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机会进前三。这样来,学生们的注意力几乎都击中在了这里。

  “会儿走到他们后面,把扳手放进衣袖,对着他们的膝盖砸下去。老子就不信把他的腿都打断了还能起到跳。”

  “人很多啊,这样做是不是太明显了?”名学生紧张地问道。毕竟星海是东道主,在别人的场子先闹事,被他们打顿也不足为奇。最关键还是在于火鸡去上厕所到现在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火鸡到底怎么回事了。

  选手们有些紧张了。火鸡是他们的领袖,若是火鸡不在,他们就好像少了主心骨,浑不知火鸡此刻正在不断地进出厕所,早已经拉的全身酥麻,毫无半分力气了。段虎本想找几个人等他拉完之后再用麻袋将他套住暴打顿,但观察了火鸡会儿,发现如果再去打他有点儿残忍了。人家现在都已经全身酥软,早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还打人家实在是有点不像话。

  火鸡若是知道段磺这样想的,不知道会不会大吼声:“老天你干了我吧!”

  “我靠,好戏要开始了。”王枫摸了摸下巴,脸滛荡地道。

  “什么好戏?”秦组长的工作已经做好,端了板凳来到王枫身边,好奇地问道。

  “呃,没什么,只是群学生跳高而已。”王枫脸平静地道。

  “那你说什么好戏开始了?”秦组长脸古怪地看了眼王枫,心道:“今年的运动会已经被他们彻底搞乱了,完全成了暴力运动会,他随便往窗外看眼,就脑拼见群人围在起打架,太恐怖了,这哪里还是比赛第二,友谊第啊。简直成了暴力解决切问题。

  上百名学生围在跳高场地,段虎站在人群旁边个劲地吃西瓜,浑不知后方出现了几名风舞学生,他们的脚步很轻盈,眼神渐渐变得凶残,衣袖中的扳手上面已经冒出寒光,只要等到机会成熟。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砸向段虎膝盖。

  第名选手跳过米五,段虎揉了揉眼睛,悲哀道:“妈的,米五你都跳的这么吃力,哎,老子跳两米就好像摸下女人的屁股样简单,真是太失败了!”

  几名风舞选手眼中猛地爆出精光,旋即将头扭到旁,等待他们的同伴下手

  那两名打算下黑手的刚准备敲碎段虎和另外名星海选手的膝盖,忽然感觉眼前黑,两个巨大的麻袋将他们脑袋盖住,旋即脑袋上阵剧痛。段虎转过头,摸了摸下巴,脸冰冷道:“妈的,居然想暗算老子。”

  那两名风舞学生被吴昊等人盖住脑袋拖出去之后,吴昊干脆抓过把椅子朝他们的身上狠狠地砸了过去。巡逻的保安见到这个阵仗,想到蔡大宝的提醒,也只是苦笑声,继续去远处巡逻

  将近五分钟的猛打,直到两名学生动弹不得,吴昊才脸猥亵地将他们的麻袋取下来,刚看见他们的脸庞,他吓了跳,脚踹飞他们,惨叫道:“妈的,鬼啊!”

  听到这个声音,风舞选手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再次失败,不由得开始真正的比赛起来。

  段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两个小铁球。铁球在手中玩的十分灵活。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铁球经常会从他的手上掉下去。地面砸就是个大坑,那几名选手看的心惊胆跳。妈的,这要是砸在老子的脑袋上,非死即伤啊!

  秦少峰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点半,给苏菲菲等人发了短信,又给王老师发了条消息,通知他们今天上午的任务已经差不多,可以去餐厅吃饭了。

  “秦组长,要不要和我们起去吃饭。”王大官人$,尽在文学网摸了摸下巴,接着道:“我看你这几天胸部好像变小了点,是不是因为在减肥啊?”

  “去死!”秦组长娇嗔声,不满道:“别直说这么的话题,真是个无耻之徒。”

  “话不能这么说的,我是看你漂亮大方,才和你说的,别人要和我说我都不会说呢!”王大官人脸得意洋洋,刘大为等人冲进办公室,脸崩溃道:“妈的,太恐怖了”

  “怎么了?”秦组长好奇地问道。

  美莲胸脯高低起伏地骂道:“我刚才看见个鬼了他面色铁青,苍白无色,头发凌乱,脸上点肉都没有,浑身上下都好像是虚浮的样”

  “呃,你是不是还闻到他身上的臭味了?”王大官人脸正儿八经地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美莲好奇地看了他眼。

  “哎,那家伙应该是吃错东西了,把泻葯当成糖吃了吧?”

