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意洋洋,对那群学生道:“来,老师请你们喝酒,不过只能喝杯,会儿回家洗澡睡觉,明天本本分分上课,以后谁要是敢出来打架,他就是下场!”

  他只手指着老花,猛地脚踹过去,老花只感觉胸口阵剧痛,整个人飞出去,坐在了地上。

  阳痿抽笑不已,老花又被老大拿来教育学生了。还好老子刚才和老大比较远,要不然受伤的就是老子了。

  老花彻底崩溃,很像用啤酒瓶爆王枫菊花,但想这畜生的爆发力太恐惧。以防自己菊花被爆,还是选择了忍受。

  这群学生见王枫这么彪悍,个个连忙保证,喝了杯红酒之后,不少学生都意兴阑珊地想留下来喝酒,想到刚才王枫的火爆脾气,忍住了哀求离开。

  王枫本想让小菲菲陪自己喝几杯,无奈电话响起,他只得掏出电话,懒洋洋地道:“喂?”

  “喂,王枫,是我,你现在来我家吧,我跟我爸爸说好了。”慕容水月略显娇羞地道。

  “呃,现在?都这么晚了不太好吧?”王枫看自己身上还有很多鲜血,不禁大骂慕容水月太无耻了,居然找这个时候。

  “你到底来不来?”慕容水月娇嗔声,颇为撒娇。

  “来,我来还不成嘛?”王枫脸无奈,强行让小菲菲回家,和老花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开着哈雷朝慕容水月指定的地方开去。

  远处,几名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其中名阴冷道:“这个就是暴徒?”

  “嗯,现在他是星海中学的教师。”

  “啧啧,个老师居然带着学生出来打架,果然不同凡响。”

  “呵呵,反正我们这次的人物只是调查各大家族的秘密,暂时不会与他有焦急。以后还真希望能与他交手,据说六年前的风暴就是他闹出来的,而且爆发力惊人,从出道到现在就没碰见过敌手。”

  “哦?这么厉害?”

  “嗯,这是老爷子告诉我的,不过我们暂时不能与他动手,因为他背后的势力也太强大,听说,美国林先生都十分关照啊,不到逼不得已的情况,千万不能与他交手。”

  第三百三十六章慕容家族

  王枫开着哈雷在马路上狂飙,他忽然感觉自己此刻的形象就好像个杀猪的了。全身鲜血凌厉,脸上都还有点血渍。如果再提几斤猪肉,那简直就是个活脱脱杀猪老大了。

  穿过个菜市场,王大官人心想,第次去见岳父,是不是应该带点礼物呢?

  于是,他左右瞄了几眼,正好家猪肉店还没关门,王大官人讨价还价了半天,这才花了四十块钱买了斤半猪肉,暗叹,猪头涨价的太厉害,以后我也该行卖猪肉好了,肯定比当老师赚的多。老子以后还要生儿育女,要是没点老婆本,那还不得去要饭啊!

  猪头挂在哈雷上,王大官人心想,老子这可算是大出血了,见个岳父居然买了斤半猪肉。

  穿过片繁华的闹市,前面出现大片豪华别墅,王大官人心想,老子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拥有自己的别墅啊。到时候可就威风大了,每天去美女家串门,教导她们怎样美容,保护皮肤。来大姨妈了应该如何怎样。让她们都对我有好感。然后趁机摸她们的胸部和屁股,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里面最大的幢别墅无疑便是慕容家族的,慕容水月,慕容家族的小女儿,她在家中是混的最好,却也是最没地位的,因为她的母亲是慕容家的个女仆。慕容家主当年醉酒才有了慕容水月。她与她妈妈直没地位。但慕容水月天资聪敏,更是肯吃苦,所以凭借自己的音乐天赋,加上自己的出众外表。在华新市乃至整个中国,都是最红火的女歌手。

  这些资料王枫是后来刻意去调查过下。而慕容家族与苏振南差不多,都是属于红花会比较弱势的家族,他们想依靠慕容水月来笼络莫文泰,目标很显然,想在今年的红花会占据个主动的地位。然后好强大自己的家族。不过王枫要让他们失望了。若是他们好说话,王枫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如果不好说话,王枫会使用手段将慕容水月保护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

  铁门面前,王大官人用力拍了拍铁门,扯着嗓子尖叫道:“开门啊,开门啊!”

