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秘地道。

  “呃。”

  王枫无奈,只得再次施展凌波微步,个劲地朝坑洼开,直到他感觉如果再开下去,秦组长的胸部会变形,这才停止残忍的手段。前面出现家大型的烤||乳|猪店,他揉了揉眼睛。妈的,社会在进步,连烤||乳|猪店都出现了,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秦组长笑眯眯地道:“走吧,这可是第家烤||乳|猪店哦。”

  王枫苦笑声。妈的,既然有这样的店子,人生真奇妙。进入||乳|猪店,王枫挠了挠头,好奇道:“怎么个人都没有啊?”

  “啊,怎么会没人呢?”秦组长拍了拍小手儿,后厅涌出群人,王枫定睛看,竟是苏菲菲段虎他们,连沐晚晴都在这儿,他下子愣住了,麻痹道:“怎么回事?难道你们都喜欢吃烤||乳|猪?”

  他们的身后还有个巨大的铁箱,段虎和陈冲推着铁箱过来,苏菲菲笑道:“老师,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呃,特殊的日子?”王大官人心想,今天不是我破处的周年纪念,来星海中学也不到个月,更不是我第次梦遗的日子,他们怎么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莫非是我第次摸女孩胸部二十周年纪念日?呃,很有可能。想当年我

  “老师,生日快乐!”苏菲菲尖叫声,所有人都欢快地叫了起来。

  沐晚晴等人纷纷冲过来拉着他的手臂,将自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送出来,王大官人下子愣住了,他苦思冥想,终于才想起来。妈的,今天是老子的生日啊?

  靶动了,王大官人被这群小屁孩感动到了,他脸激动道:“伟大的同学们,其实老师的生日平时都是在家里吃碗泡面,然后喝瓶啤酒的。你们搞这么大排场老师真不好意思。”

  苏菲菲等人见王老师脸激动,娇笑道:“老师,虽然你来我们三年二班没多久,但你真的是个好老师,这次生日可是我们准备了许久哦。秦组长还特意开了家||乳|猪店,她知道你喜欢只烤||乳|猪,以后你要是想吃荤了,就来这里吧,免费的哦。”

  妈的,太感动了。王大官人难为情地摸了摸眼角。感动的老子都掉眼泪了。不行,老子要找会场子,虽然他很像摸几下小菲菲的胸部。但人实在是太多了。老子要是摸了说不定就被他们当成邪恶大叔。不行,我要镇定,不能中了他们的阴谋。

  王枫脸猥琐地笑道:“那个铁箱子里是不是个巨大的蛋糕?呃,老师今天满二十四岁,应该要插二十四根蜡烛,你们插了没有啊?”

  “插了插了。”苏菲菲沐晚晴等人将他推到铁箱面前,段虎$,尽在文学网将盒子打开,个巨大的蛋糕出现在王枫面前,王老师尴尬地搓了搓手掌,难为情地道:“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蛋糕上面写着老师生日快乐,字迹俏丽可爱,上面还有个巨大的水果,看的王老师吞了好几口唾沫。

  “老师,吹蜡烛吧。”苏菲菲将拉住全都点燃之后,微笑地说道。

  “呃,大家起吹吧?”王枫挠了挠头,难为情地说道。

  “不要了,还是老师您个吹。”

  王大官人再推迟就感觉自己太过虚伪了,于是将双手抱在胸口,脸虔诚地将脑袋凑下去,还没吹,猛地感觉团巨大的能量击打在脸上,他身后传来了哄堂大笑。他心中叫苦不迭,妈的,老子忘记他们都是群整蛊专家了,现在老子的脸上肯定塌糊涂。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沐晚晴娇笑地走过来,帮他抹掉脸庞上的蛋糕,好笑道:“想不到你还是被骗了。”

  “哎,人生不是骗人家就是被人家骗,我已经习惯了。”王枫脸感慨,对这样的事情好像已经看穿,其实他的心里在滴血,滴滴地滴落下来。

  与学生们其乐融融地吃了顿烤||乳|猪,王枫潇洒地点燃香烟吸了口,这里是二楼,王枫来到阳台边缘吹着凉风,天色已经灰暗下来,这顿他们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寒风拂面吹来,阵香风飘进鼻端。御姐的味道啊。