  “哈哈!”美莲拍了拍王枫的肩膀,笑眯眯地道:“王大官人,这肯定是你的阴谋诡计吧?那家伙我记得好像是风舞高中的领头,想不到才天就被你们整得认不认鬼不鬼了。你们真是太有才了。”

  “嗯,我直都是这么有才。美莲姐姐,来,让我摸摸你的胸部,忽然之间,我感觉你的胸部变小了,我用‘还我漂亮手’帮你揉几下吧?保证你再次雄伟起来。”

  大量学生都围拢过去,段虎却在旁笑眯眯地玩弄着铁球,时不时地抛到高空,那群风舞郁金香高中的学生吓的冷汗涔涔,他们现在孤军奋战,联系老大也联系不到。他们的同伴都被星海高中的学生困在外面,段虎还直在旁边施压。

  “嘿!”

  名学生冷哼声,借助跑了几步,就在他靠近栏杆打算跳过去的瞬间,段恢中的铁门猛地朝高空中抛去。那明晃晃的光芒刺激的他心下颤,整个人从空中跌落下来,摔倒在地上哀号不已。

  “我抗议!”

  风舞名学生忍受不住,对华新市体育部门的裁判员质问道:“我们在这里比赛,为什么他要直影响我们?”

  “抗议无效!”收了好处的裁判员冷笑道:“他们动你下载美少女发布了?还是他们碰到你了?人家喜欢玩铁球关你鸟事?”

  “如果他不小心砸到我怎么办?”

  “砸到了我再让他不玩了,现在不是还没砸到么?”

  “”

  接下来的几个人都是被段恢中的铁球给吓掉下来的。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哪怕明明知道不会砸到你,但你就是对这样的事情很害怕。

  “啊!”敌方最后名选手疯狂地大吼声,妄图来抵挡段哗压,就在他跳上去的同时,段恢中的铁球毫不犹豫地砸出去,他的心猛地沉,看着铁球飞过来,心慌意乱,冷汗涔涔,整个人也在空中跌落下来,而那铁球在撞在他面前的瞬间,只手将铁球抓住,他看竟是短跑第名的莫言,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段虎,你扔这么快做什么?我差点就接不住了。”莫言淡淡笑,将铁球交给他,低声道:“我先回去了。”

  “好的。”

  这场比赛不用比都知道是段护利,段虎龇牙咧嘴地跳过米五,大吼道:“老子天下第!”

  第三百五十五章暴力运动会3

  “哎,段虎同学,早告诉你不要嚣张,成熟点,稳重点,其实老师可以跳三米,你见过老师得瑟过么?你见过老师利用这么点天赋勾引过女孩没有?还告诉你,老师的跨栏比刘大官人要快点,足球比肥罗要娴熟点点,呃,对了,篮球比乔丹神勇点点,最重要的是老师就连长相也要比小贝帅那么点点,但你见老师校长过吗?老师直都是很谦虚的人,你也学学老师,成熟点,思想不要处于太稚嫩的水平,这样对你实在是点好处都没有。听见了么?”

  王大官人走到比赛场,喋喋不休地将他没见过,没玩过的运动猛说番,段虎等人抽搐不已,口吐白沫不在话下,就连苏菲菲都掉了层鸡皮疙瘩。段虎还是靠点实力校长,王老师却完全胡吹大牛,不拿出点本事就吹的跟自己是神样。太邪恶了!

  风舞郁金香学校的学生个个都华丽丽地败退,秦组长苦笑声,低声道:“别丢人现眼了,你现在已经快要引起公愤了。”

  “呃,其实我都是说的实话啊”

  火鸡从远处艰难地爬来,几名学生将他扶起来,脸关切道:“火鸡哥,你怎么回事啊?唔好臭”

  “妈的,老子的矿泉水被人家放了泻葯,刚去厕所拉了三十几次!拉的老子大肠都要出来了!”火鸡双眼冒出火光,连忙苍白无色,如同个七八十岁的老大爷,全身抽搐不已,他双拳紧紧地捏在起,兀自低吟:“你们等着,老子不会善罢甘休,比赛才刚刚开始,你们赢了几场不算什么,下午没比赛,老子会用别的手段折磨你们,嘿嘿”

  三年二班票学生与沐晚晴,秦组长王大官人,等干学生来到餐厅,王枫瞥了眼蹲在墙角吃盒饭的其余几个学校的学生,他懒洋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腿猛颤不已,得瑟地道:“哈哈,今天风和日丽,真是个好天气,来,为了我们的胜利!吧杯!”

  “干杯!”

  “老师,我觉得我们完全有实力去参加下届的奥运会,我去拿个跳高金牌回来!”

