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道:“我现在真想把你从秦淮楼上扔下来。好了,你的忙我会帮,虽然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不过你可以放心,以后你迟早会将这些事情都说出来的。”

  “嗯,你放心吧,除非你把我绑在床上滴蜡三天三夜,否则我不会向任何恶势力低头,对了,请问你的名字叫什么?电话号码,家庭住址,我有时间想找你喝茶。”

  “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这样很公平吧?”唐督察缓缓站起来,脸笑意地盯着王枫那张苦瓜脸,温柔地笑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连这么点气都不能受,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你,有什么麻烦,或者想聊天了可以找我,不过下次你要是再敢说这样的话,我会把你的嘴巴撕烂。”

  “放心吧,我下次和你聊天把嘴巴用胶布封住。”王枫揉了揉鼻子,脸得意洋洋。

  出了办公室,唐督察向几名警员交代了$,尽在文学网番,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地带着王枫去监狱。王枫心想,还说你只是个普通公民。妈的,这样几句话就能将名犯人放出来,想来你也应该是个大b。现在的女人怎么个比个神秘。陈侍者是这样,她也是。而且,她们好像都爱我了。不是吧,老子什么时候成了少奶杀手啊

  监狱阴暗潮湿,王枫走在阴暗的走道上,前面就是关押莫言的牢房,王枫刚靠近,里面忽然传来低微的声音。

  “你居然连警灿诩害怕?你是不是男人,以往的风采,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莫言去哪里了?啊你回答我!”

  “回答你什么?你这样做不就是想让我被警察抓进监狱么?既然你想我进来,我进来又何妨?”

  “哈哈,你够狠,你放心,我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我定会让你再次站起来!”

  “算了吧,我累了,不想在做那些无用的事情。我现在只想好好当个普通人。你也不要再折腾了,现在华新市出现的人物个比个神秘。而且,我能感觉到,你最大的敌人快要出现,如果他真的出现,你将永远没有翻身的日子。”

  “怕什么?如果你肯帮我,我们怕谁?”

  “别浪费功夫了,首先,我不可能个再帮你,其次,哪怕我帮你,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反手吧。”

  “哈哈莫言啊莫言,你居然连这么点自信都没有了,你忘记为什么会有我了么?你现在说的好听,当初若不是因为你,我会出现?放我出来?如果你不是需要我,我会出现么?你太虚伪了,现在的切,都是因为你造成的,你不会明白,你永远不会明白,现在的我就是当年的你,你明白么?你知道么?”

  “呵呵,就当切都是我的错,既然我能改,为什么你不能?”

  “改?谈何容易?你现在恐怕不是改,而是心灰意冷了吧?因为你知道,你不可能成为世界最强大的人,因为你知道,哪怕你再努力,也有人会压制你,你是退缩,你是害怕,你是不敢再拼。我说的对么?”

  “别用你的想法来衡量我,你说的不错,我当年会变,有你说的点因素,但你要知道,我能变成现在,并非全部因为你说的那些,哪怕没有那件事情,我现在依然是这样,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只想告诉你,你继续这样下去,迟早有天,你的下场只会比我更惨!”

  “莫言!”王枫按耐住紧张地心情出现在铁门前,脸关心地叫了声。

  “王老师?”莫言缓缓站起来,从容地道:“你这么快就来了?”

  “呵呵,走吧,老师带你出去。”王枫微笑地道。

  “老师!”莫言忽然冰寒地叫了声,王枫身躯们地颤,转过身,脸紧张地望着莫言,好奇道:“怎么了?”

  “刚才你直在听我说话?”

  第两百二十八章训导主任偷情被捕

  王枫脸色陡变,支吾道:“听你说什么?”

  “没听?”莫言白皙的双手抓住铁门,透过缝隙望着王枫,眼中浮现丝淡淡的笑意。略显凌乱的发线勾勒在眼角,整个人显得那般冰冷。

  “呃,你到底想说什么?”王枫故作迷惑地挠了挠头。

  “王枫,你不会不知道我吧?”

  猛地!

  莫言语气大变,脸庞变得扭曲冰寒,眼眸在瞬间变色,脸冰冷地盯着王枫,唇角泛起抹冷笑。

  “是你?”王枫面色阴沉下来,双手抓着铁门,不屑道:“你就是莫文泰?”