  “在想什么呢?”秦组长坐在他的旁边,好奇地问道。

  “你有没有觉得我变了?”王枫眼神深邃地转头看向秦组长,眼神变得极为犀利,按照王大官人的说法就是,我此刻的电流绝对超过千瓦。

  “变化?”秦组长唇角微微嗫嚅了几下,好笑道:“你能有什么变化?还不是那样无耻,那样好色。”

  “呃,其实这是男人的本性,每个男人都是这样。不过我比较纯洁,没有隐藏在心中,都发泄出来了。比方说我们的嚣张,我可以肯定他是个老来騒,他这样的人不爆发则以,爆发起来,恐怕会把他的老婆折腾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秦组长被王枫这番露骨的话说的俏脸绯红,娇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就不能斯文点啊?我就没见你像你这样的男人。真是点教养都没有。做为名教师,你多少要有点儿斯文,礼貌点吧?”

  “笑话!”王枫揉了揉鼻子,脸严肃道:“斯文只是种伪装,这个社会太过浮躁,伪装只能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大,我选择用真实的面对待生活,说明我是诚实小郎君,就好像很多女孩都喜欢我,而不敢向我表白,我觉得她们没必要这样。直接告诉我,然后我委婉的告诉她们我有女朋友。这样多好,以后大家还能做朋友,说不定我在百忙之中抽空和她秉烛长谈人生理想。总比个人憋在心中好多了吧?”

  “真是受不了你!”秦组长无奈地笑了笑,忽然问道:“王枫,你这辈子想过怎么度过么?是和晚晴结婚生子,然后幸福平静地生活辈子?”

  “呃,干嘛问我这个?”王枫脸警惕地盯着秦组长,心想,婚纱对于女人来说是美丽的衣裳,对于男人来说,可是袈裟啊。穿上婚纱的男人,辈子都没好日子过了。我王大官人风騒万分,岂能因为颗小树苗抛弃整座森林。这绝对不是我的性格。

  “随便问问嘛。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该不会没想过和晚晴结婚吧?”秦组长目光跳动,脸严肃地问道。

  “哎,老实告诉你吧,我个人认为,人这辈子,走的路越多,老年来可以回味的也就越多。嗯,简单点说,我不希望太早就安定下来。我希望环游世界,将人生能够体验的生活都体验遍。这样我的人生才算是完美的。等到老年,随便件事情都能让我回味好几天,这样岂不是更美妙?”王枫脸装逼,颇为深沉地道。

  “人真的能这样么?”秦组长美眸微微朦胧,俏脸上浮现丝向往。

  “当然可能!”王枫严肃地道:“只有有目标,有理想,就能够实现。”

  “呵呵,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秦组长感慨良多地叹了口气,忽然低声问道:“若是你环游世界需要个人陪伴你,你会选择谁?”

  吧嘛问老子这个?

  谁告诉你我环游世界只需要个人陪伴?要是有个加强连我也不介意。关键是都自己吃自己的,我可不会掏钱。面色渐渐深沉下来,淡淡道:“个人的生活虽然枯燥,但能领悟大自然的快乐,或许到时候我会孤单的上路。”

  “少扯淡,你这样的活宝要是没个陪伴你,估计会寂寞死,哼,懒得理你。”

  秦组长站起来,回到了学生们当中,沐晚晴又走过来了。

  “王枫,刚才秦姐姐和你说什么啊?”沐晚晴挽住王枫的手臂,好奇地问道。

  “她问我什么时候向你求婚,其实你也知道我现在是三无男人,暂时不敢向你求婚。晚晴,能不能等我,等我金榜题名时,我会踏着七彩霞云来迎娶你入门,为我乡下的祠堂添上浓厚的笔?”王枫脸温柔地道。

  “讨厌!”

  沐晚晴略显羞赧,含羞道:“你这个人就是喜欢胡说八道。刚才秦姐姐告诉我你现在很荡漾,看来点不错。”

  “呃,荡漾是什么意思?”王枫摸了摸下巴,脸迷茫。

  “啊”沐晚晴好像有点难为情,娇笑道:“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东西,就好像个人思春啊,很需要异性的关心啊,这个时候,我们就称之为他很荡漾。”

  “汗”

  王枫冷汗涔涔,这都是群腐女啊!

