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踢向段二叔,小丽想要劫难,段虎却把拦住他。他知道,陈冲比自己强大太多。让他对付段二叔是最好的办法。

  瞬间,整个房间都散发出强烈的劲风,四人相互交战。陈冲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在段二叔的眼中却如同儿戏。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躲避与抵挡,便能将陈冲的攻击彻底卸掉。

  “好小子,身手不错!”段二叔单手呈鹰爪抓出,陈冲想躲避,无奈对方出手太快,他的肩膀被段二叔擒住,用力拧,衣服破裂的声音从肩膀上传来。与此同时,陈冲肩膀也仿若被拆掉般,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袭遍全身。

  “哼!”陈冲不顾切地扭动腰身,肩膀奋力整,段二叔却“咦”了声,连忙后退两步,脸哑然道:“你肩膀上是什么?”

  “少废话!”陈冲哪里会和他废话,几步冲过去,疯狂地朝他攻击。却只听段二叔冷哼声:“给我坐下。”

  陈冲眼前花,双肩在瞬间仿若被巨大的石头压住,身体不堪重负,猛地下子瘫软下来,狼狈地坐在了地面。段二叔只手扯掉陈冲肩膀上的衣服,定睛看,呢喃道:“竟是枫叶印”

  “什么枫叶印?”陈冲想欲挣脱,却无奈段二叔只手如同铁钳般地将他控制住,身体动不能动!

  “呵呵,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几百年了,终于出现了个带有枫叶印的人我本以为不会再出现后代,没想到,竟让我碰见了。不过哪怕你出现了,我也不会让你影响到我的计划,我的计划,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的。若你只是个普通人,我不会伤害你,可惜了”

  段二叔的脸庞表情丰富之极,从起初的惊讶到后来的不敢与愤怒,到最后的阴冷与决然,陈冲脸迷茫,不明白他究竟说的什么。

  “段二叔,你想做什么!?”

  段虎攻击着小丽,见他竟想对陈冲下毒手,不禁怒吼声。

  “呵呵,段虎,你安安心心地做你的门主,谁也阻挡不了你。只不过你的朋友,是无法活到天明了!”

  “你敢?”段画吼道,“我老师已经赶来,如果你敢伤害他,我老师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等你老师来了再说吧,他的命我要定了!”

  就在他掌准备拍下去的同时,段虎爆吼声,冲出小丽$,尽在文学网的纠缠,朝段二叔攻击而去。狂风暴雨的攻击在段二叔的面前如同儿戏,段虎每次的攻击在他的眼中都不堪击。直到段虎彻底虚脱。段二叔才冷笑道:“你这么点实力还想在我面前造次。不知死活!”

  他转身对陈冲冷笑道:“小子,不能怪我,要怪,只怪你肩膀上的印记。”

  “我的胎记有什么问题?”陈冲脸茫然,显然是对自己身上的胎记不太了解。

  “胎记?”段二叔猛地笑了起来,凛然道:“这哪里是什么胎记?枫叶印啊几百年都没出现过次了,想不到你的身上居然有,而且还在我展开计划的时候出现,要怪,只能怪你的命不好,居然是段虎的朋友!”

  他的掌猛地拍下来,陈冲无法反抗,下子失去了神智,段虎睁大眼睛胸口堵塞,如同被十七八个少女般。

  就当陈冲段虎都绝望的时刻,门外猛地声爆炸,大门竟被直接踹飞而进,名男子赫然站在门口。他头发凌乱不看,牛仔裤的皮带还没戴好。衬衫的扣子更是挪位,段二叔猛地转头,见到男子之后,惊叫道:“是你?”

  “妈的,不是我难道是你爷爷?”王枫两步冲进来,脚踹过去,段二叔手推过去,在碰触的瞬间,整个人竟被踢飞出去,而王枫也动不动,把提起陈冲,推到段虎那边去,骂道:“边去,妈的,连个老不死地都打不过,枉费老子对你们的栽培!”

  脚底板扭动了几下,心想,狗日的,你个老不死的力气还真不小,老子脚底板都被你震麻了

  “好功夫!”段二叔站稳身形,冷冷地盯着王枫道:“不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没什么,我听个老不死的想非礼我的学生,所以我过来看看,想不到你在教我学生练功啊。不过不用麻烦你了,我觉得我这个做老师的教他们就足够了。”王枫抓了抓胯间,龇牙咧子诩道。

  “既然你进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段二叔身子在瞬间攻击而来,王枫冷笑声,拳砸过去。段二叔感受到强烈的劲风,不敢与其硬拼,只得扭转身子。却想不到王枫的脚朝着他的面门砸来。

  他小肮被踢中,整个人朝后退了几步,而他的掌力也推在王枫胸口,王枫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妈的!”王枫吐出口鲜血,揉了揉胸口,骂道:“老小子,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大力气,看来老子小看你了!”

