让你们写作文,而是上讲台来诉说你们心中的王老师究竟是怎么样子。”王大官人恬不知耻地滛笑起来。

  “汗”

  段虎等人冷汗涔涔,妈的,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无耻成这样的,简直不能饶恕啊!不过既然王老师发话了,他们自然是要配合的。至少要让莫言知道他们三年二班现在绝对是无坚不摧,绝对不会被他所影响。

  “段虎,你第个上!”王老师指着他,面色猥琐地道。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老子

  “我我的王老师,嗯,我的王老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博学多才,温文尔雅,是我见过最优秀的老师,相信许多同学都是这样认为的。而且王老师脾气好,没有架子,和学生们都是好朋友。最让人开心的是王老师不但没有点架子,更是帮学生泡妞。如果谁被坏人欺负了,王老师绝对第个抓着板砖给学生报仇”

  段虎将自己知道的好话股脑的倒出来,只叫所有学生都毛骨悚然,王老师全身麻痹之后,他才停止他的大吹牛皮,王老师只手捂住胸口,喘息道:“段虎同学,你可以停止你的称赞了,老师第次感觉心脏功能不够坚挺。”

  “哈哈”

  学生们哄堂大笑,王老师嘴角抽搐,唯独只有东方菁菁和莫言脸平静,瞧不出任何表情。

  王枫转过身,冷冷地看了莫言眼,平静地道:“莫言同学,轮到你上去了。”

  顿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没想到王枫这么快就向莫言发难,莫言的嘴角微微抽搐,东方菁菁见状,站起来道:“王老师,不如我先上去吧。”

  “他的下个才是你!”王枫面色冰寒地道。

  这句话已经将莫言的退路封死,他冷冷地盯着莫言,所有学生都知道,真正的对决,已经开始了

  “真的需要我来评价你?”莫言的脸上闪过丝鄙夷,那冰寒的眼眸永远充满了不屑,仿若在他的眼中,所有人都如同蝼蚁般渺小,毫无点存在价值。

  “不说”王枫冷笑声,“你就马上滚出教室!”

  第三百零章秦霜示爱

  “很有气魄!”莫言慵懒地站了起来,面色淡然地走上讲台,轻蔑地瞧了王枫眼,冷冷道:“在我心中,你就是个废物,除了衬托这个世界的美丽之外,你起不到任何作用。”

  冰寒刺骨的声音响彻每个人的心房,所有人下子都愣住了。

  “这就是你对个教师最基本的尊敬么?”王枫面色冰冷地问道。

  “对于你,不存在任何尊敬可言,想让人尊敬,你要学会尊敬别人。”莫言轻描淡写地与王枫对峙。

  王枫面色淡然,细细地盯着莫言,良久,他忽然笑道:“莫言,个人认为,你的伪装或者对些某些人能起到点作用,但对于我,你的这种表现只会让我猜测,你其实很脆弱,很弱小。真正的强大并不是用冰冷去让对方城府,而是用实力。希望你明白这点,你的这套,已经过时了!”

  “你认为”莫言指着那群面色苍白的学生,轻蔑地笑道:“我像是过时的存在?”

  “用不了多久,你就是了!”王枫大声叫道。

  “我很期待这天的到来。如果你还没崩溃的话”

  走下了讲台,所有人的心都压抑到了极限。王老师与莫言的对决只是几句对话,但却让所有人的心下子紧绷起来,这样的气氛让他们实在的有些受不了。莫言本就是种神秘强大的存在。且在他们的心中,莫言不论说什么话,都是毫无疑问的。

  哪怕他们极力想转变这种思维,依然无法起到效果。而偏偏王老师在他们心中也是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存在。两者之前产生出了剧烈的火花。同时让所有学生的心情更加烦躁不堪。

  “这哪里是上课,老子感觉比上战场还要痛苦”段虎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小声嘀咕道。

  “好了,同学们,鉴于某些蠢蛋的废话,老师打算停止这场不适合某些人的活动,现在开始上课。”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刻,学生们已经知道,王老师已经决定与莫言斗到底了

  这下午的课程,简直成了莫言与王枫的决斗,所有学生的心情都压抑到了极限,每个人都不敢说句话。哪怕王老师点他们,他们都战战兢兢,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活泼与张扬。王枫心想,妈的,莫言对他们的威慑力太大了。这样不行,得想个办法让学生都都放松下来。若是直这么紧张下去,老子就成了个人战斗。

  叮叮

  放学铃声终于响起,所有学生都忍不住重重地出了口污浊之气,待得王枫宣布下课,所有学生化作鸟兽散,他们简直承受不住教室的古怪氛围,那种感觉让他们彻底崩溃。

  “陈冲,你感觉怎么样?”王枫忽然出现在学生们后方,好奇地问道。

  “在慢慢适应,多几次,相信能彻底摆脱对他的恐惧。”陈冲面色苍白地道。

  “嗯,这样最好不过,可惜并非所有学生多与你样。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正的摆脱。”王枫脸愁容,陈冲还好,他现在的心理素质已经不是般人所能比拟。而段虎与陈冲是王枫最为加强训练的学生,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更快适应莫言的气势。

  “老师,说实话,我已经渐渐在适应莫言,只不过,暂时还无法达到老师的心态。慢慢来,我相信,不用多久,我可以站在他的面前大声说话。”段虎面色平静地道。

  “我靠!”王老师脚踹飞装逼的段虎,狠狠地骂道:“你他妈真没用,你应该说不用多久,你就能爆他菊花。妈的,难道你的目标就是大声说话啊?”

