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

  “你这个无耻之徒,干嘛直喜欢和别人搭桥,难道,你就没男人的需求?”

  “当然有!”王大官人脸大义凛然地道:“其实我这几天直都想找个女人好好慰藉下,但实在出于工作繁忙,所以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哈哈”

  美莲娇笑几声,不禁好笑道:“你不是有沐晚晴这样的美女女朋友么?怎么不用啊?”

  “呃,不是我不用,只是我觉得应该等到新婚之夜的时候才能把她给吃了,现在如果做出那样的事情,我感觉有点害羞。”王大官人脸惭愧。

  “哈哈”美莲更是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眼泪都快笑出来,王枫瞠目结舌地盯着他,脸麻痹地道:“你笑的这么荡漾干什么?”

  “嘿嘿没什么,只是想不到猥琐如你的王大官人居然也会有害羞的时候,真的不得了啊!”

  “呃,要不然我现在摸摸你的胸,让你知道其实我这是在伪装自己?”王大官人咸猪手在空中挥动几下,脸滛荡地道。

  “算了,我现在没心情,等以后老娘心情好了再和你切磋下。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美莲美眸中抹过丝促狭。

  “呃,这么快就要我走了?我还打算帮你检查下胸部的发育状况的。”王大官人边猥琐地说着,缓缓站起来,这就打算出去了。

  “王枫!”

  后背猛地传来个柔软的娇躯,迷人的香味儿钻进鼻息,美莲那清脆动听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如果你不嫌弃我以前有过男朋友,以后又很想女人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我用手帮你解决。”

  “我现在就很想”王老师面河邡赤。

  “不行,我大姨妈来了。”

  “你大姨妈来和手有什么关系?”

  “大姨妈来了我得给她做饭吃,没时间招呼你。”

  “”

  第二天大早,当王枫开着哈雷来到学校的时候,他看见了令他咂舌的幕。操场上到处都是学生在训练,不同颜色的运动转,对对巨大的酥胸晃的他双眼生疼,只见蔡大宝坐在旁的椅子上,磕着瓜子,脸猥琐地盯着学生们的胸部和屁股。满脸都是陶醉。

  “妈的!你这个保安简直比他妈美国总统还要幸福啊!”王大官人揉了揉鼻子。

  “可不是,美国总统想和我换我还不乐意了。”

  和蔡大宝打屁番,王枫找到秦少峰才知道原来今天校长通知他们有比赛的可以不用上课,在操场上训练,王枫心想,如果真是这样,那恐怕全校学生都在操场上训练了。

  来到三年二班所在的块地方,只见小菲菲同学正欢快地和沈若雨等人在操场上跳皮筋,王大官人挽起休息,边走边大骂:“喂喂!你们在做什么,不是让你们训练的么?怎么在这里跳橡皮筋啊?”

  “老师来了,赶紧训练”苏菲菲连忙将橡皮筋换成跳绳,轻快地跳了起来。

  王枫揉了揉眼睛,阵龇牙咧嘴,太可恶了,居然连跳绳也能成跳橡皮筋的。不过看着小菲菲那圆润的胸部和屁股伴随着她上下的跳动,王大官人顿感赏心悦目,说不出的爽快。

  全班同学都在这里训练,男生们个个挥汗如雨,打算在运动会上大大地出风头,就连莫言也与同学们在操场上训练,整个操场片热血,所有学生都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奋斗着。王大官人坐在单杠上,磕着瓜子,叫过段虎,严肃道:“明天就要举行运动会了,到时候你们有什么打算?”

  “呃,看见谁不爽就拖进学校后面的竹林打顿怎么样?”段虎彪悍地问道。

  “粗鲁!”王枫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十分悲痛地道:“你们不应该这样的!”

  “那要怎么样?”陈冲好奇地问道。

  “我告诉你们个办法。”王枫让陈冲两人凑过头,脸神秘道:“另外几个学生要是有美女,你们冲过去就是摸几把胸部,怎么样?摸完胸部摸屁股,摸到他们高嘲迭起,哈哈!”

  王枫说着得意洋洋地猖狂大笑,陈冲两人狠狠地鄙视了他把,转身离开了。

  昨晚的事情解决之后,美莲的心情似乎没有发生太大的波折,王枫回到办公室,美莲依然笑靥如花,和刘大为等人胡扯海聊,见王枫进来,美莲娇笑道:“王枫,我刚才和刘大为说昨晚我非礼你了,他还不信,你告诉他是不是真的。”

  “我汗”王大官人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嘀咕道:“明明是我非礼你,怎么成你非礼我了?”