  聚餐搞定,苏菲菲本想去王枫的家,不过王枫没有同意,因为他今晚有点事情要做。所以只能在路上狠狠地摸了几下小菲菲的胸部,又狠狠地打啵十五分钟,小菲菲才俏脸嫣红依依不舍地离开。

  待得他们都离开之后,王枫走到个角落,掏出手机拨通号码道:“阳痿,跟踪到什么地方了?”

  “他在家,进去之后直没有出现,房间的灯也熄灭了,好像没出去过。应该睡觉了吧?”阳痿小心谨慎的声音传来。

  “我靠,不是吧?”王枫揉了揉鼻子,苦笑道:“你确定他没有跑出去?”

  “呃,应该不会,四面八方我安排了十几名搞跟踪的好手,他应该不会躲过我的耳目逃出去。”

  “呃,既然是这样你们继续蹲着,我回家睡觉了。”

  “我靠,那你丫的叫老子守在这里做什么啊?”阳痿在那边压低声音骂道。

  “没什么,只是那个男人直缠着我的小女朋友,我想你跟踪他下,如果有机会就把他的玻璃砸了,或者把他逮住打顿,对了,只打脸,别的地方你别打,用扳手打脸最好。知道么?”

  “我汗”

  阳痿蹲在草丛中冷汗涔涔,心想,这个畜生太不是人了,居然要老子这样阴别人,简直就是个畜生啊!

  王枫刚欲挂掉电话,阳痿猛地尖叫声。“别挂,有动静。”

  “呃。怎么了?”

  “电灯打开了,他个人在房间走来走去,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阳痿语气小心地说道。

  “告诉我地方,我马上过来。”

  王枫心情激动,或许今晚能有点意外的收获。莫言,你将自己隐藏的太好,等你爆发的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当王枫来到阳痿指定的地方之后,他悄悄地趴在地上,这里是个比较偏僻的住宅区,莫言的房间是个而成的小洋楼,二楼的电灯是打开的,那个人的影子透过窗帘照射出来,王枫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好奇地问道:“他在房间做什么?”

  “不清楚,不过我直听到他愤怒地尖叫,涸浦怖,而且”阳痿脸上冒出丝冷汗,害怕道:“他好像在自言自语。妈的,这个人是谁啊?怎么这么恐怖?”

  “你这么害怕做什么?”王枫拍了拍他的脸庞,苦笑道:“镇定点。”

  “妈的,不是啊,老子真的害怕,都没见过这个人,但是我肯定他绝对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你不知道,他刚才说过句话。”

  “什么?”王枫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刚才大叫了句,我不会成为你的奴隶,总有天,我会彻底毁灭你。”

  “呃,什么意思?”王枫脸迷茫。

  “我我也不知道,房间里就他个人,他在对谁说啊?而且听他的语气好像不是在打电话,但是妈的,这个人是不是个神经病啊?”阳痿抹掉额头上的冷汗,他在十里街,城南都是黑道上的牛叉人物。从来没有害怕谁害怕成这样。此刻竟对个素未蒙面的人害怕成这样。可以知道,这个人绝对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你派人过没?”王枫脸警惕地问道。

  “没我不敢让兄弟们过去,妈的,我感觉如果被他发现,我们全都跑不掉了。”阳痿脸惊恐。

  “那你赶紧滚蛋吧,记住这段时间别到处乱闹事,红花会议已经爆炸,好好收拾城南的事情,红花会议争取闯出番名堂,别给老子丢脸,滚吧。”王枫脚踹开他,阳痿关心道:“你也小心点,妈的,要是没什么事情早点回去,老子可不想明天看报纸,这里出现具无头尸体。”

  “滚蛋!”

  王枫抬头看向窗口,里面的人影不断晃动,额头上冒出冷汗,莫言,你究竟在做什么

  他在下面继续观察了会儿,身子不断地朝楼房悄悄潜行过去

  “叮叮”

  房间里,手机不断地震动,男子脸庞扭曲,手臂不断痉挛,他接通电话,仿若幽灵般的声音响起,“做什么?”

  “你别乱来,你千万不要伤害自己。这样对你没任何好处!”段二叔在对面疯狂地咆哮,他此刻紧张万分,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自己的计划也会泡汤。他是个极为关键的人物,千万不能让他有事!

  “呵呵,你觉得我会出什么事情?实话告诉你吧,就算没有他,我也可以让你达成心愿,我的智力,不会比他差,你为什么要担心他?是因为你认为他要比我聪明么?”