  “呃。”

  段虎揉了揉屁股,脸无奈道:“社会要和谐,我们要跟着党走,不和谐的因素会被淘汰的。”

  “放屁!”王老师抓了抓胯裆,脸装逼地道:“实话告诉你,前几天老毛托梦给我,他说现在的老胡太不像话了,点魄力都没有。难道忘记当年咱们组织是靠枪杆打出来的么?所以他让我以后和老胡畅谈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爆发。不在爆发中胜利,就在爆发中灭亡吧!”

  “汗”

  苏菲菲等人冷汗涔涔,王老师猛地看见远处群长相难$,尽在文学网看的女孩儿手牵着手,脸幸福荡漾的模样,王老师摸了摸鼻子,对苏菲菲道:“看见没有。她们才是你们学习的榜眼。哪怕人难看,但并不妨碍她们潇洒的姿态。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们,以后要多学学她们,自信是自己给自己的。小菲菲,以后多牵着班上的女孩儿的手,让自己的美丽越发的夺目!”

  他的话刚说完,苏菲菲等人已经溜烟闪人。

  “妈的,太他妈崩溃了!”段虎边跑边狂吼。

  “卖糕的,我打死也不会和他靠近了!”苏菲菲尖叫连连。

  “其实,我打算和他脱离关系。”柳如烟平静地道。

  回到办公室,滛贱客们个个见王大官人四肢完好,脸崩塌地道:“王大官人,走,快去和我医院。”

  “干什么?”王大官人猛地后退步,脸严肃地问道。

  “我看你印堂发黑,四肢都在,可能是被莫言的内力震断了五脏六腑!”刘大为摸着下巴,肯定地道。

  “如果我没猜错,莫言使用的是还我漂亮拳,王老师,快和我们去医院吧!”何亮拖着王枫的手臂就想走出办公室。

  “滚蛋!”

  王枫推开他们坐回办公椅,面色严肃地道:“可能你们不知道,今天我用面目全非脚将莫言打毁容了。明天学校可能会打出个公告,莫言同学下楼摔倒,现在已经去韩国整容了。”

  美莲娇笑连连,拍了拍王枫的肩膀道:“你姐姐我回家了,晚上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呃,美莲姐姐,我好像没你的电话号码吧?上次你给我的号码,我打居然是警察局,人家差点把我抓去了。”王大官人冷汗涔涔。

  “咯咯我现在再告诉你个,要是能找到姐姐我,姐姐叫给你听哦。”美莲脸荡漾地笑了笑,在他耳边说了串数字,这才施施然离开。

  “小王,如果你不告诉我美莲的电话号码,我会向董事会举报你偷看女学生上厕所!”刘大为面愤慨地道。

  “呃,她告诉我的号码是先打110,然后转打119,最后再打120,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号码么?”王老师脸傻逼。

  “呃,算了,你自己去玩吧,我晚上去隔壁房间和我老婆电话。先回家了。”

  待得公司的人都走完了,王大官人也打算打道回府,晚上回家还可以和陈侍者聊天,哎。这么娇滴滴个大美女独守空房,要是以后有机会应该和她多接触接触。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居然对御姐有了浓厚的兴趣。虽然小菲菲这样的小萝莉我还是很喜欢,但依然没有御姐的那种味道好。

  “王老师!”

  罢想回家,办公室的秦霜忽然叫了声,她站在门口,美眸微红,脸憔悴的模样儿,王枫心下大疼,心想。妈的,怎么又伤心欲绝了?

  “怎么了?”王大官人脸关切地走过去,严肃地问道。

  “我我好难过”

  “呃,为什么要难过啊,是不是没吃晚餐,很饿了?我请你去我家吃吧?”王大官人挠了挠头,脸不解。

  “不是,我是心情不好,你能不能陪我聊天?”秦霜抬起头,俏脸上布满了伤心。美眸红肿,柔唇微微开启,端的是迷人万分啊!

  “呃,当然当然能,不如我们去找间咖啡厅慢慢探讨人生理想吧?”

  “就在我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王枫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但下子说不出来。不过看着秦霜那伤心欲绝,楚楚可怜的模样,王大官人真想将她搂紧怀中狠狠地揉几把胸部来安慰她。

  “王老师你说我应该找个男朋友么?”秦霜忽然问道。

  “呃,男朋友?”王枫瞠目结舌,好奇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