  秦组长从办公室走出来,对他们笑道:“好了,昨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要为秋季运动会努力。校长刚才发出通知,这次的运动会我们可以采取很多种方式来举行,开幕典礼由我们语文组设计,到时候定要让其他三个高中被我们的创意震撼到。”

  “我提议找全校前百名美女穿三点式在操场上溜达圈!”王枫连忙举手发言。

  “别胡说八道!”秦组长俏脸绯红,这家伙太无耻邪恶了,办公室的女教师个个义愤填膺,刘大为等滛贱客却是拍手叫好。

  就在他们商量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办公室门口忽然传来个皮鞋碰撞地板的声音,个冰寒的声音响起:“你们语文组都是群书呆子,真不知道校长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们。”

  王枫等人转过头,只见名身高米九,牛高马大,肌肉结实的猛男走进来,他全身穿着套运动装,但却并不影响他魁梧的身材,反而显得朝气蓬勃,刚猛十足。

  “你是谁?别以为你人高马大,皮肤黑点,眼珠子大点,声音磁性点就可以装逼,给你五秒钟,马上滚出去!”王大官人脸冰冷地喝道,不认识这个人,但能从他挑衅的眼神与冰寒的语气中知道他是来捣乱的。

  “我?星海体育部门第教师吴刚,你就是王枫吧?如果你有胆量,我想和你比赛,若是没胆量,那就滚回女人的后面当个吃软饭的好了!”

  “你胡说什么?”刘大为义愤填膺地走上前两步脸不满地喝问声,却没想到吴刚身子豁然闪,巨大的拳头出现在刘大为的面前,拳头在刘大为眼中不断扩大,股凌厉的气息迎面扑打到他的脸庞上来

  第三百四十四章让鲜血染红红花会

  就在吴刚那巨大的手掌即将与刘大为脸庞进行亲密接触的瞬间,王枫在所有人都没看清楚的时刻,只手捏住他的手腕,速度之快,仿若闪电!

  “连我们语文组的人你都敢打?”

  咔嚓!

  王枫话说完,手臂轻轻捏,吴刚脸庞顿时如同爆猪肝般扭曲变色,从起初酱红色变成猪肝色,那只是秒钟的事情。

  吴刚另外只手刚欲砸过来,王枫从旁边的桌子上抓起个巨大的铅笔盒砸在他的脑门上,骂道:“他妈的,老子打你还敢反抗!”

  鲜血飞溅,吴刚原本魁梧的脸庞下子变得痉挛,王枫又是脚将他踹出去,双手摆出黄飞鸿姿态,尖叫声:“我打!”

  刘大为等人下巴差点没掉下来,美莲和秦组长只是撑着额头脸苦笑。

  “小子!”王枫只手指着他,连续摇摆了几下,轻蔑道:“和我斗,你还不够资格。”旋转转身向同事们抱拳道:“多谢捧场多谢捧场!”

  众人冷汗涔涔,妈的,这王枫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居然两下子就将全校力气最大的吴刚给打趴下,而且他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

  “王枫,你怎么这么喜欢捣乱啊?”秦组长脸气苦。

  “呃,别怪我,刚才我兴奋了下,本来想和他搏斗番,想不到他这么不经打。秦姐姐,你原谅我吧,或者你打我屁股?别骂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王大官人满脸惭愧,诸人更是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吴刚被击倒在地,挣扎着爬起来,怒气横生道:“王枫,你他妈有种,你等着,老子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便滴溜溜地跑了。

  “我操,有种和老子大战三百回合,妈的,老子化身超人踹死你!”王枫挽起袖子,直欲冲出去踹死他。见没人拉他,他愣,尴尬地道:“喂,我又要去打架,你们不拉我啊?”

  “你滚吧,只要别在办公室打就成,我们还得工作,谁有时间理会你这个闲人!”美莲娇笑地回到办公室工作,众人也是抽笑不已,王大官人无可奈何地回到办公桌,愁眉苦脸地哀叹,“哎,这个社会真黑暗,想不到见义勇为都没人夸奖!”