  “呵呵,你果然知道了。”莫文泰在监狱走动两步,忽然森然道:“王枫,既然他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定会将你摧毁,你放心,我会慢慢玩死你的!”

  “哈哈!”王枫猖狂地笑了起来,点燃香烟吸了口,轻蔑道:“你?若是没有莫言,你可能存在?如果你想找我,我随时欢迎,不过现在,请你滚回去,我的学生是莫言,不是你!”

  他心下冰寒,莫言随时都会被莫文泰打压下去。现在的莫言,恐怕已经无法与莫文泰抗衡了吧?他没有隐瞒,是因为他知道,他不需要再隐瞒什么,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哈哈,莫言?莫言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现在的他,除了脑子还用点,再也找不到任何可用之处,现在,属于我莫文泰的时刻!”

  “你他妈就个神经病!”王枫将香烟捻灭,脸冰寒地喝道。

  “咚咚”

  阴冷的走廊传来高跟鞋碰撞地声音,唐督察声音淡淡响起,“王枫,你的学生还没找到么?”

  个靓丽的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王枫脸苦笑道:“找到了。”

  “哦?”唐督察走过来,淡淡地瞧了莫言眼,笑道:“你就是莫言?”

  她说这话的瞬间,王枫猛地察觉到她脸庞上的波动。她怎么了?

  “我是莫言。”

  只是瞬间,莫文泰已经离去,莫言脸平静,唇角有些干燥地点了点头。

  “呵呵,希望你是莫言。”唐督察说出句古怪的话,对王枫道:“带你的学生回去吧,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来这里找我,我或许能帮你点什么。”

  “谢谢”

  瞧着两人的背影,唐督察面色变得古怪,呢喃道:“这个人,就是他说的那个怪人?除了王枫,最危险的人物?”

  微微摇头,唐督察取出手机,拨通号码,轻声道:“喂,在做什么?”

  “唔在处理点头疼的事情,怎么了?”对面个威严的成熟男音传过来。

  “我已经碰见他了,他似乎有很多隐晦,什么事情都不肯说。”唐督察脸平静地道。

  “呵呵,小陈已经告诉我了,你先做你想做的事情吧,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去管了,你也处理不好,等我回来再谈。”

  “还有”唐督察犹豫了下,轻声道:“我也碰见你说的那个人了,现在他似乎处于危险边缘了”

  “你是说”那个声音猛地阴沉下来,“他已经控制不住了?”

  “嗯,基本上是这样的,变化的太快,我脑拼出来,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唐督察吸了口凉意,娇躯轻轻有些发颤。

  “你最好别在与他打交道。切等我回来再处理。我不想你有事。”声音忽然变得温柔,那关切之意不言而喻。

  “好啦,我知道怎么做,她们还好吧?”唐督察语气竟有些撒娇地味道。

  “呵呵,还不错,只是现在局势有些难以稳住,所以我暂时还无法抽身,这次让你过去帮小陈,你不会生气吧?”

  “傻瓜!”唐督察俏脸微红,呢喃道:“你让我做任何事情我都会做,不过你告诉我她现在很危险,是不是让我去帮她?”

  “嗯,你帮我照看下,枫叶印已经出现,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去找,如果她闹的太大,那群老家伙会发现。到时候她的境况会十分危险,你帮我劝劝她,让她等等,我回来之后就会着手这件事情。”

  “呵呵,看来你还挺关心她的嘛。”

  “呃,其实我也很关心你的。”

  “讨厌!”

  出了警署,莫言面色微微平静下来,转身瞧了王枫眼,淡淡道:“老师,我们现在是去学校?”

  “呃。”王枫挠了挠头,仔细打量他几眼,苦笑道:“你现在还有这个精神状态?”

  “他已经走了,我会尽量控制。”莫言神秘地说。

  “嗯,既然你没问题那就走吧。”王枫坐上哈雷,笑道:“上来吧。”

  莫言愣了愣,微笑地坐在王枫身后,王枫刚欲启动哈雷,莫言忽然道:“你不想问问我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呵呵,其实我不太喜欢知道别人的秘密。”王枫装逼地道。

  “那昨晚你去我家做什么?”莫言淡淡地道。

  “呃。其实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去”王枫做顾而言他,笑道:“好了,先别说这些了,去学校吧。”