  “我靠,你就这身材,人家黑鬼两米过高,你去找死?”王大官人脸鄙视地瞪了他眼,转头道:“苏菲菲同学,你表现的非常不错,值得表演,来,赐你杯老师喝过的白开水。”

  “汗”

  餐厅上王枫诙谐幽默横生,谈笑风生,口若悬河,时而引经据典拿名人恶搞自然不在话下,见大家都吃的高兴,王大官人脸风騒地道:“段虎,中午老师去你那里休息怎样?”

  “呃,干嘛要去我们那里?”段虎脸害怕,冷汗涔涔,妈的,要是让你发现我们公寓的片你还不全部私吞?

  “你以为我很想去啊?我只是去例行公事去你们那里检查遍。对了。”王大官人挠了挠头,对秦组长问道:“我能不能去女生公寓例行公事?”

  “呃,普通的老师可以,但你”秦组长脸遗憾,叹息道:“如果学生们答应我自然没意见。”

  “不行!”苏菲菲双手叉腰,娇蛮道:“誓死捍卫我们最后点隐私!”

  “狗与王老师不得入内!”沈若雨脸鄙夷。

  “除非世界末日,否则我们女生公郧王老师的禁地,进者三步必死!”东方菁菁笑靥如花。

  “老师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柳如烟满脸遗憾。

  王大官人吃瘪也不介意,挠了挠头继续吹牛打屁,会儿调侃美莲大美女。会儿挑逗沐晚晴,会儿又和学生闹腾,氛围其乐融融,期间别的学生老师说话,王大官人也是插科打诨,叫个好,学生们群攻他当属正常。

  “哎,他们几个高中的董事会难道都是农民出生?怎么个人就个盒饭啊。真可怜”王大官人脸无奈,摸了摸口袋,掏出五毛钱,摇头道:“可惜我般都是用信用卡,手里没现金,要不然我就给他们几万去吃顿好的了。难怪个个面黄肌瘦,形容枯槁,原来是被饿成这样啊。真悲哀!”

  吃完午餐,王大官人狗般地跟在段虎等人身边,因为不能回家,而学校给他们男教师安排的房间那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还不如王枫家里的环境好。他本想哀求秦组长和她大被同眠,但想自己还是黄花小处男,要是被寂寞难耐的秦组长非礼了怎么办?就算不非礼,她说要摸我的小弟弟,我要是不给吧,显得我太小气了。要是给的话,那我岂不是亏损太大?

  思来想去,王枫还是决定去段虎他们哪里睡觉。传说男生不能进女生公寓,可是女生,可以进男生公寓,而且还很欢迎

  “太不公平了,我要去居委会举报!”王大官人暴跳如雷,边吃着段虎的薯片,穿着段虎的拖鞋站起来,脸彪悍地道:“凭什么我们不能去女生公寓?”

  “呃,因为我们太猥琐了。”段虎脸惭愧地低下脑袋。

  “放屁!”王大官人挽起袖子,将薯片夹在腋下,脸正义道:“谁说我们猥琐了?我们这是真男儿,那些伪君子,斯文败类才是最可耻的。”

  段虎心想,其实你就是伪君子兼斯文败类了,还有脸说别人。

  “老师,不如我们来打扑克吧?反正下午也没比赛,我们可以好好休息。”秦少峰从卧室取出扑克牌,微笑地道。

  “哎,几个大老爷们打扑克有什么意思啊。和几个女孩打扑克,我输了她们啵我口,她们输了我啵她们口,这才有乐趣嘛”王老师声泪俱下。

  “那谁都不会和你打。”段虎揉了若鼻子,打开电脑,登陆之后,给苏菲菲发了条消息。

  王枫也顺势走过去,趴在段虎的身边,滛荡道:“段虎同学,告诉老师几个网站,那个丁香社区老师都看腻了,直不更新电影,老师看的实在是乏味了。”

  “呃,我不看那些不健康的东西。”段虎冷汗涔涔,妈的,畜生啊,班主任找学生要网站,他真是史上第人!

  “好小子,你够狠。喂,你在和哪家的小妹妹聊天啊?介绍给老师认识吧,老师就喜欢和网友交流心得。”王大官人故作潮流,指指点点道:“你别这么直接啊,你应该委婉点,至少你要表现得很斯文,等对方对你有好感之后再慢慢发展。到时候发展超友谊关系指日可待。”

  “老师她是苏菲菲”段虎冷汗涔涔,妈的,和老师在起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天到晚装逼不说,狗屁不懂还要装大师,崩溃了

  “我叉!”王枫把推开段虎,坐在电脑面前,脸鄙视道:“苏菲菲的网名叫‘小萝莉’?太可耻了,她哪里像小萝莉?点都不像!胸部这么丰满,屁股这么挺翘,典型个御姐,怎么会是小萝莉?”