  “混蛋!你能比他聪明?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他才是无敌的,你只不过是个废物,你知道么?没有人能取代他在我心中的地位。若是你敢伤害他,我会让你后悔的!”

  “后悔?你有这个实力么?别忘记了,没有我,他也无法帮助你,而且,我希望你以后别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你这样会激怒我,激怒我的下场,我会让你失去你拥有的所有!”

  “哎,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就不能安静点么,你会吵到我睡觉的,为什么每天晚上你都这么喜欢狂躁,难道晚上不能安静点让我休息么?”

  第三百二十章具身体,两种性格

  “哎,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就不能安静点么,你会吵到我睡觉的,为什么每天晚上你都这么喜欢狂躁,难道晚上不能安静点让我休息么?”

  “少废话!安静?为什么要安静?我安静不下来,你还能休息么?啊?少给我装模作样,你这段时间的表现让我很愤怒,极度不满。若是你直这样下去,我会折磨死你,哈哈!”

  凄厉地声音响起,坐在沙发上的段二叔全身阵冰寒。疯了,他已经疯了

  王枫凭借敏捷的身手攀爬上阳台,他轻轻地推开窗户缝隙,当他发现房间里的那幕之后,差点吓的掉下去

  “你以后少管我,若是你想我们帮助你,就最好不要管我们的事情,否则我会让你失去所有,包括你的性命!”

  “哎,你最近越来越狂躁了,我知道用不了多久,你会彻底无法控制自己。”

  “为什么要控制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难道我还需要别人来控制我的行为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告诉你,以后属于我的时间,你也不要再出现,否则你会让我愤怒!”

  “呵呵,我随便你,你这样下去,迟早有天会被自己害了。”

  “你害怕?你害怕我会伤害你么?哈哈我出来的时间不比你早,正是因为我讨厌你的做事风格,你太柔软,太仁慈,你将自己的能量隐藏起来,只想做个普通人,这是不对的。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样做是对自己的残忍,拥有至高无上的力量,你应该拿去做最伟大的事情,而不是当个普通的学生!”

  “你已经害了我,三年前你就害我离开,现在你又要来害我,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我会用全部的精力来对抗你,我不会再被你驱使,你尽避放心”

  窗户外的王枫满头大汗,他看见的是个西装笔挺的男子。他面对着镜子,脸上不断地闪烁着神情,眼神下子变得温和,下变得阴冷,脸庞的肌肉不停抽搐,仿佛个怪物。而且最让王枫头皮发麻的是这个人竟用两种语气说话甚至,他的表情,动作,眼神,都是如此的迥异,这刻,王枫感觉全身发凉。眼睛瞬不瞬地盯着站在镜子面前的那个人,脸崩溃。

  “你能么?三年前你被我击败,现在,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三年前你如此强大,依然被我击败,现在,你已经慢慢在减弱了,而我,在不断地变强,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彻底被我扼杀!”

  “能么?你能杀了我?”表情变,那个面色温和的表情出现,“若是你杀了我,你还能生存?你别忘记了,我们是永远不能分开的,我无法杀掉你,你也是。不过我现在真的很想杀了你,你太可恶了,你已经变得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你变得我现在恨不得马上就杀掉你!”

  “哈哈!来吧,我给你力量,杀掉我如果能让你变得再次强大,我会心甘情愿,只有你,才是真正最强大的存在。可惜,你还能做到么?现在的你已经变了,变得多愁善感了,变得不再像当初那样淡定。如果不是你的变化,我会出现么?如果不是你变得如此的儿女情长,我会有机会么?如果你真想直颓废下去,我会杀了她,杀掉那个让你变成这样的女人!”

  “你敢!?”阴冷的表情,他变了,变的阴冷,嘴里冷冷地蹦出几个字,“若是你敢这样做,我会不惜切代价毁掉你。”

  “哈哈!只要你能毁掉我,我不会有任何意见。可惜,你能做到么?放心吧,你喜欢的人,我不会下手,我也无法下手。你应该明白这点。因为她,你不但堕落,还失去了应该有的头脑。你说你是不是已经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莫言呢?”

  轰!

  莫言

  他是莫言,为什么他会有两个表情,两种语气,两种性格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格分裂?

  不对!人格分裂的人怎么会与自己的另外种性格通话?而且不但能通话,还能明白对方的心意,般的人格分裂,他们哪怕能与另外个性格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