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了眼,将手里的条内裤再次扔了出去。这下他们都警惕起来,没人敢再冲过来。他们感觉到了阴谋,是的!绝对有阴谋如果没有阴谋,谁他妈会直把内裤朝走廊上扔啊?

  就在他们不断后腿的时候,苏菲菲早已经穿到他们后方,抓起灭火器个劲地朝他们神伤喷过去,那白雾瞬间笼罩他们,所有人都感觉阵寒意用来,旋即,最前方的名学生感觉脑子震,顿时软倒在地上。沈若雨等人见苏菲菲如此彪悍,也拿过个灭火气喷了起来

  火鸡等人心中充满了恐惧,他们感觉有上千人围攻他们,这下子他们实在难以反应过来。

  王枫等人听到楼层上传来的振动,段虎等$,尽在文学网人紧张地冲上去,以为苏菲菲她们出事了,谁知道当他们冲上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妈的”王枫揉了揉眼睛,见火鸡他们个个卧倒在地上,颤抖着大腿,脸麻痹地盯着苏菲菲等人道:“这是你们做的?”

  “哈哈,老师,怎么样,是不是发现我越来越彪悍了?”苏菲菲将灭火器放在地上,洋洋得意地道。

  “菲菲姐,你是我的偶像!”段虎冲过去欲抱住苏菲菲的大腿,苏菲菲却把推开他,不满道:“小样,少占姐姐的便宜,姐姐名花有主!”

  王大官人大手挥,叫道:“陈冲,拖他们下去喂狗!”

  出了公寓,苏菲菲见学生们都离开之后,挽住王枫的胳膊,亲昵道:“老师,菲菲没给你丢脸吧。”

  “嗯,你表现的非常好,来,让老师啵个!”他捧着小菲菲的脸蛋狠狠地啵了下,美滋滋道:“小菲菲的嘴巴怎么是甜的啊?”

  “呃,少胡说八道。”苏菲菲俏脸绯红,刚欲与王枫去操场散步,她的手机忽然响起,不耐烦地接通手机,不满道:“喂?”

  “小姐,老爷出事了,你快些回来吧!”

  “啊!爸爸出事了,我马上回来!”挂掉电话,苏菲菲脸上顿时紧张起来,抓住王枫胳膊,害怕道:“老师,我爸爸出事了。”

  “快走,老师送你回去。”

  开着哈雷飞奔而出,凌厉的寒风刮在苏菲菲脸上,她却点感觉都没有。直到看见自家别墅,她才咬着柔唇跳下哈雷,王枫跟随他进去,庄园愁云惨淡,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强烈的悲伤。王枫眼睛扫射之处,竟还看见团团漆黑的建筑物,这

  王枫猛地感觉到了丝危险的气息,就在苏菲菲只脚踏进别墅的瞬间,他把扑住苏菲菲的娇躯,猛地朝后退去。与此同时,别墅大门上猛地出现数十个枪洞,剧烈的枪声响起,整个别墅都仿若被震动般,苏菲菲脸色苍白无力,王枫抱着她几个滚动,靠在墙壁边缘,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心,低声道:“菲菲,你是勇敢的女孩,不要害怕。”

  别墅里冲出几名手持冲锋枪的西装男子,他们面上戴着墨镜,王枫咬咬牙,微微将头偏出去,枪声再次响起,还好王枫脑袋缩回来及时,若不然脑袋在瞬间便会变成马蜂窝。妈的,这是什么人?

  此刻也问不了苏菲菲,她的精神已经有些恍惚,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庄园应该被对方控制。而苏菲菲的爸爸也生死不明。他有些不解,按照正常情况。像苏振南这样的巨头,他的实力或许比别的巨头要小些。但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松地被控制?这让王枫纳闷无比。

  咯吱

  踩在树枝上的声音传来,王枫不在犹豫,飞般地扑出去,把扯住对方手腕,膝盖凶残地顶在对方胯间,机枪疯狂扫射,在墙壁上留下行行枪洞,把扯住对方头发,狠狠地撞击在墙壁上,王枫抄起机枪,迅猛砸在另外名枪手的脑袋上。鲜血飞溅,脑浆崩裂。不到分钟,他们就被王枫击垮。

  “为什么会这样”王枫看了眼庄园四周的保安与园丁,他们的表情有些麻木,仿若浑然不去理会王枫这边的事情。心中越来越烦躁,无法平静下来。他感觉事情太过古怪。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牵着苏菲菲的手心推开门,他知道,现在不会再出现方才的危险,当他进入别墅的时刻,他的脸上变得愤怒异常。冲过去脚踹飞两名西装男子,将枪械指着中央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暴喝道:“你他妈想做什么?”