  铁门咯吱声被打开,名中年男子见王枫身上鲜血淋漓,手中还提着块猪肉,不禁眉头微皱道:“你是谁?”

  “哦,我是慕容水月的朋友,她请我来的。我叫王枫。”王大官人面子摆上,慕容水月说过不能随便说话,我现在做的够好了吧?

  “真的?”中年男子脸不信,慕容小姐可是超级巨星,而且还是慕容家族的后代,怎么可能会与这样个不修边幅,如同收破烂的男子来往?不过想知道慕容小姐是慕容家后代的人并不多,而且她直呼其名,显然是对慕容小姐比较熟悉,此刻又找到这个地方。相信应该是真的。不禁冷淡地道:“走吧,跟我进来。”

  王枫走进别墅,慕容家族的别墅也是超级豪华,他忽然想,每个家族应该都有套属于自己的超级庄园吧?

  妈的,这样算,华新市应该就有这样的庄园十几处了,最关键还是在于这些人都是隐藏的富豪。他们不会随便将自己的财产显露出来。

  走进别墅,两边竟还有不少的保镖守护,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感受到别墅里压抑的气氛,他有种强烈的感觉,别墅里面应该有个他不愿见到,亦或个恐怖的男子

  咚咚

  中年男子敲了敲门,大门被打开,名开门,当瞧见王枫身邋遢,手里还提了块猪肉的时候,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冷冷道:“你提着猪肉做什么?”

  “呃,请问慕容水月在哪里?”王枫不清楚对方是谁,只能做顾而言他地问了句。

  “哦,小姐在楼上换衣服,你先进去坐下吧。”她说着关上门,自己也走了进去。

  王枫懒散地走进去,刚欲坐下,门外忽然走出两个人$,尽在文学网,个戴着副金丝眼镜,另外个赫然便是莫言,他瞥了王枫眼,眼神凌厉冰冷,王枫不用看都知道莫言此刻肯定是被另外个性格控制了。

  “你是谁?”

  声音恢弘有礼,他缓缓坐在沙发上,鄙夷地扫了王枫眼。

  “哦,我是慕容水月的朋友,今天她请我来说是吃顿饭,所以我买了块猪肉,您是水月的爸爸吧?希望您别嫌弃。”王枫说着将猪肉放在个干净的沙发上,那沙发顿时鲜血淋漓,猪肉没洗干净,王枫又赶时间,所以路走来,他的身上到处都被沾满了鲜血,晚上火拼他的身上也被飞溅过大量鲜血,此刻更是狼狈不堪,他也不在意,双手在沙发上狠狠地搓了几下,将鲜血全都给擦干净之后,慕容水月从楼上走了下来,见王枫这副模样,她顿时尴尬万分。这个王枫,说好不要胡来,居然直接买了块猪肉,真是太过分了!

  “啊,水月你出来了,你看,我给你买了块猪头,现在猪肉涨价的厉害,我讨价还价好久才买的,你拿去煮汤喝吧。很补的。”王大官人脸严肃,很是关心地道。

  慕容水月将他拉到旁,低声道:“你别胡闹好不好,我让你没让你带什么东西啊,你无缘无故买块猪肉做什么。还了,会儿注意点,不要再让我爸爸瞠目结舌了。”

  “哦。”王大官人微笑地点了点头,重新坐在沙发上,慕容水月对她爸爸道:“爸爸,这个就是我跟您提到的王枫,我的朋友。”

  噗嗤

  王枫毫不形象地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潇洒地吐出几个烟圈,那模样端的是陶醉万分,哪怕让他在大街上裸奔,他都毫不在意,此刻这么点人自然不在话下。

  慕容水月的爸爸见王枫居然这么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原本就是给女儿个面子。想不到他居然如此不识抬举。反观莫文泰,他就要斯文太多,而且整个人都显得如此的文静,充满了学识,两人站在起,强烈的反差让慕容水月的爸爸对王枫充满了鄙夷。

  “好了,开饭吧。”

  王枫刚抽了两口,不禁叫道:“喂喂,我说老头子,你这么快叫吃饭做什么?我这支烟都没抽完,你多少等我下吧?真是的,我可不想浪费!”

  第三百三十七章你是谁??