  在办公室忙活了中午,当王老师出去的时候,只见操场准备的豪华隆重,他只看了眼,差点双腿软栽倒在地,捂住额头,抽笑道:“妈的,这不会是开儿童节吧?怎么这么多气球?”

  “这你就不知道了!”美莲走出来,笑眯眯地道:“这些都是欢迎客人的。我看你就是乡巴佬个,没见过世面!”

  行人在食堂吃了顿午餐,学生们个个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训练了,大多回到公寓去休息,这几天学校规定,凡是有比赛的都必须住在学校。来怕学生出什么状况,二来怕他们影响比赛进度。虽然不少学生抱怨,但大多数学生还是表示理解。毕竟学生们在起极少能够相互了解。现在都睡在学校,相互之间的沟通自然会多些。

  而后王枫得知他也必须在学校居住,不禁仰天长啸:“电脑,咱们永别了!”

  下午无所事事,王枫在办公室闲了下午险些闲出蛋来,今天是最后天会家里去休息,明天就要在学校居住长达个星期之久,妈的,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只希望别的学校也有不少美女来吧。那样老子还能时不时地勾搭几个美女扯淡摸胸部。

  “王枫,跟我来下。”校长忽然来到办公室门口,群同事都好奇地盯着校长,王枫却麻痹地站起来,在群同事迷惑的眼神中走出去,心想,校长你真不对,这样叫老子出去,人家会以为咱们有什么鬼关系,哎,老子的世英名啊!

  走进校长办公室,王枫在校长的示意下将大门关上,坐在校长对面,脸平静道:“校长找我有事?”语气端正,面色平衡,没有任何的怪异与别扭,绝对是个下属对上司最端正的态度。

  “王枫啊”校长双手捏了几下,苦笑道:“这段时间你在学校的表现我观察过,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以后别随便动手打人好不好?”

  “呃,我没打人啊,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打人了?”王大官人脸猥琐,笑眯眯地道。

  “哎,你小子。”校长苦笑声,点燃香烟吸了口,回忆道:“当初那战我可是在场,你他妈太狠了,居然个活口都不留下。现在想想都感觉你那时候才他妈十六岁,居然能残忍到这个地步,你现在这么点暴力也不算什么了。”

  “哦?”王枫面色微微沉,轻蔑道:“当时我没将那群老家伙都干掉,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惹到我的逆鳞!”

  语气森然冰冷,校长感觉从王枫的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冷意。

  “你是说”校长吞了口唾沫,脸紧张道:“那群人碰触到你的逆鳞了?”

  “你说呢?”王枫面色渐渐平复下来,香烟叼$,尽在文学网在嘴角,懒散道:“当年若不是他们惹怒了我,我不会妨碍红花会议,而华新市经济,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波动。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不但重新洗牌,更是让华新市的经济迅猛发展,对他们百利而无害。”

  他眼神渐渐变得朦胧,仿若在回味六年前的故事

  “王枫,能告诉我么?”校长脸激动,兴奋地道:“尽避我是巨头之,但我从当年就对你十分佩服。且不管我大你许多,我向都很欣赏你,因为你的爆发力,因为你的魄力!”

  “告诉你什么?”王枫苦笑声,吐出口烟雾。

  “六年前,为什么你会如此动怒?竟不惜与红花会为敌?”校长额头上冒出大量的汗珠,他不知道王枫会是什么反应,如果他不想提以前的事情,任何人都不会知道六年前发生了什么,那些当年在场的巨头们敢说么?断然不敢!六年前的风暴,让所有巨头都在接下来的几年处于贫瘠状态,他们仿若被人在夜之间打垮,沉寂了好几年才恢复过来。

  “你为什么来这里做校长?”王枫不去回答他的问题,反转过来问道。

  “我?”校长苦笑声,淡淡道:“当年因为你的事情,我的家族险些崩塌,这几年我也不想过问红花会的事情,只是在这里任职校长,享受人生的最后段路程吧。你不觉得,和学生们在起,能感受到青春的气息么?”