  第三百五十八章与红花会的渊源

  “爸爸!”苏菲菲扑进沙发上男子的怀中,哽咽道:“为什么要吓菲菲,你出什么事情了?”

  “呵呵,傻孩子,爸爸没事,只不过这段时间爸爸要出趟远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不能任性,要听话,你是我们家族的唯继承人,你肩上的担子很重。”

  “我”苏菲菲要了要柔唇,吞吞吐吐道:“爸爸,菲菲不想去做那些事情,菲菲只想过自己的生活。”

  “哎”苏振南眼神朦胧,面色憔悴地笑了笑道:“许多事情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你生在苏家,这便注定你无法过个普通人的生活。小时候,爸爸给你最好的享受,是因为你长大了承担的责任要比许多人都大,因为,你是苏家的下任家主。”

  “苏振南,你究竟想说什么?”王枫敏锐地察觉出苏振南今天的怪异举动。不惜毁掉三名属下来试探自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没多少时间了?还是

  “王老师,呵呵,你是我信得过的人。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苏家,我的女儿就要依靠你了,你能帮我的女儿掌控苏家么?华新市暗潮涌动,苏家被不少家族当成嘴里的块肥肉,他们都想将我们吞并,但我苏振南岂能让他们得逞,苏家在华新市百余年基业,若是在我苏振南手中毁掉,我如何面对我的列祖列宗!?”

  苏菲菲完全听不懂苏振南在说什么,王枫的脸庞却阴沉下来,脸不屑道:“那你就将胆子交到菲菲的肩膀上,你知道她才多大?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你怕什么?”

  王枫知道其中必有隐情。若是苏振南不肯说,他也没任何办法。

  “菲菲,来,爸爸带你去个地方。”苏振南缓缓站起来,牵着苏菲菲的小手,示意王枫也跟进书房,走进书房,苏振南将个古董旋转圈,道隐藏的书柜渐渐移开,里面顿时扩散出强烈的火红光芒,苏振南慈祥地笑道:“菲菲,去拜祖宗。”转身看了眼王枫,神秘地道:“王老师,你与红花会的渊源也不算浅,进来参观下吧。”

  王枫眼神古怪,自己与红花会有什么渊源?苦笑声,既然有机会见到他们的灵堂,那自然是个不错的机会。

  传言红花会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灵堂,而他们最上面的那块灵牌,势必就是陈家洛陈总舵主的灵牌,这是他们红花会许多年前的誓言。只可惜,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几个家族记得当年的誓言。利益能遮掩人的双眼,会让人类变得贪婪,失去当年的信仰与誓言。

  苏振南进入灵堂,他脱掉西装,显出套古色古风的长衫,牵着苏菲菲来到灵台前,双腿委曲,凤凰三点头,鲤鱼跃龙门,转身跪拜,苏菲菲也被苏振南拉着跪倒下来。苏菲菲这辈子还没下过跪,此刻也算是头遭。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家里居然还有这样个灵台。儿时的时候经常与爸爸在书房嘻戏,却没想过这里竟还有这么个秘密存在。

  “苏家祖先在上,苏家第八代不孝子弟苏振南没能让苏家发扬光大,近些年也没能让红花会和谐共处,更是被不少家族打压剥削,呵呵,祖宗,并非我苏振南无用。只是,苏振南直奉行祖宗的旨意,不敢有其他想法。但谁会同情我们?苏家步步衰弱,谁会给我们任何好处?他们只会不断地吞噬别的家族,他们从来不顾同盟之义。这样的红花会,我们还值得继续为他们卖命么?我不会!”

  “这么多年了为了红花会,我苏振南付出了多少心血,可到头来,谁给了我分好处,他们从来只会在我的身上寻找利益,从来只会在我苏振南的身上挖掘红花会的秘密,祖宗,我这样做,究竟是对得起红花会还是对的起我们家族?几百年了为什么我们定要这样,难道不能有其他的方式来改变现状么?定要信仰当年的誓言么?我不服!”

  “若是我这样的举动能改变他们的想法,$,尽在文学网早已经改变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等了几十年,为什么红花会越来越家族化,越来越成为各大家主分割势力的个场所。这样的红花会,还是当年的红花会么?祖宗,我该怎么办?您能告诉我么?”