  开了语音,王老师对着喇叭阵狂吼,“苏菲菲同学,为什么你的网名叫小萝莉?”

  “呃,有问题吗?我这是勾引网络帅哥的好办法哦,现在的很多帅哥都喜欢萝莉。”苏菲菲娇滴滴地道。

  “毛病,老师不喜欢萝莉,你赶紧改回来,改成‘我叫御姐’,听见没有。”

  “不要,我才不要做御姐!”苏菲菲嘟起粉腮娇嗔声。

  “好吧,老师承认,你再不改名字,我就冲到你的房间去体罚你。现在风和日丽,老师大腿会情不自禁地颤抖,到时候就算做了什么错失,我也有理由。你该不该?”

  “汗”

  开了视屏,沈若雨,苏菲菲等人与王大官人这边的段虎等人语聊,王大官人摸了摸下巴,忽然对苏菲菲道:“苏菲菲同学,要不然我们来猜拳,谁输了就脱件衣服,等到脱的只有内衣之后,就自行选择站在走廊大叫三声我是色狼,还是继续脱。怎么样?”

  “去死,鬼和你玩!”沈若雨等人俏脸飞红,个个恨不得将王枫生吞了。段虎等人连忙表忠心,“不关我们的事情,这是王老师个人的主意,我们也是受害者。”

  插科打诨,王枫坐在沙发上啃着薯片,瞧着段虎等人打着不知名游戏,他无聊万分,心里骂道:“妈的,群小兔崽子也不陪老师,老师好歹是你们的客人吧?”

  他左右打量下公寓。标准的四室厅,洗手间浴室$,尽在文学网应有尽有,阳台的落地窗户透过抹阳光,整个客厅都明亮光洁。王枫躺在沙发上哀号:“好无聊啊!”

  学生们没去理会他,自顾着打游戏,王枫差点抓起皮鞋把他们揍顿,想这样自己有失风范,只得作罢。

  就在他无聊地想跳楼,手机终于响了。“谁啊?有什么事情?如果不能让我打发三个无聊时间,我会告你谋杀的!”

  “是我啊”

  声音很低微,似乎很怕别人听见,沐晚晴那娇嫩的声音偷偷摸摸的感觉听的王枫心神为之震,莫非她想和我偷情?但是怕别人听见?极有可能。其实我窥视她好久。作为我的第个女朋友,要是再不给我摸摸胸部,捏捏屁股,那就太不划算了!

  “怎么了?你亲戚来了?”

  “少胡说八道。现在我房间没人,你过来我这里,我们看电影好不好?”沐晚晴羞赧地道。

  “呃,不是吧,这大白天的看什么电影啊?”王枫时间摸不着头脑。

  “那你来不来?”沐晚晴生气了。

  “来,但是我怎么进来啊?你在二楼”

  “翻进来,我给你放绳子!”

  王大官人冲出男生公寓,如同超人化身,蝙蝠侠蜘蛛侠附体,还像变形金刚赐予神力,此刻他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偷偷摸摸来到女生公寓后面,王大官人微微抬头,大量女孩的透明内裤奶罩放在外面,他赶紧捂住鼻子,以防鼻血飞溅。透过透明窗户,不少女生都在客厅玩闹,想来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在起吧?以至于尤为珍惜这短暂的同居时光。

  “王枫!”

  二楼的沐晚晴低声叫唤,表情颇为怪异,如同朵含苞待放的娇嫩花朵,尽避比起王大官人尤为不及,但也颇为诱人了。

  王老师连忙走过去,双手朝空中挥动几下,条细细的绳子从二楼掉落下来,王枫摸了摸绳子,又摸了摸自己的绳子,呢喃道:“这么细的绳子该不会让老子爬到半就断了吧?”

  “上来啊!”沐晚晴神秘兮兮地道。

  王枫当下咬咬牙,双手抓住细绳飞快地爬上去。待得他上去之后,他眼前花花绿绿片,揉了揉鼻子,呢喃道:“妈的,好多内裤啊。”

  “色狼!”沐晚晴穿着件薄衫,此刻显得风韵万分,几缕秀符在额前,那模样端的是诱人之极,王大官人左右打量几眼,确定没人之后,搂住沐晚晴纤细的蛮腰,脸严肃道:“怎么忽然想找我看电影啊?”

  “就是想找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