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周五举行,直到下周星期五,希望大家到时候为学校正气,谁要是敢偷懒不努力,小心老子把你们的屁股打开花!”

  见校长居然都爆了粗口,学生们个个狂吼誓死效忠星海,热情之高,恐怕第次和女孩开房都不会这么激动。

  回到教室,各班班主任都开始让学生报名,王大官人将讲义往桌子上番,严肃道:“现在考试报名,把自己的强项说出来,咱们三年二班称为魔鬼班级,定要是最强大的存在!”

  “老师,我报名铅球和掷标枪!”段虎第个举手发言。

  王枫双腿软,脸崩溃道:“你们还有掷标枪?”

  “当然有,很多年前就有了。”段虎懒洋洋地道。

  妈的,段虎参加这两项,不会是想到时候看见不爽的人,就把铅球扔过去吧?果然够牛逼,不狼跟老子混过段时间的牛人,老子定挺你到底。

  “好的,你这两项。”王枫拍了拍桌子,大义凛然道:“男生女生都不要沉默,把自己的强项都说出来,到时候咱们定要出尽风头,把另外三个高中的学生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老师,我参加最牛叉的五千米长跑!”四眼举手发言。

  “汗”

  王枫见四眼那副身材,不禁为他担心道:“四眼同学,你得考虑清楚,老师虽然希望你们都能表现自己,但你这样肩膀纤弱,任务艰巨的雄心壮志还是不要了吧?到时候你跑断气,国家可就少了个精英啊,老子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瞧不起我?”四眼双手抱胸,脸鄙夷地道:“去年华新市少年运动会我是三万米长跑第二名,只比第名慢秒!”

  “呃。”王枫冷汗涔涔,秦少峰也举手道:“是啊,四眼的耐力很坚挺,华新市的高中里面,我想没有几个能比他更持久了!”

  “嗯,既然这样,老师定挺你,妈的,四眼同学的存在,简直就是为了形象生动的诠释句经典老话啊!”

  “什么老话?”全班同学齐声问道。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经过长达小时的筛选,几乎每个项目星海都有人参加,就连柳如烟这样清纯文静的女孩,也参加了个项目,而这个项目,就是传说中的拔河,拔河是从每个班挑出几名学生参加。王枫鉴于全班同学都有项目,唯独柳如烟的身子实在是太脆弱,经不起太大的摧残,所以和吴昊同学商量了下,让他退出这个项目,专心去研究四乘百接力去了。

  见学生们个个神情彪悍,满脸通红,王枫摸了摸下巴,脸严肃道:“同学们,昨晚我们干了他们顿,再过两天,我们又能干他们顿,到时候我们就是华新市第牛叉的学校。为了这个光荣的称号,大家在平时定要多多训练。对了,段虎,你为什么还要参加跳远啊?我觉得你应该再参加短跑的,你的爆发力这么猛,不参加短跑简直是对国家对人民的损失!”

  “呃,因为经过前几次运动会的经验,很多漂亮女孩都喜欢在沙坑的对面观看,我在想如果我下子跳过沙坑,扑倒女孩的身上,用美女当沙包,在倒在地上的那瞬间,绝对是非常过瘾的!”

  他的话说完,苏菲菲等人抄起椅子朝段虎凶残地砸了过去

  第三百四十章办公室的猥琐讨论

  王枫交代些关于运动会事宜之后,便回到办公室。刘大为等滛贱客都在忙活,他们所在语文组,负责这次秋季运动会相关条幅等词。秦组长也在办公室忙的焦头烂额,王大官人却懒懒地坐在办公椅上吸着香烟喝着菊花茶,神情悠然自得,说不出的自在潇洒。

  “妈的!”刘大为屁股坐在王枫办公桌上,龇牙咧嘴道:“难道你不是星海员啊?老子们都忙疯了,你倒好,坐在这里当观众?”

  “呃,刘大官人,火气别这么大,没脑子的人自然只能做不需要脑子的事情,像我这样的人才肯定不行。我的目的是想到对付他们的计谋,哎,和你说你也听不懂,算了,你继续做你的事情,我脑子现在在告诉运转,不能和你扯淡。”王大官人美滋滋地喝了口菊花茶,得意洋洋地道。

  “我靠!”

  美莲跳过来大骂道:“老娘还没见过你这么没团结精神的男人,现在星海团结心,就你副无所谓的样子,是不是想老娘你致死?”

