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古怪,然后说些很奇怪的话。就好像整个人会在忽然之间变成另外个人。”王枫手心暗暗捏了把汗,他并不知道莫言的另外个身份就是莫文泰。或许,这切的切都是自己的猜测。但,如果慕容水月告诉自己,那他就脑葡定了。

  “你怎么知道的?”慕容水月芳心猛跳,回想莫文泰的古怪,她的娇躯猛地变得冰冷起来,整个人在瞬间紧绷,胸口呼吸加速,紧张之情不言而喻。

  “废话,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告诉我,他是不是本来很冰冷,然后忽然之间会变得很虚弱,好像很稚嫩,很无奈。而且,你肯定刺激过他。”

  “你你怎么都知道?”慕容水月俏脸粉红,当时她的确刺激过莫文泰,因为她告诉莫文泰不会喜欢他,而喜欢王枫,这样的话自己可不会告诉王枫。这个家伙太下流了,总喜欢欺负自己。

  “哎,和你说过很多遍了,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告诉我,你和他说过什么话?”王枫心想,你会用什么才刺激他?这可能是莫文泰的弱点,或者说,可以从这些话里面找到莫文泰的破绽,以后想对付他就容易多了。

  “不告诉你,反正他受刺激,就会全身流汗,对了,我告诉你,他的手指好像很红,可能是以前受过伤。”

  “什么?”

  第三百二十三章强吻慕容水月

  王枫听到这话,哪怕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强大,哪怕他明明知道莫文泰就是莫言,他的心依然猛地颤了颤,呢喃道:“他不是他的手指头受伤了?”

  “咦?你怎么知道的?”慕容水月躺在床上,好奇地问道。

  “哈哈!”

  王枫忽然疯狂地笑了起来,果然如此,果真如此!

  “慕容水月,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与莫文泰见面,这辈子,我都不让你与莫文泰见面!”

  那近乎是种命令的语气,慕容水月黛眉微皱,不满道:“你凭什么不让我见他?”

  “不见就是不见,没什么凭什么!”王枫害怕,害怕莫文泰会伤害慕容水月,这瞬,他仿佛再次想到莫文泰对着镜子那恐怖的脸庞,他,是个魔鬼

  “你太霸道了!”慕容水月听着王枫那冰寒刺骨的声音,美眸微微红了起来,幽幽道:“我才不会听你的,你也无权管我!”

  王枫脑子轰,急忙道:“我要见你,现在,你马上出来!”

  “你想做什么?”慕容水月仿佛能感受到王枫那颗焦急的心,而且,她甚至能感受到王枫是在担心自己,是因为自己变成这样。

  “不做什么,你出来,我马上就去找你!”

  寒风犀利,王枫开着哈雷疯狂地冲出去。他不敢让慕容水月与莫文泰再见面。他是个疯子,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他连莫言都不放过,何况是你慕容水月?

  前面出现辆红色法拉利,王枫停下哈雷,这是座大桥,下面潮水翻滚,发出呼啸之声,阵阵寒风吹乱王枫头发,他从哈雷上跳下来。法拉利的车门也被打开,名靓丽的女孩从里面钻出来。这不是慕容水月是谁?

  她竟穿着||乳|白色睡衣,那飘逸的秀发被狂风吹散,玉脸上抹过丝迷惑,丝冰冷,寒风吹的她身子发颤,整个人微微发颤。

  大桥两方路灯将路面照得昏昏暗暗,王枫重重喘息,冲过去把拉住慕容水月,将她拉进怀中,双手揽住她,冰冷道:“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你是我的!”

  眼神深邃冰寒,那略显苍白的脸上,胡渣显得有些刺眼,并不是特别帅气的脸庞,憔悴不堪的脸庞,瞧在慕容水月的眼中,显得那么的完美。她嘤咛声,低声道:“为什么不让我见他,他会伤害我么?”

  “是的!”王枫双手捧住慕容水月的脸蛋,面色肃然道:“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他伤害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被他伤害,绝不会!”

  尽避有些迷糊,但听着王枫那坚定的语气,慕容水月心胸没来由的阵甜蜜。方才那浅浅的厌恶转瞬消失。

  “水月,不论什么事情,我会帮你解决,你是女孩,不用受任何纷杂,所有事情,有我在,我会帮你!”他眼神坚定,他不知道这瞬为何会忽然变得如此坚定,如此男人。但偏偏,他的确做了,而且做的很决绝,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因为他知道,他定要这样做,他不会让慕容水月被莫文泰伤害。莫文泰,他是个疯子!