  “呵呵若是当年我便用自己的手段发展家族,或许苏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落魄。这十几个家族当中,恐怕只有我们苏家是最差劲的家族。他们都是群吸血鬼。他们都是群不将当年誓言当回事的吸血鬼。我苏振南不会再这样颓废下去,我需要强大的力量巩固家族,我需要势力还保护我的家人,保护我的后代!”

  “爸爸”

  苏菲菲看着苏振南那狰狞的脸庞,脸蛋吓的苍白无色,今天回家后的切大出她的意料之外。以前爸爸会生气,会骂自己。当至少她心里不会害怕,顶多生气。但今天,她感觉爸爸好像变了个人。变得自己不再认识了。这个人,就好像是个暴君,个不顾切都要变强的暴君

  “菲菲,爸爸要做件重大的事情。若是成功,菲菲你会成为公主,若是失败,你要靠自己成为公主,知道么?终于有天,爸爸相信你会站在华新市的最巅峰,爸爸相信你,你天赋不凡,拥有许多人没有的耐力与天赋,小时候,有个得道高人告诉爸爸,你会成为名强者,名不惧切,呼风唤雨的强者”

  “我不要,爸爸,你别吓我,我是菲菲啊,爸爸”

  苏振南凄惨地笑了笑,他转身对王枫道:“王老师,你看见了么?这”他指着灵台,“便是我苏家这么多年的精神信仰,因为他,我们苏家落寞了。而其他家族,却在步步地走向强大,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我们太愚蠢,我们完全信仰了老祖宗的遗言,浑然不知道。世界发展的速度已经不是我们那些古老的誓言所能抵挡得住的。若是在某天你忽然之间发现,你所熟悉的切都不再熟悉,你所拥有的切只不过场虚空大梦,你会如何?”

  “杀!”

  王枫冰寒地蹦出个字。

  “哈哈!我没看错人,暴徒王枫,六年前你能将红花会搅得翻江倒海,半个月后的红花会,不可能会少你,哈哈!”

  “苏振南,我想提醒你,家族弱小,他还是家族,个家族最总要的不是他多么的强大。而是它必须有个主心骨,若是你意孤行,你们家族会遭受到巨大的打击。而你的女儿,也会因为你错误的选择失去幸福的家庭。”王枫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他知道苏振南想做什么。他疯了,是的,他被其他家族逼疯了。他已经丧失了理智,丧失了他本应该拥有的智力。

  “你听说过段二叔么?他和你样,只不过,他的脑子比你好用。他酝酿了几十年,才用你今天所说的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去做和你样的事情。而且,他准备的几乎可以说达到了完美的地步。不过,我想告诉你,不但是红花会会对付他,我也会,因为,我不会让他破坏段家的和谐。段磺我的学生,我会用我所有的能量阻止他。但你因为是家之主,我无法控制你的做法,也无权过问你的选择。但如果你意孤行,选择条不归路,我不会去理会你的家族,我有足够的自信让菲菲幸福生活,至于你的家族,让他见鬼去吧!”

  第三百五十九章你是谁,告诉我!!

  “呵呵”苏振南脸色陡变,委靡不振道:“这么说,王老师是没打算帮我了?”

  “不是不帮,是你现在的思想不值得我去帮。你需要知道,你现在有什么?除了你的点基业,你在红花会有多少人脉?有多少势力?有多少议员会站在你这边?红花会五百议员,在位还有三百五十人,百五十人已经退位,你可知道,他们这些人的特点,他们的弱点与专长,他们都属于哪些巨头归属?你都知道吗?”王枫口吐连珠,股脑地说出大堆质问。

  苏振南身躯颤,揉了揉眉心,呢喃道:“知道这些有用么?我就算知道的再多,实力摆在这里,能有什么办法?”

  “哈哈!”王枫猖狂笑,不屑道:“你也知道你没实力?没实力你拿什么和人家去拼?你刚才试探我是想让我保护你女儿么?为什么你的女儿需要别人保护,你自己无法保护?你这种自取灭亡的途径不可取,知道么?你这样只会让别人笑掉大牙?你连牺牲多算不上,只能算是自掘坟墓,我还想告诉你。你说的不错,你女儿绝对刻意笑傲华新市,但绝不是现在。她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的培养。她是你们苏家的希望!难道你就这么去送死,然后抛下你的女儿?”