  “别”王大官人连忙屁股站起来,贼兮兮地道:“美莲大美女,其实我刚才在构思做个嚣张地巨大牌,但是怕你们不同意,所以才踌躇起来的。”

  “什么牌?”美莲黛眉微皱,脸不爽地质问。

  “我的计划是这样啊”王大官人站起来,两只手放在胸膛,严肃地道:“我们去找专业人才弄两个巨大的如同奶罩样的牌,在个奶罩上面写星,另外个上面写海。然后中间弄成几坨构思,上面写上他们高中的名称,怎么样?这是不是很拉风?我是不是天纵奇才!?”

  “我靠!”

  众人同时狠狠地鄙视了他把,美莲怒极道:“你这叫狗屁设计?这样不是说我们星海只会扯口舌之争,没有点真本事么?”

  “呃,美莲大美女,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这是先用气势压倒他们,然后再狠狠地在赛场上打击他们,我倒觉得王大官人的主意非常不错!”

  刘大为脸严肃地道。

  “去死!你们群臭男人就没个正经,天到晚想着龌龊心思,我算是把你们看透了!”

  王大官人继续风騒地猥琐了会,这才投入紧张的工作。

  诸人都在忙碌,王枫会儿忙碌,会儿胡思乱想,他忽然抬起头,对美莲问道:“美莲大美女,我想问你个严肃的问题。”

  “废话快说,别影响我工作。”美莲脸不爽。

  “很简单的个问题,就是,你想想,你十七八岁的时候般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王枫正儿八经地问道。

  “呃,你问这个做什么?”美莲尴尬地问道。

  “你先回答我,告诉我了,我就告诉你我的办法。”王大官人满脸严肃,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呃,我也不清楚,我十七八岁大多都是穿的纯白色吧。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美莲见滛贱客们都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美莲难得的流露出丝羞赧,娇嗔道:“老娘当年可是纯情小女生,没现在这个风情万种。不过嘛其实不同性格的女生穿的不同,比方说比较开放的,她们喜欢穿粉红色或者黑色的情趣内裤,这些都是性格而定的。王枫,你究竟想到什么办法了?”她知道王枫是个怪才,总喜欢想些让人崩溃的办法,不过有时候还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哎,告诉你吧,刚才我想了下,如果你知道的话,我们可以将牌和加油牌弄成这样的颜色,到时候打击他们的女生代表,这样来,我觉得别的学校的女生会觉得很奇怪,看见欢迎她们的牌居然和她们的内裤颜色样,他们肯定会很别扭对不对?就是这样!到时候她们肯定还没开始比赛,全身就软了。嗯,刘大为,你觉得我这个设想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是天才!”

  “你真他妈无耻,不过我喜欢,果然很滛荡的办法!”刘大为摸了摸鼻子,接着道:“我觉得这个想法还需要补充下,最好将牌弄成内裤形状。当然了,我们需要隐晦,让男人看不出来,但女生眼就脑拼出来,这样我觉得效果更好!”

  “果然是志同道合啊!”王大官人声泪俱下。

  美莲被滛贱客的番对话彻底激怒,骂道:“你们这$,尽在文学网群无耻之徒,我真想把你们拖到天安门裸奔三天三夜,然后滴蜡皮鞭,虐死你们!”

  “汗”

  滛贱客们顿时老实下来,王枫偷偷地看了眼美莲,嘀咕道:“老子怎么看,你都不应该有纯洁的时候,十七八岁肯定就到处钓凯子了!”

  这逃诩在办公室忙活,学校操场也开始布置起来,学生们商量好了之后便展开了行动。操场上人声,人头攒动,到处都脑拼见学生挥汗如雨。女孩儿也毫无形象地训练,这必将是场风騒的运动会!

  傍晚六点,王枫脑子使用多度,看着美莲的胸部,他想到了阿尔卑斯山,舔了舔嘴唇,呢喃道:“美莲姐姐,你的胸部在我看来,就好像两个大椰子,弄点奶出来让哥哥尝尝”

  滛贱客们阵抽笑,美莲却是崩溃万分,旋即俏脸上抹过丝娇媚,娇滴滴地走到王枫面前,只手抬起他的下巴,娇俏道:“是不是很想喝姐姐的奶?”

  “嗯,非常之万分的想”王大官人舒坦地点了点头,双眼紧闭,十足闷騒男。

  “那你喝!”美莲猛地发作,高跟鞋狠狠地踩在王枫脚趾,他惨叫声,下子蹦得有两米多高,屁股落在办公椅上,惨叫道:“我的妈啊,疼死我了不过是想喝点奶充饥么?你没必要这么残忍吧?”