  “你为何这样待我?”慕容水月双臂紧紧抱住王枫腰身,俏脸在王枫脸颊上摩挲了几下,轻轻地问道。

  “因为”王枫凝视着慕容水月那绝世容颜,娇艳欲滴的柔唇,忽然俯下头,深深地印在慕容水月那柔软的樱唇上,良久,直到慕容水月险些窒息,他才分开,玩世不恭地笑了笑,“我喜欢你,这算不算理由?”

  “你!”慕容水月咬了咬柔唇,瞧着王枫玩味的眼神,美眸中泛起晶莹之色,呢喃道:“你是在耍我么?是在欺骗我?”

  “当然不是!”王枫将她的腰身紧紧揽住,用种前所未有的坚决语气道:“我说过,我喜欢你,你漂亮,有性格,大方,而且,还是大明星,是个男人都会喜欢你,我也是。所以,我会帮你,你的任何困扰,我都会帮你!”

  “我不要你帮我!”慕容水月猛地推开王枫,脸绝望道:“就因为我是明星,就因为我漂亮,所以你才喜欢我?是不是!”

  她的声音在寒风中显得那么凄凉,娇躯不犊禳抖,她整个人在瞬间仿若崩溃

  “为什么要这样所?我喜欢你,还需要理由?”王枫心下苦涩,这是自己第次说喜欢对方,第次,却让对方如此伤心。他并不知道慕容水月对自己是何种心意,只不过,因为莫文泰的因素,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在他的心中,莫文泰就是个魔鬼。他不允许让慕容水月靠近这个魔鬼!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慕容水月尖叫几声,不断后退,寒风中,她的娇躯显得那样脆弱,那样不堪,仿若随时都会被风刮走般。

  “别走!”

  王枫猛地冲过去抓住慕容水月的手臂,把将她拉进怀中,紧紧地揽住她的腰身,轻笑道:“傻丫头,为什么要哭泣?”他温柔地帮她拭擦掉泪水,吻了吻她那泪流满面地俏脸,轻柔道:“为什么要伤心,我喜欢你,所以愿意帮你,帮你解决你所有的困扰。”

  “别碰我!”慕容水月想要挣扎,无奈王枫力气太大,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法解脱王枫的舒服,她面色愤怒道:“王枫,你放开我!”

  “如果我不放开呢?”王枫微微笑了笑。

  “你”慕容水月泪水肆无忌惮地滚落出来,哭泣道:“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欺负我,难道我这么令你讨厌么?”

  “呃。”王枫阵尴尬,苦笑道:“我欺负你了?”

  “难道没有?”

  “哎,好吧,我承认,刚才我太严肃了,水月,其实我只是想保护你,我不会让莫文泰伤害你。他是个魔鬼,她会毁掉你的生。所以”王枫的眼神渐渐变得犀利,“你的家族,你家族的那些纷争$,尽在文学网,我会在最短时间内解决,你放心,你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巨星,没有人敢对你不敬!”

  慕容水月瞧着王枫那沧桑的脸庞,低声道:“你能做到么?你真的能做到?”

  “呵呵,这个世界上,只要我想做,我暂时还想不到我做不到的!”

  这句话,显现出来的是无尽的霸气,自信,对!是自信,他有这个自信。暴徒王枫,六年前让整个华新市都震惊的王枫,他绝对有这个实力!

  “相信我”王枫吻掉慕容水月俏脸上最后几滴泪水,轻笑道:“你的泪水咸咸的”

  “啊”慕容水月俏脸绯红片,钻进王枫的怀中不愿出来。

  不知道为何,王枫霸道,是的。很霸道。慕容水月却没有点反感。但是,莫文泰的霸道,让她愤怒与恐惧,她不愿面对莫文泰,却十分享受王枫的怀抱

  王枫见慕容水月娇躯不犊禳抖,脱掉皮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笑道:“去你的车里,外面冷。”

  “嗯。”

  坐进车内,王枫心想,妈的,老子刚才应该表现的很男人,很有魅力吧?不过这样的狗血情节以前看电影看的太多。本来老子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状况的。哎,莫文泰,你个畜生。要不是你,老子刚才绝对不会调整不了状态。要是让老子见到你,定把你屁股打开花。

  “王枫!”刚坐下来,慕容水月忽然抱住王枫胳膊,整个人都坐在王枫的大腿上,美眸温柔地盯着王枫,柔声道:“你爱我么?”