  苏振南被王枫番喝骂骂的脸色铁青,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无疑自寻死路。但至少,他可以将对苏家有威胁的家族重创。到时候,别的家族断然不会为难苏家,因为那时候的苏家不再值得他们去吞噬。而其他的家族,才会是那些家族的对象。这样,他认为是给女儿留下了巨大的空间,巨大的想象。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将苏家彻底葬送在他自己的手上了。

  “菲菲,你知道陈冲是什么人么?”王枫走到苏菲菲面前,帮她拭擦掉脸蛋上的泪花,温柔地问道。

  “他?”苏菲菲脸诧异地盯着王老师,现在唯能给她温暖的只有王老师。王老师是她唯相信的人了

  “陈冲,是你爸爸的主人。”王枫字字地道。

  “啊!”苏菲菲身躯猛地颤,脸迷惑地盯着王枫,旋即将头扭转到苏振南的脸上,呢喃道:“曾从他是我爸爸的主人?”

  “或许他现在不是,但老师可以让他是,因为,他的身份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又或许,他实实在在,就是个站在巅峰的强者。你是否能感受到他最近的变化,感受到他在步步地变成另外个人?”

  “嗯。”苏菲菲怔怔地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他的力量在慢慢觉醒,他注定就不是个普通的人,他平凡的表面,拥有的是颗充满了权力的心他不想如此,但他的身份摆在这里,他不可抗拒,他会去迎接所有的困难,因为他是个男人。而你的爸爸,他却在逃避,他想将所有的责任都放在你的肩膀上。他想死了之,你能让他这样么?”

  “不要!”

  苏菲菲尖叫声,扑进苏振南怀中,呜咽道:“爸爸,不要离开菲菲,责任,给菲菲,菲菲帮爸爸顶着,不要离开菲菲好么?不要”

  苏振南咽喉梗塞,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女儿长大了,他好像从没见过苏菲菲会像现在这样懂事。他伸出手在苏菲菲俏脸上摩挲几下,柔声道:“我的菲菲长大了,真好”

  将苏菲菲放在床上,两个大男人走出房间,坐在书房,王枫搓了搓手掌,微笑道:“其实你并非点办法都没有。我是菲菲的老师,我会帮你些你做不到的事情。而且,陈冲既然拥有枫叶印,他势必会迎来巨头们的谋杀,段二叔的加入,莫文泰的神秘,林先生的即将归来。还有许许多多的未知元素,这些都可以成为你再次翻身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呢?难道你认为你的性命就这么不值钱?”

  “我并非想自掘坟墓。我在想若是菲菲无法完成我的心愿,那么就让她平凡地度过生吧。这样的生活我厌倦了,讨厌了,普通人的生活永远要比我幸福的多。”

  “你可否知道,个人,若是太过安逸,他会失去生活的方向。成为个被生活俘虏的人”王枫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口,眼眸渐渐变得深邃,淡淡道:“人需要梦想。需要不断地受到挫折。这样的生活才是个成功者的生活。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隐士,知道他们的理由么?他们说厌倦了,讨厌了。放屁!纯粹扯淡。他们的野心太大,但却无法拥有这样的实力,他们知道他们必定会失败。所以他们选择隐退。若是真的出现让他举成名天下知的机会,你认为他们会放弃?人,都有欲望,有他的目标。若是碌碌无为的生存下去,他的生存便失去了价值。你的生活,在于你为红花会,为华新市,你试想下,你做过某些事情。帮助到些人过么?当你回忆的时候,可否也会感受到丝幸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走的路越多。到了老年,供你回味的也会越多。而你现在所经历的些,都会成为你给你的女儿,给你的子孙后代人生道路上提点的经验。你现在就放弃,以后还如何面对你的祖宗,你的后代?”

  说了大堆,王枫感觉自己的嗓子在冒烟,他咳嗽声,喝了大口白开水,点燃香烟吸了口,脸严肃地盯着苏振南。

  苏振南面上重拾信心,轻轻笑,道:“王老师,你不是个好老师,却是学生人生道路上的好导师,你能教导他们如何生活。你是个成功的老师。”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我只能引导他们,他们会如何,我无法控制。”

  “你可以!”苏振南面色激动地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吗?暴徒王枫,那个曾经让华新市疯狂地暴徒,难道还有你做不到的事情么?林先生下命令,谁敢动你,他会失去所有。你个人单挑红花会百零八名议员,你什么不敢做?你有

章节目录