  “你也不错,年纪轻轻,身手如此好,若是再等几年,恐怕想再收拾你就难了。”

  “呃,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能收拾我?”王枫脸傻逼地看着他,冷笑道:“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病猫了是吧!”

  他把将地上的门板捡起来,狠狠地朝段二叔砸过去。段二叔把将门板接住,王枫的身子也猛地窜过去,阴冷道:“狗日的,居然想杀老子学生,你是不想混了!”

  第三百零九章莫言,老子和你单挑

  他发动全身力气,脚踹过去,段二叔腰身摆,躲避过去。王枫的拳头也瞬间砸了过来。

  好强劲的爆发力

  段二叔心神凛,不敢与其硬拼,身子堪堪后退,王枫哪里给他机会,疯狂地朝他攻击过去。段二叔被他逼迫的点办法都没有,心下大颤。这家伙究竟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强劲的爆发力,太恐怖了!

  王枫冷笑声,见他神情飘忽,脚踢过去,在他还没来的及接应之时,他把擒住对方肩膀,拳头砸在了他的胸口!

  “唔”

  段二叔猛地后退数步,吐出打口鲜血。王枫也得意洋洋地站立在他的对面,轻蔑地道:“力气大有毛用,老子照样把你轰成渣!”

  “你是谁?”段二叔捂住胸口脸警惕地道。他打滚这么多年,从没谁可以用如此迅捷的速度与爆发力将自己打败。而且,短短不到分钟的时间,他全身渗出汗水,仿若与对方打了天夜。太不可思议了。谁会有这么大的爆炸力,难道

  “哦,忘记告诉你了,星海第教师就是我,你可以叫我王老师,当然了,我还有另外个称号,十里街白马王子也是我。”

  段虎两人啼笑皆非,这都什么时候了,王老师居然还想着开玩笑。

  “想不到你居然真这么厉害,呵呵,只不过,虽然我打不过你,你想走出这里,恐怕也绝非易事。”段二叔眼中跳动着杀气,他的话说完,门外猛地站笼十名西装男子。从他们腰间鼓鼓可以看出,他们的身上应该都带着枪械。

  “哎,你当我是白痴啊。既然知道你有阴谋,我当然也会有点准备的。”王大官人拍了拍手掌,扯着嗓子叫道:“老管家,你搬救兵打算到什么时候啊?”

  话说完,门外顿时轰炸开来。巨大的喧嚣声传来,老管家从门外走进来,冷冷地瞧了眼段二叔,淡淡道:“二爷,老爷吩咐过我,若是你有什么阴谋,我会全力抵抗你。”

  “好很好”

  段二叔全身气的发颤。想不到方才边倒的气势不到片刻居然荡然无存,自己还身受重伤,不但发现了身带枫叶印的后代,还碰到个超级高手,连对方的来历都摸不清楚。他第次感觉自己还没准备好就开始计划了。

  他早知道老管家是向着段虎的,只不过以为他没多少实力。此刻从外面的声音来听,至少也有上百人围拢在外面,若是真的火拼,他没半点好处。冷哼声,阴冷道:“今天我认栽,不过,段家门人你们脑曝制的也不多,最终我还是会收拾你们的。走着瞧!”

  他说着便欲离开,王枫冷冷道:“走这么着急做什么?”

  段二叔脸色变,阴冷道:“你想怎地?”

  王枫懒散地走到他的面前,低声道:“我想告诉你件事情,方才我没杀了你,单纯因为你是段虎的伯父,另外方面,你的势力挺大,若是为段虎在红花会出份力,相信比你那些不切实际的计划要有用的多!”

  “笑话!我段二叔岂会为个小孩儿卖命。等着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

  瞧着段二叔的背影,王枫揉了揉胸口,嘀咕道:“妈的,又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老师”

  段虎从地上站起来,揉了揉受伤的肩膀道:“你怎么忽然赶来了?”