  “呃,当然爱,来,让我摸摸胸部,其实我早就想摸你的胸部了。”王枫脸猥琐地将手摸过去,慕容水月却拍掉他的手臂,不满道:“你刚才对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么?”

  “什么话?”王枫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是在外面对我说的话。”

  “当然是真的,你别以为我很花心,其实我是很纯洁的。大家都叫我诚实小郎君,对了,你的胸部好像是罩杯36尺寸的吧?妈啊,你平日穿内衣不是很挑剔?”王大官人脸猥琐,双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十分的得意。

  “你这个色狼!”慕容水月见他没有否认,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下来。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如此在乎王枫的想法,喜欢她的人千千万,哪怕是那些富家公子,都有许多想追求她。但他从来都不假以辞色,偏偏对这个猥琐下流好色的教师有兴趣,她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傻了。

  “别叫我色狼,我是人民教师,人类心灵的工程师,你辱骂我就是挑战的权威,侮辱教育界,我有权对你进行体罚!”

  “混蛋!”

  “好吧,我承认,我是混蛋,小水月,我们来亲热会儿吧,物理老师告诉我们摩擦能够生热,来,用你的大腿或者屁股在我的身上摩擦几下,我看能不能生热”

  第三百二十四章每天都来大姨妈!!

  与慕容水月扭动了会,王大官人搂着慕容水月的小蛮腰,脸严肃道:“你怎么没换衣服,穿着睡衣就出来了啊?是不是太想见我,连衣服都忘记换了?”

  “哪里”

  慕容水月俏脸绯红,当时她的确有些心急,总感觉王枫有话对自己说,所以她挂掉电话就冲出别墅了,也没来得及换衣服。二来,她有种感觉,仿若与王枫熟悉到随便穿什么都没问题的。若是别人,她断然会认真打扮番,或许,只是因为她早将王枫留在心中了吧。

  “别不承认了,我知道我很帅,魅力也很大,但你应该矜持点,我喜欢矜持的女孩。下次别这样了,你看,胸部都露出来了,真是的,要是被狗仔队发现,你可就完蛋了!”

  扯淡番,王枫忽然问道:“卖唱的,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的家人吧,丑媳妇迟早是要见公婆的。你不用害羞”

  “什么啊?你是男人,怎么成丑媳妇了?”慕容水月俏脸绯红地笑了笑。

  “呃,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你有点幽默细胞好不好?别总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其实是你真的不行!”

  “你真要去见我家人?”慕容水月与王枫五指相扣,左右摇晃了几下,脸撒娇地问道。

  “呃,难道你觉得我不够帅?要不然你借我百万,我去韩国整容,然后回来见你家人自粕以了吧?”王枫心想,妈的,其实老子这么久不去韩国整容,就是怕为难韩国的医生。他们要是看见我这样的帅哥,不知道会不会个个羞愤而死,拿我当标榜,以后整容就按照我的五官。

  “少胡说八道,我家人和莫文泰已经协定好了,你用什么身份去见我家人?”慕容水月俏脸暗淡下来,想到这些,她的心没来由的阵烦躁。

  “呃,没事的,我始终坚信句话,只有锄头挥的好,没有墙头挖不倒。挖墙脚是我的强项。想当年,我在个月之内破坏了百个幸福的家庭。就那个莫文泰蠢蛋,自然不在话下。”王枫脸装逼,得意洋洋地吹嘘着从未有过的光辉事迹。

  “好拉好拉,你要见就见吧,等我找个时间回家,你就去我家,不过你到时候可别胡说八道,我爸爸的人很凶,动不动就发脾气。你可千万别胡作非为。”

  “哎,你太看不起我了,像我这样的知识分子怎么会胡作非为?对了,你家有没有美女仆人,要是有的话,你最好让他们离开。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个顽疾。我要是见到美女仆人,就会全身抽搐,想摸女人的屁股。这顽疾跟了我很多年,直没改掉。”王枫声泪俱下,端的是心酸万分,挤出两滴眼泪,以王大官人这般表演天才自然不在话下。

  “汗”

  慕容水月全身打颤,对王枫是彻底无语,她嗫嚅道:“好了,我要回去了,你明天还要上班的吧?我什么时候去看你吧?”

  大明星温柔备至,王大官人心情舒畅,捏了捏慕容水月的小手儿,柔声道:“小水月,有时间多照顾自己身子,其实我觉得你的胸部还有发展前途,以后我多给你做点乌鸡汤,争取让你的胸部更雄伟。”

  “去死!”