  王枫眼眸渐渐变得有神,凝视校长半天,唇角这才泛起丝淡淡的笑意:“你说的不错,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来学校当教师,只不过,你这个校长太没用了,老子在这里这么久,你也不给我升级。”

  “哈哈,我知道你的想法,若是我正给你升官了你恐怕还不自在,三年二班应该能带给你很多感受吧?”校长爽朗笑,很是得意地道。

  “呵呵”王枫重新点燃支香烟,深深吸了几口,呢喃道:“六年前我只是依稀记得点,因为我知道了件事情,尽避我不知道是否属实,但我知道,哪怕不是真的,也绝对有天大的干系”

  校长面色渐渐紧张起来,他知道,这个天大的秘密,在今天,王枫会告诉自己。暴徒王枫,六年前让整个华新市动荡的王枫,即将告诉自己这个天大的秘密,个为何他当年会暴走的秘密

  “我姐姐个温柔备至,美丽动人的女孩儿,你应该调查过她吧?”

  “嗯,她是我见过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呵呵,八年前我姐姐去世,我当时直很迷惑,为什么我姐姐会无缘无故在家里病倒,随后就再也起不来了。这个里面究竟有什么阴谋?”王枫表情变得古怪万分,仿若他是以个旁观者在思考这个问题,“那两年,我直想知道为什么,直想知道我姐姐为什么会忽然去世,我姐姐这个世界上,我唯的亲人。我曾经答应姐姐辈子呵护她,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可惜我没做到,我食言了”

  “那晚,我想了很多,但苦于当时我几乎没有点能量,哪怕知道是谁害我姐姐,又或者想知道我姐姐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无能为力”

  “终于,在两年后,我十六岁的那年,我知道了些我救了个前红花会议员,他告诉了我些消息,那年,红花会议举办,我顺利进入,我经过了长时间的调查,混进红花会,我就是为了知道我姐姐究竟为何会去世”

  “呵呵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知道了点,伤害我姐姐,让她去世的人,就是红花会议的某些人,他们为什么要害我姐姐呢?我不明白,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伤害我姐姐,为什么要伤害”

  “那次,我没有忍住,那次,我倾尽全部力量,我只想找出我姐姐去世的原因,可是他们不说,呵不说,那么,就让鲜血染红红花会吧”

  第三百四十五章记住,我是王枫

  “让鲜血染红红花会”校长身躯猛地颤,当年正因为这句话,校长才对王枫充满了敬佩。个人,单枪匹马,染红红花会他做到了,那年,他依稀记得,王枫,仿若个地狱魔王,全身染红鲜血,他还记得,王枫,那年,个人,屠杀百零八名红花会议员

  这是红花会有史以来,最为惨痛的历史。没有人愿意提起这个故事,他们不愿去回忆这段血般的历史。他们都在逃避,逃避这段屈辱的历史。屈辱,是的,无限的屈辱,但他们能如何?他们又敢如何?

  至少,在校长看来,没人敢主动找王枫的麻烦,他们害怕,无尽的害怕,王枫在红花会,就好像是个巨大的魔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地去惹他,只因为,曾经有个巨头不满王枫的做法,想去将他灭掉。可结果如何?在他下定这个决心的第二天,这个巨头在华新市的所有生意损失大半,夜之间,他从巨头中排名前三直线下滑。

  经过这件事情,没有人再敢对王枫做出任何举动

  怦!

  刺耳的枪声,王枫小腿被不知从何处发出来的声音击中,这枪,结束了这次红花会议

  没有人知道这是谁放的枪,要知道,红花会议,决然不会有人敢带枪进来。因为,这里汇聚了华新市最顶尖的人物,每个人都身价过亿,是跺跺脚,华新市都要颤几颤的人物。这样的会议,会允许谁带枪械么?

  可是

  依然有人持枪而入,究竟是谁带进来的?

  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人知道这枪究竟是从地方发出来的!

  修罗王就此停住了他的屠杀,在场数百人,所有人的目光头停留在修罗王的身上,鲜血淋漓,以他为中心,四周有百零八条尸体,这些,都是王枫徒手嗜杀,几乎是拳致命。所有人都被王枫的爆炸力所震惊住,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个人,个普通人的拳头竟有这样的力量。

  他们记得,王枫拳头,将红花会单挑第三名的野狼拳头打爆,红白相间的脑浆崩裂而出,拳头,竟将人的脑袋打开花

  又拳头,将红花会单挑第二的血魔打穿小肮,也只是拳,连内脏都稀里哗啦地从血魔肚子里冒出来

  最后拳,唯站着的名,红花会单挑第的青牛与他对峙而立,还是拳将青牛整条胳膊大脱节,肩胛出骨头被打冒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