  他这话出,慕容水月差点没晕厥过去。他这是来做什么的啊?来故意让我生气的?慕容水月脸色阵煞白,慕容水月的爸爸脸色也不太好看,刚欲发作,莫文泰淡淡道:“伯父,这样的人不值得去生气,我们去吃饭吧。”

  慕容水月的爸爸在莫文泰面前也不好生气,只是哼了声,走了进去。而慕容水月站在中间不知道怎么办,王枫却悄悄地走过来,捏了捏慕容水月的小手儿,滛荡道:“刚才我表现的是不是很优秀?”

  “你”慕容水月白了他眼,气呼呼道:“会儿你再让我生气,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四人走进餐厅,巨大的加长餐桌让王大官人感觉对面的东西他完全吃不到。每人的面前都放了杯红酒,王大官人刚接过来,便囫囵吞枣地喝了个赶紧,旋即还长长地出了口浊气,懒洋洋道:“这红酒不行,水月他爸爸,你这里有波斯葡萄酒没有?我现在比较喜欢喝那个。”

  众人脸色大变,这家伙简直是点礼仪都不懂。先别说这次是慕容水月请他来吃饭,哪怕是不认识的人,他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吧?慕容水月此刻后悔万分,真不应该将他带过来,真是自己的失策!

  “王先生,请问,你是做什么的?”慕容叶将烦躁的心情压抑下来,冷冷地问道。

  “哦,我以前干过护肤品推销员,后来又做过段时间的水泥工,修车工,还在工地当过段时间的工,现在在西环菜市场杀猪,哎,现在猪肉涨价,很多人都吃不上猪肉,我去买猪肉还能多赚点钱,以后让水月跟着我,希望能有好日子过。”

  这番话说出来,慕容水月差点从椅子上栽倒下去,她有了将手中红酒盖在王枫脑袋上的冲动。而慕容叶也是老脸涨红,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人?怎么点礼仪家教都没有?

  “呵呵,王枫,你应该是星海中学的教师吧?”莫文泰到此刻才第次与王枫说话。

  “呃,是的,杀猪是兼职,其实鄙人的真正身份的人类的心灵工程师。伯父,如果你以后有孩子了,可以找我教养,我可是星海中学第教师,定能让你的孩子成为世界上最聪明的学生。”

  他恬不知耻,大言不惭,点羞耻之心都没有。浑然没将诸人的脸色放在眼中。莫文泰却是眼神深邃,面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慕容叶的表情丰富之极,良久,他忽然对慕容水月道:“水月,你先进去会,我和你朋友聊会。”

  “让水月进去做什么?”王枫没等慕容水月反应,连忙站起来,挽起袖子道:“老师告诉你吧,你不把水月嫁给我,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在西环菜市场认识十几个杀猪的兄弟,到时候我把他们都叫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

  慕容叶差点没崩溃,他修养极好,且是巨头之,平时谁敢这样对他说话?想不到个全身邋遢,满口粗话,不修边幅的年轻人居然对自己如此不敬,而且说的些话都可笑之极,他差点没口气憋不过来晕厥过去。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现在讲究自由恋爱,如果你敢阻拦我和水月在起,我定会向居委会告你。到时候你同样也会犯罪。去监狱蹲几年是免不了的。你可别说我不给你面子,要是不给你面子,我今天就不会带块猪肉来看你了。这可是我的心意。知道什么叫礼轻情意重么?我就是典范,就是标榜。伯父,我和水月真心相爱,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我定会好好疼慕容水月,呵护他的。我平时出去杀猪,晚上会给水月煲猪肝汤喝,定会把水月养的白白胖胖,求求你成全我们吧?你看这个莫文泰,他全身没点肉,哪里像我这样魁梧有力,他只是个小白脸,以后不会好好疼水月的。您难道忍心让水月这么漂亮的女儿嫁给个没有点功能的男人么?”

  他唾沫横飞,口若悬河,下子飚射出大堆话,口水也不知道有多少喷到了餐桌上。

  慕容叶听他废话这么说,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他是巨头,从来都是别人听他的话,他还极少会听对方扯这么多。而且,刚才与莫文泰的会儿交谈,他的心情原本就十分烦躁。才会被王枫的番无理取闹给惹生气。现在心情平静下来,他冷冷地道:“王先生,若是你再胡说八道,我赶你出去!”