  与慕容水月告辞,他心情好了许多,抓了抓胯间,心想,老子刚才居然只摸了小水月几下屁股,他却掐了我很多次。太不划算了,下次定要找回场子。哎,还是怪我太斯文了。本想摸几下胸部,结果小水月说要等以后再给摸。无奈啊!

  第二天大早,王大官人来到楼下买了小笼包便上班而去。今天是个艳阳天,王枫心情大好。昨晚的抑郁扫而空。这样的天气对王枫来说真是可遇而不可求。按例与蔡大宝打屁几下,蔡大宝告诉王枫个极为机密的消息。

  “据说学校要展开次突击检查,据说是对学生谈恋爱的情况展开调查。如果查到谁,谁可能就要倒霉。轻者请家长,重者要记大过。”

  王枫差点从哈雷上栽倒下来,揉了揉鼻子,骂道:“他妈的,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言论自由了,社会奔小康了,为什么还要妨碍学生恋爱?”他心想,妈的,老子同时和多个学生有染,要是被学校发现了,不知道会不会被学校拖到操场裸奔百圈,然后滴蜡致死。

  “妈的,太猥琐了。这肯定是那个董事长昨晚更年期到了,今天才发布的这个命令,我诅咒他来每逃诩来大姨妈!”

  来到办公室,秦组长见王枫脸猥琐,神情慌张,眼神飘忽,关心道:“王老师,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刚才上楼的时候被几个女生逼进墙角调戏了番,有点害怕。”王大官人坐回办公椅,吞掉小笼包,美滋滋地喝了口菊花茶,翘起二郎腿对刘大为道:“刘大官人,告诉你个秘密事件。”

  “什么?”

  “据说学校今天要对学生进行次恋爱检查,如果发现哪个学生谈恋爱,会严惩。”王大官人神秘兮兮地道。

  “哦?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刘大为摸了摸下巴,脸好笑地问道。

  “靠,老子不信你没和你班上的女生有染,我看你这几天印堂发亮,春心荡漾,第三春提前到来的模样,我肯定你勾搭上了几个女学生。”

  “去死!这是我媳妇每天给我煲乌鸡白凤丸的效果。每天喝这样大补的烫,想不容光焕发都难。哎,王大官人啊,你还是早点成家吧。我看你每天这样游手好闲,衣服也没人洗,每逃诩穿这种破烂衣服来上班,老哥为你心疼啊!”刘大为脸幽幽地道。

  “我靠,想老子十里街白马王子,对我投怀送抱的没人至少有个加强营,你还怕我找不到个好老婆?笑话!实话告诉你吧,作为历史滚动的齿轮,作为社会发展的里程碑。作为人类心灵工程师。我早已经将我的全部捐献给全人类,至于我的私人事情,早已经毫不在意了!”

  吹牛打屁番,王枫与秦组长在办公室聊天,王大官人见秦组长面色红润,想来这几天生活的极为舒坦,不禁想道:“妈的,该不会是秦少峰那小子偷偷看过他姐姐洗澡,然后偷了秦组长几条情趣内裤吧?然后被秦组长发现了,结果秦组长不但没有怪他,还教他如何和女人交往,最后还脱光衣服告诉秦少峰女人的敏感点和用怎么样的姿势比较舒爽。最后干脆帮她弟弟打了枪我汗”

  王枫全身颤,妈的,老子太邪恶了!

  “王老师,你怎么了?”秦组长见王枫全身颤,脸庞红彤彤片,好笑地问道。

  “呃,没什么,刚才我想到昨晚帮助百个老奶奶过马路,她们直感谢我,我现在想想做好人,其实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至少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少胡说八道了,你注意下你们班的情况。整个学校恐怕就你们班的恋爱指数最高,到时候千万不要让学校察觉出来,要不然你这个月的薪水肯定会扣掉大半!”

  “他们敢!”王老师义愤填膺道:“要是敢扣我薪水,我保证每晚都跑他们家去砸窗户!”

  “汗”

  秦组长冷汗涔涔,王枫大吹牛皮了番,便走出了办公室,

  第节课便是语文课,王老师夹着讲义走到走廊,训导主任周大海忽然跳出来,脸猥琐道:“王老师,今天你肯定会很难受!”

  “滚蛋,老子再难受也比你个老騒包要痛快!”

  王枫脚踹开他,大摇大摆地走进三年二班,将讲义往桌子上放,刚欲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