  “哼,老娘我可还是,去给你偷奶?”美莲得意地笑,刘大为何亮等滛贱客却火眼金睛地盯着王枫道:“妈的,王枫,你装扮成学生跳高去吧?你刚才下子跳了两米多高,如果你去参加,今年的跳高记录必将因为你而颤抖!”

  “滚,老子这么成熟的男人怎么参加跳高?”王大官人点燃香烟狠狠地抽了口,脱掉大头皮鞋在脚趾上揉了几下,心想,不知道被踩出血没有,老子的晶莹脚丫子啊!

  “没事,你把胡子剃掉,然后装出副很稚嫩的模样,我觉得还是可以的。虽然老了点,但我们可以帮你过关。”美莲笑眯眯地道。

  “去死!老子是幕后操作者,断然不能做这种降低身份的事情!对了,美莲姐姐,你来帮我揉几下脚丫子吧,你看我都被你踩扁了。”王大官人脸可怜兮兮地道。

  “少扯淡,你的脚丫子也不知道几个月没洗了,老娘才没这个功夫!”

  “天地娘心啊!”王大官人声泪俱下,单手指天道:“我向老毛纺,我前晚刚洗的!”

  大约七点左右,办公室所有人都累的头晕眼花,美莲脸麻痹道:“不行了不行了,再工作下去,我明天就要进医院了!”

  “好吧,既然美莲姐姐的娇躯抵挡不住残暴的攻击,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不如我们去吃晚饭兼宵夜?刘大官人请客怎么样?美莲姐姐,你定要去,不去就是不给刘大官人面子!”

  刘大为本想反击,不过提到美莲大美女,他心想,妈的,拼了,大不了老子节约个月不去租片看就是了!

  “既然这样”美莲那双含水的美眸盯着刘大为,笑眯眯地道:“那本姑娘就答应你们好了,不过说好,不能灌我喝酒,不能吃我豆腐,要不然,哼哼,会儿被踩的就不是脚趾这么简单了!”

  “别自称本姑娘,都七老八十了!”滛贱客们同时尖叫,个个怒目圆睁,十分愤怒!

  秦组长见他们在商议吃饭的事情,笑道:“我能不能参加个?”

  “当然可以!”王大官人洋洋得意道:“上次你请我吃烤||乳|猪,这次我请你吃大闸蟹!”

  “啊?你请客啊?你不是直都资金紧缺的么?”秦组长脸担忧地问道。

  “呃,应该这样说,我请客,刘大为通知掏钱,这年头像刘大为通知这样的好人可不多了!”

  行人出了学校,学生们大多都已经离去,几名捡破烂的老太婆在操场上收着易拉罐等汽水瓶,王枫摸了摸下巴,他在考虑是不是等秋季运动会开始的时候推个冰柜在校门口买冰棒,这样的生意肯定不错!

  学校附近家酒店,语文组的群同事在个包间觥筹交错,刘大为是主人,所有人都在灌他,秦组长也极为合群地与他喝了几杯,王大官人忽然举起酒杯,大言不惭地道:“要不然我们现在做个游戏,很简单,就看谁和谁有缘分!”

  “怎么玩?”秦组长多喝了几杯,俏脸微红,那娇媚的脸蛋上显得十分诱人!

  第三百四十章美莲出事

  王老师也不说话,微笑地将个啤酒瓶放在中间,笑道:“旋转啤酒瓶,连续旋转两次,选中的人就要喝交杯酒怎么样?”

  “呃,交杯酒?”秦组长美莲等人脸诧异,旋即抗议道:“这样我们女人肯定吃亏,不干!”