  “哎,别说了,刚才我做梦正和美女调情,你们却哭着喊着被人爆菊花了,我这才赶过来的。”他转身对老管家道:“你先去忙你的吧,我和他们说点事情,注意下段二叔,那老家伙肯定不会死心的。”

  “谢谢王老师的援手。”老管家感激地看了他眼,便退出了房间。

  “陈冲!”

  王枫尖叫声,将他提起来,放在床上,严肃道:“妈的,你肩膀上怎么会有枫叶印的?”

  “呃,你也知道我身上的胎记是什么?”陈冲脸迷惑地问道。

  “什么狗屁胎记,告诉我,你姐姐告诉过你身上的这个枫叶印没有?”王枫面色激动,好像大灰狼看着小红帽般。

  “呃,没有啊,我姐姐恐怕都不知道我身上有这么胎记。”陈冲脸疑惑。

  “不可能!”王枫脸肯定地道:“你姐姐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有时间你去问问,妈的,想不到你居然有枫叶印,老子的学生怎么都这么牛逼。为什么就老子是个垃圾,太他妈打击人了!”

  陈冲对王枫的发疯哑口无言,见王枫也不会说什么,只脑凄笑作罢。王枫交代了他们番事情之后,这才打道回府。

  罢回到床上,王枫便躺在床上睡觉了,妈的,这么晚还被老管家叫过去帮忙,真是影响老子的正常作媳间。

  第二天大早王枫就起来了,只见他双眼红肿,头发凌乱,脸无辜地去上班。

  罢走进办公室,刘大为便滛荡地道:“王大官人,你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双眼红肿,四肢无力,脸色苍白啊?”

  “是啊,我昨天去偷看邻家美女洗澡去了。”他刚开口,秦霜便从门外走进来,听见王枫这番话,俏脸顿时飞起片红霞,白了他眼走进办公室。

  “呃”王老师摸了摸鼻子,苦笑回到办公桌,开始了新的天工作。其间秦霜时而通知些公告,看了王枫几眼,王大官人只以为她眉目传情,哪里知道她的什么意思。

  轮到他的语文课的时候,他还没进办公室,便感受到了三年二班那压抑的气氛。

  莫言只是轻描淡写地坐在最后排,他似乎在看什么书。所有学生都面色难看,王枫感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但偏偏他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妈的,实在是太恶心了。莫言这个畜生真他妈不是东西,天到晚装逼,有种和老子比谁的兄弟大?

  “上课!”

  王枫双手背扣,脸平静地喝道。

  所有学生都站了起来,唯独莫言没有站起来,王枫骂道:“蠢蛋同学,你怎么不站起来,别告诉我你昨晚偷看女生洗澡被人家打断了狗腿!”

  “呵呵,对于你我没必要站起来,你让我站起来是想证明什么?”莫言脸漠然地道。

  “这是对老师的尊重!”王大官人火冒三丈,差点将大头皮鞋扔出去。

  “我从来不会对不尊重我的人分出丝的尊重,很遗憾,你就是其中个”莫言面色平静地继续百万\小!说。

  他妈的!

  王大官人真有爆他菊花的冲动了。

  开始上课的时候,王枫左顾而言他,总希望将莫言引入歧途,然后来次忽然袭击,只不过他的办法没点作用。莫言就好像台电脑。不论你说什么,他都会给你最满意的答复。同时让王大官人出下丑。

  王枫差点没崩溃,每次想让他丢脸,每次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种学生简直就让老师彻底崩溃啊!

  节课才上了半,王枫已经冷汗涔涔,汗流浃背。难道所有老师提到莫言都谈虎色变。看来都是有理可依的啊。老子要是这么和他上课下去,不崩溃都不行。

  他见段虎陈冲两人正脸严肃地听课,知道昨天的事情对他们影响不大。也不再去在意,点起柳如烟道:“柳如烟同学,老师问你,什么人是这个社会上最受人尊敬的?”

  “老师!”柳如烟轻轻地回答。

  “嗯,为什么呢?”王大官人脸猥琐。

  “因为老师是人类心灵的工程师。”

  “说的太好了,请坐,段虎,请你回答个问题。”王大官人洋洋得意地道。

  “什么问题?”