  莫言唇角泛起丝淡淡的笑意,至少,这个老师还不算想象中的那样差劲。

  炫隆大广场,西环最为巨大的广场,此刻,无数镁光灯闪烁不已,上万歌迷围拢在起,手中持着大量横幅与牌子,上面贴着慕容水月的海报与许多电影首映,在粉丝们的尖叫下,慕容水月在群西装保镖地护持下,缓缓走上了舞台,大量粉丝尖叫连连,场面难以控制,保安们个个紧张地维持着秩序。上次演唱会的事故让他们心有余悸,慕容水月的人气太大,粉丝们太热情。若是再发生这样的状况,他们不但工作难保,连小命恐怕都完蛋了。

  慕容水月清丽脱俗,容光焕发地走上舞台,拿起麦$,尽在文学网克风,清脆甜美的声音响起:“大家好,我是慕容水月。”

  “啊!水月我们爱你!”

  “水月你太美了!”

  “水月水月,你是我的女神啊!”

  慕容水月面色不变,只是微笑不已,略施薄妆地脸蛋儿充满了耀眼的光彩,如同九天玄女下凡。不少粉丝都兴奋地晕厥过去,外面的医务车也是鱼贯进出,这场面太夸张,时常有粉丝兴奋地晕厥过去,甚至好几个粉丝因为兴奋而心脏病发作被医生太走。

  “不过是个女歌手而已,有必要这么夸张吗?真不知道现在些年轻人脑子里在想什么!”

  名戴着眼镜的西装男子夹着公文包,脸不屑地从旁边走过去。

  几名耳尖的粉丝猛地听到有人玷污女神,男男女女十几人冲过去扯住那名男子的头发顿群殴,打得他顿时变成猪头。不少观众都是冷汗涔涔。妈的,太恐怖了,这哪里是什么粉丝的。简直就是群流氓,他们的热情太夸张了。这个慕容水月的人气真的太恐怖了!

  这是场签售会,慕容水月新唱片发行个星期,销售量便突破千万张。在整个华新市属于最顶尖的歌手,而因为这个原因,公司给她安排了个签售会,相信个月便能突破华人唱片销售最高记录!

  王枫摸着下巴,对着电脑,严肃道:“太可耻了,这群人不去上班工作,推动社会进步,居然跑到这里来看这个卖唱的签售会,简直不能饶恕!”

  “我靠!”刘大为掐住王枫脖子,恶狠狠道:“你再敢说句水月的坏话,我会把你生吞。”

  “汗”

  王枫冷汗涔涔,嘀咕道:“妈的,没必要这么夸张吧,老子刚才看见条消息,个装逼份子现场不屑地鄙视了下,就被几百个歌迷群殴顿。哎,这群畜生啊。要是老子在现场,虽然不敢说,但做几个猥亵的动作还是没问题的。”

  群猥琐男在网络上欣赏了会儿,王枫忽然尖叫声:“妈的,老子忘记件事情了,今天好像是小水月来大姨妈的日子!”

  刘大为等猥琐男扑住王枫就是阵猛打,王枫官人连忙从他们的包围突围而出,心想,小水月的名气太夸张了。不知道老子要是和她上床后被某个狗仔队发现,他们将照片公布于世,老子不是要被人拖到天安门裸奔三天三夜,然后对老子使用满清十大酷刑见老子折磨而死?

  想到这里,王枫官人全身阵颤抖,原来和小水月关系暧昧后也是很危险的。不行,老子以后和她幽会的时候要小心谨慎,不然被发现的话,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办公室吹牛打屁了天,莫言已经回到教室,上午的事情所有人都当做没发现。只有训导主任个人还在医务室疯狂地咒骂着王枫。打算下次找机会狠狠地整他顿。浑不知当他出门的时候,群小混混早已经等待着他了。

  “嗨,训导主任,好久不见了啊!”

  老花脸彪悍地走过来,他身上件白色衬衫。妖艳的菊花在胸口绽放,不少学生都吃惊地看着他们。心想,怎么菊花堂的老大们直往星海中学来了?难道他们老大的儿子在这里读书?乖乖重大消息啊,要是以后碰见菊花堂老大的儿子,那可就能在华新市摇旗纳威了!

  “今天大消息,菊花堂老大的儿子在星海中学读书。”

  “爆料爆料,菊花堂老大的儿子在星海中学谈恋爱被训导主任发现,现在被菊花堂的老大们报复了!”

  “石破天惊大消息,训导主任和菊花堂老大的老婆偷情,现在菊花堂老大带人找训导主任报仇了!”