  “怎么就是女人吃亏啊?男女平等知道不?再说了,不过是个游戏而已。你们不给面子就是枉费刘大为通知的片苦心,总不能让刘大为心有不甘吧?”王枫踹了他脚,对他阵挤眉弄眼,他知道刘大为直窥视美莲许久,知道他有色心没色胆,不过刘大为也算是个老实人,虽然闷騒了点。但家里有老婆孩子。只不过纯粹爱慕美莲的才华与容貌,想和她多交流交流。

  “既然这样,那好吧。”

  美女们被王枫阵大义凛然的言语折服,只能犹豫着答应了。

  王大官人将啤酒瓶猛地旋转,在他紧张的技巧下,啤酒瓶精准地对上了美莲。

  “不是吧第个就是我?”美莲脸崩溃,恶狠狠地瞪了王枫眼。

  “呃,世事难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命该如此!”王枫打了个酒嗝,笑眯眯地继续旋转,他偷偷看了刘大为眼,见他脸紧张,王枫再次旋转酒瓶,就在酒瓶口要对准刘大为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谁的脚不小心踢在桌子下方,酒瓶再次旋转了下,居然直接对准了王枫。

  刘大为和王枫都傻眼,王枫猛地拍脑子,嘀咕道:“这还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

  所有人都哄堂大笑,他们自然知道王枫在给刘大为做媒,却不曾想到居然弄在他自己的身上。美莲笑眯眯地道:“来,王老师,老娘勉为其难地和你喝杯交杯酒。”

  王大官人冷汗涔涔,妈的,老子都没结婚,就要喝交杯酒,真他妈不应该。转眼见秦组长柔唇微微撅起,副很是不甘心的模样,心想,难道她想和我喝交杯酒?没问题啊,你提示我下,下个就轮到你。

  就在两人打算喝交杯酒的时候,美莲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本想挂掉手机,手机却如同吃了十公斤过期春葯般叫个不停。美莲尴尬地接通电话,不满地道:“谁啊?”

  她的表情在说完话之后便愣住了,接下来的分钟,她的表情瞬间从高兴变得冰寒刺骨,眉头深深地锁在起,美眸微微红肿,脸蛋也变得极为怪异,如同发生了什么极为重大的事情般。她整个人的态度在瞬间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大逆转,娇躯猛地颤,在挂掉电话之后,她仿佛没有灵魂般,瘫软地坐在了椅子上。

  “美莲,你怎么了?”秦组长见她魂不附体,关心地问道。

  “我”美莲话没说完,泪水从美眸中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谁都知道肯定和这个电话有关。

  王枫见状,走过去关心道:“美莲,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或许我能够帮你!”

  美莲脸犹豫地看了王枫眼,呢喃道:“我男朋友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拿不出三十万,他就要把我和他起买的房子给卖掉,然后带着钱离开”

  “呃,为什么会这样?”王枫脸迷惑。

  “因为他这几年炒股输了不少,我把薪水都给他让他找工作,别迷恋这个东西了,结果他不听,还次次的出门,后来他竟有了外遇,这次如果我不拿三十万出来,他就要买房子然后带着那个女人离开”她下子大声哭泣起来,娇躯不停颤抖,王枫面色微微变得冰寒,淡淡道:“那房子卖就卖吧,反正你们两个人都能拿到钱,这样的男人不用管他,让他滚蛋最好!”

  “可是”美莲不停抽泣,着急道:“当年房子是我们起花钱买的,买的时候花了百万,他现在要钱要疯了,三十万就要转手出去,如果我不给,我这么多年的积蓄就全没了啊!”

  “我靠!”群男教师都愤怒地大骂起$,尽在文学网来,王枫却冷静地喝掉杯中红酒,将美莲的手机取出来,找到这个电话之后,他拨通了这个号码

  所有人都好奇地盯着王枫,只有秦组长知道他想做什么。王枫的雷霆手段他见识过,这个男人,如果愤怒起来,是极为恐怖的

  “喂?”对面传来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女人放荡的笑声。

  “你就是美莲的男朋友?”王枫语气森然地问道。

  “你是谁?妈的,你该不会是那个臭表子的在外面养的小白脸吧?告诉你,如果不拿出三十万,老子明天就把房子卖了!”

  “呵呵,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来找你。”王枫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

  “为什么要告诉你?想找我报仇么?哈哈,别做梦了,凑到钱明天我告诉你在哪里给我。少给我耍花样!”

  扑通

  电话挂掉了,美莲见王枫脸色越来越难看,刚才包间都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虽然王枫没有开播音器,但几乎所有人都能听见,他们自然也听到那个男人叫嚣的声音。美莲苦笑道:“王枫,算了,我早已经看透这个男人,和他认识已经好几年了,当初也是我自己糊涂,居然相信了他的甜言蜜语,现在他想卖房子就卖房子吧,我不管了。”

  “呵呵,是你的东西,永远都是你的。没有人能够抢走!”王枫再次拨通个号码,待得接通之后,冰冷道:“龙五,不管你想尽任何办法,三分钟之内告诉我139这个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