  “什么人是社会上最惹人讨厌的?”王枫对段虎阵挤眉弄眼。

  “不尊敬老师的人。”段幌尬地回答,妈的,受伤的又是老子。

  “回答的太对了,下周的三好学生我肯定推荐你!”王大官人志得意满地叫道。

  “草包个!”莫言冰寒刺骨的声音响起。

  “妈的,你有种再说遍!?”段虎猛地拍桌子,惊怒吼道。

  “呃”王枫冷汗涔涔,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妈的,段虎啊,你怎么这么有魄力?老子都不敢这么发飙,你居然得瑟起来了。值得学习。下周老子打死都会把你推上三好学生宝座的。

  “草包个!”

  “莫言,老子要和你单挑,有种去厕所!”段画目瞪视莫言,强烈的内心烦躁让段户去了冷静。再加上昨天受到的刺激,神经有点敏感的段虎忍受不住,彻底暴走了

  第三百十章古怪的莫言

  “单挑?”莫言轻蔑地站了起来,不屑道:“你有这个资格?”

  “少废话,你敢不敢?”段虎眼中跳动着火苗,拳头紧紧地握在起,陈冲却脸有趣地盯着他们,王老师猛地回过神,原来这小子是想试探莫言。若是试探成功,他就算被打毁容老子也愿意花钱请他整容。

  “好吧,我给你十秒钟攻击我,时间过,我就反击。”莫言说完淡淡地走出了教室。

  这句话如同在三年二班点燃了个巨大的炸弹,所有学生都了!

  谁见过莫言出手?

  在他们眼中,莫言不过是个存在,种精神信仰,并没谁见过他出手,只知道,他是个天才,只要有他存在。所有别的天才都会黯然失色。

  三年二班全体学生都出去了,王枫也跟随着走了出去,其余班级的学生见三年二班竟在班主任的带领下朝操场涌过去,群坏学生也情不自禁地请假出去了。

  不过十分钟,操场上竟围聚了好几百学生,而且远处还有大量学生冲过来。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报信段虎要挑战莫言。

  莫言,这个神般的存在。只有三年级的学生知道他的名号,而高高二都没听说过。但见学长们脸色大变,相信是场精彩的决斗,也忍不住冲了出来。

  “段虎,我为你的行动感到自豪。”王老师拍了拍段虎的肩膀,“精神上我是绝对支持你的。可惜老师没有这么好的机会,真羡慕你。”

  “不用羡慕我!”段虎转过身,脸激动地望着王枫,“要不然,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吧?为了国家和组织,我愿意放弃这个天大的机会。”

  “呃,算了,还是你去吧,这样艰巨的任务,老师纤细的肩膀怕扛不住。社会是属于你们这群年轻人的天下,老师老了”

  学生们个个兴奋地尖叫。尤其是高三年级的学生,他们都知道莫言的存在。也知道莫言是星海有史以来最神秘,最神气的学生。当年在高,他凭借个人,将整个星海中学搅的天翻地覆,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对此人充满了强烈的恐惧。

  而此刻,他声淡灰色的中山服,略显凌乱的头发,高大的身子,飘然的气质。不少女生为之倾倒,男生们个个咬牙愤恨,妈的,老子其实也不比他难看,为什么就不能吸引女孩的关注呢?

  段虎揉了揉手臂,缓缓地走到莫言对面。所有声音在瞬间消失。王枫也在注意着,他想知道莫言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而且,他也相信莫言不会大庭广众将段虎打得怎么样。最重要的点就是与强者对抗,对段虎的实力会有很大的帮助。

  “可以开始了,你有十秒钟的进攻时间。”莫言轻蔑地笑了笑。

  “嘿!”

  段虎也不废话,他爆吼声,身子朝段虎冲去。巨大的拳头轰地砸过去!

  “怦!”

  段虎身形无法控制,不知道何时,莫言的身子竟轻轻地挪到旁,段虎无法控制倾倒的身形,竟直接摔倒在了地面

  “汗”

  王枫冷汗涔涔。妈的,太丢人了吧?

  学生们个个汗流浃背,想不到莫言还没出手,就让段虎丢尽颜面。段虎现在可是星海排名第三的感受,想不到在莫言面前竟如此不堪击,简直太崩溃了!

  段虎狼狈地爬起来,目光紧紧地锁住莫言的身形,时间也在分秒地过去。

  饱击!

  当段虎的身子再次冲过去的瞬间,莫言的唇角泛起丝冷笑,十秒钟,已经完了

  怦!

  段虎的身子如同断线风筝跌落出去,他整个人如同被抽掉了骨头,全身失去了任何力气。

  掉落在地的段虎吐了口血水,脸色惨白无力。他几乎没有看见莫言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