  “”

  消息传十十传百,涸旗,整个星海都知道了训导主任是个禽兽不如的畜生。而学校也流传了个传说,只要能找到菊花堂的少爷,那这辈子都能在黑社会成为老大级别的人物。于是,捕猎菊花堂老大儿子的任务从星海渐渐扩展开来

  第三百二十九章训导主任裸奔

  老花等群菊花堂成员将训导主任抓住学校,蔡大宝等人知道他们是王枫的朋友,也没有去理会,只得蹲在旁嗑瓜子,模样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妈的!”

  老花脚踹在训导主任的肚子上,几名小弟扯住他的头发,老花走过去,捏住他的下巴,骂骂咧咧道:“你就是星海的训导主任吧?”

  “我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训导主任胸口阵翻江倒海,老花这脚差点没把他的胃给踹出来,全身疼的抽搐,如同虾米下蜷缩,老花巴掌闪过去,吼道:“老子看你不爽!”

  又是顿拳打脚踢,老花忽然从口袋掏出根橡胶板,笑眯眯地道:“听说你很喜欢爆菊花是不是?”

  “没没有啊,老大们,我没对不起你们啊,放过我吧。”周大海在学校被王枫暴打顿,伤口被就没好,现在又被老花他们打了顿,全身更是疼痛难当,他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就长的不帅,前几天在网络上泡了个小妹妹,都约好过几天就和人家小妹妹见面开房的。现在被打成这个样子,他还怎么有脸去见小妹妹啊!

  老花等人把他打了顿,脸得意洋洋,将他脑袋上的头发用剪刀胡乱剪了几下,脸阴寒道:“以后在学校检点点,你若是再敢得罪些不能得罪的人,我会把你的菊花捅爆!”

  将训导主任全身衣服都扒掉,所幸老花怕影响食欲,没将训导主任的内裤扒掉。直接将他踹进校门,嚣张地开着摩托车而去。

  “听说,菊花堂老大的儿子是个超级帅哥?”

  “妈的,菊花堂老大的儿子究竟在哪里?老子都找了五分钟了,还没找到,太他妈猥琐了!”

  “根据可靠消息,菊花堂的两个老大分别是二十三岁,二十四岁。他们谁的儿子会在十六岁以上?”名四眼学生尴尬地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名彪悍的猛男脸滛荡地道:“我以前上网看过则消息,据说八岁的女孩都能怀孕,而且,谁告诉你菊花堂老大的儿子定是个小女孩生的?你想菊花堂老大这么牛逼,小时候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八岁和个二十多岁的御姐乱搞生了个孩子也是正常的。”

  “说的有道理,我们继续找,妈的,定要找到!”

  群学生轰然散开,继续在校园四周布下天罗地网!

  “王老师,听说我们学校有个学生是菊花堂老大的儿子。”刘大为脸猥琐地走过来,好奇地问道。他知道王枫在黑道上认识些人,应该会对这些事情知晓些。要知道刘大为刘大官人可是天生八卦王子,若是他那天不八卦了,只能说明地球末日降临。

  “呃,谁告诉你的?”王枫抬起头,脸好奇地问道。

  “你不知道?”刘大为摸了摸下巴,啧啧道:“枉你自称星海第教师,连这样的天大爆料都不知道,妈的,你简直污蔑了星海第教师的身份!”

  “呃,我只知道菊花堂的那群败类都喜欢爆菊花,他们怎么会对女人有兴趣,还有了孩子?”

  “哎,说你是菜鸟你还直不承认。女人的菊花才是粉嫩嫩地,那才是真正的娇嫩菊花。”刘大为脸滛荡,接着道:“尤其是美女粉红色菊花,那可是我的最爱。”

  “滚!”王枫脚踹开他,龇牙咧嘴道:“妈的,你还为人师表,简直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在办公室吹牛打屁番,王大官人刚进校园论坛,他吓了大跳,差点从椅子上栽倒下来。揉了揉眼睛,脸瞠目结舌地道:“妈的,老花他们还真有野种了?不会是老花和小雪怀的吧?妈的,无耻啊,小雪是老子的,难道她早和老花有了情?呃,不过我和小雪的时候好像都是第次吧?老子还看见她流血看。不对现在个膜就三十块钱,莫非小雪是在和老子畅谈人生的前晚去装了个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