  他这纯粹是给慕容水月面子,因为他现在还得依靠慕容水月和莫文泰打好关系。如果水月实在是不听话,他也会很棘手。倒不如卖个顺水人情给女儿,以后求她这件事情,也更好开口。

  “赶我出去?”王枫脸不屑,大声道:“你凭什么赶我出去?实话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叫我兄弟来”

  “你别胡闹了”慕容水月把拉住王枫,气愤万分道:“你要是在这样,我以后再也不见你了,听见没有?”

  “呵呵,水月,王先生在和我们开玩笑。王枫,你现在可以说你来的目的了吧?”

  他话出,慕容叶脸色猛地变,难道他们认识?

  “哦?”王枫将袖子挽起,只手趁机在后面摸了下水月的美臀,笑眯眯地道:“莫蠢蛋,你觉得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至少,你是想破坏我和水月的婚事,不是么$,尽在文学网?”莫文泰冰冷地道。

  “放屁!”王枫把揽住慕容水月的腰身,大声道:“她早就是老子的人了,破坏你个鸟婚事。妈的,莫小白脸,别在老子勉强装逼,老子最讨厌你这种人!”

  “王枫,你算什么东西?”慕容叶猛地喝道。

  “我不是东西,我是人。”王枫挠了挠头,脸懒散道:“慕容叶,我想问你点事情,这几年是不是感觉生意越来越难做,而且,你在华新市的很多产业都会无缘无故地被破坏。哦,还忘记告诉你件事情,现在很多家族的老大都想着吞并你,而莫小白脸和你在起联盟,顶多就是拿你当替死鬼,你还真以为他会帮你么?等会议结束,他就会脚踹开你,到时候他就是你最大的敌人。哎,你也在会议混了这么多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着你他妈白痴个!”

  王枫口气说完,慕容叶脸色陡变,脸不可思议地盯着王枫,身躯猛地颤抖了几下,紧张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老子是天纵奇才,再告诉你点,这几年你生意上等许多方面的问题,其实就是这个莫小白脸在搞鬼,你是巨头里面最好对付的。他找你下手,然后对你说些鬼话,让你听信他,其实他就是在不停的吞噬你的实力。等会议结束,你就彻底完蛋了!”

  慕容水月脸迷茫地听着王枫这番话,完全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也点都没听懂王枫说的什么,只不过,莫文泰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她倒是看见了。也就是说,王枫真的是来帮自己的。而且,爸爸好像也明白了点道理。她的心中下子对王枫刚才的所作所为不再生气,甚至还感觉这个男人真的太厉害了。居然就这样胡作非为,然后几句话就让爸爸这个平时总是临危不乱的男人受到这样大的刺激。

  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又有什么样的身份呢?

  “王枫,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慕容叶紧张地问道,前因后果他思索遍,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莫文泰只不过想利用自己。虽然他也知道王枫所说的后果。但他没想到,自己以前被别人打击,居然是莫文泰在搞鬼。若是自己真与他合作,以后可能真会被他吞噬的连渣都不剩。这些也就算了,现在他最为关心的便是王枫的身份,他个毫不修边幅,却拥有这么多重要的消息,这个年轻男人,究竟是谁?

  王枫见他问自己,又看了眼慕容水月那绝世容颜,他揽住水月的蛮腰,淡淡道:“如果我告诉你,你是否不会再阻拦我与慕容水月交往?”

  “如果我确定值得,我不会阻拦”慕容叶感觉自己的心脏加快跳动,紧张,紧张异常,他身子有些察觉出对方的身份,难道,他就是那个人

  “六年前,华新市风暴,红会盛会,以敌十!若是我没记错,那年,你应该也在场”

  第三百三十八章调戏大明星

  王枫字字地道出来,他面无表情,慕容叶的身子却猛地颤,眼神渐渐变得朦胧,脸庞如同处于真空中瞬间扭曲,全身不断痉挛,呢喃道:“是你”

  “现在你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若是我愿意,你没有任何机会!”王枫只手揽着慕容水月那纤细的蛮腰,脸懒散地道。

  “我”

  莫文泰冷声道:“慕容先生,看你现在的表情,似乎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了?”

  森然冰寒的声音在慕容叶耳畔响起,他转过头,脸冰寒道:“莫先生,你说的点不错,从现在开始,不断我们之间的合作马上结束,我还会动用全部能量,让你在华新市没有立足之地!”

  太诡异了!

  慕容水月在旁听着三人的谈话,在分钟前,爸爸待莫文泰如同座上嘉宾,而此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